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崙三世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拿破崙三世.

拿破崙三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Napoléon III
拿破崙三世
拿破崙三世
法國人民的皇帝
任期1852年12月2日-1870年9月4日
前任(自己)
法蘭西第二共和國總統
(前任君主為路易-菲利普一世
繼任路易·朱爾·特羅胥
法蘭西第三共和國國防政府主席
(廢除君主制)
第1任法國總統
統治1848年12月20日-1852年12月2日
前任路易-歐仁·卡芬雅克
為國家元首及政府首腦
繼任法蘭西第二帝國
他自己為法國人民的皇帝
出生(1808-04-20)1808年4月20日
 法國巴黎
逝世1873年1月9日(1873-01-09)(64歲)
 英國英格蘭根德郡奇斯爾赫斯特
安葬
配偶歐珍妮·德·蒙提荷
子嗣皇太子路易·拿破崙
全名
查理·路易·拿破崙·波拿巴
Louis-Napoléon Bonaparte
王朝波拿巴王朝
父親路德維克
母親奧坦絲·德·博阿爾內
宗教信仰天主教

拿破崙三世(法語:Napoléon III,1808年4月20日-1873年1月9日),即夏爾-路易-拿破崙·波拿巴(法語:Charles-Louis-Napoléon Bonaparte)或路易-拿破崙·波拿巴(法語:Louis-Napoléon Bonaparte),出生時名為夏爾-路易·波拿巴,法蘭西第二共和國唯一一位總統法蘭西第二帝國唯一一位皇帝,亦是拿破崙一世的侄子和繼承人,亦是其妻約瑟芬皇后的外孫(拿破崙三世之母為約瑟芬和前夫所生)他在1848年當選總統之後,在三年後發動了一次政變,獲得成功。他隨即在次年,亦即拿破崙一世登基英語Coronation of Napoleon I第48周年稱帝。1870年9月4日,他戰敗退位。他是法國第一個民選產生的總統和最後一個君主

拿破崙三世知名的主要原因是,他對外推行積極主動的外交政策。他企圖消除歐洲協調對法國的制約,在歐洲範圍內,重建法國的影響力,在世界範圍內,建立法蘭西殖民帝國。拿破崙三世反對各國在維也納會議上制定的反動主義政策,支持民族主義,是一位廣受歡迎的君主。[1]近東方面,他聯同英國,在克里米亞戰爭中擊敗俄國,重建了法國在黎凡特地區的影響力,為法國取得了馬龍尼基督徒保護者的稱號。同時間,拿破崙三世在羅馬部署部隊,防範意大利吞併教宗國。後來他又擊敗了進犯教宗國的意大利志願軍,因此贏得了國內天主教徒的支持。

遠東方面,拿破崙三世在印度支那新喀里多尼亞建立了法國殖民地。他又在第二次鴉片戰爭太平天國之亂中,維護了法國在華利益。不過,由拿破崙三世所發動的對朝鮮的戰役,和他所派出的佐幕軍事代表團一樣,都遭到了失敗。他在墨西哥進行的軍事干涉,也在墨西哥人的反抗和美國的外交壓力之下,被迫結束。

在內政方面,拿破崙三世試圖在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間取得平衡。不過,他一直在穩步推進改革。拿破崙三世在位期間,法國經濟繁榮,產業開始現代化。他下令對巴黎進行大幅度改造,為現代城市塑造了輪廓。

由於與普魯士發生的衝突,造就了普法戰爭,其中的決戰色當會戰,法軍慘敗。會戰完結後三日,法蘭西第二帝國覆亡,取而代之的是法蘭西第三共和國。拿破崙三世被迫流亡英國。1873年,他在英國病逝。[2]

早年

路易-拿破崙的父親是拿破崙一世的幼弟路德維克,而他的母親則是拿破崙的繼女奧坦絲·博阿爾內。因此,他是拿破崙的侄子,也是拿破崙的繼孫。路易-拿破崙父母的婚事,是由拿破崙的妻子,約瑟芬皇后安排的,目的是為當時膝下無兒的拿破崙生下一個繼承人。[3]有人認為,他的真正生父另有其人,所以他的繼承合法性值得質疑。但是,主流意見都認為路易-拿破崙是路德維克與奧坦絲的兒子。[4]這一話題被他的敵人視為熱點話題,因為他的父母關係疏遠,而他的母親據傳有多名情人。[5]然而,他的父母在他出生前的九個半月同居過一段時間,所以他的生父另有其人的說法可信性不大。

路易-拿破崙的父母在拿破崙在位期間,成為拿破崙傀儡政權荷蘭王國國王王后。1815年,拿破崙兵敗滑鐵盧波旁王朝復辟,波拿巴王朝的成員被迫流亡他國。路易-拿破崙成長於瑞士圖爾高州阿爾嫩貝格英語Arenenberg,受教於巴伐利亞奧格斯堡的一間文科中學。此後,他前往意大利,與長兄路德維克二世一起,參與當地的自由主義運動,和燒炭黨有了牽連。教宗國和奧地利的部隊隨後鎮壓了革命。路德維克二世在逃離意大利的途中因痲疹病逝。[6]路易-拿破崙在這段時間裏的經歷,對他日後的外交政策有深遠影響。他隻身回到法國後,很快被捕,遣返英國。

在此期間,波旁王朝再次倒台,取而代之的是七月王朝。各地開始出現波拿巴主義英語Bonapartism運動,希望能將波拿巴王朝的成員捧上王位。依照拿破崙在位時制定的帝位繼承順序,繼承他的應該是他的獨子羅馬王法蘭西斯。波拿巴主義者稱法蘭西斯為拿破崙二世(Napoléon II)。法蘭西斯在父親兵敗後,一直被軟禁維也納。在繼承順序中排列第三的是拿破崙的長兄約瑟夫·波拿巴,排列第四的是路德維克及其兒子。約瑟夫·波拿巴膝下無兒,而路易-拿破崙的長兄路德維克二世和堂兄法蘭西斯,則分別在1831年和1832年去世了,而且,他的伯父和父親,都已經年過半百了。所以,他成為了波拿巴王朝的下一代繼承人和波拿巴主義者的領導人。

政變未遂

路易-拿破崙在1836年發動的政變
路易-拿破崙在1836年發動的政變

路易-菲利普登基後,遭到了正統主義者、波拿巴主義者,甚至是一些獨立人士的反對。[7]1836年10月,路易-拿破崙回到法國,企圖效仿出逃厄爾巴島的伯父,發動政變。他計劃煽動史特拉斯堡的駐軍,但是,駐軍不但沒有投靠路易-拿破崙,還逮捕了他。他的母親隨即向路易-菲利普寫信求情。路易-菲利普本人也不希望公審路易-拿破崙,所以要求政府流放他。法國政府按照國王的要求,將他流放到國外。此後,路易-拿破崙先去了美國,然後去了英國,最後才因為母親病危,回到瑞士。母親病逝後,他通過同謀,在法國出版了10,000本題為1836年10月30日所發生的事件記載(Relation historique des événements du 30 octobre 1836)的小冊子。路易-菲利普因此要求瑞士把他引渡回法國受審。瑞士以路易-拿破崙是自己的公民和武裝部隊成員為由,拒絕了路易-菲利普的要求,令兩國關係急速惡化。法國政府開始在侏羅省集結部隊,人數達到25,000人。路易-拿破崙為免兩國爆發戰爭,自己離開瑞士。

此後,他在英格蘭和域郡皇家利明頓溫泉克拉倫登廣場(Clarendon Square)住了一年時間。1840年8月,路易-拿破崙和50個僱傭兵一起,在濱海布洛涅秘密上岸,準備乘坐火車抵達里爾,像上次政變一樣,煽動當地駐軍。抵達當地後,國家憲兵認出了他,雙方開始交火。最後,路易-拿破崙中彈受傷,再次被捕,被判終身監禁,囚禁在位於索姆省的堡壘之中。

監禁期間,他的視力開始下降。路易-拿破崙出版了在此期間寫的散文和小冊子,題為消滅貧窮(L'extinction du paupérisme)。他在書中聲稱自己要成為進步主義的皇帝,推行溫和的社會主義經濟政策,他又將自己的思想體系定義為波拿巴主義。1844年,路易-拿破崙的伯父約瑟夫·波拿巴意大利佛羅倫斯逝世。1846年5月,他喬裝打扮成石匠,逃出堡壘。因此,路易-拿破崙的政敵後來以石匠的名字戲稱他為「Badinguet」。他最終回到了英格蘭紹斯波特。一個月後,路易-拿破崙的父親也逝世了,他因此成為波拿巴家族的絕對繼承人。

返回法國

1848年,法國爆發二月革命,國王路易-菲利普一世七月王朝倒台,被法蘭西第二共和國取代,路易-拿破崙亦因此得以回國。回到法國後,臨時政府卻以莫須有的理由將其遞解出境,[8]路易-拿破崙唯有再次回到英國。其間他自願參與了特別警察(Special Constabulary)部隊,鎮壓憲章運動[9][10]同時間,阿爾方斯·德·拉馬丁在法國提出了一個法案,旨在永久禁止昔日王室成員回到法國,但最終被議會否決。同年四月,路易-拿破崙並沒有回國並獲選為巴黎市議員。他有在在政務上面投入多少精力,卻沒有給同僚留下深刻印象。路易-拿破崙大半生都在國外生活,講法文帶有火星口音。[11]同年六月,巴黎爆發了工人起義,遭到臨時政府軍血腥鎮壓。時任臨時政府元首、七月王朝軍官出身的路易-歐仁·卡芬雅克的形象因此嚴重受損,為其於行憲後大選慘敗予路易-拿破崙埋下伏線。[12]

出任總統

支持不同候選人的男童在街上打鬥
支持不同候選人的男童在街上打鬥

憲法出爐後,總統選舉隨即在1848年12月10日展開。路易-拿破崙意外地取得了壓倒性優勢,以5,600,000票擊敗了1,500,000票的卡芬雅克。他以重建秩序,創建強力政府,建立社會保障,整理整個社會,重建國家榮譽為宣傳焦點。波旁王朝遺老、奧爾良王朝成員和舊貴族等君主主義者都支持路易-拿破崙,因為他是一個「比較不差的」候選人,認為他會重建秩序,穩定動盪不安的國家,阻止共產主義者奪權。部分資本家受到他的進步主義經濟主張所吸引,也和前者一樣支持他。不過,他的支持者主要來自法國人數最多的階層:農民階層。農民認為他可以和他的伯父一樣,重振法國的聲威,穩定動盪不安的局勢。路易-拿破崙在擔任總統期間,自稱為「王子總統」(Le Prince-Président)。

路易-拿破崙雖然當選了總統,但是,他上任後要面對一個由君主主義者所操控的議會,這群人視他的管治時期為過渡到復辟時期的橋樑。他上任第一年,施政小心謹慎,任命中間偏右的秩序黨英語Party of Order成員為官員,避免和保守派佔據的議會發生衝突。路易-拿破崙通過支持教宗重建世俗管治,來拉攏天主教派成員。同時間,他又通過推動教宗進行自由主義改革,來拉攏世俗派。1851年,路易-拿破崙又通過了法盧法英語Falloux Laws,重建天主教會在教育制度當中的影響力。[13]

他遊說議會修改憲法,允許他連任總統,聲稱四年時間不足以讓他完成政治和經濟改革。由君主主義所操控的議會拒絕了這一要求。[14]

1850年,議會通過了一個新的選舉法,限制了普選權,也縮短了總統任期,由四年改為三年。很多低下階層因此被禠奪了投票資格。[15]路易-拿破崙抓住機會,利用低下階層來消滅政敵。他拉攏親信,爭取軍隊支持,巡遊全國發表演說譴責議會,並聲稱自己是普選權的保護者。

經過一個月的準備工作後,他運用情婦哈麗雅特·霍華德英語Harriet Howard資金,在拿破崙一世登基47周年,亦即1851年12月2日發動了政變。他之前的支持者維克多·雨果對他大感失望,決定流亡海外,不斷發表批評他的言論。[16]路易-拿破崙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在1852年1月22日沒收了奧爾良王朝成員的所有財產。

登基稱帝

獨裁帝國時期

歐仁妮皇后,由弗朗茲·克薩韋爾·溫德爾哈爾特繪於1853年
歐仁妮皇后,由弗朗茲·克薩韋爾·溫德爾哈爾特繪於1853年

政變後,新憲法出爐,在表面上保留了民選議會,重建了普選權。同時間,議會擴大了總統的權力,延長了總統的任期。同月20日至21日期間,全國舉行了一次公投,結果顯示92%的投票者都支持新憲法。議會很快就變成了橡皮圖章,形同虛設,實權完全由路易-拿破崙所掌握。

新憲法通過後不久,路易-拿破崙就準備稱帝。為了取得合法性,參議院在次年,也就是1852年的11月20日至21日,在全國舉行了另一次公投。結果,97%的人都支持路易-拿破崙稱帝。於是,他就在政變一周年紀念日、拿破崙一世登基第48周年紀念日稱帝。他在有名無實的拿破崙二世之後,建尊號為拿破崙三世(Napoléon III)。同年,他開始將政治犯和罪犯運往各種流放地,如魔鬼島新喀里多尼亞

拿破崙三世登基後,就開始物色妻子,以為他誕下合法子嗣。歐洲大部分王室都不願意和又一次暴發戶的波拿巴家族聯婚。他曾經試探瑞典的卡羅拉郡主英語Carola of Vasa(Prinsessa Carola av Sveriges)和霍恩洛厄-朗根堡的阿德爾海德公主英語Princess Adelheid of Hohenlohe-Langenburg(Prinzessin Adelheid zu Hohenlohe-Langenburg),但是,遭到了對方的斷然拒絕。拿破崙唯有降低要求,最後選了有蘇格蘭血統的西班牙女貴族歐仁妮·德·蒙提荷(Eugénie de Montijo)為妻。幾年後,歐仁妮就為他誕下了皇太子拿破崙·歐仁小路易·拿破崙拿破崙四世)。

拿破崙三世的反對者在1855年4月和1858年1月兩次刺殺他,都未獲成功。

拿破崙三世在1860年之前,都在實行獨裁統治,他利用審查制度來阻止反對自己聲音蔓延,操縱各地選舉,剝奪議會實權。

自由帝國時期

擴大立法機構權力

1860年之後,拿破崙開始對反對派讓步。他允許議會自由舉行辯論,出版會議記錄,放寬審查制度,更在1869年任命自由派成員埃米爾·奧利維耶英語Émile Ollivier為首相。歷史學家稱這段時期為「自由帝國」時期。拿破崙作出讓步的原因是,他的人氣開始下降。而他人氣下降的原因是,他不但對意大利發動了戰爭,而且和英國簽署了商業條約。他想重振議會,扶植一個政黨,並通過這個政黨,間接地進行管治。兩大政治陣型都視之為擴大權力的良機。拿破崙進行大規模工程,推行野心勃勃的外交政策,令法國政府迅速負上巨額債務。政府赤字高達1000萬法郎,負債接近10億法郎。拿破崙雖然掌有財政實權,但卻沒有能力處理財政事務。他要重振商界信心,將部分責任交給議會。拿破崙因此放棄了議會休會期間自由舉債的權力,同意預算案應該逐項逐項投票表決。不過,他保留了逐項逐項修改預算案的權力,以免財政大權完全落入議員掌中。此舉激怒了不少議員。各種各樣的反對派組成了一個政治聯盟,成員包括不滿教宗政策的天主教徒、正統主義者、奧爾良主義者、保護主義者和部分共和主義者。外交政策遭到失敗進一步破壞了拿破崙的地位。[17]

社會及經濟政策

拿破崙將合併巴黎多個社區的法令交給奧斯曼,由阿道夫·伊馮繪於1865年
拿破崙將合併巴黎多個社區的法令交給奧斯曼,由阿道夫·伊馮繪於1865年

拿破崙希望他能留下一個開明社會工程師的形象,在他在位期間,法國產業迅速現代化。法國在這一時期所進行的工業化發展,對商人和勞工來說都是相當有吸引力的。工程人員依照奧斯曼男爵的計劃,改造巴黎,拆除貧民窟,拓寬道路。勞動工人遷居市郊,在當地工廠出售勞動力。信仰聖西門主義英語Saint-Simonianism的人是拿破崙的主要支持者之一,他們稱拿破崙為「社會主義皇帝」。聖西門主義者當時設立了一種新式儲蓄機構,信貸動產(Crédit Mobilier),向公眾出售股份,並將得來的資金用於產業投資之上,引發了經濟快速發展。

第二帝國時期,是法國第一個將「經濟目標清楚地擺在第一位」的時期。拿破崙促進自由貿易,降低貸款利息,進行基礎建設,以確保國內經濟繁榮發展。他和奧斯曼男爵、佩爾西尼公爵英語Jean Gilbert Victor Fialin, duc de Persigny一樣,認為赤字所造成的的負面影響,將會被後來所產生的效益抵消。[18]拿破崙致力於打破貿易壁壘,這在法國歷史上是少有的。[19]

上述政策為產業發展創造了良好環境。加利福尼亞澳洲淘金熱增加了歐洲的貨幣供應。復辟時期大量出生的人開始成年促進了第二帝國的早期經濟。[20]貨幣供應增加,物價穩定上升,吸引了公司進行資本投資。全國鐵路長度在19世紀50年代,由3,000公里延長到16,000公里,提高了礦井和工廠的生產效率。55條小型鐵路合併為六條大型鐵路。在海上運輸方面,新式鐵製蒸汽船取代了傳統的木製帆船。蘇伊士運河也在斐迪南·德·雷賽布的主持之下,由國際蘇伊士運河公司英語Suez Canal Company建成,開始了全球航運貿易的新篇章。

阿爾及利亞

19世紀30年代,阿爾及利亞開始接受法國統治。拿破崙和之前的政府首腦相比,對阿爾及利亞土著更加有同情心。[21]他遏制了歐洲人遷往內陸的浪潮,將他們的居住區域,限定在海岸地帶之內。拿破崙又釋放了當地叛軍的首領阿卜杜·卡迪爾,並且向他每年發放一筆150,000法郎的養老金。他准許穆斯林教徒以理論上平等的地位參軍,加入政府機構,移民法國。穆斯林教徒甚至可以擁有公民權,不過這樣做要遵守法國民法,不承認伊斯蘭教法法庭。一些憤怒的穆斯林教徒將他的做法解讀為,取得公民權,需要放棄信仰。

拿破崙最有影響力的阿爾及利亞政策是改變土地產權制度。這一做法表面是出於好意,但實際上破壞了當地傳統的土地管理制度,奪走了很多土著的土地。他放棄了國家對部落土地的產權,支持政府在三代人之內,將部落產權拆解為個人產權。大部分被劃為公共產權的土地,都被移民佔用,而當地的法國官員又傾向於這些移民,這破壞了拿破崙的政策。法國官員任命部落首領,最重視的是親法程度,而不是影響力。不少部落首領上任後立即出售了部落的土地。[22]

外交政策

拿破崙在1852年,於波爾多發表的演說中聲稱「帝國,意味着和平」(L'Empire, c'est la paix),表明法國不會為了擴張領土而進攻他國,釋除了他國的疑慮。不過,他也表示,他決心推行強硬的外交政策,為法國帶來力量和榮譽。同時間,他還對其他列強發出警告,聲稱他不會容忍他們威脅法國的鄰國。拿破崙也是「民族主義政策」的推動者,希望自己協助其他地區的民族主義者,合併小國,建立一個個統一的民族國家。不過,他這樣做沒有考慮到法國的利益。在這一點上,他受到伯父的影響。在聖海倫娜回憶錄(Mémorial de Sainte-Hélène)當中,拿破崙一世就表達過建立統一的意大利,和歐洲統合的願望。上述因素令拿破崙三世採取了風險極高的外交策略。不過,當中仍然有一些務實的成份。[23]

英法關係

拿破崙在位期間,英法關係並不緊密。在1846年至1865年間,先後擔任過外務大臣和首相的巴麥尊勳爵力圖維持歐洲均勢。因此,英國甚少與法國合作。1859年,英國曾擔心法國入侵英國。[24]巴麥尊勳爵沒有在美國內戰當中支持採取攻擊姿態的拿破崙。[25]

克里米亞戰爭

拿破崙挑戰俄國在巴爾幹半島的影響力,最終令兩國之間爆發戰爭。[26]他在戰爭當中和英國聯手作戰。法國在歐洲的地位,在戰後得到提高。克里米亞戰爭是繼拿破崙戰爭之後,列強之間爆發的首場戰爭,標誌着維持和平的聯盟制度在半個世紀後開始瓦解。這一場戰爭也結束了歐洲協調四國同盟。1856年巴黎和會召開的時候,法國在外交方面達到了高峰。[27]戰爭的結果,令拿破崙等人更加支持歐洲各地的民族主義者,以重新劃分歐洲的版圖。[28]

亞洲

夏爾·里戈·德·熱諾伊利率軍攻佔西貢,由安托萬·毛萊爾-法蒂奧所繪
夏爾·里戈·德·熱諾伊利率軍攻佔西貢,由安托萬·毛萊爾-法蒂奧所繪

1857年,拿破崙在英國和波斯之間進行調停工作,促使雙方在3月簽署巴黎和約。[29]

在東亞方面,拿破崙向建立印度支那殖民地邁出了第一步。1858年,他批准查夏爾·里戈·德·熱諾伊利率領艦隊遠征安南(越南),目的是為受到迫害的法國傳教士作出報復,以及迫使當地政府接受法國影響。拿破崙認為,法國如果不在東亞建立影響力,最終就會淪為二流國家。而且,法國人肩負着傳播文明的使命。[30]

1861年,法軍全面進攻安南。1862年,戰爭結束,大南被迫將三個南部省份割讓給法國,法國人稱這一地區為交趾支那。大南同時開放三個通商口岸,允許法國戰艦自由出入柬埔寨水域,給予法國傳教士行動自由,並且賠償法國軍費。但是,法國並沒有介入安南東京爆發的越南裔基督教徒起義,任由當地政府鎮壓起義者,導致上千名基督徒被人殺害,引起了傳教士的不滿。

中國方面,法國在第二次鴉片戰爭當中,與英國聯手進軍北京。中國被迫在貿易權利方面,作出更多讓步,同時准許西方船隻駛入長江、給予基督徒平等地位、向英法交出巨額賠款。法國介入越南事務,為法國提供了對華施加影響力的平台。華南最終成為法國的勢力範圍。[31]

1866年,朝鮮國雲峴君李昰應殺害多名法國傳教士。為了懲罰朝鮮,駐華法國外交官,在未經巴黎批准的情況下,派出海軍武裝介入當地事務,卻遭到了失敗,結果,法國的影響力在當地下降。

1867年,法國向日本江戶幕府派出軍事代表團,以協助幕府推行軍事改革。[32]

意大利

拿破崙擔任總統時,曾派出軍隊遠征羅馬,推翻羅馬共和國,恢復教宗管治。此舉為他贏得了天主教徒的支持。然而,國會卻認為他的行動違反了憲法第五章,準備彈劾拿破崙。[33]天主教徒雖然支持他介入意大利事務,但是,卻不支持他本人,他們一直希望有朝一日正統的波旁王朝能夠重登王位,所以,他們也藉機削弱他的政治地位。對拿破崙而言十分幸運的是,彈劾案最終未能通過。[34]

拿破崙一面滿足國內反動勢力,一面支持意大利民族主義勢力。他派出使節與朱塞佩·馬志尼進行談判。「未來皇帝在一開始,就面對重重困難;他不想冒犯法國的天主教徒」但又支持「意大利的革命黨人-這是兩個相互矛盾的目標」。[35]拿破崙支持意大利民族主義者的現實原因是,他想迫使奧地利交出倫巴底威尼斯。他反感奧地利,奧地利在他眼中代表着反動主義、正統主義,是歐洲民族自決的障礙。拿破崙支持意大利民族主義者,既滿足了自己,也滿足了國內的自由派和左派。但是,他又在同一時間內,支持教宗,以維持保守派和天主教徒對自己的支持。由此可見,他的意大利政策是矛盾重重的。

1859年4月,拿破崙和薩丁尼亞王國首相加富爾伯爵達成秘密協定:法國以得到薩伏伊尼斯為條件,幫助薩丁尼亞尼亞將奧地利勢力逐出亞平寧半島,統一意大利。同年,他向奧地利發動戰爭,在馬真塔戰役索爾弗利諾戰役中擊敗了奧軍,結果,奧地利向薩丁尼亞割讓倫巴底地區。就在此時,拿破崙決定不再介入意大利事務。此舉為時已晚,不能阻擋意大利統一的步伐。[36]他幫助薩丁尼亞的舉動,令國內的天主教徒開始反對他。拿破崙企圖通過駐兵羅馬來糾正這一錯誤。但這一錯誤已經無法挽回,他此後也不再推行傾向於天主教會的政策,他甚至在1863年,任命維克多·杜爾偉英語Victor Duruy為教育部長,世俗化教育制度。[37]法國駐軍在普法戰爭爆發時,撤離羅馬。

美洲計劃

拿破崙制定了一個美洲計劃,計劃的重點有三個,第一個是承認美國內戰中的美利堅聯盟國,並且與之結盟。第二個是介入拉丁美洲事務,在當地建立君主制國家,並且增加與拉丁美洲的貿易來往。第三個是控制墨西哥,建立以馬西米連諾一世為首的墨西哥帝國,當作拉丁美洲和聯盟國之間的緩衝國[38]

墨西哥
墨西哥騎兵在普埃布拉戰役當中衝鋒,由邁克·曼寧繪於2006年
墨西哥騎兵在普埃布拉戰役當中衝鋒,由邁克·曼寧繪於2006年

法國軍事介入墨西哥是拿破崙推行冒險主義外交政策的例子之一。他以墨西哥欠下外交債務為由,介入墨西哥事務,企圖在北美建立一個君主制國家。這一計劃得到了反對世俗主義的墨西哥保守派支持。以門羅主義為宗旨的美國,因為身陷內戰,無力理會外務。拿破崙希望聯盟國最終能夠勝出內戰,並且認為,得勝的聯盟國會接受墨西哥新政府。

實現這一計劃,障礙重重。1862年5月5日,法國軍隊在普埃布拉戰役英語Siege of Puebla (1863),被武器落後的墨西哥軍隊擊敗。這是法國軍隊在滑鐵盧戰役以後第一次戰敗。[39][40]全世界為之震驚,鼓舞了墨西哥人繼續作戰。在往後五年裏,墨西哥人一直在進行游擊戰。

1863年,拿破崙在墨西哥保守派的支持下,將一個哈布斯堡家族馬西米連諾一世扶上皇位,墨西哥共和派在法國軍隊的進攻之下,被迫撤出城市,在鄉間繼續進行抵抗活動。

1865年,美國內戰結束,聯邦取勝。美國政府作出實際行動,支持反抗軍,除了向他們提供武器之外,美國政府還派遣戰艦到墨西哥海域設立封鎖線,以防法國駐軍得到支援。持續不斷的游擊戰對法軍造成的損失不斷擴大。美國威脅法國,要求法國撤兵,否則軍事介入墨西哥。拿破崙因此在1866年撤兵。共和派在次年就推翻了馬西米連諾一世,並且在同年6月19日處決了皇帝。在此之前,拿破崙曾勸吁馬西米連諾,請求他離開墨西哥,但遭到後者拒絕。軍事介入失敗,馬西米連諾遇害,令拿破崙蒙羞,遭到全歐洲批評。不過,書信顯示,利奧波德和拿破崙早就警告過馬西米連諾,不要依賴歐洲的勢力。歐仁妮皇后也因為插手朝政的原因,被人批評。[41]

拿破崙和歐仁妮皇后在杜樂麗宮會見了墨西哥皇后比利時的夏洛特。夏洛特請求拿破崙提供支援,遭到拒絕。她隨後患上了精神病。

美國

19世紀60年代初,拿破崙的計劃已經基本實現,兵敗滑鐵盧的恥辱已經消除,法國再度成為歐洲大陸的軍事強權。

拿破崙在美國內戰初期,支持美利堅聯盟國。聯邦警告他,他如果承認聯盟國,聯邦就向他宣戰。拿破崙沒有因此而讓步,相反,他繼續慢慢傾向聯盟,因為聯邦對聯盟的封鎖,已經重創了法國的紡織業。1862年,拿破崙私底下會見了聯盟的外交官員,令後者有了希望。[42]然而,他卻不敢在沒有英國支持的情況下,獨自承認聯盟。聯盟官員最終意識到外國不可能介入內戰。1863年,聯盟以英法使節勸吁其國民不要入伍為由,驅逐了英法使節。[43]

普魯士

對拿破崙來說,更加危險的威脅迫在眉睫。法國在歐洲大陸的地位,在普魯士普奧戰爭中大勝奧地利之後,開始動搖。他年輕時加入過燒炭黨,之前又幫助過薩丁尼亞王國,所以,他不能在戰爭中和奧地利結盟,結果,普魯士成為了法國的最大威脅。他在戰爭爆發之前,向奧托·馮·卑斯麥承諾會保持中立的原因是,他以為會有人調停戰爭,又或者是奧地利會勝出。[44]拿破崙也沒有藉機要求普魯士接受法國擴張領土。他只要求普魯士在戰後接受法國吞併比利時盧森堡。法國一無所獲,普魯士卻不斷壯大。部分歷史學家認為,拿破崙此時的健康狀況較差,因此無法作出決策。[45]

1867年,拿破崙企圖通過購買盧森堡來改正錯誤,普魯士隨即以武力威脅法國放棄計劃。盧森堡危機最終以法國簽署倫敦條約英語Treaty of London (1867),放棄盧森堡主權結束。

普法戰爭

拿破崙被俘後會見卑斯麥
拿破崙被俘後會見卑斯麥

外交戰略失誤,最終使拿破崙付出代價。1870年,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的堂兄霍亨索倫親王利奧波德有意一取西班牙國王寶座。拿破崙不想腹背受敵,要求利奧波德打消念頭。威廉一世見局勢緊張,便公開表示,不再支持堂兄為王。拿破崙隨後要求霍亨索倫王朝首長威廉一世保證,不會有其他霍亨索倫家族的成員登上西班牙王位,其無禮態度,令威廉一世驚訝。威廉一世在會見法國大使後,寫了一篇內容宛轉的電報,拒絕了拿破崙的要求。但是,卑斯麥為了激怒拿破崙,修改了電報的措辭,令法國輿論譁然,普法戰爭因此爆發。

拿破崙和法國將軍在開戰之時,都有大獲全勝的信心。拿破崙犯下了一個至關重要的錯誤,那就是將組織混亂的軍隊的指揮權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也沒有指揮大規模軍事行動的經驗,精神也經常出現問題。他不聽建議,結果,法軍在多場重要戰役中戰敗,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普軍長驅直入。拿破崙不肯回到巴黎,也不肯交出兵權。1870年9月2日,他在色當會戰中被普軍俘虜。兩日後,拿破崙戰敗的消息傳到巴黎,第二帝國覆亡。[46]

戰爭為法國帶來了災難,卻為德意志地區帶來了一個統一的國家。德意志帝國成立後,迅速取代了法國陸上強權的地位。

晚年

被俘六個月後,拿破崙獲准和妻兒一起流亡英國。他在奇斯爾赫斯特卡姆登宮渡過餘生。1873年1月9日,拿破崙在治療膀胱結石時逝世。他一直感到內疚、痛苦,備受困擾。拿破崙在彌留之際,對身邊的醫生說:「你當時在色當嗎?」[47]

拿破崙起初葬於當地的天主教教堂聖瑪麗。當他的獨子戰死後,歐仁妮決定要修建一座修道院。隱修士全部來自剛剛通過反神職人員法的法國。拿破崙的妻兒都葬於這個修道院。遊客參觀這個修院時,可以見到三人的棺木。2007年,法國政府準備將拿破崙的棺木運返法國,但計劃最終因為隱修士的反對,而未能實現。[48]1975年,皇家文藝學會在他位於倫敦聖詹姆斯國王街的舊居,裝上了藍色牌匾[49]

私人生活

拿破崙的堂姊瑪蒂爾德·波拿巴,由弗朗茲·克薩韋爾·溫德爾哈爾特所繪
拿破崙的堂姊瑪蒂爾德·波拿巴,由弗朗茲·克薩韋爾·溫德爾哈爾特所繪

拿破崙一直都是一名花花公子,他這樣描述自己的行為:「主動出擊的通常是男人。我卻不然,我一般都是防禦那一方,而且經常投降。」[50]他的情婦為數不少。拿破崙的社交秘書在他在位期間,經常安排他喜歡的女子與他幽會。他的風流事令他無法集中注意力來處理國務,也損害了他與妻子的關係,甚至損害了他在歐洲其他王室當中的形象。[5]曾與拿破崙傳出緋聞的女子有:[51]

  • 瑪蒂爾德·波拿巴(Mathilde Bonaparte)
  • 瑪利亞·安娜·希斯(Maria Anna Schieß)[52]
  • 亞歷山德娜·埃莉諾·韋爾若(Alexandrine Éléonore Vergeot)[53]
  • 伊利莎·雷切爾·菲利克斯(Élisa Rachel Félix)
  • 哈麗雅特·霍華德(Harriet Howard)
  • 瑪麗-安娜·瓦萊夫斯卡(Marie-Anne Waleska)
  • 朱斯蒂娜·瑪麗·拉·包法利(Justine Marie Le Boeuf)[54]
  • Louise de Mercy-Argenteau
  • Virginia Oldoini, Countess di Castiglione

歐仁妮在親友的建議下,在婚前限制了拿破崙。[50]他婚後不久,就再度拈花惹草。[50]

拿破崙四十多歲的時候,就開始出現各種疾病,包括腎病、膀胱結石、慢性膀胱病、前列腺炎關節炎痛風肥胖

軼事

  • 拿破崙三世據說是一個煙癮很大的人,每天至少要抽掉50根煙(不包括雪茄在內)。在之後的第三共和國時期,民間給他取了第二個綽號「香煙男」[55]

影響

改造巴黎,是拿破崙對後世的其中一個重要影響。這一計劃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避免未來可能出現的叛軍,利用巴黎狹小、古舊的街道,設置路障,挑戰政府,但這不是他改造巴黎的主要原因。他提出這一計劃,是為了現代化巴黎。拿破崙希望能通過以下措施,提升巴黎的衛生狀況和生活質量:建造一個現代化的污水處理系統,改善衛生;設計出一種新的住宅,以容納更多居民;在全市興建公園。他在全市興建了三個大型公園,以免基層市民在星期日,只能去酒館渡日。拿破崙拆除了大量建築,並且以寬敞的大道,代替蜿蜒的小巷。這個由奧斯曼男爵主持的計劃,最終使巴黎成為了一個由林蔭大道和綠地公園組成的城市。[56]

普羅斯佩·梅里美維歐勒·勒·杜克在拿破崙的支持之下,修復了眾多在大革命期間遭到破壞的著名中古建築。當中包括:巴黎聖母院聖彌額爾山卡爾卡松韋茲萊隱修院和Château de Roquetaillade。

共和時期的法國人,只會記得拿破崙在位期間的獨裁作風,不會像今天的學者一樣,記得他在位期間,法國經濟的快速增長。他流亡英國時,對當地的工業革命印象深刻,所以當政後,專注於發展國家經濟。拿破崙是第一個將經濟放在頭位的管治者。

拿破崙熱衷於改變世界政治地圖,會為達到目標鋌而走險。他奉行的軍事冒險主義,不但給予了歐洲協調致命一擊,也促進了法國軍事武器改良。法國陸軍在1853年設計的一款革命性野戰火炮(Canon obusier de 12),別名就是皇帝之炮(Canon de l'Empereur)。並創立法國國立軍校聖西爾,為日後括張法籣西帝國於世界開疆闢土建立貢獻,比如中南半島,非洲數國,且也創立今仍世界聞名的法軍外籍兵團,駐防於世界各地近十軍營

拿破崙三世的名聲遠不如他的伯父那樣高。維克多·雨果將他描繪為一個碌碌無為的平庸之輩 - 「渺小的拿破崙」(Napoléon le Petit),和他的伯父 - 軍事、政治的天才「偉大的拿破崙」(Napoléon le Grand)形成對比。雨果對他的評論,使人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都無法公正地評定他的功過。卡爾·馬克思也在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Der achtzehnte Brumaire des Louis Bonaparte)當中諷刺拿破崙:「黑格爾在某個地方說過,一切偉大的世界歷史事變和人物,可以說都出現兩次。他忘記補充一點:第一次是作為悲劇出現,第二次是作為笑劇出現。」拿破崙三世經常被人看成一個專制獨裁,卻沒有能力的領袖,在海外進行軍事冒險,最終為法國帶來災難。[57]

歷史學家強調,他關注基層人民。拿破崙的著作「消滅貧窮」在1848年的大選中,為他贏得了工人的支持。他在位期間,致力於改善基層的工作環境,為此,他違反了正統的自由放任,運用國家資源和影響力來達到目的。除此之外,拿破崙還在1864年,不顧大商企的反對,賦予工人罷工權。馬克思主義社會學家Göran Therborn認為,拿破崙是「第一個現代的布爾喬亞管治者」,將廣受支持的運動和中央集權的布爾喬亞管治結合為一體。[58]Therborn還認為,這種管治模式,一旦遇到外部危機,就會僵化,最終瓦解。[59]

著作

他一生當中,曾寫下多部著作,包括拿破崙思想和一部有關儒略·凱撒的書籍,他在書中用凱撒比喻自己和伯父。除此之外,他還寫過一系列文章,包括有關炮兵的軍事文章,有關電磁學的科學文章,有關蘇格蘭國王斯圖亞特的歷史文章和討論建造尼加拉瓜運河的可行性的學術文章。

祖先

參見

前任
拿破崙二世
(名義上)
拿破崙家族之主 繼任
拿破崙四世
(波拿巴家族之主)

參考文獻

  1. ^ John B. Wolf. France, 1814–1919 (1963). p 253.
  2. ^ Columbia Encyclopedia – "Napoleon III"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Sixth edition (2004).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3. ^ Bresler, Fenton. Napoleon III: A Life. London: Harper Collins. 1999: 20. ISBN 0-00-255787-8. 
  4. ^ Bresler 1999. Louis the II was also known as the former general of the french military.,第37頁
  5. ^ 5.0 5.1 MFEM Bierman. Napoleon III and His Carnival Empire. St. Martin's Press, New York, 1988, ISBN 978-0-312-01827-6. 
  6. ^ Bresler 1999,第94–95頁
  7. ^ Poore, Benjamin P. The Rise and Fall of Louis Philippe, Ex-King of the French. London: W.D. Ticknor & Co. 1848. 
  8. ^ Randell 1991,第73–74頁
  9. ^ Unknown. The Visit Deferred. The New York Times. 1 January 1855 [1 May 20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5-12). 
  10. ^ Mark Almond. The Springtime of the Peoples. Revolution: 500 Years of Struggle for Change. De Agostini. 1996: 96. ISBN 1-899883-73-8. 
  11. ^ Frank H. Cheetham. Louis Napoleon and the genesis of the Second Empire: being a life of the emperor Napoleon III to the time of his election to the presidency of the French Republic, with numerous illustrations reproduced from contemporary portraits, prints and lithographs. John Lane. 1909: 26 [2013-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20). 
  12. ^ Randell 1991,第74頁
  13. ^ Roger Price. Napoléon III and the Second Empire. Psychology Press. 1997: 16 [2013-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22). 
  14. ^ John Stevens Cabot Abbott. The history of Napoleon III., emperor of the French. 1873: 418 [2013-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17). 
  15. ^ Ronald Aminzade. Ballots and Barricades: Class Formation and Republican Politics in France, 1830–1871.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3: 299 [2013-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22). 
  16. ^ John Andrew Frey. A Victor Hugo Encyclopedia. Greenwood. 1999: 20 [2013-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20). 
  17. ^ Alain Plessis,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Second Empire, 1852–1871 (1988)
  18. ^ Plessis 1989,第62–63頁
  19. ^ Robert Tombs. Nicolas Sarkozy and France, May 2007: a historical perspective. History & Policy. May 2007 [27 May 20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02). 
  20. ^ Plessis 1989,第60–61頁
  21. ^ Abun-Nasr, Jamil M. A History of the Maghrib in the Islamic perio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7: 264 [10 November 2010]. ISBN 0-521-33767-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17). 
  22. ^ Jamil M. Abun-Nasr. A History of the Maghrib in the Islamic Period. Cambridge U.P. 1987: 264 [2013-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22). 
  23. ^ Roger Price, The French Second Empire: an anatomy of political power (2001) p. 43
  24. ^ Desmond Gregory. No Ordinary General: Lt. General Sir Henry Bunbury (1778-1860) : the Best Soldier Historian. Fairleigh Dickinson U.P. 1999: 103 [2013-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16). 
  25. ^ David Brown, "Palmerston and Anglo–French Relations, 1846–1865", Diplomacy & Statecraft (2006) 17#4 pp 675–692
  26. ^ Orlando Figes, The Crimean War: A History (2011) p. xxii
  27. ^ Markham 1975,第199頁
  28. ^ Taylor, Alan J. P. The Struggle for Mastery of Europe. Oxford, U.K.: Oxford University. 1954: 412. ISBN 0-19-881270-1. 
  29. ^ Immortal Steven R. Ward, p.80. [2013-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17). 
  30. ^ Arthur J. Dommen, The Indochinese experience of the French and the Americans (2001) p. 4
  31. ^ Edgar Holt, The opium wars in China (1961) p 247
  32. ^ Ryōtarō Shiba, The last shogun: the life of Tokugawa Yoshinobu (1998) pp 169–72
  33. ^ Sharon B. Watkins, Alexis de Tocqueville and the Second Republic, 1848–1852 (2003) p 298
  34. ^ Sharon B. Watkins, Alexis de Tocqueville and the Second Republic, 1848–1852 (2003) pp 358–9
  35. ^ "Napoleon III" in 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 (1911) vol. 10 p 699
  36. ^ Charles F. Delzell, The unification of Italy, 1859–1861: Cavour, Mazzini, or Garibaldi? (1965) pp 18–22
  37. ^ Anne Quartararo, Women teachers and popular education in nineteenth-century France (1995) p. 76
  38. ^ Jones, Howard. Crucible of Power:A History of American Foreign Relations to 1913. Lanham, Maryland: SR Books. 2002: 212. ISBN 0-8420-2916-8. 
  39. ^ Philadelphia News Article reporting Mexican were outnumbered 2-to-1 互聯網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09-05-11. The Bulletin: Philadelphia's Family Newspaper, "Cinco De Mayo: Join In The Celebration On The Fifth Of May", 7 May 2009. By Cheryl VanBuskirk. Retrieved 5 June 2009.
  40. ^ PBS Reports French Army Knew No Defeat for Almost 50 Years.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Retrieved 6 February 2009.
  41. ^ Maximilian and Carlota by Gene Smith, ISBN 978-0-245-52418-9, ISBN 978-0-245-52418-9
  42. ^ S. Sainlaude, France and the Southern Confederacy, Paris, L'Harmattan, 2011
  43. ^ Case and Warren F. Spencer, The United States and France: Civil War Diplomacy (1970)
  44. ^ Markham 1975,第203頁
  45. ^ Bertrand Taithe. Defeated Flesh: Medicine, Welfare, and Warfare in the Making of Modern France. Rowman & Littlefield. 1999: 29 [2013-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17). 
  46. ^ James F. McMillan, Napoleon III (1991) pp 16–64
  47. ^ Napoleon III Quotes. Bartleby.com. [6 March 20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5-11). 
  48. ^ French seeking emperor's corpse.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9 December 2007 [6 March 20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04-14). 
  49. ^ NAPOLEON III (1808–1873). English Heritage. [2012-10-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1-11). 
  50. ^ 50.0 50.1 50.2 Betty Kelen. The Mistresses. Domestic Scandals of the 19th-Century Monarchs. Random Hours, New York (1966). 
  51. ^ David Baguley. Napoleon III and His regime. An Extravaganza. 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978-0-8071-2624-0. 
  52. ^ Wordpress.com. [2013-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28). 
  53. ^ Les enfants de Napoléon et Eléonore Vergeot. Société d'Histoire du Vésinet. [6 February 20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年6月9日) (法語). 
  54. ^ Markham 1975,第201頁
  55. ^ 《煙火撩人-香煙的歷史》(法)迪迪埃·努里松P75
  56. ^ David H. Pinkney, "Napoleon III's Transformation of Paris: The Origins and Development of the Idea," Journal of Modern History (1955) 27#2 pp 125-134 in JSTOR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57. ^ Stephen E. Hanson. Post-Imperial Democracies: Ideology and Party Formation in Third Republic France, Weimar Germany, and Post-Soviet Russia. Cambridge UP. 2010: 90 [2013-05-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16). 
  58. ^ Göran Therborn. What Does the Ruling Class Do When It Rules?. Verso. 2008 [1978]: 198. ISBN 978-1-84467-210-3. 
  59. ^ Therborn, p. 201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拿破崙三世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