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笠宮崇仁親王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三笠宮崇仁親王.

三笠宮崇仁親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三笠宮崇仁親王
1958年的崇仁親王照
崇仁
假名みかさのみや たかひとしんのう
羅馬拼音Mikasa-no-miya Takahito Shinnō
宮號三笠宮家
出生(1915-12-02)1915年12月2日
 日本東京千代田區皇居產殿
逝世2016年10月27日(2016-10-27)(100歲)
 日本東京都中央區學校法人聖路加國際大學聖路加國際醫院
穿束帶的崇仁親王
穿束帶的崇仁親王

三笠宮崇仁親王(日語:三笠宮崇仁親王,1915年12月2日-2016年10月27日[1]),為日本皇族,於父親大正天皇和母親貞明皇后所生的子女中排行第四,是昭和天皇的幼弟、上皇明仁的叔父。幼稱澄宮(すみのみや),宮號為三笠宮,取自奈良市三笠山,徽印為若杉。根據日本皇室典範,崇仁敬稱為殿下。他出生比哥哥們較晚,故比較不被視為繼承人,在二戰期間擔任日陸軍軍人派往中國,他見到戰爭的危害對反戰的態度堅決,因此投降時沒有被審。也因為政治色彩偏左,在中日外交與和解中是重要的人物之一,同時他以乘地鐵上班等平民化生活方式為出名。1941年(昭和16年)10月22日,與高木正得日語高木正得子爵的二女百合子結婚。婚後有近衛甯子(原甯子內親王,近衛忠煇夫人)、寬仁親王宜仁親王、千容子(原容子內親王,裏千家家元・坐忘齋千宗室夫人)、憲仁親王等三男二女。三笠宮邸位於東京都港區元赤坂2丁目的赤坂御用地內。[1][2]

生平

崇仁親王1946年在日本國鐵橫須賀線列車上
崇仁親王1946年在日本國鐵橫須賀線列車上

1915年12月2日,大正天皇貞明皇后的第四位孩子於東京皇居御產殿出生,幼年時稱號為「澄宮」(すみのみや)。崇仁親王先後就讀於學習院初等科、中等科,1936年(昭和11年)自陸軍士官學校(48期、兵科騎兵)畢業。陸軍士官學校在學中的1935年(昭和10年),獲賜三笠宮之宮號,同時敘受大勳位。經習志野日語習志野陸軍騎兵學校日語陸軍騎兵学校陸軍大學校(55期)畢業。[3][4]

中日戰爭期間,1943年1月至1944年1月,崇仁親王化名「若杉」,以陸軍大尉軍銜奉派到南京支那派遣軍總司令部任參謀。任內視察過在中國幾乎全部的日本佔領區。在一年任職期滿準備回國時,崇仁親王向總司令部內的佐、尉級軍官發出三個「研究課題」要求解答。[5]獲得答案後,1944年1月5日,崇仁親王發表《作為日本人對支那事變的內心反省》講話,列舉了日本自甲午戰爭起侵略中國的事實,揭露日本軍人的殘暴行為,稱日本對中國「無所不取,掠奪殆盡」,並且特別指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軍隊「男女關係極為嚴肅,強姦等於絕無僅有,對民眾的軍紀也特別嚴明,決非日本軍隊所能企及」,「在這種情況下,中共若不猖獗,那將成為世界七大奇蹟中的第一奇蹟了吧。在我看來,這樣的日本軍隊,是無法與中共對陣的。」該講話引起日軍內部反對勢力的極大反感,當時被當作「危險文書」沒收。

1994年,日本學者從檔案中查找出該講話,讀賣新聞社派調查研究本部主任中野邦觀為核心組成採訪小組,對崇仁親王本人進行專題採訪,整理成《訪談記錄》。該講話連同《訪談記錄》以及其他資料,刊登在讀賣新聞社編輯出版的月刊《This is 讀賣》1994年第8期「戰後50年特大號」。講話和《訪談記錄》駁斥了日本右翼分子否認南京大屠殺的行為,並揭露了九一八事變國際聯盟李頓調查團中國東北調查時,關東軍策劃在接待用的水果中注入霍亂弧菌進行阻撓或暗殺,但未能得逞;侵華日軍用中國俘虜做活靶子訓練日軍士兵刺殺技術;日軍用俘虜進行毒氣試驗並企圖在戰場上實際使用,等等。[4][6][5]

1944年1月,崇仁親王按期奉調回日本,任大本營陸軍參謀。為「和平派」的非正式成員,與日軍內部反對東條英機的勢力有聯繫。當時包括陸軍少佐津野田知重日語津野田知重、柔道家牛島辰熊日語牛島辰熊木村政彥等人在內的「和平派」鑑於日本大勢已去,試圖以暗殺東條英機、但是不觸及天皇的方式來實現停戰。計劃由津野田知重密謀暗殺東條英機,由崇仁親王任支那派遣軍總司令來率軍撤退回國,退回侵略的中國領土,承認侵略罪行,與盟軍停戰,以拯救日本(津野田事件)。但是崇仁親王認為津野田知重株殺數百人的計劃流血過甚、不利停戰,於是在1944年下半年到東京憲兵司令部自首以阻止計劃實施。此後崇仁親王並未受到處分,1944年9月轉任陸軍機甲本部日語陸軍機甲本部少佐部副。1945年3月,經五個月軍法審判,主謀津野田知重少佐被判處免職,五年監禁,緩期兩年執行。支持津野田知重行動的石原莞爾被軍事法庭傳召錄了份口供。整個事件由此結束。[6][5]眼見內部僵持依舊,1945年4月戰敗前夕,裕仁天皇在和崇仁親王見面時問他:「你有什麼打算?」,表現出了天皇對於政局的不安。同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崇仁親王為陸軍少佐、航空總軍日語航空総軍參謀。[5]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戰犯接受審判期間,崇仁親王因其反戰理念及皇室身份而並未受過多影響和追究。[4][6]自1947年起的3年間,作為東京帝國大學文學部研究生學習希伯來史。1954年,參與成立日本東方學會並任會長。1975年,參與成立中近東文化中心並任總裁。他還兼任東京女子大學青山學院大學講師,東京藝術大學美術學部客座教授。[3]

崇仁親王對於身為皇族享有的特權棄如敝履,在其自傳體著作《帝王、墳墓與民眾》一書(光文社版)中,公開批判戰爭和皇族制度。他自甘於「庶民」生活,是率先坐公共交通工具上下班的皇族,被譽為「電車通勤」。紀元節被視為「初代天皇」神武天皇即位日,二戰後不再作為法定節假日,1966年卻又被定為「建國紀念之日」。崇仁親王根據遺址考古成果以及《日本書紀》提出反對意見,指出此事缺乏學術依據,再次將該日定為節假日「威脅到學術自由,最終會導致戰爭」。崇仁親王的反戰、反皇族制度言行招致日本右翼不滿,1959年,參加「紀元節奉祝建國祭大會」的日本右翼曾闖入崇仁的宅第。[5]

1970年代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嘗試過程中,崇仁親王作為裕仁天皇的弟弟,其政治立場投中國人所好,因此由他負責了這些工作。加上在華期間也曾經學習了中文,先期赴中國打探鋪墊,為1972年9月29日日本首相田中角榮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簽署《中日聯合聲明》起到了推動作用。[4][6]

他曾作為「日本・土耳其協會」名譽總裁調查土耳其的歷史遺蹟。曾支持土耳其卡曼-卡勒赫於克英語Kaman-Kalehöyük遺蹟的考古發掘工作。1991年11月,當選法蘭西文學院的外籍院士。1994年6月,成為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名譽院士。[3]

1998年11月,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到訪日本東京,崇仁親王在日本皇宮舉行的國宴上,就日軍在戰爭時期的侵略暴行公開向江澤民道歉稱:「我的良知現在仍然令我很傷痛,我想向中國人民道歉。」[4][6][5]

2008年,崇仁親王的最後著作《我的歷史研究七十年》中寫道:「很遺憾,當我們回顧歷史就會發現,所謂和平只不過是戰爭的停歇期而已。但我認為即便如此,我們也無論如何要盡最大努力讓和平期儘可能長久地保持下去。」[5]

2016年10月27日,三笠宮崇仁親王在東京都中央區學校法人聖路加國際大學聖路加國際醫院因為心臟衰竭逝世,享高壽100歲。葬禮於11月4日舉行,三笠宮崇仁親王是明治時期以來最長壽的日本皇室在籍成員[3][4][6](次於在二戰後脫離皇籍、享年102歲的東久邇宮稔彥王)。

著作

単著
  • 『帝王と墓と民衆 - オリエントのあけぼの(付・わが思い出の記)』(カッパブックス:光文社、1956年)
    • 巻末に附載された「わが思い出の記」は、1956年までの自敘伝。
  • 『乾燥の國 - イラン・イラクの旅』(平凡社、1957年)
  • 『大世界史1 ここに歴史はじまる』文藝春秋、1967
  • 『生活の世界歴史 1 古代オリエントの生活』河出書房新社、1976年 のち文庫
  • 『古代オリエント史と私』(學生社、1984年)
  • 『古代エジプトの神々 - その誕生と発展』(日本放送出版協會、1988年)
  • 『レクリエーション隨想録』日本レクリエーション協會、1998.3.
  • 『文明のあけぼの - 古代オリエントの世界』(集英社、2002年)
  • 『わが歴史研究の七十年』(學生社、2008年)
翻譯
  • ジャック・フィネガン、赤司道雄・中沢洽樹共訳『古代文化の光 - ユダヤ教とクリスト教の考古學的背景』(岩波書店、1955年、増補版1966年)
  • ジャック・フィネガン『聖書年代學』(岩波書店、1967年)
  • ジャック・フィネガン『考古學から見た古代オリエント史』(岩波書店、1983年、復刊2004年)
編著・監修書
  • 編『日本のあけぼの - 建國と紀元をめぐって』(光文社、1959年)
  • 『世界の文化史蹟 第2巻.オリエントの廃墟』杉勇共編 講談社、1968.
  • 『歴史清談 古代オリエント/中國日本東北』陳舜臣対談 河北新報社、1987.10.
  • 岡田明子・小林登志子著、監修『古代メソポタミアの神々 - 世界最古の「王と神の饗宴」』(集英社、2000年)
記念論集
  • 『オリエント學論集 三笠宮殿下還暦記念』日本オリエント學會編. 講談社、1975
  • 『オリエント學論集 三笠宮殿下古稀記念』日本オリエント學會編. 小學館、1985.12.
  • 『三笠宮殿下米壽記念論集』三笠宮殿下米壽記念論集刊行會編著 刀水書房、2004.11.

家庭

崇仁親王與百合子於1941年10月結婚,育有三子二女,三個兒子均在崇仁之前先後去世。

參考文獻

外部連結

參見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三笠宮崇仁親王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