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里奥·马丁尼兹·普拉达诺斯国家体育场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胡里奥·马丁尼兹·普拉达诺斯国家体育场.

胡里奥·马丁尼兹·普拉达诺斯国家体育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胡里奥·马丁尼兹·普拉达诺斯国家体育场
Estadio Nacional Julio Martínez Prádanos
国家体育场(El Nacional)
纽尼奥阿巨人体育场(El Coloso de Ñuñoa)[1]
曾用名国家体育场(Estadio Nacional)
位置 智利圣地牙哥纽尼奥阿
格雷西亚大道2001号
坐标33°27′52″S 70°36′38″W / 33.46444°S 70.61056°W / -33.46444; -70.61056
所有者纽尼奥阿市政府
运营者智利国家体育局
座位数48,665[2] (举办音乐会时:55.000+ )
出席记录85,268 (智利大学天主教大学(1962年12月29日)
场地大小105 m x 68 m
表面天然草皮
建造
动工1937年2月
启用1938年12月3日
翻修2009年-2010年
扩建1962年
重开2010年9月12日
建筑费用$18,000,000
建筑师卡尔·布鲁纳(Karl Brunner)
客户
智利国家足球队
智利大学足球俱乐部

胡里奥·马丁尼兹·普拉达诺斯国家体育场(英语:Estadio Nacional Julio Martínez Prádanos),原名为国家体育场,是一座位于智利圣地牙哥纽尼奥阿的多功能体育场。该体育场目前是智利国内最大的体育场,可容纳48,665人。体育场占地面积共62公顷,其中包含网球场、水上运动中心、现代化健身房、室内自行车赛场、场地自由车车道、辅助/热身田径场等复合设施。

智利国家体育场于1937年2月开始建造,并于1938年12月3日落成。建筑结构承袭自德国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在1962年曾是1962年世界杯足球赛比赛场馆之一,同时是该届世界杯决赛场馆。1973年智利政变期间,国家体育场一度成为军事独裁政府下的政治犯集中营。

2009年,智利国家体育场及周边设施开始进行现代化改装,智利总统蜜雪儿·巴舍莱宣称,此次改建将使智利国家体育场成为南美洲最现代化的体育场。[3]

历史

智利国家体育场的土地在1918年以前是农用土地,由农夫何塞·多明戈卡纳斯(Jose Domingo Cañas)捐赠。体育场建成后的首次比赛在1938年12月3日,为科洛科洛与巴西圣克里斯托旺英语São Cristóvão de Futebol e Regatas之间的友谊赛,科洛科洛最后以6-3取胜。[4]该体育场曾是1941年1945年1955年三届南美足球锦标赛以及1991年2015年两届美洲国家杯比赛场地。

1959年,由于首都室内体育馆英语Movistar Arena还未准备好,因而该届世界杯篮球赛英语1959 FIBA World Championship决赛于智利国家体育场举行。

1960年代早期,为了迎接1962年世界杯足球赛以及豪尔赫·亚历山德里政府的推动下,智利国家体育场开始扩建。主要更改地方为体育场周围的室内自行车赛场改建成画廊,并扩增容纳人数至95,000人。

在1962年世界杯比赛期间,智利国家体育场为小组赛第2组比赛场地,第2组的队伍分别为义大利西德智利瑞士,小组赛第2组比赛当中包括场面火爆的义大利对智利比赛,该场著名的比赛又被称为圣地牙哥之战英语Battle of Santiago (1962 FIFA World Cup)[5][6]在淘汰赛部分,智利国家体育场举办一场半准决赛、一场准决赛、季军赛、决赛,其中巴西第二次夺冠,主办国智利则于季军赛以1-0击败南斯拉夫,此次成绩证明智利在国际足坛的成功。[7]

如今,智利国家体育场为智利国家足球队智利大学足球俱乐部主场,除了举办足球等体育赛事外,同时举办如政治庆典、慈善活动、音乐会等非体育活动。体育场自1995年后,便是智利举办的28小时马拉松英语Teletón (Chile)举办场地,体育场内可同时容纳100,000人进行活动,场内的大型电子看板可显示选手目前已完成的里程数,以及达到目标时所剩的里程。

2008年7月5日,为了纪念同年1月去世的智利著名体育记者胡里奥·马丁尼兹·普拉达诺斯英语Julio Martínez Prádanos,官方宣布智利国家体育场官方名称改名为胡里奥·马丁尼兹·普拉达诺斯国家体育场。[8]

政治犯集中营

智利国家体育场于1973年智利政变后成为拘留所。
智利国家体育场于1973年智利政变后成为拘留所。

1973年9月11日,智利政变爆发后,前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遇害,智利国家体育场开始被当作政治犯拘留所。根据哈佛评论英语Harvard Review南美洲篇的文章指出,当时在首都圣地牙哥至少有80座以上拘留所,智利国家体育场名列在拘留所名单上。[9]

总共有40,000人在军政府时期被送至拘留所,单单从9月11日至11月7日间,就有12,000人被拘留。[10]被拘留的男性放置在体育场的画廊,女性则在更衣室及相关建筑。更衣室与走廊都被当作监狱设施,自行车赛车道则被作为审问区。[11]据红十字会估计,至少有7,000名囚犯被拘留在智利国家体育场,其中300名为外国籍。人道主义组织收集的幸存者证词内容显示,拘留者有被严刑拷打,或是在建筑物内不知名的地点被枪杀。 [12]


国际足总主席斯坦利·劳斯在事后表明希望苏联1974年世界杯足球赛资格附加赛能胜出,阻止智利参加当届世界杯,然而因苏联退出而让智利自动晋级,不过智利在该届世界杯仅在小组赛就止步。

1982年,由科斯塔·加夫拉斯执导的希腊电影Missing英语Missing (film)描述1973年智利政变时,美国籍记者查尔斯·霍尔曼英语Charles Horman法兰克·特鲁奇英语Frank Teruggi在智利国家体育场被枪决的历史。[13][14] 2002年,导演 卡门·卢斯·帕罗特西班牙语Carmen Luz Parot拍摄纪录片国家体育场(Estadio Nacional),内容以1973年智利政变时在智利国家体育场的历史为主。[15]

2009年–2010年翻修

2009年6月2日,马塞洛·萨拉斯告别赛。
2009年6月2日,马塞洛·萨拉斯告别赛。

2009年6月15日,智利总统蜜雪儿·巴舍莱宣布将改善国家体育场的基础设施,并将其现代化。在计划中,改建预算将超过240亿披索(4230万美元),其中200亿披索(3530万美元)花费在提升体育场的基础设施至现代化标准。[3]

此次改建包括涵概座位席的大型屋顶;体育场夜间照明设施;更新环绕全体育场的座位席,并降低容纳人数至47,000人;先进的电子记分版英语Scoreboard;以2.5公尺深、2公尺宽的人造坑道隔绝观众席与跑道,取代之前的护栏;以及其它基础设施更新等。[3]由于智利国家体育场属于国家级纪念景点,外墙将保持原样,增加屋顶的部份由于在体育场顶部,因此不会影响到外墙。

体育场在2009年8月15日关闭,开始翻修作业,原预计于2010年3月重新开幕,以迎接智利与北韩巴拿马的两场国际友谊赛,但是施工进度最后没有赶上预计时间。由于2010年2月27日智利发生大地震,使得改建经费来源发生困难,巴舍莱政府宣布屋顶工程将暂缓。[16]体育场在地震中只有轻微损伤,在2010年南美自由杯开放部份区域,举办智利大学瓜达拉哈拉之间的一场赛事。2010年9月12日,智利国家体育场正式重新开幕,刚好赶上智利建国两百周年庆典。

2014年南美运动会翻修

2010年9月12日,智利总统蜜雪儿·巴舍莱在建国两百周年庆典上宣布国家体育场的容纳人数将扩展至70,000人,以迎接即将到来的2014年南美运动会[17],该工程预计在2012年开始动工。[18]

2011年6月3日,政府公布进一步地改建计画。体育场周边所有区域将规划为市民公园(Parque de la Ciudadanía)。公园内绿地将占所有64公顷的70%以上,其馀则为餐厅或人造湖等设施,并预计于2014年南美运动会开放。另外,体育场周围将建设新场馆,以提供2014年南美运动会使用,其中包括两座现代化体育馆、一座提供水上芭蕾的温水游泳池,并翻修室内自行车赛场、扩大室内自行车馆等,这些新设施位来将提供给体育部管理。至翻修后,智利国家体育场将包含网球场、室内自行车赛场、场地自由车车道、田径场、曲棍球场、溜冰场等综合设施。[19]

容纳座位

自1937年起,智利国家体育场容纳座位一直都在48,000人。当时,有些批评将体育场比喻为白象,认为这容纳人数太大,可能永远不会满场,[4]也因为体育场的建设费用过高,该比喻同时也暗示阿图罗·亚历山德里·帕尔马政府的贪腐。[20]

然而到了1962年世界杯足球赛,体育场容纳座位提升至74,000人[4],若包括座位席以外的容纳人数,体育场将可容纳80,000人以上,但这同时也需把原场地自由车车道移到体育场以外其他区域。接下来几年间,为防止事故发生,体育场容纳座位一直在调降,以保持逃生路线顺畅。

2000年世界青年田径锦标赛英语2000 World Junior Championships in Athletics期间,为了将座位改为个人独立座椅,体育场容纳座位从而降至66,000人,这项需求确保体育场容纳座位不会超过预计值,不会发生1987年时,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来访,体育场涌进超过90,000人的盛况。2014年,官方公告智利国家体育场的容纳座位48,665人。[4]

赛事

参考来源

  1. ^ Selección chilena: El coloso de Ñuñoa muere de hambre. Piojo. 2015-11-11. 
  2. ^ Copa América 2015. conmebol.com. 
  3. ^ 3.0 3.1 3.2 Estadio Nacional costará US$ 42 millones y la "Roja" se va al Monumental (PDF). La Tercera英语La Tercera. 2009-06-16 [2009-06-16] (西班牙语). 
  4. ^ 4.0 4.1 4.2 4.3 Estadio Nacional Julio Martínez Prádanos. footballtripper. 2015-10-07 [2016-06-26]. 
  5. ^ Murray, Scott. The Knowledge (November 6, 2003). Guardian Online (UK) (London). 2003-11-06 [2006-06-26]. 
  6. ^ Ken Aston – the inventor of yellow and red cards. FIFA.com. 2002-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6 六月 2008). 
  7. ^ Chile - Yugoslavia 16 June 1962. FIFA.com. [2016-08-16]. 
  8. ^ Proponen denominar al Estadio Nacional "Julio Martínez Pradanos". Mercurioantofagasta.cl. 2008-01-04 [2016-08-16] (西班牙语). 
  9. ^ Harvard Review of Latin America: Chile's National Stadium, with details on several detention centers. Drclas.harvard.edu. [2011-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八月 11, 2011). 
  10. ^ How the Chilean coup forever changed Canada's refugee policies. The Globe and Mail. 2013-09-06 [2016-08-16]. 
  11. ^ Carmen Luz Parot, 2002, Estadio Nacional. Documental (National Stadium Documentary). Produced by Sello Alerce, Chile, 2002.
  12. ^ {Chile, An Amnesty International Report. London: Amnesty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1974. 67-8}
  13. ^ Chile and the United States:Declassified Documents Relating to the Military Coup.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 Electronic Briefing Book No. 8. 1973-09-11. 
  14. ^ Charles Horman, the good American (in Spanish). 
  15. ^ Carmen Luz Parot. CineLatinoamericano.org. [2013-03-30]. 
  16. ^ Estadio Nacional de Chile. The Stadium Guide. [2015-07-31]. 
  17. ^ El Nacional será para 70 mil personas. Diario.latercera.com. [2011-06-03]. 
  18. ^ El actual Nacional no es negocio para la Selección. Diario.latercera.com. [2011-06-03]. 
  19. ^ Parque del Estadio Nacional tendrá una laguna, restaurantes y cafés | Santiago | La Tercera Edición Impresa. Diario.latercera.com. 1990-01-01 [2011-06-03]. 
  20. ^ Brenda Elsey, Citizens and Sportsmen: Futbol and Politics in Twentieth Century Chile (Austin: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11)

外部链接

前任:
国家体育场英语Estadio Nacional de Lima
利马
南美足球锦标赛
决赛场馆

1941年
继任:
世纪球场
蒙特维多
前任:
马拉卡纳齐诺体育馆
里约热内卢
世界篮球锦标赛
决赛场馆

1959年
继任:
马拉卡纳齐诺体育馆
里约热内卢
前任:
拉松达体育场英语Råsunda Stadium
斯德哥尔摩
世界杯足球赛
决赛场馆

1962年
继任:
温布利球场
伦敦
前任:
马拉卡纳体育场
里约热内卢
美洲杯足球赛
决赛圈场馆

1991年
继任:
伊西德罗·罗梅罗·卡尔沃纪念球场英语Estadio Monumental Isidro Romero Carbo
瓜亚基尔
前任:
皇家网球馆英语Kungliga Tennishallen
斯德哥尔摩
台维斯杯
决赛场馆

1976年英语1976 Davis Cup
继任:
白城体育场英语White City Stadium (Sydney)
雪梨
前任:
纪念碑球场
布宜诺斯艾利斯
美洲杯足球赛
决赛场馆

2015年
继任:
大都会人寿体育场
东卢瑟福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胡里奥·马丁尼兹·普拉达诺斯国家体育场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