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教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罗教.

罗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罗教的“五部六册”
罗教的“五部六册”

罗教,又称无为教、清代始通称大乘教,是中国明清两代最流行的民间宗教教派之一,明代中期由军人罗清创立,以《苦功悟道卷》等“五部六册”为主要经书,主张寻求人心本性的觉悟,反对外在的宗教仪式或造像,适合在家修行,信众以运河水手为主要基础,会堂遍布大江南北,各自为政,信徒素食、念经,作风平和。在民间,罗清被称为“罗祖”,地位崇高,罗教也常被民众视为佛教的一支,信徒众多,分成多个派系,往往与白莲教并称,在山东一度威胁正统佛教的地位,在清代多次受官府取缔,被指斥为邪教,支派流衍成长生教青莲教、真空教斋教等多个教派。

创立

罗教由山东崂山下的即墨县罗清创立。罗清出身军户[1]:668,是漕运运粮军人[2]:136,曾在北京西北方的密云卫服兵役,皈依佛教,退伍后苦求佛理13载,于1482年悟道,1509年67岁时终于著书阐释佛法[3]:117、115,得到宦官的援助[4]:661,在漕运船民中传教,也得到大宁和兰风等僧人支持,相传罗清一度在浙江传教[2]:136、138,共布教18年。其后大宁在江西传布罗教,弟子甚多,盛行各地;兰风自称已经达到悟境,晚年住在苏州天池山传道[1]:668、675-676

经书及教义

罗祖宝卷书影
罗祖宝卷书影

罗教主要经典是罗祖所写的五部书,称五部六册,题为宝卷[2]:135,于1509年刊印,多处引用《金刚科仪》[3]:115,充斥《金刚经》和《华严经》的词语,弥漫著论意识。当中没有无生老母,较少涉及道教名词,也不太著重救主弥勒佛 [2]:136。五部经书名目如下:

  1. 《苦功悟道卷》:罗清的精神自传,自述曾拜见明师,请教如何修行,念佛多年,明白“彼国”只是幻想,研究《金刚科仪》3年,亦未能参透,最后终于觉悟,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找到脱离轮回的方法[3]:117、120-121、124;人人心中都有悟道的能力[5]:131
  2. 《叹世无为卷》:指出佛创造并主宰世间万物,感叹生命转瞬即逝,哀叹人生的苦难[5]:132,告诫有罪者终将受到惩罚,呼吁人们悔过,承诺信教者将获永恒的救赎。即使在世间行善,最多只得轮回善道、投生显贵,但仍然是沉沦。劝人斋戒,遵行仪轨,但不应依照世俗的仪式,最重要是个人的觉悟[3]:130-131
  3. 《破邪卷》二册:全名《破邪显证钥匙卷》,经中谴责念佛受戒禅定造像布施苦行出家等一般佛教修行,这些修行都是“外相”,不如精神上的觉悟。[3]:139、137[5]:132
  4. 《正信宝卷》:全名《正信除疑无修证自在宝卷》,驳斥佛教一般的仪轨和布施,强调正信斋戒,引入新神祇“无极圣祖”,无极圣祖创造万物,可能是指“过去佛”。经文批评参拜佛像是执著色相,也批判道教白莲教的修行方式[3]:142-144。唯有靠顿悟的工夫,才能达到“空”绝对自由的境界[5]:132
  5. 《泰山宝卷》:全名《巍巍不动泰山深根结果宝卷》,指出人性及其本来面目是万物之源,是最深层次的自我,永劫长存,真性先于万事万物而存在,批评世人缺乏信仰、哄师欺祖、毁谤佛法[3]:147-149;天地的本源是虚空的,修心才能上通本源[5]:133

罗教致力于单纯虔敬,行善积德,教义综合禅宗净土宗,强调净土即人心中的佛性。他批评对经典和偶像等外在物品的崇拜[2]:135-136,将禅宗通俗化,强调人心是一切的根源,等同于真空,即万事万物的本质。所有人都有佛性,唯一目标是寻求佛性而获得觉悟。他反驳一般的礼拜方式,认为那是“有为法”,专注于外在、表象的东西,他则主张向内探求,方法是无为,故教派又称无为教[3]:115。罗清批评白莲教[4]:661,也不提及白莲教崇拜的无生老母[2]:131。罗教为不识字的一切众生,提供最简明扼要的修道成佛方法,开辟修道的新路径,不必避入寺庙潜修,而适合在家居士修行[6]:98、118,可说是临济禅的民间版,没有邪教元素[4]:661-662

罗教后人继续写造经书,重要的有1639年明空祖师所作《佛说三皇初分天地叹世宝卷》[1]:674、1682年的《三祖行脚因由宝卷》3卷、清末《四世行脚觉性宝卷》[3]:150-151。19世纪初有个漕运水手方荣生撰写了六本书,宣扬般若波罗蜜,共130册,但被官府没收,没有流传[7]:24

历史

明代

罗祖之后无为教开枝散叶,罗祖子孙与弟子们分成多个派系[1]:674。从嘉靖万历年间,罗教迅速发展,以运河水手为基础[2]:138,以南直隶(今江苏省安徽省)、浙江为主要根据地,结社信徒众多,大肆招揽民众,信徒包括徽商程氏一族[1]:676。罗祖被画成佛像,受到崇拜[2]:135,神化为救国民族英雄,拯救中国对抗西藏番僧的阴谋,免受外敌入侵。罗清以后,罗教另一祖师是殷祖殷继南(1531-1582),据说是罗祖转世,秉持罗清思想外,他也采纳了部份白莲教的神话,包括无生老母弥勒佛的论述[3]:150,曾在浙江传教[7]:47,后被公家收斩。明代后期,罗教信徒为五部六册写了不少评注,包括临济宗第26代传人兰风,撰有《开心法要》,1596年,临济宗第27代传人源静再加补充[3]:338-339,他们自称临济宗的嫡裔,又身为民间宗教领袖,得到僧尼的协助[1]:676,信徒包括少室山的僧人[4]:672。罗教影响了明代后期华北的弘阳教,弘阳教同样反对诵经念佛,呼吁人们悔改,并把罗清当作弘阳教祖师之一[3]:158-159。罗教在罗清家乡山东势力强大,威胁到佛教寺院的地位,高僧密藏道开云栖莲池都批评罗教[8]:204

士大夫对罗教态度不一。晚明的许多佛教徒认同罗教是佛教的一个派别,并非外道,部份官员敬重罗祖,如朱之蕃周如砥,把罗教等同佛教,亦有士大夫加以信奉[3]:98、105、108、111。万历年间起,也有官员攻击“白莲、无为”,把罗教当作白莲教的一支[4]:662、687,主张取缔,1585年、1586年、1587年、1603年、1615年都有大臣上奏主张镇压无为教[3]:147,1606年,无为教徒刘天绪在凤阳有意举事,自称“无为教主”,说“皇极佛”将出世,聚众讲经说法,向教民募款,企图劫掠官府,因教民自首而败露被捕,其信众包括官兵[3]:697-698。南京是罗教的一个中心,1618年南京的衙门下令取缔罗教及其经书。但崇祯年间,南京居士仍注释了五部六册,善信继续捐款刊印罗教宝卷[2]:137-138、147。明末罗教另一祖师是姚祖姚文宇(1578-1646),自称是殷继南祖师转世(殷继南自称是罗祖转世,被官府收狱斩杀),师从道士与罗教之师[3]:150,法名普善,入浙江传教,号称龙华会和老官斋[2]:140,“龙华”是弥勒佛所召的第三次末大会,“老官”则是罗教徒互相问候的敬称[2]:150,是首领之意[4]:693。姚祖信徒和传人不论男女,都以“普”字为行,奉姚祖为“天上弥勒”、“无极圣祖”[2]:141

清代

清代罗教结社在闽浙两江等地最兴盛,其中庆云永嘉是罗教圣地[1]:677,并由福建传到台湾[a],沿长江传入四川[4]:721-722,四川亦有支派。18世纪,罗教发展达到顶峰[2]:143、138,罗教信徒在各处建立斋堂,结社名称各异,在福建称龙华会和老官斋,在江西称大成教和三乘教,在安徽称三乘会,也有称金童教、观音教、大乘门,都奉祀罗祖,也有斋堂挂上“天地君亲师”等牌位让信徒膜拜[1]:677-678。清代前期,翁岩、钱坚、潘清三人把罗教传遍大运河流域的士兵与水手中[9]:2,罗教成为华东华南运河、河流沿岸地区最流行的教派,各地建立庵堂,供漕运水手在冬季留宿。庵堂里有长居者看守庵产,进行礼拜,亲自耕作维生。来自华北的运粮水手每年来到江南,无处住宿,就投向庵堂经堂,在当中接受罗教,居住期间,每日支付饭食银4分[2]:135、138,等待来年春、夏运粮北上[5]:127;庵堂亦为年老无依的水手提供退休栖息之地。有水手成为罗教教首,如雍正时的李道人、刘把式。罗教信徒不限漕运水手,有城市工匠和农民,在家吃素修行,有罗清的五部经及其他多种经书。乾隆时江苏的罗教首领有僧人性海[2]:140姚文宇子孙继续在浙江和福建传教[1]:677,受到尊崇,信徒请他们命名的,要给银三钱三分,以供香火[2]:141

清朝对异端邪教大力镇压[4]:714,罗教多次受检举,被官府取缔[1]:677。1727年,清朝曾在浙江饬禁罗教,毁去经像,但保留庵堂让水手住宿[2]:138。1729年,江西巡抚谢旻检举了191名罗教徒,其中有僧侣68人[1]:676。1734年官府在江西查禁罗教,搜出过千本经书[7]:25。1748年,福建有一个无为教女巫,法名普少,说弥勒佛要降世,为使入狱教首获释,教唆教徒攻城,战斗两天兵败,事后当地禁止老官斋[2]:142、131。1768年江苏罗教亦遭检举,苏州查出经堂11处[1]:677。同年浙江巡抚觉罗永德查明当地经堂有70多处,把庵堂改为“公所”[2]:138-139,浙江罗教大受打击,因而衰落[7]:28,部份罗清子孙至此亦不复传教[4]:720。19世纪时,罗教已遍布中国大部份地区,与白莲教的教派名称和教义有合流现象[2]:144、131。晚清时,浙江无为教道人潘三多(1826-?)重申罗祖无为的教义,不念经不立像,受奉为四祖[3]:151-152

清代罗教衍生多个教派,其中一个支流是无为金丹道,又称青莲教,雍正年间在江西创立,再演变为先天道,流传到华南及东南亚[10]:25。清代先天道把罗清当作第三劫的救世主,取代弥勒佛的位置[2]:146。流行于江苏、浙江的长生教,也是罗教支流[1]:678。同治年间,赣南的廖帝聘创立真空教,属罗教支流,其经书大部份都引自罗祖的五部六册,廖帝聘曾因被指邪教而两度下狱。真空教在民国时成为慈善团体,并传布到东南亚华人社会[11]:176青帮亦源自罗教,来自漕运水手中的罗教组织[7]:55,青帮三祖翁祖、钱祖和潘祖都是罗教弟子,青帮也和一些罗教斋堂一样,拜祭“天地君亲师”牌位[1]:677

演化分支

  • 大乘教清茶门(闻香教/东大乘教/圆顿教) - 王森,张翠花
    • 大乘圆顿教 -
      • 大乘天真圆顿教 - 张海量
    • 龙天教 - 米氏
    • 先天道/龙华教 -

组织

罗教没有全国统一的组织,结社分布各地,虽奉祀同一创祖罗清,但各自为政,没有共同行动[1]:679,领袖是世俗和世袭的,罗清的子孙亦世袭为教主,清代雍正年间,教主是罗清第八代孙罗道[2]:135、140。经堂以创立者的姓氏命名,在清代浙江,教首的法名以“普”字为行,如普善、普禄、普瑞等。各经堂分立教门,首先效忠本门祖师,教权由师父传给其挑选的弟子,与佛教寺院相似[2]:138、140。罗教信徒在会堂活动,名称不一,如斋堂、经堂、庵堂,在厦门则叫菜堂。管理斋堂的,叫“菜头”,负责祭祀仪式。为了躲避官府取缔,会堂有时要隐藏地点[2]:678-679。庵堂平日仅一二人看守,通过看守相联系。福建的老官斋,每月朔望,入会男女各持香烛,到斋堂念经聚会[2]:138、141。师父会向弟子讲解经卷,教徒抄写经书,一同吃斋,甚至到患病信徒家诵经驱灾。会众会筹集钱财,修建屋宇,造像印经[7]:50、28、41。1768年,清代官府禁毁庵堂后,水手把会堂转移到粮船上,称“老堂船”或“香火船”[5]:128,竖有罗祖像的旗帜,同样分立教门,演变成不同的帮派[9]:4

罗教信徒按修行和贡献分不同阶级。清代浙江龙华会中有三层“工夫”:第一层工夫叫小乘,念28字偈语;第二层工夫叫大乘,念108字偈语;最高层叫上乘,没有偈语,只要打坐。学每层工夫都要向老祖堂送香资[2]:140。福建的罗教,教徒按修行程度分为9个阶段,最高指导者叫“空空”,第二位“太空”,第三位“清虚”,第四位“书记”,第五位“大引”,第六位“小引”,第七位“三乘”,第八位“大乘”,第九位“小乘”。第八、九位授予初信者,第七位是入教后,通过诵经达到某程度的功德而获得的;第五位是授予能给予结社金钱和精神援助,且能守五戒,足以为模楷的信徒;书记担任记录、文书的工作,由“空空”任命。从“小乘”到“书记”都可娶妻,是有俗世职业的在家信徒,上三位的“空空”、“太空”和“清虚”则独身,多半由僧人出任,是专任布教师[1]:678

地位

罗教是明清时最重要的民间宗教之一,与白莲教平分秋色,但没有像白莲教一样动员群众[1]:679,甚少暴力起义,明清两代各有一宗[2]:132。罗祖经书地位崇高,为明清其他教派采用和改写。1564年佛教徒“金山子”撰写《圆觉宝卷》,仿效罗清五部六册的形式,但内容上则批评罗清打破偶像,不分尊卑[3]:153-155。1573年,北京比丘尼归圆也撰写了“五部六卷”宝卷,模仿罗清的五部六册,多次引用罗祖经书并提到无为道。大约同期的《安养宝卷》大量借用罗清的术语和概念[3]:168、157。万历年间,华北的弘阳教称罗祖是“枬檀老祖转世”,修成正果,劝化世人,其经书多处引用罗教经书,把罗祖视为弘阳教自己的祖师之一[3]:159。民间有女巫采用罗祖的经书为祷文[2]:147。晚明时,罗教威胁正统佛教的地位,受佛教高僧批评为邪教。明末四大高僧之一的云栖莲池,批评罗清所说的“无为”,其实是废弃各种德行,违背了万行即的道理,心中放不下利害关系,标榜无为而图有为,是假道学的邪教,正统佛教徒应加以攻击。密藏道开则批评罗教经书贪婪淫恶,危害人心,不应留存于世,为害更甚于白莲教[1]:675-676。清代官府指出罗教并无不法情事,但亦指斥为邪教[2]:139-140

注释

  1. ^ 传入台湾的罗教支派分别为“龙华教”、“金幢教”与“先天道”,而三派在台湾的分类习惯,统称为“斋教”。

参考文献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中村元等. 《中国佛教发展史》. 余万居译. 台北: 天华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 1982. ISBN 9576650402 (中文(繁体)‎).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欧大年英语Daniel H. Overmyer. 《中国民间宗教教派研究》. 刘心勇译.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3. ISBN 7532513696 (中文(简体)‎).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欧大年(Daniel Overmyer). 《宝卷——十六至十七世纪中国宗教经卷导论》. 马睿译. 北京: 中央编译出版社. 2012. ISBN 7511710999 (中文(简体)‎).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酒井忠夫日语酒井忠夫. 《中国善书研究》. 刘岳兵等译.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0. ISBN 7214063190 (中文(简体)‎).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黄华伦. 〈甚么是青帮?由青帮研究之类别看青帮的社会属性〉 (PDF). 《香港社会科学学报》. 2006, 30: 123–144 [2014-10-1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10-17) (中文(繁体)‎). 
  6. ^ 陈玉女. 〈晚明罗教和佛教势力的相依与对峙——以《五部六册》和《嘉兴藏》刊刻为例〉. 《成大历史学报》. 2011, 40: 93–127 [2014-10-01] (中文(繁体)‎). 
  7. ^ 7.0 7.1 7.2 7.3 7.4 7.5 韩书瑞(Susan Naquin). 〈中华帝国后期白莲教的传播〉. (编) 韦思谛(Stephen C. Averill). 《中国大众宗教》. 陈仲丹译.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5: 18–56. ISBN 721404319X (中文(简体)‎). 
  8. ^ 卜正民(Timothy Brook). 《为权力祈祷:佛教与晚明中国士绅社会的形成》. 张华译.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5. ISBN 7214039923 (中文(简体)‎). 
  9. ^ 9.0 9.1 布赖恩•马丁(Brian G. Martin). 《上海青帮》. 周育民等译. 上海: 上海三联书店. 2002. ISBN 7542617052 (中文(简体)‎). 
  10. ^ 志贺市子. 〈先天道岭南道脉的思想和实践:以广东清远飞霞洞为例〉. 《民俗曲艺》. 2011, 173: 23–58 (中文(繁体)‎). 
  11. ^ 野口铁郎. 〈道教和民众宗教结社〉. (编) 福井康顺等. 《道教 第二卷》. 朱越利等译. 南京: 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2: 162–199. ISBN 753251207X (中文(简体)‎). 

延伸阅读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罗教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