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烈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崔烈.

崔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崔烈(?-193年) 字威考崔駰之孫,崔瑗的哥哥崔盤的兒子[1][2],東漢官員。

生平

崔烈出自博陵崔氏,在當時的北方非常有名望。漢靈帝的時候買官,從公卿到地方官員明碼標價。有錢的先交錢後授官,沒錢的先授官再交兩倍的錢。崔烈給了漢靈帝的保姆程夫人五百萬錢之後被授予司徒。拜官的那天,漢靈帝對身邊的近侍說:「這官賣得便宜了,應該可以到一千萬錢的。」程夫人說:「崔烈是冀州的名士,怎麼會買官呢,要不是我牽線連這些都沒有。」朝堂上的人聽見之後將此事傳開,崔烈的聲譽就受到了損害。崔烈很不安,問當時任虎賁中郎將的兒子崔鈞:「我現在位列三公,大家怎麼評論?」崔鈞說:「人們說你年輕的時候就有名聲,不會成不了三公。但是你現在上位了,大家覺得很失望。」崔烈問為什麼,崔鈞說:「說話的人嫌棄你身上的銅臭。」這就是銅臭一詞的由來。崔烈聞言大怒,掄起手杖就打。崔鈞狼狽逃走,崔烈罵道:「你想死嗎,你父親打你你還跑,這是孝順嗎?」崔鈞回答說:「舜伺候他父親的時候,打得輕就挨,打得重就跑,所以這不算是不孝」。聽了這話,崔烈覺得是自己的不對就停手了。[3]

中平二年(185年),當時涼州連年兵戰無法平息,崔烈以為應該放棄涼州,靈帝便召集公卿百官商議,議郎傅燮聽聞崔烈此言後大聲喊道:「只要斬殺了崔司徒,天下就可以安定!」而尚書郎楊贊因此欲以「在朝廷上侮辱大臣」之罪彈劾傅燮。靈帝則問傅燮緣由,傅燮為靈帝分析涼州的重要,並說明一旦放棄涼州將有巨大損失,並言崔烈若不知道其中利害則是其愚昧,如果知道還要建議靈帝放棄涼州則是崔烈的大不忠。靈帝亦認為傅燮所言有理,並聽從了他的建議不放棄涼州。

崔烈後來官至太尉。董卓漢獻帝之後,當時任河西太守的崔鈞與袁紹起兵反董,董卓便將崔烈捉拿下獄。董卓死後,崔烈被授予城門校尉,最終在李傕攻入長安的時候被亂兵所殺。

關於崔烈的下場,華嶠《後漢書》另有一說是:董卓死後,崔烈得歸長安。[4]

參考資料

  1. ^ 《世說新語注·文學第四·4》:摯虞文章志曰:「烈字威考,高陽安平人,駰之孫,瑗之兄子也。
  2. ^ 《新唐書·卷七十二·表第十二·宰相世系二》:毅生駰,字亭伯,長岑長。二子:盤、寔。盤生烈,後漢太尉、城門校尉。
  3. ^ 《後漢書·卷五十二·崔駰列傳第四十二》:寔從兄烈,有重名於北州,歷位郡守、九卿。靈帝時,開鴻都門榜賣官爵,公卿州郡下至黃綬各有差。其富者則先入錢,貧者到官而後倍輸,或因常侍、阿保別自通達。是時,段熲、樊陵、張溫等雖有功勤名譽,然皆先輸貨財而後登公位。烈時因傅母入錢五百萬,得為司徒。及拜日,天子臨軒,百僚畢會。帝顧謂親幸者曰:「悔不小靳,可至千萬。」程夫人於傍應曰:「崔公冀州名士,豈肯買官?賴我得是,反不知姝邪?」烈於是聲譽衰減。久之不自安,從容問其子鈞曰:「吾居三公,於議者何如?」鈞曰:「大人少有英稱,歷位卿守,論者不謂不當為三公;而今登其位,天下失望。」烈曰:「何為然也?」鈞曰:「論者嫌其銅臭。」烈怒,舉杖擊之。鈞時為虎賁中郎將,服武弁,戴鶡尾,狼狽而走。烈罵曰:「死卒,父楇而走,孝乎?」鈞曰:「舜之事父,小杖則受,大杖則走,非不孝也。」烈慚而止。烈後拜太尉。
  4. ^ 華嶠《後漢書》:崔鈞為西河太守,與袁紹起兵,董卓收鈞父烈,下之郿獄,銀鐺。卓誅,烈得歸長安也。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崔烈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