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兰西瓦尼亚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特兰西瓦尼亚.

特兰西瓦尼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需要补充更多来源。 (2019年10月15日)请协助补充多方面可靠来源以改善这篇条目,无法查证的内容可能会因为异议提出而移除。
Transilvania / Ardeal罗马尼亚语
Erdély匈牙利语
Siebenbürgen德语
特兰西瓦尼亚
国旗
国徽
  特兰西瓦尼亚腹地
  原特兰西瓦尼亚领土的延伸部分
首都克卢日-纳波卡
46°46′0″N 23°35′0″E / 46.76667°N 23.58333°E / 46.76667; 23.58333坐标46°46′0″N 23°35′0″E / 46.76667°N 23.58333°E / 46.76667; 23.58333
政府公国
今属于 罗马尼亚
历史系列条目
罗马尼亚历史

特兰西瓦尼亚拉丁语Transsilvania罗马尼亚语Transilvania/Ardeal匈牙利语Erdély;德语:Siebenbürgen,中文译为锡本比根),罗马尼亚中西部地区。在1571年到1711年之间时特兰西瓦尼亚曾是一个诸侯国。

特兰西瓦尼亚原为匈牙利王国之领土,在鄂图曼帝国攻占布达佩斯后,成为匈牙利贵族的避难所,抗拒土耳其文化入侵。随鄂图曼帝国衰落,又成为哈布斯堡君主国奥地利)与奥地利帝国奥匈帝国的一部分。在一战后,因1920年签订的特里亚农条约,成为罗马尼亚一部份。

地理

特兰西瓦尼亚(黄色)在罗马尼亚的位置
特兰西瓦尼亚(黄色)在罗马尼亚的位置

今日人们所说的特兰西瓦尼亚包括罗马尼亚中部和西北部的16个县,面积近103600平方公里,接近罗马尼亚总面积的一半。这16个县是:阿尔巴县阿拉德县比霍尔县比斯特里察-讷瑟乌德县布拉索夫县卡拉什-塞维林县克卢日县科瓦斯纳县哈尔吉塔县胡内多阿拉县马拉穆列什县穆列什县瑟拉日县萨图马雷县锡比乌县蒂米什县

特兰西瓦尼亚高原海拔约为300至500米(1000-1600英尺),境内有穆列什河索梅什河、克里什河、奥尔特河多瑙河的支流。克卢日-纳波卡是其中心城市;其他主要城镇有蒂米什瓦拉布拉索夫奥拉迪亚阿拉德锡比乌特尔古穆列什巴亚马雷萨图马雷等。

经济

特兰西瓦尼亚矿产资源丰富,盛产褐煤天然气矿盐硫磺。有大型的炼钢化学纺织工业。畜牧业农业、酿酒业和水果栽培是当地主要的产业。木材是另一项珍贵的资源。

特兰西瓦尼亚国内生产总值(GDP)占罗马尼亚的35%,人均GDP约为11500美元,比罗马尼亚平均水平高10%。

人口

根据2002年的人口普查,该地区人口共有7,221,733人,其中罗马尼亚人占多数。此外特兰西瓦尼亚还有一定数量的匈牙利人(全罗境内共有1,415,718人)、罗姆人以及特兰西瓦尼亚萨克逊人群体。

语源

特兰西瓦尼亚一词于1075年第一次出现在拉丁语文献中,名为“Ultra silvam”:ultra 在拉丁文中意思是“在...的另一方”,“在...以外”或“比...更加远的地方”,而拉丁文 silvam 来自 silva,意思是“树林”或“森林”。全字可理解成“在森林的那一边更加远的地方”。这一名字后来演化成了同一含义的“Transylvania”:trans 有“越过,横跨到另一方”的意思。所以“Transylvania”就有“森林的另一方”的意思。

德语名“Siebenbürgen”意为“七堡”,源于特兰西瓦尼亚萨克逊人在该地区建立的七座城市。罗马尼亚名“Ardeal”和匈牙利语名“Erdély”来源不详(参见特兰西瓦尼亚语源学)。

历史

古代史:作为达契亚中心地带的特兰西瓦尼亚

公元前82年,达契亚王国在布雷比斯塔统治期间的地图。
公元前82年,达契亚王国在布雷比斯塔统治期间的地图。

希罗多德记述了公元前5世纪居住在特兰西瓦尼亚的阿格瑟西。

至少在公元前2世纪初,该地区曾存在过一个由国王奥罗莱斯(Oroles)统治的达契亚王国。在最伟大的国王布雷比斯塔(Burebista)以及凯撒大帝的短暂统治下,达契亚王国扩张到了其顶峰。现在组成特兰西瓦尼亚的地区曾经是达基亚王国的政治中心。

奥古斯都任内,达契亚人经常被提及,他们自称被迫承认罗马人的统治。然而他们从未屈服,后来抓住每一次机会在冬天穿过封冻的多瑙河,劫掠新近占领的罗马行省默西亚中的罗马城市。

达契亚人在今日的胡内多阿拉附近建立了一些重要的堡垒城市,其中包括萨米泽盖图萨(Sarmizegetusa)。

罗马帝国巴尔干半岛的扩张引起了达契亚人和罗马之间的冲突。在德塞巴卢斯统治时期,达契亚人卷入了与罗马人的数次战争(公元85年至89年)。在两次重大的反击之后,罗马人占了上风,却由于图密善马科曼尼击败而不得不签署和平协议。最终,达契亚人获得了独立,却必须每年向罗马皇帝进贡。

公元101年至102年,图拉真发动了对达契亚人的战役(达契亚战争),包围了达契亚首都萨米泽盖图萨,并占领了达契亚的部分领土。德塞巴鲁斯被保留作罗马摄政之下的傀儡国王。三年之后,达契亚人叛乱并摧毁了部署在达契亚的罗马军队。第二次战役(105年至106年)以德塞巴鲁斯的自杀和达契亚部分地区转化成罗马行省达契亚-图拉真纳(Dacia Trajana)告终。达契亚战争的历史由卡西乌斯·狄奥记录,但最好的传记是在罗马城著名图拉真柱上。

成为半独立公国的特兰西瓦尼亚

1526年后匈牙利领土的瓜分  匈牙利王国  哈布斯堡奥地利  特兰西瓦尼亚  奥斯曼帝国
1526年后匈牙利领土的瓜分
  匈牙利王国
  哈布斯堡奥地利
  特兰西瓦尼亚
  奥斯曼帝国

1526年,匈牙利国王亚盖隆王朝路易二世第一次摩哈赤战役中被奥斯曼帝国击败阵亡。特兰西瓦尼亚总督约翰·扎波利亚乘机利用其军事力量,成为匈牙利民族主义者的首领,反对由奥地利大公斐迪南(即后来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斐迪南一世)继承匈牙利王位。

约翰一世被推举为匈牙利国王,而其他人却认可斐迪南的统治。在追求认可的斗争中,扎波利亚得到了苏里曼一世苏丹的支持。后者在前者于1540年死后,假托保护扎波利亚之子约翰二世的名义控制了匈牙利中部。匈牙利因此被分成了三个部分:奥地利统治下的西部,土耳其统治下的中部和半独立的特兰西瓦尼亚。奥地利和土耳其在特兰西瓦尼亚争夺霸权的斗争持续了近两个世纪,但特兰西瓦尼亚亲王虽是贵族议会推选,却须由鄂图曼的最高朴特名义上认可,因此在1690年之前,土耳其在此地的影响较大,但特兰西瓦尼亚仍是在欧洲举足轻重的强权,其行动影响著中东欧的政治变化。

特兰西瓦尼亚摆脱了罗马天主教会的宗教控制,允许新教路德宗加尔文宗教会在境内发展。1563年,乔吉奥·布兰德拉塔被任命为宫廷医师,他狂热的宗教思想极大地影响了年轻的国王约翰二世和加尔文主教弗朗西斯·大卫,使他们皈依了一神论派。在一场正式的公开辩论中,弗朗西斯·大卫驳倒了加尔文派的彼得·墨利乌斯;这导致了1568年土达法令的诞生,正式阐述了个人宗教信仰表达的自由(这也是基督教统治下欧洲的第一个宗教自由的合法保证)。

百瑟利家族在约翰二世于1571年去世后掌权。他们作为土耳其帝国的亲王统治特兰西瓦尼亚至1602年,其间也曾简短地受哈布斯堡家族的控制。

年轻的匈牙利天主教徒史蒂芬·百瑟利许诺捍卫土达法令,保障宗教自由,但却更加理性地看待这一职责。他后来成为了波兰的史蒂芬国王(1576-1586年在位)。百瑟利统治的后期特兰西瓦尼亚出现了四方名的冲突,包括特兰斯瓦尼亚人,奥地利人,土耳其人和瓦拉奇亚公国大公勇敢者米哈伊

勇敢者米哈伊
勇敢者米哈伊

米哈依于1599年塞里巴战役中打败了安德鲁·百瑟利的军队,控制了特兰西瓦尼亚。百瑟利被那些希望借助米哈依帮助,重新获得昔日特权的贵族杀害。1600年5月,米哈依甚至控制了摩尔多瓦,从而统一了瓦拉奇亚、摩尔多瓦和特兰西瓦尼亚这三个构成当今罗马尼亚主要部分的公国。然而统一并未持续下去,哈布斯堡将军乔吉奥·巴斯塔命令瓦龙雇佣兵于1601年8月暗杀了米哈依。巴斯塔最终于1604年征服了特兰西瓦尼亚,开始了恐怖统治。他把土地分给贵族,试图将人口日耳曼化,并通过反宗教改革重新确立天主教教义的权威。

史蒂芬·伯茨凯
史蒂芬·伯茨凯
加布里埃尔·百瑟伦
加布里埃尔·百瑟伦

1604年至1606年,比哈尔郡的要人加尔文教徒史蒂芬·伯茨凯成功地领导了一场对奥地利人统治的叛乱。伯茨凯于1603年4月5日被选为特兰西瓦尼亚大公,两个月后成为了匈牙利大公。他简短的统治下(他死于1606年12月29日)的两大成就是《维也纳和约》(1606年6月23日)和《茨特瓦特洛克休战协定》(1606年11月)。通过《维也纳和约》,伯茨凯获得了宗教自由和政治自治,得到了对所有被没受财产的赔偿,废除了所有“不公正的”判决,完全特赦了所有匈牙利皇室成员。他本人被认为是一个疆域扩大了的特兰西瓦尼亚的独立的君主。几乎同样重要的是《茨特瓦特洛克休战协定》,伯茨凯在奥地利皇帝和土耳其帝国苏丹之间的谈判导致了这一协定的诞生。

在伯茨凯继承者的统治下,特兰西瓦尼亚迎来了它的黄金时期,尤其是在加布里埃尔·百瑟伦和乔治一世莱考茨治下。加布里埃尔·百瑟伦于1613年至1629年在位,他终身反对奥地利皇帝压迫或迫害他的臣民,并由于支持新教事业而在海外享有盛名。他曾三次发动对皇帝的战争,其中两次自称匈牙利国王。通过《尼科尔斯堡和约》(1621年12月31日)他为新教徒赢得了《维也纳条约》的确认,为自己获取了匈牙利北部的七个郡。百瑟伦的继承者乔治一世莱考茨(鄂图曼苏丹同意其继承)同样出色。他的主要成就有《林茨和约》(1645年9月16日),奥地利皇帝被迫再次确认《维也纳和约》的条款。这是匈牙利新教在政治上的最后一次胜利。加布里埃尔·百瑟伦和乔治一世莱考茨在教育和文化方面成绩显著,他们的任期被叫做特兰西瓦尼亚的黄金时代。他们耗费巨资修建首都居拉菲埃瓦(阿尔巴·尤利亚,Weißenburg),这座城市成为了东欧新教的主要堡垒。在他们的统治期间,特兰西瓦尼亚也是欧洲少数罗马天主教徒、加尔文教徒、路德教徒和一神教徒能够和谐相处的国家之一。然而罗马尼亚东正教徒却被剥夺了平等的权利。尽管一位罗马尼亚希腊天主教主教因诺琴提·米库-柯兰的一再努力,政府仍然不同意给与他们同皈依天主教的罗马尼亚人同等的国家地位。

渐衰

1657年标志著黄金时代的结束。当年一月,特兰西瓦尼亚志大才疏的统治者乔治二世莱考茨(1648-1660年在位,或称乔治二世·拉科齐,乔治一世的儿子),率领军队二万五千人,出兵波兰。他与瑞典哥萨克酋长国结盟,希望趁著邻国波兰立陶宛联邦面临大洪水时代的生死存亡关头时,和盟友一同瓜分波兰。在波兰实行半年的恐怖抢掠并一度占领华沙之后,他在七月被波兰的大将斯特凡·恰尔涅茨基彻底击败,在回国的途中又遇到波兰盟友克里米亚汗国的阻挡和袭击,虽然乔治二世本人先一步回国了,但他一万多人的军队却被克里米亚军全部俘虏并作为人质,连带导致国内的巨大混乱。

从1657年底开始,乔治二世名义上的领主国——鄂图曼土耳其,联合其附庸克里米亚汗国进军特兰西瓦尼亚并横扫其国土,特兰西瓦尼亚历经半世纪的安宁与富强被彻底打破。土耳其苏丹的入侵理由,是乔治二世份属附庸,不该未经其同意就任意对波兰发动战争,所以应当受到严厉的处罚。在土耳其的巨大压力之下,乔治二世一度被贵族议会所废黜,但不久即复位,然后在1660年被中兴土耳其的科普律宰相家族给击败,战死沙场。

当时,特兰西瓦尼亚被鄂图曼施予领土丧失和提高附庸金(从之前每年一万五千金币提高到五万)的惩罚。虽然特兰西瓦尼亚的继任统治者约翰·凯梅尼(1661-1662年在位)于1661年向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皇帝求得援助并宣布断绝与土耳其的附庸关系,但十二万以上的土耳其军很快在隔年挥兵特兰西瓦尼亚,先杀死约翰·凯梅尼,再进攻奥地利所属的西部匈牙利奥地利颇有军事天份的主帅——拉依蒙多·蒙特库科利,因为获得德意志诸国与法国派来的援军,挡住土耳其的大军并获得胜利,但奥地利仍在1664年与土耳其签订和约、承认土耳其对特兰西瓦尼亚的宗主权。自此特兰西瓦尼亚彻底屈从土耳其的意志,议会选出对土耳其唯命是从的统治者迈克尔一世·阿帕费(1662-1690年),并在往后的二十多年中内,悲惨地承担著巨额附庸金(每年二十万金币)与战败赔款。

奥地利统治与奥匈帝国

奥斯曼帝国在1683年的维也纳之战中失败后,哈布斯堡王朝逐渐在自治的特兰西凡尼亚实行管治,1687年迫使马札尔贵族放弃过去自由选举匈牙利国王的权利,让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世袭统治。除了加强中央管治外,哈布斯堡王朝亦推崇罗马天主教,作为统一外西凡尼亚的力量,并藉以减低新教的影响力。哈布斯堡王朝希望透过在新教和天主教之间制造冲突来削弱。结果,匈牙利人在1672年开始长达三十多年反抗奥地利的库科兹起事英语Kuruc ,以及1703-1711年间出现的拉科齐起事,在法王路易十四开头的支援下,许多马札尔贵族联合平民与农奴,对奥地利发起全面反抗,要求恢复外西凡尼亚公国的独立与信仰自由。当时奥地利正在西面与法国进行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情势一度对川西凡尼亚颇为有利,起事军更在1707年宣布废除哈布斯堡皇帝(约瑟夫一世)的匈牙利王位。但是1704年法军在布伦海姆战役大败给英、奥联军之后,奥地利开始有馀力把军队东调去镇压川西凡尼亚的叛乱,法国对川西凡尼亚的支援也逐渐停止。终于,拉科齐起事在1711年被平定,贵族向奥地利投降妥协,外西凡尼亚公国被奥地利取消,改由哈布斯堡派去的总督统治。

1740年,随著匈牙利新任女王玛丽亚·特蕾莎的上台与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的开打,匈牙利贵族趁机与女王讨价还价地获得大量的特权与权利保障,并发挥骑士精神去效忠并捍卫女王的传统权利,特兰西瓦尼亚作为匈牙利王国的一部分,从此与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更加紧密的相连,地方贵族受到女王绝对主义王权的魅惑与影响,开始移居维也纳。自此特兰西瓦尼亚继续在奥地利帝国、奥匈帝国统治下,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

作为罗马尼亚一部分的特兰西瓦尼亚

尽管罗马尼亚国王斐迪南一世是霍亨索伦王室成员,罗马尼亚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拒绝加入同盟国集团,而保持中立。1916年,罗马尼亚与协约国签署了军事协定,加入了承认罗马尼亚对特兰西瓦尼亚的主权的协约国集团。该协定的后果之一是罗马尼亚于1916年8月27日向同盟国宣战,越过喀尔巴阡山脉进军特兰西瓦尼亚,从而迫使同盟国在另一条前线作战。自9月起,一支德国-保加利亚反击部队在杜布鲁亚(Dobruja)和喀尔巴阡山内活动,将罗马尼亚军队在10月中旬赶回国内,奥匈帝国并最终攻陷了布加勒斯特。1918年三月,俄国签署了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条约,割让波罗的海地区、白俄及乌克兰予德国,退出了战争。罗马尼亚在东欧孤军奋战,并于1918年五月开始与德国商谈和平条约。然而谈判结果签署的布加勒斯特和约却从未被罗马尼亚承认过,罗马尼亚政府于1918年十月公开抨击这一和约,并站到了协约国集团,重新加入了战争。罗马尼亚军队推进到特兰西瓦尼亚的穆列什河

到1918年中期,同盟国集团在战争中节节败退,德国在西线被打败,鄂图曼帝国及保加利王国投降,奥匈帝国开始分裂,其中的国家在9、10月间纷纷宣布独立。特兰西瓦尼亚的国家党聚会并起草了一份协议,调用特兰西瓦尼亚的罗马尼亚人的自决权(十四点和平原则),宣布特兰西瓦尼亚和罗马尼亚合并。11月,代表所有在特兰西瓦尼亚的罗马尼亚人的罗马尼亚民族中央委员会通告布达佩斯政府,它们已经接管特兰西瓦尼亚的23个郡的全境和3个其它郡的部分地区。1918年12月1日在阿尔巴尤利亚举行的一场大规模集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号召所有罗马尼亚人统一到一个国家内。来自特兰西瓦尼亚的德国人的民族委员会和来自巴纳特的多瑙斯瓦比亚人委员会都通过了这项公告。作为回应,1918年12月22日,位于克鲁日的匈牙利大会重新确认了特兰西瓦尼亚的匈牙利人对于匈牙利的忠心。

1918年12月罗马尼亚军队驻扎在穆列什河,但在征求凡尔赛集团意见之后,以保护在特兰西瓦尼亚的罗马尼亚人为由,越过边境区域直达克鲁日,后来进驻西格海特。布尔什维克分子试图散播十月革命,令该区域的暴力日益升温,并导致了1919年2月罗马尼亚和匈牙利之间中立区的建立。

刚刚宣布独立的匈牙利共和国的首相于1919年3月辞职,拒绝正式承认将特兰西瓦尼亚置于罗马尼亚统治下的《凡尔赛条约》。同月,库恩·贝拉领导的匈牙利共产党掌权,宣布成立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在承诺匈牙利将重新获得在奥匈帝国统治下的领土之后,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决定向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宣战,展开匈牙利-罗马尼亚战争。1919年4月,匈牙利军队沿索梅什河穆列什河开始进攻特兰西瓦尼亚;5月,罗马尼亚部队推进至提萨河后突然停止;7月,新的匈牙利武装长驱直入罗马尼亚边境60公里;7月29日罗马尼亚军队反攻横渡蒂萨河并于8月3日占领了布达佩斯,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灭亡。罗马尼亚军队在1919年10月至1920年3月间陆续撤出。

1919年6月正式签署的《凡尔赛条约》,承认了罗马尼亚对于特兰西瓦尼亚的主权。《圣日耳曼条约》(1919年)和《特里亚农条约》(1920年6月)进一步描述了特兰西瓦尼亚的地位,确定了匈牙利罗马尼亚两国的边界。1922年,罗马尼亚国王斐迪南一世和罗马尼亚王后玛丽亚在阿尔巴尤利亚加冕。

1940年8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通过第二次《维也纳仲裁裁决》,将特兰西瓦尼亚的北半部划给了匈牙利王国。二战结束后有2年时间,尽管喀尔巴阡卢森尼亚及斯洛伐克南部被收回,但新建立的匈牙利第二共和国仍然控制着北特兰西瓦尼亚。1947年对除了德国和日本的欧洲轴心国成员的《巴黎和约》(1947)废除了《维也纳仲裁裁决》,北部特兰西瓦尼亚的疆域归还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根据《巴黎和约》,二战后罗马尼亚与匈牙利的边界与1920年测定的一致。

人口

特兰西瓦尼亚大公国国旗,颜色代表以下各族群: 蓝色:罗马尼亚人、 红色:匈牙利人、 黄色:日耳曼人
特兰西瓦尼亚大公国国旗,颜色代表以下各族群:
蓝色:罗马尼亚人、 红色:匈牙利人、 黄色:日耳曼人
年份 总人口 罗马尼亚人 匈牙利人 日耳曼人
1869 4,224,436 59% 25% 9.5%
1880 4,032,851 57% 26% 9.0%
1890 4,429,564 56% 27.1% 12.5%
1900 4,840,722 55% 29.5% 11.9%
1910 5,262,495 53.7% 31.6% 10.7%
1919 5,259,918 57.1% 26.5% 9.8%
1920 5,208,345 57.3% 25.5% 10.6%
1930 5,114,214 58.3% 26.7% 9.7%
1941 5,548,363 55.9% 29.5% 9%
1948 5,761,127 65.1% 25.7% 5.8%
1956 6,232,312 65.5% 25.9% 6%
1966 6,736,046 68% 24.2% 5.6%
1977 7,500,229 69.4% 22.6% 4.6%
1992 7,723,313 75.3% 21% 1.2%
特兰西瓦尼亚大公国国徽
特兰西瓦尼亚大公国国徽

特兰西瓦尼亚国徽

特兰西瓦尼亚的国徽是由三部份组成:

  • 蓝色背景上的胡兀鹫(一种长有胡须的兀鹫,代表中世纪的贵族)以及太阳和月亮(两者代表塞凯伊人
  • 一条红色的分隔带
  • 黄色背景上的七座红塔,代表外西凡尼亚萨克森人的七座城堡

注释:特兰西瓦尼亚议会于1659年制定了该盾形纹章,其内容与几个特权民族有关:显现的秃鹰用来代表匈牙利人,七个市镇代表撒克逊人,月亮和太阳代表塞凯伊人。罗马尼亚人曾要求在徽章里添加达契亚的表征,但未被接受,就这样特兰西瓦尼亚唯一的原住民居然没有自己的象征。

参见

参考文献

外部链接

罗马尼亚历史上的地区:
多布罗加 : 北多布罗加

摩尔达维亚 : 比萨拉比亚 | Bugeac | 布科维纳

特兰西瓦尼亚 : 巴纳特 | Crişana | Maramureş

瓦拉几亚 : 蒙特尼亚 | 奥尔特尼亚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特兰西瓦尼亚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