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不里士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大不里士.

大不里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大不里士
تبریز
从上顺时针方向:城内天际线、El-Gölü、诗人之墓、大不里士市集区及Tabriz Municipality Palace
绰号:先锋之城(City of Firsts)
大不里士
大不里士
坐标:38°04′N 46°18′E / 38.067°N 46.300°E / 38.067; 46.300坐标38°04′N 46°18′E / 38.067°N 46.300°E / 38.067; 46.300
国家 伊朗
行政区3
东阿塞拜疆省
大不里士县
大不里士中心区
政府
 • 市长Iraj Shahin-Baher
 • 议会主席Shakur Akbarnejad
 • 国会Alirezabeighi, Saei, Farhanghi, Bimegdar, Pezeshkian & Saeidi
面积
 • 市324 平方公里(125 平方英里)
 • 市区2,356 平方公里(910 平方英里)
海拔1,351.4 米(4,433.7 英尺)
人口(2016 Census)
 • 市区1,558,693[2]
 • 都会区1,773,023[1]
 • 排名第六名
居民称谓Tabrizian, Təbrizli, Tabrizi
时区伊朗标准时间UTC+3:30
 • 夏时制伊朗夏令时UTC+4:30
邮区编号51368
电话区号041
气候Dsa
网站Tabriz municipality

大不里士波斯语تبریز[tæbˈɾiːz]  ( 发音)亚塞拜然语Təbriz),中国古称桃里寺帖必力思伊朗西北部城市,是东阿塞拜疆省的首府。位于库赫·塞汉特高原之上。海拔1350米。大不里士位于一个山谷内。冬季寒冷,夏季温和,被认为是一个避暑胜地。

大不里士是伊朗西北部人口最多的城市,是伊朗历史悠久的首都之一,也是东阿塞拜疆省的目前首府。它是伊朗人口第六稠密的城市。大不里士地处伊朗历史悠久的伊朗阿塞拜疆地区[3]古里河谷,在伊奈里英语Eynali沙汗得英语Sahand山脉的长锥火山脊之间,海拔在1,350至1,600米(4,430至5,250英尺)之间。山谷通向平原,缓缓向下倾斜至西部60公里(37英里)的尔米亚湖东岸。大不里士冬季寒冷,夏季温暖,被认为是避暑胜地。 2015年10月,这个城市被世界工艺品理事会英语World Crafts Council评选为“世界地毯编织城市”[4],并被伊斯兰合作组织命名为2018年示范旅游城市。[5][6]

大不里士人口超过173万(2016年)[7],是伊朗西北地区最大的经济枢纽和都会区。人口绝大多数是亚塞拜然族,居民把波斯语当作是第二语言。[8] 大不里士是汽车,机床,炼油厂,石化,纺织和水泥生产行业的主要重工业枢纽。[9] 这个城市以手工艺品闻名,包括手工编织的地毯和珠宝。在整个伊朗,当地的糖果,巧克力,干果和传统的大不里士食品被认为是最好的。大不里士也是伊朗西北部一些最负盛名的文化机构的学术中心和基地。 大不里士历史古迹多样,代表著伊朗在其悠久的历史中建筑的变化。大不里士保存的大部分历史遗址都属于伊儿汗王朝萨非王朝卡扎尔王朝[10][11] 这些景点中包括大不里士市集区,被定为世界遗产[12][13] 从近代早期开始,大不里士在三个邻近地区的发展,运动和经济中起著举足轻重的作用。即高加索东部安那托利亚地区和伊朗中部。[14] 在现代时代,城市在伊朗历史上起著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该国最接近欧洲的枢纽,伊朗的早期现代化许多方面始于大不里士。[14] 在19世纪上半叶发生两次俄罗斯-波斯战争之后,伊朗的高加索领土被迫割让给俄罗斯帝国之前,大不里士一直处于伊朗对其高加索领土的统治的最前沿。直到1925年,这座城市一直是卡扎尔王朝王储的传统住所。

地名来源

根据一些资料,[15] 包括大英百科全书[16]大不里士(Tabriz)的名字来源于该地区有许多温泉,称为tap-riz (塔普里兹)。其他消息来源[17][18] 声称,在公元246年,亚美尼亚国王梯里达底二世英语Tiridates II of Armenia为他的兄弟报仇,击退了萨珊王朝阿搭舍一世英语Ardashir I,并将城市名称从Shahistan改为Tauris,源于“ta-vrezh” ”(古典亚美尼亚语英语Classical Armenian (Grabar) 的“报仇” )。公元297年,它成为亚美尼亚国王梯里达底三世的国都。[19]但是,这个故事是基于公元13世纪亚美尼亚历史学家瓦登·阿列弗齐英语Vardan Areveltsi的描述,有很风行的渊源,却没有古代的文献记载。[20] 英国剑桥大学伊朗史英语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21]指出,存在于公元前八世纪[22][23]的一个坚强的军事堡垒大不里士塔鲁 (Tarui-Tarmakisa,或称Tarwi-Tarwakisa)和大不里士有关联,与恩斯特·赫兹菲尔德英语Ernst Herzfeld的《伊朗考古史》[24]也直接将“塔尔瓦基萨 (Tarwakisa) ” 等同于大不里士。 因此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大不里士可能被认为是伊朗历史之前就存在的地名[来源请求]

历史

据传说,791年大不里士曾是阿拔斯王朝哈里发哈伦·拉希德的妻子的住地。这座城市曾是13、14世纪时期伊儿汗国及17世纪时期萨法维王朝首都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不里士是苏联实际控制的阿塞拜疆独立共和国的首府。

早期历史

大不里士的早期历史没有充分的文献记载。这座城市最早的文明迹象出现在公元前一千年的铁器时代墓地,这个墓地是在1990年代后期在蓝色清真寺的北侧发掘出来的。[25] 这个城市还于公元前714年被铭刻为 Tarui 或 Tauris,是亚述帝国国王萨尔贡二世 (Sargon II) 在公元前714年的碑文上显示的。[26]

英国的埃及学学者大卫·罗尔英语David Rohl)建议,传说中的伊甸园就在大不里士附近。考古学家埃里克·克莱因英语Eric H. Cline 评论了大卫·罗尔 的观点,并写道:“他的论点并未受到学术机构的追捧。他的论点无助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它取决于对各种河流和河流邻近的地区的从古到今的名称,流传下来的做推测“。最后,尽管 大卫·罗尔 的论点并非绝对不可能,但似乎比其他任何假设的可能性都低,而且比 Speiser,Zarins和 Sauer 等学者提出的可能性更小。” [27]

自从大不里士的最早文献记载以来,它就被选为阿特罗巴特斯时代及其王朝及其以后的几位统治者的首都。这座城市很可能因自然灾害或入侵的军对被多次摧毁。据称,目前的大不里士最早的建筑是在公元第3或第4世纪早期的萨珊王朝 (Sassanids) 时代,或是后来在第7世纪建造的。[28] 这个城市在中波斯语中曾被称为 T'awrēš。

从阿拉伯征服到立宪革命

穆斯林征服伊朗后,也门的阿拉伯阿兹德部落英语Azd族人移居到大不里士。从那时起,后伊斯兰大不里士便开始发展。伊斯兰地理学家雅古特 哈迈维英语Yaqut al-Hamawi 说,大不里士是一个村庄,在来自阿拉伯阿兹德部落英语Azd的拉瓦德(Rawwad)到达之前即存在。[29] 公元791年,阿巴斯王朝哈里发哈伦·拉希德的妻子祖拜达 (Jubaidah)在一场毁灭性的地震后重建了大不里士,并美化了这座城市,并获得成为这个城市创始人的荣誉。[10][19]

在公元1208年的斋戒月中,大不里士及其附近的城市和领土被塔玛丽大帝统治下的格鲁吉亚王国征服,在附近的阿德比尔,也遭乔治亚人的征服。针对穆斯林在复活节那天在乔治亚控制的阿尼市屠杀12,000名基督徒的回应,有多达12,000名穆斯林被杀。[30] 然后,乔治亚人进一步前进,一路把科伊和加兹温夺下。[31][32]

蒙古入侵之后,大不里士取代了马拉格 (Maragheh),成为后来的蒙古伊儿汗国麾下阿塞拜疆的首都,直到公元1392年大不里士被帖木儿洗劫为止。

伊儿汗国的第四位统治者阿八哈汗因大不里士在西北草原的优越地理位置而选这个城市为首都。[33] 在公元1295年,他的继任者合赞汗 让大不里士成为他统治帝国的主要行政中心,这个帝国从安那托利亚到阿姆河和从高加索山到印度洋。在他的统治下,城市周围建造了新的城墙,并建立了许多公共建筑,教育设施和商队驿站,以服务在古代丝绸之路上旅行的商人。据说拜占庭格雷戈里·乔尼亚德斯英语Gregory Choniades 在这段时间曾担任该市的东正教主教。

在13世纪,许多西方专家在前往东方的途中访问大不里士,对这座城市的财富,其宏伟的建筑和机构感到惊讶。[34]

马可·波罗穿越丝绸之路到中国时,于公元1275年经过大不里士,称其为:“一个美丽而宜人的花园所环绕的伟大城市,地理位置优越,因此货物从许多地区运到这里。说拉丁语的商人特别是热拿亚人去了在那里购买从外国获得的商品。” [35]

中世纪期间,该镇存在一个犹太人社区。公元16世纪,一位来自也门的犹太人旅行家到该城市旅行,描述那里犹太人生活的恶化状况。[36]

公元1375年至1468年,大不里士是阿塞拜疆黑羊王朝的首府,[37] 直到黑羊王朝统治者扎哈沙英语Jahan Shah白羊王朝的军队击溃为止。白羊王朝从1469年至1501年选择大不里士为其首都。一些现有的历史古迹,包括当地的蓝色清真寺,是在黑羊王朝时期建造的。

公元1501年,伊斯玛仪一世进入大不里士,并宣布其为萨非王朝的首都。1514年,在查尔迪兰战役后,大不里士被奥斯曼帝国暂时占领。大不里士被伊朗军队夺回,直到1548年它一直是萨非王朝的首都。在那一年,塔赫玛斯普一世将首都转移到加兹温,以避免奥斯曼帝国军队对其首都日益增加的威胁。

在公元1585年和1603年之间,大不里士被奥斯曼帝国占领。在波斯的阿拔斯一世治下的萨菲王朝夺回该城市之后,该城市发展成为主要的商业中心,与奥斯曼帝国,俄罗斯和高加索地区进行贸易。[38] 大不里士在奥斯曼帝国–萨菲王朝战争 (公元1623–39)英语Ottoman–Safavid War (1623–1639) 期间于1635年被奥斯曼帝国穆拉德四世占领和洗劫,然后于1639年根据佐哈卜条约英语Treaty of Zuhab大不里士返还波斯。

在公元1721年夏天,一场大地震震撼了大不里士,造成约八万居民丧生。 1724年至1725年这个城市持续遭受摧毁,其间奥斯曼帝国的军队入侵该城。在这一轮入侵中,奥斯曼帝国将许多人囚禁在大不里士,并杀死了约二十万居民。[39] 伊朗军队随后夺回了这座城市,此后,大范围的饥荒加上致命疾病的蔓延,让更多幸存的人殒命。 1780年,大不里士附近发生大地震,造成20万人丧生,仅留下约三万名幸存者。[40]

在18世纪末,这座城市被分为几个区,每个区都由一个家族统治,直到1799年卡扎尔王朝王储阿巴斯·米尔札被任命为该市的总督。[41]卡扎尔王朝时期,王储的住所就在这座城市。王储通常也曾担任阿塞拜疆省省长。在此期间,一些最重要的事件是伊朗卡扎尔王朝与邻国俄罗斯帝国之间的战争。在19世纪的前半部的两次帝俄波斯战争英语Russo-Persian War (1826–1828)之后,伊朗高加索领土被迫割让 (包括现在的南达吉斯坦,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希尔凡)和亚美尼亚)给俄罗斯帝国之前,大不里士处于战略位置有助于在其高加索地区实施伊朗统治。在上一次帝俄波斯战争英语Russo-Persian War (1826–1828)期间,埃里斯托夫亲王英语Georgiy Evseevich Eristov (General Prince Eristov) 将军在1826年率领俄罗斯军队占领了这座城市,他带领 3,000名士兵进城。[42] 阿巴斯·米尔札伊万·帕斯克维奇签署了和平条约,该条约准许对最后剩下的高加索领土进行不可撤销的割让,俄罗斯军队从该市撤退了。尽管如此,直到20世纪初俄罗斯帝国垮台之前,俄罗斯的政治和军事方面仍然在大不里士和伊朗西北部有绝大的影响力。[42] 俄罗斯军队撤退后,卡扎尔王储阿巴斯·米尔札从大不里士发起了现代化计划,在此期间,他引进了西式政府机构,进口了工业机械,设置了首度的定期邮政服务,并对该市进行了军事改革。他还开始了重建运动,并建立了现代税收制度。[43]

当代

得益于与西方临近的地理优势以及与附近国家的启蒙运动的联系,大不里士成为公元1905年至1911年波斯立宪革命运动的中心,这导致了伊朗议会的建立和宪法的制定。带领大不里士人民团结反对绝对君主制的两位大不里士改革主义者萨塔尔·汗英语Sattar Khan巴基尔·汗英语Bagher Khan在实现伊朗宪法革命的目标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1909年,大不里士被俄罗斯军队占领。[44]宪政革命成功四个月后,即1911年12月,俄国人再次入侵大不里士。入侵俄罗斯军队通过击溃当地的抵抗力量,来镇压立宪革命者和城市居民。入侵之后,俄罗斯军队处决了大约1200名大不里士居民。[45] 这场军事行动的结果是,大不里士在1911年至1917年之间由俄罗斯军队占领。[44]

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伊朗就宣布中立。当战争全面爆发时,大不里士和伊朗的北部和西北部的许多地区事实上已经被俄罗斯占领了几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后期,奥斯曼帝国军队进行干预,并经过击败驻扎在那里的俄罗斯军队而控制了这座城市。[42] 在此时,由恩维尔帕夏领导的奥斯曼帝国军队在高加索地区威胁了整个俄罗斯军队。[42] 战争后期,俄罗斯军队从奥斯曼帝国手中夺回了这座城市。随著俄国革命的升级,俄罗斯军队撤出了伊朗阿塞拜疆,实际权力移交给了以伊斯梅尔·纳瓦里为首的民主政党地方委员会。[42] 俄罗斯撤退后,奥斯曼帝国又一次占领了这座城市几个月,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方撤退。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这个城市历史上的新时代展开。波斯哥萨克骑兵旅的准将礼萨汗在政变后宣布自己为该国的国王。他开始承诺在伊朗实施现代化计划,该计划集中在一个地域领土的国家(country),和一个文化和历史的国家(nation)的思想下的国家统一。其中包括权力的集中化,并对伊朗阿塞拜疆和大不里士市的当地文化,遗产和语言施加限制。[46] 礼萨汗的现代化和国有化计划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年,尽管伊朗政府宣布中立,但该国仍被盟军占领。然后,盟军敦促礼萨汗退位,并把他的儿子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任命为该国的新国王。战后的局势因苏联的援助而变得更加复杂,苏联的援助使以大不里士为首都的伊朗西北部地区建立了一个名为阿塞拜疆人民政府的地方政府。新的苏联支持的地方政府由贾法尔·皮谢瓦里英语Ja'far Pishevari掌权,从1946年开始执政一年。贾法尔·皮谢瓦里英语Ja'far Pishevari政府给予阿塞拜疆语更多的言论和教育自由,并促进了当地文化遗产的发展,并在居民中获得了一定的知名度。然而,在苏联军队撤离后,皮谢瓦里的有限武装部队被伊朗帝国军队英语Imperial Guard (Iran)击溃,伊朗政府重新控制了这座城市。皮谢瓦里政府执政时期的主要机构之一是大不里士大学英语University of Tabriz的创立,该大学在该地区后来的政治运动和抗议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47][48]

在接下来的30年中,阿塞拜疆人民政府瓦解之后,大不里士经历了一个稳定的时期,直到公元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在此期间,该市吸引了许多工业投资者,并已成为伊朗西北部的重工业中心。对强大劳动力的需求增加了从阿塞拜疆各地到大不里士的移民。在这个时代,由于政府继续实行德黑兰的中央集权政策,以及交通和运输的变化,这座城市失去了历史主导地位,转而成为该国改革和现代化的大门。

从1978年开始,随著伊朗伊斯兰革命的爆发,大不里士一些居民的革命运动在这场革命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革命后,该市居民对结果不满意,主要是因为革命政府对阿塞拜疆少数民族的权利一无所知。[来源请求]另一个不满的主要根源是伊朗大多数阿塞拜疆人的支持,其中包括来自支持较自由派教士大阿亚图拉沙里亚特马达里的大不里士居民,他反对将宗教和国家融合在一起的新宪法的内容。在大不里士的抗议者遭到残酷镇压之后,沙里亚特马达里被软禁之后,城市的动乱得以平息。[49]

在1980年代,由于两伊战争,与该国其他地区一样,为了支应战争费用,该市的大多数建设和开发项目都被停止。除了战争的间接影响外,由于大不里士靠近伊拉克边界及其在伊朗经济中的战略作用,该市的工业区,尤其是炼油厂也是伊拉克空军空袭的主要目标。随著战争的升级,进攻转向了城市战争,而空袭在战争后期变成对城市居民区的随机轰炸。[50]

近年来,大不里士更加稳定,城市的新发展正在迅速改变城市的面貌。

伊朗首都

大不里士从阿特罗巴特斯时代开始就被几位统治者选为首都。自公元1265年以来,它一直是蒙古人统治的伊儿汗国的首都。在1295年即位的合赞汗时代,这座城市达到了辉煌的最高峰。后来的领域从东部的阿姆河延伸到西部的埃及马穆鲁克边界,从北部的高加索延伸到南部的印度洋。[51] 公元1375年至1468年的黑羊王朝时代,然后1468–1501年的白羊王朝时代,它再次成为伊朗的首都。最终,从1501年到1555年萨非王朝时期,它是当时的伊朗帝国的首都。[52]

卡扎尔王朝时期,大不里士曾被用作伊朗王储 (1794-1925年) 的行宫。

发掘地点

2002年,在大不里士蓝色清真寺北侧的一个建筑项目 (丝绸之路项目的一部分) 执行时,发现了一个古老的墓地,建筑单位一直保密,直到一名建筑工人通知当局。由塔拉伯拜大学英语Allameh Tabataba'i University进行的放射性碳分析显示,墓穴的历史已有3800多年的历史了。放置这些发掘出来物品的博物馆,包括蓝色清真寺,于2006年向公众开放。

另一个发掘地点在 Rab'-e Rashidi 所在地的阿巴斯大街,这是大约700年前的学术机构所在地。它设立于伊儿汗国 时期。

地理

地形

大不里士位于阿吉河英语Aji River古里河岸边的一片肥沃土壤地区,位于东亚塞拜然省伊朗西北部的伊奈里英语Eynali沙汗得英语Sahand山脉之间。该地区是地震多发地区,在其历史上曾多次遭到破坏和重建。

气候

大不里士属湿润的大陆性气候,四季分明(柯本气候分类法中的 Dsa 类型),接近寒冷的半干旱气候 (柯本Köppen气候分类法中的 BSk 类型)。年降雨量约为320毫米(13英寸),其中大部分会在冬季降雪,在春季和秋季降雨。该市春季气候宜人,夏季干燥半热,秋季潮湿多雨,冬季多雪。年平均气温为12.6°C (54.7°F)。夏季大部分时间的风是从东吹向西边。[53]居民对气候的总体评价是负面的。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是 “Təbrizinalti ayiiqişdir,altisidəqəmişdir!” (在大不里士,一年中的十个月是冬天,而其他二个月则是令人讨厌的)。


大不里士 (1951-2005)气候平均数据
月份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全年
平均高温​℃(℉) 2.3
(36.1)
4.7
(40.5)
10.3
(50.5)
16.9
(62.4)
22.7
(72.9)
28.7
(83.7)
32.7
(90.9)
32.6
(90.7)
28.2
(82.8)
20.5
(68.9)
11.9
(53.4)
5.1
(41.2)
18.0
(64.4)
平均低温​℃(℉) −5.7
(21.7)
−4.1
(24.6)
0.4
(32.7)
5.9
(42.6)
10.6
(51.1)
15.2
(59.4)
19.3
(66.7)
19.0
(66.2)
14.4
(57.9)
8.2
(46.8)
2.1
(35.8)
−2.8
(27)
6.9
(44.4)
平均降水量​㎜(英⁠寸) 22.3
(0.878)
24.2
(0.953)
40.6
(1.598)
52.7
(2.075)
42.6
(1.677)
16.9
(0.665)
5.8
(0.228)
3.2
(0.126)
7.6
(0.299)
21.9
(0.862)
27.9
(1.098)
23.2
(0.913)
288.9
(11.374)
每月平均日照时数 123.5 146.1 179.5 201.3 269.5 336.7 353.6 339.5 303.3 231.8 177.3 132.2 2,794.3
来源:国家气象局

环境污染

空气污染是大不里士的主要环境问题之一。空气污染是由于城市通勤中的汽车数量增加以及城市西部的火力发电厂,石化综合产业和炼油厂等污染行业导致的,空气污染水平在20世纪下半页持续增长。根据国家环境法规对于重工业的要求,近年来工业空气污染减少了。但是,城市的空气质量与符合清洁空气的世界规范相去甚远。

位于大不里士西部郊区的尔米亚湖面的萎缩和湖水的干涸是紧迫的环境威胁。自20世纪晚期以来,该湖一直面临著严重的危机。湖面水位降低,水中盐分提高到饱和水平以及在湖周围出现广阔的盐田的现象,已成为一个生态系统逐渐完全干涸的独特的,惊人的迹象。这是由于全球暖化和盆地对流域的淡水水源不断增加的需求而所成的。人们担心,在不久的将来,空气中的盐分和矿物质可能会在湖周围的大片区域上空盘旋,构成严重的健康危害。[53]

人口学资料

根据2016年的官方人口普查,大不里士的人口为1,733,033。[7] 最多的人口是阿塞拜疆土耳其人英语Azerbaijani Turks其次是波斯人亚美尼亚人亚述人 和其他高加索民族

语言

大不里士语的主要使用语言是亚塞拜然语 (亚塞拜然族人称其为图尔库语或图尔基语),这是一种突厥语族,与现代土耳其方言互通。该语言具有很强的伊朗元素,因为它与波斯语言紧密联系了许多世纪。与伊朗其他地区类似,官方语言是波斯语,大多数居民都拥有波斯语的母语或近波斯母语语的知识,波斯语是主要的教育媒介。[10] 然而,伊朗宪法尊重人民当地方言权,并提供有限的教育设施让其他的方言,包括亚塞拜然语用来教学。 1999年,大不里士大学首次开设了亚塞拜然语言学术课程。[54] 除阿塞拜疆人外,其他显著的有说亚美尼亚语,和说亚述语英语Assyrian Neo-Aramaic的少数民族。

据认为,在该地区亚塞拜然语逐渐增加和占主导地位之前,阿塞拜疆和大不里士曾说过其他类似于伊朗语支的语言。[55][56][57] 公元13世纪的手稿“萨菲娜·伊·大不里士英语Safina-yi Tabriz"([The] Vessel of Tabriz" 或 "[The] Treasury of Tabriz") 所写的诗词是其大不里士出生的作者所称的大不里士语言 (Zabān-e-Tabrizi) 所写的,类似于波斯语[58]

宗教

伊斯玛仪一世在公元1501年在大不里士加冕后,宣布什叶派伊斯兰教的十二伊玛目派萨非王朝的正式宗教。根据这一帝王命令,大多数大不里士逊尼派教徒皈依为什叶派[59] 目前,大多数人都是什叶派伊斯兰教徒。这个城市有一个明显的亚美尼亚使徒教会少数民族,他们信奉基督教。过去曾经有一个很小的犹太人社区,但是其中大多数人已经搬到了德黑兰[10] 大不里士也是众多雅珊教徒英语Yarsanism 一种库尔德人的民间信仰的家园。大不里士也住有一小批处境艰困的巴哈伊信仰的信徒。

经济

大不里士拥有石油工业,这里有输油管通往德黑兰

各高等学府网站

  1. Sah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2. Tabriz University of Medical Sciences
  3. Tabriz University of Tarbiat Moallem
  4. University of Tabriz
  5. Islamic Azad University of Tabriz
  6. Tabriz Islamic Arts University
  7. University College of Nabi Akram

参考文献

  1. ^ Major Agglomerations of the World - Population Statistics and Maps. citypopulation.de. 2018-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13). 
  2. ^ Statistical Center of Iran > Home. 
  3. ^ AZERBAIJAN. Encyclopaedia Iranica, Vol. III, Fasc. 2–3: 205–257. 1987. 
  4. ^ Celebration of the "World Carpet Weaving City" on 6 Oct, 2015, in Tabriz, Iran. World Crafts Council Asia Pacific region. [25 May 2017]. 
  5. ^ Tabriz named as exemplary tourism city for 2018. realiran. December 24, 2015 [July 9, 2016]. 
  6. ^ Tabriz selected OIC City of Tourism for 2018. IRNA. December 24, 2015 [July 9,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August 22, 2016). 
  7. ^ 7.0 7.1 نتايج سرشماري – جمعيت و خانوار به ترتيب استان، شهرستان. Statistical Center of Iran. 
  8. ^ 2011 Census – Natayej (PDF). Iran: Statistical Centre. [2008-02-2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07-03). 
  9. ^ Results of national 2007 census. Statistical Center of Iran. [2013-0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25). 
  10. ^ 10.0 10.1 10.2 10.3 East Azerbaijan Geography. Editorial Board. Iranian Ministry of Education. 200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0). 
  11. ^ de beste bron van informatie over tabrizcity. Deze website is te koop!. tabrizcity.org. [2012-04-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2-16). 
  12. ^ Tabriz Historic Bazaar Complex. UNESCO World Heritage Centre. UNESCO. 2010-07-31 [2012-04-02]. 
  13. ^ Assari, Ali; Mahesh, T. M. Compatitive Sustainability of bazaar in Iranian traditional cities: Case Studies in Isfahan and Tabriz (PDF). International Journal on Technical and Physical Problems of Engineering. December 2011, 3 (9): 18–24 [2013-01-07]. 
  14. ^ 14.0 14.1 electricpulp.com. TABRIZ v. The city in the 19th century. Encyclopaedia Iranica. 
  15. ^ Gholam-Reza Sabri-Tabrizi. Iran: A Child's Story, a Man's Experience, 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Co., 1989, p. 72, ISBN 0-7178-0682-0
  16. ^ Tabriz – Iran. 
  17. ^ "Tabrīz." Microsoft Encarta 2007 [DVD]. Redmond: Microsoft Corporation, 2006.
  18. ^ Samuel Graham Wilson. Persian Life and Customs, Oliphant, Anderson and Ferrier, 1896, p.323
  19. ^ 19.0 19.1 Eastwick, Edward Backhouse. Journal of a Diplomat's Three Years' Residence in Persia. Smith, Elder and Co. 1864: 327. 
  20. ^ V. Minorsky-[C.E. Bosworth], Blair, Sheila S. (2009) "Tabriz" Encyclopedia of Islam, Second Edition. Brill.
  21. ^ Gershevitch, I.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5. ISBN 9780521200912 (英语). 
  22. ^ Zimansky, Paul E. Ecology and Empire: The Structure of the Urartian State. The Oriental Institute of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January 1, 1985. ISBN 0918986419. 
  23. ^ Thureau-Dangin, François. Une relation de la huitième campagne de Sargon (714 av. J.-C.) texte Assyrien inédit, publié et traduit. Paris Librairie Paul Geuthner. 1912. 
  24. ^ Herzfeld, Ernst. Archaeological History of Iran. British Academy. 1935 (英语). 
  25. ^ Iron Age excavation site's museum.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21) (波斯语). 
  26. ^ Introduction to Tabriz city. University of Tabriz. [2013-0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17) (波斯语). 
  27. ^ Cline, Eric H. From Eden to Exile: Unraveling Mysteries of the Bible. National Geographic. 2007: 10. ISBN 978-1-4262-0084-7. 
  28. ^ Fisher, William Bayne; Boyle, J. A.,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Iran: The Land of Iran 1,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4, 1968 
  29. ^ Minorsky, V.; Bosworth, C.E.; Blair, Sheila S., Tabrīz, Encyclopaedia of Islam 2 (Brill Academic Publishers), ISBN 978-90-04-13974-9 
  30. ^ L. Baker, Patricia; Smith, Hilary; Oleynik, Maria. Iran. London, United Kingdom: Bradt Travel Guides. 2014: 158. ISBN 978-1841624020. 
  31. ^ Salia, Kalistrat. History of the Georgian nation. Madison, WI: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1983: 181. 
  32. ^ Mikaberidze, Alexander. Conflict and Conquest in the Islamic World: A Historical Encyclopedia, Volume 1. Santa Barbara, California, USA: ABC-CLIO. 2011: 196. ISBN 978-1598843361. 
  33. ^ David Morgan, The Mongols p. 142
  34. ^ Will Durant, The Reformation: The Story of Civilization, Volume VI, Chapter XXX.
  35. ^ Marco Polo (1854) The travels of Marco Polo: the Venetian. G. Bell & sons. 1854: 44. 
  36. ^ Tabriz. Jewish Virtual Library. 
  37. ^ V. Minorsky. "Jihān-Shāh Qara-Qoyunlu and His Poetry (Turkmenica, 9)", Bulletin of the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London, Vol. 16, No. 2 (1954), p. 277
  38. ^ Matthee, Rudolph (Rudi). The Safavid Economy as Part of the World Economy. [26 December 2014]. 
  39. ^ Tadeusz Jan Krusiński, Du Cerceau (Jean-Antoine, père), The history of the revolution of Persia, Volume 1, Edition of Father du Cerceau, London 1728
  40. ^ Hall, David. Worlds Worst Natural Disasters. Across.co.nz. 1999-12-14 [2012-04-02]. 
  41. ^ Moše Šārôn, Studies in Islamic History and Civilization: In Honour of Professor David Ayalon, Jerusalem 1986.
  42. ^ 42.0 42.1 42.2 42.3 42.4 First Encyclopaedia of Islam: 1913–1936 BRILL, 1993 ISBN 9004097961 p. 591
  43. ^ Vartan Gregorian. The Road to Home: My Life and Times. Simon and Schuster. 30 June 2008. ISBN 978-1-4391-2911-1. 
  44. ^ 44.0 44.1 Cronin 2013, p. 323.
  45. ^ Hasan Javadi; Edward Granville Browne. Letters from Tabriz: The Russian Suppression of the Iranian Constitutional Movement. Mage Publishers. 2008. ISBN 978-1-933823-25-6. 
  46. ^ T. Atabaki, Azerbaijan: Ethnicity and the Struggle for Power in Iran, I.B Tauris, 2000, p. 53.
  47. ^ Maziar Behrooz, Rebels with a cause: failure of left in Iran, I.B. Tauris, 2000.
  48. ^ Shaffer, Brenda. Formation of an Azerbaijani collective identity in Iran, Nationalities Papers, vol. 28 (3), 2000. Nationalities Papers. 2000, 28 (3): 449–477. doi:10.1080/713687484. 
  49. ^ John D Stempel. Inside the Iranian Revolution. Clark Group. 1 August 2009. ISBN 978-0-9825057-2-4. 
  50. ^ R. Bergquist, The role of airpower in the Iran-Iraq War, Air University Press, Washington DC, 1988. p. 46. & 57.
  51. ^ Wood, John E. and Tucker, Ernest (2006) History and Historiography of Post-Mongol Central Asia and the Middle East, Otto Harrassowitz Gmbh & Co and KG Wiesbaden, p. 530.
  52. ^ Richard Tapper. "Shahsevan in Safavid Persia", Bulletin of the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University of London, Vol. 37, No. 3, 1974, p. 324. See also, Lawrence Davidson, Arthur Goldschmid, "A Concise History of the Middle East", Westview Press, 2006, p. 153; and Britannica Concise. "Safavid Dynasty", Online Edition 2007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1-20.
  53. ^ H. Golabian, Macro-engineering Seawater in Unique Environments: Arid Lowlands and Water Bodies Rehabilitation, 2011, Springer, pp. 365–397
  54. ^ Rasmus Christian Elling, Minorities in Iran: Nationalism and Ethnicity after Khomeini, Palgrave 2013
  55. ^ Jean During, "The Spirit of Sounds: The Unique Art of Ostad Elahi", Cornwall Books, 2003, p172:"Maraghi (15th century) mentions the Turkish and the Shirvani tambour, which had two strings tuned in second (which the Kurds and Lors call Farangi) and was quite popular among the inhabitants of Tabriz (a region which was not yet Turkish speaking at the time) "
  56. ^ R. N. Frye, "PEOPLES OF IRAN" in Encyclopædia Iranica. Excerpt: "The long and complex history of Azari (q.v.), a major Iranian language and the original language of the region, and its partial replacement with Azeri Turkic language, the present-day language of Azerbaijan, is surveyed in detail and with a wealth of citations from historical sources elsewhere in the Encyclopaedia (see AZERBAIJAN vii). Although the original Azari gradually lost its stature as the prevalent language by the end of the 14th century
  57. ^ Azari, the Old Iranian Language of Azerbaijan", Encyclopædia Iranica, op. cit., Vol. III/2, 1987 by E. Yarshater.
  58. ^ صادقی, علی اشرف 1379: چند شعر به زبان کرجی, تبریزی و غیره ... در مجله ی زبان شناسی, سال پانزدهم, شماره ی دوم, پاییز و زمستان Ali Asghar Sadeqi, "Some poems in the Karaji, Tabrizi and others" in Zabān-Shenasi(Persian), Year 15, No.2 (Fall and Winter), 1379 (2001).
  59. ^ John A A Boyle (Editor), Persia: History and Heritage, Routledge, 2011, p:38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大不里士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