召会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召会.

召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主的恢复(召会)
Church
成立时间

西元1922年暑假,中华民国海军退役军官王载 (1898-1975) 与圣公会三一书院学生倪柝声 (1903-1972) 于中华民国福州开始第一次擘饼聚会。

同年,第一处脱离公会宗派的地方召会福州地方教会兴起。


创始人 倪柝声弟兄
类型 教会主的恢复地方召会
目标基督里、与主是一
(In Christ)
总部

每一个地方召会在行政上独立,故召会没有中央总部。

召会主张 "没有哪一个特定的地方召会是带头的;因所有的召会在主耶稣面前都有同等的地位。"


服务地区
全球近60个国家
重要人物
倪柝声弟兄 (1903-1972)
李常受弟兄 (1905-1997)
吴有成弟兄 (1950-2020)
网站 台湾众召会

召会,此意为蒙召出来的会众,即主的恢复教会聚会所地方召会,在中华民国兴起的基督教新教教会之一,源自倪柝声在中国创立的地方召会。1949年,由李常受传入台湾,并在此组织地方召会。召会圣徒并不视自己为一宗派,主张所有相信并在主耶稣基督里得救的圣徒都是召会主里的弟兄姊妹。由于中华民国台湾的地方召会以“教会聚会所”的名义向政府登记注册,因此外界也以聚会所教会聚会所称之。


召会圣经独一无二的标准。且不接受宗派观念,认为信仰重在清心爱主这位独一真神,而非持著自己是信仰一个宗教的观念,反对"在宗教里",但视其他基督教新教宗派之圣徒同为主里弟兄姊妹。坚持与初代教会同样实行一地一会的原则,聚会中圣徒集体重复大声呼求“噢﹗主耶稣﹗”,以阿们!(Amen)”彼此回应。原则上任何弟兄姊妹都可以在任何聚会中自由发言(召会称为申言),不只是限于全时间服事者或释放信息之弟兄。


根据地方召会的自我宣传,主的恢复能追溯到马丁路德宗教改革,相信马丁路德被神兴起,看见亮光,主张人要回到罗马书因信称义的真理去,此为路德的恢复。此外,主也使用盖恩夫人新生铎夫摩拉维亚弟兄会达秘普利茅斯弟兄会,继续恢复著祂失落的圣经真理。


李常受基于此,相信神使用倪柝声,并相信地方召会恢复且实行了所有基督里的圣徒的。认为主的恢复,是在地方召会聚会的基督徒与其他主流、正统、福音的基督徒都应持守的原则。


召会的信仰原则

*圣经是圣灵所呼出之完整神圣的启示。

*神是唯一的三一神:父、子、圣灵,从永远直到永远共存。

*永远的救恩在耶稣基督的死、埋葬、和复活里,借着衪的恩典和信所成就。


召会并无牧师传道人或特定领袖。召会主张其惟一的领袖元首耶稣基督,拒绝建立教阶制度以及任何组织与职权,故其自认没有官式、组织化的领袖。


此外,地方召会也自称没有任何形式的阶级制度,其自我主张:


‘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绝对正确的,我们并不盲目跟从什么人;反之,我们只随从那些按著神话语的真理来教导并实行的人。那些服事的不是辖管圣徒,而是在爱中牧养他们。服事者并不是召会的掌管者,而是耶稣基督的仆人,供应生命的话,来服事圣徒。’

名称

起初使用“教会”这辞,乃当初西欧教士前往中国时,认为他们是赴华传教,故称信徒的聚集为教会,亦即宗教的聚会,对应的英文是“church”。有的字典说church是礼拜堂,是基督徒聚集的地方;亦有的说,基督徒是一个团体,名为church。西元1828年,一班基督徒-弟兄会(Brethren)-在英国被兴起,领头人达秘在他的英文圣经译本里,不用church而改用assembly,用以指基督徒的聚集,可视为中文“召会”一辞的前身。[1]

中文的“召会”一词首先为‘神召会’(assembly of God)此一基督徒团体所采用。一般基督徒所使用的“教会”(church)一辞,在希腊原文为“Εκκλησία”,ek就是‘出来’,kaleo是蒙召的引申辞;因此“Εκκλησία”的意思应是“蒙召出来的会众”,翻译作“召会”比“教会”更符合原文含意。[2]一九四一年的圣经新约全书国语新旧库译本即把“教会”一词译为“召会”[3]。而后各城市的召会亦相继采用。[2](但此词不该被视为中文圣徒中分裂及分别的标示,只是对圣经原文的尊重,以及个人在主面前的领受。)

教会聚会所”是在台湾向政府登记的名称。其认为一个地方(城市、镇、乡等同级的行政区域)只该有一个召会,因此分教派、损害召会的合一是邪恶的[4]。根据圣经[5],全宇宙中,耶稣基督的“召会”只有一个,不应冠上其他派别或创办人的名字,就如妻子不应冠上丈夫以外其他男人的姓氏,只该称作“在某某地的召会”(如: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在哥林多的召会、在以弗所的召会等),正如“书伟”只有一个,在全地有不同的显出,却没有不同名字,就像在北京看到的月亮,和在台北看到的月亮,虽有不同的形容,但却同是看到这宇宙中独一的月亮,而“召会”-基督的身体-也是这样(在全球的众地方召会、众圣徒都是基督这身体的一部分),这就是地方立场的原则。

地方召会认为:基督教组织的阶级化制度,不符合新约圣经的原则[6],因此他们主要的聚会方式,不同于其他宗派的“一人讲,众人听”,而是按照新约圣经中[7]所启示的方式,让基督身体上的每个肢体都尽生机的功用,彼此教导、对说,一个一个的申言,为要使众人有学习,使众人得勉励[8]


何为"主的恢复"?

圣经中的真理,在历史进程中,会因著撒旦的阻挠,以及人的愚昧、不忠信及不顺服,而无法彰显,如此一来,真理虽然都在,人却看不见、摸不着,直到神看时候满足,就在某一个时期,重新释放了某一些真理。就如在历经十个世纪的黑暗时期后,到了十六世纪,神不能再继续容忍罗马天主教堕落的情形,因此祂藉著马丁路德带进改教;马丁路德被神兴起,看见亮光,主张回到圣经的真理,恢复罗马书因信称义的真理,即唯独圣经唯独信心唯独恩典,此为马丁路德特别的恢复,这是神在祂的恢复里重要的一步。当时还有喀尔文,其看见人的得救,是照著神的预定。

到了十九世纪,有一班属灵的人被神兴起,他们恨恶仪文、规条,重视属灵的实际,其中有莫利诺斯盖恩夫人、芬乃伦等……他们看见十字架舍己、以及与神的旨意联合的真理。

十八世纪时,约翰卫斯理及查尔斯卫斯理兄弟主张追求敬虔、圣洁的生活,并且极注重福音的传扬真理的追求。同时期,主也藉著新生铎夫,带进真理恢复的一大往前。当时,因著各地逃亡的基督徒住在一起 而产生了很强的教会生活,即弟兄会,见证出圣经非拉铁非的光景。

西元1827年开始,在爱尔兰有群基督徒,不满宗派林立的分裂、死沉的情形,纷纷离开所属团体一同聚会,其不愿意用任何名称,所以就以弟兄们互相称呼,此外,其也主张应照著哥林多前书十四章的原则聚会,这样的恢复吸引了许多清心爱主的人。

到了十九世纪,也有包括达秘、开雷、马金多牛顿在内的许多弟兄们,主张宗派组织的错误,指出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且教会不应由人意组织而成,而是直接由圣灵带领,不仅如此,其对圣经所写之千年国度及被提的问题,以及但以理书、启示录的预言,及旧约中各种预表,都有许多清楚的认知及看见,那时在在解经上有杰出贡献的,还有郭维德潘汤等。

十九世纪初时,在中国倪柝声宗派之间的壁垒有很大的批评,以致于提出了“不要宗派”的主张,他反对全职的牧师职位与各种宗派的组织,并且期待在宗派中的信徒能够脱离各种宗派的立场,此即俗称之“地方召会”主张。倪柝声也表示这样的主张是神给其很清楚的负担,布道会并非神给他的托付[3]

李常受基于此,相信神使用倪柝声,并相信地方召会恢复且实行了所有基督里的圣徒的。认为主的恢复,是在地方召会聚会的基督徒与其他主流、正统、福音的基督徒都应持守的原则。

至十九世纪末,几乎所有基要的真理,都已被恢复[4]

"召会"是甚么?

倪柝声1934年在上海哈同路会所的一次聚会中,回答一个常见的问题,‘你们(指地方召会)是甚么?’他说,‘我们并不是甚么。我们既非一个新的公会,也非一个新的宗派,或者一个新的运动、新的组织。我们在这里不是加入某一派别,也不是创立一个新派别。若非因为神给我们一个特别的呼召、特别的托付,我们并没有在这里存在的必要。我们之所以在这里,乃是因著神给了我们一个特别的呼召。’ [5]


对其他宗派基督徒的态度

召会对“召会对其他的基督徒态度如何? ”一问题有以下论述:

‘我们不相信也不教导,人必须在召会中才是真基督徒。我们承认在罗马天主教,在基督教的各宗各派和独立团体里面,有许多蒙主宝血洗净、由圣灵重生的信徒,我们在主里接纳他们为我们的弟兄和姊妹。我们欢迎所有对主耶稣有得救之信心的人,来参加我们所有的聚会,特别是擘饼聚会,和我们一同见证基督身体的合一。虽然为著真理的缘故,我们必须在组织的宗教以外,但我们与基督里的弟兄姊妹并没有间隔。我们向主忠诚,为著主见证的缘故,站在教会独一的立场上。然而我们并不是存著狭窄、排斥、结党的灵来采取这立场;反之,我们是为著基督身体的一来站住立场;我们接纳所有的信徒,正如主接纳了我们一样。’

历史

主的恢复中华民国台湾

1949年,倪柝声弟兄指派同工李常受弟兄(1905年—1997年)到台湾开展,以免有可能被“一网打尽”。另一方面,香港全时间服事者朱摩西弟兄主导了李弟兄殁后(1997-)美国加州安那翰的《结晶读经》系列中文口译的主要服事,成为召会史上第三位最有影响力的服事者,所有“晨兴圣言”的“纲目”、《结晶读经信息摘要》皆以其中文口译为本,听写抄录并整理所得。

李常受时期(1949-1997)

  • 1949年5月,在上海政局变化前夕,倪柝声为免地方教会同工们被一网打尽,于是指派李常受前往台湾开展工作。虽然当时台湾的福音开展及基础设施与上海相比仍有差距,李常受就在台北市仁爱路上买地建造可容纳300人聚会的场所,旋于1949年8月1日正式在此新会所开始聚会。由于大力开展福音运动,许多自中国大陆迁居台湾者被吸引加入地方教会,到1955年,信徒由500人增长至5万人。此后教会聚会所的人数在台湾一直仅次于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根据2001年统计,属于669处地方召会,信徒人数为91,442人。其中仅台北市召会一处,即有70处聚会所,数万信徒。李常受在台湾也仿效倪柝声在大陆的做法,训练全时间事奉者。他的名著《生命的认识》与《生命的经历》即为这一时期的著作。
  • 1955年和1957年,英国内里生命派领袖史百克两次访问台湾教会;及后在“地方教会”立场问题上,与李常受产生争论,最终决裂。台湾地方教会中一批青年同工(包括史伯诚林三纲徐尔建、魏建章、何广明等人)认同史百克的教会观,观念亦传声至嘉义、台中、高雄、新竹、基隆等地,遂有相当信徒拥护,使李常受心里极为不安。1958年,李出访美国返台后,最终在1965年将他们移出召会的工作团体,并指出他们的认识不足,指责他们分裂台湾教会。此前,约1963年,在台北编辑室服事的邵遵澜和台湾省籍的同工张贵富,先后自发离开地方教会。台湾石门水库教会和侯秀英因为接纳上述观念相异者,也被指责,脱离地方教会。
  • 而自1965年起,香港地方教会内也出现裂痕。香港教会的长老魏光禧支持李常受海外工作“工头”地位;另一位在1949年由倪柝声安排来香港的长老陈则信则认为,李常受“工头”地位已经成为历史。1968年,李常受出版《整编本诗歌》,陈则信指责其中李常受创作的关于三一神真理的诗歌为亚流派异端,对《整编本诗歌》并他所讲基督为受造的而加以拒绝。1970年,两派为天文台道香港教会尖沙咀聚会所之使用权出现争执,并公开分裂。后来,曾与李常受在上海和美国的同工江守道也与李分开。
  • 菲律宾也是李常受在1950年代另一个尽职的重点地区。缪绍训原是倪柝声1920年代在福州时期的同工,1935年兴起马尼拉教会。自1950年起,李常受定期前去讲道,并且安排服事,使马尼拉教会兴盛起来。但是缪绍训不接受地方立场的观点,最终马尼拉教会在1961年分裂。而李常受的同工又向马尼拉以外及各岛屿开展,兴起数百处地方教会。1962年和1969年,在新加坡和泰国,也发生类似的分裂。
改制与风波
  • 1984年[9],李常受完成新约生命读经,有感于台湾地方召会扩展缓慢,遂由美国返回台湾,推行新路(或“神命定之路”)改制,并举办台北全时间训练(1986年),推行五年福音化台湾运动。同时翻译圣经恢复本,1987年完成新约部分。
新约圣经恢复本出版
  • 1987年完成新约圣经恢复本中译并出版。
  • 新路改制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1987年至1989年,地方召会出现全球性的风波。美国安那翰召会长老英格斯约翰(John Ingalls)、德国斯图加特召会长老苏民强、香港召会长老封志理均在这时公开反对李常受。

新约结晶读经时期(1997-2009)

  • 在李常受去世之前,完成了雅各书,雅歌、约翰福音罗马书结晶读经之后,美国加州安那翰众召会的全时间服事者们接续了李常受的职事,以十二年多的时间陆续完成了“新约结晶读经”(1997-2009),并继续接下来“旧约结晶读经”(2010.Jul从“《以赛亚书》结晶读经”开始)。台湾众召会方面完全跟进。


主的恢复美国

初期(1958-1965)

水流出版社(LSM)时期(1965-1974)

  • 1965年,他成立水流出版社(后作水流职事站安那翰),主要出版他和一些倪柝声的著作和信息。他主要在美国和亚洲召开许多特会。这一时期,李常受陆续看见并交通不少新的亮光,如1958年的“吃喝享受主”、1966年的“呼求主名”和“祷读”、1968年的普遍申言、1969年的“七倍加强之灵”、1971年“身体的基督”、1980年“神新约的经纶”等等。

生命读经时期(1974-1996)

  • 在以上基础下,自1974年(69岁),他开始了工程浩大的解经训练——生命读经。该训练持续了22年之久,直至他91岁时才全部完成。

在李常受的努力和影响之下,陆续在各大洲许多国家兴起了数千处地方教会/地方召会

神圣启示的高峰时期(1994-1997)

  • 1980年代地方教会全球性的风波刚刚过去,东欧国家和苏联发生政局变化。李常受抓住时机,推动美国和台湾等地信徒移民,在1991年前往开展,迅速建立许多处地方教会。
  • 1994年2月20日,在新春华语特会中,年已89岁的李常受又看见了圣经中“神圣启示的高峰”:“神成为人,为要使人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是在神格上)成为神”[10]。次年,完成全部66卷新旧约圣经的生命读经,又对新耶路撒冷作出全新的系统解释。

结晶读经时期

  • 在1990年代,他释放的其他重要主题还包括神完整救恩的法理一面和生机一面、基督在祂三个神圣奥秘时期的丰满职事、神与人的联结(union)、调和(mingling)与合并(incorporation)[11]等,又开始被称为“结晶读经”的解经系列,在他去世之前完成了雅各书雅歌约翰福音罗马书结晶读经。1997年2月,他在最后一次特会中,释放了《在生命中作王》的信息。
  • 1997年6月9日,李常受在美国加州安那翰去世,享年92岁,一生事奉65年。
新约部份(1997-2009)
旧约部份(2010.Jul-)


主的恢复香港

  • 倪氏所建立的‘地方教会’不单在中国本土,在东南亚:台湾、新加坡、菲律宾及香港等地都有。然而,在香港,要到一九五0年才正式成立香港的‘教会聚会所’,聚会场所位于九龙天文台道(即今日的天文台道基督徒聚会所)。倪氏更为他们正式安排了五位长老及十位执事,并安排两位性情不同的弟兄魏光禧及陈则信一起同工19。
  • 由此看来,在香港属倪氏之‘地方教会’的建立,是在五十年代初才正式开始。这样,比起一些较早期在香港建立之有‘地方教会’特色及见证的教会,在历史发展而言则是较后期,而非始于他们了。
  • 按笔者(郑榕龙-1999)有限的资料所得,笔者教会的前身:‘香港基督徒聚会处’乃是在香港最早有‘地方教会’特色及见证的教会,郤不是源于倪氏的‘地方教会’。这教会由姜活石先生于一九三八年时建立的20。‘这是香港最早的一张见证主的桌子,当时在港九还未见有第二张主的桌子维持主的见证’21。故直到今日,已有近六十年的历史。至于由‘香港基督徒聚会处’到‘香港基督徒聚会中心’的历史发展,则不在此详述;一方面避免累赘,另方面已有文章详细论述,故请参考《基督徒聚会中心十周年纪念感恩特刊:四十年来》。


主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

主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约有八十万名圣徒


在其他地区

召会分布各地皆有信徒 。

组织体系

“地方立场”

主要出版发行机构

现今分布和人数

  • 亚洲地区
    • 东北亚
      • 中国大陆:80馀万人。
      • 台湾:350馀个聚会处,91,000馀人。目前由于行政区域改易,尚有127处地方召会,受浸30万圣徒,常聚会12万人。
      • 韩国:157处召会,常聚会15,000馀人。
      • 香港:35个区聚会,6600人,主日常聚会3000人
      • 日本:70馀个聚会处,3,000馀人。
      • 蒙古:1处召会,100人。
    • 东南亚
      • 菲律宾:1,000馀个聚会处。
      • 印度尼西亚 :至2010年以前,约100个聚会处,11,000馀人。 [12],目前102处,12200人
      • 越南:44处召会,3500人。
      • 泰国:27个聚会处,1,500馀人。
      • 马来西亚-60馀处召会,8,000馀人。[13]
      • 缅甸:42处召会,1897人。
      • 新加坡:主日聚会681人
      • 柬埔寨:11处召会,390人。
      • 老挝:1处召会,168人。
      • 汶莱
    • 南亚
      • 印度::113处召会,6,200人。
      • 斯里兰卡:7处召会,94人。
      • 尼泊尔:2处召会,136人
      • 孟加拉国:140处召会,10000人以上。
      • 巴基斯坦:1处召会(拉合尔),144人。
    • 中东
      • 阿联酋:4处召会,195人。
      • 阿曼:1处召会,12人。
      • 科威特:1处召会,30人。
      • 沙特阿拉伯:7处召会,300人。
      • 卡塔尔:2处召会,60人。
      • 巴林:1处召会,17人。
      • 以色列
  • 大洋洲
      • 澳大利亚
        • 雪梨市召会:7个聚会区,30馀个聚会处,700余人。
      • 纽西兰
        • 奥克兰市召会:4个聚会所, 800余人
        • 汉密尔顿召会有8个聚会处,一个会所,一个训练中心,400余人。
        • 威灵顿召会有3个聚会处,两个会所。
      • 斐济
  • 欧洲:20多个国家,30馀个聚会处,1,000馀人。
    • 西欧
      • 法国1
        • 巴黎市召会:120人,拥有欧陆地区之首处会所。
        • 里昂市召会:40人。
        • 波尔多召会。
      • 西班牙:6个聚会处,130馀人。
      • 葡萄牙:3个聚会处。
      • 荷兰:40馀人。
      • 英国:约1,000馀人
      • 希腊
      • 德国:约200馀人,6处召会(柏林、慕尼黑、斯图加特、法兰克福、杜塞尔多夫、汉堡)
      • 瑞士:伯尔尼召会、洛桑召会
      • 比利时:布鲁塞尔召会
      • 义大利:米兰召会
    • 东欧
      • 捷克:1个聚会处,首都布拉格。
      • 罗马尼亚:11个聚会处,60馀人。
      • 波兰:9个聚会处,200馀人。
      • 俄罗斯:170个聚会处,3,600馀人。
      • 吉尔吉斯:4个聚会处,100馀人。
      • 哈萨克:1个聚会处,约10馀人。
      • 乌克兰:42个聚会处。
      • 乔治亚
      • 亚美尼亚
      • 乌兹别克
      • 白俄罗斯
  • 美洲
    • 北美洲:250馀个聚会处。
      • 加拿大
      • 美国
    • 中美洲
      • 墨西哥:50馀个聚会处,3,000馀人。
    • 南美洲
      • 巴西:1,200馀个聚会处,35,000馀人。
      • 巴拉圭:32馀个聚会处,1,500馀人。
  • 非洲
    • 西非
      • 迦纳:30馀个聚会处,600馀人。
      • 奈及利亚:15个聚会处,300馀人。


信仰

基本信仰


信仰实行

召会生活的实行,在他们的声明[14]中记载如下:

  • 团体的生活:过团体的生活,有基督身体的感觉,顾念别人的事,关心召会的建造。
  • 基督元首的地位:没有永久、职位、组织的带领。此外,也没有阶级制度。鼓励所有信徒与元首基督有直接的交通,接受生活上一切的指引。
  • 交通:重视信徒之间与众召会之间的交通。
  • 合一:弃绝、憎恶所有的分裂。在一的立场上聚集,照著共同的信仰接纳所有信徒。
  • 彼此照顾:彼此担当重担、接待客旅、打开家庭作交通之用;解决弟兄姊妹实际的需要。召会生活不局限于会所的聚会,而是随时随地进行的。
  • 良心:各人有自由照著各人的良心,以及藉著从神的话所得到神的光照来跟随主。没有外在的控制来塑造、操纵日常生活。
  • 聚会:一星期通常有好几次的聚会,祷告聚会、小排聚会。
  • 众肢体尽功用:没有圣品阶级,也没有平信徒。


其他

各地的召会主要接受李常受及其同工的带领,强调以水流职事站之出版的职事,[6],通常也会有下列的实行:

  • 一个职事:指神经纶独一的新约职事。
  • 一个出版:众地方召会应当受约束只有一种出版。[8][9]

虽然以上的实行在各地的召会相当普遍,但就水流职事站正式的文件[15]而言,这并非一个召会必要的实行,如李常受自己所说[16]:‘某一个召会接受不接受职事,并不断定那个召会是不是真正的地方召会。’

圣经恢复本

召会鼓励使用自己直接从希伯来文希腊文翻译的“圣经恢复译本”。 在恢复本中,有李常受弟兄亲自编排的注解,还可以用一旁的串珠连结到其他地方的同一观念。


争议

诉讼结果:

  • 2003年
   在1970年代主要反對李常受地方教會的基督教研究所院長漢尼葛夫(Hank Hanegraaff),開始與地方召會的帶領人溝通,撇開以往的斷章取義作法,
詳讀倪柝聲與李常受的著作,並幾次進入中國大陸,與許多經過逼迫後釋放的信徒親自會面,瞭解多年前他們的錯誤批判,竟成了日後許多地方召會的信徒受政府逼迫之錯誤資訊的
主要來源。他們不僅當面向這些信徒承認錯誤,更以公開方式承認當年的錯誤。
  • 2009年12月份
   基督教研究所在發現自己造成的錯誤後,盡己之力彌補從前為地方教會造成的傷害。基督教研究所針對中國基督徒倪柝聲
李常受所發起的地方召會運動進行了一項為時六年的研究,該研究成果以整刊62頁的專文發表於基督教研究期刊(The Christian Research Journal),
標題為「我們錯了 We Were Wrong」[17]
   基督教研究所所發表之研究內容依據地方召會的歷史、神的本質(對於三位一體的定義)、人的本質(對於基督論救贖論教會論)
各方面做探討,全面性的介紹地方召會以及正統系統神學的的教導,並做出了深入的分析。作者也對今天基督教界所謂正統神學在這些議題上的態度,
提醒基督教神學自身對於正統神學認識的偏差。甚至,明確的指出隱藏在今日基督教界對於三位一體這個神學名次下的三神論傾向。之後,該研究對於目前美國
所謂的基督教護教及異端研究機構的苛刻的雙重標準、基督教學者在治學上面的魯莽,以及疏忽和地方召會的立場做出了全面的敘述和探討。本研究也針對地方教會與
其他基督徒機構的訴訟的經過其前因後果,以及地方召會方面的處理方式,提供了自己的看法和見證。
   基督教研究院院長漢尼葛夫(Hank Hanegraaff)在此研究專刊中結尾表示:「或許沒有什麼話比『我錯了』更難啟齒。
然而,對一個恪守『真理至上』的事工而言,願意道出此語不是可有可無的選擇,而是『基本的要求』。」
院長漢尼葛夫(Hank Hanegraaff)並作出以下結論:
地方教會不是邪教,乃是一個真實、正統的新約基督教會(「我們錯了」中文翻譯請參照http://www.witnessleeteaching.com/ )

诉讼详细过程:

  • 1970年代早期:
   美国著名的基督教护教及异端研究机构[18]-基督教研究所(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英语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 CRI)[19]将华人传道人倪柝声李常受所带领的地方教会定为邪教
他们的研究产生了日后一连串定罪倪柝声李常受的职事与地方教会的英文书籍。当这些书籍被翻译成中文之后,传入了中国大陆,导致1983年唐守临任钟祥两人编写的
《坚决抵李常受的异端邪说》,根据这项资料,中国政府认为李常受与地方教会为呼喊派,并定李常受地方教会异端,展开了二十多年的逼迫,将许多地方教会的信徒抓进牢里,
有的判死刑或无期徒刑,有的判多年的劳改
  • 1990年代
 「邪教和新興宗教百科」的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在沒有詳盡說明召會究竟是否是邪教或是新興宗教的情況下,再次將地方教會與邪教放在同一區塊。
李常受的出版機構水流職事站因而在1999年控告發行「邪教和新興宗教百科」的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官司纏訟數年。
  • 2006年1月5日
   美國德州法院拒绝审理案件。[20]
  • 2006年1月11日
   一些自称地方教會內部人士也對此次判決表達關切,認為地方教會應當從此次敗訴學功課,放棄一些不適當的作法。[21]
然而,水流職事站與相關地方教會仍向德州最高法院提出複審。
  • 2007年1月9日
   在法院判決之前,七國六十多位福音派學者和教會領袖發表公開信,呼籲水流職事站和地方教會放棄爭議性教訓(例如基督在「人性上」是否為受造之物的首生者),
並放棄使用訴訟解決某些可能有的惡意抹黑與干擾之爭議性方式。[22]
簡要簡要如下:基督教主流教會因未接納李常受的教訓,而公開呼籲其後繼者能放棄基督教主流教會認為是錯誤的實行,像是呼求主名、禱讀主話、上訴該撒等,
他們認為「水流職事站」在2002年成功加入『福音派基督徒出版協會』,但同時又控告此組織的創始會員HHP(Harvest House Publishers)是非常不適當的。
  • 2007年2月16日
   美國德州最高法院拒絕审理水流職事站的複審案[23]
  • 2007年6月18日
   水流職事站繼續上訴最高法院,美國最高法院駁回水流職事站的請求,這場官司正式落幕[24]。
   註:對於訴訟案件的不同觀點,請參考以下文章:
   1.关于德州法院对水流职事站的宣判
   2.關於『憂心弟兄們』所散佈當前訴訟案的不實傳聞

其他设施或相关组织

台中市召会复兴大楼
台中市召会复兴大楼

参考文献

  1. ^ 李常受, 《新路实行的异象与具体步骤》, 143至144页
  2. ^ 李常受, 《新路实行的异象与具体步骤》, 143至144页
  3. ^ 珍本圣经数位典藏查询系统:https://bible.fhl.net/new/ob_old.html
  4. ^ 哥林多前书, 《圣经》, 一章10节
  5. ^ 哥林多前书, 《圣经》, 一章12节
  6. ^ 李常受, 《圣经恢复本》启示录, 二章6节第一注
  7. ^ 哥林多前书, 《圣经》, 十四章26节
  8. ^ 哥林多前书, 《圣经》,十四章31节
  9. ^ 该年也是台湾首度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名义参与美国洛杉矶奥运的一年
  10. ^ 李常受《神在人里的行动》,他《李常受弟兄与台北长老的交通-异象的高峰与基督身体的实际》中有“神成为人,人成为神”的提法。
  11. ^ Lee, Witness. ‘’’The Conclus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Msgs. 276-294).’’’ Anaheim: Living Stream Ministry. 2004. Print.
  12. ^ 印度尼西亚聚会处
  13. ^ 马来西亚聚会处
  14. ^ The co-workers in the Lord's recovery,《地方教会的信仰和实行》,1至28页
  15. ^ 水流职事站,主恢复中的文字工作[1]
  16. ^ 李常受,《长老训练第七册,同心合意为著主的行动》,78页
  17. ^ The Christian Research Journal, Vol.32, No.06, 2009:We Were Wrong
  18. ^ The History of CRI:存档副本. [2011-09-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0-07). 
  19. ^ 美国“基督教研究所(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 CRI)”, http://www.equip.org
  20. ^ 美国德州第一上诉法院完整的法庭判决副本:In The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irst District of Texa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6-02-22.
  21. ^ 忧心弟兄们:德州法院判定水流职事站败诉
  22. ^ More than 70 evangelical Christian scholars and ministry leaders from seven nations have signed an unprecedented open letter to the leadership of the “local churches” and Living Stream Ministry
  23. ^ THE SUPREME COURT OF TEXAS(美国德州最高法院):ORDERS ON MOTIONS FOR REHEARING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06-11.
  24. ^ 美国最高法院档案:No. 06-1520 Title: The Local Church, et al., Petitioners v.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et al.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07-05.
  25. ^ http://jiaan.com.tw/
  26. ^ http://ctbc.recovery.org.tw/
  27. ^ http://www.glory.org.tw/
  28. ^ 存档副本.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1). 

外部链接

召会立场
其他方面对召会的揭批

参见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召会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