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位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音位.

音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音位(英语:Phoneme),又译音素,是人类语言中能够区别意义的最小声音单位[1],是音位学分析的基础概念。一个可由一至数个音节组成,一个音节可由一至数个“音段”(元音辅音等)组成。音位与音段很类似,然而音位的基本定义是要能区分语义,如果两个声音所代表是同一个词汇、同样的意义,则异音可被视为同一个音位;反过来说,一个词的任何一个音位若被换成别的,那么它就不再是原来的那个词,意义也会随之改变。有意义的词都可由音位组成,然而代换其中任何音位却不能保证产生有意义的词,也有可能变成无意义的一串音。每个语言都有自己的一组音位,这也就是这个语言的语音系统[2],音位可用来研究某个特定语言中如何将音组合成词。音位有时被译为“音素”[3],然而音素一词在中文里的用法较为混乱,不一定都是指音位。

概述

音位并不是一个实际的语音。一个音位可以有数种不同的发音,但是语言使用者心理上认定这几种发音是等同的,甚至可能不会察觉语音上有所不同。这种音位内的不同发音,称为同位异音音位变体。音位可被视为一族相关的声音,然而为了便于描述一个音位,通常会取这群声音当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来称呼整族声音。例如,英语lipbelll发音是不同的,前者是齿龈边音 [l] ,后者是软颚化齿龈边音 [ɫ] ,然而这只是 l 在出现在不同位置、不同前后境环所发生的语音变化,因此这两个音都视为同一个音位 /l/。

确定是否为音位与否的准则有:一、辨义功能;二、互补分布;三、音感差异[4]。假如现代标准汉语的“桑” <sang> 说成英语的 <thong>(/θɒŋ/),听者仍然能辨认,这是因为现代标准汉语中的<s>(清齿龈擦音 [s])与英语的<th>(齿间音 [θ])不起辨义作用,同属一个音位。然而,在英语中, <s>、<th> 是能辨义的,sing(唱歌)和thing(东西)的意思不同,所以属于两个音位。

互补分布是指:甲在这个环境中永不出现,乙却可以出现,两者不发生冲突,例如汉语官话中 <j>、<q>、<x> 后面只接<i>、<ü> ,不接<a>、<e>、<u>(汉语拼音中ju、qu、xu实为jü、qü、xü的简写);<zh>、<ch>、<sh>或<z>、<c>、<s>后面只接<a>、<e>、<u>不接<i>、<ü>(zhi、chi、shi、ri、zi、ci、si中的i与其它情况下的i不同,不是同一音位),这时两者不冲突,因此,j、q、x可以与zh、ch、sh或z、c、s看作同一音位的不同变体。这在汉语音韵学上叫作尖团合流,即尖音z、c、s与团音j、q、x成为同一音位的不同变体。但在汉语族一些其他语言中,z、c、s与j、q、x是不同的音位,zia、cia、sia与jia、qia、xia是不同的。

一个语言当中的任何语音,若非音位,就是音位当中的同位音。要判断两个音在某种语言中是两个有区别的音位、或是一个音位内的两个同位音,最常使用的测试法是找出最小对minimal pair),能找到最小对的判定为两个音位[5]。若找不到最小对,并且具有互补分布、相近的区辨特征(distinctive feature)等特性,则可判定为同一个音位。最小对是指一组两个,只差一个音且意义不同的单词。例如,英语的pen [pʰɛn]及pin [pʰɪn]只差一个音且字义可以区别,所以pen及pin是最小对。由这组最小对,可判定/ɛ/及/ɪ/是两个有区别的音位。

历史

古印度梵语语法学家波你尼Pāṇini)在他的著作中首创了音位、词素词根的概念。现代语言学结构主义之父弗迪南·德·索绪尔正是位梵语教授波你尼的文法书对他有显著影响。

第一个使用 phonème(音位)一词的是迪弗里什-德热内特(Dufriche-Desgenettes),他在1873年提出了这个术语。波兰语言学家扬·涅齐斯瓦夫·博杜安·德·库尔特奈(Jan Niecisław Baudouin de Courtenay)及他的学生米科瓦伊·克鲁谢夫斯基(Mikołaj Kruszewski)发展出音位的定义。[6]而后,布拉格学派索绪尔萨丕尔等更进一步完善了音位理论。

表记法

一般所说的标音为了将语音细节表现出来,可能会把同位异音用不同的记号标记;而音位标音phonemic transcription)则是只记录音位。另一种称呼是分别用严式、宽式来形容,然而音位标音法只是宽式标音的一种。音位理论认为语音与音位属于不同层级,因此一般标音与音位标音各有不同用途,后者是前者的底层形式(underlying form)。

在语言学当中,斜线 (/ /) 表示使用音位标音法,音位就在两条斜线之间;而方括号 ([ ]) 表示语音标音。例如普通话 /n/ 和 /l/ 是两个不同的音位,有懒音的粤语中/l/ 是一个音位,[n]则是/l/音位的变体。与语音或音位并列时,角括号 (< >) 常被用来表示文字的拼法或正书法

实例

音位定义的要点是区别意义,例如[ts]、[tsʰ],[s]、[ʂ],[tʂ]、[tʂʰ]汉语拼音:z、c、s,zh、ch、sh)在汉语普通话是两组不同的音位,在中国南方许多汉语则是同一组音位,也就是说没有区分平翘音。同理,-[n]、-[ŋ]在汉语普通话是不同的音位,在中国南方一些汉语则是相同的音位;-[n]、-[m]在粤语韩语是不同音位,在汉语普通话却是相同的音位,所以“音”“因”在粤语不是同音字,普通话里却是同音字。在中国南方一些汉语是相同发音位置不送气与送气的清塞音[p]、[t]、[k],[pʰ]、[tʰ]、[kʰ](汉语拼音:b、d、g,p、t、k)在汉语里是两组不同的音位,而它们在英语葡语是同一组音位。英语清辅音送气与不送气不别义,以送气为标准音;葡语清辅音送气与不送气也不区别意义,以不送气为标准音。汉语里“八趴”“答他”“该开”均有不同的音位,英语葡语中各却为同一音位。

不同语言中音位不同,如在汉语中,不同声调代表不同的意义,是一种音位,声调在英语法语中只表示感情,同一个词以不同声调发出意义相同,所以声调在英语法语中不是音位。同样重音在英语中是音位,在汉语和法语中则不是。不送气的清辅音和对应的浊辅音在法语中是不同的音位,在汉语(除了吴语、老湘语等、闽南语)中则意义相同,因而不是音位。[n]和[l]在现代标准汉语中是不同的音位,在湖南的汉语分支中则相同。/l/和/r/在英语中都是不同的音位,在日语韩语则相同。

普通话有辅音音位、元音音位和声调音位。声调音位简称“调位”,例如普通话四声(阴平、阳平、上、去)的调位是/1/、/2/、/3/、/4/;或者是/55/、/35/、/214/、/51/。我们说去声的调位是/4/或/51/,这是去声调位的典型,半上的调值[53],是/4/或/51/这个调位的变体。

音位变体

图的基本程序是确定两个语音是否为同位异音.
图的基本程序是确定两个语音是否为同位异音.

一个音位包含一些不同的音,这些音称为音位变体、同位音或同位异音。例如普通话“三”字发音是 [san],这是标准发音,是音位的“典型”;如果是一个大舌头的人,他的发音可能是[θan],但他以及其他人仍会将之视为“三”;那么在普通话中[s]和[θ]便属于同一个音位,这个音位有两个变体。

  • 条件变体:出现在一定的条件下,如/a/音位有四个变体,它们分别出现在不同的条件下。
  • 自由变异:无条件变体,如粤语阳平无条件变为上升调,例如:澳门、花园等词的第二字。

普通话的元音音位、辅音音位、声调音位就是根据音位理论整理出来的。例如普通话声调不止四个,除了阴阳上去之外还有半上声、半去声、轻声等等,轻声的调值又有好几个,但用音位理论考察,原来那么多不同的调值是在一定条件下产生的:半去声是在另一个去声的后面才有;轻声的调值是根据前一音节而变的,都是“条件变体”。

现代标准汉语中有最多同位音的是 /ə/,它有 [ə], [ɤ], [o], [ɔ], [e], [ɛ], [œ] 等变体,相当于汉语拼音的e, ê, o,注音符号ㄛ、ㄜ、ㄝ、ㄟ、ㄡ、ㄣ、ㄥ都含有这个音位。e, ê, o(ㄜ、ㄝ、ㄛ)除了单独出现,作为感叹词的用法之外,在其他实词中都呈现互补分布,所以可以视为同一个音位的条件变体。其条件如下:

后接/n//ŋ/,不变,发为[ə],即en, eng 的 e。
后接/i/时,发为[e],即ei 的 e。
后接/u/时,发为[o],即ou 的 o。
后无音,前接/i/时,发为[ɛ],即ie 的 e。
后无音,前接/y/时,发为[œ],即ue 的 e。
后无音,前接/u/时,发为[ɔ],即uo 或 bo/po/mo/fo 的 o。
后无音,前也不接元音时,发为[ɤ],即e。

音位和字母系统

一般认为音位是字母书写系统的基础,在这类系统中字位多半表示其音位。若字母是针对某一种语言发明时,这种情形格外明显。例如拉丁文是为了古拉丁语发明,因此当时的拉丁文几乎是一个字位对应一个音位,不过不考虑用字位去表示音位的母音强度。不过因为口说语言时常在变化,而正写法不一定会随之变化,再加上方言的差异,形态音系学英语morphophonology在正写法上的影响,以及外来语的使用,因此有些语言的字位和音位很不容易对应。

英语被认为是一种典型的非音素化语言,由于英语词汇的语源十分多样化,许多单词的拼写法保留了原来的形式,再加上元音大推移等因素的影响,使得英语的拼字与实际发音呈现高度不对应。历史上有许多英语拼写改革方案曾被提出,可参见英语拼写改革。反之,义大利语西班牙语芬兰语、人工语言的世界语则是拼写法与音位高度对应的实例。

字母和音位之间的对应不一定是一一对应的关系。一个音位可能会用二个字母或是三个字母的组合表示(二合字母三合字母)。像英文的<sh>或德文的<sch>都表示音位/ʃ/)。而一个字母也可能表示多个音位,像西里尔字母я在不同位置下发音也可能会不同。也可能有些拼字及发音的规则(像义大利文的<c>),因此音位和字母的关系就更复杂了,不过若已知规则,大致上还是可能预设某一拼写方式文字的发音。

音位组合的限制

一般语言不会出现所有可能的音位组合,语言会有语音组合的限制,限制某些特定的音位组合可以出现,在某些特殊情形下,只能使用某几种特殊的音位。这些在某一语言中受到明显限制的音位称为限制音位。英文的音位组合的限制如下:

  • sing中的/ŋ/,只会在音节的最后,不会在一开始处(但像毛利语斯瓦希里语他加禄语泰语粤语闽语等语言,/ŋ/可以出现在音节的前面)。
  • /h/只能出现在母音前面,而且是在音节的开头,不会在音节的结束(像阿拉伯语罗马尼亚语中,/h/可以出现在音节的最后)。
  • 在非卷舌的方言中,/r/只能出现在母音前,不能在音节的最后或是在辅音前。
  • /w//j/只能出现在母音前,不能在一个音节的最后。

不同语言中的音位数量

一个语言只会使用所有人类发音器官可以发出音位中的一小部份,再加上同位异音的情形,语言中音位总数会比可以识别的发音总数会少很多。不同语言有不同的系统,因此音位数量会有明显的差异。语言中的音位总数最少的是皮拉罕语罗托卡特语中的11个音位,最多的是!Xũ语英语!Kung language中的141个音位 [7]

不同语言的母音个数也有所不同,像尤比克语Arrernte语英语Arrernte language只有2个母音,而像班图语支中的Ngwe语英语Ngwe language有14个母音,其中有12个可以发长音或短音,加上6个有鼻音的母音,也可以发长音或短音,总共有38个母音。若不考虑母音的长短,宏语(!Xóõ)中有31个母音。以辅音Puinave语英语Puinave language只有7个,罗托卡特语只有6个,而宏语中有77个辅音,而尤比克语有81个。英文的母音约有13至21个,包括双母音在内,而辅音约有22至26个。

法文等语言,没有音位上的声调轻重音,而侗水语支有九种声调,而Kru语言中的Wobe语宣称有14种声调。

最常见的母音系统包括有以下五个母音/i/, /e/, /a/, /o/, /u/,最常见的辅音有/p/, /t/, /k/, /m/, /n/。相对来说很少有语言会没有这些辅音,不过还是有些特例,例如阿拉伯语没有/p/夏威夷语少了/t/,Mohawk语及特林吉特语没有/p//m/,Hupa语没有/p//k/,口头的萨摩亚语少了/t//n/,而罗托卡特语和Quileute语则没有/m//n/

音位和字母之间的关系

一般认为音位是字母系统的基础,原则上文字符号(字位)会对应语言的音位。若是某字母系统是专门为某一语言而产生,此情形会更加明显。例如拉丁字母衍生自古拉丁文,因此当时的拉丁文几乎是一个音位对应一个字位。不过当语言变化时,对应的正字法不一定会有变化(可能是因为方言的差异,形态音位学的影响,或者 是外来语),一语言的发音和拼写方法可能会有相当的差异,像英文就是这样的语言。

字母系统中的字位和音位不一定是一对一对应的对射关系。一个音位可以由二个或多个字母组合成的二合字母三合字母等来表示,例如英文的<sh>及德文的<sch>都代表音标的/ʃ/)。而一个字母也可以表示多个音位,例如西里尔字母的я在不同位置的变化。也可能有一些拼写或发音上的规则(例如义大利文中<c>的发音),或是更复杂的字母-音位对应关系,不过若知道文法规则,仍然可以用拼写方式来预测发音。

参见

参考资料

  1. ^ phoneme (Lexicon of Linguistics). Universiteit Utrecht. [2014-11-03] (英语). 
  2. ^ What is a phoneme?. SIL International. [2014-11-03] (英语). 
  3. ^ 何谓音位学. 辅仁大学语言学研究所. [2014-11-03] (中文). 
  4. ^ 第二章 语音. 上饶师范学院. [2014-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11) (中文). 
  5. ^ 焘·林; 理嘉·王 (北大教授). 语音学教程.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1995: 238–. ISBN 978-957-11-1078-3. 
  6. ^ 音位概念的发现. [2007-02-16]. 
  7. ^ Crystal 2010, p. 173.

参考文献

  • Chomsky, N.; Halle, M., The Sound Pattern of English, Harper and Row, 1968, OCLC 317361 
  • Clark, J.; Yallop, C., An Introduction to Phonetics and Phonology 2, Blackwell, 1995, ISBN 978-0-631-19452-1 
  • Crystal, D., The Cambridge Encyclopedia of Language 2, Cambridge, 1997, ISBN 978-0-521-55967-6 
  • Crystal, D., The Cambridge Encyclopedia of Language 3, Cambridge, 2010, ISBN 978-0-521-73650-3 
  • Gimson, A.C., Cruttenden, A., 编, The Pronunciation of English 7, Hodder, 2008, ISBN 978-0-340-95877-3 
  • Harris, Z., Methods in Structural Linguistics, Chicago University Press, 1951, OCLC 2232282 
  • Jakobson, R.; Fant, G.; Halle, M., Preliminaries to Speech Analysis, MIT, 1952, OCLC 6492928 
  • Jakobson, R.; Halle, M., Phonology in Relation to Phonetics, in Malmberg, B. (ed) Manual of Phonetics, North-Holland, 1968, OCLC 13223685 
  • Jones, Daniel, The History and Meaning of the Term 'Phoneme', Le Maître Phonétique, supplement (reprinted in E. Fudge (ed) Phonology, Penguin), 1957, OCLC 4550377 
  • Ladefoged, P., A Course in Phonetics 5, Thomson, 2006, ISBN 978-1-4282-3126-9 
  • Pike, K.L., Language in Relation to a Unified Theory of Human Behavior, Mouton, 1967, OCLC 308042 
  • Swadesh, M., The Phonemic Principle, Language, 1934, 10 (2): 117–129, doi:10.2307/409603 
  • Twaddell, W.F., On Defining the Phoneme, Linguistic Society of America (reprinted in Joos, M. Readings in Linguistics, 1957), 1935, OCLC 1657452 
  • Wells, J.C., Accents of English, Cambridge, 1982, ISBN 0-521-29719-2 

外部链接

  • 苏诚忠. 音素phoneme. 《语言的本质》. 语言文字网. 2005-11-30 [2007-02-16].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音位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