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希腊语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原始希腊语.

原始希腊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由于翻译品质不佳而需要重新翻译。 (2015年8月19日)翻译者可能不熟悉中文或原文语言,也可能使用了机器翻译,请协助翻译本条目或重新编写,并注意避免翻译腔的问题。明显拙劣的机器翻译请改挂((d|G13))提交删除。

原始希腊语(Proto-Greek、Proto-Hellenic)是假定的所有已知希腊语变体的最近公共祖先,包括了迈锡尼语,古希腊语方言如雅典-爱奥尼亚方言, 伊欧里斯方言,多利亚方言和西北希腊方言,和最终的通用希腊语现代希腊语。多数学者还包括进片段的古马其顿语,要么作为早期的原始希腊式语言的后代,或者通过定义把它与原始希腊语的后代一起包括为希腊式语言和/或希腊方言。

原始希腊语可能在公元前3千年后期使用,最可能在巴尔干。统一的原始希腊语由于希腊人迁徙而终结,讲迈锡尼语前身的人在要么大约公元前21世纪要么最晚公元前17世纪进入了希腊半岛。他们分离于在大约一千年后进入希腊半岛的讲在某些方面更加古老的方言的多利亚希腊人(参见多利亚人入侵、希腊黑暗时代)。

原始希腊语的演化应当考虑到难于划分单独语言之间边界的早期的古巴尔干语言联合体背景。对词首喉音使用增补元音的希腊表示也特征性的共享于亚美尼亚语,它还共享其他一些希腊语语音和构词特性。亚美尼亚语和希腊语的密切关系体现的了颚-咝音同言线并系群本质。

古希腊语吠陀梵语之间的密切相似性暗示了原始希腊语和原始印度-伊朗语二者仍要么非常类似于后期原始印欧语,这将把后者置于在公元前4千年后期的某个地方,要么类似于后-原始印欧语的希腊-雅利安原始语言。希腊-雅利安语在语言学家中少有支持,因为希腊语和印度-伊朗语的地理和时间分布二者都非常适合原始印欧语起源的库尔干假设。

语音

希腊语是颚音语言,这就能在咝音化之前放置一个可能的希腊-雅利安原始语言,使它等同于后期原始印欧语。原始希腊语看起来受到咝音群组的颚音化特征的一般趋势的影响,证据是(后迈锡尼语的)在 ε 之前的唇化软颚音到齿音的变更(比如 kʷete “和”),但是咝音化的影响只在它已经失去了颚化软颚音之后才到达希腊语(就是说在它已经变成颚音语言之后)。

原始希腊语变更

把原始希腊语从原始印欧语分离出来的主要语音变更包括:

  • 元音间 /s//h/去口音化
  • 浊送气音的清化。
  • 送气音的异化(格拉斯曼定律),可能在后迈锡尼语中。
  • 词首 j- (不是 Hj-) 被强化为 dj- (后来 ζ-)。

元音前 *s 的消失未全部完成,著名证据有 συς“播种”、δασυς“密”;συν“同”是另一个例子,把原始印欧语 *kom(拉丁语 cum,原始希腊语 *kon)浸染为荷马式希腊语/古雅典方言的 ξυν

在原始希腊语和麦锡尼语之间的语音变更包括:

  • 词尾塞音消失;词尾 /m//n/
  • 音节主音 /m//n//am/, /an/共鸣音前;否则变为 /a/
  • 在元音之间和最初在辅音前的喉音的元音化,分别从 h₁, h₂, h₃ 变为 /e/, /a/, /o/
  • 序列 CRHC (C = 辅音,R = 响音,H = 喉音)分别从 H = h₁, h₂, h₃ 变成 CRēC, CRāC, CRōC
  • 序列 CRHV (C = 辅音,R = 响音,H = 喉音,V = 元音) 变成 CaRV
  • σ 在辅音簇中消失,带有前面元音的增补延长: εσμιημι
  • 辅音簇中次生 σ 的建立,ντιανσα。咝擦音化 τισι 只出现在南部方言中。

这些声音变更已经在迈锡尼语中完成了。

后续语音变更

自从原始希腊语以来的影响大多数或所有古希腊方言的语音变更有:

  • 音节主音 /r//l/迈锡尼希腊语和伊欧里斯希腊语中变为 /ro//lo/;其他方言中为 /ra//la/,但在响音前和类似情况下变为 /ar//al/。例如原始印欧语 *str-to- 变为伊欧里斯语的 στροτος,其他方言为 στρατος“军队”。
  • 来自最初的 /s//h/ (除了词首的)和 /j/ 消失。比如: τρεις“三”来自 *trejes;多利亚语 νικᾱς“有征服”来自 νικαͱας 而它又来自 νικασας
  • 在很多方言中 /w/ 消失(在 /h//j/ 消失之后)。比如: ετος“年”来自 ϝετος
  • 唇化软颚音消失,它们(多数)转换成了唇音,有时转换成齿音或软颚音。
  • /h//j/ 的消失(和较小程度上 /w/ 的消失)所导致的临近元音的收缩;在雅典希腊语中比其他方言更多见。
  • 由于收缩和特定其他原因而出现了独特的扬抑音高重音
  • 音高重音限制于最后三个音节,并带有各种进一步约束。
  • /s/ 前的 /n/ 的消失(在克里特希腊语中不完全),带有前面元音的补偿性延长

注意 /w//j/ 在跟随在一个元音后并不前导于元音的时候,在早期与这个元音合并形成双元音并因此未消失。

在辅音后的 /h//w/ 的消失,经常伴随著前面元音的补偿性延长。在辅音后 /j/ 的消失伴随著大量的复杂的变化,包括前面元音的双元音化或对直接前导辅音的颚音化或其他变化。例如:

  • /pj/, /bj/, /phj//pt/
  • /lj//ll/
  • /tj/, /thj/, /kj/, /khj//s/ 在跟随在辅音后的时候,否则 /sː//tː/ (雅典语)
  • /gj/, /dj//zd/
  • /mj/, /nj/, /rj//j/ 在辅音前换位(transposition)并与前面元音形成双元音
  • /wj/, /sj//j/,与前面元音形成双元音

元音收缩的结果随不同的方言而不同因而复杂。这种收缩出现在大量不同的名词和动词类的词形变化中,这是古希腊语语法中最困难的部分之一。它们在一大类“收缩动词”中特别重要,即从结尾为元音的名词或形容词形成的名词派生(denominative)动词。(事实上,收缩动词在现代希腊语中的反映 — 就是说演化自古希腊语收缩动词的动词集 — 表现为在这门语言动词的两大主要类别之一。)

构词

名词

原始印欧语与格、工具格、和方位格融合为一个单一与格。某些词尾革新了(与格复数 -σι 来自方位格复数 -συ)。

主格复数 -οι, -αι 替代了后期原始印欧语-ōs, -ās

-τατος 上的最高级变得多产。

来自底比斯泥板的特殊间接(oblique)词干 γυναικ-“女性”经检验可能是原始希腊语;至少看起来 γυναι- 也出现于亚美尼亚语中。

代词

建立了代词 ͱουτοςεκεινοςαυτος。使用 ͱο, ͱᾱ, τον 作为冠词是在后麦锡尼语中。

动词

在希腊语和密切相关的弗里吉亚语之间的同语线是希腊语中间语态的 ρ-结尾的缺失,显然在原始希腊语中就已消失了。

原始希腊语继承了前增(augment),到动词形式的一个前缀 έ- 表达过去时。这个特征只共享于印度-伊朗语言和弗里吉亚语(和某种程度上的亚美尼亚语),提供了对“希腊-雅利安语”或“内原始印欧语”的某种支持。但是前增下至荷马时代仍是可选的,可能与原始语言中意味著“以前”的自由句子小品词没有区别,它轻易的在多数其他分支中丢失了。

第一人称中间语态动词词尾 -μαι, -μᾱν 替代了 -αι, -α。第三人称单数 φερει 是通过类比的创新,替代预期的多利亚方言 *phereti, 爱奥尼亚方言 *pheresi (来自原始印欧语 *bʱéreti)。

创立了将来时,包括将来被动语态,还有不定过去时被动语态。

后缀 -κα- 被附加到某些完成时和不定过去时。

建立了使用 -εͱεν-εναι-μεν 的不定词。

数词

  • 1: 主格 *hens,属格 *hemos;阴性 *mʰiā (→ Myc. ε-με /hemei/(与格); Att./Ion. εἷς (ἑνός), μία, ͱεις (ͱενος), μια)。
  • 2: *duwō (→ Myc. δυ-ϝο /duwō/; Hom. δύω, δυω; Att.-Ion. δύο, δυο)
  • 3: 主格 *trees, 宾格 *trins (→ Myc. τι-ρι /trins/; Att./Ion. τρεῖς, τρεις; Lesb. τρής, τρε̄ς; Cret. τρέες, τρεες)
  • 4: 主格 *kʷetwores,属格 *kʷeturōn (→ Myc. ϙε-το-ρο-ϝε /kʷetrōwes/“四耳”; Att. τέτταρες, τετταρες; Ion. τέσσερες, τεσσερες; Boeot. πέτταρες, πετταρες; Thess. πίτταρες, πιτταρες; Lesb. πίσυρες, πισυρες; Dor. τέτορες, τετορες)
  • 5: *penkʷe (→ Att.-Ion. πέντε, πεντε; Lesb., Thess. πέμπε, πεμπε)

原始希腊语例子

  古希腊语 原始希腊语
Schwyzer,1939 现代
荷马奥德赛》1.1 (爱奥尼亚希腊语,公元前8世纪) Ἄνδρα μοι ἔννεπε,Μοῦσα,πολύτροπον ανερα μοι ενσεπε (-τε),μοντϳa (μωντϳα?),πολύτροπον *anerã moi enʰekʷet,montˢa,polutrokʷon
柏拉图苏格拉底的申辩》 (雅典希腊语,公元前4世纪早期) ὅτι μὲν ὑμεῖς,ὦ ἄνδρες Ἀθηναῖοι,πεπόνθατε ὑπὸ τῶν ἐμῶν κατηγόρων,οὐκ οἶδα· ἐγὼ δ’ οὖν καὶ αὐτὸς ὓπ’ αὐτῶν ὀλίγου ἐμαυτοῦ ἐπελαθόμην,οὕτω πιθανῶς ἔλεγον. καίτοι ἀληθές γε ὡς ἔπος εἰπεῖν οὐδὲν εἰρήκασιν ϝοττι μᾱν (?) υμμε,ω ανερες Αθᾱναιοι,πεπᾱσθε υπο κατᾱγορων μεο,ου ϝοιδα· εγω δε εον (?) κ. α. υ. α. ολιγοιο εμεο αυτοιο επελαθομᾱν,τως ( *τω) πιθανως (-ω) ελεγοντ. κ. αλᾱθες γε ὡς ( ὡ) ϝεπος ϝειπεεν ( ϝευπ.) ουδε ἑν ϝεϝρηκᾰτι *çokʷid mān umʰe. ō aneres Atʰānaïoi,pepãstʰe upo katāgorōn meho. oϳu woida; egō de ōn kai autos up’ autōn oligoço emeho autoço epi latʰomān,tō pitʰanō elegont. kai toi ãlātʰes ge çō wekʷos wewekʷehen oude hen wewrēkãti
主祷文》,《马太福音》6:9(叙利亚希腊语,公元1世纪晚期) πάτερ ἡμῶν ὁ ἐν τοῖς οὐρανοῖς,ἁγιασθήτω τὸ ὄνομά σου πατερ αμμεων ὁ (τοισι) ορϝανοισι (分别单数) (ἁγιον αγνον εστωδ) ενυμα τϝεο *pater ãmʰōn ho worʱanoihi,çagion estōd enumã tweho

参见

参考文献

  • Beekes, Robert S. P. Comparative Indo-European Linguistics.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1995. ISBN 90-272-2150-2. 
  • Buck, Carl Darling. Comparative Grammar of Greek and Latin.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33. ISBN 0226079317. 
  • Fortson, Benjamin W., IV. Indo-European Language and Culture. Blackwell Publishing. 2004. ISBN 1-4051-0316-7. 
  • Sihler, Andrew L. New Comparative Grammar of Greek and Lati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ISBN 0-19-508345-8.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原始希腊语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