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顿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冒顿.

冒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冒顿
冒顿
一个想象中的冒顿单于雕像,现存于土耳其
统治前209–前174
前任头曼
继任老上单于
出生内蒙古地区
逝世前174年
内蒙古地区
父亲头曼

(?-前174年),挛鞮氏[1],于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发动兵变,杀父头曼而自立。冒顿认为领土乃国家之根本[2],随后便开始了他的扩张,亦为匈奴帝国打下基础,并设置一些基本的军事、内政的官僚机构[3]

冒顿单于chán yú之名,在中古汉语当中的发音,有可能是国际发音:[mək-twən][4],由此反推,其名字的发音在上古汉语中,有可能类似于*baγtur。*baγtur和在后世中亚语言中意为“英雄”的字眼baγatur可能有关。[4]此字第词源不详,,但其第一部分,很有可能源自伊朗语支中意为“神”或“主子”的字眼*baγ,而这字眼也见于后世许多中亚人士的头衔当中。[4]Clauson则声称此字是匈奴语的固有单词。[5]

土耳其语常见的男性姓名Metehan,其名字意为“勇敢的”或者“英雄”的第一部分mete-可能源自冒顿单于的名字。[原创研究?]

出生至即位

冒顿原为其父头曼之太子,后头曼欲废冒顿,立其继室阏氏之子为储君,遂将冒顿送到月氏去充当人质后,头曼就攻打月氏。月氏国打算杀掉冒顿的时候,冒顿偷得月氏的良马才侥幸逃回匈奴本部。[6]

头曼看到长子冒顿逃脱,认为冒顿很勇敢,就让他统领一万名骑兵。冒顿就此私下训练军队,并以响箭约束部下,当他的响箭射向何处,部队即射向何处,不从者斩。冒顿打猎鸟兽,发现有士兵不随响箭齐射,立刻就地正法。不久之后,他以响箭射杀自己的一匹千里马,不从者又被斩杀。后来冒顿又以响箭射了自己的一名爱妾,不从者又被斩杀。冒顿有一天以响箭射了父亲的爱马,至此,士兵已经不敢不听冒顿命令了。于是一次与头曼外出打猎,冒顿即将响箭射向头曼,部队弓箭齐发,射死头曼,冒顿又立刻杀死后母、幼弟及不服他的大臣,夺取了单于之位。

称霸草原

冒顿即位之后,强大的邻族东胡想试试他的能耐,东胡决计先礼后兵,派使者来向冒顿索要千里马一匹。冒顿的大臣认为千里马是匈奴的宝贝,不能送给他人,但是冒顿却同意了。东胡得寸进尺,认为冒顿是惧怕东胡的威势,再次向冒顿索要他的一名阏氏,冒顿的大臣认为单于的爱妾,不能赠送他人,但是冒顿又同意了。东胡日益轻慢骄纵,第三次向冒顿索要一块一千里地的无人地带,冒顿问计于群臣,部分大臣有了上两次的教训和经验,便同意将土地赠送给东胡,但是冒顿却否决了,大怒说道:“土地乃国之根本,怎么能随随便便送人!”下令斩杀同意的大臣,肃清内部,做好思想统一工作之后,他便跨上战马,出征东胡。东胡因为一直毫无戒备,兵临城下才知道为时已晚,于是东胡自此被灭亡,民众、牲畜和其他物产全部被掳走。冒顿乘胜发兵,向西驱逐走月氏,向南吞并楼烦等部落,又收复了被秦国蒙恬夺取的匈奴领地,占领了汉朝北部的部分地区,经过一系列的大征伐,北方各族无不臣服匈奴,至此,冒顿雄踞大漠南北,直接威胁中原。统一了现在的蒙古草原,建立了强大的匈奴帝国。匈奴帝国疆域十分广阔,疆域最东达到辽河流域,最西到达葱岭(现帕米尔高原),南达秦长城,北抵贝加尔湖一带。这也是匈奴帝国史上最强大的时期。

匈奴帝国图
匈奴帝国图

汉高祖白登之围

冒顿统一草原之后,随即出兵征伐汉朝。当时汉朝刚刚统一,刘邦将韩王信迁徙到北方,加强边防。韩王信的军队经受不住冒顿骑兵的轮番攻击,投降了匈奴成员叛军。冒顿得到韩王信的军队,便继续南下,围攻太原,刘邦则因为此事御驾亲征反击。冒顿派左贤王右贤王各带一万多骑兵与王黄等屯兵广武(山西省代县西南阳明堡镇)以南至晋阳一带,企图阻挡汉军北进。汉军乘胜追击,在晋阳打败了韩王信与匈奴的联军,乘胜追至离石(今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再次击败韩匈联军。冒顿再次在楼烦西北集结兵力,被汉骑兵部队击溃。由于汉军节节胜利,刘邦到达晋阳后,听说匈奴驻兵于代谷(今山西省繁峙原平一代),派十多批使节出使匈奴,匈奴故意将精锐部队隐藏,将老弱病残列于阵前。十几批使臣回来,都说匈奴残弱,可以攻击,刘邦率骑兵先到达平城(今山西省大同市以北),于是命令周勃攻打东南的楼烦三座城池后再与主力会合,作为后援,虽说刘邦镇守白登山被围7日,后来正如刘邦所料,也是周勃给刘邦解围,根据《史记.夏侯婴传》,汉军解围后,与匈奴还有战斗追击冒顿“复以太仆从击胡骑句注北,大破之。以太仆击胡骑平城南,三陷陈,功为多,”可见最后汉军应是至少战术上取得胜利。

求婚吕后

冒顿在刘邦死后继续骚扰汉匈边境。刘邦死后,甚至写国书给吕后说:“我是孤独寂寞的君主,生在沼泽,长在牧养牛马的草原,我多次到边境来,希望能到中原游览一番。陛下独立为君,也是孤独寂寞,一个人居住,我们两个寡居的君主都很不快乐,无以自娱,还不如我们两人互相交换,用自己有的东西,来交换自己没有的东西。”言辞露骨,等于对吕后性爱邀约,吕后读信之后大怒,认为自己受到了极大的挑衅和侮辱,准备杀掉匈奴使者,发兵征讨匈奴。这时候季布劝阻作罢,称匈奴这种蛮夷就如同禽兽,不值得为他的话动怒,应该冷静,不该发兵。吕后冷静地让张泽给冒顿回了一封信:“单于没有忘记敝国,还赐给我们书信,我们诚惶诚恐,我年老气衰,头发、牙齿都已脱落,走路也不稳,不值得单于为我屈尊玷污自己,敝国没有什么罪过,希望单于宽免了这个要求罢。”然后继续送给冒顿车、马等贡品。冒顿阅读完信后,认为吕后非寻常人物,于是收敛起来,回赠礼物,正式答应和亲。吕后死后,冒顿继续多次出兵骚扰汉朝。汉文帝前元三年(前177年)时,他曾派右贤王袭扰汉朝的边境,但被灌婴率领骑兵打退。

去世

公元前174年,冒顿去世,子稽粥继承为单于,号老上单于

评价

娄敬:冒顿杀父代立,妻群母,以力为威,未可以仁义说也。

吕谄谀:且以汉祖英雄,犹输货于冒顿;神尧武略,尚称臣于可汗。

苏辙:“古者匈奴之强,不过冒顿,当暴秦刻剥,刘、项战夺之后,中国溘然矣。”

叶适:以汉髙灭秦、项之威,而匈奴项领,受围平城。光武百战百克,遂定海内,而卢芳连胡扰边,终其身不能屈。

谈迁:冒顿虽强,终以阏氏解白登之围。

蔡东藩:冒顿之谋狡矣哉!怀恨乃父,作鸣镝以令大众,射善马,射爱妻,旋即射父。忍心害理,不顾骨肉,此乃由沙漠之地,戾气所锺,故有是悖逆之臣子耳。至若计灭东胡,诱困汉祖,又若深谙兵法,为孙吴之流亚。彼固目不知书,胡为而狡谋迭出也?高祖之被困白登,失之于骄,若非陈平之多谋,几致陷没。骄兵必败,理有固然。然冒顿能出奇制胜,而卒不免为妇人女子所愚,百炼钢化作绕指柔,甚矣,妇口之可畏也!

参考资料

  1. ^ 汉书.匈奴传》:单于姓挛鞮氏
  2. ^ 东胡使使谓冒顿曰:“匈奴所与我界瓯脱外弃地,匈奴非能至也,吾欲有之。”冒顿问群臣,群臣或曰:“此弃地,予之亦可,勿予亦可。”于是冒顿大怒曰:“地者,国之本也,柰何予之!”诸言予之者,皆斩之。《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
  3. ^ 置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左右骨都侯。匈奴谓贤曰“屠耆”,故常以太子为左屠耆王。自如左右贤王以下至当户,大者万骑,小者数千,凡二十四长,立号曰“万骑”。诸大臣皆世官。呼衍氏,兰氏,其后有须卜氏,此三姓其贵种也。诸左方王将居东方,直上谷以往者,东接秽貉、朝鲜;右方王将居西方,直上郡以西,接月氏、氐、羌;而单于之庭直代、云中:各有分地,逐水草移徙。而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最为大,左右骨都侯辅政。诸二十四长亦各自置千长、百长、什长、裨小王、相、封都尉、当户、且渠之属。《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
  4. ^ 4.0 4.1 4.2 Beckwith 2009,第387页
  5. ^ Clauson, Gerard: An etymological dictionary of pre-thirteenth-century Turkish, Clarendon Press (Oxford), 1972. Entry: Bagatur
  6. ^ 史记·匈奴列传第五十》:单于有太子,名冒顿。后有所爱阏氏,生少子。而单于欲废冒顿而立少子,乃使冒顿质于月氏。冒顿既质于月氏,而头曼急击月氏,月氏欲杀冒顿。冒顿盗其善马骑之,亡归。
前任:
头曼单于
匈奴单于
前209年-前174年
继任:
老上单于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冒顿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