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麟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慕容麟.

慕容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慕容麟(4世纪-398年),《魏书》中名作贺𬴊昌黎郡棘城县(今辽宁省锦州市义县)人。十六国时期后燕宗室,燕成武帝慕容垂之子,爱妾所生。惠愍帝慕容宝庶出兄弟。慕容麟本不为父亲喜爱,在父兄在前燕遭祸逃难时更两度背叛他们,甚至令嫡兄慕容令被杀。但在其父建立后燕期间多有建功,获封赵王,官至卫大将军、尚书左仆射。但在北魏侵略后燕时又屡有异图,更一度称燕帝,然而终因不敌北魏军队而投奔叔父慕容德,并随其建立南燕,但旋即因为谋反而被赐死。

生平

背叛父兄

父亲慕容垂本为前燕吴王,建熙十年(369年)时因遭到主政的慕容评可足浑太后逼害而以出猎为名率众打算逃奔燕故都龙城(今辽宁省朝阳市),但慕容麟因一向不被父亲喜爱,在一行人走到邯郸(今河北省邯郸市)时走回首都邺城(今河北临漳县西)通风报信。慕容垂部众闻知图谋败露大多叛离,而燕帝慕容𬀩也派了西平公慕容强领精锐骑兵追击,只因慕容垂长子慕容令亲自断后逼退了慕容强追兵。然而慕容麟此举令慕容垂被逼改变行程,潜行至洛阳(今南省洛阳市)后西投前秦[1]。慕容垂入秦后得前秦天王苻坚赏识,获封侯赐官,惟秦丞相王猛认定慕容垂将来必成祸患,力主杀掉他,故虽然苻坚拒绝加害,但王猛还是藉翌年(370年)出兵进攻前燕的机会将慕容令选为自己参军,并藉通信不便的情形派人以饯行时慕容垂送给自己的配刀诈称是慕容垂约定与慕容令叛秦的信物。慕容令堕进圈套东归,而根本无叛还行为的慕容垂就因而被王猛指控谋反,只是苻坚再度维护慕容垂,待之如初。相反逃还前燕的慕容令遭燕人猜忌是前秦奸细,被流放到龙城东北五百里处的沙城处[2]。慕容令担心自己还是避不过太后和慕容评的逼害,当年五月便和在沙城结交的流放士兵们起兵攻下威德城,并得附近诸戍响应。时慕容令打算乘势袭取龙城,慕容麟此时却将兄长的图谋向龙城守将勃海王慕容亮告发,慕容令遂败于闭门拒守的慕容亮,并遭涉圭杀害[3]。同年十一月,前燕为前秦所灭,慕容垂跟随苻坚进入邺城,他痛恨慕容麟两度背叛父兄,遂将慕容麟生母杀死,但却不舍得杀慕容麟,只是和他保持拒离,很少和他见面。

助父复国

前秦建元十九年(383年),苻坚于淝水之战战败后慕容垂成功求得让其抚慰北方,其实就想趁机复国,期间就遇上苻坚命其讨伐翟斌的机会。驻镇邺城的长乐公苻丕即对其有所怀疑,故意给他二千弱兵及一些差劣的兵器,更以苻飞龙领一千兵作副手监视他。慕容垂遂在河内募兵,并借机杀掉苻飞龙,期间慕容麟多番献计,令慕容垂对其改观,待遇回复和其他儿子一样了[4]。次年(384)慕容垂承制称燕王,以慕容麟为抚军大将军,其后在四月受派往信都(今河北衡水市冀州区)支援正在攻城的乐浪王慕容温。五月,信都降燕,慕容麟转攻常山(治今河北正定县);六月,常山守将苻亮及苻谟出降,慕容麟进攻中山(今河北定州市),并在七月攻下中山,俘获苻鉴,声威大振[5]

前秦幽州刺史王永及平州刺史苻冲率众进攻燕军,慕容垂派宁朔将军平规击败他们,并进占(今北京巿)南,王永遂向刘库仁求援,刘库人派了公孙希领三千骑增援,在蓟南击败平规,并在唐城(今河北唐县)和慕容麟相持不下。同时刘库仁打算乘势发兵为一直死守邺城的苻丕解围,但慕舆文以士兵不欲远征,发起叛乱杀掉刘库仁,公孙希闻讯就自溃[6]。慕容麟在威胁解除后就转向支援讨伐丁零人的慕容农, 时慕容农的进攻逼得翟辽退守无极县(今河北无极县),慕容麟与慕容农联兵进攻,大破翟辽,翟辽败归翟真[7]。次年,慕容麟与慕容农聚于中山,进攻在中山附近盘据的丁零人,遂在承营大破翟真。

讨平诸叛

因著攻邺的战事胶著,慕容麟一度驻镇信都。不久苻丕弃守邺城,慕容麟就自信都领兵清扫勃海郡清河郡一带的前秦残馀力量,例如击破勃海太守封懿[8]和在博陵(今河北省蠡县蠡吾镇南)俘杀王兖及苻鉴[9]

建兴元年(386年),燕王慕容垂正式称帝,以慕容麟为卫大将军[10],不久又封其为赵王。同年八月,慕容垂留太子慕容宝守国都中山,又以慕容麟为尚书右仆射、录留台。自率大军向南略地,当时丁零残部鲜于乞趁机出来抄掠,慕容麟就亲自率军讨伐。时有将领认为此时皇帝正领兵远出,若负重责的慕容麟出讨不顺利的话会重挫士气,建议先派将领讨伐。但慕容麟认为鲜于乞是看准皇帝远征而出,肯定不会提防还会有兵力讨伐,认为一战就可解决他。慕容麟于是声称出兵鲁口,但到夜晚就回军进攻鲜于乞,到清晨时刚好能直袭敌营,俘获鲜于乞[11]

同年,北魏发生内乱,拓跋窟咄和魏王拓跋珪争位,窟咄获得刘显的支持,连拓跋珪身边的代人都有密谋响应,拓跋珪只得北依贺兰部并向后燕求援。慕容麟就受命领兵救拓跋珪,但慕容麟大军还未及赶到拓跋窟咄就与贺染干等进攻拓跋珪,慕容麟得知后只好让作为使者的安同赶快回去,让拓跋珪守军得知燕援军快来的消息,稍为安定人心[12][13]

建兴二年(387年),上谷人王敏杀太守封戢,代郡人许谦亦驱逐太守贾闰,皆据郡依附刘显,慕容麟领兵讨伐,杀王敏[14]。及后刘显掠夺刘卫辰向后燕进贡的马匹,大怒的慕容垂派了太原王慕容楷及慕容麟进攻刘显,刘显兵败逃到马邑。此时拓跋珪又向慕容垂请兵讨伐刘显,慕容垂再派慕容麟领兵出援,在拓跋珪军的引领下联军大破刘显,刘显逃至西燕,慕容麟就尽收其部众及大量牲畜[15][16]。建兴三年(388年),慕容麟攻下代郡,许谦逃奔西燕[17]

建兴五年(390年),慕容麟领军和北魏王拓跋珪在意辛山会合,合力进攻贺兰部、纥突邻及纥奚三部,大破三部,纥突邻及纥奚两部都降魏[18]。建兴六年(391年),贺纳弟贺染干谋杀贺纳夺取贺兰部,贺讷遂起兵攻打贺染干,拓跋珪将此事报告慕容垂,并且自请为向导请兵平定贺兰部内乱。慕容麟于是获派往进攻贺讷,贺染干则由兰汗负责。六月甲辰日(7月20日),慕容麟在赤城击败并生擒贺纳,更受降贺兰部数万落。慕容垂下令慕容麟将投降的部落交还贺兰部,而带贺染干至中山作人质。慕容麟回中山后向慕容垂说:“以臣观察拓跋珪的行为,他终会成为国家的祸患,不如将他抓到朝内,命令他弟弟监国。”但慕容垂没有听从[19][20]

参合之败

同年七月,北魏因后燕强留出使的秦王拓跋觚以求名马而与北魏绝交,转而与同为慕容鲜卑建立的西燕交好,更屡次侵扰后燕。建兴十年(395年),慕容垂在上一年灭西燕后便派太子慕容宝、辽西王慕容农及慕容麟等率军八万攻魏,并以范阳王慕容德、陈留王慕容绍等率一万八千骑兵为后援。魏军截获消息后,于七月先将主力部队后撤,另一方面燕军前进至五原(今内蒙古包头市),收割当地农作物,再进军到黄河岸边造船准备渡河。九月,两军在五原一带的黄河隔岸对峙。出兵时慕容垂就已患病,而拓跋珪更派人在燕军后截断中山与前线间的使者通讯,更强逼被截使者向慕容宝谎称慕容垂已死,成功动摇人心。不久,慕容麟将慕舆嵩等人相信慕容垂真的已死,就想发动兵变奉慕容麟为主,虽然他们旋即因图谋败露而被诛杀,但慕容宝和慕容麟之间己有嫌隙。十月,慕容宝烧掉原本用作渡河击魏的船,退兵回中山。不过十一月时黄河河面就因暴风而提早结冰,拓跋珪遂派两万多精锐骑兵追击。慕容宝以为未到冬天魏军就不可能渡河追击,根本没有派斥候提防追兵,但走到参合陂时到有大风吹来,随军的僧人支昙猛就认为这些大风是魏军将至的征兆,建议慕容宝派兵防备后方,但慕容宝自信预计没错,笑而不应;支昙猛一直坚持,慕容麟还故意讨好慕容宝说:“以殿下神武,兵力的强盛,足够在沙漠横行的了,索虏怎敢追来!支昙猛胡说八道扰动众人,应该处斩他!”但支昙猛一直哭求,更举出前秦在淝水轻敌致败的覆辙。慕容宝终在慕容德劝说下被说服,派慕容麟领三万人殿后。但慕容麟根本无心防备,只顾著游猎。昼夜兼程的魏军赶至参合坡,与燕军分处参合坡的西及东边,但燕军仍未察觉。翌日一早,魏军登顶望燕军,下方燕军得悉魏军来袭大惊,魏军甫进攻就向河中溃退,上万人因践踏或遇溺而死,至被魏军抄截退路后更束手就擒,大军中除少数官员获选入魏外皆遭拓跋珪下令坑杀。慕容宝、慕容德及慕容麟等则单骑逃返中山[21]

乘乱称帝

建兴十一年(396年),慕容垂在对北魏复仇战争中去世,慕容宝以太子继位,慕容麟获任命为尚书左仆射。同年八月,北魏大举攻燕,并州牧辽西王慕容农抵御失败逃奔中山,井州失守后朝臣讨论后续应对方略,中山尹苻谟及尚书封懿都认为应该阻关据险防御在平原地带占优的北魏骑兵,封懿更直指眭邃主张让人民聚粮结堡,坚壁清野的策略不足以御敌,只是将物资聚起来让北魏攻破取用,更是示弱,动摇众心。但慕容麟就主张避北魏锋芒,营修城垣作守城战,以逸待劳作反击。慕容宝听信慕容麟,甚至让他主掌军事。北魏在攻下常山郡后,后燕在中原地带的郡县大部分都望风归降,仅馀信都、中山和邺三城仍归后燕所控,拓跋珪遂派兵分别围攻三城,自领军队南走接收其馀后燕领土。

永康二年(397年)正月,拓跋珪回军亲征信都,信都守将慕容凤被逼弃城出逃,信都遂告失守。而慕容宝此时趁魏主攻信都出屯深泽,并派慕容麟攻杨城(今河北省顺平县境),杀了三百守兵。那时因为魏有内乱,拓跋珪打算先和后燕停战以解决事件,但慕容宝认为是反败为胜的机会,拒绝之馀更纠集大军对北魏作出反击,却于二月在柏肆(今河北省曲阳县)中惨败给北魏,录得大量物资及士兵的损失,慕容宝亦只能撤回首都中山死守。没多久,尚书郎慕舆皓就意图发动兵变杀掉慕容宝、改立慕容麟,只因被妻兄告发而被逼带著数十人逃奔北魏,慕容麟事后并不心安。慕容宝退回中山后城中将士其实仍很有战意,欲与围城魏军决战,慕容隆以此劝说慕容宝派将士出战拒敌。原本慕容宝也同意,但慕容麟每每都说服慕容宝收回成命,慕容隆先后四度让士兵列阵预备出战都无法成行。三月,慕容宝原本答应送还拓跋觚及割地作为停战条件,更得拓跋珪答允,但不久慕容宝又反悔,遂令拓跋珪回军又命诸将围攻中山。慕容隆此时再度请得慕容宝让他率领城中将士出城决战,披甲上马带著部众在城门待命,可是慕容麟此时再度劝止慕容宝,弄得将士愤恨不已[22]。但当晚,慕容麟就以武力胁逼统领禁军的北地王慕容精,想让他以禁军谋杀慕容宝,但遭慕容精拒绝,慕容麟于是杀慕容精,逃出中山,依附丁零遗众[23]。不久,慕容宝等因怕慕容麟夺取了故都龙城, 乘夜率领部下撤出中山,出奔龙城[24]。中山城于是大乱,但外围的北魏军却没有立即进城,城内人们就立了开封公慕容详为主,闭门继续抵抗魏军,魏军连日强攻皆不果。而慕容宝出奔时部众和逃亡的慕容麟部遇上,慕容麟恐惧之下带著部众逃到蒲阴(今河北省顺平县),及后再移屯望都(今河北省望都县), 获当地人补给支援。慕容详其时派兵进攻望都,俘其妻儿,逼令慕容麟逃到山中[25]。五月,拓跋珪见中山无法立即攻下,命令军队撤围南走以待时机。慕容详自以击退魏军,遂即皇帝位,改元建始。但由于慕容详嗜酒好杀,不恤士民,中山城民遂打算迎慕容麟为主。七月,慕容麟看准慕容详派张穰到常山取食的机会潜入张穰部队并成功入城,在城内发动兵变杀掉慕容详,亦称帝,改元延平。慕容麟即位后废除慕容详禁止民众采收野稻作食物的命令,遂令人民得以取食饱餐。接著民众就请求进攻魏军,但慕容麟不许, 于是邻近野稻收尽后民众又开始饥饿了。此时拓跋珪派长孙肥领兵攻中山,慕容麟领军至泒水被击败,退守中山。九月,中山爆发严重饥荒,慕容麟带著二万人出据新市(今河北省正定县新城铺镇),拓跋珪遂亲率军队攻中山。十月,慕容麟退守泒水,不久在义台遭拓跋珪击败,死了九千多人,慕容麟自去年号,带著数十骑救走妻儿后往邺城投靠范阳王慕容德[26][27]

谋乱遭戮

慕容麟到邺后不复称帝,恢复自己本身赵王爵位,并建议慕容德弃守邺城而转据滑台(今河南省滑县)。由于守滑台的鲁阳王慕容和先前都劝慕容德前来,慕容德于是在永兴三年(398年)领著四万户离开邺城,惊险逃过魏兵追击成功渡过黄海后到了滑台。慕容麟建议慕容德称帝,但慕容德就仿效兄长慕容垂先称燕王,建立南燕。慕容德以慕容麟为司空、领尚书令,但慕容麟此时却又想作乱,事情被慕容德发现,遂被赐死[28]

年号

慕容麟的年号延平397年七月-397年十月),共计三个月,也是后燕的第五个年号[29]。陶栋《历代纪元考》作建平,事实上混肴了慕容盛建平年号。

延平
397年七月-397年十月
政权 后燕
君主 慕容麟
历时 三个月
延平十六国后燕 慕容麟时期的位置。
纪年
延平 元年
公元 397年
干支 丁酉
参看


前一年号:
建始
后燕年号 下一年号:
永康

家庭

  • 儿子慕容根,后燕散骑常侍,后向北魏投降。[30]
  • 孙慕容带,北魏使持节、平西将军、秦益二州刺史、沛郡公
  • 曾孙女元郁妻慕容氏。

参考资料

  1. ^ 《资治通鉴·卷一百零二》:十一月,辛亥朔,垂请畋于大陆,因微服出邺,将趋龙城。至邯郸,少子麟,素不为垂所爱,逃还告状,垂左右多亡叛。太傅评白燕主𬀩,遣西平公强帅精骑追之,及于范阳。世子令断后,强不敢逼。会日暮,令谓垂曰:“本欲保东都以自全,今事已泄,谋不及设。秦主方招延英杰,不如往归之。”垂曰:“今日之计,舍此安之!”乃散骑灭迹,傍南山复还邺,隐于赵之显原陵。……至河阳,为津吏所禁,斩之而济。遂自洛阳与段夫人、世子令、令弟宝、农、隆、兄子楷、舅兰建、郎中令高弼俱奔秦,留妃可足浑氏于邺。
  2.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二》:王猛之发长安也,请慕容令参其军事,以为乡导。将行,造慕容垂饮酒,从容谓垂曰:“今当远别,卿何以赠我,使我睹物思人?”垂脱佩刀赠之。猛至洛阳,赂垂所亲金熙,使诈为垂使者,谓令曰:“吾父子来此,以逃死也。今王猛疾人如仇,谗毁日深;秦王虽外相厚善,其心难知。丈夫逃死而卒不免,将为天下笑。吾闻东朝比来始更悔悟,主、后相尤。吾今还东,故遣告汝;吾已行矣,便可速发。”令疑之,踌躇终日,又不可审覆。乃将旧骑,诈为出猎,遂奔乐安王臧于石门。猛表令叛状,垂惧而出走,及蓝田,为追骑所获。秦王坚引见东堂,劳之曰:“卿家国失和,委身投朕。贤子心不忘本,犹怀首丘,亦各其志,不足深咎。然燕之将亡,非令所能存,惜其徒入虎口耳。且父子兄弟,罪不相及,卿何为过惧而狼狈如是乎!”待之如旧。燕人以令叛而复还,其父为秦所厚,疑令为反间,徙之沙城,在龙都东北六百里。
  3. ^ 《资治通鉴·卷一百零二》:慕容令自度终不得免,密谋起兵,沙城中谪戍士数千人,令皆厚抚之。五月,庚午,令杀牙门孟妫。城大涉圭惧,请自效。令信之,引置左右。遂帅谪戍士东袭威德城,杀城郎慕容仓,据城部署,遣人招东西诸戍,翕然皆应之。镇东将军勃海王亮镇龙城,令将袭之;其弟麟以告亮,亮闭城拒守。癸酉,涉圭因侍直击令,令单马走,其党皆溃。涉圭追令至薛黎泽,擒而杀之,诣龙城白亮。亮为之诛涉圭,收令尸而葬之。
  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初,垂从坚入邺,以其子麟屡尝告变于燕,立杀其母,然犹不忍杀麟,置之外舍,希得侍见。乃杀苻飞龙,麟屡进策画,启发垂意,垂更奇之,宠待与诸子均矣。
  5. ^ 《资治通鉴·卷一百零五》:秦冀州刺史阜城侯定守信都,高城男绍在其国,高邑侯亮、重合侯谟守常山,固安侯鉴守中山。燕王垂遣前将军、乐浪王温督诸军攻信都,不克;夏,四月,丙辰,遣抚军大将军麟益兵助之。……(五月)秦苻定、苻绍皆降于燕,燕慕容麟引兵西攻常山。……(六月)燕慕容麟拔常山,秦苻亮、苻谟皆降。麟进围中山,秋,七月,克之,执苻鉴。麟威声大振,留屯中山。
  6.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秦幽州刺史王永、平州刺史苻冲帅二州之众以击燕。燕王垂遣宁朔将军平规击永,永遣昌黎太守宋敞逆战于范阳,敞兵败,规进据蓟南。……秦幽州刺史王永求救于振威将军刘库仁,库仁遣其妻兄公孙希帅骑三千救之,大破平规于蓟南,乘胜长驱,进据唐城,与慕容麟相持。……刘库仁闻公孙希已破平规,欲大举兵以救长乐公丕,发雁门、上谷、代郡兵,屯繁畤。燕太子太保舆句之子文、零陵公慕舆虔之子常时在库仁所,知三郡兵不乐远所,因作乱,夜,攻库仁,杀之,窃其骏马奔燕。公孙希之众闻乱自溃,希奔翟真。
  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燕慕容农自信都西击丁零翟辽于鲁口,破之。辽退屯无极,农屯蒿城以逼之。辽,真之从兄也。……燕慕容麟、慕容农合兵袭翟辽,大破之,辽单骑奔翟真。
  8.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慕容麟、慕容隆自信都徇勃海、清河。麟击勃海太守封懿,执之,因屯历口。懿,放之子也。
  9.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慕容麟攻王兖于博陵,城中粮竭矢尽,功曹张猗逾城出,聚众以应麟。兖临城数之曰:“卿是秦民,吾是卿君,卿起兵应贼,自号‘义兵’,何名实之相违也?古人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卿母在城,弃而不顾,吾何有焉!今人取卿一切之功则可矣,宁能忘卿不忠不孝之事乎!不意中州礼义之邦,乃有如卿者也!”十二月,麟拔博陵,执兖及苻鉴,杀之。
  10. ^ 《晋书·卷一二三》:抚军慕容麟为卫大将军,其馀拜授有差。
  11.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八月,燕主垂留太子宝守中山,以赵王麟为尚书右仆射,录留台。庚午,自帅范阳王德等南略地,使高阳王隆东徇平原。丁零鲜于乞保曲阳西山,闻垂南伐,出营望都,剽掠居民。赵王麟自出讨之,诸将皆曰:“殿下虚镇远征,万一无功而返,亏损威重,不如遣诸将讨之。”麟曰:“乞闻大驾在外,无所畏忌,必不设备,一举可取,不足忧也。”乃声言至鲁口,夜,回趣乞,比明,至其营;掩击,擒之。
  12. ^ 《魏书·太祖纪》:初,帝叔父窟咄为苻坚徙于长安,因随慕容永,永以为新兴太守。八月,刘显遣弟亢泥迎窟咄,以兵随之,来逼南境。于是诸部骚动,人心顾望。帝左右于桓等,与诸部人谋为逆以应之。事泄,诛造谋者五人,馀悉不问。帝虑内难,乃北逾阴山,幸贺兰部,阻山为固。遣行人安同、长孙贺使于慕容垂以征师,垂遣使朝贡,并令其子贺𬴊帅步骑以随同等。
  13.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燕赵王麟军未至魏,拓跋窟咄稍前逼魏王珪,贺染干侵魏北部以应之。魏众惊扰,北部大人叔孙普洛亡奔刘卫辰。麟闻之,遽遣安同等归。魏人知燕军在近,众心少安。窟咄进屯高柳,珪引兵与麟会击之,窟咄大败,奔刘卫辰,卫辰杀之。珪悉收其众,以代人库狄干为北部大人。麟引兵还中山。
  1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燕上谷人王敏杀太守封戢,代郡人许谦逐太守贾闰,各以郡附刘显。……燕赵王麟讨王敏于上谷,斩之。
  1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刘卫辰献马于燕,刘显掠之。燕主垂怒,遣太原王楷将兵助赵王麟击显,大破之。显奔马邑西山,魏王引兵会麟击显于弥泽,又破之。显奔西燕,麟悉收其部众,获马牛羊以千万数。
  16. ^ 《魏书·太祖纪》:夏五月,遣行人安同征兵于慕容垂,垂使子贺𬴊率众来会。六月,帝亲征刘显于马邑南,追至弥泽,大破之,显南奔慕容永,尽收其部落。
  1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燕赵王麟击许谦,破之,谦奔西燕。
  1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丙寅,魏王珪会燕赵王麟于意辛山,击贺兰、纥突邻、纥奚三部,破之,纥突邻、纥奚皆降于魏。
  19. ^ 《魏书·外戚·贺讷传》:讷又通于慕容垂,垂以讷为归善王。染干谋杀讷而代立,讷遂与染干相攻。垂遣子麟讨之,败染干于牛都,破讷于赤城。太祖遣师救讷,麟乃引退。
  20.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贺染干谋杀其兄讷,讷知之,举兵相攻。魏王珪告于燕,请为乡导以讨之。二月,甲戌,燕主垂遣赵王麟将兵击讷,镇北将军兰汗帅龙城之兵击染干。 ……六月,甲辰,燕赵王麟破贺讷于赤城,禽之,降其部落数万。燕主垂命麟归讷部落,徙染干于中山。麟归,言于垂曰:“臣观拓跋珪举动,终为国患,不若摄之还朝,使其弟监国事。”垂不从。
  21.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魏王珪叛燕,侵逼附塞诸部。五月,甲戌,燕主垂遣太子宝、辽西王农、赵王麟帅众八万,自五原伐魏,范阳王德、陈留王绍别将步骑万八千为后继。……宝之发中山也,燕主垂已有疾,既至五原,珪使人邀中山之路,伺其使者,尽执之,宝等数月不闻垂起居,珪使所执使者临河告之曰:“若父已死,何不早归!”宝等忧恐,士卒骇动。……燕、魏相持积旬,赵王麟将慕舆嵩等以垂为实死,谋作乱,奉麟为主。事泄,嵩等皆死,宝、麟等内自疑,冬,十月,辛未,烧船夜遁。时河冰未结,宝以魏兵必不能渡,不设斥候。十一月,己卯,暴风,冰合。魏王珪引兵济河,留辎重,选精锐二万馀骑急追之。燕军至参合陂,有大风,黑气如堤,自军后来,临覆军上。沙门支昙猛言于宝曰:“风气暴迅,魏兵将至之候,宜遣兵御之。”宝以去魏军已远,笑而不应。昙猛固请不已,麟怒曰:“以殿下神武,师徒之盛,足以横行沙漠,索虏何敢远来!而昙猛妄言惊众,当斩以徇!”昙猛泣曰:“苻氏以百万之师,败于淮南,正由恃众轻敌,不信天道故也!”司徒德劝宝从昙猛言,宝乃遣麟帅骑三万居军后以备非常。麟以昙猛赤妄,纵骑游猎,不肯设备。宝遣骑还诇魏兵,骑和十馀里,即解鞍寝。魏军晨夜兼行,乙酉,暮,至参合陂西。燕军在陂东,营于蟠羊山南水上。魏王珪夜部分诸将,掩覆燕军,士卒衔枚束马口潜进。丙戌,日出,魏军登山,下临燕营。燕军将东引,顾见之,士卒大惊扰乱。珪纵兵击之,燕兵走赴水,人马相腾,蹑压溺死者以万数。略阳公遵以兵邀其前,燕兵四五万人,一时放仗敛手就禽,其遗迸去者不过数千人,太子宝等皆单骑仅免。杀燕右仆陈留悼王绍,生禽鲁阳王倭奴、桂林王道成、济阴公尹国等文武将吏数千人,兵甲粮货以巨万计。道成,垂之弟子也。魏王珪择燕臣之有才用者代郡太守广川贾闰、闰从弟骠骑长史昌黎太守彝、太史郎辽东晁崇等留之,其馀欲悉给衣粮遣还,以招怀中州之人。中部大人王建曰:“燕众强盛,今倾国而来,我幸而大捷,不如悉杀之,则其国空虚,取之为易。且获寇而纵之,无乃不可乎!”乃尽坑之。
  22. ^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魏围中山既久,城中将士皆思出战。征北大将军隆言于宝曰:“涉珪虽屡获小利,然顿兵经年,凶势沮屈,士马死伤太半,人心思归,诸部离散,正是可破之时也。加之举城思奋,若因我之锐,乘彼之衰,往无不克。如其持重不决,将卒气丧,日益困逼,事久变生,后虽欲用之,不可得也,!”宝然之。而卫大将军麟每沮其议,隆成列而罢者,前后数四。宝使人请于魏王珪,欲还其弟觚,割常山以西皆与魏以求和。珪许之;既而宝悔之。己酉,珪如卢奴,辛亥,复围中山。燕将士数千人俱自请于宝曰:“今坐守穷城,终于困弊,臣等愿得一出乐战,而陛下每抑之,此为坐自摧败也。且受围历时,无他奇变,徒望积久寇贼自退。今内外之势,强弱悬绝,彼必不自退明矣,宜从众一决。”宝许之。隆退而勒兵,召诸参佐谓之曰:“皇威不振,寇贼内侮,臣子同耻,义不顾生。今幸而破贼,吉还固善;若其不幸,亦使吾志节获展。卿等有北见吾母者,为吾道此情也!”乃被甲上马,诣门俟命。麟复固止宝,众大忿恨,隆涕泣而还。
  23. ^ 《晋书·卷124》:魏军进攻中山,屯于芳林园。其夜尚书慕容皓谋杀宝,立慕容麟。皓妻兄苏泥告之,宝使慕容隆收皓,皓与同谋数十人斩关奔魏。麟惧不自安,以兵劫左卫将军、北地王精,谋率禁旅弑宝。精以义距之,麟怒,杀精,出奔丁零。
  2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是夜,麟以兵劫左卫将军北地王精,使帅禁兵弑宝。精以义拒之,麟怒,杀精,出奔西山,依丁零馀众。于是城中人情震骇。宝不知麟所之,以清河王会军在近,恐麟夺会军,先据龙城,乃召隆及骠骑大将军农,谋去中山,走保龙城。
  2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燕主宝出中山,与赵王麟遇于阱城,麟不意宝至,惊骇,帅其众奔蒲阴,复出屯望都,土人颇供给之。慕容详遣兵掩击麟,获其妻子,麟脱走入山。
  26. ^ 《资治通鉴·卷一百九》:秋,七月,慕容详杀可足浑潭。详嗜酒奢浮,不恤士民,刑杀无度,所诛王公以下五百馀人,群下离心。城中饥窘,详不听民出采稆,死者相枕,举城皆谋迎赵王麟。详遣辅国将军张骧帅五千馀人督租于常山,麟自丁零入骧军,潜袭中山,城门不闭,执详,斩之。麟遂称尊号,听人四出采稆。人既饱,求与魏战。麟不从,稍复穷馁。魏王珪军鲁口,遣长孙肥帅骑七千袭中山,入其郛;麟进至泒水,为魏所败而还。……中山饥甚,慕容麟帅二万馀人出据新市。甲子晦,魏王珪进军攻之。太史令晁崇曰:“不吉。昔纣以甲子亡,谓之疾日,兵家忌之。”珪曰:“纣以甲子亡,周武不以甲子兴乎?”崇无以对。冬,十月,丙寅,麟退阻泒水。甲戌,珪与麟战于义台,大破之,斩首九千馀级。麟与数十骑驰取妻子入西山,遂奔邺。
  27. ^ 《魏书·太祖记》:秋七月,普邻遣乌丸张骧率五千馀人出城求食,寇常山之灵寿,杀害吏民。贺麟自丁零中入于骧军,因其众,复入中山,杀普邻而自立。帝还幸鲁口,遣将军长孙肥一千骑袭中山,入其郛而还。
  28. ^ 《晋书·卷127》:德兄子麟自义台奔邺,因说德曰:“中山既没,魏必乘胜攻邺,虽粮储素积,而城大难固,且人情沮动,不可以战。及魏军未至,拥众南渡,就鲁阳王和,据滑台而聚兵积谷,伺隙而动,计之上也。魏虽拔中山,势不久留,不过驱掠而返。人不乐徙,理自生变,然后振威以援之,魏则内外受敌,使恋旧之士有所依凭,广开恩信,招集遗黎,可一举而取之。”先是,慕容和亦劝德南徙,于是许之。隆安二年,乃率户四万、车二万七千乘,自邺将徙于滑台。遇风,船没,魏军垂至,众惧,议欲退保黎阳。其夕流澌冻合,是夜济师,旦,魏师至而冰泮,若有神焉。遂改黎阳津为天桥津。及至滑台,景星见于尾箕。漳水得白玉,状若玺。于是德依燕元故事,称元年,大赦境内殊死已下,置百官。以慕容麟为司空、领尚书令,慕容法为中军将军,慕舆拔为尚书左仆射,丁通为尚书右仆射,自余封授各有差。初,河间有麟见,慕容麟以为已瑞。及此,潜谋为乱,事觉,赐死。
  29. ^ 李崇智,《中国历代年号考》,中华书局,2001年1月 ISBN 7101025129
  30. ^ 王, 连龙, 《新见北魏<济阴王元郁墓志>考释》, 《古代文明》, 2010年, (04期): 77–82 [2017-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6)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慕容麟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