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文學爆炸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拉丁美洲文學爆炸.

拉丁美洲文學爆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拉丁美洲文學爆炸(西班牙語:Boom Latinoamericano)是一場發生在1960年代至1970年代之間的文學運動,在那期間一大批相關拉丁美洲作家的作品流行於歐洲並最終流行於全世界。說起這場文學爆炸人們會很自然地聯想到四位主將:阿根廷胡利奧·科塔薩爾墨西哥卡洛斯·富恩特斯秘魯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以及哥倫比亞賈西亞·馬奎斯。這些作家受到歐洲和北美現代主義的影響,同時也秉承了拉美先鋒運動的衣缽,向拉美文學的傳統套路發起挑戰。他們的作品帶有實驗性質,並且十分政治化。「毫不誇張的說」,評論家傑拉爾德·馬丁寫道,「在1960年代南方大陸上有兩件事比其他所有事情都更有影響,首先是古巴革命拉丁美洲第三世界的廣泛衝擊,第二件便是拉丁美洲文學爆炸,它的起伏與1959年至1971年古巴自由觀念的興衰息息相關。」[1]

這些新晉作家的迅速成名,很大程度上歸功於他們的作品是最早一批在歐洲出版的拉美小說,主要由像加泰羅尼亞巴塞隆拿的先鋒文學出版社希克斯·巴拉爾這樣的出版社出版。[2]當然,弗雷德里克·M·納恩也寫道「拉美小說家變得聞名世界是通過他們作品中對政治和社會行為的鼓吹,同時也因為他們中的很多人很幸運的在拉丁美洲之外獲得受眾──通過翻譯和傳播,有時也由於作家們流亡他鄉。」[3]

歷史背景

1960及1970年代,整個拉丁美洲都處於動盪不安,冷戰強烈影響拉美的政治和外交。這種政治氣候成為了拉丁美洲文學爆炸的背景,激進思潮無可避免產生。1959年古巴革命以及之後美國試圖通過豬灣入侵進行干涉,可以看成這一時代的開端。[4]古巴在外交上完全倒向蘇聯,結果引發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當時美國蘇聯正滑向核戰爭的邊緣。[5]整個1960至1970年代阿根廷、巴西、智利、巴拉圭、秘魯和許多其他國家都由軍事獨裁政權統治。比如1973年9月10日,智利民選總統薩爾瓦多·阿連德被推翻,取而代之的是奧古斯托·皮諾切特將軍,其統治持續到1980年代末。[6]皮諾切特治下的智利「因對人權的踐踏和打擊政敵的手段而聲名狼藉」,[7]而在阿根廷1970年代發生了骯髒戰爭,因違反人權的和大批阿根廷公民莫名失蹤而惡名昭彰。[8]這些政府有美國支持,許多作為以打擊和剪除政治反對者為目的,換句話說,就是在「所謂的禿鷹行動」中「消滅他們的肉體」。[9]

在1950到1975年間拉美發生了劇變,文學創作日益貼近社會歷史現實。[10]美洲的西班牙語小說家自我定位亦隨之變化。城市的發展、中產階級崛起、古巴革命進步聯盟拉美國家間交流的增加、大眾傳媒日益強大,在這些影響下,歐洲美國越來越重視,上述這些條件促成了這場劇變。[11]這一時期最重要的政治事件是1959年的古巴革命和1973年的智利政變。阿根廷庇隆將軍倒台、城市游擊隊持續不斷暴力鬥爭,發生在阿根廷和烏拉圭的殘暴鎮壓、哥倫比亞無休止的暴力衝突[12]也影響了作家們,他們的作品裏充滿了對渾濁世道的猛烈抨擊和控訴。

這些西班牙語系的美洲作家在1960年代國際性的成功,成為一個現在被稱為文學爆炸的現象,影響了當時不少作家與讀者。這些作家同時間獲得國際矚目,主要歸功於1959年古巴革命成功,它預示了一個新的紀元。但隨着古巴政府更加強硬的執行黨的路線以及詩人赫伯托·帕迪拉在一份公開文件中因其所謂的頹廢變態的觀點受到批判,這個令人興奮的時期宣告結束。帕迪拉案件引發的憤怒,終結了拉美知識分子與鼓舞他們的古巴神話間的親密關係。[13]一些人認為帕迪拉事件宣告了文學爆炸的終結。[14]

所受影響

拉丁美洲文學興起最早是由一批背離歐洲文學傳統的現代主義者──何塞·馬蒂魯文·達里奧促成的。歐洲現代主義小說家像詹姆斯·喬伊斯等人和拉美早期《先鋒》(一本文學雜誌)作家同樣也影響了文學爆炸的作家。 [15]伊麗莎白·孔羅德·馬提涅茲認為《先鋒》作家才是文學爆炸「真正的先驅」,他們比博爾赫斯和其他通常被認為啟發了這場20世紀中期文學運動的拉美作家, 更早寫作新穎與實驗性的小說。[16]

1950年,西班牙語系美洲作家雖然被承認但卻不被重視,巴黎和紐約才是當時文學世界的中心;但到1975年他們在文壇上成為舉世皆知的人物。文學爆炸除了稱為一種出版現象,還為世界文學引入了一系列新的小說美學和文體特徵。大體上說,考慮到要涉及許多國家的上百重要作家──一開始寫實主義佔上風,小說被染上存在主義的悲觀色彩,性格刻畫豐滿的人物悲嘆他們的命運,敘事簡單明了。1960年代,文學語言開始愈加寬鬆、變得憂鬱、波普、都市化,人物刻畫更加複雜化,敘事順序變得錯綜,使得讀者成為解讀文本的主動參與者。文學爆炸晚期政治冒險不再受歡迎,這時語言上的精緻化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小說家們進一步反思他們自己的創作,小說中的小說或曰超小說這時大行其道,在這類小說中人物和情節都顯示出後現代社會的腐蝕性力量,萬事萬物都一樣成為可能的但也是無關緊要的。[17]

隨着文學爆炸的成功,一大批早期作家的作品得以出版,重新得到更讀者的廣泛關注。這些先驅者包括豪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阿萊霍·卡彭鐵爾米格爾·安赫爾·阿斯圖里亞斯胡安·卡洛斯·奧內蒂以及胡安·魯爾福[18]

起源

大多數評論家都同意文學爆炸始自1960年代,但對於哪部作品應該被當成爆炸時期的首部小說,則是有所爭議。一些人(像阿爾弗雷德·麥卡當)認為是胡利奧·科塔薩爾的《跳房子》(1963)而另一些人更推崇巴爾加斯·略薩獲1962年簡明叢書獎的作品《城市與狗》。[19]費爾南多·阿蘭格里則認為奧古斯托·羅亞·巴斯托斯的《人之子》才是文學爆炸的起點,雖然如唐納德·肖所說「它在1959年就已發表了」。[19]有人甚至追溯到米格爾·安赫爾·阿斯圖里亞斯1949年的小說《玉米人》。[20]

倫道夫·D·蒲柏提出了另一種不同看法,「爆炸時期小說的開山之作應該是米格爾·安赫爾·阿斯圖里亞斯的《總統先生》(1946發表,但1920年就開始動筆了)。其他先驅作品包括薩瓦托的《隧道》(1948)或奧內蒂的《井》(1939)。更遠的話則可以追溯到1920年代的先鋒運動。然而,爆炸時期的作家宣稱他們是完全獨立的,沒有效仿任何本土作家,他們更尊崇那些歐洲作家如普魯斯特喬伊斯托馬斯·曼薩特,而且他們需要發出拉美人自己的聲音,雖然他們對追求土著主義、克里歐由主義、新世界主義的受尊敬的西班牙語系美洲作家不以為然。[13]

文學爆炸的主要代表人物聲稱他們是文學史上的「被拋棄的」一代,沒有一個拉丁美洲「父親」影響他們;然而「他們的風格很大程度承襲早期先鋒主義者」。[21]讓·弗朗科寫道爆炸時期的作品標誌着「對以鄉土風味和時序混亂的敘事而著稱的諸如『大地小說』的反動。」[22]

特點

爆炸時期的小說本質上是現代主義小說。他們將時間作非線性處理,經常使用多重觀點的敘述者,並且使用很多新詞、雙關語,甚至猥褻的語言。關於文學爆炸的語言風格,蒲柏寫道:「通過對不同觀點的立體式重疊,它使得時間和線性的事件成為可疑,並在結構上頗為複雜。這些小說在語言上亦充滿自信,經常毫無解釋的大量使用本土語言。」 [23]文學爆炸其他令人矚目的特徵,包括對「鄉村和城市背景」兩者均有涉及、國際化、既強調歷史和政治、又「與質疑國家身份同樣的(或更加)質疑地域性;熟稔南半球乃至整個世界的經濟和意識形態理論;以及緊跟時代潮流。」[24]爆炸文學打破了幻想與世俗的界線,創造出一種新的混和的寫實主義。文學爆炸的作家之中,賈西亞·馬爾克斯被認為與魔幻寫實主義的使用聯繫最緊;其1966年的作品《百年孤寂》的出版使得這種寫作手法「風行一時」。[25]

魔幻寫實主義

在《文學的終結》中,對於魔幻寫實主義,布雷特·萊文森寫道「近來拉丁美洲文學的關鍵美學模式越來越趨於形式主義…當拉丁美洲的歷史在說明自己的起源上顯得無能為力時,這種無能照例…顯示出對神話的渴求:以種種傳奇來逃避歷史敘事、解釋歷史的開端。」[26]印度群島的編年史家們關於奇異「新世界」的描寫, 以及關於征服陌生新大陸的記述, 被當成歷史所接受。[27]這些通常是幻想的故事促使產生一種新美學,後來演變為魔幻寫實主義以及(按照阿萊霍·卡彭鐵爾的觀點)超自然寫實主義(lo real maravilloso)。這些藝術化、虛幻的東西被像現實和世俗的事物那樣對待。小說情節往往是基於真實體驗,但混合了奇異、幻想和傳奇的元素,神話的人物,不確定的背景;人物角色看起來是真實存在的,但現實、想像以及虛無在他們身上糾纏不清。[28]

歷史小說

爆炸時期小說的另一個特徵是對歷史的關注。[29]獨裁者小說是其中的一個典型範例,這類小說中對歷史人物及事件的描寫,往往與拉美當代的事件有着某種程度上的聯繫。比如羅亞·巴斯托斯的《我,至高無上》,描寫的是19世紀巴拉圭何塞·加斯帕爾·羅德里格斯·德·弗朗西亞的獨裁統治,但卻出版於阿爾弗雷多·斯特羅斯納政權如日中天時。納恩寫道「爆炸時期的小說家顯示出對於體裁的一種精妙把握,以標新立異的手法描寫平行的歷史。他們積極參與到拉美地區關於文化和政治的爭論中,並質疑歷史的價值和真正意義。」[30]

主要代表人物

文學爆炸到底包括哪些作家,曾被廣泛爭論,現在也沒有定論。一小部分作家發揮了廣泛而無可置疑的影響力。雖然許多其他作家的名字可能會被列舉出來,下面幾位作家是絕不會被人忽略:

胡利奧·科塔薩爾

胡利奧·科塔薩爾1914年生於比利時,後來隨父母一起居住在瑞士,四歲,舉家遷往布宜諾斯艾利斯[31]像爆炸時期的其他作家一樣,科塔薩爾慢慢對自己國家的政治產生質疑:他公開反對胡安·多明戈·庇隆,這導致他丟掉了在門多薩大學的教授職位,並最終流亡國外。[32]他去了法國,在那兒渡過了大部分的職業生涯,最後在1981年成為法國公民。[33]賈西亞·馬奎斯一樣,科塔薩爾公開支持古巴菲德爾·卡斯特羅政府,還有智利左派總統薩爾瓦多·阿連德以及其他左翼運動,比如尼加拉瓜桑地諾民族解放陣線[33]科塔薩爾1985年在巴黎逝世。

科塔薩爾受到博爾赫斯埃德加·愛倫·坡的影響。[34]他可能是最具徹底實驗性的爆炸時期作家。高度實驗性的《跳房子》(1963)是他最重要的作品,也使他獲得國際承認。[33]這部小說有155章,其中99章讀者「可以放棄閱讀」,整部小說按照讀者的喜好,能有多種閱讀順序。其他作品有:短篇小說集《角鬥士》(1951)、《決勝局》(1956)、《神秘武器》(1959)、《萬火歸一》(1966)。還有長篇小說《中獎彩票》(1960)和《在八十個世界中環遊一天》(1967),以及難以歸類的《克羅諾皮奧與法瑪的故事》(1962)。

卡洛斯·富恩特斯

卡洛斯·富恩特斯在1950年代開始發表作品。[35]是墨西哥外交官之子,曾經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基多蒙得維的亞里約熱內盧華盛頓特區等城市居住。[36]他在美國體驗美國人對墨西哥人的歧視,使他更親近並審視墨西哥文化。[37]他的小說《阿爾特米奧‧克魯茲之死》 (1962)描寫了一名前墨西哥革命者臨終前的生活,使用了革新性的敘事手法。其他的重要作品有《最明淨的地區》(1959)、《奧拉》(1962)、《我們的土地》(1975)、以及後爆炸時期的《烽火異鄉情》(1985)。

富恩特斯在這一時期不僅寫了許多重要的小說,還是一名批評家和政論作家。1955年富恩特斯和埃曼紐爾·卡巴羅創辦了《墨西哥文學雜誌》,該雜誌向拉美人介紹歐洲現代主義者的作品以及讓-保羅·薩特阿爾貝·加繆的思想。[38]1969年,他出版了重要的評論作品──《美洲西班牙語小說》。富恩特斯在哥倫比亞大學(1978)和哈佛(1987)擔任拉美文學教授。[39]曾說:「所謂的文學爆炸,實際上是四百年來拉美文學達到了緊要關口之結果,在這關口小說成為總結過往教訓的方式。」[40]

加夫列爾·賈西亞·馬奎斯

加夫列爾·賈西亞·馬奎斯無疑是最具國際聲望的爆炸時期作家。最初是一名記者,曾寫過許多廣受稱讚的紀實作品和短篇小說;最早發表的作品是1940年代刊載於波哥大的《旁觀者》報的短篇小說。[41]

知名的作品有長篇小說《百年孤寂》(1967)、《族長的沒落》(1975);中篇小說《沒有人寫信給上校》(1962)、以及後爆炸時期的《愛在瘟疫蔓延時》(1985)。他在評論界贏得了大聲的喝彩,作品也大量出版,特別是在文學界引入了魔幻寫實主義的寫作方法。他的實驗多少使用寫實主義的傳統技法。他認為「最可怕、最不尋常的事是以一種冷峻的敘述表達的。」[42]一個經常被提及的例子是《百年孤寂》中的一個角色在晾曬衣物時身體和靈魂飄向天國的過程。賈西亞·馬奎斯現在被譽為20世紀重要的作家,在198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

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是一名秘魯小說家、劇作家、記者和文學及政治評論家。[43]他加入了利馬國立聖馬爾科斯大學,後來在西班牙獲得了拉丁美洲文學博士學位。[44]事實上他論文的主題是關於加布里埃爾·賈西亞·馬奎斯[45]他的成名作是《城市與狗》(1963)。 這部小說集合了一個城市的各種元素,包括憎恨和暴行。

巴爾加斯·略薩還寫了《綠房子》(1966)、史詩般的《酒吧長談》(1969)、《潘上尉與勞軍女郎》(1973)、以及後爆炸時期的長篇小說諸如《胡莉婭姨媽與作家》(1977)等。曾於1990年秘魯大選中擊敗他的藤森謙也辭職之後,巴爾加斯·略薩於2000年回到利馬,2010年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45]

豪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

豪爾赫·路易斯·博爾赫斯 (1898-1986)是阿根廷詩人、短篇小說家和散文家,最有名的作品有《惡棍列傳》(1935)、《虛構集》(1944)和《阿萊夫》(1949)。[46]他將自己的作品描述為虛構或幻想小說,讓裏面那些真實或虛構的人物在現實、魔幻或諷刺的情節中遊走自如。

其他人物

其他一些作家與文學爆炸有着緊密聯繫。胡安·魯爾福有兩本書,一本是長篇小說,另一本是短篇集,被公認為後驗的文學大師,及在社會利害、語言實驗與獨特風格間謀求平衡的作家。巴拉圭的奧古斯托·羅亞·巴斯托斯所寫的《人之子》,被一些人視作文學爆炸的第一部小說,其具有高度實驗性的《我,至高無上》,被人拿來與喬伊斯的《尤利西斯》相提並論,並且被人稱為「南美文學有史以來最受推崇的小說之一」。[47]

阿根廷的曼努埃爾·普伊格也是Seix-Barral出版世界的一位重要人物,與巴爾加斯·略薩一樣。何塞·多諾索是一名智利作家,在爆炸時期和後爆炸時期都有作品問世。在《文學爆炸親歷記》中,多諾索提到許多其他與文學爆炸相關的作家,比如巴西的若熱·亞馬多、委內瑞拉的薩爾瓦多·加門迪亞、阿德里亞諾·岡薩雷斯·萊昂,以及阿根廷的大衛·比尼亞斯。[48]

爆炸小說的出版

出版業在文學爆炸的來臨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哈瓦那墨西哥城布宜諾斯艾利斯蒙得維的亞亞松森聖地亞哥各大出版社出版大部分的爆炸小說,這些城市成為文化革新的強大中心。[49]

  • 智利聖地亞哥是「孤獨一代」評論文章的地盤,老一代的本哈明·蘇貝爾卡紹克斯、愛德華多·巴里奧斯、馬塔·布魯內特、曼努埃爾·羅哈斯平靜地被何塞·多諾索所取代。其他作家如恩里克·拉夫卡特,在母國擁有很多讀者。
  • 古巴是頗具活力的文化中心,先後誕生了「起源」社團以及「星期一革命」。[49]
  • 哥倫比亞,卡瓦列羅·卡爾德隆的田園小說已經不時興,取而代之的是賈西亞·馬奎斯和之後的阿爾瓦雷斯·加賴薩瓦爾。[49]
  • 墨西哥的一些作家保持了使用濃重方言寫作的傳統,不同寫作流派並存,從耶內斯到賽恩斯,代表作家有路易斯·斯波塔或塞爾希奧·費爾南德斯,前者通俗、後者優雅,他們在墨西哥比國外更有名。[50]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時期爆炸小說也有在巴塞隆拿出版,反映出西班牙出版社對使用西班牙語的美洲市場產生相當大的興趣。無論如何,正如亞里杭德羅·埃雷羅-奧萊索拉所說,出版這些書所帶來的收益,推動了西班牙的經濟發展,雖然這些書要遭到佛朗哥的檢查員的審查與刪節。[51]Seix Barral出版的書包括馬里奧·巴爾加斯·略薩的《城市與狗》(1963)和《潘上尉與勞軍女郎》(1973)、以及曼努埃爾·普伊格的《麗塔·海華斯的背叛》(1971)。[52]「在西班牙(和別的地方)推廣拉丁美洲文學」的一個關鍵人物是「超級代理商」卡門·巴爾塞爾斯,巴爾加斯·略薩稱其為「拉美小說的胖媽媽」。[53]

批評

一種對文學爆炸普遍的批評是認為它太過實驗性,而且「有精英主義的傾向」。[54]唐納德·L·肖在他的後爆炸研究中寫道馬里奧·貝內德蒂對像賈西亞·馬奎斯這樣的爆炸時期作家十分不滿,他認為「(這些作家)表現的是接觸了博大文化的精英階層的視野,因而完全脫離了拉丁美洲的普通民眾。」[55]在菲利普·斯旺森關於多諾索與文學爆炸決裂的文章裏,他明白表述關於「新小說」(即爆炸小說)的另一種批評:「雖然它本質上是用傳統的寫實主義方法來批判可感知的陳腐,現代小說許多形式上的實驗與革新,已成為現代寫作的標準特徵,導致了另一種傳統主義──這不過是一種陳規被另一種代替。」 [56]還有一種常見的批評是:過份強調男性的作用。所有代表人物都是男性,而且爆炸小說作者對女性角色的處理手法,都突顯這個現象。爆炸小說對歷史和幻想的強調也成為評論家們批評的話題,一些人認為它嚴重脫離了自身所批判的拉丁美洲政治形勢。[57]

影響

文學爆炸直接改變全世界對拉美文化的看法。作家的商業成功,使他們在拉美幾乎像搖滾明星那樣廣受歡迎。[58]當然,翻譯在文學爆炸作家的成功,扮演重要角色,因為翻譯使得作家有更廣泛的讀者群。這些作家在往後四十年持續寫出更多暢銷書。[59]另外,文學爆炸為新的拉美作家打開通往國家文學界的大門。文學爆炸全球影響的一個證據是「全世界新興作家」都將富恩特斯、馬奎斯略薩這樣的作家看作他們的導師。[59]

「爆炸」之後

到了1980年代,談論後爆炸時期的作家已變得很普遍,他們中大多數出生在1940年代、1950年代和1960年代。後爆炸時期與爆炸時期的界線很難清楚劃分,因為許多後爆炸時期作家在文學爆炸末期就已經很活躍。當然,有些作家,比如何塞·多諾索被認為同時參與了這兩場文學運動。其小說《淫穢的夜鳥》(1970),如菲力普·斯旺森所言,被視作「文學爆炸的經典作品之一」。[60]然而,後來的作品更多帶有後爆炸時期的色彩。[61]曼努埃爾·普伊格和賽維羅·薩都伊的作品則被認為反映了爆炸時期到後爆炸時期的過渡。[62]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劃界的困難,將會永遠存在,實際上那些爆炸時期的主要作家(富恩特斯、賈西亞·馬奎斯巴爾加斯·略薩)在爆炸時期結束後,持續有優秀作品誕生。後爆炸時期的文學與爆炸時期截然不同,最顯著的區別是女性作家(如伊莎貝爾·阿連德、路易莎·巴倫蘇埃拉和艾琳娜·波尼亞托沃斯卡)的參與。[63]巴倫蘇埃拉和波尼亞托沃斯卡在爆炸時期就已是活躍的作家,[64]阿連德則被認為是「文學爆炸的產物」。[65]肖還將安東尼奧·斯卡爾梅達、羅薩里奧·費雷以及古斯托維·賽恩斯看作後爆炸作家。[66]後爆炸時期的作家向爆炸時期那種明顯的精英主義挑戰,使用一種更樸實易懂的風格, 並且回歸寫實主義[67]

注釋

  1. ^ Martin 1984,第53頁
  2. ^ Herrero-Olaizola 2007,第xxi頁
  3. ^ Nunn 2001,第4頁
  4. ^ Sens & Stoett 2002,第64-76頁
  5. ^ Sens & Stoett 2002,第76頁
  6. ^ Aguilar 2004,第193-97頁
  7. ^ Sens, & Stoett 2002,第290頁
  8. ^ Pilger 2003,第139頁
  9. ^ Aguilar 2004,第187頁
  10. ^ Pope 1996,第226頁
  11. ^ Pope 1996
  12. ^ Pope 1996,第226頁
  13. ^ 13.0 13.1 Pope 1996,第229頁
  14. ^ Herrero-Olaizola 2007,第22頁
  15. ^ Coonrod Martinez 2001,第2-3, 119頁
  16. ^ Coonrod Martinez 2001,第1-8頁
  17. ^ Pope 1996
  18. ^ Donoso 1972
  19. ^ 19.0 19.1 Shaw 1994,第360頁
  20. ^ Shaw 1994,第361頁
  21. ^ Coonrod Martinez 2001,第2-3頁
  22. ^ Franco 2006,第441頁
  23. ^ Pope 1996,第231頁
  24. ^ Nunn 2001,第7頁
  25. ^ Ocasio 2004,第92頁
  26. ^ Levinson 2001,第26頁
  27. ^ Ocasio 2004,第1-3頁
  28. ^ Pope 1996
  29. ^ Nunn 2001,第73頁
  30. ^ Nunn 2001,第211-212頁
  31. ^ Ocasio 2004,第105頁
  32. ^ Ocasio 2004,第106頁
  33. ^ 33.0 33.1 33.2 Ocasio 2004,第107頁
  34. ^ Ocasio 2004,第109-10頁
  35. ^ Williams 2002,第209頁
  36. ^ Ocasio 2004,第119頁
  37. ^ Ocasio 2004,第120頁
  38. ^ Williams 2002,第210頁
  39. ^ Ocasio 2004,第121頁
  40. ^ Fuentes, qtd. Nunn 2001,第122頁
  41. ^ Ocasio 2004,第127頁
  42. ^ McMurray 1987,第18頁
  43. ^ Ocasio 2004,第112頁
  44. ^ Ocasio 2004,第113頁
  45. ^ 45.0 45.1 Nunn 2001,第150頁
  46. ^ Ocasio 2004,第95-96頁
  47. ^ Nunn 2001,第53頁
  48. ^ Donoso 1972
  49. ^ 49.0 49.1 49.2 Pope 1996,第230頁
  50. ^ Pope 1996
  51. ^ Herrero-Olaizola 2007,第xxi頁
  52. ^ Herrero-Olaizola 2007,第65-67, 163頁
  53. ^ Herrero-Olaizola 2007,第173-74頁
  54. ^ Shaw 1998,第27-28頁
  55. ^ Shaw 1998,第26頁
  56. ^ Swanson 1987,第521頁
  57. ^ Shaw 1998,第13, 19頁
  58. ^ Martin 1984,第54頁
  59. ^ 59.0 59.1 Ocasio 2004,第89頁
  60. ^ Swanson 1987,第520頁
  61. ^ Swanson 1987,第520-21頁
  62. ^ Shaw 1994,第361頁
  63. ^ Shaw 1998,第10, 22-23頁
  64. ^ Shaw 1998,第95頁
  65. ^ Nunn 2001,第157頁
  66. ^ Shaw 1998,第73, 119, 139頁
  67. ^ Shaw 1998,第26-30頁

參考書目

  • Aguilar, Mario I., Charles Horman versus Henry Kissinger: US Intervention in 1970s Chile and the Case for Prosecutions, Jones, Adam (編), Genocide, War Crimes and the West: History and Complicity, London: Zed Books: 186–200, 2004, ISBN 1-84277-191-4 
  • Coonrod Martinez, Elizabeth, Before the Boom: Latin American Revolutionary Novels of the 1920s,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2001, ISBN 0-7618-1948-7 .
  • Donoso, José, Historia Personal del "Boom", Barcelona: Editorial Anagrama, 1972, ISBN 9562390470 .
  • Franco, Jean, Globalisation and Literary History, Bulletin of Latin American Research, 2006, 25 (4): 441–452  .
  • González Echevarría, Roberto; Pupo-Walker, Enrique (編),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Latin American Literature, 2: The Twentieth Centur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0521410355 .
  • Herrero-Olaizola, Alejandro, The Censorship Files: Latin American Writers and Franco's Spain, Albany: SUNY Press, 2007, ISBN 978-0-7914-6985-9 .
  • McMurray, George R., Critical Essays on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Boston: G.K. Hall & Co., 1987, ISBN 0816188343 .
  • Nunn, Frederick M., Collisions With History: Latin American Fiction and Social Science from El Boom to the New World Order, Athens, Ohio: Ohio University Press, 2001, ISBN 0-89680-219-1 .
  • Ocasio, Rafael, Literature of Latin America,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2004, ISBN 0-313-32001-2 .
  • Pope, Randolph D., The Spanish American novel from 1950 to 1975, González Echevarría, Roberto (編),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Latin American Literature, Volume 2: The Twentieth Centur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26–279, 1996, ISBN 0521410355 .
  • Sens, Allen; Stoett, Peter, Global Politics: Origins, Currents, Directions 2nd, Scarborough, ON:: Nelson Thomson Learning, 2002, ISBN 0-17-616910-5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拉丁美洲文學爆炸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