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神庙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古希腊神庙.

古希腊神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希腊神庙古希腊语ὁ ναόςho naós,“居所”;语义有别于拉丁文templum以及英文“temple”(“神庙、寺庙、庙宇”),也名为希腊神殿。在古希腊宗教中的希腊圣所内是为安座众神神像的神圣建筑结构。神庙内部不是做为集会的空间,因为奉献给诸尊神明的供奉与仪式是在神庙外面举行得。神庙常常必须使用到祈愿奉献物(Votive offering英语Votive offering)。在希腊建筑中祂们是具有很重要的地位以及很广泛普及的建筑形式。此外西亚以及北非希腊化时代中的王国,一座神庙搭建完成的宗教意向通常是为了延续遵循著当地的文化传统。甚至连在当地的一个希腊人所受到当地文化的影响力也是明显可见得,像这样的建筑结构一般认为是与希腊神庙分属不同的建筑系统。这些不同于希腊神庙建筑采纳的典范方面,譬如说,关于希腊─帕提亚(Graeco-Parthian)以及巴克特里亚的神庙即是,或是关于埃及托勒密时代的神庙之典范,埃及托勒密时代的神庙祂是遵循古埃及宗教(Ancient Egyptian religion)的传统。还有一个重点是很多传统的希腊神庙方位都是朝向著东方的天象。[1]

早期的排档间饰(metope)横饰带浮雕,现今珍藏于帕埃斯顿(Paestum)的博物馆。
早期的排档间饰(metope)横饰带浮雕,现今珍藏于帕埃斯顿(Paestum)的博物馆。

概述

地理环境

座落在塞吉斯塔(Segesta)的赫拉神庙,西西里岛。
座落在塞吉斯塔(Segesta)的赫拉神庙,西西里岛

希腊大陆本土以及环爱琴海一带各个岛屿皆属于多岩石的地形,这地区还伴随著极为曲折的海岸线在一起,并且加上崎岖的山脉几乎是没有丰沛的森林覆被著。也因此在这里最直接方便且合宜的建筑材料即是石材了。石灰岩在当地是容易取得并且易于用做建筑神庙的。在希腊大陆与爱琴海诸岛还蕴藏著丰富的高品质白色大理石,尤其是在帕罗斯岛(Paros)与纳克索斯岛(Naxos)两地。无论是在神庙建筑或是雕塑,这种有细密纹理的白色大理石建材,对于其细节的精确度与缜密性而言是起著主要的影响因素,这项特质使得古希腊神庙建筑增色不少。优质的陶土矿藏也被发现在整个希腊和爱琴海群岛上,而且主要的矿藏是靠近雅典一带。这种陶土不仅可以用于陶器的制作,而且还用于神庙屋顶瓦片以及建筑装饰方面的营造。

希腊地区是属于海洋气候,既有冬季的寒冷又有夏季的炎热并且由海风进行了适度的调节作用。这天候因素也导致了希腊人的生活方式呈现出一种现象,即许多活动都是在户外举行得。因此希腊神庙往往是被安置在山顶上得,祂们的外观被设计成作为一种宗教集会与游行的视觉焦点,古希腊神庙邻近的建筑规画也会有剧场、浴场、竞技场的相关设置,其中以剧场的设置而言通常藉以自然造成的斜坡场地辅之以建筑上的工程增进,是露天的阶梯式广场而非覆盖性的建筑物。由柱廊环绕的神庙、或者是周围的庭院提供了防护炎炎夏日的酷晒以及冬季时骤然发生的暴风雨之遮蔽处。

希腊神庙的明亮色调之设计可以说是古希腊建筑学上最独特的发展特征中之一项重要因素。神庙建筑的明亮色调搭配使整个神庙看起来相当光辉明亮,既有天空生动的蔚蓝又有大海鲜明的湛蓝一般。以灰白色的石头显露在海滨的视觉艺术工法,其明晰的光线与锐利的阴影提供了建筑景观细节方面的精确感。这种光线色调上的明晰度是伴随著希腊地区在阴霾季节期间轮流产生光线上的颜色变化。在这样特征的生活环境中,古希腊时代的建筑师在营造神庙建筑时,他们在细节上的精确度是让人感到最醒目的一项艺术成就。闪闪发光的大理石表面为光滑的、具弧形曲线、有凹槽的状态,或是雕刻华丽的情形都是能反映阳光照射时对光线造成的色调变化,这种大理石所投射出的阴影等级和颜色变化乃是伴随著白昼之明光而呈现出千变万化的美丽姿态。

建筑沿革大要

建筑构件图。
建筑构件图。

西元前九世纪到西元前六世纪之间,古希腊神庙的发展由小型泥砖(mudbrick)建筑结构进入到非凡的双门廊大型神殿,通常高度可达到大于20米(不包含屋顶的部分)的范围。风格上,希腊神庙祂们是由明显的地区性之柱式(architectural orders)特色来主导建筑结构。原本,在一开始只有多立克柱式(Doric order)和爱奥尼柱式(Ionic order)两种特色之间的分别,而关于科林斯柱式(Corinthian order)则在西元前三世纪晚期为希腊建筑提供了第三种柱式风格之选择。许多不同的建筑平面图也被发展出来了,祂们各自的上部构造都可以结合不同的柱式。从西元前三世纪起,大型神庙的建筑变得不太常见;在西元前二世纪短暂的蓬勃发展之后,在西元前一世纪大型神庙建筑几乎全部不再见到了。此后,唯有小型神庙建筑是最新开始发展的,古老的神庙则继续进行翻新或者(如果尚未完成的话)完成竣工。

希腊神庙是按照固定的比例进行设计和建造,大多是以圆柱底下部位的直径或是以地基水平面的大小来决定。近乎严格的数学运算之基本设计从而由视差矫正方面达到了减轻的效果。尽管希腊神庙仍然普遍存在理想化全部白色的形象,希腊神庙原本是有著以颜色的,以便使明亮的红色和蓝色对比著白色建筑石材或是斯达科(stucco,或称灰泥)。许多精心建造的神庙在浮雕山形墙雕塑(pedimental sculpture)上面配置了许多丰富人物形象装饰。神庙的建构通常是经希腊城邦(polis)或是由圣所的行政部门来规划与资助的。个人性质的建造神庙方面,尤其是希腊化时代的统治者,也可能赞助这样的建筑。在希腊化时代晚期中,他们金融财富的递减,随著这局势的发展希腊世界纳入罗马国境里,罗马的官员和统治者接任成为神庙的赞助者,导致希腊神庙建构的结束。新建造的神庙此刻成为罗马建筑的传统,罗马神庙英语Roman temple,尽管祂是受到希腊神庙的影响,但主旨在于罗马神庙是朝著不同的目标和追求不同的审美原则。(为了方便对照,请参阅另一篇条目英语Roman temple

主要的神庙建筑是座落在一个较大的管辖区域或者是神庙区英语temenos(temenos)之中,通常是被庙宇庭院英语peribolos(peribolos)的围栏或者是墙所围住;整体上通常被称为一个“圣所(sanctuary)”。雅典卫城就是最著名的范例,虽说在那里建造一座神庙之前,这里似乎是以墙围绕的堡垒。这可能还包括许多附属建筑、圣林英语sacred grove或是泉水、献给神灵的动物们,以及有些时候因为法律因素留而在圣所的人,其乃是有些神庙会提供对这方面人士的庇护,例如逃亡的奴隶。[2]

发展

一座典型的多立克神庙模型,其复刻于位在埃伊纳岛(Aegina)的阿法埃娅神庙(Temple of Aphaia),现今珍藏于慕尼黑的古代雕塑展览馆。
一座典型的多立克神庙模型,其复刻于位在埃伊纳岛(Aegina)的阿法埃娅神庙(Temple of Aphaia),现今珍藏于慕尼黑古代雕塑展览馆
伊斯米亚神庙(英语:Temple of Isthmia)(Temple of Isthmia),希腊。兴建于西元前690年~西元前650年之间。
伊斯米亚神庙英语Temple of Isthmia(Temple of Isthmia),希腊。兴建于西元前690年~西元前650年之间。

起源

迈锡尼中央大厅(Megaron,又称大殿,西元前十五到十三世纪)是古风时代晚期与古典时代希腊神庙的前身,但希腊的黑暗时代中的建筑变得更小并且很少有巨型神庙了。[3][4] 西元前十世纪与西元前七世纪希腊神庙建筑发展的基本原则他们已在这时开始扎下基础了。在祂最简单的形式里是作为内殿英语Naos (shrine)(naos),这神庙乃为简单的矩形神龛伴随著突出的侧壁(建筑学专门术语作:anta,复数形态为antae;汉译为壁角柱英语Anta (architecture)、壁端柱、门廊柱或是端柱列),形成小型走廊(porch)。直到西元前八世纪,也有或多或少的半圆形后壁拱线结构(apsidal structures),但是长方矩形样式的神庙比较盛行。通过添加圆柱到这座小型的基本结构上,希腊人引发了他们神庙建筑发展与多种多样的风格。

伊斯米亚神庙英语Temple of Isthmia(Temple of Isthmia),建于西元前690年~西元前650年连同祂的巨大规模或许是最早真正古风时期的神庙,坚实的圆柱柱廊和平铺砖瓦的屋顶设置在伊斯米亚神庙上与同时代的建筑相距甚远。[5]

木结构建筑:早期古风时代

从近距离仰望希腊雅典帕德嫩神庙的宏伟。
从近距离仰望希腊雅典帕德嫩神庙的宏伟。

最初的神庙大多是由,还有大理石在石基上建构而成的。圆柱与上部构造(柱顶,英文建筑术语为entablature)是木头材质,门孔和端柱列受到木板的保护。泥砖墙经常被木桩加固,这是在一种木骨架技术里边的运用。这个简单而一目了然的木结构建筑中的元素产生的所有重要的设计原则是确定希腊神庙数百年以来的发展。

接近西元前七世纪末,这些简单的建筑规模显著的增大了。[6]位于瑟美斯英语Thermos (Aetolia)(Thermos)的C神庙是第一座多列柱神庙(也译为千墙基,希腊文拉丁转写:Hekatompedoi、Hekatompedos或是Hekatompedon,古希腊原文为百足之意,),神庙长度有30米(100英呎)。因为在那个时代祂并非是在技术面可行之下而能够加盖屋顶的一个广阔空间,这些神庙依然很窄,宽度在6到10米。

要强调接受膜拜的神像之重要性并且让神庙建筑能够护持祂,在内殿配备了一顶天篷英语canopy (building)(canopy,或称为遮篷),由圆柱支撑著。由此产生门廊围住著神庙的四周(四边拱廊,英文建筑术语为peristasis)之设置结构这是专门用在希腊建筑中的神庙设计上。[7]

神庙伴随在周围门廊(翼廊英语pteron,英文建筑术语为ptera或者pteron,亦称之为飞柱廊)之组合为建筑师与信众游客引发了一项新的审美学需求上的刺激:建筑结构已经被建为能从各个方向来鉴赏。这导致了围柱式建筑(peripteros)的发展,连同祭坛前面的门廊(英文中可以写作pronaos亦或Portico,内殿前方作为走廊的隔间),在神庙建筑的后方也反映出类似的设计安排,此即为后殿英语opisthodomos(opistodomos),为了完整地美学缘故这成为必然的条件了。

座落于科林斯的阿波罗神庙,最早期的石造多立克柱式神庙之一。请注意祂是整体式柱(英语:monolithic column)(monolithic column)。
座落于科林斯阿波罗神庙,最早期的石造多立克柱式神庙之一。请注意祂是整体式柱英语monolithic column(monolithic column)。

石造建筑采用的传入:古风时代和古典时代

在石造建筑结构的再引入之后,每座神庙的基本要素和形式,像是圆柱的数目与圆柱的行列,在整个古代希腊历经不断的变化。

在西元前六世纪,萨摩斯岛爱奥尼亚人发展了双列圆柱的柱廊之双列柱廊式建筑英语Architectural glossary#dipteral(dipteros)作为替代单一的围柱式建筑。这个概念后来被蒂蒂玛英语Didyma(Didyma)、艾菲索斯以及雅典所沿袭。在西元前六世纪与西元前四世纪晚期之间,无数的神庙被建筑修造;几乎每个城邦、每个希腊殖民地都会建有一座或数座神庙。也有神庙是座落在城邦以外的位址并且位于主要的圣所,如奥林匹亚德尔斐

寻求观察得到之神庙型式变化为所有建筑元素协调感的演化:发展的导向从最早期的简单型式,是由经常出现的粗造与厚重到美学上的完善并且让建筑结构后来成为了精致优雅的终极典范;另一方面地基规划与上部构造(上层建筑)的建筑工程也从简单的试验法进步到严谨复杂的数学运算的程度了。

在昔兰尼的宙斯神庙。
昔兰尼的宙斯神庙。

希腊神庙建筑的没落:希腊化时代

座落于阿格里真托的康考迪亚神庙(Temple of Concord,也名为协和神庙、和平庙),西西里岛。
座落于阿格里真托的康考迪亚神庙(Temple of Concord,也名为协和神庙、和平庙),西西里岛
从另一个视点仰望著塞吉塔斯赫拉神庙,西西里岛。
从另一个视点仰望著塞吉塔斯赫拉神庙,西西里岛

希腊化时代早期开始,希腊围柱式(peripteral)神庙已丧失了祂的重要性。除了极少数的例外,无论是在希腊化时代的希腊中以及于意大利半岛南部希腊殖民地里,古典神庙建筑工程已辍止了。西元前三世纪期间,只有在小亚细亚西部维持着低阶层级(小型建筑规模之工程)的神庙建筑。大工程建设,譬如比邻著米利都(Miletus)且位于蒂蒂玛英语Didyma阿波罗神庙和位于萨第斯(Sardis)的阿耳忒弥斯神庙(Artemision,也名为月神庙)建筑工程并没有取得多大进展。

西元前二世纪能看到的神庙建筑的复兴,包括围柱式神庙。这部分是由于建筑师普里埃内的赫莫杰尼斯(Hermogenes of Priene)之影响,他重新定义了爱奥尼柱式神庙建筑结构的原则既具实践性并又透过理论来施工。[8]同时,希腊化时代各个王国的统治者也提供了丰富的财务资源赞助神庙建筑工程的进行。他们的自我扩张、竞争、希望巩固他们的势力范围,以及与罗马的冲突不断地增加(有一部分情况是在文化领域中发挥出来得),结合了大量的精力投入到繁复的希腊神庙建筑之复兴。[9]在此阶段期间,希腊神庙成为在小亚细亚南部、埃及以及北非一带广布的宗教建筑。

但是在西元前第三世纪和西元前第二世纪之中,尽管这样的范例以及受到了经济情势好转与技筑技术的高度革新之下所产生的积极条件,[10]希腊化时代的宗教建筑主要是透过多数小型神庙中的墙角柱间英语anta (architecture)(in antis)前柱式神庙英语Prostyleprostyle temples)来作为代表,以及小型神龛(微型神庙英语Naiskos,英文文献中为naiskoi)也是这时代的建筑特色之一。后者已被竖立在重要的地方,像是位在在市场广场,靠近喷泉以及附近的道路,然而自从古风时代发展以来,此刻已经达到祂们具优势的蓬勃发展之阶段。这种局限于较小结构建筑的工程导致著一种特殊形式的发展,此即为伪围柱式英语Pseudoperipteral(pseudoperipteros,亦曰仿周柱式),祂采用嵌墙柱英语engaged column(engaged column,或称为附墙柱、半露柱)列沿著内殿英语cella(也译为主殿)墙壁造成一种围柱式神庙的错觉。一个这方面的早期范例是位于埃皮达鲁斯(Epidaurus)的L神庙,其次是许多杰出的罗马神庙典范,像是位于尼姆(Nîmes)的方形神殿(Maison Carrée)。[11]

希腊神庙建构的结束:罗马时代的希腊

在西元前一世纪初期,米特里达梯战争(Mithridatic Wars)便导致了建筑习惯作风的变化。由罗马的东方行省政务官(Magistratus or magistrates)越来越多地取得了神庙建筑赞助者的角色,[12]他们很少通过建立寺庙展示了他们的慷慨大方。[13]然而尽管如此,有些神庙是被兴建在这个时候的,比方说,位于阿芙洛狄希雅思英语Aphrodisias(Aphrodisias)的阿芙洛狄忒神庙英语Aphrodisias#Temple of Aphrodite(Temple of Aphrodite)。[14]

元首制的出台导致一些新宗教建筑的产生,大多数的神庙主要为君主崇拜英语Imperial cult (ancient Rome)(或称为皇帝崇拜)[15]或是供奉罗马诸神,比方说,位于巴勒贝克(Baalbek)的朱庇特神庙。[16]虽然供奉希腊众神的新神庙仍继续地建造著,比方说,位于塞尔盖英语Selge(Selge)的堤喀神庙(Tychaion)[17]祂们往往遵循发展著罗马帝国之建筑风格典型的样式[18]或者维持当地非希腊特质的庙堂风貌,像是位于佩特拉(Petra)[19]巴尔米拉(Palmyra)的神庙。[20]随著帝国境内东部日益罗马化[21]使得希腊神庙建筑的历史发展必须画下句点,虽然直到西元二世纪晚期继续完成未竣工的大型宗教建筑工程,像是位于蒂蒂玛英语Didyma阿波罗神庙或者是位于雅典宙斯神庙(Olympieion,亦名为宙斯神殿、天帝庙)。[22]

西西里岛上的城市锡拉库萨(Syracuse):西元前五世纪的多立克柱式雅典娜神庙,在中世纪期间已转变成为了一座庄严的基督教堂。由教会来接手教化世人的神圣职责,西西里岛。
西西里岛上的城市锡拉库萨(Syracuse):西元前五世纪的多立克柱式雅典娜神庙,在中世纪期间已转变成为了一座庄严的基督教堂。由教会来接手教化世人的神圣职责,西西里岛

弃置和改宗的神庙:近古时代

狄奥多西一世和他的继任者在罗马帝国宝座中的诏书明令,禁止异教崇拜,导致希腊神庙的逐步关闭,或者祂们转化成基督徒教堂

希腊神庙的发展历史至此结束,尽管祂们很多仍然在使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譬若,雅典的帕德嫩神庙,第一座重新奉为神圣(reconsecrated)而作为一间教堂的希腊神庙,在鄂图曼帝国英语Ottoman Greece统治希腊之后也转化为清真寺并且维持建筑结构完好无恙直到西元十七世纪。不仅仅威尼斯人的炮弹不幸地影响到建筑,然后还用于存储火药,导致很多这样重要的神庙被毁,这座神庙在营造之后已超过2,000年以上而巍巍矗立著了。

建筑结构

多立克柱式柱顶的标签图像,图中有各建筑构件的专门术语。
多立克柱式柱顶的标签图像,图中有各建筑构件的专门术语。

贯穿许多世纪以来,典型的希腊神庙始终保留相同的基本结构。希腊人使用少数有限的空间分量,影响到平面布置图,以及建筑构件、立视图英语elevation (view)(elevation)的确定。

平面布置图

希腊神庙的整体平面图轮廓总览(依此情况而言这座神庙有双重墙角柱间,六柱围柱式)。
希腊神庙的整体平面图轮廓总览(依此情况而言这座神庙有双重墙角柱间,六柱围柱式)。

内殿

神庙的中央格局结构曰为内殿英语Cella(英语文献中写法有两种,其一乃naos;之二为Cella),祂通常包含代表神明的神像英语cult image(cult statue)。在古风时期的神庙中,还有一个隔离的房间,所谓的密室英语adyton(adyton)有时被包含在内殿的后方,祂的用意即在此。位在西西里岛上,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古典时期。

门廊和后殿

位在内殿的前方,那里是一个走廊,此即门廊,借由内殿(壁角柱英语Anta (architecture)突出的侧壁所制造得,以及在这侧壁之间安置著两根圆柱。由门廊之处有门扉允许进入内殿参访。一处类似门廊的空间位在内殿的后方被称为后殿英语opisthodomos后殿那儿并没有门与内殿相连接著;祂的存在于艺术美学的考虑上是完全必要的:对于保持围柱式神庙的一致性并要确保来自各方面的可视性,内殿前方所实行建设的格局必须在祂后方重复再构筑一个相似的格局。还有一个禁制的空间,此即密室英语adyton,祂能够被涵括在内殿的末端,也能作为后殿备用的空间。

四边拱廊

四边拱廊的希腊文为Περίστασις,英文为Peristasis,因此也被音译为派力斯塔西斯建筑。这是由内殿门廊后殿加上可能在四边被封闭的密室所组成的复合式格局,以此作为四边拱廊的结构基准,关于圆柱的排列方面,通常为一种单一排圆柱列排列,很少是双排圆柱列一致的排列。这将产生一个围绕门廊的状态,称之为翼廊英语pteron,其能提供来到圣域参访的信众、游客一个防护的屏障并且作为祭祀列队而行的空间。

  • 门廊,英文建筑术语为Pronaos。
    门廊,英文建筑术语为Pronaos
  • 内殿,英文建筑术语为Cella或是naos。
    内殿,英文建筑术语为Cella或是naos
  • 密室,英文建筑术语为Adyton(特殊、谢绝参访的房间)。
    密室,英文建筑术语为Adyton(特殊、谢绝参访的房间)。
  • 后殿或是后室,英文建筑术语为Opisthodomos(有时省略而没有设置)。
    后殿或是后室,英文建筑术语为Opisthodomos(有时省略而没有设置)。
  • 四边拱廊 = 内殿 + 密室 + 门廊 + 后殿。
    四边拱廊 = 内殿 + 密室 + 门廊 + 后殿。

设计类型

在德尔斐境内的雅典金库(英语:Athenian Treasury)(Athenian Treasury)连同两堵侧壁(英语:anta (architecture))架构、两根圆柱在一起。
德尔斐境内的雅典金库英语Athenian Treasury(Athenian Treasury)连同两堵侧壁英语anta (architecture)架构、两根圆柱在一起。

这些神庙格局(门廊、内殿、密室、后殿;总和为四边拱廊)的组成,祂们容许让在希腊神庙建筑中之各种不同类型的平面图得以实现。希腊神庙最简单的范例即是壁角柱式神庙英语Antae temple拉丁语templum in antis;英语:Antae temple,一个小的矩形结构格局护持著神像。位于内殿的前方,一个小走廊亦或是门廊是由内殿突出的墙壁所成形之,此即曰壁角柱。该门廊是借由一扇门扉与内殿相通连著。为了支撑上部构造,两根圆柱被设置在壁角柱英语Antae temple(墙角柱间)的前沿之间。当配备著一间后殿时,这样的类型名为双重壁角柱式神庙(double anta temple)。该类型的变化格式乃为位在内殿背面的后殿具有著由半圆柱(half-columns,或曰半柱、半立柱)以及缩短的壁角柱作仅仅象征性标示的类型,这样如此的格局可以被描述为一个拟似后殿(pseudo-opisthodomos)

各种不同的神庙平面图。
各种不同的神庙平面图。

假若一座神庙走廊的墙角柱间常常会有一排四根或六根圆柱列在这座神庙整体宽度的前端,那么这座神庙将被形容为是属于一座前柱式英语prostyle希腊文拉丁转写:prostylos;拉丁语prostylus;英语:prostyle)神庙。整个门廊有可能在前述这种情况下省略弗设亦或正好撤离壁角柱没有圆柱列设于其中。一座两向拜式英语amphiprostyle古希腊语ἀμφιπρόστυλος;希腊文拉丁转写:amphipróstulos;拉丁语amphiprostylos;英语:amphiprostyle,又曰前后列柱式)的神庙是重复设立相同的圆柱列于建筑末端,这是一种前后两端有圆柱列而两傍则没有伫立圆柱的宗教建筑。

与之对照,这西洋建筑术语──围柱式建筑拉丁语peripteros;英语:peripteral将之定义为一座神庙被翼廊英语pteron(柱廊)在整个四周外缘所围绕著,每一边通常由单排圆柱列矗立形成得。如此即产生了一个环绕神庙内部格局且通畅的门廊,此为四边拱廊的一个外围柱廊形式,圆柱是位于神庙的整个四边。这种建筑型态在希腊化时代与罗马时代有一种新的变化格式为伪围柱式,其中四边拱廊周边的圆柱列仅仅是由嵌墙柱英语engaged column或是壁柱(pilasters)直接地附著到内殿外部的墙壁上作为象征性标示。

一座双列柱廊式(拉丁语:dipteros英语Architectural glossary#Dipteral;英语:dipteral英语dipteral,又名四周双列柱廊式)建筑是于整个神殿周围配备有双倍柱廊,有些时候连同神庙的前端与末端还会进一步加设一排圆柱列。若形式是为仿双重周柱式(pseudodipteros,另曰伪周柱式)位于的神庙周边内侧的一排圆柱列即为嵌墙柱之设置。

圆形神庙的构成为希腊宗教建筑的一种特别型态。设若祂们由一排柱廊所围绕著,祂们即被称为围柱式圆形建筑英语Tholos (Ancient Rome)(tholos;复数形态为:tholoi)。纵然圆形建筑具备著神圣性质,但往往不能被断言祂们的功能用否作为一座神庙。有一种可以比得上的建筑结构是圆形外柱廊式建筑英语Monopteros(monopteros),英语文献里亦作cyclostyle英语cyclostyle(汉译:圆形圆柱列建筑)此一术语,不过,后者则缺乏一个内殿的设置就是了。

为了阐明地基平面图的类型,这些明确定义过的术语亦也可以进行合并再组,创造出的术语譬如:围柱式双重壁角柱神庙、前柱式墙角柱间建筑、围柱两向拜式建筑,等等……。

  • 圆形外柱廊式建筑(英语:Monopteros),英文建筑术语为Monopteros,请注意祂是没有内殿之设置的。
    圆形外柱廊式建筑英语Monopteros,英文建筑术语为Monopteros,请注意祂是没有内殿之设置的。
  • 双排八柱围柱式建筑,Oktastyle Dipteral亦作为Dipteral Octastyle。
    双排八柱围柱式建筑,Oktastyle Dipteral亦作为Dipteral Octastyle
  • 伪围柱式建筑,英文建筑术语为Pseudoperipteros,请注意在前后两端有设立的圆柱列的同时,内殿墙壁是属于嵌墙柱。
    伪围柱式建筑,英文建筑术语为Pseudoperipteros,请注意在前后两端有设立的圆柱列的同时,内殿墙壁是属于嵌墙柱。
  • 仿双重周柱式建筑,英文建筑术语为Pseudodipteros。
    仿双重周柱式建筑,英文建筑术语为Pseudodipteros
  • 标准的围柱式建筑,英文建筑术语为Peripteral。
    标准的围柱式建筑,英文建筑术语为Peripteral
  • 这里是围柱式建筑的一个变化形态,请注意祂的门廊前方又多设置一“匚”形圆柱列。
    这里是围柱式建筑的一个变化形态,请注意祂的门廊前方又多设置一“匚”形圆柱列。
  • 前柱式建筑,英文建筑术语为Prostyle,请注意门廊前端有加设一排圆柱列。
    前柱式建筑,英文建筑术语为Prostyle,请注意门廊前端有加设一排圆柱列。
  • 两向拜式(英语:amphiprostyle)的建筑,英文建筑术语为Amphiprostyle,请注意前后两端都有设置圆柱列。
    两向拜式英语amphiprostyle的建筑,英文建筑术语为Amphiprostyle,请注意前后两端都有设置圆柱列。

圆柱数目术语

另外一个定义,业已经过了维特鲁威(Vitruvius,IV, 3, 3)的使用且借由圆柱在门廊前端的数目来确定之名称。现代学术上也跟著使用以下的术语:

建筑技术术语 门廊前端的圆柱数目
双柱式(distyle) 2 根圆柱。
四柱式(tetrastyle) 4 根圆柱,由维特鲁威使用的术语。
六柱式(hexastyle) 6 根圆柱,由维特鲁威使用的术语。
八柱式(octastyle) 8 根圆柱。
十柱式(decastyle) 10 根圆柱。

十二柱式(dodekastylos)这术语仅用于位于蒂蒂玛神庙英语Didyma(Didymaion,或曰光明神庙)配置12根圆柱的门厅。没有任何一座神庙有关于祂建筑的正面宽度数据是已知得。

很少有神庙在门廊前端的圆柱数目是不相等得。范例是位于帕埃斯顿(Paestum)的赫拉一世神庙,位于麦特蓬托姆英语Metapontum(Metapontum)的阿波罗A神庙,两座神庙都具有的9根圆柱的宽度(九柱式,英文建筑术语为enneastyle),以及位于瑟美斯英语Thermos (Aetolia)的古老神庙有5根圆柱的宽度(五柱式,英文建筑术语为pentastyle)。

立视图

位在阿格里真托(Agrigentum)的孔科耳狄亚(Concordia)神庙立视图,西西里岛。
位在阿格里真托(Agrigentum)的孔科耳狄亚(Concordia)神庙立视图,西西里岛

希腊神庙的立视图素来是能够细分为三个区域:梯状基座英语crepidoma(crepidoma)圆柱以及柱顶

地基和梯状基座

无柱底基(Stereobate)、基座承载面英语euthynteria(euthynteria)以及梯状基座形成神庙建筑的底层结构。希腊神庙建筑地表下方的地基被称之为无柱底基。祂由方形石块砌成数个层级。最上面的一层,即为基座承载面,是由地基往上延伸突出高于地表水平面的一部分所形成的。祂的表平面是经过精心打造成光滑与平整的。祂支撑著更进一步工程的三阶梯地基,即为梯状基座英语crepidoma梯状基座的最上一层提供了一表平面作为在其上配置著圆柱与墙壁;祂被之称为柱基平台(stylobate,或称为柱列脚座)。

由左自右依序为多立克柱式(前三根)、爱奥尼柱式(中间三根)以及科林斯柱式(最后两根)圆柱图示。
由左自右依序为多立克柱式(前三根)、爱奥尼柱式(中间三根)以及科林斯柱式(最后两根)圆柱图示。

圆柱

安置于柱基平台上的是垂直的圆柱列柱身(shafts),越朝向顶端柱身直径面积会逐渐变细。祂们按理而言通常由数个单独分割的柱筒(column drums,亦曰石鼓)架构而成。根据建筑的柱式之不同,削凿在圆柱柱身之上的凹槽英语Fluting (architecture)(flutings,亦曰柱槽)数量也会有所不一样:多立克圆柱拥有18到20条凹槽,爱奥尼圆柱与科林斯圆柱这两种柱式通常拥有24条凹槽。早期的爱奥尼圆柱有多达48条凹槽。然而多立克圆柱列是柱身直接地矗立在柱基平台上而没有柱础(base)的,而爱奥尼圆柱与科林斯圆柱这两者则具有一个圆柱的柱础,不过这是就只有圆柱底下柱盘的圆环面(torus)而不含方形底座的情况来说;但是有些时候这两种类型圆柱的圆环面则又会同时安置在一个方形底座(plinth,中文译名有:柱脚、矩形柱基)之上。这边顺带一提,在西洋古典建筑的圆柱概念里,方形底座也是包含在柱础之中,差别是有的柱础没有这个构件的设置。请参见左图,唯最右边的科林斯圆柱底下有方形底座。罗马时代将多立克柱式改良为没有凹槽且加上柱础的新类型圆柱,此即为塔司干柱式(Tuscan Order,亦名托次坎柱式)。

多立克圆柱之中,顶部的构成是由一个内凹的弯曲颈部,此即柱颈转迹线英语Hypotrachelium(hypotrachelium或是hypotrachelion,另曰之柱顶凹槽),以及柱头(capital)两者所组建的,于爱奥尼圆柱里,柱头是直接安座在柱身上方的。在多立克柱式中,柱头由圆形环面隆起所构成的,原初是相当平坦的,即所谓的钟形圆饰英语molding (decorative)(echinus,或曰柱帽),以及一片方形石板,这就是所谓的顶板英语abacus (architecture)(abacus)。在祂们发展的过程中,钟形圆饰的拓展是越来越多了,臻至绝顶的终极之作是在一个线性对角线中,对于垂直面上相距为45°角。爱奥尼圆柱钟形圆饰是与一条卵锚饰英语egg-and-dart(egg-and-dart)絷带一起装饰著,其次是一个雕塑为枕头状而形成的双盘蜗饰英语volute(volutes,中文译名有:螺旋饰涡卷形饰)造型,辅助支撑著单薄的顶板科林斯柱式同名的科林斯柱头顶部饰以极具风格的芼茛叶英语Acanthus (ornament)(acanthus,亦名为莨苕叶,是爵床科下的一个属,为直立亚灌木植物)叶环,形成卷须状和涡形花样的装饰,并且其以延伸至顶板的边角。

位于帕德嫩神庙西侧的柱顶。
位于帕德嫩神庙西侧的柱顶。

柱顶

从帕德神庙的柱顶向上观看,可以见到明显的三角槽排档横饰带以及雕塑与屋顶。
从帕德神庙的柱顶向上观看,可以见到明显的三角槽排档横饰带以及雕塑与屋顶。
德尔斐神庙柱顶上的陇间壁可以见到当时的浮雕艺术。
德尔斐神庙柱顶上的陇间壁可以见到当时的浮雕艺术。

圆柱列的柱头支撑著柱顶。在多立克柱式建筑之中,这柱顶始终是由两部分所构成,即楣梁(architrave)与多立克横饰带(frieze,也名为雕带带饰)──或者也可以称为三角槽排档英语triglyph(triglyph,中文译名有:三竖线花纹装饰、三陇板)横饰带。雅典与基克拉泽斯群岛(Cyclades or Cycladic)的爱奥尼柱式也是采用横饰带配置在楣梁上方,然而一直到西元前四世纪的时候,关于在小亚细亚的爱奥尼柱式建筑中的之横饰带仍然是不得而知的情况。在小亚细亚那边的爱奥尼柱式建筑里,楣梁后面直接配有齿状饰英语dentil(dentil,亦曰齿饰)。横饰带在最初是被放置在顶梁(roof beams)的前面,这一建筑特点仅仅能够在早期小亚细亚早期的神庙之外观上可以见到。多立克柱式建筑的横饰带是由三角槽排档英语triglyph所构成的。这些建筑构件是安置在每根圆柱轴线(axis)的上方,在分柱法英语intercolumniation(英语:intercolumniation拉丁语intercolumnium意思就是柱子间比率、柱子间距)之中每根圆柱彼此的间距之中心上方。三角槽排档之间的空间含有陇间壁(metopes),有时绘画或装饰以浮雕。在爱奥尼柱式或科林斯柱式里,祂们的横饰带不具备有三角槽排档并且是简单地保留著平面,但有些时后会装饰著绘画或者浮雕。随著石造建筑的传入,在这门廊的防护与屋顶结构的支撑下向上移动到檐楣英语geison(geison)的水平面,而让横饰带丧失了祂的结构功能并使之成为一个完全的装饰特性。经常地,在内殿还装饰有楣梁和横饰带,尤其是在门廊的前方。

源自神庙上的檐楣(Geison) 石块,位于吕科苏拉(英语:Lycosura)(Lycosura or Lykosoura)。
源自神庙上的檐楣(Geison) 石块,位于吕科苏拉英语Lycosura(Lycosura or Lykosoura)。

水平飞檐和檐楣

位在横饰带之上,或中间构件,比方说,关于爱奥尼柱式或科林斯柱式的齿状饰英语dentil水平飞檐(cornice)是格外地明显突出的。祂由檐楣英语geison(位在斜边或是山形墙窄壁的一个倾斜檐楣)所构成,以及这斜檐英语sima (architecture)(sima)也是包含在其中。位在长边,关于这斜檐,通常会做精心的装饰,配备了排水槽(water spouts),通常是在狮首造型里面。这山形墙的三角平面或是山形墙面英语tympanum (architecture)(tympanum or tympanon)位于神庙的窄边是由多立克柱式构件主所采用的人字形屋顶(gabled roof)所塑造出来的,早期的神庙通常是拥有四面坡屋顶(hipped roofs)。这山形墙面通常丰富的装饰著神话或战争场景的雕塑。而这水平飞檐和屋脊则装饰以山墙饰物英语acroteria(acroteria),最初为几何状的造型,后来则有花卉或人物形状的装饰。

视点

至于地形上的可能性而言,神庙是独立式的建筑并且设计上的主旨是在于能够从各角度来鉴赏的。祂们按里来说并非一般正规性地为了考虑神庙建筑周围的环境而设计的,但是却因此形成自主性的结构。从罗马神庙英语Roman temple来视察,祂们通常是设计作为根据规划好的市区或广场(square)之一部分以及有著强烈鲜明地强调在祭坛前面的视景鉴赏,与之对照希腊神庙,两者在这里即是一个主要的区别的要素。

设计与测量

座落于塞利农特(Selinunte)的E神庙。
座落于塞利农特(Selinunte)的E神庙。

比例

希腊神庙的地基范围可以由55米高达到115米大小的尺寸,换句话说,这平均为一个足球场大小的规模。圆柱可以达到20米的高度。对于设计如此大型调和地神庙建筑群体,一些基本的美学原则业经于小型神庙的发展与受过考验之后的结论。测量的单位主要是采用英呎,因为地区的不同这量测的尺寸也是会呈现出时大时小的状况,约是在29与34厘米之间的大小。这些最初的测量是为所有建筑部件的基础以作为判定这神庙形状。重要因素包括圆柱底部的直径以及祂们的方形底座之宽度。圆柱轴线(柱子间距英语intercolumniation或者架间英语bay (architecture),英文建筑术语为bay)之间的距离也可以用来作为基本的单位。这些测量是在设定确立的比例中用来设计其他建筑构件的,像是圆柱的高度与圆柱的距离。在圆柱每边的数目相连接一起之中得到的面积单位,由此祂们也确定了柱基平台四边拱廊的尺寸,以及内殿英语Cella应当有的规模。关于垂直比例法则,尤其是在多立克柱式建筑之中,从相同的原则上还允许为柱顶的基本设计方案的选项之推定方面做出贡献。在西元前七世纪晚期到西元前六世纪早期的神庙建筑设计中,替代这些非常合理制度正被寻求著,从经过规画的内殿或是柱基平台的尺寸规模可以看出新的替代制度正在此时企图发展著基本测量的原则,换句话说,要逆转上述已有的制度并且从那些大型的部件来推断小型的部件。由此,举例而言,这内殿的长度有时候会设置在30米(100英呎),加上所有进一步的测量必须是和这个数字相关连,导致美学上相当不能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此处顺带一提,在内殿的设置方面,与之对照罗马神庙而言,希腊神庙的内殿只有一间,而罗马神庙则为三部分类型内殿(tri part type cella),在历史学考古学研究上对于二者之间可以从这一原则做出判定。

内殿与四边拱廊关联

帕德嫩神庙内部结构截图。
帕德嫩神庙内部结构截图。

另一个确定的设计特点是内殿四边拱廊两者的连接关系。在最初的神庙中,这本来的设计常常是完全从属于实际需要的格局配置,并且在内殿的墙壁与圆柱列之间始终是以轴向连结(axial links)为基础得,但是石造建筑的传入便打破了这个联系。不过,内殿与圆柱列之间的连接仍然幸存于整个爱奥尼柱式建筑之中。在多立克柱式神庙中,无论如何,这木造屋顶的结构,最初地祂是配置在横饰带后方,石造建筑引入的此刻开始,此结构即再往上升高至一个层级,位在檐楣的后面。这个最后是处于横饰带与屋顶之间的结构性连结的状态;后面的结构性元件可能在此刻是安置于独立的轴向关连上。结果是,很长一段时间这内殿墙壁与圆柱失去了祂们之间既定的连接并且能够自如的配置于四边拱廊之内。建筑师只有经过长期研究发展阶段之后,选择外部墙壁面与相邻的圆柱轴线的校直对准的法规,而为多立克柱式神庙建筑上作为一个必须性的原则。多立克柱式神庙在大希腊(Greater Greece or Magna Graecia,义大利南部的希腊人殖民地)之中就很少遵循该制度了。

圆柱数目公式

建筑物的基本比例是由各圆柱在前后间至这些圆柱位在四边的数值关系来确定得。由希腊建筑师所选择的古典解决方案公式如下〝祭坛前面的圆柱:周边的圆柱 = n:(2n+1)〞,这公式也可以用于分柱法的数目运算上面。其结果,古典时期在希腊(大约西元前500年到西元前336年)的众多神庙拥有圆柱列为 6 x 13 根或是分柱法为 5 x 11 的数值。相同的比例,在一个更抽象的形式中,帕德嫩神庙的测定就更多了,不但祂的四边拱廊有 8 x 17 根的圆柱列,而且,减少到4:9比值,在所有的其他基本测量之中,包括分柱法、柱基平台、整座神庙建筑的宽度与高度的比率,以及檐楣(这里倒退至9:4比值)。[23]

圆柱直径的比例是以分柱法──柱子间距──的方式来作运算。
圆柱直径的比例是以分柱法──柱子间距──的方式来作运算。

圆柱间距

自从西元前三世纪以及西元前二世纪百年之交以来,圆柱宽度至圆柱之间的空间比例,此即为分柱法,在建筑学的理论方面上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其具体所反映出来的表现情况是看的到的,举例来说,在维特鲁威的著作之中可以找得到相关论述。根据该比例,维特鲁威(3, 3, 1 ff)区分出这宗教建筑之间的五种不同之设计概念和神庙类型:

柱间距术语:汉译(原文) 英文意义解释 数值换算 中文数据解释 备注
密柱式(Pyknostyle) tight-columned 分柱法 = 1 ½ 圆柱底层直径 一径又二分之一柱间距
窄柱式(Systyle) close-columned 分柱法 = 2 圆柱底层直径 二径柱间距 或名为集柱式
正柱式(Eustyle) well-columned 分柱法 = 2 ¼ 圆柱底层直径 二径又四分之一柱间距
宽柱式(Diastyle) board-columned 分柱法 = 3 圆柱底层直径 三径柱间距 或名为隔柱式,有时中文的建筑学翻译名词又称之为长距列柱式建筑
离柱式(Araeostyle) light-columned 分柱法 = 3 ½ 圆柱底层直径 三径又二分之一柱间距 或名为疏柱式

这些基本原则的确定和探讨可以回溯到赫莫杰尼斯的对宗教建筑贡献,关于正柱式(拉丁语eustylos;英语:eustyle的发明则要归功于维特鲁威的功劳了。位于提欧斯英语Teos(Teos)狄俄倪索斯神庙,通常是归因于赫莫杰尼斯所建造的,实际上进行分柱法的测量有二径又十六分之一(2 &frac16)柱间距;这是有关于这座神庙圆柱底层直径测量所得到的数值。[24]

视差矫正

一座多立克柱式神庙的弯曲曲率夸张素描。
一座多立克柱式神庙的弯曲曲率夸张素描。

当放宽了数学上精确的严密性并且消弭人类在视觉方面扭曲的假象,整座宗教建筑的一个轻微曲率(curvature)弧度,用肉眼几乎是看不见的,本章节即依此视差矫正的功能在这里进行讲述。古代的建筑师已经意识到冗长的水平线往往造成了两端会朝向祂们建筑中心下垂的视觉影像。为了预防这种影响,柱基平台以及/或是柱顶的水平线两端分别朝向神庙建筑的中央抬高几厘米。这样子的数学直线上之回避也包括了圆柱伫立方面,这并没有以直线性的方式让圆柱由底部向上逐渐变细而成为圆锥状的,而是借由一个明显的柱身“膨胀”(卷杀,英文建筑术语为entasis)使之优雅化。此外,圆柱置于带有轻微的倾角朝向著神殿建筑之中心。曲率与卷杀的出现是从西元前六世纪中期开始得。这些原则最一致性的运用被认为是位于雅典卫城之中在古典时代所营造的帕德嫩神庙。神庙的曲率影响到所有的水平建筑构件一直到斜檐都是,甚或即内殿的墙壁的整个高度也体现出曲率的作用。神庙圆柱(其中也有一个明显的卷杀)的倾角,是以楣梁还有三角槽排档横饰带来延伸上去,在内殿外墙也体现了曲率的效用。神殿建筑的石块并非是整体一块得,没有一件单独的楣梁或横饰带建筑构件可以被凿成简单直线性石块。从正确的角度来观察所有建筑构件的陈列显示会略有不同,必须分别逐个来计算每个石块的摆放位置。就做为一种侧边效应而言,从帕德嫩神庙保存的各建筑石块,祂的圆柱列、内殿墙垣或者柱顶,今天是可以指定出祂的确切位置。尽管巨大的额外事物之努力使得神庙在此能够臻致完美,以这座帕德嫩神庙来看,包括祂的雕刻装饰,是在有记载的十六年时间里完成的(西元前447年到西元前431年)。[25]

原本著色的状态,重建于鹰架覆盖下的孔科耳狄亚神庙,阿克拉戈斯(Akragas)。
原本著色的状态,重建于鹰架覆盖下的孔科耳狄亚神庙,阿克拉戈斯(Akragas)。

装饰

原始的多立克柱式神庙色彩装饰。
原始的多立克柱式神庙色彩装饰。

上色

著以丰富多彩的鲜艳颜色,做为一种规矩及惯例,希腊神庙正是如此。仅有三种基本颜色,以及没有浓淡色调变化的运用,使用颜色即为:白色、蓝色与红色,偶尔也有用黑色。在这梯状基座、圆柱列还有楣梁大多是采用白色。唯有在细节之处,像是位在多立克柱式建筑圆柱列柱头(英文专业术语也使用anuli,是annulus的复数型态,意思是体环、环形)底部的横向切槽,或者是多立克柱式建筑楣梁的装饰元件(比方说,束带饰英语Taenia (architecture),英文建筑术语作taenia圆锥饰英语guttae,英文建筑术语作guttaegutta)可能是漆上不同的颜色。借由颜色的运用使得横饰带成为了一件显眼地建筑构成。在一件多立克柱式建筑的三角槽排档横饰带之中,蓝色的三角槽排档相间以红色的陇间壁,而后者通常被用作为个别性彩塑的背景底色。浮雕方面,点缀的装饰物与山形墙雕塑是施以更广泛的色彩和颜色间的配色方式来实行著。以嵌入式或是以画阴暗颜色要素于其上的方式,像是飞檐托块英语Architectural glossary#mutule(mutules,也名为多立克檐饰,位于柱顶与山形墙屋顶之间的扁平并且凸出来的石造构件)或是三角槽排档的狭长切口可能是涂以黑色的。著色之处主要是应用于零部构件且不具有承重的结构方面,然而承重结构部分像是圆柱列或者楣梁的横向构件以及檐楣是维持著不上色的状态(若是选用优质石灰石或大理石)要不然就是采取覆盖著白色斯达科的方式。

建筑雕塑

一位半人马与一位腊皮斯人(Lapith)间的缠斗 ── 源自于帕德嫩神庙上的陇间壁。
一位半人马与一位腊皮斯人(Lapith)间的缠斗 ── 源自于帕德嫩神庙上的陇间壁

希腊神庙往往增强了人物形象的装饰品。尤其是在横饰带区块为浮雕与浮雕版提供了空间;而这山形墙的三角平面往往含有独立式雕塑的场景。在古风时代的期间里,甚至连在爱奥尼柱式神庙的楣梁可能是有浮雕装饰,这表现在位于蒂蒂玛英语Didyma早期的阿波罗神庙。这里,在楣梁角落刻有戈尔贡(gorgons)雕塑,被狮子也许还有其他的动物所围绕著。在另一方面,位于小亚细亚的爱奥尼柱式神庙并不具备一件个别区隔开的横饰带而允许有浮雕装饰之空间。浮雕装饰最常见的区块依然是在横饰带,若不是作为一个典型的多立克柱式建筑的三角槽排档横饰带,与拥有雕刻品的陇间壁,不然就是作为位于基克拉泽斯群岛以及往后位于东方的爱奥尼柱式神庙的连续性的完全平面之横饰带。这里顺带一提,右侧陇间壁浮雕《腊皮斯人与半人马之争斗》的神话故事,背后所隐喻的意义其实是在讲述文明世界──腊皮斯人与野蛮世界──半人马之间的冲突;主旨是文明与理性胜于野蛮与非理性。有人[谁?]认为半人马是当时未见到过骑兵的希腊人对从中亚来的游牧民族的反映。

陇间壁

源自于塞利农特E神庙上的陇间壁,西西里岛。
源自于塞利农特E神庙上的陇间壁,西西里岛。

陇间壁方面,个别分开的静态叙述画面其每一场景通常可能不会拥有三位以上的人物,通常被描绘的个别场景是附属于一个更广泛的背景上得。而这种是很罕见的场景且被分布在几个陇间壁上;反而,一般的叙事情境,通常为战争,是由多个相互单独的场景组合创建而成的连续画面。其他主题性的背景可能也以这种方式被描绘著。举例而言,位于奥林匹亚宙斯神庙前后方的陇间壁上描绘有赫拉克勒斯(Heracles)的《十二伟绩英语Labours of Heracles》(Twelve Labours)之故事情节。在个别的神话场景方面,像是欧罗芭公主(Europa)的劫持或者以狄俄斯库里兄弟(Dioscuri)搜捕牛只可能如此的被描绘著,从这阿尔戈英雄(Argonauts)的航程或者是特洛伊战争(Trojan War)也是作为可能的场景。以抵抗半人马亚马逊人战斗为背景,以及《巨人族之战》(Gigantomachy)等故事情节,三者全部被描绘在帕德嫩神庙上面的陇间壁,在许多神庙上是反复出现的主题。

帕德嫩神庙东侧的横饰带,现今珍藏于巴黎罗浮宫博物馆。
帕德嫩神庙东侧的横饰带,现今珍藏于巴黎罗浮宫博物馆。
帕德嫩神庙的横饰带(英语:Parthenon Frieze)之部分场景,原本位置(in situ)位在内殿的西侧。
帕德嫩神庙的横饰带英语Parthenon Frieze之部分场景,原本位置(in situ)位在内殿的西侧。

横饰带

各种战斗场景也是爱奥尼柱式神庙横饰带的一个共同的主题,比方说,座落于拉吉纳英语Lagina(Lagina)赫卡忒(Hekate)神庙横饰带上面的巨人族之战故事情节,或者是座落于门德雷斯河畔马格内西亚英语Magnesia on the Maeander(Magnesia on the Maeander)阿耳忒弥斯神庙横饰带上面的《亚马逊之战英语Amazonomachy》(Amazonomachy)故事情节,两者皆出自西元前二世纪晚期。复杂的创作构图配置为观赏者显现出战斗之中的来来往往场面。像这样的场景可借由另一个更平静与和平的例子作出对比:诸神大会和列队游行的主题在被放置于帕德嫩神庙内殿的墙壁之上160米长横饰带英语Parthenon Frieze中具有主要的地位。

重新复建位在帕德嫩神庙西侧的山形墙,现今珍藏于雅典的卫城博物馆。
重新复建位在帕德嫩神庙西侧的山形墙,现今珍藏于雅典卫城博物馆

山形墙

特别要注意的是山形墙上三角形的装饰,这不仅是因为祂们的大小和祭坛前面的位置。起初,于山形墙上布满大规模的浮雕,比方说,在西元前600年后位于克基拉岛(Kerkyra)上的阿耳忒弥斯神庙,其中西边的山形墙是采取了由戈尔贡美杜莎(Medusa)和她的孩子为中心主题的浮雕,两侧边附随著豹。较小的场景显示在山形墙的下角,比方说,宙斯以雷霆霹雳,对决巨人。第一座配饰山形墙雕塑的围柱式神庙是座落于雅典卫城,出自大约西元前570年,几乎为独立式的雕塑,然而中心场景仍然保有以狮子的搏斗为主要的题材。

位于奥林匹亚的宙斯神庙中出自西侧山形墙上的阿波罗神像。
位于奥林匹亚宙斯神庙中出自西侧山形墙上的阿波罗神像。

再者,祂的边角含有个别的场景,包括赫拉克勒斯对抗特里同(Triton)。在西元前六世纪中叶之后,结构布局配置的变化:动物场景此时被放置在角落,很快攸关它们的设计就完全消失了。这个中央结构布局于现下以神话故事中的战斗题材或者以人物列队成行的模式来接替。对山形墙这方面极为器重可以从古风时代晚期位于德尔斐阿波罗神庙里经由雕塑的发现之中证明希腊人掌握著山形墙的雕塑工艺,于西元前373年在神庙的拆毁后其山形墙雕塑已普遍的被认定是确实地掩埋于地下了。[26]涉及到个别性题材之山形墙场景方面,乃为借由与地方相关连的神话主题已日益地占有主导的地位了。因此,位于奥林匹亚东边的山形墙上描绘了关于珀罗普斯(Pelops)与俄诺玛俄斯(Oinomaos)之间的战车竞赛的准备工作,此即是关乎邻近比萨(Pisa)之国王的神话故事。这是圣所本身创建的神话故事,展示在这里最显眼的位置上面。一个类似的直接关联是配置于帕德嫩神庙东边的山形墙上以雅典娜女神诞生的故事为主题的,或者是于祂西边的山形墙上描述著雅典娜与波塞冬之间因为取得阿提卡(Attica)的雅典保护神地位之角力。位于萨莫色雷斯岛(Samothrace)上后来的众卡比洛斯(Kabeiroi)神庙的山形墙上,年代为西元前三世纪晚期,描述的题材多半是纯粹为当地的传说,没有主要关心希腊总体上的山形墙雕塑主题了。

安在马上的海仙女涅瑞伊得斯(nereid);出自位于埃皮达鲁斯的阿斯克勒庇俄斯神庙山墙饰物(英语:acroterion)(acroterion)的一隅。
安在马上的海仙女涅瑞伊得斯(nereid);出自位于埃皮达鲁斯阿斯克勒庇俄斯神庙山墙饰物英语acroterion(acroterion)的一隅。

屋顶

屋顶的装饰是以山墙饰物英语acroteria来加冠其上的,原本是采用以精心彩绘泥塑圆盘的形式的,从西元前六世纪开始以十分完全地人物雕刻的造型已被安放在山形墙的边角和屋脊。希腊建筑师他们能够刻画出合并碗状物与三脚架英语tripod(tripods)的三脚祭坛造型、狮鹫(griffins)、斯芬克斯(spinxes or sphinxes),尤其是神话人物和神祇等等。举例而言,刻画著奔跑的胜利女神尼刻(Nike)被加冠在位于德尔斐的阿波罗阿尔克马埃翁(Alcmaeonidae or Alcmaeonid)神庙,还有安座在马上的亚马逊人造型树立在位于埃皮达鲁斯内的阿斯克勒庇俄斯神庙边角的山墙饰物(akroteria)。据保萨尼亚斯(Pausanias, 5, 10, 8)描述青铜制作的三脚祭坛形式的边角山墙饰物与尼刻女神像是由帕奥纽斯(Paeonios)塑造好后,二者被安置在位于奥林匹亚宙斯神庙的屋脊上面。

圆柱

为了完整性的缘故,一个更进一步雕塑装饰的承载体应该在这里来提起的:即位于艾菲索斯以及蒂蒂玛英语Didyma的爱奥尼柱式神庙之雕刻圆柱列(columnae celetae or sculptured columns)。在这儿,早已经于古风时代的神庙里,圆柱柱身的下方部分是由突出浮雕饰所装饰著,最初是描绘人物的排列,其后更替祂们之后续的事物是古典时代晚期与希腊化时代有关于神话场景与战斗的浮雕。[27]

功能与设计

雅典娜·帕德嫩神像,现今珍藏于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编号:129。
雅典娜·帕德嫩神像,现今珍藏于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编号:129。

接受膜拜的神像与内殿

神庙的功能主要集中在内殿,乃为受膜拜神像(神尊)之“宅邸”。神庙的外部方面的精心制作有助于强调内殿高贵的身分与尊严。相反得,内殿本身通常则是在稍微适中的状态下完成得。唯一提供内殿以及受膜拜神像照明来源是由内殿'祭坛前方大门外的光线所照射进来。因而,室内只能接收到有限的照明量。而位于巴赛的阿波罗神庙以及位于帖该亚英语Tegea(Tegea)雅典娜神庙则是被发现到的例外了,在那里的神庙内殿南边之墙垣设有一扇门,有可能让更多的光线进入室内。特殊情况也应用于基克拉泽斯群岛上的神庙,那儿的屋顶素来是用大理石砖瓦。大理石屋顶也包括用在位于奥林匹亚宙斯神庙以及位于雅典帕德嫩神庙。因为大理石并非完全不透明,所以这些内殿可能已经洋溢著鲜明的漫射光。因为是祭祀性的缘故,而且还运用了初升太阳的光,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希腊神庙面向著东方。但却有一些例外的形式存在著,比方说,位于艾菲索斯以及位于门德雷斯河畔马格内西亚英语Magnesia on the Maeander两地的阿耳忒弥斯神庙是朝向西方的,或者是阿卡迪亚(Arcadia)地区的神庙是面向南北方的。这样的例外形式可能与祭祀做法的习俗有关系。研究神庙所在地周围的土壤,证据表明神庙所在地是选择有关于特定的神祇的标准:举例而言,在耕地土壤之中的神庙是选择供奉酒神、戏剧之神──狄俄倪索斯与农产女神──得墨忒耳,还有几乎是岩石的土壤是选择供奉光明、医药、预言之神──阿波罗与月亮、森林女神──阿耳忒弥斯。[28]

阿法埃娅(Aphaia,位于埃伊纳岛)的神庙:在内殿的里边为了美化而点缀着两层的多立克圆柱。
阿法埃娅(Aphaia,位于埃伊纳岛)的神庙:在内殿的里边为了美化而点缀着两层的多立克圆柱。
巴赛的阿波罗·伊壁鸠鲁神庙(the Temple of Apollo Epikourios at Bassae)的平面图与内部重建规模的复原图示。请注意要到内殿的侧边入口与独自伫立的科林斯圆柱。
巴赛阿波罗·伊壁鸠鲁神庙(the Temple of Apollo Epikourios at Bassae)的平面图与内部重建规模的复原图示。请注意要到内殿的侧边入口与独自伫立的科林斯圆柱。

改良

受膜拜的神像往往面向一座祭坛,而且是在神庙前方呈轴向的设置著。为了保持这样的关连,在早期的神庙里,单排圆柱列通常是沿著内殿的中心轴线兴建著,后来由两排分开且朝向两边的圆柱列的形式所取代了。三条过道的中间一条也由此而创建了,是经常被注重的主要一条过道。内殿中央过道的庄严与尊贵可以借由特殊元素的设计运用来强调之。举例而言,已知最古老的科林斯柱头(Corinthian capitals)是源自于多立克柱式神庙内殿(naoi,naos的复数形态)中间独自伫立的圆柱,这是一个具有神秘的宗教特征,并且考古学家们也讨论过有关科林斯柱头显示的意义:在一些城邦中,这是一个简单的祈愿柱典范。给人深刻印象的内部过道可能借由具有沿著后方的第三排圆柱列被更进一步地强调著,像这样的情况可以在帕德嫩神庙以及位于尼米亚英语Nemea(Nemea)的宙斯神庙中发现到。帕德嫩神庙的内殿,也有另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特征,亦即一排圆柱列加于另一排圆柱列上方,因而形成美观的两层圆柱列建筑艺术造型,而位在埃伊纳岛(Aegina)上的阿法埃娅(Aphaia)神庙即是采用如此的艺术工法。位于帖该亚英语Tegea的雅典娜神庙则显示出另一种艺术的变化,在那儿的两排圆柱是借由从两边侧壁突出的半圆柱列并且于其上冠以科林斯柱头以作显示与象征。这种早期建筑形式的解答可以从巴赛的神庙里面见到(请参考右方巴赛的阿波罗·伊壁鸠鲁神庙图示),在那儿门廊后方的中央圆柱保持著独自伫立的形态,而沿著两侧的圆柱列实际上是半柱(semi-columns)与由呈现直角弯曲状突出的墙壁及后方两侧挂钩状突出的墙壁相连接得。

位于蒂蒂玛(英语:Didyma)的阿波罗神庙中之密室。
位于蒂蒂玛英语Didyma的阿波罗神庙中之密室。
希腊神庙之中密室的位置。
希腊神庙之中密室的位置。

参访限制

希腊神庙的内殿是仅有且稀少能够进入的房间并且很少有参访者(信众、游客)会经过这个神圣场合。通常而言,要进入这房间,除了在重要节庆(像是月桂节)或其他特殊时机(祈求神谕)之外,祂是仅限于祭司才能够来这里的。有些时候,为了强调及注重受膜拜神像的神圣性质,会将神像进一步地移驾到在内殿之中一间独立隔开的空间,此即密室英语adyton。特别是在大希腊地区,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很长的时间了。在过去的几十年和几个世纪期间,为数众多的祈愿物英语votive之奉献可能被安置在内殿里面,赐予祂一种博物馆般的性质(保萨尼亚斯,5, 17)。

后殿

位在神庙后方的房间,即为后殿,通常是提供作为祭祀礼器的储存空间。祂也可能被认为是神庙的金库。有一段时间,雅典的帕德嫩神庙后殿还含有提洛同盟(Delian League)金库的功能地位,因此由神祇直接庇佑及镇守著。从四边拱廊之中来观察,门廊以及后殿经常被木制的栅栏(barriers)或是围墙(fences)等屏障所封闭住的。

四边拱廊

如同内殿一般,这四边拱廊可以作为祈愿奉献物的陈列与储存,通常是安放在圆柱列之间。在某些情况中,祈愿奉献物也可以直接贴附在圆柱列上面,因为这是可以见的到的,比方说,位于奥林匹亚赫拉神庙英语Temple of Hera (Olympia)(Temple of Hera at Olympia)。而关于四边拱廊也可能运用于宗教祭祀的游行方面,或者简单作为基本格局元素(门廊、内殿、密室、后殿)之间彼此互依而成的屏障处,这是经由维特鲁威(III 3, 8f)来强调出祂的功能的。

朝向方位

根据莱斯特大学的阿伦·索尔特(Alun Salt )在位于西西里岛上的希腊神庙的研究中发现神庙方位有朝著东方初升太阳的导向。这神庙方位上的神圣宗教定制课题长期以来一直是古希腊研究中的重要议题。大多数的希腊神庙是朝著东方的方位但有许多神庙是朝向西方、南方与北方的方位,事实上今日人们关于古希腊神庙朝向方位的刻版印象并不是很重要的一个课题。

赞助者、构筑与经费

公众和私人赞助

在西元前六世纪晚期中,阿尔克马埃翁家族大力支持位于德尔斐的阿波罗神庙之重建,从而提高了他们家族在雅典进而到希腊的地位。
在西元前六世纪晚期中,阿尔克马埃翁家族大力支持位于德尔斐的阿波罗神庙之重建,从而提高了他们家族在雅典进而到希腊的地位。

希腊神庙的赞助者(功德主)或发起人通常属于下述两个群体中的一群:一方面为公众的赞助者,包括了管理著重要圣所的机关和机构;而另一方面则是具有影响力以及富裕的私人赞助者,尤其是希腊化王国君主们。财政的需求是涵盖著税收或者特别性的课征作收入,亦或是通过出售像是银的原材料作为经费来源。也会发生募集捐款的情况,尤其是对于跨地区的圣所像是德尔斐或者是奥林匹亚。希腊化王国的君主们可能是在他政权势力直辖范围以外的城市显示出作为私人捐助者的立场并赞助公共建筑,以安条克四世(Antiochus IV or Antiochos IV)的历史上实际例证作说明,他曾下令重建位于雅典宙斯神殿。在这样的情况下,重建之神庙的这些钱则是来自于捐赠者的私人金库了。[29]

构筑组织

在得到广大民众的支持或者是经由民选议会所通过的相关议案之后,建筑合同将被公布出来招标(基于公平、公正的原则)。获指派的委员会将会选择所提交计划中的胜出者。然后,而另一个委员会将监督兴建过程。其职责包括公告求才和个别合同的授予、施工的实际监管、检查与验收完成的部分,以及工资给付。这原本的公告包含了所有必要的信息,以使得承包人为了完成委任工程而做出切实(合宜)的报价。合约通常授予给最优惠价格与最完善服务的竞标者。在公共建筑工程的情况下,建材通常由公众赞助者来提供,当中有异议会在合约中阐明。承包人通常只负责整体建筑的特定部分,因为大多数都是小规模行业而已。本来,工资是按个人与当日支付,但是从西元前五世纪起,论件计酬或是按施工阶段付款变得普遍了。[30]综观古希腊神庙会发现到祂的施工、建材都相当认真与细心,每一建筑构件都是确确实实的做到,也因此祂们能够安住数百年而屹立不摇的主要原因,值得令人赞赏。

兴建经费

这些神庙兴建的经费可能是相当庞大的。举例而言,从留存的单据显示出在艾菲索斯月神庙的重建之中,一根圆柱的造价就需要40,000 德拉克马(Acient drachmas,古希腊的银币名称与重量单位),那价格是相当接近于今天的200万欧元,约莫1,400万多人民币。若再考虑到一名建筑工人每日的工资给付则要二德拉克马的价位(在现代西欧的工资水平之上)。由于此设计所需的圆柱列之总数量为120根,甚至在建筑这一方面会造成相当于今日那些重大工程项目之建筑经费(约3.6亿欧元;大概相当于25亿多人民币)一样水平的支应。[31]

不同柱式建筑的神庙

本章节主旨在于介绍希腊神庙三种柱式的发展沿革,如欲详细了解各座神庙的特色与风格请参阅古希腊神庙列表条目。

希腊神庙祂们的分类标准之一在于柱式的选择作为他们希腊人基本审美原则重要特征。这种选择,其乃是很少完全自由的,但通常由传统和当地习惯来决定,会导致广泛不同的设计规则。根据三个主要的柱式,可以在多立克柱式爱奥尼柱式以及科林斯柱式神庙之间做出基本的区别。

多立克柱式神庙

座落于雅典的赫淮斯托斯神庙(Temple of Hephaistos),在希腊之中保存最完好的多立克柱式神庙。
座落于雅典赫淮斯托斯神庙(Temple of Hephaistos),在希腊之中保存最完好的多立克柱式神庙。
从另一个视点仰望雅典赫淮斯托斯神庙。
从另一个视点仰望雅典赫淮斯托斯神庙。

现代的关于希腊神庙建筑结构的印象是受到众多适度地保存良好的多立克柱式神庙之强烈影响的缘故。尤其是义大利南部(Magna Graecia)与西西里岛的遗址对西方游客而言是最容易到达的景点,而于此相当早就进行古典研究的发展了,比方说,座落于帕埃斯顿阿克拉戈斯(Akragas)或是塞吉斯塔(Segesta)的神庙,[32]但是雅典帕德嫩神庙以及火神庙(Hephaisteion,也名为赫淮斯托斯神庙)也影响著学术研究还有新古典主义建筑(Neoclassical architecture),两者(学术、建筑)即从这一个早期希腊文明发展地点开始发展的。

肇始

希腊神庙建筑中的多立克柱式神庙建造之起源可以追溯到西元前七世纪初。随著西元前600年左右转变到石造建筑,这样式的柱式建筑被完全的发展著;从那时起,只有细节上的变化、发展以及完善而已,主要是在解决由巨型神庙的设计与施工上所带来的挑战情况。

最初的巨型神庙

除了早期建筑的形式,偶尔还是有半圆室的后边以及四面坡屋顶,这最初30米(100英呎)的围柱式神庙便是发生在即,年代在西元前600年之前的阶段。一个例证是座落在瑟美斯英语Thermos (Aetolia)的C神庙,年代大约是西元前625年,[33]为一座30米(100英呎)长的多列柱神庙,内在的四边拱廊是借由 5 x 15 根圆柱列所包围著,祂的内殿由圆柱列的中间行列划分出两个过道。祂完全是属于多立克柱顶乃是由彩绘陶片、大概是早期范例的陇间壁,以及黏土制的三角槽排档来显示表明。[34]祂似乎呈现出这样的情况,即在西元前七世纪里,这所有的神庙是于科林斯(Corinth)以及阿尔戈斯(Argos)的势力范围内所兴建及树立得,祂们是属于多立克围柱式建筑(peripteroi)。这最早的石柱没有展现出整体简单朴实高耸且中间柱身呈粗短的状态和古风时代晚期的范例,而是反映出过去原来木造建筑细长型态。业经西元前600年左右,来自各边的可视性要求已经被应用于多立克柱式神庙了,导致神庙中祭坛前面的门廊被借鉴而在神庙后方设置了一间后殿。这种早期的需求也继续影响著多立克柱式神庙的设计,尤其是在希腊本土更是如此。但是关于这一点既不是爱奥尼柱式神庙、也不是位在大希腊的多立克柱式范例也遵循了这一原则。[35]随著石造建筑的日益增加且永远纪念化(monumentalisation),并且在内殿以及四边拱廊之间移除了木制屋顶结构到檐楣的层级二者的固定关连的转变。这样的关连在墙垣与圆柱列的轴心之间也是一样,几乎是小型建筑结构演变过程中所经历的课题,且将近一个世纪仍然未下定义以及没有固定的规则:内殿的位置是“浮动”在四边拱廊之内的。

在奥林匹亚天后庙(英语:Temple of Hera (Olympia))(Heraion of Olympia)之中的多立克柱头。
奥林匹亚天后庙英语Temple of Hera (Olympia)(Heraion of Olympia)之中的多立克柱头。
多立克角冲(Doric corner conflict)图示。
多立克角冲(Doric corner conflict)图示。

石造建筑的神庙

在奥林匹亚的天后庙(约西元前600年)

关于这一座奥林匹亚的天后庙英语Temple of Hera (Olympia)(Heraion of Olympia,也名为奥林匹亚的赫拉神庙,[36]大约西元前600年)体现了从木造建筑到石造建筑的转变过程或过渡阶段。这座神庙建筑,初步的构建完全是采用木材与泥砖,祂所拥有的木质圆柱列随著时间的推移那些已逐渐的更换为石造圆柱列。就像是一座多立刻圆柱与多立克柱头的博物馆,祂包含所有按照年代次序各个阶段的范例,及至古罗马时期为止。位于后殿圆柱列的其中之一根至少到西元二世纪依然还是维持木制的质材,当时的保萨尼亚斯对这座神庙是如此的描述著。这座6乘以16根圆柱列的神庙早已被视成为了解决多立克角冲(Doric corner conflict)这一个问题而设计的。祂是通过分柱法方面来减少角落柱子间距的方式而实现所谓的角落收缩的效果。这一座天后庙关于在内殿四边拱廊之间的设计连系是最先进的,因为祂所采用的解决方案其已成为十几年后的一项典范,一条线性轴沿著内殿墙垣的外部表面以及通过相关圆柱列的中心轴延伸。祂的区别是在宽的圆柱间距(intercolumnia)在窄侧以及窄的那些位于长侧这两者之间的不同,也是一项有影响力的特征,因为是在这内殿之中的圆柱列的定位配置,相对应于外侧那些圆柱列,其不重复著一项特征,这一直到150年之后位于巴赛神庙的兴建而有所改观。[37]

座落于克基拉岛上的阿耳忒弥斯神庙(西元前六世纪初)

最古老的完全石造之多立克柱式神庙是以西元前六世纪早期座落于克基拉岛(现代的科孚岛〔Corfu〕)上的阿耳忒弥斯庙(Artemis Temple)为代表。[38]这座建筑所有的部件都是庞大与厚重的,祂的圆柱列达到了几乎是柱子底部直径五倍的高度,并且分柱法采用方面是以一个单独圆柱宽度让柱子彼此的间隔很近。祂的多立克柱式所有的各个构件由后来的准则来观察有很大的不同,尽管所有多立克柱式建筑的必要特征都有存在。祂为8乘以17圆柱列的底层平面图,大概为伪围柱式建筑,是一座与众不同的神庙。

古风时代位在雅典的天帝庙

在多立克柱式神庙之中,位于雅典庇西特拉图家族(Peisistratid)的天帝庙(也名为奥林匹亚宙斯神殿)拥有一个特殊的地位。[39]虽然这座建筑从未完成,设计祂的建筑师显然地试图要去适应爱奥尼双列柱廊式建筑。柱筒建造于后来的地基之中的状况表明祂当初的计划是要兴建一座多立克柱式神庙。然而,祂的底层平面图遵循著萨摩斯岛的爱奥尼柱式建筑典范是非常地密切,这将会造成难以调和与多立克柱式建筑上的三角槽排档横饰带这样设计的解决方案。在西元前510年希庇亚斯英语Hippias (tyrant)(Hippias)被驱逐之后,这座建筑的工作便因此停止了:民主雅典也没有意愿去延续僭主政治之自我标榜的不朽功业。

古典时期:被认定为神庙的建筑圣典

除了于大希腊地区的城邦(poleis)里,在那边的更多试验性阶段建筑之中有一些少数地建筑典范的这样例外之下,古典时代的多立克柱式神庙类型依然是保持著围柱式建筑之规模。贯穿整个古典时期,祂的完美是主导了艺术创作尖端的优先权。

位于奥林匹亚的宙斯神庙遗址。
位于奥林匹亚宙斯神庙遗址。
位在奥林匹亚的宙斯神庙(西元前460年)

被认为典型的解决方案很快就被厄利斯(Elis)的李班英语Libon (architect)(Libon)这位建筑师所发现,他于大约西元前460年左右兴建了位在奥林匹亚宙斯神庙。凭借著祂的 6 x 13 根圆柱列或者是 5 x 12 分柱法,这座神庙是设计的完全合乎原理。祂的圆柱之间的架间(轴对轴)经过测量为4.9米(16英呎),一组三角槽排档 + 陇间壁是2.4米(8英呎),一个飞檐托块加上相邻的空间(通过)是1.2米(4英呎),大理石屋顶的瓦片宽度为0.61米(2英呎)。他的圆柱列是雄厚粗壮的,只有伴随著轻微的卷杀;柱头的钟形圆饰英语Molding (decorative)已经近似线性地在45°的角度。所有的上层建筑受到曲率的影响。这内殿的测量正好是 3 x 9 圆柱间距(轴对轴),祂的外墙面是对齐邻近圆柱列的轴线。

其他典范的古典神庙

6 x 13 根圆柱列,这是古典比例的范式,是由众多神庙采取了这项定制,比方说,座落于提洛岛(Delos,大约西元前470年)的阿波罗神庙,位于雅典赫淮斯托斯神庙以及这一座位于苏尼恩岬英语Cape Sounion(Cape Sounion)的波塞冬神庙英语temple of Poseidon[40]其中有一项细微的变化,以 6 x 12 根圆柱列或是 5 x 11 分柱法经常地被发现。

帕德嫩神庙(西元前450年)
帕德嫩神庙平面图,请注意位在内殿有一重三面围绕的柱廊以及在后方有一间柱室(pillared room)。
帕德嫩神庙平面图,请注意位在内殿有一重三面围绕的柱廊以及在后方有一间柱室(pillared room)。
从远处眺望帕德嫩神庙。
从远处眺望帕德嫩神庙

这一座著名的帕德嫩神庙[41]保持在一个为 8 x 17 根圆柱列相同比例的大型建筑规模,但也遵循相同的建筑原则。尽管有八根圆柱位在祂的前端,这神庙是一座纯粹的围柱式建筑,祂的内殿两侧纵向外墙对准了第二根和第七根圆柱的轴线。在其他方面,这座帕德嫩神庙是杰出的宗教建筑,在多数的希腊围柱式建筑之中作为一个优秀的典范,是于细节之处里由许多美学上独特的解决方案所成就的。举例而言,像是这门廊壁角柱以及后殿是被缩短了,以便形成简单的支柱。代替了更长的壁角柱,那儿是在前柱式建筑柱廊内部位于四边拱廊的前端与后端处,体现出爱奥尼柱式建筑的习惯。而这间内殿的建造完成,是连同著一间含有四根圆柱的西侧房间,也是这座神庙特别优秀的一点。这座帕德嫩神庙的古风时代前身已经包含这样的房间了。所有在帕德嫩神庙中的测量是以比例为4:9的比值来确定的。它(4:9比值)确定了圆柱宽度到圆柱之间的距离、柱基平台的宽度到长度,以及内殿没有关于壁角柱的设置。这座神庙的宽度到高度是取决于檐楣,以相反比例为9:4的比值来确定著,这相同比例的平方值,是为81:16,它(81:16比值)确定了神庙的长度到高度。由上面视差矫正的章节中已经有论及到,所有这些数学的严谨性是被放宽与放松的,其因而影响到了整体建筑,从一个阶层到一个阶层,以及建筑构件到建筑构件都有受到影响。92面雕刻的陇间壁装饰著祂的三角槽排档横饰带:半人马之战(centauromachy)、亚马逊之战英语amazonomachy以及巨人族之战是祂的主题。这间内殿的外墙是冠以一面人物形象的横饰带英语Parthenon Frieze(figural frieze)围绕著整个内殿并且上面是描绘著有关泛雅典娜节的游行英语Panathenaia(Panathenaic procession)以及众神大会的主题。大规格的人物形象装饰是位于山形墙两侧的窄边。这种严谨的原则与雕饰精致优雅的结合使得帕德嫩神庙成就了极具模范的古典式神庙。位于雅典赫淮斯托斯神庙(Temple of Hephaistos),在帕德嫩神庙竖立之后不久,也采用相同的美学方案与比例原则,但没有固守著同样地密切到4:9的比例。[42]

位于尼米亚(英语:Nemea)(Nemea)的宙斯神庙。
位于尼米亚英语Nemea(Nemea)的宙斯神庙。

古典时代晚期和希腊化时代:改变比例

在西元前四世纪里,一些少数的多立克柱式神庙被竖立了 6 x 15 或者是 6 x 14 根圆柱列,大概指的是关于当地古风时代原本的建筑,比方说,在尼米亚英语Nemea里的宙斯神庙[43]以及在帖该亚英语Tegea里的雅典娜神庙。[44]通常地,多立克柱式神庙遵循著一个导向是在祂们的上层结构变成较轻的趋势。圆柱列的宽度变得更窄,于分柱法上之圆柱间距变得更宽。这是显示出一种多立克柱式神庙发展上以调整为往爱奥尼柱式神庙的比例与重量规模的倾向,同时也经由一个渐进发展的趋势来反映出在爱奥尼柱式神庙之中整座建筑变得有些沉重的一个相互影响的情形。在这种建筑规模轻盈上的互相影响的情况这并不令人意外,著名的代表是在西元前四世纪晚期中位于尼米亚英语Nemea宙斯神庙,借由一间分柱法上具有二个圆柱间距深的门廊来强调以及注重神庙前端,而有关于后殿的设置则是被取消了。[45]正视性(Frontality)法则是爱奥尼柱式神庙的关键特征。这在门廊上的注重业已出现在位于帖该亚英语Tegea年代较古老的雅典娜神庙之中了,但是在那儿祂是在后殿之中重复强调相同的建筑工艺。两座神庙延续著朝向更丰富的室内设备之趋势,在这两种情况下伴随著科林斯柱式的嵌墙柱或是完整的圆柱列在一起。

沿著两侧长边的圆柱列数目之逐渐减少,这在爱奥尼柱式神庙是清晰可见的,其也反映在多立克柱式建筑里面。位于高也诺(Kournó)的一座小型神庙拥有一个仅仅 6 x 7 根圆柱列的四边拱廊、一座只有 8 x 10 米的柱基平台以及角落被作成了壁柱朝向著神庙前端。[46]位于这里的巨型多立克柱式神庙之四边拱廊仅仅是做暗示而已;该功能很明确是用作为受膜拜神像神龛的一个简单天篷。

位于大希腊的多立克柱式神庙

位于帕埃斯顿的阿波罗神庙。
位于帕埃斯顿阿波罗神庙。

西西里岛和义大利南部几乎没有参与过这些多立克柱式神庙建筑的发展。这里,许多座神庙建造是在西元前六世纪到西元前五世纪这段期间进行的。[47]后来,这些位居西部的(义大利南部与西西里岛)希腊人便表现了明显的趋势,他们发展出不寻常的建筑学上之解决方案,对于这些殖民地他们的母邦而言是或多或少想像不到的一件事。举例而言,在那儿有两座神庙的范例伴随著位在神庙前端不平均的圆柱数目在一起,位于帕埃斯顿的赫拉一世神庙[35]以及位于麦特蓬托姆英语Metapontum的阿波罗A神庙。[48]两座神庙在祂的前端伫立有九根圆柱。

位于塞利努斯(Selinus)的G神庙平面图,与具有一间定义明确的密室。
位于塞利努斯(Selinus)的G神庙平面图,与具有一间定义明确的密室

这些位居西部希腊人的建筑技术上发展之可能性,此方面已渐渐超越他们那些在希腊本土的母邦,准许建筑规模上许多的背离。举例而言,有关于柱顶结构发展的革新在西部之中允许比以前的建筑规范有更广泛空间上的跨越,导致一些纵深非常深的四边拱廊以及广阔的内殿。而这四边拱廊通常会有两根圆柱距离的深度,比方说,位于帕埃斯顿的赫拉一世神庙,以及位于塞利努斯(Selinus)的C、F与G神庙,[49]祂们是归类为仿双重周柱式(pseudodipteroi,pseudodipteros的复数形态)建筑。而关于这后殿只是起著辅助作用不一定要设置,然而有些时候还是有后殿存在的设置,比方说,位于帕埃斯顿里的波塞冬神庙。更加频繁出现的,乃是在这神庙中还包含著一间位在内殿后端之单独被隔开的房间,这间房间通常是禁止进入的,此即为密室英语adyton。在某些情况下,这间密室是一间在内殿之中为独立式的格局结构,比方说,位于塞利努斯的G神庙。如果可能的话,位于内殿内部的圆柱列会被移除掉,容许让长达13米宽敞的露明屋顶(open roof)结构以加盖其上。

复刻位于阿克拉戈斯的天帝庙模型。
复刻位于阿克拉戈斯的天帝庙模型。

论及偌大的神庙建筑是阿克拉戈斯天帝庙英语Temple of Olympian Zeus (Agrigento),一座 8 x 17 根圆柱的围柱式建筑,但是在很多方面被视为完全“非希腊式”建筑结构,配备著各种细节像是嵌墙柱、人物形象的支柱(男像柱〔Telamon〕的柱列),以及一排以墙壁部分封闭的四边拱廊[50]连同 56 x 113 米的外部尺寸规模,祂是一座上古时代曾经完工过的最大型多立克柱式建筑。假使这些殖民地的建筑师在基本的建筑项目方面显示出卓越的独创性以及将之进行实践,在详细的建筑项目中他们更是这么执行著。举例而言,像是这个整排多立克檐楣(geisa,为geison的复数形态)的底面可能被装饰以镶板英语coffer(coffers)而不是飞檐托块英语Architectural glossary#mutule(mutuli,为mutule的复数形态)

虽然有一个强烈倾向在强调著神庙的前端,比方说,透过添加多达八阶的坡道或阶梯(座落在塞利努斯之中的C神庙英语Temple C (Selinus)),或者是一间深度为3.5圆柱间距的门廊(座落在锡拉库萨阿波罗神庙)[51]已经成为神庙建筑设计的一个重要性的关键原则,这是借由把在神庙面积长边的圆柱间距加宽作为相对性处理的解决方案,比方说,座落于帕埃斯顿的赫拉一世神庙。只有在殖民地之中的神庙建筑之多立克角冲问题可以被忽视掉。如果义大利南部的建筑师们试图去解决祂这个问题的话,他们则采用了多种解决方案:角落的陇间壁或三角槽排档的加宽、圆柱间距或陇间壁的变动。在某些情况下,不同的解决方案是使用在相同建筑的宽边与窄边这两处。

典型地爱奥尼柱式的圆柱比例。
典型地爱奥尼柱式的圆柱比例。

爱奥尼柱式神庙

渊源

对于初期,在西元前六世纪之前,关于这爱奥尼柱式神庙的术语可能顶多在指称著位于爱奥尼亚的殖民地区域之一座神庙。从这段时间已被发现的任何建筑结构上之碎片没有一件是属于这爱奥尼柱式建筑的。然而,一些早期的神庙在该地区已经显示出合理建筑体制的象征了,这就是后来的爱奥尼柱式建筑体制的特色,比方说,萨摩斯岛的天后庙二世(Heraion II of Samos)。[52]因而,甚至在早期的特点上,这内殿墙壁的轴线是对准著圆柱的轴线的,但是在多立克柱式建筑学之中,内殿外部墙壁面同样也是这么设计的。早期的爱奥尼柱式神庙也显示出祂们对于典型之多立克柱式建筑从各侧边的可视性特征是毫不关心的,祂们经常缺少一间后殿的设置;在西元前四世纪里,这种围柱式建筑唯一地在这地区成为广泛的建筑。与之相比,从一项早期的特点来看,爱奥尼柱式神庙强调注重神庙前端采用双门廊的设计。延伸加长的四边拱廊成为了决定性因素。与此同时,这款爱奥尼柱式神庙系统的特点是祂们倾向于使用多样化和丰富地装饰著建筑的表面,以及明暗对比的广泛运用。

巨型的爱奥尼柱式神庙

萨摩斯岛的天后庙

于神庙建筑学中,当这款爱奥尼柱式建筑放大升级到巨型规模时,祂即立刻成为可辨识的希腊神殿。这座巨型神庙是位于萨摩斯岛的天后庙(Heraion of Samos),由罗伊科斯英语Rhoecus(Rhoikos)大约在西元前560年所兴建的,是首座众所周知的双列柱廊式建筑,伴随著 52 x 105 米的外部尺寸。[53]一间 8 x 21 根圆柱列的双门廊围住著内殿,神庙的后端甚至拥有十根圆柱列。神庙前端采用了不同的圆柱间距,伴随著具有较宽距离的中央开口。与圆柱的底部直径成比例的,这些圆柱达到了与多立克相对应圆柱三倍的高度。40条凹槽丰富了这圆柱柱身的复杂表面结构。萨摩斯岛的圆柱柱础上是装饰以水平横向的凹槽序列,但是尽管这样的活泼性质,而祂们的重量却是一块为1,500公斤重。这种结构的柱头很可能仍然完全采用木造质材,因为是这柱顶的关系导致。爱奥尼盘蜗饰柱头是从后来由波利克拉特斯(Polycrates)所重建的四边拱廊外边幸存著。四边拱廊内边的圆柱列则拥有叶子或者是花瓣造型的装饰并且没有盘蜗饰。

基克拉泽斯群岛爱奥尼柱式神庙

位于基克拉泽斯群岛之中,那里早期的神庙完全是以大理石建成的。那里没有发现到相关连的盘蜗饰柱头,然而祂们的大理石柱顶却属于爱奥尼柱式建筑的风格。[54]

艾菲索斯的月神庙
位于艾菲索斯的月神庙之平面图。
位于艾菲索斯月神庙之平面图。

古老的艾菲索斯月神庙的大概的起源与建造的年代是在西元前550年左右,[55]爱奥尼柱式系统神庙在考古学上遗址的数量的增加即是在这个时期所留下来的建筑。这座月神庙是被规划为一座双列柱廊式建筑,祂的建筑师是泰奥多勒斯英语Theodorus of Samos(Theodoros) 曾经也是位于萨摩斯岛上天后庙的建设者之一。伴随著一个 55 x 115 米的底部构造,这座月神庙对于所有先例而言是超出规模(outscaled)的伟大建筑。祂的内殿是被施行作为无屋顶的内部的绕柱式(peristyle)庭院,此即所谓的古希腊神坛(sekos)。这座建筑完全是以大理石建造而成的。这座神庙是被认为列入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这可能是被证明为合理正当的史实,因为考虑到了有关于在祂的结构之中的建筑成就。

源自于月神庙的柱筒(Columna caelata or Column drum)。
源自于月神庙柱筒(Columna caelata or Column drum)

这些圆柱是矗立在艾菲索斯柱础(ephesian bases)上方,祂们其中的36根圆柱是在这柱身的底部则装饰以等身大小(life-sized)的人类形象之带状雕刻,此即所谓的柱筒(columnae caelatae)[56]这些圆柱刻有40条与48条之间的凹槽,祂们其中有些凹槽的切凿方式是在一条宽的凹槽以及一条窄的凹槽之间轮流交互排列著。而这希腊建筑中最早的大理石楣梁,是在月神庙所发现的,而这也曾经实现了纯石造楣梁跨度达到最宽阔距离的建筑工艺。位在中间段落的楣梁8.74米长并且重达24公吨;祂也必须抬升到祂最终的位置,所以使用一组滑轮系统,将之升离地面20米之上的位置固定好。如同祂的先例,这座神庙于前端采用了不同的圆柱宽度的间距,并且位于后端则有较高数量的圆柱陈列著。根据古老的资料来源[来源请求]克罗伊索斯(Croesus or Kroisos)是这座神庙的赞助者之一。在这圆柱列中的一根柱子上面确实有被发现到提及关于祂的建筑赞助方所题之一段献词。这座神庙于西元前356年被黑若斯达特斯(Herostratos)所焚毁并且在此后不久重新建造。[57]关于这重新复座的神庙,有著一座十级或更多级台阶的梯状基座英语crepidoma被兴建了。而较古老的爱奥尼柱式神庙系统通常地是缺乏了一个具体可见的底部构造。这是强调了地基必须对一个已提高的柱顶做出平衡的结构设置,创造出不仅是一种视觉对比的效果,而且主要重量是在这细长的圆柱列上面。

在蒂蒂玛阿波罗神庙
位于蒂蒂玛(英语:Didyma)的阿波罗神庙遗址。
位于蒂蒂玛英语Didyma的阿波罗神庙遗址。

这一座位于蒂蒂玛英语Didyma比邻米利都的阿波罗神庙,大约始于西元前540年,是另一型的双列柱廊式建筑与开放式内部庭院建造在一起。[58]这座建筑内部是建构以强大的壁柱,祂们的匀称已由四边拱廊外部反映出来了。这座神庙的圆柱列,伴随著36条凹槽,是以作为柱筒连同人物形象装饰的方法办理,像那些在艾菲索斯都可以见到。建筑施工的辍止大约在西元前500年,但是于西元前331年重新开始动工营造并且最终于西元前二世纪竣工。这巨额的成本花费可能是牵涉到有关于施工时期之所以冗长到跨世纪的原因之一。这一座建筑是首座遵循著统一圆柱间距的阿提卡(Attic)传统之爱奥尼柱式神庙,祭坛前方的圆柱间距区别不再实行了。

普里埃内的雅典娜·波丽亚斯神庙
位于普里埃内(英语:Priene)(Priene)的雅典娜神庙遗址。
位于普里埃内英语Priene(Priene)的雅典娜神庙遗址。

爱奥尼围柱式建筑通常的规模是有些小型并且比起多立克柱式那些建筑而言祂们的尺寸是属于较短的情形。比方说,位于拉布朗达英语Labraunda(Labraunda)的宙斯神庙只拥有 6 × 8 根圆柱列,[59]位于萨莫色雷斯岛(Samothrace)里的阿芙洛狄忒神庙仅仅只有 6 × 9 根圆柱列。[60]这一座位于普里埃内英语Priene(Priene)雅典娜·波丽亚斯(Athena Polias)神庙,[61]在古代已经被尊作为一座爱奥尼柱式神庙的古典范例,有一定程度的部分仍然保存著。祂乃为首座巨型的爱奥尼亚的围柱式建筑,在西元前350年与西元前330年之间是由皮修斯所兴建。祂是立基于一片1.8乘以1.8米(6乘以6英呎)的建筑用石造地面方格(祂的方形底座的精确尺寸)组成的平面上。这座神庙拥有 6 × 11 根圆柱列,也就是说为一组 5:10 或是 1:2 圆柱间距的比例。墙垣与圆柱列是轴向排列的,这是按照爱奥尼柱式建筑的传统。而这四边拱廊在四边都是同等的深度,通常重点是位于前端部分,而被汰除掉的一些格局像是一间后殿,祂则被总结合并到内殿的背面了,乃是于爱奥尼柱式建筑学里为首座正式的典范。这是以显而易见的数学方面上之有理数到设计成适合希腊爱奥尼柱式建筑文化,也连同祂强烈的自然哲学之传统在一起的建筑学问。披忒欧是成为在建筑学之中的重大影响力远远超越其一辈子的建筑师了。赫莫杰尼斯,他可能是来自于普里埃内的建筑师,是一位该受到建筑学上成就光荣的继任者[来源请求]并且在大约西元前200年实现了爱奥尼柱式建筑学上的最终兴盛时期。

马格内西亚的月神庙
源自于门德雷斯河畔马格内西亚(英语:Magnesia on the Maeander)之月神庙的柱头,现今珍藏在柏林的佩加蒙博物馆(Pergamonmuseum)。
源自于门德雷斯河畔马格内西亚英语Magnesia on the Maeander之月神庙的柱头,现今珍藏在柏林佩加蒙博物馆(Pergamonmuseum)。

位于门德雷斯河畔马格内西亚英语Magnesia on the Maeander的月神庙(亦名门德雷斯河畔马格内西亚的阿耳忒弥斯神庙)是经由赫莫杰尼斯(设计)的建筑工程之一,同时为最初的仿双重周柱式神庙建筑之一。[62]其他早期的仿双重周柱式神庙建筑还包含这座在莱斯沃斯岛(Lesbos)上位于米莎(Messa)的阿芙洛狄忒神庙,然而属于赫莫杰尼斯时期或者是更早的年代的神庙,[63]则为这座落于克里斯英语Chryse Island(Chryse)的阿波罗·斯明狄也斯(Apollo Sminthaios)神庙[64]以及这位于艾拉班达英语Alabanda(Alabanda,也译为阿拉邦达)的阿波罗神庙。[65]仿双重周柱式建筑的布局安排,省略去内部的圆柱列之排列同时也维持著一个四边拱廊与两根圆柱距离的宽度的安排,创造出一间巨大且加宽的门廊,堪比同时期的建筑学上之门厅结构。这座马格内西亚的神庙之建筑用石造地面方格是立基于一片3.7乘以3.7米(12乘以12英呎)的广场上。而这四边拱廊则是由 8 × 15 根圆柱列或是 7 × 14 圆柱间距所围绕著,换句话说是一组 1:2 的比例。这间内殿由一间四根圆柱深度的门廊所构成的,一间四根圆柱列的内殿,以及一间2根圆柱列的后殿。位在四边拱廊上方的楣梁,在那儿是一面137米长的人物形象横饰带,描绘有关亚马逊之战英语amazonomachy的故事。位于横饰带上方则是铺设著齿状饰英语dentil、爱奥尼柱式檐楣以及斜檐等建筑元件。

位于雅典的厄瑞克忒翁神庙(Erechtheion)。
位于雅典厄瑞克忒翁神庙(Erechtheion)。
阿提卡的爱奥尼柱式建筑
从雅典卫城中通廊(Propylaea,亦名为山门)的右方即可看到雅典娜·尼刻神庙座落的位址。
从雅典卫城中通廊(Propylaea,亦名为山门)的右方即可看到雅典娜·尼刻神庙座落的位址。

虽然雅典和阿提卡在民族上来源也同属爱奥尼亚人,但是爱奥尼柱式建筑在这个地区并不是那么具重要性。在雅典卫城中的尼刻·阿普特拉神庙英语Temple of Athena Nike(Temple of Nike Aptera,亦曰胜利女神殿),是一座小型两向拜式神庙,大约在西元前420年左右竣工,将爱奥尼圆柱竖立于阿提卡柱础(Attic bases = Ionic bases)的方形底座(plinthless)上面,圆柱列柱头支撑著一条三层楣梁与一面人物形象构成的横饰带,但没有典型爱奥尼的齿状饰英语dentil,这是值得注意的特征。而关于厄瑞克忒翁神庙(Erechtheion)东边与北边的门厅,是在西元前406年完成,祂也遵循相同建筑元素的继承属性。

埃皮达鲁斯

一座创新的爱奥尼柱式神庙是位于埃皮达鲁斯阿斯克勒庇俄斯(Asklepios)神庙,是最初的伪围柱式建筑 类型之一。这是一座小型爱奥尼前柱式神庙拥有嵌墙柱沿著两侧与背面排列著,而这四边拱廊也因此沦为仅仅作为一个完整门廊正面的暗示了。[66]

大希腊

大希腊这个地区中很少有爱奥尼柱式神庙明显的建筑踪迹的证据。为数不多的例外之一是古典时代早期的D神庙,为一座 8 x 20 圆柱列的围柱式建筑,位于麦特蓬托姆英语Metapontum。祂的建筑师结合了齿状饰,是小亚细亚的典型风格,伴随著一面阿提卡横饰带(Attic frieze),由此证明希腊殖民地是完全有能力参与希腊本土神庙建筑风格的发展。[67]一座希腊化时代的小型爱奥尼前柱式神庙被发现在位于阿格里真托的波杰托·圣尼古拉(Poggetto San Nicola)。

希腊化时代的印度
希腊化时代的神庙连同著爱奥尼圆柱列,该神庙是位于今日巴基斯坦塔克西拉(Taxila)城市附近的犍底(英语:Jandial)(Jandial)。
希腊化时代的神庙连同著爱奥尼圆柱列,该神庙是位于今日巴基斯坦塔克西拉(Taxila)城市附近的犍底英语Jandial(Jandial)。

目前已知有一座与希腊神庙的设计非常相似的爱奥尼柱式神庙是来自于犍底英语Jandial(Jandial),该地位在印度次大陆的西北部,就是在今日的巴基斯坦境内。这座寺庙/神庙被认为是一座半古典式寺庙/神庙。祂的设计实质上就是一座希腊神庙的规格,连同一间内殿英语Cella门廊以及位在背面的一间后殿英语opisthodomos在一起。[68]位在前面的两根爱奥尼圆柱是由两面侧壁英语anta (architecture)墙垣所构成的,就同一座希腊双柱式门廊英语distyle in antis(distyle in antis)布局设计一样。看起来这座寺庙/神庙具有一面外墙并设有窗户或者是出入口(doorways),在布局上类似于希腊的圆柱列的行列围绕(围柱式建筑设计)。[69]祂已被称为“在印度的土壤上所发现最古希腊的建筑结构(the most Hellenic structure yet found on Indian soil)”。[70]

科林斯柱式神庙

位于雅典的天帝庙。
位于雅典天帝庙

肇始

三款古典希腊柱式之中最年轻的一款,这科林斯柱式后来成为被用于关于希腊神庙的外观设计之时期是比较晚的。在祂已证明了祂的设计足够成为用于神庙外的柱廊设置之后,比方说,在今日于比利维英语Belevi Mausoleum(Belevi,邻近艾菲索斯)的一座陵寝,在西元前第三世纪之中第二个年代的一半阶段里,祂的设立似乎已经日益普及。早期的典范可能包括了在亚历山卓塞拉比尤姆神庙英语Serapeum(Serapeum or Temple of Serapeum)以及一座位于大赫尔莫波利斯英语Hermopolis Magna(Hermopolis Magna)的神庙,两座神庙皆由托勒迈厄斯三世(Ptolemaios III = Ptolemy III)所兴建的。位于美西尼英语Messene(Messene)的一座小型雅典娜·琳纳蒂丝(temple of Athena Limnastis)神庙,毫无疑问地就是科林斯柱式神庙,是唯有透过由早期的游客所绘画的图稿和非常稀缺、珍贵的片段而来被证实著。祂的年代大概可以追溯到西元前第三世纪晚期。[71]

典范

潘地亚王国(Pandyan Kingdom)发行的硬币描绘著一座神庙位在两侧的丘陵符号与下方的一头大象之间,出自西元一世纪斯里兰卡的古代潘地亚(Pandya or Pandyas)领土。
潘地亚王国(Pandyan Kingdom)发行的硬币描绘著一座神庙位在两侧的丘陵符号与下方的一头大象之间,出自西元一世纪斯里兰卡的古代潘地亚(Pandya or Pandyas)领土。
希腊化时代中雅典的奥林匹亚宙斯神庙

第一座可以确定年代以及保存良好而存在的科林斯柱式神庙是希腊化时代所重建的雅典天帝庙,设计规划与开始动工是在西元前175年和西元前146年之间。这是一座伟大的双列柱廊式建筑连同祂的 110 × 44 米底部构造基础工事以及 8 × 20 根圆柱列是曾经成为了最大的科林斯柱式神庙之一。祂是由安条克四世·神显者(Epiphanes,音译为伊皮法尼斯)捐赠的,祂结合了亚洲的/爱奥尼的柱式连同科林斯柱头的所有建筑元素。作为一座双列柱廊式建筑里面,祂的亚洲元素和祂的概念在雅典所创建的神庙中是一项例外。[72]

奥尔巴

大约在西元前二世纪中叶,一座 6 × 12 根圆柱列的科林斯围柱式建筑是建造于崎岖的奇里乞亚(Rugged Cilicia)之中的奥尔巴英语Olba (ancient city)─狄欧凯瑟瑞(Olba-Diokaisarea)。[73]祂的圆柱列,主要还是笔直地,矗立在阿提卡柱础上但底层没有方形底座,为这个时期之中最优秀的神庙建筑。每一根圆柱上有24条凹槽饰纹这是仅在底部居中的小平面显示出来的。每个科林斯的柱头是由三部分组成,是一个特殊且优秀的形式。这座神庙的柱顶大概是属于多立克柱式的,由散落在遗址中的飞檐托块碎片的一项线索中所得到之启示。而建筑上所有的这些细节都在暗示著出自亚历山卓工作坊(Alexandrian workshop),因为自从亚历山卓展现出最大的建筑趋势后即为多立克柱顶结合科林斯柱头,并且在阿提卡柱础之下不设置方形底座。[74]

在拉吉纳的赫卡忒神庙
位于尼姆(Nîmes,为法文辞汇)的方形神殿,源自西元前16年,是一座典型的罗马神庙(英语:Roman temple),属于一座科林斯六柱伪围柱式的建筑。
位于尼姆(Nîmes,为法文辞汇)的方形神殿,源自西元前16年,是一座典型的罗马神庙英语Roman temple,属于一座科林斯六柱伪围柱式的建筑。

此外更进一步地设计选项是由位于拉吉纳英语Lagina(Lagina)的赫卡忒神庙所显露出来,是一座小型 8 × 11 根圆柱列的伪围柱式建筑[75]祂的建筑构件是完全符合了亚洲式/爱奥尼式建筑的准则。祂的显著特征,是丰富的人物形象横饰带,造就了这座宗教建筑,大约在西元前100年兴建,是一座建筑界的瑰宝。此外在晚期发展且众所周知的科林斯柱式的希腊神庙之中,比方说,位于米拉萨(Mylasa)[76],以及位于佩加蒙(Pergamon)的中央体育馆露台。[77]

科林斯柱式神庙独特的用途与影响

在为数不多且属于科林斯柱式的希腊神庙于建筑样式或者是底层平面图里几乎总是表现的优秀兼出色,并且最初通常是一个王室赞助者的身分对神庙建造所表达的建筑样式。因为科林斯柱式神庙准许材料与技术上工艺成就二方面去大量增加或增益到投资于这一样式的建筑中,为了王室自我扩张的目的这使得祂的运用有优美且吸引人注意之处了。希腊化时代君主政治的灭亡加上罗马与其盟邦的国势增强,于是在宗教建筑赞助者的位置中,其地位便被安放在商业精英还有圣所的行政管理部门的阶层了。科林斯柱式神庙的建造成为了自信和独立的典型表现了。[78]作为罗马建筑的一项元素,这科林斯柱式神庙后来成为广泛分布在整个希腊罗马世界的一项宗教建筑,尤其是在小亚细亚地区,一直到帝国晚期为止。

留存的神庙遗址

位于巴赛(英语:Bassae)的阿波罗·伊比鸠鲁神庙(英语:Bassae#Temple_of_Apollo_Epikourios),由爱尔兰画家、旅行家、作家以及考古学家的爱德华·多德威尔(英语:Edward Dodwell)(Edward Dodwell)所画,1821年。
位于巴赛英语Bassae阿波罗·伊比鸠鲁神庙英语Bassae#Temple_of_Apollo_Epikourios,由爱尔兰画家、旅行家、作家以及考古学家的爱德华·多德威尔英语Edward Dodwell(Edward Dodwell)所画,1821年。

虽说建造的极其扎实坚固,除了屋顶之外,相对较少的希腊神庙则留下了具非常重要意义的遗址;这些神庙通常是转换为其他用途的那些重新奉为神圣的建筑,如教堂或清真寺。平台结构有很多合理完整的地方,以及一些环绕圆柱的柱筒组成元件,这对后来的建设者来说更难以重复使用。一些有争议的原物归位(anastylosis)的做法,或是重新架设倒下的材料,有时候有被采用过。矩形墙块通常被带走以便重复使用,并且一些建筑物被毁坏或是弱化,其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取得连接块的铜销子。大理石雕塑经常被移除,为砂浆制作石灰,而且任何幸存下来的文物通常都会被移到博物馆,但不是移往当地的博物馆。

最完整的遗址集中在雅典和义大利南部;在他们的顺序之下,上面的章节已经更加详细地描述了几个了。雅典有帕德嫩神庙以及保存最完好的多立克柱式赫淮斯托斯神庙,两座神庙都曾经成为教堂,同样地两座小型的神庙在雅典卫城与大型科林斯柱式雅典的奥林匹亚宙斯神庙的一隅。位于巴赛英语Bassae的小型阿波罗·伊比鸠鲁神庙英语Bassae#Temple_of_Apollo_Epikourios在一个乡村地区保存下来连同大部分圆柱和主要的门头线墩子(architrave block)都在原地,这些都搀杂在清落的石块当中。在1812年的时候,这个从英国的古文物收藏者提取出来的巴赛横饰带英语Bassae Frieze(Bassae Frieze),这件文物很快地就被珍藏在大英博物馆的馆内了。

在义大利境内的帕埃斯顿,在那不勒斯南部的某个地方附近,曾经是大希腊(希腊人的义大利殖民地)北方界线,拥有三座接连的早期多立克柱式神庙,大部分都在城市的罗马遗址之中了。在西西里岛境内,阿格里真托附近的神殿之谷具有一处更大的神庙群,以孔科耳狄亚神庙英语Temple of Concordia, Agrigento的主体结构保存的特别完好。沿著海岸,塞利农特大约于西元前250年被迦太基人所摧毁并且留有五座神庙塌落的遗址,其中一座已被重建的神庙英语Temple E (Selinus)是来自于原始材料的。就在不远处,塞杰斯塔(Segesta)具有一座个别的多立克柱式神庙 ,这座神庙的主要结构大致上是完好的。

注释

  1. ^ Penrose, F.C.英语Francis Penrose, (communicated by Joseph Norman Lockyer英语Joseph Norman Lockyer), The Orientation of Greek Temples, Nature, v.48, n.1228, May 11, 1893, pp.42-43
  2. ^ Miles, 219-220
  3. ^ 存档副本. [2015-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
  4. ^ http://muellercain.weebly.com/uploads/1/6/2/0/16208714/minoan_and_mycenaean_civilization_comparison_lesson.pdf.
  5. ^ http://lucian.uchicago.edu/blogs/isthmia/publications/archaic-temple/
  6. ^ Heinrich Drerup: Griechische Baukunst in geometrischer Zeit. Göttingen 1969.
  7. ^ Heinrich Drerup: Zur Entstehung der griechischen Ringhalle. In: Nikolaus Himmelmann-Wildschütz & Hagen Biesantz (eds.): Festschrift für Friedrich Matz. Mainz 1962, p. 32-38.
  8. ^ Ralf Schenk: Der korinthische Tempel bis zum Ende des Prinzipats des Augustus. Internationale Archäologie Vol. 45, 1997, p. 41-47.
  9. ^ Klaus Bringmann & Barbara Schmidt-Dounas: Schenkungen hellenistischer Herrscher an griechische Städte und Heiligtümer. Historische und archäologische Auswertung. Ed. by Hans von Steuben & Klaus Bringman. Akademie Verlag Berlin, Berlin 2000.
  10. ^ Astrid Schürman: Griechische Mechanik und antike Gesellschaft. Stuttgart 1991, p. 5.
  11. ^ Hans Lauter: Die Architektur des Hellenismus. Wiss. Buchges., Darmstadt 1986, p. 180-194; Gottfried Gruben: : Die Tempel der Griechen. Hirmer, München 2001 (5th edn.), p. 33-44.
  12. ^ Friedemann Quaß: Die Honoratiorenschicht in den Städten des griechischen Ostens. Untersuchungen zur politischen und sozialen Entwicklung in hellenistischer und römischer Zeit. Stuttgart 1993.
  13. ^ Klaus Tuchelt: Frühe Denkmäler Roms in Kleinasien. 23. Beiheft Mitteilungen des Deutschen Archäologischen Instituts Abteilung Istanbul. 1979, p. 119-122.
  14. ^ Charlotte Roueché & Kenan T. Erim (Hrsg.): Aphrodisias Papers: Recent Work on Architecture and Sculpture. In: Journal or Roman Archaeology. Supplementary series Vol. 1. 1990, p. 37 ff.
  15. ^ Heidi Hänlein-Schäfer: Veneratio Augusti. Eine Studie zu den Tempeln des ersten römischen Kaisers. Rome 1985.
  16. ^ Margarete van Ess & Thomas Weber (Hrsg.): Baalbek. Im Bann römischer Monumentalarchitektur. 1999; Klaus Stefan Freyberger: Im Licht des Sonnengottes. Deutung und Funktion des sogenannten Bacchus-Tempels im Heiligtum des Jupiter Heliopolitanus in Baalbek. In: Mitteilungen des Deutschen Archäologischen Instituts Abteilung Damaskus. Vol. 12. 2000, p. 95-133.
  17. ^ Alois Machatschek - Mario Schwarz: Bauforschungen in Selge. Österreichische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Philosophisch – Historische Klasse Denkschriften. 152. Band. Ergänzungsbände zu den Tituli Asiae Minoris. Verlag der Österreichischen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Wien 1981, p. 96 Taf. 4 Fig. 70; J. Nollé & F. Schindler: Die Inschriften von Selge. 1991, p. 89 No. 17.
  18. ^ John B. Ward-Perkins: Roman Imperial Architecture. 1983.
  19. ^ Klaus Stefan Freyberger & Martha Sharp Joukowsky: Blattranken, Greifen und Elefanten. Sakrale Architektur in Petra. In: Thomas Weber & Robert Wenning (eds.): Petra: antike Felsstadt zwischen arabischer Tradition und griechischer Norm. Sonderheft Antike Welt. Zabern, Mainz 1997, p. 71 ff.
  20. ^ Pierre Collart: Le sanctuaire de Baalshamin à Palmyre. 1969.
  21. ^ Elizabeth Fentress (Ed.): Romanization and the City. Creation, Transformation, and Failures. In: Proceedings of a conference held at the American Academy in Rome to celebrate the 50th anniversary of the excavations at Cosa, 14–16 May 1998. Journal of Roman Archaeology. Supplementary series Vol. 38. Portsmouth 2000.
  22. ^ Regarding Roman period and financing, using the province of Asia as an example, see Stefan Cramme: Die Bedeutung des Euergetismus für die Finanzierung städtischer Aufgaben in der Provinz Asia. Köln 2001. (Online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4-09.).
  23. ^ The same basic proportion occurs, less purely, in the Temple of Hephaestus of Athens. Wolfgang Müller-Wiener: Griechisches Bauwesen in der Antike. C. H. Beck, München 1988, p. 27-32.
  24. ^ Wolfram Hoepfner英语Wolfram Hoepfner in: Wolfram Hoepfner & Ernst-Ludwig Schwandner (eds.): Hermogenes und die hochhellenistische Architektur. Internationales Kolloquium in Berlin vom 28. bis 29. Juli 1988 im Rahmen des XIII. Internationalen Kongresses für Klassische Archäologie. Mainz 1990. p. 12; Meral Ortac: Die hellenistischen und römischen Propyla in Kleinasien. 2001, p. 115 (Online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4-09.).
  25. ^ Lothar Haselberg: Old Issues, New Research, Latest Discoveries: Curvature and Other Classical Refinements. In: Lothar Haselberger (ed.): Appearance and Essence. Refinements of Classical Architecture: Curvatur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Philadelphia 1999, p. 1-68.
  26. ^ Charles Picard – Pierre de La Coste Messelière: Fouilles de Delphes. Bd. IV 3, 1931, S. 15 ff.
  27. ^ About architectural sculpture: M. Oppermann: Vom Medusabild zur Athenageburt. Bildprogramme griechischer Tempelgiebel archaischer und klassischer Zeit. 1990; Heiner Knell: Mythos und Polis. Bildprogramme griechischer Bauskulptur. The column was constructed of drums, the round core, and finished with flutes, making the outer area look rippled. Slight swelling of the column is known as entasis. 1990.
  28. ^ Retallack, G.J., 2008, Rocks, views, soils and plants at the temples of ancient Greece. Antiquity 82, 640-657
  29. ^ K. Bringmann & H. von Steuben, Schenkungen hellenistischer Herrscher an griechische Städte und Heiligtümer. 1995; Hildegard Schaaf: Untersuchungen zu Gebäudestiftungen hellenistischer Zeit. 1992.
  30. ^ Hans Lauter: Die Architektur des Hellenismus. Wiss. Buchges., Darmstadt 1986, p. 12-27; Wolfgang Müller-Wiener: Griechisches Bauwesen in der Antike. C. H. Beck, München 1988, p. 15-25, 33-39.
  31. ^ Albert Rehm: Die Inschriften. In: Theodor Wiegand: Didyma. 2. Teil (ed. by Richard Harder). Berlin 1958. p. 13–103. The calculation is based on a low skilled craftsman's daily pay of circa 150 Euro in modern Germany.
  32. ^ Dieter Mertens: Der Tempel von Segesta und die dorische Tempelbaukunst des griechischen Westens in klassischer Zeit. 1984.
  33. ^ Georg Kawerau & Georgios Soteriades: Der Apollotempel zu Thermos. In: Antike Denkmäler. Bd. 2, 1902/08. (Online).
  34. ^ H. Koch: Zu den Metopen von Thermos. In: Mitteilungen des Deutschen Archäologischen Instituts Abteilung Athen. Bd. 39, 1914, S. 237 ff.
  35. ^ 35.0 35.1 Dieter Mertens: Der alte Heratempel in Paestum und die archaische Baukunst in Unteritalien. 1993.
  36. ^ Alfred Mallwitz: Das Heraion von Olympia und seine Vorgänger. In: Jahrbuch des Deutschen Archäologischen Instituts. Bd. 81, 1966, p. 310-376.
  37. ^ Frederick A. Cooper: The Temple of Apollo Bassitas. Vol. 1-4. 1992-1996.
  38. ^ Gerhard Rodenwaldt: Korkyra. Bd. 1 - Der Artemistempel. 1940.
  39. ^ Renate Tölle-Kastenbein: Das Olympieion in Athen. Böhlau, Köln 1994.
  40. ^ Gottfried Gruben: Die Tempel der Griechen. Hirmer, München 2001 (5. edn.), p. 212-216.
  41. ^ Michael B. Cosmopoulos (ed.): The Parthenon and its sculptur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2004.
  42. ^ Homer A. Thompson & Richard E. Wycherley : The Agora of Athens. The History, Shape and Uses of an ancient City Center. The Athenian Agora. Vol 14, 1972, p. 140 ff.
  43. ^ Frederick A. Cooper et al.: The Temple of Zeus at Nemea. Perspectives and Prospects. Catalogue Benaki Museum Athens 1983. Athens 1983
  44. ^ C. Dugas; J. Berchamans & M. Clemmensen: Le sanctuaire d'Aléa Athéna à Tégée au IVe siècle. 1924.
  45. ^ Frederick A. Cooper e.a.: The Temple of Zeus at Nemea. Perspectives and Prospects. Ausstellungskatalog Benaki Museum Athen 1983. Athen 1983.
  46. ^ Hans Lauter: Die Architektur des Hellenismus. Wiss. Buchges., Darmstadt 1986, S. 187. 195 Abb. 65. 66a.
  47. ^ Dieter Mertens: Städte und Bauten der Westgriechen. Von der Kolonisationszeit bis zur Krise um 400 vor Christus. Hirmer Verlag, München 2006.
  48. ^ Dieter Mertens: Städte und Bauten der Westgriechen. Von der Kolonisationszeit bis zur Krise um 400 vor Christus. Hirmer Verlag, München 2006, p. 157-158.
  49. ^ Luca Giuliani: Die archaischen Metopen von Selinunt. Zabern, Mainz 1979; Dieter Mertens: Selinus I. Die Stadt und ihre Mauern. Zabern, Mainz 2003; Dieter Mertens: Städte und Bauten der Westgriechen. Von der Kolonisationszeit bis zur Krise um 400 vor Christus. Hirmer Verlag, München 2006, p. 117-124, 227-228, 231-235.
  50. ^ Dieter Mertens: Städte und Bauten der Westgriechen. Von der Kolonisationszeit bis zur Krise um 400 vor Christus. Hirmer Verlag, München 2006, p. 198.
  51. ^ see Dieter Mertens: Städte und Bauten der Westgriechen. Von der Kolonisationszeit bis zur Krise um 400 vor Christus. Hirmer Verlag, München 2006, p. 104-110.
  52. ^ Hermann J. Kienast: Die rechteckigen Peristasenstützen am samischen Hekatompedos. In: Ernst-Ludwig Schwandner (ed.): Säule und Gebälk. Zu Struktur und Wandlungsprozeß griechisch-römischer Architektur. Bauforschungskolloquium in Berlin vom 16.-18. Juni 1994. Diskussionen zur Archäologischen Bauforschung. Bd. 6, 1996, p. 16-24.
  53. ^ Christof Hendrich: Die Säulenordnung des ersten Dipteros von Samos. Habelt, Bonn 2007.
  54. ^ Gottfried Gruben: Naxos und Delos. Studien zur archaischen Architektur der Kykladen: In: Jahrbuch des Deutschen Archäologischen Instituts. Vol. 112, 1997, p. 261–416.
  55. ^ Anton Bammer: Das Heiligtum der Artemis von Ephesos. 1984; Anton Bammer - Ulrike Muss: Das Artemision von Ephesos. Sonderheft Antike Welt. Vol. 20, 1996.
  56. ^ Ulrike Muss: Die Bauplastik des archaischen Artemisions von Ephesos. Sonderschriften des Österreichischen Archäologischen Institutes. Vol. 25. Wien 1994.
  57. ^ 黑若斯达特斯后被处以极刑。
  58. ^ Peter Schneider: Neue Funde vom archaischen Apollontempel in Didyma. In: Ernst-Ludwig Schwandner (Hrsg.): Säule und Gebälk. Zu Struktur und Wandlungsprozeß griechisch-römischer Architektur. Bauforschungskolloquium in Berlin vom 16.-18. Juni 1994. Diskussionen zur Archäologischen Bauforschung. Vol. 6, 1996, p. 78-83.
  59. ^ Pontus Hellström - Thomas Thieme: The temple of Zeus. In: Labraunda - Swedish excavations and researches. Vol 1, 3. Lund 1982.
  60. ^ Ibrahim Hakan Mert: Untersuchungen zur hellenistischen und kaiserzeitlichen Bauornamentik von Stratonikeia. Köln 1999, p 261-301 (Online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4-09.).
  61. ^ Frank Rumscheid: Untersuchungen zur kleinasiatischen Bauornamentik des Hellenismus. 1994, p 42–47.
  62. ^ Carl Humann: Magnesia am Mäander. 1904, p 55; also see in: Wolfram Hoepfner & Ernst-Ludwig Schwandner (Eds.): Hermogenes und die hochhellenistische Architektur. Internationales Kolloquium in Berlin vom 28. bis 29. Juli 1988 im Rahmen des XIII. Internationalen Kongresses für Klassische Archäologie. Mainz 1990; more generally: W. Hoepfner in: Wolfram Hoepfner & Ernst-Ludwig Schwandner (Eds.): Hermogenes und die hochhellenistische Architektur. Internationales Kolloquium in Berlin vom 28. bis 29. Juli 1988 im Rahmen des XIII. Internationalen Kongresses für Klassische Archäologie. Mainz 1990, p. 2 ff. 30 ff.
  63. ^ Hakan Mert: Untersuchungen zur hellenistischen und kaiserzeitlichen Bauornamentik von Stratonikeia. Köln 1999, p. 26 (Online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4-09.).
  64. ^ Ibrahim Hakan Mert: Untersuchungen zur hellenistischen und kaiserzeitlichen Bauornamentik von Stratonikeia. Köln 1999, p. 26 (Online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4-09.).
  65. ^ Frank Rumscheid: Untersuchungen zur kleinasiatischen Bauornamentik. Bd. I. Zabern, Mainz 1994, p. 141-143.
  66. ^ Temple L in Epidauros; see Hans Lauter: Die Architektur des Hellenismus. Wiss. Buchges., Darmstadt 1986, p. 189-190.
  67. ^ See Dieter Mertens: Der ionische Tempel von Metapont. In: Mitteilungen des Deutschen Archäologischen Instituts. Römische Abteilung. Bd. 86, 1979, p. 103 ff.
  68. ^ "The Hellenistic Settlements in the East from Armenia and Mesopotamia to Bactria and India" Getzel M. Cohen, Univ of California Press, 2013, p.327 [1]
  69. ^ Rowland, p.492
  70. ^ "The Dynastic Arts of the Kushans", John M. Rosenfield,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 janv. 1967 p.129 [2]
  71. ^ Ralf Schenk: Der korinthische Tempel bis zum Ende des Prinzipats des Augustus. Internationale Archäologie 45, 1997, p. 16-21.
  72. ^ See Renate Tölle-Kastenbein: Das Olympieion in Athen. Böhlau, Köln 1994.
  73. ^ Theodora S. MacKay: Olba in Rough Cilicia. 1968; Detlev Wannagat: Neue Forschungen in Diokaisareia / Uzuncaburç, Bericht über die Arbeiten 2001-2004. In: Archäologischer Anzeiger. 2005, p. 117-166.
  74. ^ See Hildegard Schaaf: Untersuchungen zu Gebäudestiftungen hellenistischer Zeit. 1992; Ralf Schenk: Der korinthische Tempel bis zum Ende des Prinzipats des Augustus. Internationale Archäologie 45, 1997, p. 26-27; Detlev Wannagat: Zur Säulenordnung des Zeustempels von Olba-Diokaisareia. In: Olba II. First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Cilician Archaeology, Mersin 1.-4.6. 1998, Mersin 1999, p. 355-368.
  75. ^ See Ulrich Junghölter: Zur Komposition der Laginafriese und zur Deutung des Nordfrieses. 1989; Frank Rumscheid: Untersuchungen zur kleinasiatischen Bauornamentik. Bd. I, 1994, p. 132 ff.; Ralf Schenk: Der korinthische Tempel bis zum Ende des Prinzipats des Augustus. Internationale Archäologie 45, 1997, p. 28 ff.
  76. ^ Walter Voigtländer in: Adolf Hoffmann; Ernst-Ludwig Schwandner; Wolfram Höpfner英语Wolfram Höpfner & Gunnar Brands英语Gunnar Brands (eds.): Bautechnik der Antike. Kolloquium Berlin 1990. Diskussionen zur Archäologischen Bauforschung. Bd. 5. 1991, p. 247-248; Ralf Schenk: Der korinthische Tempel bis zum Ende des Prinzipats des Augustus. Internationale Archäologie 45, 1997, p. 37-39 (late 2nd century BC).
  77. ^ P. Schazmann: Das Gymnasium. In: Altertümer von Pergamon. Bd. VI. 1923, p. 40 ff.; Ralf Schenk: Der korinthische Tempel bis zum Ende des Prinzipats des Augustus. Internationale Archäologie 45, 1997, p. 39-41.
  78. ^ See Ralf Schenk: Der korinthische Tempel bis zum Ende des Prinzipats des Augustus. Internationale Archäologie 45, 1997, p. 41-47.

相关条目

参考文献

英文参考文献
  • Jenkins, Ian. Greek Architecture and Its Sculpture.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 Martin, Roland. Greek Architecture. New York: Electa/Rizzoli, 1988.
  • Miles, Margaret Melanie. A Companion to Greek Architecture. Malden, MA: John Wiley & Sons, 2016.
  • Scully, Vincent Joseph. The Earth, the Temple, and the Gods: Greek Sacred Architecture. Rev. ed.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79.
  • Tzonis, Alexander, and Phoivē Giannisē. Classical Greek Architecture: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Modern. English-language ed. Paris: Flammarion, 2004.
  • Yeroulanou, Marina. "Architecture in City and Sanctuary." In A Companion to Greek Art, edited by Tyler Jo Smith and Dimitris Plantzos, 132-52. Vol. 1. Somerset: Wiley, 2012.
其他语言参考文献
  • Gottfried Gruben: Die Tempel der Griechen. Hirmer, München 2001 (5. edn.), ISBN 3-7774-8460-1
  • Manfred Bietak (ed.): Archaische Griechische Tempel und Altägypten. Österreichische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Wien 2001, ISBN 3-7001-2937-8
  • Ralf Schenk: Der korinthische Tempel bis zum Ende des Prinzipats des Augustus. Internationale Archäologie Vol. 45, 1997, ISBN 978-3-89646-317-3
  • Dieter Mertens: Der alte Heratempel in Paestum und die archaische Baukunst in Unteritalien. 1993.
  • Wolfgang Müller-Wiener: Griechisches Bauwesen in der Antike. C. H. Beck, München 1988, ISBN 3-406-32993-4
  • Heiner Knell: Architektur der Griechen: Grundzüge. Wiss. Buchges., Darmstadt 1988, ISBN 3-534-80028-1
  • Hans Lauter: Die Architektur des Hellenismus. Wiss. Buchges., Darmstadt 1986, ISBN 3-534-09401-8
  • Werner Fuchs: Die Skulptur der Griechen. Hirmer, München 1983 (3. edn.), ISBN 3-7774-3460-4

外部链接

Template:古希腊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古希腊神庙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