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沙河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贴沙河.

贴沙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贴沙河
贴沙河上的庆春城门
曾用名里沙河、外沙河、城河
始建日期咸通二年
重开日期嘉靖九年
起点上城区紫阳街道直河头[1](最初为钱塘江跨浦桥)
终点下城区潮鸣街道艮山运河公园(最初为艮山门水门)
主流京杭运河
接续新开河
全长6.257千米(3.888英里)
状态水源保护区
线路图

清代地名按乾隆杭州府志
清代《浙江省垣水利全图》中的城河
武林门
武林水门
猪圈坝
施家堰
上塘河
东运河
艮山水门
后沙河(塞)
会安坝
望海楼
横河
永昌坝
茅山河故道
普济桥
(通中河
萧公桥
务桥
外横河
钱塘江海塘
跨浦桥
龙口闸
钱塘江
如今的贴沙河
沪昆线沪杭段绕行线
艮山门动车运用所
京杭运河
东河
艮山运河公园
环城北路
艮山西路
九曲桥
城东公园
(下城区)
庆春立交桥
(上城区)
横河公园
清泰水厂
(江干区)
清泰立交桥
杭州站(城站)
(上城区)
望江路
候潮路
中河
新开河
复兴立交桥
钱塘江

坐标30°16′18″N 120°11′02″E / 30.2717826°N 120.183772°E / 30.2717826; 120.183772贴沙河,又名城河,旧名里沙河后沙河外沙河[注 1],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杭州市中心,贴沙河以西上城区下城区以庆春路为界,以东江干区上城区以清江路为界,清江路以北的河段为上下城区与江干区的分界区域。贴沙河最早用于宣泄钱塘江的潮水,后作为杭州城墙护城河,现在为杭州清泰水厂的备用水源。河流全长6.3公里,宽10至110米,地势南高北低,河水向北流淌。[2]

历史

美国国会图书馆藏《浙江省垣坊巷全图》,其下侧(即城市东侧)城墙外护城河即贴沙河
美国国会图书馆藏《浙江省垣坊巷全图》,其下侧(即城市东侧)城墙外护城河即贴沙河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发动士卒开辟陵水道南到越地余杭,直抵钱塘江边的柳浦[注 2],与对岸的西陵[注 3]相望——随著经济社会的发展,钱塘江北岸的柳浦地位越发重要,隋代杭州州治最终迁移到了柳浦西侧,当地人在秦代基础截弯取直上修筑了后来的清湖河[注 4],在清湖河西侧形成聚落,清湖河在当时既是运河的交通要道,其堤防同时也是向东抵御钱塘江大潮的海堤,到了唐代清湖河西侧的聚落成为了钱塘县的县治所在。由于此时的杭州地面仍旧低于钱塘江的潮水水位,因而时常为潮水淹没,因而至迟从唐代景龙四年[志 4]710年)开始杭州城就开凿了最早的“沙河”以排出涌入城市的潮水,历代河道的位置会与钱塘江沙岸变迁[志 5]有关。[6][7]历史上,杭州市内由西到东有浣沙河、中河、东河、贴沙河等与钱塘江江岸平行的河段,因而有学者推测这些河道原本并非出于刻意修筑,本来只是海岸线迁移遗留下的以前海塘留下的遗迹,后来的京杭运河正好利用了原有河道[8]

贴沙河最早名为里沙河,咸淳《临安志》又作“运河”[志 3],俗称贴沙河[志 6],长期以来是杭州城市东界,古时由于河道中沙聚河滩,相邻几条河常合称“沙河”或者“沙塘河”[志 1],很多名字都存在混淆,例如明成化《杭州府志》就将疑似贴沙河的河道称作“外沙河”[6][9]。明清时期,贴沙河南起钱塘江边跨浦桥,经浑水闸、萧公桥[注 5]、清水闸、众惠桥、椤木桥,在朱家桥转西,北至艮山门由水门入城,曾经是大运河干线之一[志 6]。据明嘉靖《仁和县志》引唐《地理志》,唐咸通元年(860年),当时的杭州刺史崔彦开辟了三条沙河,分别为外沙河、前沙河和后沙河[志 1];而元代《苏诗注》同样引唐《地理志》,称崔彦在咸通二年(861年)开三沙河,分别为外沙、中沙、里沙河[志 7],这是贴沙河开凿的最早的开凿记录[9]。贴沙河和龙山河在历史上长期河一道充当杭州抵御钱塘江潮水的屏障[志 8]。宋代的施宿就称后沙河即里沙河,里沙河在各沙河之外最为贴近江边沙岸故名贴沙河[11]

到明代时,虽然沙河仍见诸史志,但明代的地图已不载,或许与河道部分废弃有关[6]明嘉靖九年(1530年),贴沙河当时已经年久失修不成样子,而杭州城内的河道狭隘拥堵,运河的船只往来繁忙,但城内的河面只能通行竹筏,因此城内交通极为不便。当时的工部汪大受受命到杭州解决这件事,一天他在城外江边问路的时候看到似乎是污渠的河道,当地的老人告诉他这是以前贴沙河,这些年几乎已经荒废。汪大受于是召集商贾集资重修贴沙河,工程从当年农历的九月十八日开工到十一月望日完工,运河起自江阳寺,终点在络家跳,自此之后往来商旅交通大为畅通。[志 9][志 2]到了清代,城外沙河沿岸已经形成市集[志 10],当时人们又称贴沙河为城河[志 11]。清代地图已有贴沙河之名,地方对于河道有过多次修治,到清末虽然贴沙河已经不再通航,但河道水质优良、水体清澈[6]

贴沙河于始板桥、城站火车站附近
贴沙河于始板桥、城站火车站附近

清末光绪二十九年(1905年),在旅沪浙江同乡会支持下,汤寿潜张元济等成立浙江铁路公司,开始修筑沪杭铁路,铁路原本设定终点在艮山门并有支路至杭州日租界,汤寿潜后来在女婿马一浮的说服下转而同意将铁路修到了当时的杭州市中心。清光绪三十三年(1909年)铁路宣告建成,新建的铁路拆毁了部分杭州城墙以及清泰门,沿著贴沙河南至今天的杭州城站附近,并且延伸到了南星桥,贴沙河从此被纳入杭州城内。1931年8月15日,清泰自来水厂建成以后,贴沙河成为了当时杭州的水源地并开始受到保护。旧时中河自钱塘江流入后在南星桥一带分岔,其中一路会流入贴沙河,1983年南星桥一带修建复兴立交引道时拦断了中河与贴沙河之间的水路,贴沙河也因此失去了原本的水源[10]。今天的贴沙河北至艮山门艮山闸,南起直河头与新开河分流[1],全长6257米,水面宽25至70米。[9]

河道整治

美国国会图书馆藏《浙江省垣水利全图》,标注有城河
美国国会图书馆藏《浙江省垣水利全图》,标注有城河

贴沙河长期以来都是杭州城市的重要水源地,在1949年以后成为了杭州市的备用水源[12],水质较为优良,过去很多人会到河边洗澡、洗衣物、洗拖把,还有很多人会在河里游泳、钓鱼,对于水质保护造成不利影响,同时河道较深,溺水事故多发[13],因此全部河段都禁止游泳、钓鱼等行为,但是部分不文明现象仍是屡禁不止,有执法队伍巡逻执法[14][15]。贴沙河末端艮山运河公园内的水池一闸接通京杭运河,二闸接通贴沙河,自2019年开始改造工程,预计将成为户外游泳基地对外开放[16]。此外,近年来由于市民投入过量家养鱼类,破坏河道生态,导致河道内死鱼很多,因此禁止放生[17][18]

水质

2007年太湖蓝藻污染事件爆发后,上城区环保分局曾就贴沙河的水质进行现场采样测试,结果“溶解氧”指标不达标,证明水体自净能力较差,因而没有达到饮用水III类标准[19]。2009年,杭州农业科技研究所对贴沙河微生物进行研究,依据Shannon-Wiener多样性指数判定贴沙河的水质为β-中污染状态,污染相对较轻,符合III类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2]。2014年,贴沙河下游河段曾经爆发微囊藻,水厂一度暂停抽取河水,水质测试没有检出微囊藻毒素,而藻类爆发在后来也得到控制[20][21]

目前贴沙河畔的清泰水厂主要通过钱塘江连接渠引流取水,水位过高时后钱塘江水会部分回流到贴沙河中,造成河道泥水淤积,因此贴沙河会定期进行清淤工作,水质保持在饮用水III类标准[22]。2017年,上城区每天对贴沙河水质进行检测,测出上城段水质达到饮用水II类标准,同时望江街道在年内拆除了街道内生活污水的直排管道,不再有污水排入河道中[23]

近年大事

  • 1999年,杭州市政府就对贴沙河河道进行过综合整治,拦截污水,引入绿化[24]
  • 2002年4月8日,贴沙河东岸、始板桥直街西侧的绿地遭当地拆迁户破坏[25]
  • 2006年2月27日,贴沙河畔城东公园内铜少女“幻”雕塑被盗窃,一个月后找回[26];2007年3月24日,铜少女重新回到城东公园[27]
  • 2007年4-6月,杭州市排水有限公司河道分公司对于贴沙河在内的部分河道进行清淤疏浚工程[28],后上游清泰水厂附近河段受到影响出现浑浊[29]
  • 2007年6月,贴沙河下游九曲桥两侧的河面发现桃花水母,同时临近的城东公园池塘爆发蓝藻[30]
  • 2011年夏,贴沙河作为杭州备用水源启用,每日提调5万立方米,供应城东、城中用水[31]
  • 2012年3月,河道内出现大量沙蚕,引起用水水质担忧,管理部门投放大量鱼苗以应对[32]
  • 2014年7月,贴沙河下游河段出现大量死鱼,市区河道监管中心回应“天气热、市民放生多”[33]
  • 2014年9月,贴沙河下游河段出现蓝藻爆发,暂时停止作为备用水源[34]
  • 2014年12月8日,上城区公布对贴沙河上游河段的综合整治方案,计划将贴沙河营造为综合景观[35]
  • 2017年,贴沙河附近上城区望江地区开始旧城改造,计划打造望江新城,贴沙河将会建成绿化景观带,同时始版桥也将成为“五水共治”公园,望江门外的海潮寺将会重建[36]
  • 2017年5-8月,上城区贴沙河始版桥河段开展大规模清淤工程[37]
  • 2018年9月,贴沙河入选杭州市首批市级“美丽河道”[38]

相关条目

参考资料

注释

  1. ^ 沙河是为排出城市内涝潮水的河道,由于钱塘江河道变迁,历史上有多条人工河道以沙河为名。[志 1]支持贴沙河为外沙河之说的有明代的顾邻[志 2],此说与宋代《临安志》所载[志 3]相悖。
  2. ^ 上城区南星街道闸口一带,古称“柳浦渡”“樟亭驿”[3]
  3. ^ 即今钱塘江南岸的滨江区西兴街道[4]
  4. ^ 即后来的清河、浣纱河,在文革时期被填筑成路,今杭州市区浣纱路[5]
  5. ^ 本名“报恩桥”,俗称“萧公桥”,旧时贴沙河上第一座石拱桥,1983年被半掩埋,2002年2月20日搬迁到西湖柳浪闻莺景区[10]

方志

  1. ^ 1.0 1.1 1.2 沈朝宣 (编). 仁和县志. 明嘉靖己酉. 沙塘河,唐书地理志在钱塘县旧治之南五里,潮水冲激江岸奔欢入城势莫能御名,咸通元年刺史崔彦曾开三沙河以决之,曰:外沙河并前沙河、后沙河。宋政和元年,郡守张阁表识其处近南有坛,今遣迹俱洲存者。(三沙河首尾俱在仁和堪方故载之) 
  2. ^ 2.0 2.1 沈朝宣 (编). 仁和县志. 杭州. 明嘉靖己酉. 《复脩贴沙河记》左布政金陵顾邻撰:惟杭古有贴沙河,久湮淤不治。嘉靖庚寅工部新安汪君来莅榷事,政若水流,人心孚洽,请兴贴沙河之役。汪君曰,沙河利商且以利民,固说道也。然政在水利宪伯蔡君,我不敢专民,乃请之蔡君议相协合,乃命仁和钱塘二县承簿岳溥曹官董其役,刻日鸠工,疏其湮淤,归其侵轶,水由故道,堤坼梁坝,悉复旧迹,不三月告成。筏行无留人,乃大悦,乃砻石请记于东桥。子东桥子曰:余忝司民事于兹土弗获兴利,而受成于二君,又敢泯其嘉绩不以告诸后。按咸淳志:杭有二河,名里沙,一名外沙,里沙即贴沙也。杭城都会孔道,方二河并通时,行者犹以阻患自贴沙河,塞舟往集于一河,栉比鳞次至壅阂莫进跬步,千里浃旬勿达。商民交病献议者,或欲中分水道以限舟,复使不相沮竟干碍莫行。窃稽周官,凡升梁陂池咸有命吏,因时程功,莫有废圮。故适国者见遭路弗治觇其政乱,其所由重远矣,乃后世急簿书征敛而民务,是缓抑独何哉?今二君于是役也,虚已以顺民,因旧以成迹,同心以济事,揆物以协情。且工费取之商,民不知扰;经区总之吏,商不告劳。一举而众美集,焉广之人人,垂之世世?斯政之良也,乌可不纪?君名大受婺源县人,蔡君名时新昌县人,皆以进士起家,在浙多善政,因系之石,俾后来者知其世。 
  3. ^ 3.0 3.1 潜说友. 咸淳临安志 三十五. 杭州. 宋度宗咸淳年间. 运河:南自浙江跨浦桥北自浑水闸萧公桥清水闸众惠桥椤木桥朱家桥转西由保安闸至保安水门入城。(土人呼城外河曰贴沙河一名里沙河)⋯⋯外沙河:南自竹车门北去绕城东过红亭税务(今废)前螺蛳桥东至蔡湖桥与殿司前军寨内河相合转西至游奕寨前军寨桥至无星桥与坝子桥河相合入艮山河沿城泛洋湖水转北至德胜桥与运河相合。(旧志作外河,城外既有里沙河,则此河为外沙河明矣。今有外沙巡检司)⋯⋯前沙河:在菜巿门外太平桥外沙河北水陆寺前,入港可通汤镇赭山岩门盐场。⋯⋯后沙河:在艮山门外坝子桥北。 
  4. ^ 裘琏;魏㟲 (编). 钱塘县志 三十. 杭州. 康熙五十七年. 唐中宗景龙四年沙方渐涨地古平坦而州之司马始开沙河者其时乃宋璟也。 
  5. ^ 郑沄;邵晋 (编). 杭州府志 . 杭州. 清乾隆甲辰年. 潘洞《浙江论》曰:胥山西北旧皆凿石为栈道,唐景龙四年沙岸北涨,地渐平坦,桑麻植焉。州司马李珣始开沙河,时河流去胥山未远也;至于钱氏,随沙移岸,渐至铁幢新岸,去青山已逾三里,皆为通衢,居民甚众;及今,绍兴间红台沙涨,其沙又远在香山西南矣。 
  6. ^ 6.0 6.1 陈善 (编). 杭州府志 . 杭州. 明万历七年. 旧运河:运河南自浙江跨浦桥,北自浑水闸、萧公桥、清水闸、众惠桥、椤木桥,朱家桥转西,由保安闸至保安水门入城,土人呼其城外河曰贴沙河,一名里沙河(咸淳志) 
  7. ^ 苏轼. 王十朋, 编. 增刊校正王状元集注分类东坡先生诗 . 望海楼晚景五则⋯⋯沙河灯火照山红尧祖《唐地理志》:沙河塘县旧治南五里,咸通二年,刺史崔彦曽闻昔潮水冲击钱塘江岸,至于奔逸入城,势莫能御,故开沙河以决之,河有三,曰:外沙中沙里沙 
  8. ^ 陈善 (编). 杭州府志 十七. 杭州. 明万历七年. 按钱塘郭外水,江、湖最大;自江分䟽为河者二,曰龙山河,曰贴沙河;自湖分泄为河者亦二,曰新河,曰下湖河。其贴沙河,即故称运河新河,即故称下湖也;又有馀杭塘河自馀杭县东流七十里抵江涨桥,旧称龙山;二河防在江潮,馀杭一河防在溪涨,惟下湖则有利而无患。 
  9. ^ 郑沄;邵晋 (编). 杭州府志 十七. 杭州. 清乾隆甲辰年. 嘉靖庚寅,工部汪大受来莅榷事于贴沙河,疏淤归侵轶悉复旧迹(顾璘《修河事略·汪大受重开贴沙河记》:惟杭之关南有河焉,为城诸河咽喉,延十馀里而隘甚。舟筏鳞集,惟筏行最迟,为舟碍民,苦之,商亦病焉。岁庚寅四月既望,余衔命莅杭榷事,悉其弊思以疏之,弗得计。一日间道江滨之地,见有黯黯污渠若可溯而寻者,问之故老,曰:兹故贴沙河也,孰辟而湮世,远弗闻。予集商于庭,告之以财力无从出,惟尔商鸠金予,择人以司之,共成此功。佥应曰诺,遂与水利宪伯蔡公时议之。既克,协复谋诸总镇,宪巡暨藩臬诸公皆乐赞成,乃复令商曰:濬河之役舆不逾时,而商所出金数其各视木数多寡佣值是资,宜备于预。越旬日,二百馀金以具,就命商程本祥、王恭、曹文修、胡文祐掌籍之,又募徒告之,曰:若受值以土丈尺,计勤怠,吾弗稽也。其各度为力,分土以授,皆如约。乃诹吉举工,命钱塘县丞岳溥、仁和县簿曹官董之,予则间日以视相度其宜辟土为渠,疏浅为深,引曲为直,削廉角,壮堤岸,自九月十八日始事十一月望日讫工。始江阳寺终络家跳,计七百八十有四丈,而遥两岸相去计三丈至五丈有奇,而广为人工以日计者凡一万五千有奇。为费金以尔计者凡四百有奇,为桥四以利涉,规制以备筏可大行视前河益利商尽悦,舟人亦乐其无壅。予乃卜日,报成事焉。) 
  10. ^ 郑沄;邵晋 (编). 杭州府志 . 杭州. 清乾隆甲辰年. 茧桥市:⋯⋯谨按右二市前府县志皆不载,然实仁和之大市也,外更有沙河沿市、新塘市、彭家埠市、白石庙市、枸橘衖市、俱在艮山门外所聚食贡亦不亚于沙田夹城,附记之以补前阙 
  11. ^ 钱塘县志 . 城外河凡五:⋯⋯城河(至新河坝止)⋯⋯自沙河入者二⋯⋯ 

参考资料

  1. ^ 1.0 1.1 吕以春. 杭州街巷地名渊源研究. 杭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4, (4): 116–125 [2020-06-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2). 
  2. ^ 2.0 2.1 林启存; 徐玉裕; 许宝青; 蔡丽娟; 刘凯; 沈理; 戴瑜来. 贴沙河浮游植物群落结构特征. 安徽农业科学. 2012, 40 (27): 13526–13528 [2020-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3). 
  3. ^ 龚玉和. 柳浦古渡“樟亭驿”. 我们杭州. 杭州生活品质研究与评价中心、杭州市城市品牌促进会、《杭州》杂志社、杭州市发展研究中心、杭州发展研究会、杭商研究会、杭州国际城市研究中心. 2014-01-24 [2020-06-20]. 
  4. ^ 杭州市西兴镇志. 杭州: 杭州市西兴镇人民政府. 2000-12: 12. 
  5. ^ 杨茜. 老杭州的记忆:知否知否,浣纱路原来是条河. 浙江24小时 (杭州). 2017-09-12 [2020-06-19]. 
  6. ^ 6.0 6.1 6.2 6.3 顾国泰. 杭州隐秘地图之:贴沙河. 杭州日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19-01-25 (中文(简体)‎). 
  7. ^ 阙维民. 论运河杭洲段的水道变迁. 中国历史地理论丛. 1990, (1): 171-178. ISSN 1001-5205. 
  8. ^ 陈麟华. 杭城地理变迁猜想——杭城汉代的“第一海塘”在哪里. 杭州. 2017, (19). 
  9. ^ 9.0 9.1 9.2 肖向云. 千年贴沙河:往事依然动人. 杭州日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08-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1-08) (中文(简体)‎). 
  10. ^ 10.0 10.1 胡新华. 萧公桥的故事. 浙江老年报 (杭州). 2020-01-17 [2020-06-20]. 
  11. ^ 俞长寿. 我登上过杭州最后的城墙.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19-03-27 [2020-06-20] (中文(简体)‎). 
  12. ^ 祝景宁. 在杭州市区的这个地方 竟然栖息着上千只夜鹭!. 都市快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19-03-03 (中文(简体)‎). 
  13. ^ 陈素萍. 杭州七大高危河道容易溺水 暑期家长要多提醒孩子. 浙江在线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2010-07-06 (中文(简体)‎). 
  14. ^ 谢菲帆. 贴沙河岂能洗涤游泳洗澡垂钓. 杭州日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03-06-26 (中文(简体)‎). 
  15. ^ 孙晶晶. 贴沙河里游泳垂钓罚你没商量. 钱江晚报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2015-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8-06) (中文(简体)‎). 
  16. ^ 凌姝文. 艮山运河公园正在进行的改造 为什么让杭州一批游泳爱好者都很兴奋?. 都市快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19-12-18 (中文(简体)‎). 
  17. ^ 才一个上午就满满一船!杭州饮用水水源保护区捞起了上百斤死鱼. 都市现场 (江西电视台). 2019-02-22 (中文(简体)‎). 
  18. ^ 王青,刘云. 杭州可能会推出第一个河道放生点!西湖、钱塘江可以放生吗?. 都市快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19-02-26 (中文(简体)‎). 
  19. ^ 陈建民. 贴沙河的水质不到“三类”标准. 杭州日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07-06-04 (中文(简体)‎). 
  20. ^ 张凡. 贴沙河蓝藻的检测结果出来了:无毒. 每日商报 (杭州日报). 2014-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26) (中文(简体)‎). 
  21. ^ 张明; 唐访良; 徐建芬; 朱英俊; 池怡. 杭州贴沙河微囊藻毒素污染特征及健康风险评价. 环境监测管理与技术. 2016, 0 (1): 27–31. 
  22. ^ 胡坚伟. 贴沙河实施清淤 提升河道水质. 杭州网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17-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30) (中文(简体)‎). 
  23. ^ 王帆,刘文昭. 贴沙河的昨天 今天和明天. 杭州网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17-04-14 (中文(简体)‎). 
  24. ^ 杭州启动三大环保工程. 新华社. 1999-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9-20) (中文(简体)‎). 
  25. ^ 王燕平. 绿化被糟蹋 症结在哪里. 钱江晚报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2002-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2-17) (中文(简体)‎). 
  26. ^ 徐佳. 铜少女被害案破了. 都市快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06-03-14 (中文(简体)‎). 
  27. ^ 许梅. 铜少女昨重回城东公园. 青年时报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2007-03-24 (中文(简体)‎). 
  28. ^ 夏庆,徐建国. 6条内河梳妆换颜 中河贴沙河西溪河均在其中. 钱江晚报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2007-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5-14) (中文(简体)‎). 
  29. ^ 徐建国. 贴沙河水浑浊释疑 原是清淤所致 不影响饮水水质. 钱江晚报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2007-07-03 (中文(简体)‎). 
  30. ^ 洪慧敏. 贴沙河里惊现桃花水母 边上两池塘却密布蓝藻. 今日早报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2007-06-23 (中文(简体)‎). 
  31. ^ 于佳. 入夏以来贴沙河每天取水作为城东城中生活用水. 杭州日报 (杭州日报报业集团). 2011-07-07 (中文(简体)‎). 
  32. ^ 孙晶晶. 市民担心沙蚕死在贴沙河影响水质 河道部门投放鱼苗吃掉沙蚕. 钱江晚报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2012-03-28 (中文(简体)‎). 
  33. ^ 孙晶晶. 天气热市民放生多 最近十多天贴沙河捞起200多斤死鱼. 钱江晚报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2014-07-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7) (中文(简体)‎). 
  34. ^ 江耘. 杭州备用水源大面积蓝藻水华 确保饮水安全或需二十天. 中新网 (中国新闻社). 2014-09-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0) (中文(简体)‎). 
  35. ^ 贴沙河上城段综合整治方案出炉. 杭州市人民政府. 2014-12-08 [2020-06-20] (中文(简体)‎). 
  36. ^ 贾晓芸. 杭州城中村改造开启城市新格局. 杭州市人民政府. 杭州日报. [2020-06-20] (中文(简体)‎). 
  37. ^ 林云龙. 杭州贴沙河清淤 2个月后水质将大改善. 浙江在线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2017-05-10 (中文(简体)‎). 
  38. ^ 张冰. 家门口的河够美吗?杭州评选出首批市级“美丽河道”. 浙江在线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 2018-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9) (中文(简体)‎).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贴沙河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