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雅提·亞諾什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匈雅提·亞諾什.

匈雅提·亞諾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此條目已列出參考文獻,但因為沒有文內引註而使來源仍然不明。 (2019年11月28日)請透過加入合適的行內引用來改善這篇條目。

匈雅提·亞諾什匈牙利語Hunyadi János;1390年-1456年8月11日),特蘭西瓦尼亞總督、匈牙利王國大將軍和攝政,馬加什一世之父,受國民讚譽的民族英雄。

他排解貴族之間的對立,收拾混亂的局面,又進行卓越的軍事改革:一、僱用捷克的胡斯派傭兵,組建堅固的車營和車陣,引入傭兵當作軍官,而車營裏的士兵主要使用槍炮等火器,負責維持戰線;二、重整民兵體系,徵召地方的農民作守土民兵(民兵雖不是精銳前鋒,但可以做為戰場的多數群眾),他提倡意大利的民兵訓練,並且鼓勵馬札爾人重組過去的輕騎兵,逐步增強臨時兵源的素質;三、盡可能僱用西歐的騎士,他們的衝擊力道勝過東歐騎兵,板金甲冑足以抵擋大部分的攻擊。這些改革締造他在1440年代前期對鄂圖曼土耳其的多次勝利,雖然在1444和1448年也敗給土耳其過。

他於1456年的貝爾格萊德之圍中,成功救援貝爾格萊德,並擊敗鄂圖曼土耳其10萬大軍,阻止了土耳其軍隊入侵歐洲。雖然蘇丹穆罕默德二世一度中箭而失去知覺,但匈雅提卻於當地感染疫病,在三個星期後(1456年8月11日)死去。

早年

匈雅提堡(位於今羅馬尼亞西部的胡內多阿拉)的主要入口
匈雅提堡(位於今羅馬尼亞西部的胡內多阿拉)的主要入口
17世紀描繪的匈牙利攝政王匈雅提·亞諾什
17世紀描繪的匈牙利攝政王匈雅提·亞諾什

1390年(或1406年[a])匈雅提出生在外西凡尼亞,家族是羅馬尼亞血統的騎士家庭。他的父親沃伊克(Voyk)本來是低級的貴族兼宮廷侍衛,但是因保衛匈牙利國王西吉斯蒙德一世(後來兼任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有功,被賞賜大量土地和「匈雅提堡」(今羅馬尼亞境內),匈雅提因此成為家族名稱。作為貴族子弟,匈雅提少年時每天都接受作戰訓練,並像其他年輕貴族一樣,自幼成為大貴族的侍從。長大後他先在1429年和匈牙利貴族之女伊莉莎白·西捷拉基(Erzsébet Szilágyi)結婚(育有兩子:拉底斯拉斯、馬加什),後來在1431年因匈王西吉斯蒙德的命令而成為米蘭公爵菲利波·瑪麗亞·維斯孔蒂的雇傭兵,並學習最流行的軍事技術和理論。

軍功發跡

1433年底西吉斯蒙德正式加冕為神聖羅馬皇帝,匈雅提回到匈牙利,被國王僱用為「宮廷騎士」。1437年西吉斯蒙德國王去世後,其女婿阿爾布雷希特二世哈布斯堡家族奧地利大公)接替為匈牙利國王,任命匈雅提到匈牙利南方邊境,協助抵擋鄂圖曼土耳其的進攻,當時土耳其軍逐步佔領塞爾維亞(至1438年底已幾乎控制塞國),嚴重威脅到匈牙利的國防安全。1439年他在賽曼德雷沃一地擊敗土耳其的偏軍,讓他聲名鵲起、廣受注目和肯定(國王將他們兄弟擢升為「真正的王國貴族」)。同年匈王阿爾布雷希特領軍抵禦土耳其,卻在戰敗撤退時因痢疾而死於內斯梅里的戰場上。

造王元帥

1439年匈王阿爾布雷希特死時,其遺孀伊麗莎白已懷孕(隔年初生下遺腹子拉斯洛五世),但匈牙利貴族們為免王權架空且急需成年、國力強大的鄰國君王來保衛匈牙利,遂在議會上選出波蘭國王瓦迪斯瓦夫三世(17歲)繼任,在匈國稱作「烏拉斯洛一世」。烏拉斯洛國王(兼任波蘭王)任命匈雅提為外西凡尼亞總督兼王國大元帥(也成為匈牙利最大的地主),匈雅提則幫助烏拉斯洛擊敗「偽國王」──奧地利大公拉斯洛五世(1440年5月嬰兒拉斯洛被母親伊莉莎白直接立為匈王)的勢力,並獲得教宗尤金四世支持烏拉斯洛而結束內戰(雖然伊莉莎白將兒子和匈牙利聖伊什特萬皇冠帶出,逃到奧地利)。匈雅提支持烏拉斯洛的原因是他把擊敗土耳其視為自己一生的志願,希望能結合波、匈兩國的軍事力量來反擊土耳其。

土耳其剋星

1443-1444年瓦爾納十字軍的路線圖,3萬大軍由國王烏拉斯洛一世和匈雅提領軍
1443-1444年瓦爾納十字軍的路線圖,3萬大軍由國王烏拉斯洛一世和匈雅提領軍

1440年烏拉斯洛一世確認為匈牙利國王後,賜予匈雅提五個瓦拉幾亞的莊園,以回報他的支持。國王也致力於討伐土耳其的聖戰,組織起一支龐大的十字軍(三萬人),發動西方世界拯救東羅馬帝國的最後嘗試。1441-1442年的第一回戰事頗為順利,匈雅提先在1441年的赫爾曼施塔特戰役中大破鄂圖曼軍兩萬人,殺死土軍主帥梅西迪·貝伊,後來又在1442年以訓練精良的1.5萬大敗7萬的土耳其軍,讓他在基督世界享譽國際(被稱為土耳其剋星),並使威尼斯共和國和教皇尤金四世在財政上加碼支持;但是第二回合──1444年的瓦爾納戰役(對上五萬土軍)卻一敗塗地。

當瓦爾納之戰纏鬥高峰、勝負未分之時,率領右翼奮戰的匈雅提派人請國王殿後指揮,切勿和土軍短兵相交,但年輕好勝的烏拉斯洛反而率親軍躍入前鋒,想穿越土耳其禁衛軍陣線、陣斬鄂圖曼蘇丹穆拉德二世,結果國王卻中伏墜馬、直接戰死,導致十字軍徹底崩潰(匈雅提拚死想搶回國王的遺體,但以失敗告終)。敗後的匈雅提死裏逃生,回到匈牙利。此時匈牙利的貴族會議只能承認年幼的拉斯洛五世為匈牙利國王(拉斯洛本人在奧地利被軟禁),但任命匈雅提為攝政王(由中小貴族一致推舉他),負責管理國家並行使大部分的王室特權。此時他擁有的土地已達80萬公頃,成為王國最富有的人,但他卻把大多數的收入用來組織軍隊,以對抗「巨大惡龍」一般的土耳其。

中間戰役

在此期間,匈雅提與土耳其人的作戰互有勝負,但曾在1448年於科索沃敗給鄂圖曼蘇丹穆拉德二世(兩萬匈軍敗給五萬土軍,匈死一萬、土死五千),在逃亡借道塞爾維亞時又被當地君主杜拉德·布蘭科維奇俘虜,幸好當地的東正教主教和偏匈牙利的貴族說服成功,讓他得以支付10萬弗羅林金幣以贖回人身自由。但是戰敗、受俘仍使他的威望降低許多。

1447到1451年間,匈雅提攻打約翰·吉斯克拉(捷克籍軍閥)四次,其中三次久攻不下撤退 ,1451年第四次進攻時被突襲敗北,不再出兵。1450年匈雅提出兵攻打塞爾維亞,擊敗了布蘭科維奇並報復兩年前俘虜自己的仇恨;1451年雙方簽訂和約,互相交出侵佔、攻陷的土地,但塞爾維亞賠償了15.5萬弗羅林金幣,同時布蘭科維奇的孫女和匈雅提的次子馬蒂亞訂下婚約,作為待在匈牙利的半個人質。

貝爾格萊德勝利與病死

塞爾維亞君主杜拉德·布蘭科維奇的宮殿遺址,1448年匈雅提被塞人俘虜後,曾被關押在此處堡壘
塞爾維亞君主杜拉德·布蘭科維奇的宮殿遺址,1448年匈雅提被塞人俘虜後,曾被關押在此處堡壘

1453年,土耳其蘇丹穆罕穆德二世攻陷君士坦丁堡,全歐震驚。1456年穆罕默德二世把攻陷君士坦丁巨牆的大砲指向匈國南方的要塞城市──貝爾格萊德,展開貝爾格萊德之圍。基督徒從來不知道有這樣厲害可怕的大砲。而守城主帥匈雅提使出他名垂千古的戰爭技巧和勇氣來領導抗戰。終於,由於城中對飢餓的煎熬使得五萬匈牙利軍對戰鬥麻痺,守城方出城瘋狂突襲,居然擊敗七萬的土耳其大軍並奪得大砲。穆罕穆德二世雖然親自上陣抵抗,結果大腿上中了一箭,昏死過去,被部下救回。他甦醒過來之後立即下令撤兵。讓匈雅提獲得決定性的勝仗。

圍城戰結束三個星期後,由於軍營中爆發鼠疫,匈雅提在(1456年)8月11日因鼠疫死去(享年50)。戰役前教皇命令歐洲教會在中午敲響他們的鐘聲,為那些正在戰鬥的人祈福;戰勝後基督教堂的鐘聲在中午響起,紀念貝爾格萊德的勝利。

紀念和遺產

匈雅提的騎馬雕像
匈雅提的騎馬雕像
匈雅提的銅像
匈雅提的銅像

他死後,匈牙利人尊他為最偉大的英雄,永遠懷念這位「白騎士」(正義騎士)。他的小兒子馬加什一世藉由父親的威望與恩澤,在1458年被貴族們推選為匈牙利國王,更成為名垂千古的偉大英主。父子都被譽為反鄂圖曼併吞的捍衛者。

羅馬尼亞的史學家讚頌了匈雅提,並在羅馬尼亞歷史中替他擺上一個重要的地位。 然而,羅馬尼亞民族主義視他為馬札爾人,並沒有像匈牙利民族主義那樣擁護他、尊他為民族英雄。 直到20世紀下半的共產主義元首──尼古拉·齊奧塞斯庫時代,為了民族共產主義的宣傳需要,遂將匈雅提塑造為羅馬尼亞的民族英雄。

同時代的法國外交官菲利普·德·科米納將匈雅提描述為一位非常勇敢的紳士,稱他為「瓦拉幾亞的白騎士、一位無比榮耀和謙遜的人,長期以來統治著匈牙利王國,並與土耳其多次征戰」。

注釋

  1. ^ 雖然有紀錄他出生於1390年,但史學家推論這個生年不可信,因為跟他下一個弟弟(1409年生)年紀差了20歲,非常不合理

參考書目

  • 周力行,《匈牙利史》,台北:三民書局,2013
  • 溫蓋爾·馬加什 等著、李鴻臣 等譯,《匈牙利史》,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2
  • (美)威爾·杜蘭著、幼獅文化公司譯,《世界文明史‧第六卷‧宗教改革》第一部第九章,北京:東方出版社,1998
  • 《Aeneas Silvius Piccolomini: Europe (c. 1400-1458)》 (Translated by Robert Brown, introduced and commented by Nancy Bisaha) (2013).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press. ISBN 978-0-8132-2182-3.
  • 《The Annals of Jan Długosz》 (An English abridgement by Maurice Michael, with commentary by Paul Smith) (1997). IM Publications. ISBN 1-901019-00-4.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匈雅提·亞諾什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