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自宣言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三自宣言.

三自宣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三自宣言》(全称《中国基督教在新中国建设中努力的途径》),是一些中国基督教人士在1950年7月28日发表的公开宣言,宣言称“中国基督教教会及团体彻底拥护共同纲领,在政府的领导下,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中国基督教过去所倡导的自治、自养、自传的运动,已有相当成就,今后应在最短期内,完成此项任务。”[1]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从此正式开展。

沿革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便开始着手对国内的基督教教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在此前后,全国各地进行了土改运动和没收帝国主义财产的运动。在运动中,拥有一定房地产的宗教寺院教堂和会所也受到冲击。1950年春,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全国协会出版组主任吴耀宗涂羽卿邓裕志、艾年三及崔宪详等人组团走访各地教会。由于该团是由基督教中的政协委员召集,故吴耀宗为团长。4月吴耀宗等人又联同北京天津部分教会人士共19人(邓裕志刘良模涂羽卿崔宪详、艾年三、赵紫宸陆志韦江长川王梓仲、高凤山、庞辉亭、赵复三、凌俞秀霭、陈文润、刘维诚、杨肖彭、邓锡三、霍培修),与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举行三次会面,反映基督教面临的问题,并提交《关于处理基督教问题的初步意见》,请求共产党政府妥善处理[2]

周恩来指出:“基督教最大的问题,是它同帝国主义的关系问题。中国基督教会要成为中国自己的基督教会,必须肃清其内部的帝国主义的影响与力量,依照三自(自治、自养、自传)的精神,提高民族自觉,恢复宗教团体的本来面目,使自己健全起来。”[3]早前提交《关于处理基督教问题的初步意见》在吴耀宗倡导下进行修改,后改名呈交国务院批准。[4]

1950年7月28日,吴耀宗、中华基督教女青年会总干事邓裕志、北京燕京大学教授兼宗教学院院长赵紫宸、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全国协会事工组主任刘良模、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全国协会总干事涂羽卿、中华基督教会全国总会总干事崔宪详、北京燕京大学校长陆志韦等40名基督教人士联名发表《中国基督教在新中国建设中努力的途径》公开信,并征求各地基督教教徒签名[5][6]

宣言发表后,首批在宣言上签名表示支持的基督徒有1527位。《人民日报》在1950年9月23日全文刊登了《中国基督教在新中国建设中努力的途径》,后被称作《三自宣言》。同时发表社论《基督教人士的爱国运动》,指出:“这是基督教人士应有的使中国基督教脱离帝国主义影响而走上宗教正轨的爱国运动。”至1954年,签名赞成的基督新教徒已达40万人以上,支持人数占当时全国教徒的三分之二[7]。但也有一些有影响力的基督教领袖拒绝参加三自教会,后来很多人相继被捕入狱,如王明道

四川省的天主教神父王良佐亦认同《三自宣言》原则,并于1950年11月发表《天主教自立革新运动宣言》,为中国天主教确立“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方针奠下基础。

“三自”的概念

“三自”一词在十九世纪末就已经被使用,用以说明中国宣教运动的一个重要政策。简单来说,意思是中国的各教会不再从属于国外的基督教差会或罗马教廷

早期用的“自立、自养、自传”在其后简称“三自”,很多的中国教会都或多或少地使用这一政策。比如在1906年开始的中国耶稣教自立会,便主张“有志信徒,图谋自立、自养、自传……绝对不受西教会管辖”[8]。另一个代表是王明道建立的基督徒会堂。这些支持“三自”的教会可统称为中国自立教会

三自运动中的“三自”指“自治、自养、自传”,中国政府的诠释与三自教会的实际政策仍有争议性。政府的诠释为:

  • 自治,指教会内部事务独立于国外宗教团体之外。中国大陆天主教会自己选举出主教,并通过他们委任各教区的神职人员。中央政府宗教事物部门负责管理。
  • 自养,指教会的经济事务独立于政府财政和国外宗教团体之外。不接受外国宗教团体的资助,也不接受来自外国的捐款。国家财政不设立专门的预算用于促进宗教事物,各地方政府也不参与宗教活动。
  • 自传,指完全由本国教会的传道人传教和由本国教会的传道人负责解释教义。一切来自境外的传道士,神职人员都被认为是非法行为。政府规定,教会各级教士不得探访居民区和行政区域的居住区传道。

宣言所产生的影响

本着三自原则的概念,中国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信徒完全隔离于一切中国以外的宗教组织和团体。中国政府对外国宗教团体和机构的任何试探性接触,态度都是一概拒绝。直到中国实行开放政策之前,国内绝大部分的基督徒都在本地教会参与崇拜活动。

促使地下教会产生

三自宣言以后,中国各地教会成员陆续加入三自教会,不认可三自的教会则被政府视为非法,遭到取缔。于是继续抵制三自或是之后推出三自的教会陆续被破坏或者转入地下。随着中国逐步开放门户,外国人进入中国的渠道简化不少,很多西方的宗教机构便开始尝试联系中国内地的信徒。对于罗马天主教,教士阶层虽拥有某些特权,但其地位低于教皇和本地机杼,亦唯有教皇才可以委任教士和行按手礼[9]。教皇作为信徒的领袖,一些天主教徒[谁?]无法接受承认中国本地主教而不承认罗马天主教机杼的做法。而基督新教方面,一个教会组织的自立程度不是一个原则性的神学问题,但一些信徒[谁?]认为三自教会接受政府领导,便已不是真正的自立。

中国三自教会的神学理论被很多人认为是属于自由派神学(三自教会自己不使用这种分类法),与福音派神学有很大的差别。不同意三自教会的信徒不少参加地下教会,但地下教会是违反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各项宗教活动管理条例的。

对基督教会发展的影响

虽然传福音对于基督徒来说十分重要,但由于共产党政府是禁止公开传教,亦不允许教会随意发行出版物,所以中国大陆很难看到教士在街上传道,而宗教出版物在数量和种类上也远不及西方国家。由于政府的意识形态和执政党的指导思想是趋向于唯物主义无神论,所以有神论要么被看作唯心主义,要么就是迷信思想。[10]由于所有的共产党员都不能有其它宗教信仰,所以以共产党员为主体的、信仰无神论的政府不会去主动促进宗教的发展。

发起人背景

《三自宣言》的40名发起人中,其中属于基督教青年会和女青年会者达到10人,占总数的1/4。在神学立场方面,只有陈崇桂一人属基要派。各发起人背景如下[11]

  • 各大基督新教宗派
    • 中华基督教会:全国总会总干事崔宪详、广东协会总干事、广州锡安堂主任胡翼云[12] 、广东协会总干事、广州仁济堂主任牧师汪彼得、广东协会干事、广州惠爱堂主任牧师招观海、
    • 中华基督教卫理公会:华北年议会监督江长川(华北基督教协合会主席)、福州年议会宗教教育总干事丁先诚、福州华南区教育委员会总干事陈芝美、上海卫理公会牧师吴高梓
    • 浸礼会:上海怀恩堂牧师戚庆才、中华基督教浙沪浸礼议会总干事鲍哲庆
    • 循道公会:湖北教区主席萧国贵、华南教区主席熊真沛[13]
    • 公理会:北京公理会牧师王梓仲(华北基督教协合会总干事)、庞之焜
    • 中华信义会:上海信义会牧师艾年三
    • 中华基督会:南京中华基督会总干事邵镜三
    • 基督教公谊会:上海基督教公谊会主席黎照寰
  • 联合机构
    • 中华基督教协进会:干事林永俣、缪秋笙、医事委员会干事王吉民

参考文献

外部链接

参见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三自宣言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