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阿列克谢耶维奇·克鲁泡特金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彼得·阿列克谢耶维奇·克鲁泡特金.

彼得·阿列克谢耶维奇·克鲁泡特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克鲁泡特金
Кропо́ткин
约1900年的克鲁泡特金
出生 彼得·阿列克谢耶维奇·克鲁泡特金
Пётр Алексе́евич Кропо́ткин

(1842-12-09)1842年12月9日
 俄罗斯帝国莫斯科
逝世 1921年2月8日(1921-02-08)(78岁)
 苏联德米特罗夫
国籍  苏联
时代
地区
  • 俄罗斯哲学
  • 西方哲学
学派 无政府共产主义
签名

彼得·阿列克谢耶维奇·克鲁泡特金(俄语:Пётр Алексе́евич Кропо́ткин,1842年12月9日-1921年2月8日),沙俄哲学家革命家地理学家,无政府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无政府共产主义”的创始人。

因为他父亲是俄国世袭亲王,他被人称为是“无政府亲王”,但他抛弃了贵族继承权。克鲁泡特金有许多著作,比较著名的有:《田野、工厂和工场》、《互助论:进化的一种因素》、《夺取面包》,他也曾为1911年版的《不列颠百科全书》撰写过条目。

生平

克鲁泡特金出生于莫斯科,他的父亲阿列克谢·彼得罗维奇·克鲁泡特金是斯摩棱斯克的世袭亲王,属留里克王朝的后裔,少将军衔。克鲁泡特金家族的姓氏来源于伊凡三世的孙子——无谓的罗斯季斯拉夫。他们家族在三个省拥有庄园,共计1200名农奴为他们的家族服务。他的母亲,叶卡捷琳娜·尼古拉耶夫娜·苏莉玛是尼古拉·谢苗诺维奇·苏立玛将军的女儿,博览群书,具有自由思想,但在П·А·克鲁泡特金三岁的时候去世。苏立玛家族则承袭自扎波罗热哥萨克的阿塔玛纳伊凡·米哈伊洛维奇·苏立玛,一位赫梅利尼茨基起义时期的战将,因当时在率领他的军队攻克了柯达要塞而受到被波兰-立陶宛联邦压迫的难民的爱戴。

1857年,15岁的克鲁泡特金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莫斯科第一中学后,进入圣彼得堡的皇家士官生学校,这个学校是由100多15岁的贵族子弟组成,是一种军事学校,直接受命于皇宫。他在这里一直待到1862年,这个期间,他读了大量的书,尤其是法国历史百科全书,这使得他对俄国农民的现状产生了兴趣,受到了自由革命的文学影响。

1862年毕业后他要到部队服役,士官生学校的学生有自己选择具体部队的权力,他选择去西伯利亚哥萨克团,作为赤塔省长的副官,后来又成为驻伊尔库茨克的东西伯利亚省长的哥萨克事务助理。

1864年,克鲁泡特金被任命对满洲地形进行考察,他的考察一直深入到黑龙江松花江流域。1867年他离开部队回到圣彼得堡,进入圣彼得堡大学,成为俄国地理学会地理分会的秘书,1873年他出版了一部著作,指出当时亚洲地图中山脉走向从北向南是错误的,应该是从西南向东北的走向。

1871年他考察了芬兰瑞典冰川沉积。其时俄国地理学会任命他为秘书,被他拒绝,并放弃贵族继承权,他认为他的责任已经再也不是去发现新的科学,而应该是帮助人民,他回到圣彼得堡,加入了革命党。

1872年他访问瑞士,在日内瓦加入了社会主义的“国际工人协会”,接触了更为激进的“汝拉山区钟表工人联盟”,他基本形成了无政府主义的观念,回到俄国后,他开始参加革命活动。

1874年,他被捕入狱,两年后越狱逃跑。1876年逃往英国;以后又去瑞士,加入了汝拉联盟;1877年前往法国巴黎,开始社会主义运动;1878年,回到瑞士,他为汝拉联盟编辑出版刊物《起义》和其他几种宣传革命的小册子。

1881年沙皇亚历山大二世遇刺身亡,瑞士政府应俄国要求将克鲁泡特金驱逐出境。他到了法国的托农,然后移居伦敦,一年后回到托农。很快法国政府将他逮捕,在里昂经过特殊法律的审判,以参加国际工人协会罪判5年监禁,但经他在法国议会中的支持者不断地游说,1886年提前释放。他后来定居在伦敦附近达30年。

1902年,他出版了《互助论:进化的一种因素》,主张虽然达尔文主义认为自然界的法则是“适者生存”,但在动物世界存在另一种重要的法则——合作,动物组成群体更利于生存竞争,在群体中年长的动物更容易生存下来,因此也更能积累经验,不会互助合作的动物种类,更容易灭亡。

他为1910年不列颠百科全书撰写了有关无政府主义和其他方面的条目。

俄国二月革命推翻沙皇后,克鲁泡特金返回俄罗斯,1917年6月,75岁高龄的克鲁泡特金返回圣彼得堡受到热烈的欢迎,他拒绝了临时政府为他提供的教育部长职务,致力于写作伦理学史,1921年在莫斯科附近的季米特洛夫村逝世,葬于新圣女公墓,成千上万的人打着无政府主义的黑旗为他送葬。为了纪念他,苏联政府将前高加索西部的一座城市命名为克鲁泡特金

政治思想

互助论

互助论的思想来源是达尔文的进化论,达尔文提出生存竞争,即所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学说,认为这是一个自然法则,是生物进化的主要因素。这一理论很快被一些社会学者用来考察人类社会,证明人与人之间为争夺生活资源也进行著无情的生存竞争,其结果便是弱肉强食优胜劣败。

克鲁泡特金不同意这个解释,他说,达尔文曾经指出过,生存竞争这个词如果只按它的狭义解释每个个体之间完全为争取生活资源而进行的竞争来使用,就会失去它的哲学和原有的真实意义。达尔文主张这个词做广义的和比喻的意义来用,其意义包括著这一生物对另一生物的依存关系,而且更重要的,也包含著个体生命的保持,以及它们能否成功的遗留后代。[1]

克鲁泡特金根据自己对自然界的长期观察,认为任何一种生物,既有相互竞争的一面,也有相互扶持的一面。生存竞争主要是在生物与自然环境之间以及各种生物之间进行的;而在同一种生物内部则主要是互相援助。内部互助性强的生物群生存并连续;互助性弱的生物群则淘汰。

他认为,互助是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物种保存和进化的特征和要素,这一自然法则的发现,为达尔文主义弥补一个重要的空白。 可以这样说,克鲁泡特金的无政府主义正是建立在互助论的基础之上。他强调,人类的互助精神之所以能够得到不断的发展,主要是由于人人都是自由平等的,没有受到强权势力的压制。

他特别称道欧洲中世纪各种行会组织中的互助形式及其在人类历史上所起的作用,[2]他说,中世纪的城市不单单是一个保护某种政治自由的政治组织。它试图在比村落公社更大得多的规模上组织一个在消费和生产以及一切社会生活方面进行互相援助的紧密组合,而又不把国家的枷锁强加于人,却使属于艺术、技术、科学、商业和政治组织的每一独立阶层的个人都能充分自由发挥他的创造才能。

在互助论中,国家是作为人类互助本能的对立面出现的。克鲁泡特金认为,15世纪末,中央集权的国家在欧洲普遍出现,中世纪各种互助组织又遭到猛烈的摧残,尽管如此,互助这种人为倾向在农村和城市中依然存在;在现代社会中,虽然面临著国家政权的强大压力,各种新的互助形式,如工会、合作社组织以及社团仍在涌现,一次又一次地向国家进行斗争。

他指出,事实证明不论是中央集权国家压倒性力量,还是愿意良心相助的哲学家和社会学家在科学的幌子下所教导的互相憎恨和无情斗争,都不能消灭深深树立在人类的理智和良心中人类团结的情感,因为它是由我们过去的整个进化过程所培养起来的。 国家和私有财产必然要被废除,因为他们违反了社会进化的自然法则,同时,由于人人具有互助的本能,因此没有国家和任何权力支配的社会不仅完全可能建立,而且更完善、更理想、更富有生命力。这是克鲁泡特金提出互助论得出的结论。[3]

无政府共产主义

克鲁泡特金不仅抨击资产阶级的国家和法律,同时号召进行一场无政府主义革命,以建立一个理想社会。他说:人类的精神若想从事于破坏的事业,对于破坏之后将来代替的制度,至少应先有一个轮廓的概念。[4]因此,他逐步构成了无政府共产主义社会的轮廓。首先,他认为无政府状态和共产主义是人类长期以来所追求的两大理想,前者是理想的政治组织,后者是理想的经济制度,两者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他指出:无论任何社会,只要废止了私有财产后,便不得不依著共产的无政府方向进行。[5]由无政府主义生出共产制,由共产制达到无政府主义。两者都是近代社会中主要倾向的表现,既是对平等的追求。1878年,克鲁泡特金在自己发表的第一个政治纲领中曾经肯定巴枯宁主义集体主义原则。两年后,他发现集体主义这个词已经过时,不能确切地表达未来社会的制度。

集体主义的涵义是集体财产,它无疑要比资本主义个人所有制先进,但仍然存在著一个集团与另一个集团争夺财富的可能性;同时个人占有生产资料也可能引起新的不平等,最后重新导致强权的出现。

克鲁泡特金的无政府共产主义概念,根据他的说明,无政府共产主义巴枯宁无政府集体主义的不同之点在于:(1)把个人私有的财产转交给全体人民或整个社会,而不是交给集团所有;(2)劳动产品按每个地区的需要分配给全体居民,而不是按每个人所耗工时与所完成的工作种类付给报酬。其次,他强调实现无政府主义的社会革命,不是政治上的夺权行动,因为无政府主义者并不主张在推翻旧政权之后建立一个新政权。

在他看来,在建立理想社会之前,需要夺取剥削阶级的土地及其生产资料,但这种剥夺必须是群众的自发行动,而不是出自一个代表自己利益行事的新政权法令。[6]同时,必须将剥夺这个词只限于整个社会(即乡村、城市等等)所采取的对土地工厂、住宅等实行的那种暴力回收的行动,以利于整个乡、市、省或全国人民,而不是用来表示私人的或集体的没收财产行动。

再次,克鲁泡特金指出,建立在自由协议基础上的城乡各自有公社的联合,是符合人类互助本性的一种制度,也是无政府社会的基本结构。他说,人类发展的趋势正在把政府的干涉减至零,主要就是要消灭不公道、压制、独占三者化身的国家。

在国家被废除之后,出现的将是根据自由合意原则组织起来的公社和自制生产团体的自由联盟。每个公社的成员都是自由平等的,有集体决定一切事物,没有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分。[7]集团与集团之间的关系,通过由各集团在一定时期内定期召开的或就实际生活提出的某个问题特别会议来取得,会议的各项决议对于各集团来说不是必须遵守的,他们可以赞成,也可以否决。

他特别指出,这种联系不能透过由事先选出来管理联邦各项事务的常设委员会的途径取得,因为这种常设委员会如同政府一样,总是企图成为进步发展的障碍。

影响

克鲁泡特金主张进化的重要因素是合作而不是竞争,因此人类社会应该发展成分散的、非政治的、合作的社会,人们不受政治宗教、军队的干预,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他提出的无政府共产主义主张取消私人财产和不平等的收入按需分配,主张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相结合。他认为要实现这种理想,需要从教育青少年入手,青少年不仅要学习书本知识,还要参加劳动和户外考察。他主张对监狱制度进行彻底的改革,应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

法国作家罗曼·罗兰评价他在生活中实现了托尔斯泰追求的理想。英国作家王尔德说他是自己见到的仅有两位真正快乐的人之一。

毛泽东早先创办的《湘江评论》中曾经表示中国应当学克鲁泡特金的办法,即“不主张起大扰乱,行那没有效果的炸弹革命 、有血革命”。[8]

1892年在法国巴黎印行的《面包与自由(法语:La Conquête du pain)》
1892年在法国巴黎印行的《面包与自由法语La Conquête du pain

俄罗斯有多地以其名字命名,如克鲁泡特金 (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克鲁泡特金 (伊尔库斯克州)英语Kropotkin, Irkutsk Oblast,同时南极洲克罗波特金山也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主要著作

  • 互助论:进化的一种因素英语Mutual Aid: A Factor of Evolution
  • 田野、工厂和工场英语Fields, Factories and Workshops
  • 面包与自由法语La Conquête du pain
  • 《法国大革命》
  • 《在俄国和法国的监狱中》
  • 《革命者回忆录》
  • 《伦理学史》(未完成)
  • 《冰河时代研究》
  • 《关于欧亚大陆的讨论》
  • 《聆听,无政府主义者!》
  • 《向青少年呼吁》

参考文献

  1. ^ 达尔文,《物种起源》,香港;三联出版社,1954,第一册,页79-80。
  2. ^ 克鲁泡特金,《互助论》,台北;商务印书馆,1963,页170-171。
  3. ^ 克鲁泡特金,《互助论》,台北;商务印书馆,1963,页259。
  4. ^ 克鲁泡特金,《一个反抗者的生活》,上海;平民书店,1948,页196。
  5. ^ 克鲁泡特金,《面包与自由》,台北;商务印书馆,1982,页56。
  6. ^ 徐觉哉,《社会主义流派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页117。
  7. ^ 徐觉哉,《社会主义流派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页117。
  8. ^ 湘江评论创刊宣言(一九一九•七•十四). www.marxists.org. [2016-05-25].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彼得·阿列克谢耶维奇·克鲁泡特金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