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牺牲.

牺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牺牲是以祭祀为目而宰杀成为祭品的牲畜,如牛、羊、猪、鸡、鸭、鱼等,谓之牲醴牺牲酒醴。近现代也引申指“为了他利正义公益,舍弃自己的私利甚至生命。”[1]

辞源

“牺牲”,古时中国文献指宗庙祭祀用纯色全体的牲畜。

“牺”,《说文》宗庙之牲也。“牲”,《说文》牛完全也。《》色纯白曰牺,体完曰牷,牛羊豕曰牲,器实曰用。《疏》经传多言三牲,知牲是牛羊豕也。《周礼·天官·膳夫》膳用六牲。《注》马牛羊豕犬鸡也。《庖人注》六畜,六牲也。始养之曰畜,将用之曰牲。[2][3]

“牲”,从牛从生,本来的含意是指活牲口,如牛、马、羊、猪等各种牧养的家畜。“六牲”即是“六畜”,指马、牛、羊、猪、狗、鸡六种家畜,供饲养曰“畜”,供祭祀、盟誓、宴飨曰“牲”。“三牲”是指六牲中的三种牲畜,多是指牛、羊、猪三牲;道家则谓麞、鹿、麂是“玉署三牲”。[4]

动物祭

动物祭作为一种宗教仪式,是以完整、珍贵和美好的肉食来取悦神灵,被宰杀的牲畜祭过神灵以后,肉食也可以分给所有的祭典参与者,让大家共同享用。

人祭

人祭是用人作为祭品来祭祀神灵,人类史上许多原始文明均有发现用活人作祭品的记载。人祭的目的通常是:

  • 远古人类在建设神殿桥梁等大型建筑工程的时候,用人祭来镇压邪祟,祈祷诸事顺利;
  • 远古人类相信人死后会去到另一个世界,所以在君王、大祭司等领袖死去的时候,用人殉在另一个世界继续侍奉死者;
  • 远古人类相信火山爆发干旱地震等自然灾害是神灵有所不满,所以在发生大规模自然灾害的时候,用人祭来平息神灵的愤怒或不满。

宗教意义

牺牲是宗教仪式中被宰杀所用的供品,也是人类祭祀活动中普遍需要的物品,主要分为一般性祭品和生祭(活祭),称之为献牲牲品祭品祭牲祭物血食等。

上古中国已经确证存在大量献祭活动,祭物种类极为广泛。《诗经》中对于献祭和祭品的记录已经详确细致,例如:《潜》是颂扬周室祭祀时用鲜美又品种多样的肥鱼供奉神灵和祖先的乐歌,它的赞美对象既包括大自然与其出产,也同时针对王室的虔诚献祭;《采萍》描述少女献祭的场景。

西亚《旧约圣经》中记录了人类第二代的献祭,亚当长子该隐以农产献祭,次子亚伯以羔羊献祭,神悦纳后者,因为亚伯献上头生的,该隐却是献上剩下的。 《出埃及记》中则更为详细地记录了古代希伯来人献祭的条例。

美索不达米亚(今巴比伦)的献祭极为普遍;一些民族则在某些历史时期保持人祭习惯,例如亚述玛雅、古印加文明,甚至也包涵古中国文明。

儒家

从周礼以来的祭祀规格由高而低分成太牢、少牢、特牲、特豕、特豚、鱼、腊、豆等,使用的祭祀器皿有不同规定,也从饮食上来划分君臣、诸侯、士庶的伦理秩序。天子诸侯的规格称作“牢礼”,分为“太牢”(大牢)和“少牢”(小牢);“牢”是饲养牲畜的栏圈,牛牢大、羊牢小,以此来表示天子和诸侯饮食规格的区别。[5]

“太牢”(牲牛)以全牛为主祭,合全羊、全猪为三牲,最先是天子祭祀才能使用的牢礼,春秋时期的一些诸侯也越制而用之;“少牢”(牲羊)以全羊为主祭,合全猪为二牲,是大夫祭祀使用的牢礼;士用馈食(牲特豕)祭祀,以全猪为主祭;庶人则只能祭,礼不及三牲。[6][7][8][9]

清朝礼制将原先的两种“牢礼”改为四种规格,由高而低是犊、特、太牢和少牢,原先的太牢改称“犊”(牲牛)、少牢改称“特”(牲羊);太牢连降两级,并从原来的“牲牛”改成“牛羊豕”;少牢同样连降两级,并从原来的“牲羊”改成“羊豕”。[10]

“牲”必须是毛色整齐的一整只牲畜,所以现在民间习俗所称的三牲、五牲,与古礼中记载的三牲,并非相同(下述“民间信仰”);当今只有祭黄帝祭孔等大典符合太牢之礼的规格,还有可能备齐全牛、全羊、全猪的三牲之礼。[11][12]

民间信仰

民间普渡活动,案台中间三盘祭品为猪肉、全鸡、全鱼三牲
民间普渡活动,案台中间三盘祭品为猪肉、全鸡、全鱼三牲

古谓民间信仰为巫觋厌胜之术,常用的牲礼有五牲、四牲、三牲(大三牲)和小三牲,祭品忌用牛肉、狗肉、鳗鱼、鳝鱼和食用过的食物。

“五牲”指的是全猪(或猪头附猪尾,象征全猪)、鸡、鸭、鱼、虾(也可用猪肚、猪肝),民间用于祭拜玉皇大帝三官大帝等尊神,也用于婚丧祭典、还愿、普度等活动;“四牲”是一大块猪肉、全鸡、全鸭(或鸭蛋)和一味海鲜(例如虾、蟳、虾卷、干鱿鱼等),但民间有忌讳“四”(死)的谐音,故一般较为少用;“三牲”是从五牲中任选三样,通常是为一大块猪肉、全鸡(也可用全鸭或全鹅)和鱼(或鱿鱼),民间用于祭拜一般神明和祖先,也用于完墓、谢后土等,最为常用;“小三牲”是一小块猪肉、鸡蛋和鱼(或者是猪肉、面干和豆干),民间用于消灾厄、谢外方、犒将、祭相公爷、丧礼路祭等。

民间为了表示信仰的虔诚,猪肉亦有以全猪方式出现,称作神猪;不过近年动物保护团体的推倡,渐渐不流行圈养神猪。民间有正统佛教团体强调,佛陀的教诲是不杀生,所以不适合以血食来供拜佛、菩萨或高僧大德,故提倡用“素牲”(面粉酥、馅饼、沙其马、凤片糕、蒟蒻等塑形的甜食)来代替血食;但对与地方宗教结合的民间佛教(如观音佛祖清水祖师等)而言,有许多信众仍使用牲醴祭祀。

道教

道教有“正一”和“全真”两大派,全真派戒荤,唯有正一派不忌血食。献牲并非是道教原有的科仪,道士开坛作法多是“随主人心意”,也即是代表著祭主献祭;即使供献血食,目的也是为犒飨当境的鬼兵神将。

道家坛场分为文坛和武坛,文坛是斋供清醮,上章拜表,祈求安泰;武坛是召神遣将,驱邪治病,才有用血食与酒做祭。[13] 一般解释是道教三清尊神用鲜花、生果、斋菜祭拜就可,不用三牲;但办事的兵将可能是吃荤的神祇,所以要用血食以表诚心。不过,素食者拜神也无须特地准备牲礼,只要真心诚意,神明依然会接受。[14][15][16]

基督教

《十字架的基督》(Christ on the Cross)象征耶稣基督的牺牲
《十字架的基督》(Christ on the Cross)象征耶稣基督的牺牲

基督教神学的观点而言,众人因为有罪而与上帝隔离,耶稣基督将众人的罪放在自己手上,然后被大祭司从城市赶到荒野之中,受难受死在十字架上面,成为众人的代罪羔羊。上帝藉著耶稣基督的称义,赦免众人的罪,使众人被救赎

这是源于《旧约圣经》的赎罪祭,古犹太人在赎罪日献上羔羊来行赎罪礼,说:“承认以色列人诸般的罪孽、过犯,就是他们一切的罪愆。”

印度教

यज्ञ”(IASTyajña)指的是牺牲、祭品、崇拜、供养等的意思,特别是用于将牛奶酥油谷物凝乳香料木材等投入圣火,持念曼特罗的宗教仪式。[17] 古老的婆罗门教性力派,亦有宰杀血食、甚至将活人用做祭祀供品的仪式。

伊斯兰教

天使指示易卜拉欣(亚伯拉罕)用羔羊代替易斯哈格(以撒)成为祭品
天使指示易卜拉欣(亚伯拉罕)用羔羊代替易斯哈格(以撒)成为祭品

伊斯兰教的穆斯林会在宰牲节屠宰绵羊、山羊、牛或骆驼,然后会将肉食留给家人,也会分送给穷人。这是为了纪念先知易卜拉欣(亚伯拉罕)服从真主的命令,将儿子献为祭品,而后又用羔羊代替祭品的节日。

亚伯拉罕诸教都有相同的传说,但对于先知易卜拉欣献上的是长子易斯马仪(以实玛利)还是次子易斯哈格(以撒),出现不同的见解,易斯哈格(以撒)是牺牲者的说法后来成为主流。

犹太教

犹太教经典记载,先知亚伯拉罕获得耶和华指示,要将儿子以撒作为祭品献给上帝,但耶和华最后派出天使阻止亚伯拉罕,并称是为了测试亚伯拉罕的忠诚心,于是亚伯拉罕改为宰杀一只羔羊作为祭品。

犹太教的五祭是根据《旧约圣经》中规定的五种基本祭:[18]

  • 燔祭是指焚烧的祭,祭牲包含公牛、公羊、斑鸠或雏鸽,将祭牲宰杀切块,洗净后焚烧成灰,并且祭坛的火永不熄灭。
  • 素祭由细面、油、乳香和盐构成,细面与油调和,产生面团;面团拿到炉子里烤,就成了饼;这种经过烘烤的饼成为香气满足神,也成为食物满足人。
  • 平安祭是人可以享用的祭物,祭司和献祭者可以享用此祭。平安祭可以使用任何祭牲,也可以用无酵饼或有酵饼。
  • 赎罪祭的祭牲取决于献祭者:大祭司或以色列全会众献祭,必须要献上公牛;国王或王子献祭,必须要献上公山羊;平民献祭,必须要献上母山羊或绵羊羔;对于无力承受的穷人,可以献上两只斑鸠或雏鸽。将祭牲宰杀后按手与之联合,使祭牲代替人承担人的罪性的后果。
  • 赎愆祭为的是可以补偿的过失。祭牲通常是母羊、羊羔或山羊,若力量不够,可用斑鸠或雏鸽等。

政治意义

“牺牲”在近现代才引申作“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付出自己的利益或性命”,[19][20] 例如:士兵在战争中为国家作战而付出生命,古谓“成仁”、“取义”。

文革牺牲

“牺牲”一词在中国文化大革命中被赋予特殊含义,1950-80年代被集中用于赞誉为整体的历史、社会、阶级、革命事业利益捐弃生命的道德评价,所以总是与“烈士”、“英雄”的称号相互联系。这是中共意识形态的规范操作,通过新闻报道、文艺创作、演出播映进行崇高赞誉的反复宣传,让“牺牲”发展成为一种绝对化的价值标准和人生理想。[21][22][23]

1990年代以后的后文革时期,随着市场经济观念的冲击,使得社会整体目标和理想变形,个人利益的权重加大,“牺牲”渐变得世俗化,个体的休息时间、家庭、健康、幸福、局部利益、形象、机遇等,在革命时代被视为是微末的事物,也可以与牺牲联系起来。

另一些程度上来说,“牺牲”仅成为“死亡”的委婉语。

参考文献

  1. ^ 词语“牺牲”的解释 汉典 zdic.net. www.zdic.net. 
  2. ^ “牺”的解释 汉典 zdic.net. www.zdic.net. 
  3. ^ “牲”的解释 汉典 zdic.net. www.zdic.net. 
  4. ^ 宋·陶谷《清异录·玉署三牲》:“道家流书,言麞、鹿、麂是玉署三牲。神仙所享,故奉道者不忘。”
  5. ^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兽一·牛》:“牛,《周礼》谓之大牢。牢乃豢畜之室,牛牢大,羊牢小,故皆得牢名。”
  6. ^ 礼记·王制·第五》:“天子社稷皆大牢,诸侯社稷皆少牢。大夫士宗庙之祭,有田则祭,无田则荐。庶人春荐韭,夏荐麦,秋荐黍,冬荐稻。韭以卵,麦以鱼,黍以豚,稻以雁。”
  7. ^ 通典·礼典·第八十五》:“诸侯少牢,上大夫特牲,下大夫 、士特豚,皆有脯醢醴酒。”
  8. ^ 国语·楚语下》:“天子举以大牢,祀以会;诸侯举以特牛,祀以太牢;卿举以少牢,祀以特牛;大夫举以特牲,祀以少牢;士食鱼炙,祀以特牲;庶人食菜,祀以鱼。上下有序则民不慢。”
  9. ^ 大戴礼记·第五十八·曾子天圆》:“诸侯之祭,牲牛,曰太牢;大夫之祭,牲羊,曰少牢;士之祭,牲特豕,曰馈食;无禄者,稷馈。”
  10. ^ 清史稿·志五十七·礼一》:“牲牢四等:曰犊,曰特,曰太牢,曰少牢。”
  11. ^ 黄帝陵祭祀考. 公祭轩辕黄帝网(陕西省公祭黄帝陵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2017-10-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3). 中部县要在重阳节前三个月派人到县属各乡、镇挑选“太牢”,黄陵有这样的风俗,比较重要的祭典,畜牲在祭祀前要用牢圈畜养一段时间(一般的畜牲是牧养的),经过牢养的牛羊豕又称“牢”。“大牢”通常指牛牲,“小牢”通常指羊牲。由于用大牢一定兼用小牢,用小牢则未必兼用大牢,所以“太牢”一般指牛羊豕三牲,“少牢”指羊豕二牲。 
  12. ^ 曲阜祭孔大典. 搜狐文化. 汉高祖刘邦过鲁,以“太牢”祭祀孔子,开历代帝王祭孔之先河。 
  13. ^ 《上清灵宝大法·卷三十九》:“广成先生曰:醮者,祭之别名也。牲牷血食谓之祭,蔬果精修谓之醮,皆可延真降灵。”
  14. ^ 闵丽、陈建明. 宗教文化与社会关怀. 四川大学出版社. 2015年. ISBN 7561466609. 唐宋而下,斋固然禁止血食,醮也不用牺牲。唐代《 洞玄灵宝道学科仪》卷下列举九品醮——五帝醮、七星醮、六甲醮、三师醮、五岳醮、三皇醮、三一醮、河图醮、居宅醮、三五醮,“尤须洁净,果具并令丰新,不得市诸火熟”,即规定不得以肉食奉神,用肉食则是求生而杀死,与道教教义相悖。杜光庭说:“牲牷血食谓之祭,蔬果精珍谓之醮。”宋代以下三大醮——罗天大醮、周天大醮、普天大醮,皆不血祭。 
  15. ^ 志贺市子. 香港道教与扶乩信仰.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2013年: 第234页. ISBN 9629965038. 
  16. ^ 王品丰. 这样拜才有效. 春光出版. 2010年: 第164页. ISBN 9866572714. 
  17. ^ "Yajna, act of worship or devotion, offering, oblation, sacrifice (the former meanings prevailing in Veda, the latter in post-Vedic literature", Monier-Williams.
  18. ^ 利未记》第1-7章
  19. ^ 清·林觉民与妻诀别书》:“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馀,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
  20. ^ 民国·孙文黄花岗烈士事略序》:“余三十年前所主唱之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为诸先烈所不惜牺牲生命以争者,其不获实行也如故。……倘国人皆以诸先烈之牺牲精神为国奋斗,助余完成此重大之责任,实现吾人理想之真正中华民国,则此一部开国血史,可传世而不朽……”
  21. ^ 人民日报‘49—97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5-03-09.
  22. ^ 蜀萍:《以按劳分配为主体 走共同富裕道路——七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人民日报》1991年12月16日
  23. ^ 星星:《拷问牺牲》,《随笔》2005年第1期

另见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牺牲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