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教育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芬兰教育.

芬兰教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芬兰教育
芬兰教育文化部英语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Culture (Finland)
芬兰教育部长莉·安德尔松英语Li Andersson
国家教育预算 (2018年)
年度预算66亿欧元(整个教育文化部)[1]
教育概况
主要语言芬兰语瑞典语
体系类型国家
现教育系统的建立自1970年代
识字率 (2000年)
总计100%
男性100%
女性100%
在学人数
总计n/a
初等学校99.7% (毕业)
中等学校66.2% (毕业)
大专院校n/a
就学比例 (2012年)
中学文凭54%(学术型)、45%(职业型)
大学文凭38%(整个人口中的比率)[2]
中学教育与高等教育区分成学术型与职业型

芬兰教育为免学费以及全额补助伙食的教育系统。目前的芬兰的教育系统包含日间托育系统(包含婴幼儿)以及一年的幼儿园(供六岁儿童就读)、9年的义务教育(7岁开始到15岁)为综合型、义务教育后发展为学术型以及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大学以及应用科学大学)、以及成人(终身教育)。芬兰的教育政策为透过政府补助下建构出实现平等以及提供优质的综合型教育系统,而不用淘汰、分组或是放弃任何一位学生[3]。其中一项教育政策是广泛地提供教育系统,这样使学生得以就近念书,如果还是无法就近念书,如农村地区,则在偏远地区提供免费交通运输系统。包含特殊教育在内,在课堂的教学工作尽量减少程度落差也是北欧式的教育特色[3]

经过九年的基础教育课程后,学生在16岁时可以选择继续中学教育并进入学术性的文理中学芬兰语lukio),或是职业性的职业高中芬兰语ammattikoulu)。两者皆就读三年,并且可以接续就读高等教育。高等教育分成一般的大学(芬兰语yliopisto)以及应用科学大学(芬兰语ammattikorkeakoulu)系统。一般大学提供学士到博士学位。过去,只有大学毕业生可以就读更高的学位,不过自从签订博洛尼亚进程后,任何大学同等学位的学生都可以就读更高的学位。在芬兰有15间大学以及27间应用科学大学。

2008年的联合国出版的人类发展指数中的教育指数中,根据2006年的资料,芬兰为 0.993,与澳大利亚丹麦纽西兰并列世界第一[4]。芬兰教育部将这项成就归功于“教育系统(统一的基础教育),高度专业的教师以及给予学校自主权”[5]

芬兰教育在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也名列前茅,虽然最近几年的表现不再顶标。2012年的报告中,芬兰在阅读方面名列第六,数学十二,科学第五。2003年时,芬兰在科学及阅读都是名列第一,数学第二[6]世界经济论坛将芬兰的高等教育排名第一[7]

2018年,有专栏到芬兰集中报导当地的教育,并指出较亚洲地区更懂得寓学习于娱乐,而且即使是音乐、家政这类于中小学被视为“闲科”的科目,亦被校方认真对待,而学生亦十分享受[8]。而当地小学评分准则满分为十分,四分代表不合格,七分属一般,而八分是好,另外是没有零分的,要拿取高分除了要知悉芬兰语外亦要知悉其他语言、要学会语言属于哪个语系、角色以及与其他语言的关系[9]

早期儿童教育

在芬兰,高品质的日间以及儿童照顾中心,均认为替儿童发展终身合作以及沟通技巧,是如同学习阅读以及数学的重要工作。这段准备期间会持续到7岁。

芬兰的幼儿教育强调尊重每个孩童的个性,并使每个孩童都有机会发展。芬兰的早期教育也领导孩童发展社交以及互动技巧,鼓励孩童注意其他人的需要以及兴趣,照顾其他人,以及对其他人、文化以及环境保持正面态度。逐步提供独立精神的目的为让孩童都能成为“照顾自己的成人,并有能力做负责任的决定,并积极参与社会的公民,并关心其他需要帮忙的人”。[10]

为了培养阅读文化,新生儿的父母会收到三本书,两本给父母,一本给小孩,这是产妇包里面的物件之一[11]。根据芬兰儿童发展专家埃娃·胡亚拉(Eeva Hujala)表示:“早期教育是终身学习最初以及最重要的阶段。神经学研究显示在人生最初的五年间,大脑将会发育 90% ,85% 的神经路径会于上小学前发育(芬兰的小学从七岁开始)”[12]。家庭照顾(care)在此语境下等于教养以及被视为家长与社会互相合作,让孩童的物质(适当饮食,保持洁净)以及心灵上(沟通、社交意识、同情、自我反省等)各方面都在七岁的正式教育前开始。主要目的是,在七岁前透过游戏中学习,在正式上学时就可以保持热衷学习的态度。

芬兰从1990年开始启动全面的免费日间儿童照顾计画(daycare),照顾八个月大到五岁的婴幼儿。以及从1996年开始启用为期一年的“学前班/幼儿园”(preschool/kindergarten),接受六岁的儿童。日间儿童照顾计画包含全日制的儿童照顾中心以及各种成人监督的市区游乐场所,供父母与小孩陪同。政府补助母亲在家庭照顾,并提供可选择性的前三年的“家庭照顾”(home daycare)。在某些情况下,会包含照顾员访视家庭了解家庭环境是否适当[13]。地方儿童照顾服务(无论是自费或是接受地方或中央政府补助)的照顾员与孩童的比例,3岁以下为:3位照顾员(一名教师与两名护理师)对12名幼儿(或是一对四);4到6岁的比例为:3位照顾员(一名教师与两名护理师)对20位幼童(或是一对)。付费方式依照家庭收入比例调整,最高不得超过一个月200欧元[14]。根据参观过的学者 Pepa Ódena 表示:“不是在里面被教育,而是学习。孩童透过游戏学习。这个理念在我们访问过的学校都是如此,教师也是这么说,参观的人看到的也是如此”[15]

早期儿童教育虽然不是强制性质,但是在芬兰几乎都这么做。赫尔辛基教育部门的埃娃·彭蒂莱(Eeva Penttilä)解释:“我们认为儿童应有照顾以及学前教育的权利。”“这不是你去工作的时候把小孩丢在那里不管。这是你的孩子可以一边学习一边交友的地方,好的父母都会把小孩放置照护中心。这跟贫富无关。”[16]

对幼儿园的学童来说重点放在“学习怎么学习”,彭蒂莱女士表示。并不把重点放在阅读或数学,而是在自然、动物以及‘生命循环’。[16]

基础综合教育

芬兰的教育
学术性大学 应用科学大学 年龄
博士 就业
准博士(licentiate)
硕士 硕士 (新增) +2-3
学士 学士 +3-4
高级中学
(选择性就读)
技术型高级中学
(选择性就读)
18-19
17-18
16-17
综合学校
(义务教育)
15-16
14-15
13-14
12-13
11-12
10-11
9-10
8-9
7-8
幼儿园 6-7

芬兰的基本义务教育为九年的综合学校(芬兰语peruskoulu,意即“基本学校”),此为强制性教育(虽然也有在家自学,但少见)。在芬兰的学校没有“资优”教育,而增加更多帮助学习缓慢的学生的课程。

芬兰的学校到大学阶段之前几乎都是由芬兰的地方政府负责补助和管理。有少数的私立学校。成立私立学校需要由芬兰的地方议会通过。一旦通过,私立学校也可获得如公立学校同样程度的补助。然而,即使是私立学校,依然不可收费,并且禁止挑选学生。因此,私立学校必须接收所有如同公立学校一样程度的学生。除此之外,私立学校也必须提供如公立学校所提供给学生的同等待遇。因此,在芬兰的私立学校大都是宗教学校或是华德福教育的学校,并且必须采综合型。

芬兰的教师都可加入工会,虽然遵守课纲但是依然有很大程度的自主权,并且可以自行选择教科书。[17]

芬兰的课堂都是小班教学,一个班级通常不多或是少于20名学生[18]。一开始就设计学生将学习两种语言(通常是芬兰语和瑞典语),而从一到九年级间,学生将每周从4到9节课间选读艺术、音乐、烹饪、木工、金属加工、编织等课程[19]。小班教学是由教师公会所要求[来源请求],与学生的学习成就有关[20]。在班级内,气氛相当轻松,建筑物保持整洁,因此学生通常穿著袜子而非鞋子。校园强调户外活动,即使是最寒冷的天气,而回家作业都极少量让时间可以保留到户外活动[21]。除了学校的音乐课,许多学生都会参加课外的政府补助的音乐学校[22]。只要缴少量的学费,即可学习一项乐器当作兴趣或是基本发音以及音乐理论等等[23]

芬兰积极鼓励为乐趣阅读(芬兰比其他国家出版更多儿童书籍)。电视节目播放外国节目时会附上原语言以及字幕,这样芬兰儿童就算看电视也可以阅读[24]

在综合学校的第一年,口头评价比正式评分还多。数字的评分依照不同学校规定。一般常见的为,一年两次的评价卡:在秋天结束以及春季两次。并没有高压性测验。

评分都在4到10之间,只有个别的测验中有这样的分数,禁止出现在学校年度评分或是基本教育证书上。在评分上允许出现'½',意思是半级,以及“+”和“–”,代表增减四分之一。举例来说,评分大小顺序从“9 < 9+ < 9½ < 10– < 10”。“10+”级分用来鼓励表现特别努力的学生身上。

如果一位学生在春季成绩单上的单独科目中拿到4级分,则必须在夏季结束时举行单独测验以了解是否有进步。如果学生收到多项成绩不合格,则必须重读一年,并且替这位学生提供额外的帮忙与辅导。在极少数的情况下才会遇到学生需要留级,必须由教师群以及校长跟学生以及学生家长多方会谈后决定。

综合学校的学生享受许多社会福利,包括学校健保以及免费午餐,并且提供一天所需营养的三分之一[25]。除此之外,学生有权获得免费课本讲义等,以及提供给离校过于偏远地区的学生免费交通工具(或是住宿)。

进阶中学教育

芬兰的进阶中学教育约从16至17岁开始,并至少三到四年。进阶中学教育非义务性质。芬兰的进阶中学阶段学生可以选择进入技术型高级中学发展职业能力或是准备进入应用科学大学,也可以选择进入文理中学准备上大学或是高等学术领域,如法律、医学、科学、教育、人文科学等。进入学术性领域学校得看在校成绩(GPA),在某些情况下得报名考试或面试。在2007年,约51%的学生进入学术性高级中学[26]

这样的系统并非绝对性,某些职业学校的毕业生可以申请一般大学,而一般高中也可以进入职业性教育课程[27]。也可以同时进入一般高中和职业高中。学费依旧免费,并且享受免费的学校健保以及午餐,但是教科书则要自费。

毕业之前,职业学校学生会收到职业学校毕业证书。一般高中学生则收到高中毕业证书以及参与高中毕业考试(芬兰语Ylioppilastutkinto)。高中毕业考试原本是进入赫尔辛基大学的入学测验,但其很高的声望延续至今。某些选修特殊课程的学生则收到职业学校的毕业证书并且参与高中毕业考试,或是再加上高中毕业证书的三个证书。约83%的一般高中学生中,或是同龄组中的42%人能通过高中毕业考试[28]

进入应用科学大学需要学校毕业证书,但是高中毕业考试在升大学时更重要。某些大学或应用科学大学采取独自的入学考试,大部分则采取高中毕业考试成绩及独自的入学考试成绩的混合方式。

进阶中学教育的课程

芬兰进阶中学教育的课程中,学生可以选择数学、第二国语、以及外国语等不同等级的课程。在开学初就必须完成选择合适的课程,并在报名大学入学考试时选择适当的试验科目。并非一定要在大学入学考试时选择跟就学时同样程度的科目,但是大部分的学生会选择跟自己学校上课的同样程度考试科目。不过选读进阶课程的学生有些会在考试时选择难度较低的考试科目。

学生选择进阶数学科,往往对进入理工大学的理工课程,或者是其它大学的数理科系,或是医学系等较有利[29]。在数学科目中,20%的学生选择进阶数学科目[30]。在全国性的高中毕业考试上,采取了百分比的分级方式评定学生的数学能力。举例来说,假设该年度的率先选择一般高中,并且选择了进阶数学科,该学生的分级将被包含在该年级数学最好的0.4%当中,相当于美国高中SAT的数学满分800分程度[31]

教师

无论是小学或是中学教师都得拥有硕士学位。教师在芬兰是相当受敬重的职位,并且很难考上。在芬兰想成为老师,成绩一定要非常高,才能打败竞争对手[32]。大约只有10%的人才能考上教育科系[来源请求]。由于对职业的尊重以及比一般较高的薪水,使得更多人想从事教育行业,并且也让芬兰的教师品质更加提升。

高等教育

于韦斯屈莱大学的于利斯托林内(Ylistönrinne)校区一景
于韦斯屈莱大学的于利斯托林内(Ylistönrinne)校区一景

在芬兰有两种高等教育方向,一种为传统大学(芬兰语yliopisto)以及应用科学大学(芬兰语ammattikorkeakoulu)。申请大学入学基本上依照高中时的平均分、高中毕业考试,以及大学入学考试。评选过程完全透明,择优以及客观。不需要写申请书,没有人为因素,没有少数民族因素,以及课外活动加权。更重要的是,大学入学考试很少大量的选择题,而是少量复杂的考题取代机械式的背诵问题。因此,芬兰的大学录取过程也与其它国家大不相同。

芬兰的一般大学教育专注在研究上,以及给予理论教育。芬兰的应用科学大学则专注在社会所需的工作上,以及对产业发展有所连结。关于研究的性质更加实际,而且将理论应用到解决问题上。举例来说:医生为大学的毕业生,而注册护士以及工程师则是应用科学大学的毕业生。(不过,芬兰的大学也授予护理科学以及工程学科的学位)。职业学校以及应用科学大学是由地方政府管理,或是特殊情况下为私立学校。(例外为警察学院,由芬兰内政部管理。)所有的芬兰大学,在2010年前都是政府所有,但是之后修法改为基金会形式或是公司形式。一般大学学士毕业约需要三到四年。根据科系不同,有些虽然中间大学毕业,但最终目标为硕士。应用科学大学的学士,通常需要3.5至4.5年。在芬兰,应用科学大学的学位法律上不会比普通大学的学位低,但是芬兰以外的国家,往往会视应用科学大学的学位低于普通大学的学位[33]

普通大学和应用科学大学的学士毕业生可以申请相应普通大学或应用科学大学的硕士班。学士学位毕业且有三年相应领域工作经历后,他们才有资格申请应用科学大学的以职业和研究为导向的硕士班。一般大学的学士也有资格申请应用科学大学的硕士班,但他们必须多修一些课程。应用科学大学的硕士课程一般需要两年时间,并可以边工作边学习。硕士后的学位,即副博士和博士,只能在一般大学里才能获取。所有硕士毕业者均有资格申请读博。

一般芬兰的高等学校并不收取学费。不过,从1990年代后,芬兰政府有计画的开始向欧洲联盟之外的学生收取学费。学生组织反对这样的方式。在芬兰的大学中,所有学生强制加入学生会。应用科学大学的学生也有学生会,但是采学生自愿加入,不过不包含学生特别健保(由学生会负担保费)。芬兰的学生有权享受学生补贴,但是如果学业没有持续进展则会被取消。不过学生补贴通常不足,因此很多学生通常会工作并持续念书。也提供就学贷款。

一些大学提供具有专业执照的学位。这些学位除了完成所需课程之外还有额外的要求,如展示在行业做事的能力。举例来说医学硕士学位(芬兰语Lääketieteen lisensiaatti,英语:Licentiate of Medicine)。医学学士(芬兰语lääketieteen kandidaatti)只能在高级医护人员的指导下进行临床工作。而医学硕士确能独立工作,因为这个学位同时带有医生执照。所以医学硕士虽然在芬英文中带有“副博士”(Licentiate)的字眼,但它不等同于其它学科的副博士,而是一个硕士学位。医学博士在芬兰语中称为“lääketieteen tohtori”(英语:Doctor of Medicine)。

取得硕士学位后,还有两个更高的研究生学位,一种为过渡性的研究生学位,称为“副博士”,以及“博士学位”。副博士的学位项目在理论学习的数目上跟博士项目一样多,但是对于学位论文要求更少一点。另一方面,芬兰对于博士的要求则比其他国家还高。

最常见的芬兰博士学位名称为“哲学博士”(芬兰语filosofian tohtori,英语:Doctor of Philosophy)。然而,理工大学则授予“科学博士(技术)”学位(芬兰语tekniikan tohtori,英语:Doctor of Science (Technology))。此外不同学科有不同的博士学位称呼,如医学类称呼为“芬兰语lääketieteen tohtori”,艺术类博士则是“芬兰语taiteen tohtori”,而社会科学则是“芬兰语valtiotieteen tohtori”。

成人教育

一般结束三年中学教育以及正式毕业后可以往上进修,但是需要通过大学入学考试才能进入大学就读。而后中学教育(Post-secondary education) 则由芬兰政府提供学校或是独立“成人教育中心”,给予职业教育或是给予中学阶段程度的教育。在此类学校就读可以获得高中毕业证书或是更好的中学学校成绩。成人也可以在此类成人教育中心获得新的知识。例如新的经济学知识。

在大学中,也有一种“开放大学”(芬兰语Avoin yliopisto,英语:Open University)的课程,非大学生也可以报名就读这些大学课程,无须考试申请,但是必须付费 (例如一个课程60欧元)。应用科学大学也有类似的课程(芬兰语Avoin ammattikorkeakoulu)。在“开放大学”就读的学生无法取得学位,不过如果修读足够的科目以及取得高分后,有机会可以转入相应科系。

第三种成人教育称作“vapaa sivistystyö”,意即“自由教育”(Free Education)。这是由政府补助,独立机构建构各种课程以及学程等级供学生就读。“自由教育”的目的并不是提供专业训练或是学位,而是“提供人格多元发展,沟通能力,以及追求民主平等以及多样化的社会”[34]。历史上来说“自由教育”源自于19世纪晚期,提供给当时大部分几乎没有学习经验的一般人。

“自由教育”由以下机构提供[35]

  • 206个市民学院(芬兰语kansalaisopisto)或工人学院(芬兰语työväenopisto
  • 88个人民学院(芬兰语kansanopisto
  • 14个运动训练中心(芬兰语liikunnan koulutuskeskus
  • 20个暑期大学(芬兰语kesäyliopisto
  • 11个学习中心(芬兰语opintokeskus

最常见的一种自由教育机构为市民学院,因为历史上的缘故有的机构称为工人学院。这类大多是晚间型的课程,提供语言、手工艺以及人文学类课程。课程相当多样化,而且大部分课程不要求额外知识。而人民学院则是住宿学校,通常是由宗教或是特殊团体提供的。这类课程也非常多元化。这些课程也会要求一定的学费。运动训练中心则是提供职业或是半职业运动员训练。暑期大学以及学习中心则是组织这些“自由教育”的辅助机构。

语言

在芬兰,其中一个优势为外国语言能力。所有学生都至少会学两种外语,主要是英语与瑞典语,至少学到高中阶段。曾经有公民团体倡议解除强制学习瑞典语,不过2014年的投票结果没有通过。

参见

参考资料

  1. ^ Toiminnan ja talouden suunnittelu. Opetus- ja kulttuuriministeriö. [2018-02-19] (芬兰语). 
  2. ^ Sauter, Michael B. & Hess, Alexander E. M. The Most Educated Countries in the World. 24/7 Wall St. 2012-09-24 [2018-02-19] (英语). 
  3. ^ 3.0 3.1 "Ari Antikainen & Anne Luukkainen of the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University of Joensuu, Finland, "Twenty- five Years of Educational Reform Initiatives in Finland".
  4. ^ Human development indices (PDF).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s. 2008-12-18 [2010-02-16]. 
  5. ^ Background for Finnish PISA success. [2012-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08). 
  6. ^ Hallamaa, Teemu. Pisa-tulokset julki: Suomi pudonnut matematiikassa 10 sijaa yhdeksässä vuodessa. YLE Uutiset. 3 December 2013 [7 April 2014] (芬兰语). 
  7. ^ Global Economic forum. 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3-2014 (PDF). [9 May 2014]. 
  8. ^ 【无痛学习?】朝圣芬兰:尊重学生 做功课都有得拣?. [2018-03-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4). 
  9. ^ 【无痛学习?】朝圣芬兰:母语学习,学生分流 尊重多元就是尊重孩子. [2018-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8). 
  10. ^ Anneli Niikko, "Finnish Daycare: Caring, Education and Instruction", in Nordic Childhoods and Early Education: Philosophy, Research, Policy and Practice in Denmark, Finland, Iceland, Norway, and Sweden, Series: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 on Educational Policy, Research (Information Age Publishing Inc., 2006), 141
  11. ^ According to Eeva Penttilä,, Director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for the Finland Education Department (City of Helsinki), "When a child is born in Finland, every mother gets a box (maternity package) from the Mother Care Center which consists of the first bed the baby has...[and]... three books. There is a book for the mother, a book for the father, and a book for the baby. Of course the baby book has...mainly those faces that babies easily can see. This indicates to the parents that for this new member of the family, you have to read. Reading to the baby is so important. I was amazed when I read somewhere that when you consider our population, we produce more children's books than any other country does. One thing you can’t do here is to buy good education for your child. Everything is free including universities. Every child is a self made person in this kind of a system because whatever your background is, you can make it but if you don’t make it, whatever your father is, you will drop down because we do not have this elite. The school meals are also free... Education isn’t even free in China. If I count the taxation from my salary, it goes somewhere about 60 percent. I am a happy taxpayer because my grandchildren get everything they need for free.” Eeva Penttilä, quoted in Leo R. Sandy, "Education in Finland", New Hampshire Journal of Learning Vol 10 (April 2007)
  12. ^ Hujala continues, "Early education has also been shown to be economically and socially beneficial. The long term benefit of early education exceeds the economic costs. In addition, children’s participation in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is a significant promoter of social equality (Kajonoja, 2005; Woodhead, 2004). The effectiveness of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on both on children’s social and cognitive development has been demonstrated. For instance, the results of the PISA of 2003 demonstrated the long-term effects of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on school achievement, including the fact that children who had participated in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performed significantly better in mathematics in secondary school. French research, on the other hand, has demonstrated a connection between participation in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experiences of success in the lower school (El Pan-European Structure Policy on ECE [2006]). The connection between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and school success was highly significant among children from disadvantaged backgrounds. Thus,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is a significant source for enhancing social equality. Longitudinal studies have demonstrated that the effectiveness of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lies in its ability to promote children’s communication and cooperation skills. See Eeva Hujala, “The Development of Early Childhood as an Academic Discipline in Finland”, Nordic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Research, Vol. 1, no. 1 (2008).
  13. ^ Burridge, Tom. Tom Burrage, "Why Do Finland’s Schools Get the Best Results?" ''BBC News''. BBC News. 2010-04-07 [2012-06-27]. 
  14. ^ Pepa Ódena, "Finland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Xtec.es. [2012-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2-14). 
  15. ^ Ódena, "Finland 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cit.
  16. ^ 16.0 16.1 Maria Jiménez, “Early Education’s Top Model: Finland”, The Toronto Globe and Mail
  17. ^ "In contrast to the United States: "almost every teacher and principal in Finland belongs to the same union. The union works closely with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and it negotiates for better salaries, benefits, and working conditions for educators." See Diane Ravitch, "How and How Not to Improve Our Schools",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March 22, 2012).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Taft Hartley Act, enacted in 1947 over President Truman's veto by a conservative congress, prohibits supervisors from engaging in union activities.
  18. ^ ''The Hechinger Report'', "What We Can Learn From Finland: A Q&A with Dr. Pasi Sahlberg" (December 9, 2010). Hechingerreport.org. 2010-12-09 [2012-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18). 
  19. ^ "These classes provide natural venues for learning math and science, nurture critical cooperative skills, and implicitly cultivate respect for people who make their living working with their hands," Samuel E. Abrams, "The Children Must Play: What the United States can learn from Finland about Education Reform", The New Republic (January 28, 2011).
  20. ^ "In grades seven through nine, for instance, classes in science—the subject in which Finnish students have done especially well on PISA—are capped at 16 so students may do labs each lesson," Samuel E. Abrams, "The Children Must Play" (2011), cit.
  21. ^ Asked about the many hours Asian students spend in school, Dr. Pasi Sahlberg, of Finland's Education Department told Justin Snider of the Hechinger Report (December 9, 2010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There’s no evidence globally that doing more of the same [instructionally] will improve results. An equally relevant argument would be, let’s try to do less. Increasing time comes from the old industrial mindset. The important thing is ensuring school is a place where students can discover who they are and what they can do. It’s not about the amount of teaching and learning."
  22. ^ Graeme Smith, Head of Croydon Music and Arts, "Lessons in Education and Music from Finland".
  23. ^ The Kodály method was adopted enthusiastically in the 1950s. "Nowadays, the Kodály method is not the predominant method anymore, because music teachers have become more familiar with other methods and philosophies as well. But the Kodály philosophy still affects the point of view that many Finnish music educators have.
    • Music is a prime necessity of life.
    • Only music of the highest quality is good enough for children.
    • Music education must begin nine months before the birth of the child.
    • Music instruction must be a part of general education for everyone.
    • The ear, the eye, the hand, and the heart must all be trained together.
    Different methods do not, however, exclude each other. They have different approaches to teaching music, and they emphasize different things: for example, Kodály emphasizes singing and purity of tone, Orff playing instruments, Suzuki listening, and Dalcroze learning by moving. Therefore, all of them have something to give, and they can be used together (Säätelä)". Soili Hietaniemi, "Early Childhood Music Education in Finland," 2005.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03-18. In addition to these after-school programs, these institutes also offer music playschools for babies and toddlers from the age of three months and up, which are quite popular with music-loving Finnish parents. In Finnish music education, as in academics, the stress is fostering in pupils above all a love and enjoyment of the subject matter.
  24. ^ In Finland, “Reading to children, telling them folk tales, and going to the library are all high status activities,” Leo R. Sandy, "Education in Finland" (2007), cit.
  25. ^ Nutrition in Finland. Ktl.fi. [2012-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26). 
  26. ^ 存档副本 (PDF). [2011-07-0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9-27). 
  27. ^ UNESCO-UNEVOC. Vocational Education in Finland. 2013-11-18 [9 May 2014]. 
  28. ^ 存档副本 (PDF). [2015-12-3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29). 
  29. ^ The Finnish Matriculation Examination – Ylioppilastutkinto. Ylioppilastutkinto.fi. 2009-08-28 [2012-0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25). 
  30. ^ 存档副本 (PDF). [2011-07-0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9-29). 
  31. ^ Percent of high school dropouts (status dropouts) among persons 16 to 24 years old, by sex and race/ethnicity: 1960-2003. Nces.ed.gov. [2012-02-14]. 
  32. ^ Emma Alberici. Highly educated teachers the key to success – ABC News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Abc.net.au. 2012-02-29 [2012-09-29]. 
  33. ^ http://www.educations.com/study-guides/europe/study-in-finland
  34. ^ Vapaa sivistystyö. Kunnat.net. 2007-05-04. Retrieved 2009-07-18.(芬兰文)
  35. ^ Vapaan sivistystyön kehittämisohjelma 2009-2012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1-07-27. Opetusministeriö. 2009-3-10. Retrieved 2010-8-16. (芬兰文)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芬兰教育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