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帕提娅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希帕提娅.

希帕提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需要扩充。 (2018年2月8日)请协助改善这篇条目,更进一步的信息可能会在讨论页或扩充请求中找到。请在扩充条目后将此模板移除。
Ὑπατία
拉斐尔在画作《雅典学院》中所绘的白衣女子,后世咸信此人即为希帕提娅
出生 约350年-370年
东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港
逝世 415年3月(44岁-65岁)[1]
东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港
时代 古典哲学
地区 古希腊学者
学派 新柏拉图主义
主要领域
数学天文学

希帕提娅古希腊语Ὑπατία,生于约350年-370年之间,死于415年3月)[注 1],又译作海芭夏海帕西娅,著名的希腊化古埃及新柏拉图主义学者,是当时名重一时、广受欢迎的女性哲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占星学家以及教师,她居住在希腊化时代古埃及的亚历山大港,对该城的知识社群做出了极大贡献。根据后世研究显示,她曾对丢番图的《算术》(Arithmetica)、阿波罗尼奥斯的《圆锥曲线论》(Conics)以及托勒密的作品做过评注,但均未留存。从她的学生辛奈西斯英语Synesius写给她的信中,可以看出她的知识背景:她属柏拉图学派──虽然我们只能假设她曾采纳普罗提诺的学说(普罗提纳斯为公元三世纪时的柏拉图门人,也是新柏拉图学派的创始者)。另外有少许证据显示,希帕提娅在科学上最知名的贡献,为发明了天体观测仪以及比重计。她最后被暴徒迫害杀死。2009年其生平被改编成西班牙电影《风暴佳人》搬上银幕。

生平与事业

在1908年埃尔伯特·贺巴德(英语:Elbert Hubbard)出版的作品《Little Journeys to the Homes of Great Teachers》中,希帕提娅的想像画。
在1908年埃尔伯特·贺巴德英语Elbert Hubbard出版的作品《Little Journeys to the Homes of Great Teachers》中,希帕提娅的想像画。

希帕提娅为席昂英语Theon of Alexandria之女,席昂身为亚历山大图书馆最后一位研究员,既是希帕提娅的父亲,也是她的导师。希帕提娅并未在亚历山大博物馆中执教,而是在自己的家中讲学。约在公元400年时,希帕提娅成为亚历山大城中柏拉图学派的领导者,讲授数学与哲学,学生中亦有许多知名的基督徒。希帕提娅没有肖像传世,但在十九世纪作家与艺术家的想像中,她具有女神雅典娜般的美貌。

391年,亚历山大城的主教提阿非罗英语Pope Theophilus of Alexandria摧毁了城内的一些异教信仰中心,其中可能包括亚历山大博物馆,并确定包括了塞拉皮雍英语Serapeum神庙(这座庙宇敬拜埃及夜神塞拉皮斯,也是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子图书馆)。同年,罗马帝国皇帝狄奥多西一世颁布禁令,禁止各种类型的异教崇拜,此后,整个罗马帝国的基督徒都投入了打击异教的行列,开始摧毁各种已基督教化的异教会所──尽管在禁令颁布之前,这种现象就已经蔚为风潮。

希帕提娅就身处于当时的“异教徒”与基督徒的冲突之间。当基督徒要求彻底夷平异教信仰,以巩固基督教与罗马皇帝的地位时,两方可说已无达成共识的可能。虽身为异教徒,希帕提娅仍受到许多基督徒的崇敬,后世的一些基督教作者甚至将她的地位提升为美德的象征,常被描写成至死仍保处女之身。《苏达辞书》便是资料来源之一,《苏达辞书》中描写她将女性卫生用品掷向一个求爱者,借此拒绝他的追求。[5]但各种她身后出现的描述常互相矛盾,因此不完全可靠。

而她的同代人──基督教史学家索克拉蒂斯在他的所著的《教会史》(Ecclesiastical History)当中,对希帕提娅做出如下描绘:

她的学生辛奈西斯后来成为托珞麦斯地方的主教(Bishop of Ptolomais),辛奈西斯对老师同样既敬且爱,而从他写给希帕提娅的信件中,也揭示了公元五世纪早期亚历山大城内知识分子之间的矛盾。在某一封信中,他抱怨某些在其他领域失败后便转向研究哲学的人:

在这封信中,他也告诉希帕提娅“同一个人”指控他私藏“未经修订”的图书[6],这暗示当时的书籍往往为了服务基督教的教条,而被重新编写──希帕提娅身世之神秘恐怕与此不无关系,正是因为如此,后世才难以找到关于她生平较为可靠、精确的线索。

去世

英国画家查尔斯·威廉·米契尔(Charles William Mitchell)1885年作品〈希帕提娅〉(Hypatia)。
英国画家查尔斯·威廉·米契尔(Charles William Mitchell)1885年作品〈希帕提娅〉(Hypatia)。

关于希帕提娅遭受暴民攻击而死的说法,各来源版本颇有不同。有的说,这是地方基督徒自发性激起的行为,亚历山大城的总主教亚历山大的区利罗因为跟总督欧瑞斯提斯英语Orestes (prefect)(Orestes)间有矛盾,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说,这是罗马皇帝直接支持的阴谋;有的说,这是一群无法无天、“血统鄙俗”的暴民所为(从来没有文献提到过军人参与此事),而其中不只有基督徒,一样也有非基督徒。此外还有说法认为,希帕提娅参与叛乱活动,故而难逃一死。

索克拉蒂斯在《教会史》中如此描写她的死亡:

她是政治嫉妒的受害者,在那段日子里这种现象很常见。由于她经常与欧瑞斯提斯晤面,在基督徒中便有谤言流传,说就是她在阻挡欧瑞斯提斯与总主教和好。也因此,有些基督徒就受到怒火与执迷的热血驱使,由一个名叫彼得(Peter)的礼拜朗诵士为首,埋伏在希帕提娅返家的路上,将她拖出马车,带到一所叫做西赛隆(Caesarion)的教堂中脱个精光,以砖瓦杀死了她并将她分尸。她伤痕累累的四肢则被带到一个叫做辛那隆(Cinaron)的地方焚烧。这事件的臭名满天下,不只是针对西里尔而已,而直指整个亚历山大城的基督教会。这件事发生在四旬斋斋期的三月里,是西里尔担任主教教职的第四年(公元415年)、霍诺里乌斯第十次、迪奥多西一世第六次担任罗马执政官时。

公元七世纪的尼奇乌主教约翰(Bishop of Nikiû),对她的死有如下的叙述,他显然是取材自所奎德,但做出不同结论,并将希帕提娅描写成一个巫婆:[7]

那段日子的亚历山大城里出现了一个女哲学家,一个叫做希帕提娅的异教徒。她所有的时间都投入魔法、天体观测仪以及乐器上,以她恶魔的巧计哄骗许多人。该城的地方长官对她过度尊崇,因为她也以魔法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他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固定上教堂……一群虔信上帝的信仰者聚集在一起,跟随著司法官彼得的指引──他现在是完美的信徒,全心敬信耶稣基督──开始搜寻这个以魔力诱惑官员与市民误入歧途的异教女人,当他们发现她的下落,便上前接近,发现她高高地端坐在椅子上,为了让她下来,他们将她拉到地上,带到一所名叫西赛隆的大教堂中,撕去她的衣服,将她带到大街上拖行示众,直到她死去。他们又将她带到一个叫做辛那隆的地方,以火焚烧她的尸体,于是所有的人围绕著总主教(patriarch)西里尔,称他为‘提阿非罗再世’,因为他摧毁了亚历山大城中偶像崇拜最后的馀毒。

爱德华·吉本在他的《罗马帝国衰亡史》中,则有如下叙述(后来的《史密斯希腊罗马传记与神话大辞典》(Smith's Dictionary of Greek and Roman Biography and Mythology)中,几乎逐字照录):

数学家席昂之女希帕提娅,受其父学说启蒙,她以渊博的评注,精准完备地阐释阿波罗尼奥斯与丢番图的理论;她也在雅典与亚历山大城公开讲授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的哲学。这位谦逊的处子颜如春花初绽,却有成熟智慧,她拒绝情人的求爱,全心教导自己的门徒。最荣耀、最显赫的大人物们,个个迫不及待地想要拜访这位女哲人。而西里尔以嫉妒之眼,盯视她讲学处门前云集的冠盖车马、随从奴隶。于是在基督徒间谣言悄悄散开,他们说席昂之女是罗马官方与大主教之间握手言和的唯一绊脚石。这块绊脚石很快就被移开了,在一个致命的日子里,在四旬斋的神圣斋期里,希帕提娅被从她的两轮车中扯出,衣物给撕得稀烂,一路拖到教堂,并遭礼拜朗诵士彼得(Peter the reader)、一群蛮人与残忍的狂热分子们,以徒手毫无人性地屠戮致死,尖锐的蚌壳将她的肉从骨上刮下,还在颤抖的断肢则被投入火中。正义的调查与惩罚最后因适时奉上的礼物而作罢,但希帕提娅的谋杀案,已在亚历山大的西里尔的人格与信仰上,印下无法拭除的污点。

天主教百科全书》则称:[8]

422年发生的几场暴乱里,其中一场让行政长官卡利斯图斯(Callistus)丧了命,而另一场则是对女哲学家希帕提娅的谋杀。希帕提娅是位备受尊崇的教师,属新柏拉图学派,年高(据说也)德邵。她是欧瑞斯提斯的朋友,许多人认为,就是她在总主教跟总督之间作梗,阻挠两方言和,于是,一群以读经士(lector)彼得为首的暴民,将她拖到一间教堂里,以陶器碎片将她的肉刮下,直至死亡。根据所奎德所言,此事对亚历山大城的基督教教会及当时的总主教而言,都是极大的污点。但是,读经士并不算是神职人员(Scr.,V, xxii),而所奎德也并无暗示此事必须归咎于西里尔本人。固然达马斯基奥斯曾做出如此的控诉,但那都是事后诸葛的后世论证,况且,他本就憎恨基督徒。

神学家索丹与赫比(Soldan and Heppe)[9]则曾提出论证,认为希帕提娅可能是第一个受到基督教会势力迫害的所谓“女巫”。许多站在批判教会立场的作者也指称,希帕提娅“以铁钩将骨肉扯离”的死法,似乎符合君士坦丁二世巫术明正典刑的方式。

有些作者将希帕提娅之死视为“不理性的宗教迫害理性的异教”之象征,天文学家与科普作家卡尔·萨根便是其中之一,对于希帕提娅之死与焚烧亚历山大大图书馆等事,在他的《宇宙》(Cosmos)一书中,有栩栩如生的描写。再早期一点的作家如伏尔泰爱德华·吉本也抱持类似的概念。波兰历史学家玛丽亚‧泽丝卡(Maria Dzielska)1995年曾出版一书《亚历山大城的希帕提娅》(Hypatia of Alexandria),对希帕提娅做了详尽的研究,关于希帕提娅之死,此书的解释是:这是基督教内两个派系斗争的结果,一方是希帕提娅支持的、鸽派的欧瑞斯提斯,另一方则是鹰派的西里尔。史密斯(Smith)也提出过这个观点,他说:“她被指控跟亚历山大城提督欧瑞斯提斯走得太近,这个罪名在神职人员间传了开来,他们于是认为她阻挠了欧瑞斯提斯跟总主教西里尔之间的友谊。”

出生年

希帕提娅的生日一般被传述成某个较晚的日期,大概是基于她后期既成的罗曼蒂克形象──逝于青春正美的盛年。不过很多作者假设她约莫死在四十馀岁时,也就是生于370年左右。而泽丝卡最新的论证是,她更有可能出生于350年左右,在大约六十馀岁时遭害。

注释

参考资料

  1. ^ Petta, Adriano; Colavito, Antonino. Hypatia, scientist of Alexandria, 8th March 415 A.D.. Lampi di stampa. 2009. 
  2. ^ Hypatia. 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Publishing Company. 2015. 
  3. ^ Hypatia. Collins English Dictionary.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2015. 
  4. ^ Hypatia. Oxford Dictionari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5. 
  5. ^ 《苏达辞书》线上版:[1] “她如此美丽动人,听她讲学者当中,有个人爱上了她,无法压抑满心求索,只能向她吐露实情。无知的传言道是她以音乐安抚了他的相思病,但事实是,音乐全无效果,她于是带来了一些女子每月使用的碎布条,将它们掷在他面前,向他展示她天生的不洁,并说:‘你这个无知小子,你爱这东西吗?这一点也不美丽。’那人的灵魂便因这羞耻、惊人且叫人不快的景象而转过了身,从此复归正途。”
  6. ^ Letter 154 of Synesius of Cyrene to Hypatia (online version).
  7. ^ John, Bishop of Nikiu: The Life of Hypatia. Chronicle 84.87-103 (online versi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6-07-19.).
  8. ^ Catholic Encyclopedia, "St.Cyril of Alexandria"
  9. ^ Soldan, W.G. und Heppe, H.,Geschichte der Hexenprozesse, Essen 1990.p.82.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希帕提娅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