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士奇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杨士奇.

杨士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杨士奇

明《三才图会》载《少师杨文贞公像》


大明少师兵部尚书兼华盖殿大学士
籍贯 江西等处行中书省吉安路太和州
族裔 汉族
原名 杨寓
字号 字士奇,号东里
谥号 文贞
出生 至元二十五年(1365年)
江西泰和
逝世 正统九年(1444年)
江西泰和县
墓葬 泰和县澄江镇杏岭村北山坡
亲属 杨景行(曾祖父)
杨公荣(祖父)
杨子将(父)
陈氏(母)
罗性(继父)
严琇(妻)
杨稷、杨(禾道)、杨秫、杨导(子)
杨昱(孙)
著作

杨士奇(1365年-1444年),名士奇以字行东里文贞江西等处行中书省吉安路太和州(今江西省泰和县)人。明朝内阁首辅兵部尚书兼华盖殿大学士,与杨荣杨溥合称“三杨”,[1]永乐盛世仁宣之治的缔造者之一。

生平

洪武年间

杨士奇一岁时丧父,其母改嫁时任德安同知罗性,杨士奇遂改姓罗[2]。后一次罗家祭祖,年幼的杨士奇自做土像祭祀杨氏祖先,被罗性发现并赞其志,恢复其宗姓[3]。随后,罗性因得罪权贵戍边陕西去世,杨士奇与母回到德安,一边教学一边侍母。他游走湖北、湖南敎学,其中居住江夏的时间最长[4]

建文年间

建文年间,明惠帝召集文臣修撰《明太祖实录》,王叔英方孝孺以史才推荐杨士奇。[5]之后,他进入翰林,充当编纂官。随后,吏部对进入史馆的文臣进行考试,吏部尚书张𬘘看到杨士奇的答卷后说:“此非经生言也。”于是奏请为第一名。该授吴王府副审理,仍然供其编纂馆职位[6]

永乐年间

明成祖即位后,改杨士奇为翰林院编修。不久,进入内阁,参与负责机务。数月后,晋升为侍讲[7]。永乐二年,选拔宫僚,杨士奇为左中允,三年后再升为左谕德。杨士奇为官谨慎,在家从不言公事,即使是至亲都不得听闻。他在明成祖前,举止恭慎,善于对答,谈事有灼见。他人有过失,杨士奇都为之揜覆。当时广东布政使徐奇统领西南时,赠当地特产与内廷官员,有人得到馈赠名单呈上皇帝。明成祖看后其中无杨士奇名字,于是召见询问。他回答道:“徐奇当时奔赴广东的时候,群臣作诗文赠行,当时恰逢我得病未有参与,所以唯独没有我的名字。如果我当时无病,是否有我的名字也未知。况且赠礼都是小东西,应当没有其他意思。”明成祖于是命令烧毁其名单[8]

永乐六年,明成祖北巡,命杨士奇与蹇义黄淮一同留守辅佐太子监国。太子朱高炽喜欢文学,赞善王汝玉以诗法进讲。杨士奇则称:“陛下应当留意学习《六经》,空暇时候则阅读两汉时期的诏令。诗歌乃雕虫小技,不足为学。”太子表示赞同[9]。当初朱棣起兵时候,汉王朱高煦力战有功。朱棣许诺成功后立其为太子。靖难之役结束后,却未曾立他,朱高煦于是很怨恨。朱棣又怜悯年幼的赵王朱高燧,并异常宠爱他。于是汉王、赵王联合离间太子,朱棣颇为心动。永乐九年,明成祖回到南京,召问杨士奇太子监国的情况。他称太子孝敬,并说:“太子天资高,有过错必知,然后必改。其存有爱人之心,绝对不会辜负陛下重托。”朱棣听后大悦[10]。永乐十一年遇到日食,礼部尚书吕震请求不要罢免朝贺,礼部侍郎仪智则持相反观点。杨士奇则引用宋仁宗故事[11] 力劝,明成祖听后遂罢免[12]。次年,朱棣北征,杨士奇仍留任辅佐太子监国,当时朱高煦开始不断谮言太子。当朱棣北征归还后,太子迎驾迟缓,朱棣气急下把大量东宫大臣黄淮等人下狱问罪。杨士奇之后赶到,被宥免罪。之后召问太子这件事,杨士奇顿首道:“太子仍然和以前一样孝敬。凡是这些迟迎的事情,都是臣等的罪过。”朱棣听后稍微平缓。而其他重臣仍然不断上疏弹劾杨士奇不应当独宥,朱棣遂命其下锦衣卫诏狱,之后释放[13]

永乐十四年,朱棣返回京师,有听闻汉王夺嫡的不轨行径,于是问蹇义这些事情。蹇义没有回答,于是问杨士奇。他对答道:“臣与蹇义都是侍奉东宫的,其他外人不敢对我俩谈论汉王的事情。但是皇帝两次派遣其就藩,都不肯赴任。现在知道陛下要迁都,马上就请留守南京。这些请陛下仔细考察他的本意。”朱棣听闻后默然不语,之后起身还宫。居住数日后,朱棣了解了所有事情,于是削汉王的两个护卫营,并安置其到乐安[14]。次年,晋升他为翰林学士,兼任旧职。永乐十七年,改为左春坊大学士,兼任翰林学士。次年,因为辅导太子有失职被连坐,下锦衣卫狱,十天后即得释[15]

洪熙年间

明仁宗即位后,升杨士奇为礼部侍郎兼华盖殿大学士。当时仁宗在内阁时,蹇义、夏原吉奏事未退,其远望见杨士奇,于是对两人说:“新上任的华盖殿大学士来了,必定有正直之言,我们不妨都听下。”杨士奇进言道:“皇上两日前刚下诏减免岁供,但惜薪司又征枣八十万斤,这与前诏相矛盾吧。”仁宗遂马上下令减免一半[16]。当时朱棣刚驾崩,仁宗服制二十七日期满,大臣吕震上疏请穿吉服。杨士奇则称不可,吕震随即高声厉叱杨士奇,蹇义见此兼顾两人观点进言。次日,朱高炽仍然戴素冠穿麻衣上朝,而廷臣中只有杨士奇与英国公张辅仍然服制如初。罢朝后,仁宗对两旁人说:“(父亲)棺木仍然在停柩,我又怎能忍心易服,杨士奇所做的是对的。”之后,晋升杨士奇为少保,与杨荣金幼孜共赐“绳愆纠缪”银章。之后晋升少傅[17]

当时籓司守令进朝,尚书李庆建议发军伍的馀马给有关部门,然后每年课征马驹。杨士奇反对道:“朝廷选拔贤能授官,却用来牧马,这是重视牲畜而轻视士大夫,怎么能够示于后人?”仁宗则批准李庆建议,当时朝廷寂然。杨士奇再次上言力劝,仍不批准。随后,皇帝驾临思善门,召见杨士奇说:“我当时怎么会忘记你的话呢?只是听闻吕震、李庆等人不喜欢你,我担心你被孤立,会被他们中伤,所以不欲因为你的话而罢去此事。现在我找到其他人的上书了。”于是拿出陕西按察使陈智称“养马不便”的上疏,命其草敕执行。杨士奇随后顿首称谢[18]。当时群臣正在朝上商议元旦事宜,吕震请求用乐,杨士奇与黄淮上疏劝阻,仁宗不听劝阻。后杨士奇再次上奏,在庭中等至晚上十点,仁宗最后同意。一日后,仁宗召对杨士奇道:“吕震每次误我,如果不是你等人的进言,我早追悔莫及了。”于是下命杨士奇兼任兵部尚书,同食三份俸禄(内阁、翰林院、兵部)。杨士奇则辞去兵部尚书的俸禄[19]。  

仁宗还在太子监国之时,即仇恨御史舒仲成,即位后欲治其罪。杨士奇说:“陛下即位后,曾下诏忤旨的人都得免罪。如果要治舒仲成的罪,则当时的诏书则无信,众多大臣会因此恐惧。皇上为何不能效仿汉景帝对待卫绾呢?”仁宗于是打消此念头。当时有人称大理寺寺卿虞谦言事不密,仁宗大怒降其一级。杨士奇为他鸣白,得以虞谦恢复原籍。之后大理寺少卿弋谦因言得罪。杨士奇称:“弋谦是应诏而陈言。如果要加其罪行,恐怕群臣自此都不再说话了。”仁宗因此立升弋谦为副都御史,且下敕引过自咎[20]

有大臣上书歌颂太平盛世,仁宗示与列位大臣,群臣皆以为然。唯独杨士奇称:“陛下虽然泽被天下,但是靖难所牵连的流徙尚未归乡,战争所导致的疮痍尚未恢复,百姓仍然为温饱担忧。应当继续休息生息数年,太平盛世才可期至。”仁宗表示赞同,并称:“我对你们至诚,是希望匡正辅佐、纠正错误。但只有杨士奇曾经五次上书,你们等人均无一言。果真朝廷政事毫无错误?天下太平了么?”群臣听后惭愧道歉[21]。同年四月,仁宗赐杨士奇玺书以表彰其贤德忠贞。此后,命修《明太宗实录》,杨士奇与黄淮金幼孜杨溥俱充总裁官[22]。不久,仁宗病重,召杨士奇与蹇义、黄淮、杨荣到思善门,命杨士奇书写遗敕召太子朱瞻基到南京[23]

宣德年间

明宣宗即位后,担任总裁修撰《明仁宗实录》。宣德元年,汉王朱高煦起兵谋反。明宣宗亲征平定叛乱。部队归还抵达献县单家桥时,户部侍郎陈山迎谒,并上言汉、赵二王沆瀣一气,请宣宗乘势袭彰德(今河南安阳)逮捕赵王朱高燧杨荣支持陈山的主张,但遭到杨士奇的反对。士奇称:“说人叛变应当有实证,难道可以欺骗天地鬼神么?”杨荣厉声喊道:“你是要阻挠国家大计么?现在逆党(朱高煦)都称赵王相谋为实,怎么说没有理由?”士奇说:“太宗皇帝有三个儿子,当今皇上只有两个叔父。有罪的不可赦免,但无罪的应当厚待,怀疑的话则防范,使得没有忧患而已。何必动辄加兵相战,伤天上的皇祖之意呢?”当时只有杨溥赞同杨士奇看法。于是杨荣率先入谏,杨士奇随后,宣宗命皇宫侍卫不与两人入宫。之后宣宗召见蹇义夏原吉,两人均赞同杨士奇看法[24]。宣宗于是无意加罪于赵王,部队直接回京。抵达京师后,宣宗召见士奇,并问其:“现在很多人都在上奏赵王事,怎么办?”他回答道:“赵王是您最亲的亲人,陛下应当保全他,不要被群臣言论所迷惑。”宣宗称:“我想把群臣的奏折都拿给赵王看,令其自己处理如何?”他对答道:“甚好,如果能够赐一玺书更好。”于是朝廷发送玺书奏折给赵王。赵王看后大喜,哭著说:“我活命了。”随即上书表示感谢,且献出护卫部队,言论从此停息。宣宗从此待赵王日益亲切而轻待陈山,此外还对士奇说:“赵王之所以得以保全,都是您的功劳啊。”并赐金币给他[25]

自明成祖攻占交阯(现越南)并设置交阯布政使司后,该地区屡次叛变。明朝屡次发兵征讨均战败。交阯黎利派人伪请立陈氏后人。宣宗也厌恶兵战,预备答应其请求。英国公张辅、户部尚书蹇义等大臣以下数人都称,答应的话,没有甚么道理,反而只会示弱于天下[26]。宣宗于是召见杨士奇、杨荣商议,两人力言称:“陛下体恤百姓,不是无名之举;汉朝放弃珠崖郡,史书都以此为美谈,不是示弱。请许其方便。”于是宣宗下令命选择使者出使交阯,蹇义推荐善于口辩的伏伯安。杨士奇则表示:“善于言辞的人不忠信,虽然交阯是蛮貊之邦也不可派遣。伏伯安是小人,去的话只会辱国。”宣宗赞同其言,改派他人。从此,明朝放弃交阯并罢兵,每年省出军费超过白银万两[27]

宣德五年,宣宗奉皇太后谒陵,召见英国公张辅、尚书蹇义及杨士奇、杨荣、金幼孜、杨溥,在行殿中张太后朝见并慰劳众臣。宣宗又对杨士奇说:“太后对我说,先帝当时在青宫,只有您敢于直言不忌,先帝能够听从,所以诸事得以不败。她又叮嘱我应当接受直言。”士奇对曰:“这是皇太后的盛德之言,希望陛下能够记住它。”[28] 当时士奇已老有疾,上朝均迟,无法论奏。宣宗曾微服私访,某夜访问杨士奇家。士奇仓猝迎接,并顿首道:“陛下怎么能以社稷宗庙之身而自轻?”宣宗答道:“我只想和您商量事情,所以来拜访。”几日后,宫中捉获两盗且有异谋。宣宗于是召见士奇,并称“今而后知卿之爱朕也。”[29] 当时明朝屡遭水旱灾害,宣宗召见杨士奇讨论下诏宽恤免灾租税等事。杨士奇于是请奏免除百姓所欠的薪鱼钱、减官田租赋、免除粮税、清理冤假积案、裁汰工役等建议,使百姓获益。过两年后,宣宗对士奇说:“体恤百姓的诏书已经下很久了,现在还有什么要体恤的呢?”他则称:“此前下诏减官田租,但户部仍然征收如旧。”宣宗不悦称:“那现在必须执行,不遵守者依法处理。”他还请求招抚逃民,严惩贪污官吏,提举有文学、武勇才能的人,命曾经被判极刑的犯人子孙也有从官资格。此外,他还请廷臣三品以上及二司官各自举荐人才(于谦周忱况锺等人即此时被举荐)。这些建议均得到宣宗批准[30]

当时,宣宗励精图治,士奇等内阁廷臣同心辅佐,海内号为治平。宣宗还模仿古代君臣豫游,每到年初,均赐百官十日假期。到西苑万岁山郊游时,诸位学士均跟从,进行赋诗赓和,宣宗并问民间疾苦。朝议中的论奏,宣宗均虚心倾听采纳[31]。此外,朝廷上内阁大臣相处融洽、风气为正。宣宗即位时,内阁臣七人中陈山、张瑛被改为其他职位,黄淮以疾致仕,内阁中只有杨士奇、杨荣、杨溥三人。杨荣为人果毅敢为,且屡次跟随明成祖北征,熟知边疆将领与敌情事务,但颇爱接受馈遗,当时边将每年都送良马与杨荣。宣宗知道后,问杨士奇。他则称:“杨荣通晓边疆事务,我等人不及,陛下不宜以此小错而介意。”宣宗笑道:“杨荣曾经揭你和夏原吉的短,你为何还替他说好话?”他对答道:“希望陛下能够以容我一样容杨荣。”宣宗于是同意。此后,话语传到杨荣,杨荣则以此愧对杨士奇,于是两人相处甚欢。宣宗亦因此对其更亲厚,前后所赐的珍果、牢醴、金绮衣、币、书器无法计算[32]

正统年间

宣宗驾崩后,明英宗即位,年仅九岁。军政均由张太皇太后负责,太皇太后又命所有部门议案均先经过内阁三杨的谘议后再进行裁决。三人当时亦很自信,杨士奇首推训练士卒坚守边疆,并设置南京参赞机务大臣,分遣文武镇抚江西湖广河南山东等地,并罢免侦事校尉。又请求减免租税,并慎刑牢狱,此外严格官员考核机制。这些均得到太皇太后的批准并执行。正统初年,朝政清明均为三杨等人的功劳。正统三年,《明宣宗实录》制成,杨士奇晋少师。次年,乞求致仕,不予批准。之后明英宗下敕归省墓,不久批准归还[33]

当时,中官王振受宠于明英宗,渐渐干预到外廷政事,并诱导明英宗乱对大臣加罪。靖江王朱佐敬偷偷赠杨荣黄金,杨荣当初正在省墓,归后不知此事。王振却欲弹劾杨荣,此时杨士奇出面力解。但杨荣不久即去世,杨士奇、杨溥日益孤立。次年,明英宗大兴兵马征讨麓川,藏帑金数万。再一年,太皇太后去世,王振势力越大并作威作福,百官若有不满均被逮捕。廷臣中人人自危,杨士奇也无法制止[34]

此时,杨士奇之子杨稷为人傲横,曾经因施暴杀人。之后各位御史相继弹劾杨稷,朝廷商议不予加法,但使其状给杨士奇。随后有人再次告发杨稷横虐的数十件事情,杨士奇只能以老疾告辞。明英宗恐怕伤害士奇,下诏安慰。士奇感恩哭泣,不久忧虑不起。正统九年,杨士奇去世。赠太师,谥文贞[35]。杨士奇葬于泰和县澄江镇杏岭村北山坡上,现为江西省文物保护单位

后事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正统初年,杨士奇曾经上疏称瓦剌渐强,将为边疆敌患,而边疆尚缺兵马,恐怕无法抵御。御史请附近太仆寺关领西番贡马并悉数供给。杨士奇去世不久,也先果然入侵明朝,始有土木堡之变[36]。杨士奇又善于知人、喜欢推举寒士,甚至包括一些未曾谋面的人。之后指挥京师保卫战于谦、创立平米法的周忱、史称“况青天”的况锺等人,均由其举荐[37]

杨士奇曾经参与编撰《明太祖实录》、《明仁宗实录》、《明宣宗实录》、《历代名臣奏议》、《文渊阁书目》、《三朝圣谕录》等,并著有《东里文集》。

评价

  • 桂萼《哈密疏》评:“杨士奇援汉弃珠厓例弃之,乃陋儒当权,上下安定,货赂公行,纪纲不振,举版图十郡之地,弃置不宁,盖若考作室乃不肯堂者也。杨士奇者,太宗皇帝罪人也,又足法乎?”[38]

参考文献

  1. ^ 焦竑《玉堂丛语》卷七:“正统间,文贞(杨士奇)为西杨,文敏(杨荣)为东杨,因居第别之。文定(杨溥)郡望,每书南郡,世遂称南杨。西杨有相才,东杨有相业,南杨有相度。故论我朝贤相,必曰三杨。”
  2. ^ 《应庵随录》:“泰和杨文贞公父子将早逝,母陈氏改赘德安同知罗子理,……后子理谪死辽东,文贞甫十二岁即养母及京。永乐初,文贞官内阁,陈氏累赠一品夫人,复为乞恩,除免京戍藉回泰和。宣德间,赠礼部尚书张公鉴卒,妻杨氏遗腹生子文质,字允中,即嫁,育于祖母王氏。正统壬戍,文质登进士,其继父己卒,乃迎母归,亦养其异父之弟妹。至成化间,杨氏亦授封太夫人,何相同至此?明朝嫁母而归授封者,仅此两见。”
  3. ^ 明史》(卷148):“杨士奇,名寓,以字行,泰和人。早孤,随母适罗氏,已而复宗。”
  4. ^ 明史》(卷148):“贫甚。力学,授徒自给。多游湖、湘间,馆江夏最久。”
  5. ^ 《玉堂丛语》卷八《仇隙》中引隆庆时刑部尚书郑淡泉之言:“方逊志宠任时,荐西杨,西杨修实录,乃谤方叩头乞余生”。
  6. ^ 明史》(卷148):“建文初,集诸儒修《太祖实录》,士奇已用荐征授教授当行,王叔英复以史才荐。遂召入翰林,充编纂官。寻命吏部考第史馆诸儒。尚书张𬘘得士奇策,曰:“此非经生言也。”奏第一。授吴王府审理副,仍供馆职。”
  7. ^ 明史》(卷148):“成祖即位,改编修。已,简入内阁,典机务。数月进侍讲。”
  8. ^ 明史》(卷148):“永乐二年选宫僚,以士奇为左中允。五年进左谕德。士奇奉职甚谨,私居不言公事,虽至亲厚不得闻。在帝前,举止恭慎,善应对,言事辄中。人有小过,尝为揜覆之。广东布政使徐奇载岭南土物馈廷臣,或得其目籍以进。帝阅无士奇名,召问。对曰:“奇赴广时,群臣作诗文赠行,臣适病弗预,以故独不及。今受否未可知,且物微,当无他意。”帝遽命毁籍。”
  9. ^ 明史》(卷148):“六年,帝北巡,命与蹇义、黄淮留辅太子。太子喜文辞,赞善王汝玉以诗法进。士奇曰:“殿下当留意《六经》,暇则观两汉诏令。诗小技,不足为也。”太子称善。”
  10. ^ 明史》(卷148):“初,帝起兵时,汉王数力战有功。帝许以事成立为太子。既而不得立,怨望。帝又怜赵王年少,宠异之。由是两王合而间太子,帝颇心动。九年还南京,召士奇问监国状。士奇以孝敬对,且曰:“殿下天资高,即有过必知,知必改,存心爱人,决不负陛下托。”帝悦。”
  11. ^ 依古代规制,日食为不祥兆,朝廷应预止朝会庆典,罢宴撤乐。宋仁宗康定元年时,遇到日食,大臣富弼上疏劝阻宴会。宋仁宗不听,后得知北方契丹辽国反而依规制罢宴,使大宋朝廷羞愧不已,宋仁宗亦懊悔。以至于十七年后,嘉佑四年发生同样日食,宋仁宗预诏减膳免乐。(见《宋史·富弼传》:“康定元年,日食正旦。弼请罢宴撤乐,就馆赐北使酒食。执政不可。弼曰:‘万一契丹行之,为朝廷羞。’后闻契丹果罢宴,帝深悔之。”;《宋史》(卷12):“明年正旦日食,其自丁亥避正殿,减常膳,宴契丹使毋作乐。”)
  12. ^ 明史》(卷148):“十一年正旦,日食。礼部尚书吕震请勿罢朝贺。侍郎仪智持不可。士奇亦引宋仁宗事力言之。遂罢贺。”
  13. ^ 明史》(卷148):“ 明年,帝北征。士奇仍辅太子居守。汉王谮太子益急。帝还,以迎驾缓,尽征东宫官黄淮等下狱。士奇后至,宥之。召问太子事。士奇顿首言:“太子孝敬如初。凡所稽迟,皆臣等罪。”帝意解。行在诸臣交章劾士奇不当独宥,遂下锦衣卫狱,寻释之。”
  14. ^ 明史》(卷148):“十四年,帝还京师,微闻汉王夺嫡谋及诸不轨状,以问蹇义。义不对,乃问士奇。对曰:“臣与义俱侍东宫,外人无敢为臣两人言汉王事者。然汉王两遣就籓,皆不肯行。今知陛下将徙都,辄请留守南京。惟陛下熟察其意。”帝默然,起还宫。居数日,帝尽得汉王事,削两护卫,处之乐安。”
  15. ^ 明史》(卷148):“明年进士奇翰林学士,兼故官。十九年改左春坊大学士,仍兼学士。明年复坐辅导有阙,下锦衣卫狱,旬日而释。”
  16. ^ 明史》(卷148):“仁宗即位,擢礼部侍郎兼华盖殿大学士。帝御便殿,蹇义、夏原吉奏事未退。帝望见士奇,谓二人曰:“新华盖学士来,必有谠言,试共听之。”士奇入言:“恩诏减岁供甫下二日,惜薪司传旨征枣八十万斤,与前诏戾。”帝立命减其半。”
  17. ^ 明史》(卷148):“服制二十七日期满,吕震请即吉。士奇不可。震厉声叱之。蹇义兼取二说进。明日,帝素冠麻衣绖而视朝。廷臣惟士奇及英国公张辅服如之。朝罢,帝谓左右曰:“梓宫在殡,易服岂臣子所忍言,士奇执是也。”进少保,与同官杨荣、金幼孜并赐“绳愆纠缪”银章,得密封言事。寻进少傅。”
  18. ^ 明史》(卷148):“时籓司守令来朝,尚书李庆建议发军伍余马给有司,岁课其驹。士奇曰:“朝廷选贤授官,乃使牧马,是贵畜而贱士也,何以示天下后世。”帝许中旨罢之,已而寂然。士奇复力言。又不报。有顷,帝御思善门,召士奇谓曰:“朕向者岂真忘之。闻吕震、李庆辈皆不喜卿,朕念卿孤立,恐为所伤,不欲因卿言罢耳,今有辞矣。”手出陕西按察使陈智言养马不便疏,使草敕行之。士奇顿首谢。”
  19. ^ 明史》(卷148):“群臣习朝正旦仪,吕震请用乐,士奇与黄淮疏止。未报。士奇复奏,待庭中至夜漏十刻。报可。越日,帝召谓曰:‘震每事误朕,非卿等言,悔无及。’命兼兵部尚书,并食三禄。士奇辞尚书禄。”
  20. ^ 明史》(卷148):“帝监国时,憾御史舒仲成,至是欲罪之。士奇曰:“陛下即位,诏向忤旨者皆得宥。若治仲成,则诏书不信,惧者众矣。如汉景帝之待卫绾,不亦可乎。”帝即罢弗治。或有言大理卿虞谦言事不密。帝怒,降一官。士奇为白其罔,得复秩。又大理少卿弋谦以言事得罪。士奇曰:“谦应诏陈言。若加之罪,则群臣自此结舌矣。”帝立进谦副都御史,而下敕引过。”
  21. ^ 明史》(卷148):“时有上书颂太平者,帝以示诸大臣,皆以为然。士奇独曰:‘陛下虽泽被天下,然流徙尚未归,疮痍尚未复,民尚艰食。更休息数年,庶几太平可期。’帝曰:‘然。’因顾蹇义等曰:‘朕待御等以至诚,望匡弼。惟士奇曾五上章,卿等皆无一言。岂果朝无阙政,天下太平耶?’诸臣惭谢。”
  22. ^ 明史》(卷148):“是年四月,帝赐士奇玺书曰:“往者朕膺监国之命,卿侍左右,同心合德,徇国忘身,屡历艰虞,曾不易志。及朕嗣位以来,嘉谟入告,期予于治,正固不二,简在朕心。兹创制‘杨贞,一印赐卿,尚克交修,以成明良之誉。”寻修《太宗实录》,与黄淮、金幼孜、杨溥俱充总裁官。”
  23. ^ 明史》(卷148):“未几,帝不豫,召士奇与蹇义、黄淮、杨荣至思善门,命士奇书敕召太子于南京。”
  24. ^ 明史》(卷148):“宣宗即位,修《仁宗实录》,仍充总裁。宣德元年,汉王高煦反。帝亲征,平之。师还,次献县之单家桥,侍郎陈山迎谒,言汉、赵二王实同心,请乘势袭彰德执赵王。荣力赞决。士奇曰:“事当有实,天地鬼神可欺乎?”荣厉声曰:“汝欲挠大计耶?今逆党言赵实与谋,何谓无辞?”士奇曰:“太宗皇帝三子,今上惟两叔父。有罪者不可赦,其无罪者宜厚待之,疑则防之,使无虞而已。何遽加兵,伤皇祖在天意乎?”时惟杨溥与士奇合。将入谏,荣先入,士奇继之,阍者不纳。寻召义、原吉入。二人以士奇言白帝。”
  25. ^ 明史》(卷148):“帝初无罪赵意,移兵事得寝。比还京,帝思士奇言,谓曰:“今议者多言赵王事,奈何?”士奇曰:“赵最亲,陛下当保全之,毋惑群言。”帝曰:“吾欲封群臣章示王,令自处何如?”士奇曰:“善,更得一玺书幸甚。”于是发使奉书至赵。赵王得书大喜。泣曰:“吾生矣。”即上表谢,且献护卫,言者始息。帝待赵王日益亲而薄陈山。谓士奇曰:“赵王所以全,卿力也。”赐金币。”
  26. ^ 明史》(卷148):“时交阯数叛。屡发大军征讨,皆败没。交阯黎利遣人伪请立陈氏后。帝亦厌兵,欲许之。英国公张辅、尚书蹇义以下,皆言与之无名,徒示弱天下。”
  27. ^ 明史》(卷148):“帝召士奇、荣谋。二人力言:“陛下恤民命以绥荒服,不为无名。汉弃珠厓,前史以为美谈,不为示弱,许之便。”寻命择使交阯者。蹇义荐伏伯安口辨。士奇曰:“言不忠信,虽蛮貊之邦不可行。伯安小人,往且辱国。”帝是之,别遣使。于是弃交阯,罢兵,岁省军兴巨万。”
  28. ^ 明史》(卷148):“五年春,帝奉皇太后谒陵,召英国公张辅、尚书蹇义及士奇、荣、幼孜、溥,朝太后于行殿。太后慰劳之。帝又语士奇曰:“太后为朕言,先帝在青宫,惟卿不惮触忤,先帝能从,以不败事。又诲朕当受直言。”士奇对曰:“此皇太后盛德之言,愿陛下念之。”寻敕鸿胪寺。”
  29. ^ 明史》(卷148):“士奇老有疾,趋朝或后,毋论奏。帝尝微行,夜幸士奇宅。士奇仓皇出迎,顿首曰:“陛下奈何以社稷宗庙之身自轻?”帝曰:“朕欲与卿一言,故来耳。”后数日,获二盗,有异谋。帝召士奇,告之故。且曰:“今而后知卿之爱朕也。””
  30. ^ 明史》(卷148):“帝以四方屡水旱,召士奇议下诏宽恤,免灾伤租税及官马亏额者。士奇因请并蠲逋赋薪刍钱,减官田额,理冤滞,汰工役,以广德意。民大悦。逾二年,帝谓士奇曰:“恤民诏下已久,今更有可恤者乎?”士奇曰:“前诏减官田租,户部征如故。”帝怫然曰:“今首行之,废格者论如法。”士奇复请抚逃民,察墨吏,举文学、武勇之士,令极刑家子孙皆得仕进。又请廷臣三品以上及二司官,各举所知,备方面郡守选。皆报可。”
  31. ^ 明史》(卷148):“当是时,帝励精图治,士奇等同心辅佐,海内号为治平。帝乃仿古君臣豫游事,每岁首,赐百官旬休。车驾亦时幸西苑万岁山,诸学士皆从。赋诗赓和,从容问民间疾苦。有所论奏,帝皆虚怀听纳。”
  32. ^ 明史》(卷148):“帝之初即位也,内阁臣七人。陈山、张瑛以东宫旧恩入,不称,出为他官。黄淮以疾致仕。金幼孜卒。阁中惟士奇、荣、溥三人。荣疏闿果毅,遇事敢为。数从成祖北征,能知边将贤否、厄塞险易远近、敌情顺逆。然颇通馈遗,边将岁时致良马。帝颇知之,以问士奇。士奇力言:“荣晓畅边务,臣等不及,不宜以小眚介意。”帝笑曰:“荣尝短卿及原吉,卿乃为之地耶?”士奇曰:“愿陛下以曲容臣者容荣。”帝意乃解。其后,语稍稍闻,荣以此愧士奇,相得甚欢。帝亦益亲厚之,先后所赐珍果、牢醴、金绮衣、币、书器无算。”
  33. ^ 明史》(卷148):“宣宗崩,英宗即位,方九龄。军国大政关白太皇太后。太后推心任士奇、荣、溥三人,有事遣中使诣阁谘议,然后裁决。三人者亦自信,侃侃行意。士奇首请练士卒,严边防,设南京参赞机务大臣,分遣文武镇抚江西、湖广、河南、山东,罢侦事校尉。又请以次蠲租税,慎刑狱,严核百司。皆允行。正统之初,朝政清明,士奇等之力也。三年,《宣宗实录》成,进少师。四年乞致仕。不允。敕归省墓。未几,还。”
  34. ^ 明史》(卷148):“是时中官王振有宠于帝,渐预外庭事,导帝以严御下,大臣往往下狱。靖江王佐敬私馈荣金。荣先省墓,归不之知。振欲藉以倾荣,士奇力解之,得已。荣寻卒,士奇、溥益孤。其明年遂大兴师征麓川,帑藏耗费,士马物故者数万。又明年,太皇太后崩,振势益盛,大作威福,百官小有抵牾,辄执而系之。廷臣人人惴恐,士奇亦弗能制也。”
  35. ^ 明史》(卷148):“士奇既耄,子稷傲很,尝侵暴杀人。言官交章劾稷。朝议不即加法,封其状示士奇。复有人发稷横虐数十事,遂下之理。士奇以老疾在告。天子恐伤士奇意,降诏慰勉。士奇感泣,忧不能起。九年三月卒,年八十。赠太师,谥文贞。有司乃论杀稷。”
  36. ^ 明史》(卷148):“初,正统初,士奇言瓦剌渐强,将为边患,而边军缺马,恐不能御。请于附近太仆寺关领,西番贡马亦悉给之。士奇殁未几,也先果入寇,有土木之难,识者思其言。”
  37. ^ 明史》(卷148):“又雅善知人,好推毂寒士,所荐达有初未识面者。而于谦、周忱、况锺之属,皆用士奇荐,居官至一二十年,廉能冠天下,为世名臣云。”
  38. ^ 《皇明经世文编》卷之一百八十六
三杨
西杨 杨士奇 · 东杨 杨荣 · 南杨 杨溥
官衔
前任:
杨荣
明朝内阁首辅
1424年—1444年
永乐二十二年八月进 - 正统九年三月卒
继任:
杨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杨士奇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