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與張繡的戰爭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曹操與張繡的戰爭.

曹操與張繡的戰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曹操與張繡的戰爭
東漢末年戰事的一部分
日期大約197年2月 – 199年12月
地點
河南南陽的一些地方
結果 張繡投降
參戰方
曹操 張繡
劉表
指揮官與領導者
曹操
曹洪
于禁
典韋
曹昂
曹安民
張繡 投降
賈詡 投降
劉表
鄧濟(俘虜)

曹操與張繡的戰爭中國東漢末年197年—199年間軍閥曹操張繡之間的一場戰爭。結果是張繡投降曹操。

背景

建安元年(196年),軍閥曹操率軍進入舊都城洛陽廢墟,遇到了自從中平六年(189年)登基後就先後被軍閥董卓李傕郭汜挾持的漢朝傀儡皇帝漢獻帝初平三年(192年)董卓死後,獻帝被李傕、郭汜挾持,興平二年(195年)末才勉強逃離長安。曹操尊奉皇帝,將他從洛陽迎到自己在許縣(今河南許昌)的根據地,許縣成為新的都城。[1]

同時,尤其是在獻帝出逃後,李傕、郭汜在長安和關中地區的權力集團開始減弱和破裂。李傕、郭汜的前盟友張濟率所部出關中進入軍閥劉表管下的荊州。在試圖在荊州建立據點時,張濟攻打穰縣,中流矢而死。劉表沒有報復張濟所部,與張濟的從子和繼承人建忠將軍張繡講和,接納張繡部眾,讓張繡屯駐在荊州北部的宛城[2][3]

宛城之戰

建安二年(197年)正月,曹操率軍攻張繡。到淯水,張繡沒有戰鬥就全軍投降。[4]曹操很高興,為張繡及其將帥設酒宴。席間,曹操敬酒,所部校尉典韋在他身後護衛,手持刃長一尺的大斧。曹操敬酒時,張繡及其將帥不敢仰視。[5]

曹操接受張繡投降後,在宛城停留十餘天。期間他被張濟遺孀吸引[6],納為妾室。張繡感到憤怒和羞辱,圖謀報復曹操。曹操得知張繡不悅,計劃殺之。[7]

先前,張繡謀士賈詡建議張繡向曹操請求駐軍在曹操營附近的高處。張繡從其計,向曹操請求:「我軍車少而重,可以讓軍隊披甲嗎?」曹操不疑,都同意了。[8]

當時張繡有一親近者胡車兒,勇冠軍中。曹操愛其驍健,親手給他一些金子。張繡已經知道曹操想殺自己,更懷疑曹操想行賄胡車兒這樣的左右刺殺自己,於是先發制人突襲曹操營。[9][10]

張繡進攻時,已將軍隊部署在曹操營附近,曹操完全猝不及防,其軍遭慘敗。曹操除了撤退外別無選擇,只有一小部分輕騎在身邊。典韋率十餘人留在營門掩護曹操撤退,全都被張繡軍所殺。[11]曹操逃跑時所騎的絕影馬被流矢射中,曹操因而被掀落,臉、腳受傷,自己右臂也中箭。[12]曹操長子曹昂把馬給曹操讓他逃跑。曹昂和曹操侄曹安民後都被張繡軍所殺。[13][14]

舞陰之戰

隨着曹操及其餘部退到舞陰縣,張繡軍繼續沿途攻擊他們。曹操部下只有平虜校尉于禁率所部有序地撤向舞陰,雖然遭遇傷亡,所部也沒有離散。張繡攻勢稍緩,于禁整頓軍隊,鳴鼓回到舞陰縣。[15]

于禁還未到,得知曹操軍由原黃巾軍組成的精銳部隊青州兵於路趁亂劫掠。于禁率軍攻打青州兵,並懲罰犯罪的青州兵士兵。一些青州兵逃去曹操處反誣于禁。于禁到舞陰縣,沒有立即去見曹操自辯,而是先在曹操營周圍安下營寨,他知道曹操聰明不會信青州兵所說,他不急着自辯,且他認為加強戰備以防張繡再攻更重要。果然如于禁所料,曹操褒獎了他,錄其前後戰功,封他為益壽亭侯。[16]

曹操在舞陰縣重整餘部。張繡率騎兵到舞陰縣,被曹操擊破,退到穰縣會合劉表。曹操得知典韋死訊,落淚,取回典韋屍體,葬於襄邑縣。隨後回到許都。[17][18]

曹操敗於張繡後,袁紹變得越來越驕橫,寫信給曹操時,言辭狂傲又無禮。[19]身為曹昂養母的曹操正妻丁夫人常對曹操說:「你殺了我兒子,都不曾想念他!」經常大哭,不理會曹操,曹操不得已和她離婚。[20]

葉縣、湖陽、舞陰之戰

曹操離開舞陰縣後,南陽郡、章陵郡治下諸縣多叛歸張繡。曹操派從弟曹洪率軍攻打、收復之,被張繡、劉表軍所敗,只得退屯葉縣。張繡、劉表軍數次攻打葉縣的曹洪,不能克。[21]

十月,曹操攻張繡,親率軍到宛城。在淯水岸邊,他紀念先前對張繡作戰陣亡的將士,期間哭得感動了在場眾人。[22]

劉表派將領鄧濟率軍據湖陽縣。曹操率軍攻破湖陽,生擒鄧濟。繼而又攻克舞陰縣。[23]

穰城之戰

建安三年(198年)正月,曹操回到許都。三月,尚書荀攸勸曹操:「張繡與劉表聯合,互為犄角之勢,但是張繡人馬靠劉表供給,時間一久,劉表力不能支,必然與張繡分裂。我不如緩兵以待其變;若急切進攻,劉表必拼死相救,我軍不易取勝。那時就會形成進退維谷之勢。」曹操不聽,又率于禁、陷陳都尉樂進等圍攻張繡於穰城。五月,劉表果然派援軍助張繡,斷絕曹操軍後路。[24]

當時,曹操得知敵對軍閥袁紹謀士田豐建議袁紹趁曹操不在許都,襲擊都城,迎獻帝到自己的根據地鄴城。曹操趕緊解穰縣之圍,準備回許都。[25]但張繡來截擊,他撤軍受阻,就命軍隊連營撤退,防備敵軍進攻。曹操寫信給留守許都的謀士荀彧:「就是賊來追我,日行數里,我也有辦法對付他們。等我到了安眾,一定擊破張繡。」當曹操到安眾縣,張繡、劉表軍佔據前後要地,曹操軍前後受敵。曹操命軍隊趁夜秘密挖地道運回輜重,自己設下伏兵。[26]

天亮後,張繡得知曹操軍營空了,以為曹操已經逃跑,於是想率軍追殺。但賈詡警告他不要追殺,且預言其若追殺必敗。張繡沒聽從而進軍。曹操從弟曹仁以議郎督騎,隨征旁縣,俘虜其男女三千餘人;曹操被追殺士卒喪氣之際,曹仁率將士奮戰,曹操壯之,於是擊退張繡騎兵進攻。屯汝南西界的振威中郎將李通率兵乘夜拜見曹操,曹操得以復戰,李通為先登,果然如賈詡所料,張繡被曹操伏擊後大敗而還。[27][28]曹操拜李通為裨將軍,封建功侯。張繡敗回後,賈詡又建議他再攻曹操,且預言這次必勝。張繡說:「我上次沒聽公的話,致有此敗。我已經敗了,怎能再追?」賈詡答:「兵勢有變,趕緊再攻,必勝。」張繡信了,收集散卒再追曹操,果然勝了。[29]

戰後,張繡問賈詡:「我張繡以精兵追殺曹操正在撤退的軍隊,公說必敗;我以敗軍攻打他得勝的軍隊,公卻說必勝。公的預言看起來與預期相反卻都應驗了,為什麼呢?」賈詡答:「這很容易理解。將軍雖然善於用兵卻不是曹公的對手。曹公撤軍時肯定親自斷後,即使您的軍隊精銳,曹操作為主將也比您優秀,他的軍隊也和您的一樣精銳。所以我知道必敗。曹公攻打將軍並無失策,也沒盡力就退了,必是因為國內有變。他已經打敗將軍,肯定輕軍速回,即使留下諸將斷後,曹操諸將雖然勇敢卻不是將軍的對手,所以即使用敗軍與之作戰我也知道必勝。」張繡服氣。[30]

七月,曹操回到許都。荀彧問曹操寫信之際如何得知必可敗張繡,曹操答:「敵軍想阻攔我軍撤退,迫使我軍在死地作戰,我因此知道必勝了。」[31]

都尉許褚從征張繡,先登,斬首萬計,遷校尉。

張繡投降

建安四年(199年),[32]曹操、袁紹即將進行官渡之戰之際,袁紹派使者去見張繡,建議結盟對抗曹操。張繡想同意,但賈詡告訴袁紹使者:「回去謝絕袁本初:『你連弟弟(袁術)都容不下,怎麼容天下國士?』」[33]

張繡驚懼:「何至於此!」秘密問賈詡:「這樣我們應當如何?」賈詡答:「不如從曹公。」張繡說:「袁強曹弱,我又與曹操為仇,從曹會如何?」賈詡答:「這就是應該從曹的原因。曹公奉天子令天下,這是第一個原因。袁紹強盛,您人少,即使從袁,袁紹不會重視您。曹操軍隊較少,得到我軍必喜,這是第二個原因。有霸王之志者,肯定會放棄私怨,以在四海之內彰顯自己的明德,這是第三個原因。希望將軍不要再懷疑了。」張繡聽了,率軍歸順曹操。[34]

十一月,張繡率眾投降曹操。張繡到後,曹操握住他的手,為他設宴,封他為列侯,[35]拜揚武將軍,為兒子曹均娶張繡的女兒。[36]在官渡之戰中,張繡為曹軍力戰,升遷為破羌將軍。[37]

民間藝術

京劇

川劇桂劇有《徵宛城》,粵劇有《曹操下宛城》,漢劇徽劇豫劇秦腔、同州梆子河北梆子都有《戰宛城》。

三國演義

張濟遺孀《三國演義》作鄒氏,曹操每天都和鄒氏取樂,沒有想過要回許都。[38]

張繡與曹操作戰前,張繡因畏懼典韋勇猛,於是和胡車兒商議,胡車兒獻計並將典韋灌醉,偷走典韋的雙[38]

流行文化

光榮遊戲《真·三國無雙系列》中為可玩階段,為典韋故事模式的亮點。如玩家沒扮演典韋,典韋將在此階段最後亮相,在隨後的階段中不再出現。在《真·三國無雙6》中,曹操從城堡逃跑後與夏侯惇許褚攻打張繡,最終獲得賈詡。如張繡被曹操打敗,則不詳他是被曹操所殺或從戰鬥中撤離。

評論

外部連結

參考書目

  • 陳壽《三國志》
  • 羅貫中《三國演義》
  • 裴松之《三國志注》
  • 司馬光《資治通鑑》

參考

  1. ^ 《資治通鑑》卷六十二
  2. ^ 《資治通鑑》卷六十二:張濟自關中引兵入荊州界,攻穰城,為流矢所中死。荊州官屬皆賀,劉表曰:「濟以窮來,主人無禮,至於交鋒,此非牧意,牧受弔,不受賀也。」使人納其衆;衆聞之喜,皆歸心焉。濟族子建忠將軍繡代領其衆,屯宛。
  3. ^ 《三國志·武帝紀》:張濟自關中走南陽。濟死,從子繡領其衆。
  4. ^ 《三國志·張繡傳》:太祖南征,軍淯水,繡等舉衆降。
  5. ^ 《三國志·典韋傳》:太祖征荊州,至宛,張繡迎降。太祖甚恱,延繡及其將帥,置酒高會。太祖行酒,韋持大斧立後,刃徑尺,太祖所至之前,韋輒舉斧目之。竟酒,繡及其將帥莫敢仰視。
  6. ^ 在14世紀歷史小說《三國演義》中她被稱為「鄒氏」。見《三國演義》第十六回。
  7. ^ 《三國志·張繡傳》:太祖納濟妻,繡恨之。太祖聞其不恱,密有殺繡之計。計漏,繡掩襲太祖。
  8. ^ 《三國志·張繡傳》裴松之注引《吳書》:繡降,用賈詡計,乞徙軍就高道,道由太祖屯中。繡又曰:「車少而重,乞得使兵各被甲。」太祖信繡,皆聽之。繡乃嚴兵入屯,掩太祖。太祖不備,故敗。
  9. ^ 《三國志·張繡傳》裴松之注引《傅子》:繡有所親胡車兒,勇冠其軍。太祖愛其驍健,手以金與之。繡聞而疑太祖欲因左右刺之,遂反。
  10. ^ 《三國志·武帝紀》:二年春正月,公到宛。張繡降,旣而悔之,復反。
  11. ^ 《三國志·典韋傳》:後十餘日,繡反,襲太祖營,太祖出戰不利,輕騎引去。韋戰於門中,賊不得入。兵遂散從他門並入。時韋校尚有十餘人,皆殊死戰,無不一當十。賊前後至稍多,韋以長戟左右擊之,一叉入,輒十餘矛摧。左右死傷者略盡。韋被數十創,短兵接戰,賊前搏之。韋雙挾兩賊擊殺之,餘賊不敢前。韋復前突賊,殺數人,創重發,瞋目大罵而死。
  12. ^ 《三國志·武帝紀》裴松之注引《魏書》:公所乘馬名絕影,為流矢所中,傷頰及足,並中公右臂。
  13. ^ 《三國志·武帝紀》裴松之注引《世語》:昂不能騎,進馬於公,公故免,而昂遇害。
  14. ^ 《三國志·武帝紀》:公與戰,軍敗,為流矢所中,長子昂、弟子安民遇害。
  15. ^ 《三國志·于禁傳》:從至宛,降張繡。繡復叛,太祖與戰不利,軍敗,還舞陰。是時軍亂,各間行求太祖,禁獨勒所將數百人,且戰且引,雖有死傷不相離。虜追稍緩,禁徐整行隊,鳴鼓而還。
  16. ^ 《三國志·于禁傳》:未至太祖所,道見十餘人被創裸走,禁問其故,曰:「為青州兵所劫。」初,黃巾降,號青州兵,太祖寬之,故敢因緣為略。禁怒,令其衆曰:「青州兵同屬曹公,而還為賊乎!」乃討之,數之以罪。青州兵遽走詣太祖自訴。禁旣至,先立營壘,不時謁太祖。或謂禁:「青州兵已訴君矣,宜促詣公辨之。」禁曰:「今賊在後,追至無時,不先為備,何以待敵?且公聦明,譖訴何緣!」徐鑿塹安營訖,乃入謁,具陳其狀。太祖恱,謂禁曰:「淯水之難,吾其急也,將軍在亂能整,討暴堅壘,有不可動之節,雖古名將,何以加之!」於是錄禁前後功,封益壽亭侯。
  17. ^ 《三國志·典韋傳》:太祖退住舞陰,聞韋死,為流涕,募閒取其喪,親自臨哭之,遣歸葬襄邑,……
  18. ^ 《三國志·武帝紀》:公乃引兵還舞陰,繡將騎來鈔,公擊破之。繡奔穰,與劉表合。公謂諸將曰:「吾降張繡等,失不便取其質,以至於此。吾知所以敗。諸卿觀之,自今已後不復敗矣。」遂還許。
  19. ^ 後漢紀·卷二十九》:及繡敗操軍,紹益自驕,而與操書悖慢。
  20. ^ 《魏略》:丁常言:「將我兒殺之,都不復念!」遂哭泣無節。太祖忿之,遣歸家,欲其意折。後太祖就見之,夫人方織,外人傳雲「公至」,夫人踞機如故。太祖到,撫其背曰:「顧我共載歸乎!」夫人不顧,又不應。太祖卻行,立於戶外,復云:「得無尚可邪!」遂不應,太祖曰:「真訣矣。」遂與絕。
  21. ^ 《三國志·武帝紀》:公之自舞陰還也,南陽、章陵諸縣復叛為繡,公遣曹洪擊之,不利,還屯葉,數為繡、表所侵。
  22. ^ 《三國志·武帝紀》裴松之注引《魏書》:臨淯水,祠亡將士,歔欷流涕,衆皆感慟。
  23. ^ 《三國志·武帝紀》:表將鄧濟據湖陽。攻拔之,生禽濟,湖陽降。攻舞陰,下之。
  24. ^ 《三國志·武帝紀》:三年春正月,公還許,初置軍師祭酒。三月,公圍張繡於穰。夏五月,劉表遣兵救繡,以絕軍後。
  25. ^ 《三國志·武帝紀》裴松之注引《獻帝春秋》:袁紹叛卒詣公云:「田豐使紹早襲許,若挾天子以令諸侯,四海可指麾而定。」公乃解繡圍。
  26. ^ 《三國志·武帝紀》:公將引還,繡兵來,公軍不得進,連營稍前。公與荀彧書曰:「賊來追吾,雖日行數里,吾策之,到安衆,破繡必矣。」到安衆,繡與表兵合守險,公軍前後受敵。公乃夜鑿險為地道,悉過輜重,設奇兵。
  27. ^ 《三國志·武帝紀》:會明,賊謂公為遁也,悉軍來追。乃縱奇兵步騎夾攻,大破之。
  28. ^ 《三國志·賈詡傳》:太祖比征之,一朝引軍退,繡自追之。詡謂繡曰:「不可追也,追必敗。」繡不從,進兵交戰,大敗而還。
  29. ^ 《三國志·賈詡傳》:詡謂繡曰:「促更追之,更戰必勝。」繡謝曰:「不用公言,以至於此。今已敗,柰何復追?」詡曰:「兵勢有變,亟往必利。」繡信之,遂收散卒赴追,大戰,果以勝還。
  30. ^ 《三國志·賈詡傳》:問詡曰:「繡以精兵追退軍,而公曰必敗;退以敗卒擊勝兵,而公曰必剋。悉如公言,何其反而皆驗也?」詡曰:「此易知耳。將軍雖善用兵,非曹公敵也。軍雖新退,曹公必自斷後;追兵雖精,將旣不敵,彼士亦銳,故知必敗。曹公攻將軍無失策,力未盡而退,必國內有故;已破將軍,必輕軍速進,縱留諸將斷後,諸將雖勇,亦非將軍敵,故雖用敗兵而戰必勝也。」繡乃服。
  31. ^ 《三國志·武帝紀》:秋七月,公還許。荀彧問公:「前以策賊必破,何也?」公曰:「虜遏吾歸師,而與吾死地戰,吾是以知勝矣。」
  32. ^ 《資治通鑑》卷六十三
  33. ^ 《三國志·賈詡傳》:是後,太祖拒袁紹於官渡,紹遣人招繡,並與詡書結援。繡欲許之,詡顯於繡坐上謂紹使曰:「歸謝袁本初,兄弟不能相容,而能容天下國士乎?」
  34. ^ 《三國志·賈詡傳》:繡驚懼曰:「何至於此!」竊謂詡曰:「若此,當何歸?」詡曰:「不如從曹公。」繡曰:「袁彊曹弱,又與曹為讎,從之如何?」詡曰:「此乃所以宜從也。夫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其宜從一也。紹彊盛,我以少衆從之,必不以我為重。曹公衆弱,其得我必喜,其宜從二也。夫有霸王之志者,固將釋私怨,以明德於四海,其宜從三也。願將軍無疑!」繡從之,率衆歸太祖。
  35. ^ 《三國志·武帝紀》:冬十一月,張繡率衆降,封列侯。
  36. ^ 《三國志·張繡傳》:繡至,太祖執其手,與歡宴,為子均取繡女,拜揚武將軍。
  37. ^ 《三國志·張繡傳》:官渡之役,繡力戰有功,遷破羌將軍。
  38. ^ 38.0 38.1 三國演義·第十六回 呂奉先射戟轅門 曹孟德敗師淯水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曹操與張繡的戰爭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