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条克的依纳爵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安条克的依纳爵.

安条克的依纳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安条克的圣依纳爵
圣依格那修殉道图
使徒后教父,安提阿主教,殉道圣人
出生 约67年
罗马帝国叙利亚行省
逝世 约110年
罗马帝国意大利罗马
敬礼于 正教会
东方正统教会
东方亚述教会
罗马公教会
圣公宗
信义宗
封圣 pre-congregation
使徒约翰(said in later writings.)
主要朝圣地 义大利罗马拉特朗圣格肋孟圣殿
瞻礼 12月20日(按儒略历算法;公历则算为1月2日。正教会科普特正教会印度正教会英语Indian Orthodox Church
10月17日(西方基督教叙利亚基督教
象征英语Saint symbolism 受狮子或锁链包围的主教
主保 地中海东岸教会、北非众教会

安条克的圣依纳爵(英语:Saint Ignatius of Antioch),也称作“天主的使役”(Theophorus),67年-110年[注 1]),为使徒后时代(Post-Apostolic Age)的基督徒领袖之一,第一个称基督教会为“大公教会”者,相传曾接受圣若望直接的教导,正教会第三位安条克牧首(前两位分别是圣伯多禄埃伏第乌斯英语Evodius。最终被罗马帝国皇帝投入野兽的笼中而殉道,死前深感能为主殉道为荣[1]。他在在被押往罗马殉教途中写了七封书信给小亚细亚和罗马的教会,四封写于士每拿,三封写于特罗亚。透过这七封信,我们可以看见当时教会的情形,是现今了解2世纪初基督教会的著名重要资料[2]

他极力主张主教独裁,因为这样能避免教会分裂,基于当时诺斯底主义孟他努主义两种思想兴起于教会中间。而他自己既是安提阿教会的独裁监督,所以他设法提高以弗所、马内夏、他拉勒、罗马、非拉铁非、士每拿教会监督的权位。因此透过监督专权可以让教会更有向心力并且防止教会免于异端的渗透。他曾在士每拿书信中写到‘要免除分裂,因分裂是万恶之源。你们都要顺服监督(主教)正如耶稣基督顺服天主,正如长老顺服使徒,又要尊敬执事。’

生平

伊格那丢与坡旅甲同为使徒约翰的门徒,为图拉真在位时期最有权威的教父,担任叙利亚安提阿教会的主教有40年之久。他的个性与对于信仰有极高的热诚,并且具有使徒的品格。因此具有极高的声誉 。[3]。他的言论和主张,主要为对于晚餐(主餐)、浸礼及教会组织都有清楚的主张,对后世有极大的影响。 在107年这位基督的精兵因基督徒的罪名,被带到他雅努前在解押他到罗马城路上,既使用十多个兵丁跟著他,经过了小亚细亚,受尽折磨,但是他在路上,仍然惦记著他的朋友和几个教会,并写信给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各教会都待他很好。可见他对于各教会合一的注重及他个人的评价 。[4]。 在110-117年(也有人称107年,或110年)时被带到当时的皇帝他雅努。[5]。他在他雅努面前,当面指责皇帝所信的是魔鬼。并称自己为胸中有基督的人,[6]更是对基督清楚的诠释“其实只有一位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神,只有一位耶稣基督,祂是神的独生子,祂的国是我所热切渴望的”。“指的就是在十字架上,担当我们的罪,并且使凡接待祂在心中者,都能把撒但的欺骗和恶意践踏在脚下的那一位”。[7]最后他激怒了他雅努,被扔给饥饿凶猛野兽吃。那些狮子老虎瞬间就将他撕裂吞吃。

哲学与思想

虽然伊格那丢自认为自己灵性的理解与使徒约翰有相当的差距,但他认为他有圣灵所赐的“先知” 的思赐。在押解途中,到了坡旅甲那里。伊格那丢将一些的属灵的恩赐分赐给坡旅甲,并请坡旅甲为他祷告,希望“使即将离世的他,能显现在基督的面前”,因此在亚细亚地区各地的监督、长老、执事都来见他,希望能听伊格那丢的教训及祷告,并希望他能分赐属灵恩赐。他虽然喜欢发表较为偏激的主张,但他主张教会的合一,并且也主张每个会众由一个主教来主持,为了防止教会的分裂,也确保信仰的正统 [8]。所以伊氏认为自己是安提阿教会的独裁监督,因此他也极力提升以弗所、马内夏、他拉勒、非拉铁非、及士每拿各教会监督的职权。因为他认为分裂乃是万恶之根,所以要“顺服监督,正如耶稣顺服上帝一样”。虽然独裁的监督制度,和现在的主教区不一样,但已有一此的雏型制度。虽然当时还没有所谓使徒统绪,但伊格那丢在维护信仰的纯正上相当注重[9]

教会中开始称为圣而公之教会(Holy Catholic Church),就是从伊氏开始[10]。伊氏宣称“基督在那里,天主教会也在那里”。在整个教会中,不论是天主教、更正教或者东正教,这句话都非常重要。但各教会中亦有不同诠释 [11]

在晚餐(圣餐)的主张中,基本上,他认为“是长生不死的药,叫我们领受了可得不死,而且永远活者”[12] ,并且认为可以借此晚餐团结教会,并且可以令大家重视耶稣的道成肉身。

浸礼在110至117年时,伊格那丢主张“除主教以外,别人的施浸或举行的爱筵,都是不合法的”,主要是为了教会的合一为出发点。[13]

基督论,在伊格那丢的书信中,已有很深的表达,对基督的舍己牺牲不啻是流“上帝的血”。他向罗马教会问安时,他已经用,奉“我们的上帝耶稣基督”,但并没有将耶稣基督完全与上帝看为同一,因“按著肉体说,他真是属乎大卫的后裔;但就属神的意志与能力言,他是上帝的儿子。”。所以他是反对幻影派(Docetist)的。在于创作思想中最伟大的是,“上帝藉著人身显现于世,为要启示出一种新的人类”。在基督以前,世界是掌握在魔鬼和阴间死亡的权柄之下,但因著基督的降世,络我们人类带来了一个永远的生命 [14]。 从约翰与伊格那丢的著述了解,得救就得著生命,也就是说,从有罪,有死的生命中,变为永远快乐不死的生命,这种思想是来自于保罗的教导。这种得救的概念,后来由叙利亚及小亚细亚学派介绍,在当时的希腊语教会 [15]

主要作品

伊格那丢,在押解途中,写了七封遗书,其中一封为个人信件,是给当时的士每拿主教坡旅甲外,其他六封是给教会的,有以弗所、马内夏(Magnesia)、他拉勒(Tralles)、罗马、非拉铁非、与士每拿各教会,一直保留到现在,其中最有名的为[16] :“请你们替我祷告上帝,使我身体和灵魂有能力实践我以前的志愿,免致言不顾行。”又说:“我写给各处教会的信,告诉他们,我甘心为上帝死,但愿你们不阻拦我。我劝你们总不要用恶意爱我;让我变为野兽的食物。藉野兽的口,得到上帝面前。我是上帝的麦子,野兽的牙齿要磨我的身体,为要使我做成基督清洁的面包。不但如此,我更要激动野兽,使野兽的腹可作我身体的坟墓;不要稍留一分,来劳别人埋葬。”[17]

注释

  1. ^ 根据一般的文献估计大约在50年附近出生,在98年至117年之间过世,英文维基百科引用The Westminster Dictionary of Church History, ed. Jerald Brauer (Philadelphia:Westminster, 1971)与David Hugh Farmer, "Ignatius of Antioch" in The Oxford Dictionary of the Saints (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7)的资料,判断为35年-107年。

参考文献

  1. ^ 郝伯尔 著,李林静芝 译:《历史的轨迹——二千年教会史》(台北:校园书房出版社,2003),11-18。
  2. ^ http://140.128.159.78/yldict/word.asp?w=Ignatius[永久失效链接]
  3. ^ John S. C. Abbott约翰 贾德纳‘Momentous Events form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基督教历史上的重大事件’,Edited by Gordon P. Gardiner 歌登 贾德纳,译者:刘秀慧,(锡安堂出版社,1993,10月),P21-30
  4. ^ Sten Bugge穆斯新著,‘Liker a Mustard Seed-Church History,像一粒芥菜种-教会史略’(道声出版社,2001,第三版),P12
  5. ^ Williston Walker华尔克著,谢受灵译,‘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会史’(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5,2月,10版),P60
  6. ^ John S. C. Abbott约翰 贾德纳‘Momentous Events form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基督教历史上的重大事件’,Edited by Gordon P. Gardiner 歌登 贾德纳,译者:刘秀慧,(锡安堂出版社,1993,10月),P25
  7. ^ John S. C. Abbott约翰 贾德纳‘Momentous Events form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基督教历史上的重大事件’,Edited by Gordon P. Gardiner 歌登 贾德纳,译者:刘秀慧,(锡安堂出版社,1993,10月),P26-27
  8. ^ Williston Walker华尔克著,谢受灵译,‘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会史’(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5,2月,10版),P73-74
  9. ^ Williston Walker华尔克著,谢受灵译,‘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会史’(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5,2月,10版),P73-74
  10. ^ Sten Bugge穆斯新著,‘Liker a Mustard Seed-Church History,像一粒芥菜种-教会史略’(道声出版社,2001,第三版),P12
  11. ^ Alister E. McGrath麦格夫著,赵崇明译‘Historical Theology:An 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y of Chistian Thought,历史神学’(天道书楼有限公司,2004年10月第二次印刷)p.388~392
  12. ^ Williston Walker华尔克著,谢受灵译,‘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会史’(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5,2月,10版),P158
  13. ^ Williston Walker华尔克著,谢受灵译,‘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会史’(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5,2月,10版),P154
  14. ^ Williston Walker华尔克著,谢受灵译,‘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会史’(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5,2月,10版),P61
  15. ^ Williston Walker华尔克著,谢受灵译,‘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基督教会史’(基督教文艺出版社,2005,2月,10版),P62
  16. ^ 陶理博士主编,李伯明、林牧野合译‘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基督教二千年史’(海天书楼有限公司,2004,11月,普及版首印),P83
  17. ^ Sten Bugge穆斯新著,‘Liker a Mustard Seed-Church History,像一粒芥菜种-教会史略’(道声出版社,2001,第三版),P12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安条克的依纳爵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