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民系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闽南民系.

闽南民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闽南民系
闽南语 (泉漳话) : bân-lâm-bîn-hē
总人口
闽南人(泉漳人) :约四千万人口
分布地区
中国大陆 中国大陆 福建广东广西
浙江江西
 中华民国 多数台湾汉人
 香港 少数民系
 澳门 少数民系
 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华人民系之一
 新加坡 新加坡华人民系之一
 文莱 多数汶莱华人
 印尼 印尼华人民系之一
 菲律宾 多数菲律宾华人
 泰国 多数泰国华人
 越南 越南华人民系之一
 日本 日本华人民系之一
 美国 美国华人民系之一
 加拿大 加拿大华人民系之一
 澳大利亚 澳洲华人民系之一
语言
主流闽南语:闽台片泉漳话
闽南语分支:海陆丰话龙岩话
浙南闽语大田话潮州话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台湾)受到
现代标准汉语巨大影响

海内外后裔亦受英语马来语印尼语
日语粤语影响
宗教信仰
传统的道教汉传佛教儒教民间信仰
近代的基督新教天主教
相关民族
汉族闽海民系龙岩民系潮汕民系雷州民系海南民系莆仙民系海陆丰人闽南裔台湾人
闽越人

闽南民系,简称闽南人客家河老Hô-ló[1][2]),又称福佬Hok-ló)、学佬Ha̍k-láu),是汉族闽民系的分支之一。主要分布于福建广东浙江台湾以及东南亚等华裔聚居地,若加上世界华侨总和则人口超过5000万。一般的闽南人指的是中国福建闽南地区以及台湾地区使用闽台泉漳片者,约为今日的福建南部沿海广东香港澳门台湾东南亚欧美以及世界各地的闽南移民;其他的闽南族群则包括海陆丰话浙南闽语龙岩话的使用者。在中国大陆福建省(除了闽北、闽东、闽中、闽西)、台湾各县市(除了南桃园地区新竹县苗栗县[3])、东南亚国家例如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等地,闽南裔人口大多是当地优势族群

今日在台湾后裔若以国语自称,惯用词多为“台湾人”、“本省人”,因台湾人并非由单一族群及使用单一语言所组成,在需依情境细分所属族群时,亦会依来台祖籍使用“闽南人”一词。若以母语台湾话自称则有台湾人、河佬人(河洛人)、本省人等称法[4][5]台湾史教科书多使用闽南人一词。桃园市政府使用“河洛人”一词,并举办“桃园河洛文化节”[6]。而东南亚各国闽南裔则常以“福建人”做自称。

简介

闽南民系分布图。
闽南民系分布图。

泉州一直是北方汉人商家以及贵族移居的中心城市,亦有不少进入福州,为控制国贸,部份平民以及海军又在中国东南沿海移居,以接应海贸及防御海盗,但商家、士族和学者仍以福建沿海为居住中心,因大量人口向福建沿海移居,出现汰弱留强的情况,不少商人向周边地区如温州潮州迁移。当地的闽民系则是衣冠南渡士人和当地的百越人的融合。越人是广东与浙江沿海的闽语人口的族源之一。中原移民经长三角由水路南下,因福州为福建省会,受更多历代由江南南下的人群交流影响,而使方言和民系有所不同,而广东沿海,珠三角的人当中不少亦是客家人南下的后代,所以亦有客闽粤一家亲的说法,广东珠三角也含被当地汉族互相影响同化的大量福建以及江西人等移民,闽民系只占其中一个重要组成,而且有不少聚居地在中共建政后,闽商的资本由大陆各个省市转为以香港新加坡为中心,美国亦有60万闽籍华人。

民系历史

西元前111年,闽越国汉平东越之战中被消灭,福建纳入西汉王朝的版图之中。西晋末年,五胡乱华导致大量中原士人迁徙进入泉州,带动了当地的开拓与发展。唐宋元明,泉州港都曾是当时世界最大的一流港口。唐朝中叶,陈元光家族另外开拓了漳州地区,被后世的漳州人供奉为开漳圣王Khai-chiang Sèng-ông)。五代末期,留从效闽王朝灭亡之后,曾割据漳泉二州自立为“晋江王”。闽南人在商业学术航海以及殖民方面皆取得很高的成就。 闽南地区又是宋代朱熹理学闽学的发祥地之一。航海方面,闽南人曾建造大福船开拓海上丝绸之路并完成郑和下西洋的创举;而明朝中末期的闽南倭寇以及清朝初期的华南海盗也都有闽南人航海家的身影;此外,由郑芝龙郑成功父子所建立的海上舰队更以自身的航海实力帮助南明政权满清对峙;并且在南明败亡之后,于海外的台湾击败荷兰西方强权,建立东宁政权;最后,清廷又借助同为闽南人的施琅击败了郑家军。然而,闽南人优秀的航海与商业实力招来清朝皇室的猜忌,因此在泉州港实施海禁,改以广州为对外商港,这除了导致闽南地区没落之外,也造就了明末清初东南沿海的海盗兴盛。清朝末年,清国成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7],更大量的闽南人到南洋经商,从此又多了一大班闽商富豪,五口通商之中两个口岸便是在福建省的。闽南人在清朝时因为长期和满清敌对,被视为反贼,闽人大力支持反清革命,当中又以陈嘉庚为领袖,为国民党提供大量资金,当时流传著“广东人革命,福建人出钱”的俗谚。国共内战后,共产党取得政权,逐渐控制全中国后,大量在香港、台湾以及五口通商的城市流动闽南人口向台湾、香港以及南洋移民。

明清两朝,闽南人开始大量向海外移民、殖民并且经商。除了向更南方的广东移动之外,也大量地往台湾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迁移。由于台湾地理位置最为靠近,又加上施琅颁布的渡台禁令禁止粤人入台,使得闽南人成为台湾的主体族群。来到台湾的闽南人及后裔重于经商,开创了郊商文化。

整体来说,闽南民系于汉朝开始初步形成,晋朝到唐朝为大量人口迁入福建而成为现今闽南民系的主要成份,明朝到清朝则是闽南民系向广东、台湾扩散的时期,清末以及民国则是大量人口向香港、台湾以及南洋移民的时期。闽南民系经商人口由唐朝到清朝向中国东南沿海以及全世界扩张。当中以明朝海禁后、满清执政、列强入侵、国共内战时期迁出大量人口,福建现今成为中国人口最少的省份之一。

来源争议

台湾国立清华大学博士洪惟仁《台湾礼俗语典》“河洛二字,是种错误,实际上应对应貉獠

复旦大学葛剑雄教授很早就对八姓入闽说法产生怀疑,通过仔细研究、考证,发表了《福建早期移民史实辩证》一文,他认为“八姓入闽”之说不过是后世人编造的谎言。福建人自称晋江得名于[[永嘉之乱时期北方移民迁入,实际上晋江得名于晋安郡,而晋安郡在永嘉之乱前十几年就已经设立了。没有任何记载能证明永嘉之乱时有北方移民进入福建,实际上当时北方人到达长江南岸就已经可以脱离险境,根本没必要进入经济文化落后、气候湿热的福建。如果真有北方士族进入福建,《宋书》《陈书》不可能没有记载,然而在这些史书中记载的人物,竟然没有一个人涉及到福建。

“八姓入闽”说最早见于唐代林谞的《闽中记》林谞自称祖先是永嘉时迁入,还声称“林、黄、陈、郑”四姓是永嘉时期的北方衣冠,但是林谞是唐代中期人,如何知道永嘉之事?更何况在讲究门第出身的唐代,附会之风盛行,林谞的话完全不可靠。

闽南人一般也把闽南语称为“河洛语”,自诩传承西晋或者唐代中原音韵,实际上,按照唐人、宋人的记载,闽方言可不是什么中原音韵。中国现代方言大都与《切韵》音系存在着传承关系,但闽南语是所有方言中,唯一不与《切韵》存在直接对应的方言,与中原古汉语之间缺乏传承关系。而语言学家则指出闽南话也确实留有古越语的一些元素,不过已故的古汉语大师郑张尚芳指出,温州话保留的古越语元素要比福建话要多一些,但即便如此,说闽南话与古闽越语有关系,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虽然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0年)灭掉了闽越国后,史书记载武帝将闽越人悉数强徙自江淮一带,但是,考古学上的发掘却证实,直到晋代五胡乱华前,福建仍然有不少越人活动的痕迹,这个发现使我们相信中原汉人与当地仍然留存的闽越土著不可避免的发生过民族融合。

梁启超先生就曾经在《中国历史上民族之研究》特别指出“吾侪研究中华民族,最难解者无过福建人”梁启超先生所说的难解,是指福建人在人种学上究竟来源于哪一种族搞不清楚。古代的福建人和北方各省的人差异是很明显的,福建的方言,就十分独特,在北方人看来是“佶屈聱牙”在体态容貌上古代福建人也与北方人有别,他们身材相对较矮,面形短而下尖,眼形较圆而多是双眼皮,颧骨略突,肤色棕黄,虽然早已融入汉族大家庭,但语言和体貌上的这些差异,证明其在民族来源上是异于北方各省的。

今天的闽南语中也保留51%的闽越语词汇,古籍亦指出越人善行舟捕鱼,而拜玛祖的闽南人的海洋文明也和中原的农耕文明格格不入,而为什么说漳泉人是由闽越汉化而来,这看当时的人口数量就知道了。

因为汉武帝时福建已有超过百万的人口,不然也不会令汉武帝在征闽越国的战争中吃力,五胡乱华时也只有八姓入闽,而陈元光带3600人开漳、五代初期王潮王审知带5000人进入福建时,福建纳税人口就有五十几万。谢重光先生发表《唐代福建境内的土著种族人口》一文他认为“这是一个关系到对唐代福建社会发状况基本评价的大问题”其观点认为“唐代福建境内的土著人口应超出汉族人口”唐代的泉州还有大量的闽越人是可信的。

唐代作家刘恂《岭表录异》“岭表之俗,多食槟榔,日至数十”

西汉淮南王刘安及其门客李尚、苏飞、伍被等人《淮南子.齐俗训》“胡人便于马,越人便于舟”

东汉作家吴平《越绝书》“夫越性脆而愚,水行而山处,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往若飘风,去则难从,锐兵任死,越之常性”

东汉史学家班固《汉书.严助传》“闽越处谿谷之间,篁竹之中,习于水斗,便于用舟”

南宋理学家朱熹《朱子语类》卷第一百三十八“闽浙声音尤不正”

唐代诗人陈陶《泉州刺桐花咏兼呈赵使君》“海曲春深满郡霞,越人多种刺桐花”

唐代诗人刘长卿《送崔载华、张起之闽中》“不识闽中路,遥知别后心,猿声入岭切,鸟道问人深,旅食过夷落,方言会越音,西征开幕府,早晚用陈琳”

唐代诗人骆宾王《晚憩田家》“龙章徒华表,闽俗本殊华”

唐代诗人刘禹锡《刘宾客文集》《唐故福建等州都团练观察处置使福州刺史兼御史中丞赠左散骑常侍薛公神道碑》“闽有负海之饶,其民悍而俗鬼,居洞砦、家浮筏者,与华语不通”

北宋史学家欧阳修《新唐书‧韩愈传》“处远恶,忧惶惭悸,死亡无曰,单立一身,居蛮夷之地,与魑魅为群”

唐代诗人韩愈《欧阳生辞》“欧阳世居闽越,自詹以上皆为闽越官”“闽越地肥行,有山泉禽鱼之乐”“闽越之人举进士由詹始”

唐代诗人包何《送泉州李使君之任》“傍海皆荒服,分符重汉臣,云山百越路,市井十州人”

唐代僧人智升《[[开元录》“闽县,越州地,即古东瓯,今建州亦其地,皆夷种”

北宋文学家乐史太平寰宇记》依然引用这段话,说明北宋人也根本不承认他们是中原移民。

南宋诗人刘克庄《咏漳州风物》有云“风烟绝不类中州”,可见在宋人眼中漳州居民和中原有明显差异。

而1905年广东顺德的广府人黄节在其所编教科书《广东乡土地理教科书》的福佬一词,就是福建佬,也带有貉佬(学佬)的意思而已,闽南人因为发不出F音,却硬曲解为河洛的意思。

所谓的“河洛人”、“光州固始人”

闽南人自称“河洛人”,又自称“光州固始人”,两者本身就自相矛盾。闽南人多自称祖籍光州固始,祖先大多数是王潮、王审知时期迁入。而光州是江淮地区,唐代属于淮南道,根本不是河洛地区。

唐前期,陈元光曾去福建平乱,但陈元光带去的移民数量很少。

并且即使是“光州固始”,也有很多不符合实际,附会成分甚多,闽南人的“光州固始”现象是为自己的出身伪托一个源流。

闽越国是福建历史上地方割据政权中时间最早最长,也最为强盛的诸侯国。在将近一个世纪的岁月中,闽越人民既保持了福建远古文化中的风俗习惯,宗教观念等,又在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等方面,效法中原内地,从而创造出灿烂一时的闽越古国文化。这些早已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古老文明,在武夷山闽越王城中得到提示。该城是中国南方保存最完整的汉代诸侯王城,是武夷山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透视福建上古文明的一扇亮丽的窗口。

远古时期,福建省境内聚居着一群以崇拜为主体的原始民,先秦典籍称之为“闽”人。商周时期,闽族发展壮大,战国中后期消亡,取而代之的是闽越族。

闽越文化有广义和狭义两种,广义的是指闽越民族全部的历史文化,狭义的是指秦汉时期的闽越族文化,也就是闽越国的文化。

传说闽越国灭亡后,其族人为躲避汉人,或“亡入海”,或逃进山里,或居“沼泽中”

闽越地区越族文化与中原文化存在较大的差异。由于历史的原因,闽越人没有创造出自己的文字,而是直接接受汉字。闽方言则以地域划分的语言称谓,如闽南话闽东话闽北话等。

另外,闽越人在衣食行住方面也有独特的习性。他们聚居在沿海、沿江地方,习惯于水上生活,喜欢居住干栏式房屋。

而闽越部落的蛇图腾最能充分说明他们的文化习俗特性。闽越部落信奉龙,认为龙即是蛇,很多族民就以蛇为标志,求得龙的保护。因为这个缘故,闽越人有着断发、文身、拔齿等习俗。

闽越文化源远流长,至少在距今十八万年左右,人类已在原闽越土地上使用粗糙的打制石器,过着采集和渔猎的生活;新石器时代,闽越地区的先民开始过着定居的生活,广泛使用磨制石器并能制陶和纺织;青铜时代,闽越先民们已进入文明社会。

万寿岩遗址的发现,把古人类在福建境内活动的历史提前了十几万年,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就埋藏在山上现存的船帆洞、灵峰洞等溶洞之中。

至于福建东部沿海的昙石山遗址出土的石器、陶器、贝器、骨器,则可以反映出该遗址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鲜明的地域海洋性文化特色。

从考古学家的发掘资料显示,闽越王无诸修建的冶城就在福州的新店古城。该城位于陆路进入福州的必经之道──北郊莲花峰峡口下的新店高台地上,具有军事战略意义,始建于战国晚期,汉初作出了大规模的扩建,唐、五代至宋还在修补使用。

当地炼铁炉的发现意义重大,是中国最早的炼铁炉考古证据之一,说明闽越王无诸已经掌握炼铁技术并制造兵器,战斗力很强。

至于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全面探查和重点发掘的武夷山汉城,则应是东越王余善发兵拒汉的指挥中心,是汉武帝派四路大军剿灭东越王余善时留下的一座废墟。武夷山汉城修筑的年代就是东越王余善经营闽北的时候,现场保留的遗迹遗物就是两千多年前汉武帝派兵灭余善时留下的战争废墟。

从民间信仰来看,闽越国亡后,一般来论,官府是不允许民间再祀闽越王。可是在唐大中十年(856),民间重建无诸庙,并得到官方的认可。

据南宋学者梁克家说,唐贞元以前,福州城内得到官府准许的庙宇有4座:城隍庙、开烈英护镇闽王庙(即无诸庙)、明德赞福王庙(即闽越王郢之庙)、慈溪孚祐王庙(祭祀郢之第三子)。除城隍庙外,余者3座皆为闽越人固有的民间信仰。12民间信仰庙宇的重建,反映土著闽越人的大量存在。

宋代文学家乐史《太平寰宇记‧泉州风俗》“其居止常在舟上,兼结卢海畔,随时移徙,不常其所”

北宋政治家蔡襄《宿海边寺》“潮头若上风先至,海面初明日近来。惟得寺南多语笑,蛋船争送早鱼回”

拔齿也就是拔牙,又称“凿齿”是世界各地许多民族都流行的一种风俗闽越也有这种习俗据《太平寰宇记》“有俚人,皆为乌浒......女既嫁,便缺去前齿”悉是雕题凿齿,画面人身“拔牙风俗的意义很复杂,目前还没有一致的说法。

晋代文学家张华《博物志》“既长,拔去上齿牙各一,以其身饰”意思是说,闽越人把拔齿作为成年仪式中的一道程序。

清代官员田雯《黔书》“女子将嫁,必折其二齿,恐防害夫家也”也就是说,闽越女子出嫁之前,必须拔掉两颗牙(大约是犬齿),以免妨害夫家。

元代作家李京《云南志略》“男子十四,五,则左右击青两齿,然后婚娶”这显然属于婚姻拔牙。

明代作家田成汝《炎缴纪闻》“父母之死,则子妇各折二齿投棺中,以赠水决”父母死了,儿子儿媳必须各折两颗牙放进棺中陪葬。如果这些说法都是正确的,那么,每个闽越国人要拔掉5〜7颗牙齿。这将严重影响进食,说话,应该是不可能的。其中也许只有一种说法是正确的,也许都不正确。实情有待进一步研究。

拔牙(凿齿),具有成丁礼的意思,如三国时台湾夷州人风俗,女子出嫁时要拔去门前齿。回顾解放前泉州姑娘出嫁时,时髦在侧门齿镶上两颗金牙,这或许就是越人拔牙之俗的变态遗风。

婚俗方面保留“不落夫家(长住娘家)”的原始习俗,如今惠东沿海还保留此陋习。宗教方面信巫重祀,祟神信鬼的巫觋文化十分盛行。这种文化对后来泉州地区留下深刻的影响。

汉代文学家许慎说文解字》“闽,东南越蛇种”因为越人的到来,福建才有了“闽”这个称号。

如今泉州一些独特的风俗习惯,或许与闽越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像江南的拍胸舞,额头上用草扎成蛇形,彪形大汉赤裸着上身,好像是在丰收之后点起篝火,跳起欢快的舞蹈,应系古代闽越人蛇图腾崇拜的遗存。

现在泉州一些农村地区女儿出嫁还留有“跨火炉”“穿白衣”“佩黑头巾”等习俗,这也与闽越族有若干关联。因为当初汉人的军队将闽越族的男子杀死,强娶闽越族的女子当老婆,这些女子因为亲人刚刚被杀,自然不情愿外嫁,但在被逼无奈之下,还是要出嫁,于是向男方约法三章“一是新娘装里面穿一套白衣,象征为死去的亲人披麻戴孝;二是跨火炉,象征房子被烧,现在则演变成红红火火,吉祥之意;三是红盖头的另一面是黑色,象征是被强行抢去的,自己并非自愿”

根据史书记载,秦始皇振长策而御宇内,制六合,鞭笞天下,威振四海,南平百越,百越之君挽首系命委命下吏。无诸被削去王号,废为君长,秦王朝在闽越故地设置闽中郡。

《汉书》中写到,汉高祖五年(西元前202 年),刘邦即帝位,念无诸有功,“复立无诸为闽越王,王闽中故地,都东冶”

而自秦汉为了削弱闽越,将闽越拆分瓯越和闽越等,潮汕划给南越管辖,北宋地理全书《舆地广记》则记载潮州为闽地。

明代官方典籍《永乐大典·风俗形胜》“潮州府隶于广,实闽越地,其语言嗜欲,与福建之下四府颇类”

南宋著名史学家郑樵就表示闽人冒籍,同时期的擢监六部门,累迁右正言,兼国史院编修官、实录院检讨官的方大琮亦表示同意郑樵的观点。

古今学者郑樵方大琮陈振孙洪受、陈支平、杨际平、谢重光、徐晓望等人对闽人的批评和质疑是正当而合理的。

语言与文字

闽南语,是汉藏语系汉语族闽语中的一种。至清末前,闽南人与其他汉化族群一样,皆是以汉字为该语言的书写文字系统。正式文书上,闽南仕绅多以汉文交流;而闽南语的白话文学则以南管歌仔册等民间音乐的歌本为代表,这些用于表达闽南语白话的汉字便成为日后台语文台闽汉字发展的重要基础。19世纪中叶,西力东渐,传教士亦随这股势力进入东亚世界传教。为了能在闽南台湾等闽南语通行区方便地传教,诸多基督教长老教会的传教士们承先启后设计出一套专门书写闽南语厦门方言拉丁文字系统罗马化来翻译《圣经》,而这套拉丁文字也就是白话字Pe̍h-ōe-jī)。普及后,白话字的使用便不再局限于传教,以其为书写媒介所写成的报纸字典数学医学以及文学等各类书籍与作品也陆续出版,白话字的通行人口一度多达数十万。

对于“闽南语”的称呼,由于诸多因素而有不同的见解与名称。在过去,由于十分重视地域关系,因此即便使用相同的语言,使用者仍会依照自己的原乡与方言腔调来区分彼此,例如,泉州话漳州话厦门话以及台湾话等等。亦有以福建省为主体的称呼,如闽南人的东南亚及海外移民与后代多以福建话Hokkien)来做为称呼。

文化与习俗

建筑

闽南建筑强调屋脊及屋面的曲线,而屋脊又分为燕尾脊马背两类型。燕尾脊是弯曲两端上翘如燕尾般的屋脊,多用于庙宇及官宅;马背则是两端不翘起,形成拱起如马背的山墙,用于民宅,而马背山墙又分为五种形状,象征金、木、水、火、土五行[8]

闽南宅第建筑格局有三合院、四合院、三院落三种形式:

  • 三合院:“ㄇ”字形的三合院是最常见的建筑形式。
  • 三落院:以合院为基本格局,作纵向或横向发展,为地方望族或官宅使用。
  • 四合院:四合院形状如“口”字形,为官绅地主所喜用。

传统建材则多以“红砖红瓦”,因为历来将红色视为喜庆吉利的颜色,所以泉州人索性把红砖叫做“福办砖”,传统台湾闽南大厝或宫庙使用红瓦。日治时期开始引入日式的黑瓦或灰瓦,因此现今台湾常见的黑瓦或灰瓦,除少部分属于客家或潮洲建筑外,大部分为日治时代所营建的建筑物。[9]

饮食

河洛人历来讲究饮食,形成“鲜、香、淡”的独特风味,在色香味上独树一帜。饮食注重口味、营养、多样,一般喜酸甜而不喜辛辣,喜清淡而不喜油腻。饮食种类繁多,有小菜、热菜、汤羹、主食、甜点、水果六种类别。厨师利用丰厚的特产,融合了闽南潮汕等地方美食“炒、炸、煎、烩”等传统工艺,综合体现了各地河洛人饮食的特色。蚵仔煎、鱼仔糜、鱼丸、丸仔汤、面线糊、糯米肠肉粽等等皆为各地河洛人居住地区饮食的著名代表。

服饰

早期服饰为汉服唐装,现代大多以西装衬衫为主要服饰。

福建水师军官之女肖像,胡博•华士作
福建水师军官之女肖像,胡博•华士作

宗教

观音关帝妈祖哪吒王爷玄天上帝基本上是河洛人共通的民间信仰,在郑氏王朝时移民的台湾河洛人多半信奉明朝的护国海神玄天上帝[10],到了满清中叶后移民台湾的河洛人逐渐信奉妈祖。带来航海安全的妈祖信仰是河洛人的特色宗教,在河洛人的聚居地可见到许许多多的妈祖庙。自开始,河洛人开始向海上贸易发展,北至天津南至爪哇,几乎都有著河洛人的足迹。也因此,妈祖信仰亦跟随著河洛人的扩张遍布沿海地区。

此外,由于是移垦社会,时常祭拜土地神,且因土地神能掌握农业以外,又能保佑商业与旅途,故视为重要神灵,以做牙为土地神祭日。

其馀各县有各县的乡土神,基本上可用应惠灵天概括之,表列如下。

列表

习俗

河洛人与一般汉族相同,但相当重视祭祖与幽灵(尊称为好兄弟),除清盂九必祭拜,尤其重视农历七月,将七月称为鬼月,流传七月初一“开鬼门”、七月三十为“关鬼门”,时常在初一、十五及三十,祭拜无主孤魂,称为中元普渡[15]。在这个月中,闽南人不婚嫁、不祝寿、不乔迁、不办各种喜庆之事,惟恐将孤魂野鬼引进门[16]。林再复认为鬼月之称来自闽南[17]

嫁娶

过去,闽南人嫁娶忌在农历五、七、九月,因闽南话“五、误”同音;七月视为鬼月 ,“七月娶鬼某”;“九”又与“狗”同音,“九月狗头重,死某又死夫。”台湾闽南俗谚: “三月娶死妻,五月天地交,六月半年妻,七月娶冥妻,九月九头空。”故台湾的闽南人旧日以农历三、五、六、七、九月不适合嫁娶。[18]

民系分支

根据闽南人所处的地区,又分为江西闽南民系、浙江闽南民系、福建闽南民系、广东闽南民系、台湾闽南民系以及东南亚国家等其他海外闽南民系,东南亚、欧美以及全世界海外4千万人(内以国家再分)等等。 除此之外,在潮汕雷州海南以及海陆丰2千多万人,福建地区2千万人,香港新加坡(福建、浙南、广东、海南以及台湾闽南民系华裔总和),台湾2千多万人,还有其馀地区,总共超过1亿人。

江西闽南民系

江西东北部上饶市境内,散布著众多闽南语方言岛,人口数十万,主要由清代泉州府永春州移民入垦江西广信府饶州府形成,使用赣东北闽南语[19]

浙江闽南民系

温州人,不少当地居民是在时由闽南迁入浙江温州府,使用的语言是浙南闽语

福建闽南民系

福建东北部的居民:宁德市福鼎市[a]

福建北部的居民:南平市顺昌县[b]

福建中部的居民:三明市大田县[c]

福建南部的居民:包含今泉州市漳州市厦门市金门县龙岩市新罗区漳平市[d]

因为闽南河洛人与福州河洛人同处于福建省,闽东、闽南两地亦有人口往来,福州人即闽东人亦有部份河洛人民系的成份,但进入福州的泉漳河洛人则被人数较多的福州河洛人同化,闽东河洛民系与闽南河洛民系的閞系仍然非常亲密,古代没有民系之说,而南移政权的人口多在淅江以及福建,福州为福建政治中心,闽东一带的河洛民系受南迁吴越民系影响,影响到语言有些不同,但闽东、闽南两地关系,姓氏,来源仍然非常亲密。

广东闽南民系

由福建移居广东的闽南人,包括明代清代及以后由福建莆田及泉州漳州移居粤东珠三角以及粤西的闽南人,而潮汕地区的原居民和由福建莆田及泉州、漳州移居粤东的人有一定程度的不同,潮汕人是广东闽南民系。下面四大地区都有来自闽南的移民,故分为四类:

潮汕人(粤东):
使用潮州话,亦称潮汕话,即潮汕民系。多居广东潮州市汕头市揭阳市,少许分布在丰顺县大埔县蕉岭县(三地今属梅州市[21]。现在在潮汕地区的人大多是由闽南地区在明代、清代移居潮汕地区的,属广东闽南人,而由先祖中原(多由河南)直入潮汕的潮汕人,以及畲客只占现今潮汕人的较少部份,主要为客家人,属潮汕民系,是广东闽南民系另一分支。在粤地(即岭南地区的两粤),与岭南人(即粤人)最为接近。潮州的凤凰山为很多山区畬族的祖籍地。
海陆丰人(粤东):
使用海陆丰话,亦称“福佬话”、“学佬话”,即海陆丰民系,分布于广东汕尾市。海陆丰人不少为宋、元、明时保护货物的闽南人,而且很多都是原漳州人,满清时为了对付扶助南明政权的闽南人郑成功等人,在迁海令时入惠州府海丰县[e],之后又夹集了当地少量的原居民血统。因此现在的海陆丰话仍然存有浓厚的漳州腔调。台湾语言学家洪惟仁对海陆丰话有“海陆丰境内的漳州话”的见解[22]
散布在广州府故地及惠州府部分地区的闽南人后裔(珠三角):
雷州人(粤西):
使用雷州话,亦称“雷话”、“黎话”,即雷州民系。分布于广东湛江市高州府雷州府地区,以雷州府旧地为大宗。两广南部近海之钦州、廉州、高州、雷州与海南岛元代一度同属海北海南道,是以钦廉高雷地区当时有“海北”之称。

海南闽南民系

文昌人:

海南岛文昌话者,即海南民系

在香港的闽南民系

香港人口约有160至180万人属闽南民系,其中籍贯福建闽南地区的闽南民系约80至100万人,籍贯广东潮汕地区潮州民系以及惠州海陆丰海陆丰民系总和大约80万人。其中单单泉州人就有70万人,早期不少是居住九龙区土瓜湾香港北角一带更有“小福建”或“小闽南”之称。此外,年轻的几代福建人与广府民系互相结婚以及组织家庭。香港人口中的福建人自开埠以来聚居于湾仔(特别在厦门街一带)、铜锣湾以及上环(福建商会的中心)一带,而北角鲗鱼涌以及西环一带的福建人则是较后迁入的,而在潮州人聚居的九龙东一带亦有一定数量的福建人,在福建人聚居的地方亦有一定数量的潮州人。

在台湾的闽南民系

在台澎地区,则指祖籍福建永春州泉州府龙岩州漳州府的居民(泉漳人):在二战结束前即渡海居住于台湾本岛澎湖群岛小琉球绿岛等地,姓氏丰富,是为台湾族群之一。

漳泉两府东渡台湾诸岛有陈、林、黄、张、王、吴、李、蔡、杨、郑、许、谢、洪、曾、苏、刘、郭、叶、周、赖、卢、庄、颜、朱、萧、高、白、柯、吕、施、何、沈、徐、廖、江、孙、方、罗、阮、胡、魏、游、康、石、戴、连、赵、潘、余、翁、马、邱、蓝、詹、梁、姚、简、宋、傅、冯、薛、田、纪、蒋、卓、柳、锺、汤、辜、程、董、范、温、龚、邵、巫、彭、官、丁、钟、严、童、曹、尤、邹、韩、留、甘、钱、章、凃、汪、阙、韦、邓、蒲、倪、粘、褚、秦、史、花、伍、雷、侯、佘、万、杜、欧、陆、骆、俞、包、金、辛、成、顾、樊、陶、袁、车、鄞、穆、世、殷、凌、易、桂、裴、熊、锜、任、出、姜、毛、孔、谌、古、麦、商、欧阳等包含许多稀姓在内的141姓,其中约90姓[h]为两府移民之重叠姓氏。永春州渡台仅见陈、林、黄、张、吴、李、蔡、郑、洪、曾、尤、刘、郭、苏、周、颜、萧、连、龚、汤等20姓,而龙岩州者更为罕见。

欧阳姓作为台湾最常见的闽南复姓,来源横跨漳泉的四个滨海县份,由晋江、南安、同安、海澄定居台南,其馀县市虽亦有发现世居当地之闽南裔欧阳姓,然来源县份单一。移民主体的众多单姓当中,陈、林、黄、张四姓参与渡台的闽南乡里聚落最多,具有重要之在台人口拉抬作用,陈姓源流广大,至为关键。以下兹举台南当地泉州府城南门外晋江陈氏数例及其来源:

古代所属区域 乡里聚落 现今所属区域
二十九都 涵口 晋江市陈埭镇
二十七都 陈江 晋江市陈埭镇
二十七都 霞行 晋江市青阳街道
二十四都 锦亭 石狮市蚶江镇
二十四都 鳌头 石狮市宝盖镇
二十三都 龙美、洪尾 石狮市蚶江镇
二十都 霞泽、下宅 石狮市永宁镇
二十都 永宁 石狮市永宁镇
二十都 银江、岑兜 石狮市永宁镇
十九都 古西、竿头 石狮市宝盖镇
十九都 锦塘、港塘 石狮市灵秀镇
十九都 墟头、石狮墟 石狮市凤里街道
十六都 沪江、深沪 晋江市深沪镇
十五都 福全 晋江市金井镇
十五都 溜江、溜澳 晋江市金井镇
十五都 上清 晋江市金井镇
八都 安海街、飞钱 晋江市安海镇
五都 灵水 晋江市灵源街道

根据台湾总督府的官方调查[25],当时闽南汉人前两大密集地区分别为现今的台北盆地新北台北)与台南,合计近百万人,大约相当3分之1数量。两地皆以泉州人为多数,前两大闽南汉人来源皆为泉州属县,台北盆地泉州人口更多、比例更高[i],漳州人口却少于台南。然而,两地泉州人呈现相反的结构:台北盆地以安溪人为首,同安人次多,三邑人最少;台南三邑人为首,同安人次多,安溪人最少。漳州人的组成也彼此相异:台北盆地以南靖人为首,然而漳州府其馀各县差距并不明显,与安溪、同安接壤的龙溪、海澄两县并没有特别突出;台南泉州府同安县接壤的龙溪、海澄两县为显著的前两大来源,强烈凸显与同安之间的跨漳泉地缘关系。整体观之,移民原乡环境相当程度的影响了移民对于目的地的选择考量。台北盆地多山,大量吸引内陆山区县的移民;台南近海平原比例较高,多沙洲内海,主要吸引沿海村庄的移民,而同安、晋江拥有漫长的海岸线,两县分别高居台南地区闽南汉人的第一、第二来源。同安人作为两地汉人组成的重要交集,来源上也存在差异,表现在同安县的山区及海岛地区:台北盆地较少发现金门移民[j],然同安县北部感化里一带与安溪县相邻,此地来源之同安人多于台南,也显示跨安溪、同安山区之地缘关系;台南澎湖为明清金门移民东渡的两大定居区域,各约有40姓,当地汉人也因而增添了不少海岛成份,然绝少山区来源之同安人。

潮州人方面,祖籍广东潮州府且由使用潮州话地区渡台者,至多40姓,分散在台湾西部各地。潮州人所使用的方言母语潮州话(为闽南语的分支),颇接近泉州话漳州话闽南语,但现代多已改说泉漳话而非潮州话。

欧美的闽南民系

由清末开始到欧美经商,或在南洋(东南亚)致富后迁居,中共建政后部份人把资本迁入欧美,以及在香港移民潮迁入美国的福建闽南籍中产。据美国官方数字,至2005年,美国有华裔337万,其中福建籍华裔有61.13万人,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的新移民183.3万人。

闽南人、畲族及客家人

闽南人来源有相当比例为衣冠南渡者。

事实上福建南部居民除了闽南语族群,在漳州府诏安平和南靖等3县也有一些客家人,而现今龙海市隆教漳浦县赤岭湖西则被设立为畲族乡。

福建以及广东山区的畲族人,当中不少汉化成为客家人,包括绝大多数只有畲族拥有四大姓氏锺姓蓝姓盘姓以及雷姓,历史上便有不少潮州人与畬族交战的记录,直到明末大多畲族已经说客家话,成为客家人的一部份。唐朝“开漳圣王”陈元光与当地畲族作战,(陈元光一说代北鲜卑胡人侯莫陈氏后裔),史记武力镇压是“兵革徒威于外,礼让乃格其心”,而且“诛之不可胜诛,徙之则难以尽徙”,“功愈劳而效愈寡”,当时陈元光所处的漳州属“地极七闽,境连百越[k]”。自始福建山区的畲族式微,大多集中在广东东部。唐朝以后,福建莆田一带已经成为全中国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例如,进士莆田金墩太师黄府,少量的汉人亦进入山区,清后畲族融入成为汉族,而且与进入离沿海较远的闽南人混居。

名人

此章节需要扩充。

闽商

在近代中国历史中,列强入侵、军阀割据、抗日战争国共内战中共建国、国内经济与生活环境转差,总总原因致使住在沿海一带的闽南人移居东南亚各个国家,尤其以东南亚为闽南人主要的海外聚居地。闽南人传统上有著很浓烈的经商文化,所以移居海外的闽南人大多数从事商业活动,也因为知识与智慧上一般相对东南亚原住民来得优越,闽南人一般能巧妙地思考出当地人不具效率的传统生产方法而加以改善,在当地以少数人口成为当地最富有的一群人。在东南亚诸多国家的前十大首富当中,有7-8名都是闽南人。根据福布斯杂志的富豪排行榜上,台湾十大富豪有七名是祖籍泉州的闽南人,一名是泉州以外的福建系闽南人。新加坡前十大富豪中,有四名籍贯泉州的闽南人,四名泉州以外的福建系闽南人,一名广东系的闽南人。马来西亚的十大富豪中,有四名籍贯泉州的闽南人,三名泉州以外的福建系闽南人,一名广东系闽南人。印尼的十大富豪中,有四名籍贯泉州的闽南人,三名泉州以外的福建系闽南人。菲律宾的十大富豪中,有六名籍贯泉州的闽南人,一名泉州以外福建闽南人。当中的泉州人又以泉州晋江人占较大比例。关于世界各地的闽商,参考[26]

闽商在南洋、香港等地的发展

自清朝中前期,闽商倾尽资本对抗控制全中国的外族满清失败之后;清朝中后期,闽商在东南亚经商致富,控制了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的经济,而且富可敌国,以巨大财力供杨衢云等进行革命以建立共和政体之中国,与控制全中国经济的满族再战争,推翻满清政府[l]。20世纪上半叶,华侨富豪以陈嘉庚为首,在这一带以及福建人早期的聚居地中上环,作为国民革命军北伐中国抗日战争的资金中转站,有大量银行,企业为国民党提供资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大量原居于厦门广州上海以及全国各地的闽籍资本家、地主移居香港以及新加坡,香港闽南民系当中数十万都在中西区湾仔区东区观塘区沿海以及九龙城区红磡一带。

马来西亚[编辑]

2014福布斯马来西亚富豪榜前十位
排名 人物姓名 净资产
(亿美元)
祖籍地
1 郭鹤年 115 中国-福建省-福州仓山
2 阿南德克里希南 113
3 林国泰及其家族 65 中国-福建省-泉州安溪
4 郭令灿 64 中国-福建省-厦门同安
5 郑鸿标 56 中国-广东省-潮州
6 李深静 38 中国-福建省-泉州永春
7 莫比达 33
8 杨忠礼 27 中国-福建省-金门(旧属泉州同安)
9 张晓卿 18 中国-福建省-福州闽清
10 陈志远(商人) 16 中国-福建省-泉州永春

印尼[编辑]

2014福布斯印尼富豪榜前十位[27]
排名 人物姓名 净资产
(亿美元)
祖籍地
1 黄惠祥/黄惠忠 165 中国-福建省-泉州晋江-潘湖
2 蔡道平 80 中国-福建省-福州福清
3 林逢生 59 中国-福建省-福州福清
4 黄奕聪 59 中国-福建省-泉州洛江-罗溪
5 普拉卡什·洛希亚 44
6 凯鲁·丹绒 43
7 许立文 35
8 李文正 27 中国-福建省-莆田
10 陈江和 21 中国-福建省-莆田

新加坡[编辑]

2014福布斯新加坡富豪榜前十位
排名 人物姓名 净资产
(亿美元)
祖籍地
1 黄廷芳/黄志祥 128 中国-福建省-莆田涵江-石庭
2 郭令明 78 中国-福建省-厦门同安(旧属泉州同安)
3 邱氏家族 70 中国-福建省-厦门海沧(旧属漳州海澄)
4 黄祖耀 62 中国-福建省-金门(旧属泉州同安)
5 郭氏四兄弟 60 中国-福建省-泉州南安
7 吴清亮 32 中国-广东省-潮州市潮安县浮洋镇大吴村
9 林荣福 25 中国-福建省-莆田
10 郭孔丰 24 中国-福建省-福州市盖山
12 张允中 21 中国-福建省-金门县金沙镇阳翟村(旧属泉州同安金门岛)
13 魏成辉 21 中国-福建省-福清市三山镇鳌头村

菲律宾[编辑]

2014福布斯菲律宾富豪榜前十位
排名 人物姓名 净资产
(亿美元)
祖籍地
1 施至成 127 中国-福建省-泉州晋江
2 陈永栽 61 中国-福建省-泉州晋江
3 小恩里克·K.雷颂 52
4 吴聪满 51 中国-福建省-泉州晋江陈埭
5 吴奕辉 49 中国-福建省-泉州石狮宝盖镇坑东村
6 大卫·孔松吉 39
7 郑少坚 37 中国-福建省-泉州永春
10 陈觉中 20 中国-福建省-泉州晋江
12 许炳记 17 中国-福建省-泉州
13 叶应禄 15 中国-福建省-泉州南安

注释

  1. ^ 明代开始有漳泉两府移民迁入,在境内形成泉漳片闽南语区,与浙南闽语区接壤。福鼎市沙埕镇诏安县桥东镇福建海岸线之北界与南界,皆通行闽南语
  2. ^ 埔上镇大干镇闽南语方言岛,人口数万,主要由清代泉州府永春州移民入垦形成[20]
  3. ^ 大田县境南部,原属德化县,1535年及1950年分批割隶大田县,为泉漳片闽南语永春、德化口音之延伸地区。
  4. ^ 新罗区、漳平市两地也主要通行泉漳片闽南语,为闽南河洛话漳州腔。人口构成大致上由唐代开辟漳州陈元光将军所部军民之后裔组成,和漳州同源同宗。
  5. ^ 斯时陆丰尚未置县,故海丰、陆丰当时同属海丰县。
  6. ^ 为粤东与珠三角之重叠地区,但不属海陆丰。
  7. ^ 例:桃园市杨梅区二湖的惠阳区(原属惠州府归善县)尹姓,此尹姓先祖明末由漳州府龙溪县落脚惠州归善[24]。同时期漳州龙溪尹氏族人也往北面的兴化府福州府扩散。
  8. ^ 陈、林、黄、张、王、吴、李、蔡、杨、郑、
    许、谢、洪、曾、苏、刘、郭、叶、周、赖、
    卢、庄、颜、朱、萧、高、柯、施、何、吕、
    沈、徐、廖、孙、江、方、罗、阮、胡、魏、
    游、康、石、戴、连、赵、潘、余、翁、马、
    邱、蓝、詹、梁、姚、宋、傅、冯、薛、田、
    纪、蒋、卓、柳、锺、汤、辜、程、董、范、
    温、龚、巫、官、丁、钟、严、童、曹、凃、
    汪、阙、韦、邓、蒲、倪、杜、欧、骆、俞、
    包、金、欧阳。
  9. ^ 台北盆地泉漳比例约2.8比1。
    台南泉漳比例约1.7比1,来自泉州府达100姓、漳州府达80姓。
  10. ^ 来源范围包含同安县翔风里十七都、十八都、十九都、二十都辖下的大小金门,即金门本岛及烈屿。
    澎湖群岛、台湾本岛可见的有五十馀姓,而大小金门当地世居家族有八十姓左右,大约相当七成。
  11. ^ 广东地区在古代,特别在先秦时代是属百越地区,后简称“粤”地
  12. ^ 福建的商会等亦在中上环维持了近百年,近数年才转入北角,在立法会选举时这一带亦有大量的福建票,早期北角亦较后开发。

参考来源

文献
引用
  1. ^ 台湾闽南语常用词辞典
  2. ^ 顾炎武(清). 《天下郡国利病书》:郭造卿《防闽山寇议》. 上海书店. 1985. 猺人循接壤处....常称城邑人为河老,谓自河南迁来畏之,繇陈元光将卒始也 
  3. ^ http://web3.hakka.gov.tw/public/Attachment/512722155971.pdf 中华民国客家委员会全球资讯网 台湾族群分布
  4. ^ 〈过去、集体记忆与族群认同──台湾的族群经验〉,《认同与国家:近代中西历史的比较论文集》(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4),页249-274。
  5. ^ 我住台湾,不住闽南,不要叫我闽南人!
  6. ^ 2016 桃园河洛文化节 千人艺阁嘉年华 半年团聚南崁溪畔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12-23.
  7. ^ list of country of GDP(PPP) ,angus maddison
  8. ^ 闽南式建筑住宅博物馆 - 憨妈的天空[永久失效链接]
  9. ^ 闽南民族简介 急~. 
  10. ^ 陈汉墀. 数位网路报: 骆芬美著:你所不知道的台湾史(时报出版). 2013-02-20. 
  11. ^ 〈台南西罗殿〉,2018,黄撰铭
  12. ^ 〈耆老开讲二月二日祭典口述历史〉,2000,施金山文教基金会
  13. ^ 《浯事吾闻》艋舺金门馆传承金门香火
  14. ^ 前水头“灵济宫”苏王爷被天公处罚之说
  15. ^ 林仁川、黄福才. 《闽台文化交融史》. 中国: 福建敎育出版社. 1997-11-01. ISBN 9787533420314 (中文(中国大陆)‎). 
  16. ^ 甘肃省古籍文献整理编译中心编. 《中国民俗知识:福建民俗》. 中国: 甘肃人民出版社,. 2008. ISBN 9789787226032 (中文(中国大陆)‎). 
  17. ^ 林再复. 《闽南人》. 台湾: 三民书局. 1984-10-10. ISBN 9789579713399 (中文(台湾)‎). 
  18. ^ 方宝璋. 《闽台民间习俗》. 中国: 福建人民出版社. 2003-07-01. ISBN 9787211043705 (中文(中国大陆)‎). 
  19. ^ 〈赣东北闽南语的文白异读及其演变〉,《台湾语文研究》,第5卷第1期,2010,胡松柏
  20. ^ 〈顺昌县埔上闽南方言岛〉,《闽语研究》,1991,陈章太
  21. ^ 《族群与社会》,308、310、312页,2015,东华大学
  22. ^ 洪惟仁(1994),《台湾方言之旅》,前卫出版社,1994年,台北
  23. ^ 〈粤东惠河片闽南语的分布及其地理环境特征〉,《台湾语文研究》,第6卷第2期,2011,潘家懿、林伦伦
  24. ^ 〈桃园闽客交界地带的族群空间分布特色与族群互动关系〉,页152,2012,韦烟灶、林雅婷
  25. ^ 《台湾在籍汉民族乡贯别调查》,1926,台湾总督府官房调查课
  26. ^ 闽商行天下_新浪闽南资讯_新浪闽南__新浪网. mn.sina.com.cn. 
  27. ^ 华裔黄奕聪晋升为印尼首富 家产达120亿美元(图)》,中国新闻网,2011年06月03日 15:02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闽南民系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