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周永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鄭周永.

鄭周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鄭周永
정주영
出生1915年11月25日
日治朝鮮江原道通川郡踏錢面峨山里
逝世2001年3月21日(2001-03-21)(85歲)
 南韓首爾特別市松坡區風納洞韓語풍납동首爾峨山病院韓語서울아산병원
國籍 南韓
職業韓國商界鉅子、現代集團創辦人及名譽會長鄭周永(1998年)
鄭周永
諺文정주영
漢字鄭周永
文觀部式Jeong Ju-yeong
馬-賴式Chŏng Chu-yŏng

鄭周永韓語:정주영鄭周永 Jeong Ju-yeong,1915年11月25日-2001年3月21日),字峨山韓語:아산峨山),韓國企業家,現代集團創始人和首任會長,韓國全國經濟人聯合會第13-17屆會長(1977年2月至1987年2月)[1]:118[2]:179,1995年被《時代》周刊評為亞洲商業六巨子之一[3]:6,1999年入選美國《商業周刊》「舉世矚目的企業家」[4]:318。鄭周永被譽為韓國的財界總統[5],並有「在韓國現代史的每個重要關頭都留下足跡的時代巨人」之稱[1]:簡介2。在韓國有句話說,可能有人不知道總統是誰,但沒有人不知道鄭周永[1]:184

鄭周永出生於朝鮮貧苦的農民家庭,白手起家,早年曾經營過米店和汽車修理鋪。朝鮮光復後,他以汽車修理和建築業起家,後進入汽車製造、造船、電子等領域。在朴正熙執政期間,他所創建的現代集團迅速發展成為韓國最大的財閥之一。20世紀80年代,現代集團在世界500強企業中名列前100名[1]:簡介1。1997年,鄭周永的淨資產60億美元,是亞洲10大富翁,世界30大富翁之一[3]:6

鄭周永是1988年漢城奧運會申辦促進委員會的會長。在當時韓國內外都極不看好漢城的情況下,鄭周永帶領韓國申辦隊,擊敗了眾人所看好的日本名古屋,奪得奧運會承辦權,為漢城成功申辦1988年奧運會立下汗馬功勞[4]:190-193[1]:122-125[6]:45。他同時也是位「民間外交家」[1]:151,是第一位訪問蘇聯中華人民共和國朝鮮的韓國企業家[3]:2,為韓國與蘇聯和中國建立外交和經貿關係起到了推動作用,並為改善朝鮮半島南北關係,發揮了重要的作用[3]:179-188

鄭周永通過峨山財團來支持公益事業。據估計在其職業生涯中,他一共捐獻了10億多美元用於慈善事業。1997年《福布斯》雜誌的一份調查表明,鄭周永是僅次於沃爾特·丹內貝里英語Walter Annenberg(12億美元)和喬治·索羅斯(11億美元)的第三大慈善家。[3]:252[7]

生涯

少年時代

青年時代的鄭周永(中),左一為鄭仁永
青年時代的鄭周永(中),左一為鄭仁永

鄭周永1915年11月25日出生於朝鮮江原道通川郡松田面峨山村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是家中長子,有六個弟弟和兩個妹妹。鄭周永的祖輩在咸鏡北道明川郡居住了十一代,後搬到吉州郡居住了四代。甲午年間,鄭周永的曾祖父為躲避戰亂從吉州搬到峨山。他的祖父是位私塾先生,膝下有七個兒女。鄭周永的父親是長子,負責照管家務和六個弟弟妹妹,以及自己的兒女。[5]:2-3[4]:1-3

6-8歲,鄭周永在他爺爺的書堂上了三年學,後於1924年就讀於通川郡松田公立小學。10歲時,鄭周永就開始幫他的父親干農活。由於他是長子,他的父親希望鄭周永能像自己一樣,照管家務和弟弟妹妹。1930年3月,鄭周永從松田小學畢業,他原本打算繼續讀書將來作名教書先生,但由於貧困,他不得不放棄學業,成為家裏的主要勞動力。[5]:3-6[1]:3-7

鄭周永並不理解父親對土地的執著,他不甘心一輩子作農民過朝飯夕粥的貧苦生活。區長家有一份全村僅有的《東亞日報》,他每天都去區長家看報紙。從報紙上,他得知外面世界的豐富多彩,於是萌發離開家鄉,到大城市打工的想法。他先後三次離家出走到大城市尋找機會,但都被他的父親抓回家。1932年冬,在三次離家出走失敗後,鄭周永被父親說服,原本安安穩穩地在家種地。但1934年,峨山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大旱,莊稼絕收,不僅朝飯夕粥的生活沒有保證,就連飲水都成了問題。一種可怕的「浮黃」病並也開始在村里流行。在這種情況下,他再次懇求父親讓他出去掙錢。最終,三次離家出走不成的鄭周永,在死神的幫助下獲得了自由。[5]:7-21[1]:7-21

早期創業

1930年代京一商會所在的漢城新堂洞
1930年代京一商會所在的漢城新堂洞

這次離家後,鄭周永先後在仁川、漢城作苦力、短工、雜役,但掙到的錢只能餬口。不過,他最終找到一份比較滿意的工作,在「福興商會」作糧米送貨員。每月除12元錢的工資外,米店還提供一日三餐。鄭周永在米店工作很努力,得到了老闆和客戶的讚譽,工資幾個月後就提高到了每月18元。年終發大米的時候,他往家裏運回了18袋大米。他的父親辛苦一年也得不到這麼多的糧食。[5]:21-24[1]:21-24

1938年年初米店老闆生病後,由於唯一的兒子遊手好閒揮霍光了家產,米店老闆於是將米店過給誠實勤奮的鄭周永來。就這樣,鄭周永沒花一分錢就擁有了自己的第一份產業,並掛出「京一商會」的新招牌。由於良好的信譽和服務,鄭周永的京一商會生意興隆,規模也越做越大。他把鄉下的堂弟接到漢城與他一起經營米店[5]:21-24[1]:21-24。不過好景不長,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之後,隨着中日戰爭的爆發,朝鮮總督府下了戰時體制令,1939年12月,開始實行糧食配給制。鄭周永被迫只好把糧店兌出去回到家鄉。他用掙來的錢在家鄉買下了2000坪的水田,並遵父命與松田面面長邊炳權的女兒邊仲錫結了婚[4]:18[1]:25-26

鄭周永與妻子在釜山的合影
鄭周永與妻子在釜山的合影

1940年初,鄭周永再次回到漢城。在兩位搞機械的朋友推薦下,鄭周永貸款與他們合夥買下了一個日本人經營的汽車修理廠。鄭周永的朋友是個很有名氣的汽車通,因此修理廠的生意非常好。半個多月後,他就還清了一半的貸款。他也一邊經營,一邊向他的朋友學習修車。一日,由於學修車到深夜,鄭周永就在值班室過了夜。第二天清晨,他原本想燒點熱水洗臉,但一不小心失手引發了一場大火,將修理廠和場內的幾輛正在修理的汽車燒毀。困境之中,鄭周永憑藉他以往在米店的良好信譽再次貸到了款,重建了修理廠。經過辛勤的勞動,他還清了貸款。重建後的修理廠生意非常紅火,短短的3年時間,小小的修理廠為他賺取了極大的利潤。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本人在1942年頒佈「企業整備令」,強制朝鮮所有企業納入軍需企業之中。鄭周永的汽車修理廠被兼併後,他的兩個朋友抽走了股金。他與日本人也糾紛不斷,最後於1943年適時退出了合作。[5]:25-28[1]:28-33

鄭周永賣掉修理廠回到家鄉後,得知二弟仁永和三弟順永可能被日本軍隊徵去當兵。為了幫他們倆躲避兵役,他找到了在經營修理廠時認識的一位礦業經理。這位經理的兒子與「朝鮮制煉」有往來,鄭周永懇求他能讓兩個弟弟在「朝鮮制煉」下屬的礦山幹活,因為當時規定在軍需礦山做工的可以免除兵役。之後,他還承包了把礦石運往平壤船橋里的運輸合同,交了3萬元的抵押金。這段130多公里的運輸路線,山路崎嶇,路面顛簸,汽車經常出現事故。但日本人卻總是挑他們的毛病,什麼裝多了,裝少了,珍貴的礦石撒到路上了••••••為了能讓兩個弟弟免除兵役,鄭周永只好忍氣吞聲,默默忍耐。這樣苦撐了兩年多,1945年5月鄭周永實在忍耐不下去了,把承包合同轉給了想代替他的人,拿着3萬押金和2萬元所得帶着家人離開礦山。在他離開礦山三個月後,日本就無條件投降了。那座礦山變成了廢礦,那裏工作的日本人全部被蘇聯紅軍抓去作俘虜了。鄭周永說這是「神」的保佑。[4]:23-24

創建現代建築

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後,鄭周永在漢城承包了美軍兵器庫的汽車發動機更換和汽車維修業務。在美軍拍賣敵產時,他買下漢城中區草洞106號的一塊地皮,建起一座汽車修配廠,1946年4月掛出「現代汽車工業社」的牌子[a]。戰後的汽車修配業生意很好,現代汽車工業社的職工很快從30人增加到80人。不過,鄭周永發現,搞建築在戰後是個更為賺錢的行業。於是他於1947年5月25日在現代汽車工業社旁邊成立「現代土建社」。當時,現代土建社只有1名建築技術人員和10餘名建築工人,但在成立的第一年便拿到了一個1530萬元的工程,並很快在建築業站穩腳跟。1950年1月10日,鄭周永將現代汽車工業社和現代土建社合併成立現代建設株式會社,即現代建設。[5]:31-32[6]:35

1950年6月,韓戰爆發,鄭周永原本想帶着家人逃命,但他患中風的母親卻怎麼也不肯和他同去。當時鄭周永一家20口人擠在漢城郭岩洞一個狹小的瓦房內。他覺得家人應該用不着擔心,於是他安頓好家人後,與在《東亞日報》外訊部當記者的二弟鄭仁永,隨着難民潮一起逃命,最終來到釜山。憑藉《東亞日報》外訊部的記者證,他的二弟鄭仁永應聘當上了美軍司令部的翻譯。憑藉他二弟的這層關係,鄭周永拿到了美軍軍營10人宿舍的業務。後來,他的現代建築成了唯一納入美軍第八集團軍建設隊伍中的韓國建築企業,幾乎獨攬了第八集團軍所有的建築項目。美軍的工程都是隨軍工程,美軍打到哪,鄭周永也就跟到哪裏。美軍打到漢城後,鄭周永也得以和家人團聚。中國人民志願軍參戰後,鄭周永攜家人和公司員工隨聯合國軍撤回到釜山。兩個月後,美軍又收復漢城,鄭周永和家人又回到當地[4]:33-40[1]:37-40。1952年12月,艾森豪威爾當選美國總統。為兌現他參選時要以和平方式解決韓戰的承諾,艾森豪威爾要親自來韓國。鄭周永的公司承攬了艾森豪威爾在韓下榻的雲峴宮改造任務。雲峴宮是朝鮮高宗生父雲峴君大院君)的宮院,內部設施陳舊不堪,工程難度很大,但工期只有15天,但鄭周永帶領他的工人們卻提前3天完成了任務,美軍第八集團軍的負責人驗收後樂得合不上嘴[4]:33-35[1]:34-35

創業初期的現代汽車工業社
創業初期的現代汽車工業社

1953年韓戰停戰後,大部分美軍撤到日本。鄭周永除承接美軍工程外,還承攬了韓國政府的一些緊急修復工程。1953年4月至1955年5月的洛東江高靈橋工程使現代建設首次出現6500萬元的巨額赤字。為了解決資金周轉問題,他的弟弟順永、妹夫金永柱,現代建築副社長崔基浩賣掉了房子。鄭周永原本也想把自己的房子賣掉,但在大家的極力勸說下還是把鄭氏一門象徵的房子留了下來,而是賣掉了草洞汽車修配廠的地皮。最終使工程完工[4]:40-43[1]:42-45。鄭周永寧可倒閉也不失信用的做法得到韓國政府的好評。現代建設因此獲得承擔韓國政府工程的特權。1957年至1959年,現代建設成功承建漢江人行橋工程,獲得合同工程費40%的厚利。現代建設在經營管理和工程技術方面都上了一個新台階,成為韓國建築界六強之一。[6]:36[1]:36-46

1962年7月,鄭周永利用美國國際開發署(AID)提供的貸款興建現代丹陽水泥廠。1964年7月,水泥廠正式投產,年產量為20萬噸,其生產的虎牌水泥問世後就打入國際市場。遠銷越南的第一批產品為現代賺到40萬美元的利潤。在水泥廠生產材料的保證下,現代建設承建工廠,特別是發電廠的比重大幅提高。與此同時,現代建設在建設丹陽水泥廠的過程中也積累了大量的技術和人才儲備。在現代內部,建設丹陽水泥廠這一事件稱為現代建設的「三一運動」。[6]:37-38[1]:49-51

1965年,鄭周永開始開拓海外建築市場。1965年11月,現代建設拿到了韓國建築公司的第一個海外工程泰國那拉特高速公路的承建合同。雖然由於泰國氣候、設備落後、缺乏經驗等原因,現代建設最後在這個項目賠了錢,但現代從此躋身國際建築市場,為日後發展開拓了廣闊的空間。[6]:137[1]:56-6320世紀70年代初,中東戰爭引發全球性的石油危機,全球經濟因此陷入滯漲。鄭周永認為進軍中東建築市場是打開國際市場的絕好時機。由於之前泰國那拉特高速公路的失敗,他的決定遭到他弟弟兼現代建設社長鄭仁永韓語정인영 (기업인)的反對。兩人因此結束了多年的合作。但鄭周永還是啟動了其中東計劃,同時承建了巴林造船廠、沙特海軍基地海上工程、伊朗造船廠和中東新水泥廠四項大工程。[6]:38

1975年,鄭周永擊敗其它發達國家建築公司拿到總工費高達15億美元號稱「20世紀最大工程」的沙特朱拜勒產業港工程。在克服了技術難關、工人罷工等各種困難後,現代建設只用36個月的時間就完成了工程,比計劃提前了8個月。中東建築市場的豐厚利潤,使現代建設發展成為世界級的企業。由於有了泰國建高速公路的經驗,鄭周永在1968年承建了韓國首條高速公路京釜高速公路,之後還承建了昭陽江水壩韓語소양강댐等工程。[6]:38-39[8]:37[1]:94-100

創建現代汽車

韓國自主研發的首輛國產轎車現代Pony(英語:Hyundai Pony)第一代
韓國自主研發的首輛國產轎車現代Pony英語Hyundai Pony第一代

早年開修車廠的經歷使鄭周永與汽車接下了不解之緣。1966年4月,美國福特汽車來韓尋找合作夥伴。但福特專員對韓國當時的「起亞」和「新進」兩家汽車企業的生產條件並不滿意,失望地回美國了。鄭周永得知後,立即讓在美國為丹陽水泥廠擴建尋找資金的四弟鄭世永與福特聯繫。1967年2月,福特負責海外業務的副總一行來到韓國與鄭周永談判。雙方最終於同年10月末基本達成協議。同年12月,鄭周永註冊成立了「現代汽車株式會社」,並於1968年3月開始在蔚山修建廠房。福特公司當時認為鄭周永至少要用3年的時間才能把廠房建好,但當年11月,現代汽車生產的「CORTINA英語Ford Cortina」小轎車就已經源源不斷地開出工廠。1970年,鄭周永與福特的第一個合作協議期滿後,由於雙方就投資比例達不成共識,現代最終終止了與福特的合作,開始走國產化道路。[1]:75-79[6]:40-41

1974年,現代自主研發的第一個車型「現代Pony英語HyundaiPony」在第55屆都靈車展亮相[9]。「Pony」由意大利設計師設計,採用日本三菱的發動機,韓國製造,國產化率達到90%[10]:171[6]:41。1976年1月,首批國產Pony轎車開始批量生產並出口南美,開創了韓國汽車海外出口的先河[10]:171。1978年,現代汽車產量達到57,054輛,占韓國全國總產量的65%[6]:41

20世紀80年代,現代已經發展成為韓國最大的汽車生產商,設有160個國內銷售網點和443個海外銷售網點,汽車遠銷北美、中南美、非洲、中東等63個國家和地區,外銷汽車2.5萬輛。1983年,現代Pony英語Hyundai Pony出口加拿大取得巨大成功。1985年就賣出7.9萬輛。1985年,現代汽車在投資3億美元建設了一座年產10萬輛小轎車的汽車裝配廠。1986年,Pony進入美國市場,當年銷售即達到16萬輛,並登上美國《幸福》雜誌兩大暢銷產品之列[6]:43[10]:176[1]:103-105

創建現代重工

早在20世紀60年代初,鄭周永就有建造船廠的夢想,並曾在1966年參觀過日本橫濱船廠、川崎船廠和神戶船廠[1]:82[4]:111-112。在韓國第三個五年經濟開發計劃期間,重化工產業成為經濟開發戰略的重點[6]:39

1976年現代重工蔚山造船廠
1976年現代重工蔚山造船廠

1970年3月,現代成立造船工作部,開始着手選址征地等基礎工作。1971年初,現代在英國倫敦成立辦事處[1]:83[4]:115。鄭周永到訪了英國埃普勒道公司和斯克特里格公司,與這兩家英國造船公司簽訂了技術轉讓和負責包銷的協議。在鄭周永的努力下,現代拿到了英國勃克萊銀行的貸款,並向英國輸出信用保險局提出了擔保申請。之後,鄭周永找到了第一個買主希臘大船主巴諾斯。1971年夏,鄭周永在瑞士與巴諾斯以低於國際市場16%的價格簽訂了建造2艘25萬噸級油輪的合同[1]:85-87[6]:40

1972年3月23日,現代蔚山造船廠舉行了奠基儀式。時任韓國總統朴正熙參加了奠基儀式。1973年4月,蔚山造船廠舉行了1號船奠基儀式,正式投產。1973年12月28日,現代造船株式會社(現代重工)正式成立。1974年6月28日,現代舉行了蔚山造船廠竣工典禮和兩艘油輪的命名儀式。總統夫人陸英修親自為兩艘油輪命名。兩艘油輪緩緩下水[1]:87-89。現代集團僅用27個月的時間便建造了一座現代化的造船廠和兩艘巨輪,創下世界造船速度的記錄。1981年,現代用16個月的時間建造了第二座船廠,年造船能力達到215萬噸,獲得世界1/5的船舶訂單,使韓國成為僅次於日本的世界第二大造船國[6]:40。1983年,現代重工的船舶訂單佔到世界造船市場的五分之一,並於1985年取代日本三菱公司成為世界最大的船舶製造商[6]:43

申辦奧運會

1979年,韓國時任總統朴正熙宣佈漢城準備申辦第24屆奧運會,並打算以成功舉辦奧運會作為韓國從發展中國家躍升為發達國家之列的奠基石。不過,同年10月,朴正熙不幸遭到暗殺身亡,韓國國內出現動盪。1980年12月,韓國政府在不利的條件下依然向國際奧委會本部正式提交了申辦1988年奧運會的申請。國際奧委會接受了韓國的申請,並於1981年3月派團對漢城舉辦奧運會的條件進行了考察。雖然漢城申辦奧運會是全斗煥總統的指示並得到了安企部部長的積極支持,但包括韓國總理在內的許多韓國官員認為,與日本競爭申辦權不可能成功,即便申請成功,舉辦奧運會所需的巨額資金將是韓國財政沉重的負擔[b],會使韓國經濟崩潰,因此都不支持申辦奧運會。漢城市長對此閉口不談,韓國奧委會委員對申辦奧運會也非常悲觀,認為在國際奧委會的82張選票中,韓國最多也就能獲得三四張。為保全面子,不在投票表決時輸的太慘,韓國文教部部長決定讓民間經濟界人士出任申辦促進委員會會長的職務,並指認擔任全國經濟人聯合會會長的鄭周永出任此職。[4]:190-192[1]:122-123

深知此事重要性的鄭周永很爽快地接受了任命,並迅速開始開展工作。為節約舉辦奧運會的經費,他決定把一些大學和城市的現有體育場館進行改造,作為奧運會的競技場。奧運村也採取先用後售,在環境優美的地方蓋小公寓,等奧運會結束後再出售給國民,不用政府出錢。他還把修地鐵和道路的費用從舉辦經費中去除,因為即便不辦奧運會,這些工程也是要進行的。他相信只要全體國民上下一心,共同為申辦奧運出把力,那就一定會成功。[4]:192-193[1]:124-125

為參加在德國巴登巴登舉行的申辦活動,鄭周永向漢城市和韓國總理申請了一個1.8億元的預算,用於佈置宣傳會場、製作宣傳電影和手冊等,但他們都表示無法支付這筆費用。無奈,鄭周永只好讓政府簽下借據,自己墊付。出發前,韓國政府向他推薦了參加申辦活動的人選,但他毫不客氣把那些只想出去遊覽、觀光的人員去除,換上自己認為有能力的人。9月,鄭周永一行先到了位於倫敦的歐洲奧委會總部,拜訪英國奧委會主席,接下來又在比利時參加了韓國的EC研討會,在盧森堡與詹姆斯皇太子共進晚餐,為申辦奧運做遊說工作,後到達巴登巴登。之前,鄭周永還下達命令動員現代公司法蘭克福分部的員工準備好了事務所。[4]:194-195[1]:124-126

為拉選票,日本向奧委會委員贈送了名貴手錶。於是,鄭周永提出以韓國奧委會委員金澤壽的名義向各位送花籃的建議,但金澤壽覺得這樣不和禮節。於是鄭周永索性以自己的名義給每個奧委會委員送上了花籃。第二天正式會議結束後,這些奧委會委員見到鄭周永後都向他表達對美麗花籃的感謝。一位委員還說:「我覺得您的東西比名貴的手錶更能表達一種友好的心意。」每天,鄭周永都與團隊召開晨會,佈置好每人每天的任務。大家開完晨會後就四處開展活動,宿舍、食堂,凡有奧委會委員出沒的地方,都積極去溝通交流。他還讓韓國館的工作人員穿上韓服,熱情接見每位奧委會官員,並贈送有韓國特色的紀念品。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形勢漸漸地向有利於韓國的方向發展。在投票的前一天,德國一家當地報紙評論說:「夏季奧運會非名古屋莫屬,而韓國代表自討沒趣,仍然在花冤枉錢。」但鄭周永確認經過9天的努力,漢城能拿到至少46票,那樣的話申辦權非漢城莫屬。最終,漢城以52票的結果戰勝日本名古屋成功拿下1988年奧運會的申辦權。[4]:195-202[1]:126-128

退休後

1987年2月,鄭周永將現代集團的體制由「會長——社長」制改為「名譽會長——會長——社長」制,將會長一職交給他的四弟鄭世永,自己退居二線擔任名譽會長。幾天後,他把已經擔任5屆長達10年的全國經濟人聯合會會長一職交給了LG集團會長具滋暻[5]:244[1]:142。退居二線後,他表示在後半生要「為社會、國家和民族做些事情」,「在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成為一個能有所貢獻的人」[5]:251

退休後的鄭周永經常來到瑞山農場。這個農場是他1982年投資6470億韓圓在忠清南道瑞山郡(現瑞山市)通過填海造田興建的。瑞山農場總面積4700萬坪,其中耕地3300萬坪,淡水湖1400萬坪,面積比韓國的金堤平原還要大。韓國是個國土面積狹小的國家,鄭周永投巨資填海造田旨在為子孫後代造福[4]:213-217[1]:113-116。一些人曾以破壞生態環境為由指責鄭周永的填海工程。但瑞山農場建成後,海岸出現了以前未曾有過的珍貴蜆子。韓國海岸警衛隊也開始在這裏守衛,防止非法捕蜆[4]:219。瑞山農場是現代化的農場,全機械化耕作,平均每人管理35萬坪的面積。1993年,鄭周永還在瑞山農場成立了峨山農業研究所,招聘農業科技人員從事農業技術的研發。他希望把瑞山農場建設成比美國加州產量還高的糧食生產基地[4]:218-219[1]:144

1989年1月6日,鄭周永應蘇聯工商會議所所長的邀請訪問蘇聯,探討西伯利亞開發問題[1]:150。蘇聯當時還未與韓國建交,鄭周永是首位訪問蘇聯的韓國企業家[3]:179。鄭周永與蘇聯簽署了成立「韓蘇經濟合作委員會」的意向書。1990年6月,鄭周永應蘇聯總統經濟特別助理彼得拉科夫的邀請再次訪問了蘇聯,雙方就蘇聯引入市場經濟體制等問題進行了探討。同年10月,鄭周永訪蘇時,受到了戈爾巴喬夫和蘇聯經濟決策人、蘇共第三號人物米德彼迪夫的接見,雙方就西伯利亞開發問題進行了探討。鄭周永還提出希望蘇聯能為促進朝鮮的繁榮與自由發揮積極作用,得到了戈爾巴喬夫的贊同。戈爾巴喬夫指示米德彼迪夫以他的名義向韓國總統盧泰愚發邀請,並派團參加將在漢城召開的韓蘇經濟協調委員會會議。一個月後,盧泰愚訪問蘇聯,兩國正式建立了外交關係。1991年3月,鄭周永再次訪問蘇聯,與俄國聯邦政府第一副總理就俄沿海地區經濟合作,俄石油開發等問題交換了意見,為韓國企業參與俄石油天然氣開發創作了條件。在莫斯科期間,他還與專程來訪的烏茲別克副總理商談開發石油等問題。[4]:246-249[1]:151-154

1998年10月鄭周永第二次通過板門店進入朝鮮
1998年10月鄭周永第二次通過板門店進入朝鮮

1989年1月23日,鄭周永應朝鮮勞動黨第四把手許琰的邀請訪問朝鮮,商談共同開發金剛山的事宜。期間,他還回故鄉通川郡祭祖,並看望了那裏的嬸嬸等親戚[4]:238-246[1]:145-149。他是首位訪問朝鮮的韓國企業家[11]:26-27。1998年6月16日,鄭周永帶着500頭黃牛和30多輛現代汽車從板門店越過軍事分界線進入朝鮮,開啟了著名的「黃牛外交」,成為朝鮮半島南北分裂後首位越過軍事分界線的民間企業家。訪朝期間,鄭周永與朝鮮方面交換了金剛山開發意向書,並促成了多項南北合作項目。法國著名社會學家吉·索爾曼通過衛星轉播看到鄭周永趕着500頭黃牛訪問朝鮮的盛況,不禁讚嘆道:「這是當今最高的前衛藝術」。同年10月27日,鄭周永再次趕着501頭黃牛經板門店訪問朝鮮。他說:「與前一次的500頭相加,正好是1001頭牛。這1001決不意為着結束,而是意為跨越千年之後,將要有一個新的開始。」金正日親自在鄭周永下榻的地方會見了他,確定了現代集團獨家開發金剛山和參與朝鮮各項大型開發項目的優先地位。此後,他還帶着鄭夢憲先後於1999年10月1日和2000年6月29日訪問朝鮮,受到金正日的接見。[1]:181-183

1992年1月1日,鄭周永在部署新一年工作的會議上向全體家族成員宣佈參加政治活動的決定。同年1月10日,他組建了建黨籌委會,發佈黨的綱領和發起人名單,成立統一國民黨[4]:304一個月後的2月8日,統一國民黨建黨大會隆重召開[1]:161。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統一國民黨就在韓國全國範圍內成立了48個地方黨組織,3月10日地方黨組織的數目就已經達到189個[1]:161[5]:269。鄭周永的新黨一成立就遭到了政府和輿論界,特別是執政黨的猛烈抨擊[5]:257。在政府的授意下,銀行拒絕給現代集團貸款,阻止其發現公司債券、在中介市場部按時返還收據等,出現了「現代危機說」。「如果統一國民黨失敗了,現代也就站不住」的說法也開始在現代集團內部流傳。許多現代員工在與政府或銀行辦事受冷遇後紛紛加入統一國民黨。曾宣稱「將與企業經營完全脫離關係」的鄭周永也在現代集團的社長團會議上說:「我為了國家而從事政治活動,請諸位儘量給予幫助」,並勸說現代的員工加入統一國民黨。蔚山地區現代集團工人的入黨率達到60%,在較短的時間內,統一國民黨的人數迅速增加到15萬人[1]:164-165。1992年3月24日,成立僅三個月的統一國民黨在韓國第十四屆國會議員選舉中獲得了31個席位,讓韓國政界為之一驚。5月15日,鄭周永在全黨代表大會上被推舉為統一國民黨總統候選人[4]:304-305。1992年12月18日,韓國舉行總統大選,金泳三獲勝成為韓國第14任總統。1993年2月,鄭周永辭去的國會議員的職務,並脫離統一國民黨[1]:166[5]:273-274

1996年,鄭周永的次子鄭夢九出任為現代集團的會長,鄭夢憲擔任副會長[1]:176。1997年12月,鄭周永最信任的五子鄭夢憲韓語정몽헌成為現代集團聯合會長,使現代集團內部出現夢九和夢憲兩個派別。2000年3月27日,鄭周永在現代總部大樓當着30多位高層管理人員正式宣佈鄭夢憲為現代集團唯一會長。鄭夢九在會上違心地表示會同弟弟合作。作為補償,鄭周永安排鄭夢九管理現代集團所有的汽車業務,同時任命鄭夢准掌管現代重工及其附屬子公司[6]:49-50

去世

自2000年8月以來,鄭周永因身體狀況多次被送進醫院。2001年3月21日晚上,鄭周永因老年疾病和肺炎逝世,走完了他86年的人生。韓國總統金大中等政界要人以及經濟界知名人士紛紛發唁電哀悼。韓國全國經濟人聯合會甚至要求為其舉行國葬。金正日派前朝鮮亞太和平委員會副委員長兼朝鮮勞動黨統一戰線部部長宋虎景率領弔唁團到韓國代表他弔唁並慰問了鄭周永家屬。[1]:184

公益事業

鄭周永是位大慈善家。據估計,他一生捐獻了10億多美元用於慈善事業。1997年,《福布斯》雜誌的一份調查表明,世界範圍內,鄭周永的慈善捐款規模僅次於沃爾特·丹內貝里英語Walter Annenberg(12億美元)和喬治·索羅斯(11億美元)。雖然他的財富較這兩位富翁少,但慷慨度卻毫不遜色。鄭周永通過峨山財團來支持公益事業。峨山財團創立於1977年,以鄭周永的出生地命名。他當時將自己所有的現代集團股份的一半捐獻給了峨山財團,此後還不斷以股票現金的形式向財團注人資金。在其創建後的20年內,峨山財團用於提高韓國貧困階層福利的支出就達7億美元,為缺醫少藥的鄉村建設了8家現代化的醫院。1989年,峨山財團開設了漢城規模最大、設施最先進的醫療中心,對窮人免費開放。此外峨山財團還開設了療養院、孤兒院和殘疾人護理設施,為單親母親提供支持、供獎學金幫助貧困失學兒童回到學校等。[3]:252-253

鄭周永還長期資助高等教育。1970年,他自出資金創建了蔚山大學。此外,他還向韓國各地大學捐贈建造大樓。其中他在梨花女子大學捐贈建造的工程樓是以培養女工程師為目的建造的。[3]:253

榮譽

家族

鄭周永夫婦與兒子夢允
鄭周永夫婦與兒子夢允

配偶及子女

  • 配偶:邊仲錫韓語변중석,1921年7月13日-2007年8月17日)
    • 長子鄭夢弼(정몽필,1936年-1982年):前仁川製鐵社長,在車禍中喪生。
    • 次子鄭夢九정몽구,1938年-):目前是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會長、現代汽車會長、起亞汽車會長。
      • 鄭義宣(정의선,1970年-):鄭夢九長子,目前是現代汽車副會長、現代製鐵副會長、韓國射箭協會會長。
    • 三子鄭夢根(1942年-):目前是現代百貨集團名譽會長。
      • 鄭志宣(정지선,1972年-):鄭夢根長子,目前是現代百貨集團會長。
      • 鄭敎宣(정교선,1974年-):鄭夢根次子,目前是現代百貨集團副會長。
    • 長女鄭慶姬(정경희,1944年-)
    • 四子鄭夢禹(정몽우,1945年-1990年):前現代鋁業會長,服毒自殺。
      • 鄭日宣(정일선,1970年-):鄭夢禹長子,現為BNG鋼鐵會長,是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成員。
    • 五子鄭夢憲(정몽헌,1948年-2003年):前現代集團會長、前現代峨山會長,跳樓自殺身亡。
    • 玄貞恩(현정은,1955年-):鄭夢憲的夫人,現任現代集團會長、現代電梯會長、現代峨山會長。
      • 鄭志伊(정지이,1977年-):鄭夢憲長女,曾於現代商船財務部工作,目前是現代UNI專務。
    • 六子鄭夢準정몽준,1951年-):新世界黨國會議員、現代重工業集團最大股東、FIFA名譽副會長、韓國足協名譽會長;前現代重工業會長、前FIFA副會長(1994年 - 2011年)、前韓國足協會長(1993年 - 2009年)、2002年世界盃組委會委員長。
    • 七子鄭夢允(정몽윤,1955年-):目前是現代海上火災保險公司會長。
    • 八子鄭夢一(정몽일,1959年-):前現代商業銀行和江原道銀行總裁 ,目前是現代企業金融會長。

兄弟姐妹及姪子外甥

  • 大弟鄭仁永(정인영,1920年-2006年):漢拿集團創辦人及名譽會長;原《東亞日報》記者,前現代建設社長,在離開現代集團後,他創辦了漢拿集團,並任會長。[12]
    • 鄭夢國(정몽국,1953年-):鄭仁永長子,前漢拿集團副會長、前韓民族學院(現漢拿大學)理事長,目前是MT實業會長。
    • 鄭夢元(정몽원,1955年-):鄭仁永次子,漢拿集團會長、漢拿建設會長、韓國冰球協會會長。
  • 二弟鄭順永(정순영,1922年-2005年):星宇集團創辦人及名譽會長;曾在現代建設工作,後來他大膽併購了現代水泥,形成星宇集團。
    • 鄭夢善(정몽선,1954年-):鄭順永長子,星宇集團會長、現代水泥會長。
    • 鄭夢錫(정몽석,1958年-):鄭順永次子,現代綜合金屬會長。
    • 鄭夢燻(정몽훈,1959年-):鄭順永三子,星宇電子會長。
    • 鄭夢鏞(정몽용,1961年-):鄭順永四子,星宇汽車會長。
  • 妹妹鄭熙永(정희영,1925年-)
  • 金永柱(김영주,1920年-2010年):鄭熙永的丈夫,韓國FLANGE工業名譽會長。
    • 金允洙(김윤수,1946年-):金永柱與鄭熙永的長子,韓國FLANGE工業會長。
  • 三弟鄭世永(정세영,1928年-2005年):現代產業開發集團名譽會長,前現代集團會長、前現代汽車會長。
    • 鄭夢奎(정몽규,1962年-):鄭世永長子,前現代汽車會長,目前是現代產業開發集團會長、韓國足協會長。
  • 四弟鄭信永(정신영,1931年-1962年):《東亞日報》記者,在西德攻讀經濟學博士學位時(同時擔任《東亞日報》特派記者)死於腸梗阻。鄭周永以其名字設立「信永研究基金會」[4]:55-59
  • 張貞子(장정자,1935年-):鄭信永的夫人,現代學院理事長。
    • 鄭夢爀(정몽혁,1961年-):鄭信永長子,目前是現代綜合商事會長。
  • 五弟鄭相永(정상영,1936年-):KCC集團創辦人及名譽會長。
    • 鄭夢進(정몽진,1960年-):鄭相永長子,KCC集團會長。
    • 鄭夢翼(정몽익,1962年-):鄭相永次子,KCC集團社長。
    • 鄭夢烈(정몽열,1964年-):鄭相永三子,KCC建設社長。

鄭周永是家中六男二女的長兄,除了上面介紹的五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外,還有一個妹妹是在北韓結了婚,卻英年早逝[4]:55

參見

注釋

  1. ^ 這是「現代」這一商號的首次,不過一般認為現代集團的母體是1947年5月成立的「現代土建社」[8]:33
  2. ^ 第23屆奧運會主辦城市加拿大蒙特利爾曾創下10億美元的赤字[1]:124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顧文州編著. 《汽車王國里的愚公鄭周永》. 北京: 中國社會出版社. 2014年12月. ISBN 9787508749600. 
  2. ^ (韓)朴正雄 著; (韓)朴東燮譯. 《鄭周永傳》. 青島: 青島出版社. 2004年1月. ISBN 9787543630208.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美)斯蒂爾斯 著; 范其駒 邱洪濤譯. 《韓國製造——鄭周永和現代集團的崛起》. 北京: 新華出版社. 2000年8月. ISBN 9787501149070.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4.20 4.21 4.22 4.23 (韓)鄭周永 著; 韓東吾等譯. 《我的「現代」生涯:鄭周永回憶錄》. 北京: 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1999年6月. ISBN 7-108-01308-8.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解力夫 安然 主編; 種昕 編著. 《財界總統——鄭周永》. 北京: 光明日報出版社. 1997年5月. ISBN 7-80091-966-8.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張光軍. 《韓國財團研究》. 廣州: 廣東世界圖書出版公司. 2010年11月. ISBN 978-7-5100-2850-2. 
  7. ^ Richard M. Steers. Made in Korea: Chung Ju Yung and the Rise of Hyundai. Psychology Press. 1999年: 225. ISBN 978-0-415-92050-6. (英文)
  8. ^ 8.0 8.1 劉洪鐘. 《韓國趕超經濟中的財閥制度研究》. 北京: 光明日報出版社. 2009年10月. ISBN 978-7-5112-0436-3. 
  9. ^ 楊真珍. 韓國汽車企業自主創新模式及對中國的啟示. 《改革與戰略》. 2012年第2期. 
  10. ^ 10.0 10.1 10.2 李東華著. 《韓國科技發展模式與經驗—從引進到創新的跨越》. 北京: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9年11月. ISBN 7-107-18312-5. 
  11. ^ 孫冀. 《韓國的朝鮮政策》. 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11年. ISBN 978-7-5161-0111-7. 
  12. ^ 漢拿集團名譽會長. 漢拿集團官網中文版.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09) (中文).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鄭周永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