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眜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赵眜.

赵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南越文帝
南越国第2代帝王
在位期间:前137年—前125年
前任:南越武帝
继任:南越明帝
姓名赵胡
封号南越皇帝
出生前176年
逝世前125年
谥号文帝
父亲赵仲始
嫡母媚珠

赵眜(前176-前125年),一名赵胡[1]中国西汉时期南越国的第二代皇帝,公元前137年至前125年在位[2],是南越国第一代君主赵佗的孙子,号称“南越文帝”。[3]他的陵墓位于今广州市解放北路的象岗山上,是著名的“南越王墓”。

生平

赵眜墓出土的“文帝行玺”龙钮金印
赵眜墓出土的“文帝行玺”龙钮金印
文帝行玺金印的印面
文帝行玺金印的印面

赵眜是赵佗的孙子,无论是在司马迁所著的《史记》以及其他一些中国史料中都没有关于赵眜生父是何人的记载。越南方面的《大越史记全书》则称赵眜是赵仲始的儿子。[4]汉武帝建元四年(前137年),第一代南越王赵佗去世。由于他去世时已达百岁高龄,其儿子都已经死去,他的帝位交由孙子赵眜继承,成为第二代的南越王。

赵眜即位两年后,前135年,闽越王驺郢借机向南越国发动战争,攻打南越国的边境城镇。赵眜刚继承帝位不久,国内民心还不稳,这时只好向汉武帝上书,说明闽越侵犯南越的事实,并请求汉武帝处理此事。汉武帝对赵眜的做法大加赞扬,称其忠于臣属之职,不兴兵互相攻击,并派遣王恢韩安国两将军前去讨伐闽越汉朝的军队还没有越过南岭,闽越王的弟弟余善就发动叛变,杀死了闽越王驺郢,投降了汉朝,于是汉朝的军队停止了讨伐的行动。

汉武帝随后将余善立为新的闽越王,并派遣中大夫严助前往南越国将处理闽越的事告谕赵眜。赵眜得知后,向严助表达了对汉武帝的深刻谢意,并告诉严助,南越国刚遭受过闽越的入侵,等处理完后事后,他就去汉朝的京城朝见汉武帝。随后,还派太子赵婴齐跟随严助回汉朝的朝廷当宿卫。

严助离开后,南越国的大臣们用赵佗的遗训向赵眜进谏,劝赵眜不要去汉朝的京城,以免被汉武帝找借口扣留,回不来南越,就成亡国的形势了。于是,赵眜在以后统治南越的十年中,一直以生病为借口没有入朝见汉武帝。

前125年,赵眜病重,其儿子赵婴齐向汉武帝请求回到南越国。赵眜死后,赵婴齐继承帝位。

家族

1983年考古发掘的南越文帝墓东侧室葬有殉葬的四位文帝妾室,同时出土了五枚有字印章。分别是一枚金印(“右夫人玺”),一枚象牙印(“赵蓝”)及三枚铜印(“左夫人印”、“泰夫人”和“口夫人印”)。“口夫人印”又被解读为“部夫人印”或“否夫人印”[5]。黄展岳在《南越国六夫人印》认为其地位高低依次为“右夫人”、“左夫人”、“泰夫人”及“部夫人”[6]

儿子:赵婴齐

历史影响

赵眜在位一共12年,长期患病,性情软弱,没什么建树。他虽然在闽越侵犯南越之时,巧妙的把汉武帝搬了出来,让汉武帝来对付闽越,而自己不用大伤元气。但此举,也使赵佗时期就已经役属南越国的闽越,和南越国脱离了役属关系,而直接受制于汉朝中央,使南越国实际上被孤立起来。

同时,又使汉武帝找到借口,派严助假借表彰赵眜能忠于臣属之职为名,请赵眜赴京朝见汉武帝,最后迫使赵眜把儿子赵婴齐送到了汉武帝身边达10年之久,为日后南越国内部之乱埋下了伏笔。

陵墓

赵眜墓出土的丝褛玉衣
赵眜墓出土的丝褛玉衣

赵眜死后,陵墓建在南越国都城番禺的西北角(今广州市解放北路的象岗山上),历经2000多年,始终没有受到侵扰。1983年在此地建楼宇时被发现,被称为“南越王墓”,在陵墓内共出土随葬品1000多件,被认为是岭南地区已发现的陵墓当中,规模最大,随葬品最多,墓主人身份最高的陵墓。陵墓内出土丝缕玉衣,玉衣内仅剩下已腐朽成粉末状的骨渣,只在玉衣的头罩部分尚有少许残颅骨片[7]。该墓出土还出土“文帝行玺”金印,说明在他生前曾自封为“南越文帝”。1988年,在他陵墓的原址建成“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对陵墓和出土文物进行保护。

关于南越文帝真实名字的考证

史记》里一直把南越国第二代王“南越文帝”称为赵胡,但1983年“南越王墓”被挖掘后,在出土的印章中发现“赵眜”的玉印和“文帝行玺”的金印,经考古学家证实,确认了“赵眜”应该是《史记》所载的“赵胡”的真名,而“赵胡”可能是司马迁在编写《史记》时出现的错误;也有可能是班固的《汉书》在传抄中抄错,后人又根据《汉书》更正了《史记》中的“错字”,以致一错再错。[8]

然而,也有一些学者对笔误一说提出了异议。学者余天炽、覃圣敏、蓝日勇、梁旭达、覃彩銮等人,在其所著的《古南越国史》中认为南越文帝名字不可能出现记载错误。他们认为,《史记》对在位时间最短的赵建德事迹记载都尤为详实,因此对南越文帝名字记载错误的偶然性不存在;而且文帝在位期间同汉朝交往频繁,名字的笔误更不可能。他们认为赵眜是赵佗的儿子、文帝赵胡的父亲(或者赵眜是赵佗的长孙、文帝赵胡的兄长),被赵佗立为太子,未即位就死去了。赵胡将赵眜生前使用的印章带入坟墓,以示缅怀之意。[9]

脚注

  1. ^ 史记
  2. ^ 根据大越史记全书赵朝记
  3. ^ 当时南越国君主在外交上对汉朝称“藩王”,在国内则自称“皇帝”。
  4. ^ 《大越史记全书·赵纪》:文帝在位十二年,……讳胡,仲始之子,武帝之孙也。
  5. ^ 岳南. 岭南震撼——南越王墓发现之谜. 广州文史. [2012-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02) (简体中文). 
  6. ^ 白芳,信息整理:张诗蔚. 南越国时期出土的“夫人”玺印. 广东省博物馆网站. 2010-10-22 [2012-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02) (简体中文). 
  7. ^ 岭南震撼——南越王墓发现之谜
  8. ^ 广州象岗汉墓发掘队:《西汉南越文帝墓发掘报告》,《考古》杂志1984年第3期
  9. ^ 《古南越国史》,余天炽、覃圣敏、蓝日勇、梁旭达、覃彩銮著。广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1月。ISBN 7-219-00483-4。参见“南越国的世系”一节,235~245页。

参考文献

  1. 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一十三 南越列传,西汉
  2. 班固:《汉书》卷九十五 西南夷两粤朝鲜传,东汉

参见

外部链接

赵眜
南越国帝室
出生于:前176年逝世于:前122年
前任:
南越武帝赵佗
南越国皇帝
前137年—前125年
继任:
南越明王赵婴齐
越南统治者
前137年—前125年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赵眜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