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高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贯高.

贯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贯高(?-前198年),汉朝政治人物,曾为赵王张耳门客;后为张耳之子张敖国相,因张敖受辱于汉高祖刘邦,年约六十馀岁的贯高与众臣大怒,在张敖不同意的情况下,命人刺杀刘邦,事情被刘邦发觉,贯高忍受严刑拷打,终于平反了张敖,但是贯高依旧自杀谢罪。

简介

前200年,刘邦从平城经过赵国。张敖行女婿之礼,表现极为谦卑,刘邦却傲慢辱骂。赵国国相贯高赵午等张耳的老门客对此事不满,并且说:“我们的国王是懦弱的国王啊!”就规劝赵王,“当初天下豪杰并起,有才能的先立为王。如今您侍奉陛下那么恭敬,而陛下对您却粗暴无礼,请让我们替您杀掉他!”张敖咬破手指,流血发誓:“你们怎么说出这样的错话!况且先父亡了国,是依赖陛下才能够复国,恩德泽及子孙,所有一丝一毫都是陛下出的力啊,希望你们不要再开口。”贯高、赵午等十馀人在一起商量:“都是我们的不对。我们的国王有仁厚长者的风范,不肯背负恩德。况且我们的原则是不受侮辱,如今怨恨皇帝侮辱我们的国王,所以要杀掉他,我们何必玷污了我们的国王呢?假使事情成功了,成果归国王所有,失败了,我们自己承担罪责!”本来打算在柏人县(今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派人行刺刘邦,刘邦却忌讳,觉得“柏人”的谐音不吉利,相当于“迫人”,就离开了,使得行动失败。

前198年,贯高的仇人向刘邦告密。刘邦大怒,把赵王、贯高等人同时逮捕,一大群赵国大臣要自杀,贯高说,“如果我们死了,谁能为赵王洗清罪名呢?”于是和赵王一起被押送到长安。刘邦知道后很生气,说陪伴赵王的人都要灭族。贯高和宾客孟舒等十多人,在自己脖子上锁上铁链,装成家奴,随赵王进京。贯高顶著严厉无比的刑求逼供,声称只有自己参与此事。吕后几次因为鲁元公主替张敖求情,刘邦还是认为张敖就是反贼。

刘邦得知贯高的情况后,认为这是一名壮士,想用私情诱使他承认张敖谋反。贯高的同乡中大夫泄公认为他不可能背信弃义。刘邦让泄公手持符节到舆床前问他。贯高说:“是泄公么?”泄公像甚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只问张敖是否参予刺杀计画。贯高说:“人都有感情,有谁不爱他的父母、妻小呢?如今我都因为这件事已被判处灭族,难道会用我全族亲人的性命去换赵王么?是因为赵王确实没造反,只有我们这些人参与了。”贯高说出所有实情,泄公便把情况报告给刘邦,最后张敖被赦免。

刘邦欣赏贯高讲信义的游侠作风,将他与赵王一并赦免,泄公告诉贯高,皇帝不但赦免贯高,还很欣赏贯高的道义。贯高说:“我宁可受苦也不死,是为了救赵王。我的责任已尽,死不遗憾。为臣弑君,有何颜面侍奉皇帝!即使皇帝不杀我,我内心就不惭愧么?”最后贯高自刎而死。

参见

参考资料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贯高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