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爾德里克一世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希爾德里克一世.

希爾德里克一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此條目需要擴充。 (2014年8月14日)請協助改善這篇條目,更進一步的訊息可能會在討論頁或擴充請求中找到。請在擴充條目後將此模板移除。
希爾德里克一世
Childéric Ier
薩利昂法蘭克國王
希爾德里克一世
薩利昂法蘭克國王
統治457年—481年6月26日
前任墨洛維
繼任克洛維一世
出生440年
逝世481年6月26日(481-06-26)(41歲)
圖爾內, 比利時
安葬
配偶圖林根的巴西娜
子嗣克洛維一世
奧多芙勒達
藍蒂爾德
奧多芙勒德
王朝墨洛溫王朝
父親墨洛維
宗教信仰天主教
1683年在圖爾內希爾德里克王墓穴中發現的印戒的副本。[1]現藏法國國家圖書館。
1683年在圖爾內希爾德里克王墓穴中發現的印戒的副本。[1]現藏法國國家圖書館

希爾德里克一世(法語:Childéric Ier,440年-481年6月26日),自457或​​458年起任薩利昂法蘭克人國王。他的名字來自法蘭克語hild-「戰鬥」和-rik「強大」,Childericus是其拉丁文形式。[2]他是克洛維一世的父親。

希爾德里克一世是墨洛溫王朝能夠確證存在的第一位國王。[3]文獻來源和考古研究證明他既是法蘭克人國王,也是羅馬行省比利時高盧的總督。這是由法蘭克精英統合管理日耳曼-羅馬異教文化和多瑙河部落之間的一個典型例子。希爾德里克是唯一不加入阿里烏教派的日耳曼人國王,他給予當地精英和主教同樣的重視。

背景

歷史記載

第一部有關希爾德里克的重要記載包含在都爾主教格雷戈里寫的《歷史記錄》中。[4]作者試圖轉錄並解釋自己手邊的記錄,比如《安德卡文通志》[5]和《聖雷米傳》[6],這些資料現在已散佚。他的著作的真實性由此得到保障。

三個格雷戈里之前的文獻提到高盧北部的政治局勢。[7]這包括沙夫主教許達提烏斯的《編年史》[8]、公元5世紀的高盧-羅馬文獻《511年高盧編年史》、阿旺什主教馬里烏斯所寫的編年史。[9]

還有兩個補充的信息來源:《聖女日南斐法的一生》(Vita Sanctæ Genovefæ)[6],它由聖雷米和克洛維所寫,提供了有關克洛維父親的一些信息,敘述了希爾德里克在巴黎的遠征。如果這些來源是有限的,1653年發現了希爾德里克的墓,裏面發掘的陳列物是優良的補充材料。[10]

五世紀高盧北部的地緣政治發展

比利時行省的法蘭克人——五世紀下半葉希爾德里克統治時代
比利時行省的法蘭克人——五世紀下半葉希爾德里克統治時代

希爾德里克之前,薩利克法蘭克人從342年起被作為羅馬帝國的盟友安插在高盧北部的托克薩德里亞,這個地方在默茲河流域,在今日馬斯特里赫特和木炭森林以北。[11]他們都是五世紀初克洛迪翁驅使的。由於羅馬帝國的削弱,他們在430-435年儘量延長自己的在佛蘭德平原和斯凱爾特河畔的統治地位,然後索姆河的山谷。但埃提烏斯在448來到此處,並堅持與他們待在一起。在圖爾內、阿拉斯和康布雷他們開始融合。他們的酋長成為羅馬軍官,領導聯合部隊,是羅馬防線的支柱。經過墨洛維(他的存在與否無法確證)的統治,希爾德里克成為薩利克法蘭克人首領。其他法蘭克酋長也還存在,包括康布雷王國的君主卡拉里克。[11]他們的第一次幫助維護羅馬帝國的決定性行動是在451年對抗阿提拉。[12]

埃提烏斯死後、希爾德里克在位期間,埃吉迪烏斯將軍統帥在456-464年間巴黎盆地的羅馬軍隊。另一名將軍保羅是負責古時候的法蘭克人區域、從索姆河盧瓦爾河的海上走廊。他在469年對撒克遜人的戰爭中陣亡。[13]同時,狄奧多里克二世(453-466)統治的圖盧茲的西哥特王國成為西歐的第一強權。他弟弟尤里克統治下,它變成一個真正的主權國家,與羅馬人的同盟瓦解。征服是必要的,尤里克採取擴張政策。[14]他的部隊抵達盧瓦爾河谷,力爭控制都爾。在此背景下,希爾德里克力克撒克遜人、西哥特人和阿勒曼尼人,支持羅馬駐軍。 他帶領薩利克法蘭克人幫助埃吉迪烏斯,在盧瓦爾和奧爾良的戰役中遏制西哥特人和撒克遜人的擴張。他們還參與了保羅在都爾對西哥特人的戰鬥。470年,都爾落入了他們手中,還有洛什和昂布瓦斯。[15]埃吉迪烏斯死後,他兒子西阿格里烏斯移至蘇瓦松。之後他施壓法蘭克人,讓他們對付西哥特人。

生平

希爾德里克逝世之前的高盧版圖。[16]
希爾德里克逝世之前的高盧版圖。[16]

動盪的生活

格雷戈里的記載中希爾德里克第一次出場是在457年。[17]這年希爾德里克侮辱了他的臣民的女人,導致自己被憤怒的人民廢黜。他在圖林根躲了8年,大概從451年開始。[18]投奔圖林根國王比西努斯後,他引誘了後者的妻子巴西娜,一有機會就把巴西娜帶到自己的領地內。法蘭克人再次把他推上寶座後,他娶了巴西娜。他們兩人生了克洛維一世[17]

格雷戈里的這段描寫很像民間故事或傳奇,也許混合了他自己的臆造。歷史的敘事是如此的巧合,當有一個圖林根國王叫比西努斯(Basin),克洛維的母親的名字就被定為巴西娜(Basine)了。

比利時第二行省總督

像許多其他蠻族酋長一樣,希爾德里克頭腦很簡單,尤其是在羅馬帝國的防務方面。[19]聖雷米給克洛維的信中寫道:

[20]

這句話表明希爾德里克成為了比利時第二行省的民事和軍事領導人,它在羅馬社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地方。在信中沒有提到他在其他省份(如蘭斯、蘇瓦松和圖爾內)的責任。作為羅馬將軍,他的墓葬與其地位是相稱的:他的墓中發現了鍍金十字胸針、羅馬將軍戰袍、以及刻有他頭像的印戒,這是皇帝才有的待遇。[19]米歇爾·魯什推斷,希爾德里克的職位是埃吉迪烏斯親自任命的。[21]

封建國王和薩利克法蘭克人的首領

希爾德里克是一個重要人物。既是封建國王,也是薩利克法蘭克人的酋長。他不僅需要統治羅馬的一個行省,也參加了遠離其大本營的其他羅馬軍隊的戰鬥。他參與羅馬的政治,通過他在高盧和意大利的戰鬥。此外,從圖林根回來後,他加入了「羅馬派」,積極支持埃吉迪烏斯將軍的軍事行動,後者是高盧北部的另一個羅馬人統治者,甚至跟他一起反抗李希梅爾[22]

希爾德里克和埃吉迪烏斯,與薩利克法蘭克人一起,替馬約里安賣命到458年,這有助於加強高盧北部法蘭克人與羅馬的關係。[18]馬約里安稱帝後,希爾德里克和他的法蘭克子民還設法驅逐里昂的勃艮第人到阿爾勒加入埃吉迪烏斯的隊伍。[23]

奧爾良戰役

《許達刻編年史》、511年的《高盧編年史》和阿旺什的馬里烏斯的編年史都提起463年發生的三個戰鬥。馬里烏斯確認,埃吉迪烏斯和西哥特人在奧爾良附近打了一仗:弗雷德里克的兄弟——西哥特王歐里克被殺。據511年編年史,西哥特人最終被法蘭克人打敗。

一個世紀之後,都爾主教格雷戈里寫道Childericus Aurelianis pugnas egit(「希爾德里克在奧爾良打過仗」)。在他閱讀相關記在後,格雷戈里斷言若法蘭克人到過這個地方,希爾德里克必然是以此處為大本營的,因為他是薩利克法蘭克人的首領。這兩個來源涉及一個選擇:要麼有兩場戰鬥,或是希爾德里克作為 羅馬將軍埃吉迪烏斯的盟友率領聯軍。在464年埃吉迪烏斯死後,希爾德里克繼續以羅馬的名義捍衛高盧北部薩利克法蘭克人的利益。 埃吉迪烏斯的兒子斯雅戈里烏斯,繼承了他父親在蘇瓦松、桑利博韋周圍的的權力,成為羅馬當局在該地勢力的新代表。

圍困巴黎(465年—475年),他和聖女熱納維耶芙的聯繫

一年後的465年,希爾德里克圍困巴黎。這個情節在法蘭克國王的生涯中特別難於理解,如果我們不了解聖女日南斐法的經歷。後者是巴黎的行政官,對天主教相當虔誠,對聖德尼的崇拜自她開始,主張反阿里安政策。西格里烏斯一直覬覦高盧北部,開始接近阿里安西哥特。在巴黎,西格里烏斯的支持者——地道的羅馬代表和法蘭克人支持者之間矛盾甚深,內戰一觸即發。聖女熱納維耶芙祖上是法蘭克起源,她很可能在拉昂約見了希爾德里克,要求他進行干預,以保護公眾的生命。[24]後者決定「封鎖西格里烏斯,不允許巴黎進入公開的戰爭狀態」[24],對它實行十多年的禁運,儘管聖女熱納維耶芙設法給城市獲取了一些物資[25],這並未使這位法蘭克國王不悅,他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十多年來,她成功地創造出一個和平區,不會偏袒衝突中任何一方。

對抗撒克遜人:昂熱戰役(469年)

由於羅馬和法蘭克人的支持,羅馬將軍保羅對西哥特人宣戰。469年,阿多瓦克里烏斯與他的撒克遜人部隊威脅昂熱。希爾德里克次日到達並獲勝。保羅陣亡,希爾德里克佔領了城市。有論者得出結論,希爾德里克與保羅並肩作戰,希爾德里克是羅馬的盟友。然而,Fredegaire認為保羅是被希爾德里克殺死的。現代歷史學家不承認這種推斷[19],但在這場戰鬥中有好些勢力對抗羅馬,所以這個聯盟也未必成立。[7]隨後羅馬開始了與原來盟軍之間的戰鬥,另一方面繼續對抗撒克遜人。希爾德里克獲知盧瓦爾河谷下游的島嶼已被他們中的頑抗者所佔據。Rignomer可能已經打造了從勒芒保護盧瓦爾河口防線。469年,阿摩里卡人和不列顛人在Riothame國王統領下登錄盧瓦爾河下游的島嶼,估計有12萬軍隊,援救不列顛人國王Anthemius,並試圖加入代奧爾的法蘭克人。 但尤里克打擊了抵抗者,兩天後獲勝。不列顛倖存者逃亡勃艮第,尤里克圍困了都爾城。

與奧多亞塞結盟

476年,羅馬帝國瓦解,奧多亞塞奪權,「羅馬-法蘭克人」同盟的統治受限,希爾德里克和埃吉迪烏斯的兒子西亞格里烏斯控制的區域發生了分化。不像西亞格里烏斯總是聯絡西哥特人——當時的主要強權,希爾德里克決定會見東羅馬帝國皇帝芝諾認定的奧多亞塞以達成協議。訂立盟約之後,奧多亞塞正式被芝諾確認為國王。希爾德里克然後帶領一支遠征軍侵入侵意大利北部的阿拉曼,通過施普呂根和貝林佐納。通過這種姿態,它表明他仍然忠於羅馬帝國。希爾德里克,根據格雷戈里的記載,從此獲得了歐洲的視角。[26]

逝世

從470年起,他不再出現在各種記錄中。通過研究他的墓中發現的各種銅幣可以證明他於481年去世。[27][28]文獻記載他在6月26日死於圖爾內

希爾德里克之墓

希爾德里克之墓的發掘

希爾德里克的金蜜蜂,頭部和胸部是金的,翅膀鑲嵌石榴石。以相反的方式緊扣在一起。
希爾德里克的金蜜蜂,頭部和胸部是金的,翅膀鑲嵌石榴石。以相反的方式緊扣在一起。

1653年5月27日,一名工人在圖爾內聖布萊斯教堂墓地邊上拆遷一所宅邸時發現了一個地洞,內有多種珍貴的文物:一把禮儀劍、胸帶、首飾黃金、鑲有石榴石的掐絲琺瑯、金牛頭和一個寫有「國王希爾德里克」(CHILDIRICI REGIS)字樣的金戒指[29],這使得墓主身份得以識別。[30] 同時還發現300個金蜜蜂裝飾,而不是金鳶尾或金蟬。據Michel Rouche,希爾德里克在圖林根的時候以金蜜蜂為裝飾,那是圖林根人臣屬於匈人時的風俗。螞蚱是一種昆蟲,特別是地中海有大量分佈,但在草原地區不存在。蜜蜂蜂王的形象象徵母系氏族制。 [31]

大公利奧波德·威廉,西班牙屬尼德蘭總督,在拉丁美洲做了一個報告,寶藏一開始轉到維也納的哈布斯堡家族手中,然後在1665年作為禮物送給路易十四。它保存在皇家圖書館(現在的法國國家圖書館)。拿破崙對希爾德里克的寶藏很感興趣,用蜜蜂紋章代替了卡佩王朝的百合圖案。[32]

希爾德里克的寶藏中有80公斤的黃金物品在1831年11月5至6日晚上從皇家圖書館被盜。兩個金蜜蜂在塞納的幾個房間被發現,金子的部分已被熔走,剩餘的部分被甩在那兒。今天那些在發現時就附在上面的精美雕刻依然保留,而一些哈布斯堡王朝的仿品也保存下來。[33]不過一些殘件被發現並轉到內閣國家圖書館。利奧波德給路易十四的捐贈物品清單于1978年公開,它可以讓你知道那樁竊案。

墓中的考古發現

發掘清單中有三個子類[34]:希爾德里克本人的武器、服飾,以及馬具。墓室的相鄰的部分可能是女性墓,也許主人就是他的妻子巴西娜。

希爾德里克王所佩大刀的部件。 BNF, Gallica.
希爾德里克王所佩大刀的部件。 BNF, Gallica.

服裝和配飾中,留下來的有一條金腰帶扣、一對鞋環,戰袍肩部的十字形金搭扣,他自己的印戒,一枚金戒指、一個純金的手鐲和扣錢包。還有國王的武器:長矛、戰斧、長劍和法蘭克大刀。最近發現兩個位於緊鄰希爾德里克墓的馬群的墓葬,據推測是希爾德里克的戰馬和他一同埋葬。[35][36]其中發現了馬頭骨和馬具。 30個金蜜蜂使馬具顯得很有生氣,因為他們配的是皮革而不是布料。

最後國王遺骸附近發現的一個較小的頭蓋骨以及一些女性飾品引發了關於附近可能的女性墓葬的討論,那說不定就是他的妻子巴西娜。不過墓中發現的女性飾品數量不多,因此這個假說也就不那麼牢靠,不過不排除墓葬曾經被盜或者搜索不夠徹底的可能。

對文物的解釋

分析結果顯示這些寶物受到多重影響。[10]希爾德里克很坦率,像任何一個領導者一樣,他的墓包含了大量的武器,包括著名的法蘭克大刀和長劍。十字形金搭扣和印戒都是羅馬政府的政要所使用的裝束,即使希爾德里克的戒指受到法蘭克傳統的影響,如長頭髮。超過一百枚金幣被發現,很大程度是受命於拜占庭皇帝芝諾而鑄造的。皇家所籌集的這筆資金有利於法蘭克人更好的受到總督管理。[37]一些武器裝飾元素打上了拜占庭的印記。日耳曼人的影響出現在葬禮的排場與墳墓坑附近的馬,和場中的眾多的金手鐲上。最後多瑙河文化影響了墓中的家具和床。值得注意的是,有大量的白銀器物,石榴石、裝飾彩瓷板和武器分段裝飾扣。多瑙河式樣的皇家用品中也有相似的影響,融匯了匈奴哥特奄蔡薩爾馬提亞的風格。

國王墓的出土文物顯示了這位國王試圖融合異教文化和日耳曼-羅馬文化。[38]希爾德里克一世的長處是他是唯一不加入阿里烏教派的國王,這可以吸引地方精英的注意,以及團結那些希望比其他蠻族地區更容易引入天主教的主教。

配偶與子女

希爾德里克與圖林根的巴西娜結婚,生有一子三女:

  • 克洛維一世(466年—511年)
  • 奧多芙勒德(469年—?)
  • 奧多芙勒達(470年—534年)
  • 藍蒂爾德(471年—508年)

腳註及參考

  1. ^ L'anneau original a disparu lors du vol de 1831. Description du sceau : buste du roi, vu de face, les cheveux longs jusqu'aux épaules, partagés par une raie médiane. Il est cuirassé, le paludamentum sur l'épaule gauche, et tient une lance de la main droite. Inscription : « Childerici Regis ».
  2. ^ Marie-Thérèse Morlet, Les noms de personnes sur le territoire de l』ancienne Gaule du Template:Sp-, Paris, CNRS, t. I (les noms issus du germanique continental et les créations gallo-germaniques), 1968, p. 131a. — Cet ancien nom de personne germanique, très répandu, est également attesté plus tardivement sous les variantes Heldricus, Hilderichus, Hildericus, Hildrich, Hildricus, Hiltirich, Hiltrih, etc. (ibid.).
  3. ^ B., Dumézil. Le bon temps des Rois mérovingiens. L』Histoire. 2010, 358: 44.  已忽略未知參數|month=(建議使用|date=) (幫助)
  4. ^ Grégoire de Tours, Libri historiarum, B. Krush et W. Levison, M.G.H, Scriptores rerum Merovingicarum, 1,1, Hanovre, 1951 traduction française R. Latouche, , Paris, Les Belles Lettres, 1963
  5. ^ Annales Sancti Albini Andegavensis, Chroniques des églises d'Anjou [Texte imprimé], Paris, MM. Paul Marchegay et Émile Mabille, 1869 (écrites à l'abbaye Saint-Aubin d'Angers).
  6. ^ 6.0 6.1 James 1988,p.11)
  7. ^ 7.0 7.1 James 1988,p.9)
  8. ^ HYdacey, Chroniques : (Sources chrétiennes, 219), Paris, éditions du Cerf, 1974
  9. ^ Marius d'Avenches, Chroniques (455-481) [archive], texte original et traduction. Oeuvre numérisée et traduite par Marc Szwajcer.
  10. ^ 10.0 10.1 Michel Kazanski et Patrick Périn, « Le mobilier de la tombe de Childéric Ier ; état de la question et perspectives », Revue archéologiques de Picardie, no 3-4, 1988, p. 20-26
  11. ^ 11.0 11.1 Leguay 2002, p. 93-94
  12. ^ Inglebert 2009, p. 62
  13. ^ Inglebert 2009, p. 95
  14. ^ Inglebert 2009, p. 106-107
  15. ^ Inglebert 2009, p. 108
  16. ^ Vidal-Lablache, Atlas général d'histoire et de géographie, 1894
  17. ^ 17.0 17.1 Grégoire de Tours, Liber Historiarum, vol. livre II
  18. ^ 18.0 18.1 Rouche 1996,p.13)
  19. ^ 19.0 19.1 19.2 Karl Ferdinand Werner, « De Childéric à Clovis : antécédents et conséquences de la bataille de Soissons en 486 », Revue archéologique de Picardie, vol. 3, no 1, 1988, p. 4
  20. ^ K.-F. Werner, Les origines, Paris, Fayard, 1984, p. 286
  21. ^ Rouche 1996,p.187)
  22. ^ Rouche1996,p.186)
  23. ^ Rouche1996,p.138)
  24. ^ 24.0 24.1 Rouche1996,p.191-192)
  25. ^ F Bertout de Solières, Les fortifications de Paris à travers les âges
  26. ^ Rouche1996, p. 189
  27. ^ Cette s'appuie sur le témoignage du Liber Historiæ Francorum qui attribue un durée de vingt quatre ans pour le règne de Childéric et en considèrent un début de règne en 457 ou 458.
  28. ^ Christian Settipani, La Préhistoire des Capétiens (Nouvelle histoire généalogique de l'auguste maison de France, vol. 1), éd. Patrick van Kerrebrouck, 1993 (ISBN 2-9501509-3-4), p. 53-4.
  29. ^ Jean Benoît Désiré Cochet, Le tombeau de Childéric Ier, Paris, 1859
  30. ^ Jean-Jacques Chifflet, Anastasis Childerici Francorum regis : Officina Plantiniana, Anvers, 1655. Conservé à la Bibliothèque de Tournai.
  31. ^ Michel Rouche, Attila, Fayard, 2009, p. 275
  32. ^ Colette Beaune, Naissance de la nation France, vol. III : Le roi, la France et les Français, Gallimard, coll. « Folio histoire », « Les lys de France », p. 324.
  33. ^ Jean-Jacques Chifflet, Diverses gravures sur des objets du tombeau de Childéric
  34. ^ Un point sur l'historiographie concernant les recherches sur la tombe et le détail de l'inventaire enrichi de planches de Jean-Jacques Chiflet sont contenus dans Michel Kazanski et Patrick Périn, « Le mobilier de la tombe de Childéric Ier ; état de la question et perspectives », Revue archéologiques de Picardie, no 3-4, 1988, p. 13-38
  35. ^ R. Brulet, « Archéologie du quartier Saint-Brice à Tournai », catalogue de l'exposition, Tournai, mars 1986
  36. ^ Raymond Brulet (Pr.), Gérard Coulon, Marie Jeanne Ghenne-Dubois et Fabienne Vilvorder, « Le mobilier de la tombe de Childéric Ier ; état de la question et perspectives », Revue archéologiques de Picardie, no 3-4, 1988, p. 39-43
  37. ^ Geneviève Bührer-Thierry et Charles Mériaux, 481 : la France avant la France, Paris, Belin, 2010, p. 65-69
  38. ^ Leguay 2002, p. 95

參考文獻

原始文獻

  • Grégoire de Tours, Histoire des francs
  • Marius d'Avenches, Chroniques (455-481), Clermont-Ferrand, Éditions Paleo, 2008
  • Hydace, Chroniques : Sources chrétiennes, 219, Paris, éditions du Cerf, 1974

書籍和期刊論文

  • Jean-Jacques Chifflet, Anastasis Childerici Francorum regis : Officina Plantiniana, Anvers, 1655
  • Hervé Inglebert, Atlas de Rome et des Barbares, IIIe ‑ VIe siècle, Paris, Éditions Autrement, 2009
  • Edward James, « Childéric, Syagrius et la disparition du royaume de Soissons », Revue archéologique de Picardie, vol. 3, no 4, 1988.
  • Stéphane Lebecq, Les origines franques Ve ‑ IXe siècle, Paris, éditions du Seuil, 1990
  • Jean-Pierre Leguay, L'Europe des États Barbares Ve ‑ VIIIe siècles, Paris, Belin, 2002
  • Michel Rouche, Clovis, éditions Fayard, 1996
  • Karl Ferdinant Werner, « De Childéric à Clovis : antécédents et conséquences de la bataille de Soissons en 486 », Revue archéologique de Picardie, vol. 3, no 1, 1988.
  • Gildas Salaün, Arthur Mac Gregor et Patrick Périn, « Empreintes inédites de l'anneau sigillaire de Childéric Ier : état des connaissances », Antiquités Nationales, no 39, 2008
希爾德里克一世
墨洛溫王朝
出生於:440年逝世於:481年6月26日
前任:
墨洛維
薩利昂法蘭克國王
457年—481年6月26日
繼任:
克洛維一世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希爾德里克一世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