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頓騎士團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條頓騎士團.

條頓騎士團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條頓騎士團
14世紀風格的條頓騎士團紋章

存在時期1190年-
效忠於神聖羅馬皇帝(1190年-1806年)
教宗(1190年至今)
種類天主教修會
(1192年-1929年為軍事修會
總部阿卡(1192年-1291年)
威尼斯(1291年-1309年)
瑪麗安堡(1309年-1466年)
柯尼斯堡(1466年-1525年)
梅爾根特海姆(1525年-1809年)
維也納(1809年至今)
冠名自聖母馬利亞匈牙利的聖伊麗莎白聖佐治
服裝白底黑十字
指揮官
首任大團長英語Grand Masters of the Teutonic Knights海因里希·沃爾波特·馮·巴森海姆英語Heinrich Walpot von Bassenheim
現任大團長英語Grand Masters of the Teutonic Knights布魯諾·普拉特英語Bruno Platter[1]

條頓騎士團拉丁語Ordo Domus Sanctae Mariae Teutonicorum;德語:Deutscher Orden[2]),又譯德意志騎士團[註 1],正式名稱為耶路撒冷聖瑪麗亞醫院德意志兄弟騎士團拉丁語Ordo domus Sanctae Mariae Theutonicorum Ierosolimitanorum;德語:Orden der Brüder vom Deutschen Haus Sankt Mariens in Jerusalem),與聖殿騎士團醫院騎士團一起並稱為三大騎士團。現時,條頓騎士團的口號是「幫助、守衛、救治(Helfen, Wehren, Heilen)」。

建立

第三次十字軍東征(1189-1192年)期間,大批德意志騎士加入東征軍隊,希望霍亨施陶芬王朝腓特烈一世率領他們取得勝利。 然而腓特烈一世不幸在一條小河中溺亡,抵達阿卡的德意志騎士群龍無首,飽受酷熱與疾病所擾。常規的軍事單位與醫院騎士團不堪重負,患病的德意志人很難得到及時的救治。

在這種情況下,一些來自不來梅呂貝克的十字軍決定組建德意志人的醫院修會,即「耶路撒冷聖瑪麗亞醫院德意志兄弟騎士團」。[3]在1197年,修會成員決定為一些前線城堡提供駐防,因此他們請求教宗塞萊斯廷三世批准他們成為軍事修會的請求。第二年,教宗頒發了新的特許狀,條頓騎士團得以成立,阿卡成為騎士團總部,直至1291年被攻佔。

1199年9月19日,教宗諾森三世頒佈訓令,規定條頓騎士披和聖殿騎士一樣的披風(白色披風,刺繡的紋章由聖殿騎士團的紅十字改為條頓騎士團的象徵黑十字),並執行和醫院騎士團一樣的團規。

條頓騎士團最初的勢力很小,他們的領地與城堡大多來自其他領主的饋贈。1195年4月,香檳區的亨利伯爵贈提爾(今黎巴嫩境內)作為據點,1196年3月再贈其在雅法(今特拉維夫附近)的封邑;另有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亨利六世在1197年贈送意大利西西里的教堂、修道院和醫院,逐漸在耶路撒冷地區形成勢力。

發展

地中海的困境

13世紀初,隨着醫院騎士團聖殿騎士團對立加劇,醫院騎士團拉攏條頓騎士團以對抗控制着耶路撒冷地區主要軍事據點的聖殿騎士團,其間條頓騎士團從醫院騎士團手中獲贈馬加特堡。

1210年,赫爾曼·馮·舒爾茨英語Hermann von Salza(c.1165-1239)擔任條頓騎士團團長,條頓騎士團在其指揮下在耶路撒冷地區獲得一定的勝利,並參與第五次十字軍東征,進入埃及,但最後在曼蘇拉戰役英語Battle of Al Mansurah(1221年8月30日)中慘敗,赫爾曼·馮·舒爾茨與聖殿騎士團團長一同被俘。在赫爾曼·馮·舒爾茨擔任團長期間,條頓騎士團獲得教廷頒發的贖罪證(1216年2月18日),以及教宗何諾三世授予的113項特權(1221年1月9日)。

在匈牙利的嘗試

1211年,匈牙利的安德烈二世邀請條頓騎士團前往特蘭西瓦尼亞幫助遏制庫曼人的擴張,好讓他可以專心參加十字軍東征。安德烈二世承諾騎士團可以在特蘭西瓦尼亞的布爾岑蘭德(Burzenland)定居,並且免除了騎士團許多稅目。騎士團對這項新使命表現出了極大熱情,到1220年條頓騎士團已經在這片土地上建立了5座城堡,並且拒絕與當地的貴族分享勝利果實,這引起了匈牙利貴族和教士們的不滿與猜忌。

為了保護騎士團的既得利益,大團長赫爾曼·馮·舒爾茨向教宗提出請求,將騎士團的土地置於教廷保護之下,特蘭西瓦尼亞的一部分實際上成為了教廷的采邑,原先支持騎士團的匈牙利國王也被激怒,下令將騎士團驅逐出境。

至此,騎士團在匈牙利的嘗試以慘敗告終。[3]

進軍普魯士

在條頓騎士團離開匈牙利後,匈牙利不得不自己對抗東方遊牧民族的威脅。1241年,韃靼人大舉入侵東歐,一路打至匈牙利並將時任匈牙利國王貝拉四世驅逐至奧地利大公國。匈牙利北部的波蘭王國也損失慘重,無力防禦遊牧民族的侵略。

1226年,波蘭東北部的馬佐夫舍公爵康拉德一世(Konrad I)請求騎士團幫助保衛他的邊境並征討波羅的海普魯士地區的原住民(古普魯士人),並允許騎士團駐紮在庫爾默蘭(Culmerland),這一事件也被認為是「北方十字軍東征」的一部分。1226年,條頓騎士團與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腓特烈二世達成協議,獲得普魯士境內的所有貴族特權。1234年,條頓騎士團贏得瑟格納戰役的勝利,教廷控制普魯士全境,將之租借給條頓騎士團,但直到1285年,條頓騎士團才最終征服普魯士,迫使普魯士人改宗天主教。其間,1237年4月合併利沃尼亞寶劍騎士團,並於1241年初開始進軍諾夫哥羅德公國

衰落

條頓騎士團於1300年極盛時的勢力範圍
條頓騎士團於1300年極盛時的勢力範圍

1242年4月5日,1萬2千名條頓騎士團部隊(包括丹麥波羅的海沿岸各地的騎士和民兵)與歷山·涅夫斯基指揮的1萬5千至1萬7千人的諾夫哥羅德公國軍隊展開楚德湖戰役,條頓騎士團以重騎兵作為前鋒和作戰主力,其後是步兵,兩翼和後方有重裝騎兵,俄軍則以輕騎兵和裝備弓箭、標槍的輕步兵配置在中央,諾夫哥羅德公國的精銳重裝步兵在兩翼,歷山·涅夫斯基的親衛隊和貴族騎兵隊作為預備隊埋伏在左翼後側。最終條頓騎士團的重裝騎兵由於行動不便以及冰層開裂等原因遭到慘敗,損失超過1萬人,再無能力向俄國腹地進軍。楚德湖戰役也被稱作冰湖大戰

1291年5月18日,馬木留克騎兵攻陷阿卡,條頓騎士團總部遷往威尼斯。1320年,條頓騎士團團長在希臘南部摩里亞半島被當地人殺死。1391年,條頓騎士團在摩里亞戰役中失敗,被逐出摩里亞半島。[來源請求]1500年,條頓騎士團被土耳其人徹底逐出希臘[來源請求]

1346年,條頓騎士團從丹麥人手中奪取愛沙尼亞,控制了波羅的海東岸的全部出海口。1410年7月15日,條頓騎士團與波蘭立陶宛俄羅斯聯軍進行格林瓦爾德戰役,條頓騎士團再次敗北,包括總團長在內的全部指揮官陣亡,從此一蹶不振。

1466年結束戰爭的《第二次托倫和約》(Thorn)規定,騎士團除賠款600萬葛羅琛以外,還要割讓西普魯士波蘭王國。雖然東普魯士仍由騎士團統治,但必須臣服於波蘭國王,並成為波蘭的附庸

1512年,來自勃蘭登堡霍亨索倫家族阿爾布雷希特被選為條頓騎士團總團長,他是勃蘭登堡選帝侯的近親。在德意志宗教改革的影響下,1525年他宣佈改信馬丁·路德信義宗,從而切斷了與騎士團名義上的宗主羅馬教皇的聯繫,隨後宣佈將騎士團領地改為普魯士公國,阿爾布雷希特自任普魯士公爵,成為臣服於波蘭君王的世俗君主。

1809年,法國皇帝拿破崙解散了作為軍事組織的條頓騎士團。

改制

1929年,教宗庇護十一世訓令,條頓騎士團成為純宗教修士會,以協助與公益性質現存至今。

圖集

  • 條頓騎士團總團長紋章
    條頓騎士團總團長紋章
  • 條頓騎士團盾徽
    條頓騎士團盾徽
  • 條頓鐵十字,後來演變成著名的德意志鐵十字
    條頓鐵十字,後來演變成著名的德意志鐵十字
  • 洛林的阿歷山大之徽章
    洛林的阿歷山大之徽章
  • 十四世紀的條頓騎士團印章
    十四世紀的條頓騎士團印章
  • 總團長之印章
    總團長之印章
  • 條頓騎士團國通用貨幣之一
    條頓騎士團國通用貨幣之一
  • 條頓騎士團國通用貨幣之二
    條頓騎士團國通用貨幣之二

注釋

  1. ^ 條頓之音按英語「Teutonic」,本為拉丁語「德意志」之英語音譯。

參考文獻

  1. ^ The Grand Masters. Teutonic Order, Order of the Teutonic Knights of St. Mary's Hospital in Jerusalem. [2011-01-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18). Abbot Dr. Bruno Platter 2000– 
  2. ^ 蘇其康. 中古慈善收容制度之宗教神髓 (PDF). 2005-05 [2010-10-12]. [永久失效連結]
  3. ^ 3.0 3.1 William Urban, The Teutonic Knights:A Military History. 草创之年,1190~1198 [條頓騎士團:一部軍事史]. 由陸大鵬、劉曉暉翻譯.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甲骨文工作室(分社). 2020. ISBN 978-7-5201-5307-2. 

延伸閱讀

  • 張亞威.《條頓騎士團的十字軍城堡——1230~1466年的普魯士紅磚城堡》,《兵器》2013年第9期,43-61頁
  • (日語) Jacques Ancel著、山本俊朗訳 『スラブとゲルマン・東歐民族抗爭史』 弘文堂、1965年
  • (日語) 阿部謹也『ドイツ中世後期の世界・ドイツ騎士修道會史の研究』 築摩書房、2000年、ISBN 978-4-480-75160-7
  • (日語) 純丘曜彰『死體は血を流さない:聖堂騎士団vs救院騎士団 サンタクロースの錬金術とスペードの女王に関する科學研究費B海外學術調査報告書』、三交社、2009年
  • (德文) Peter von Dusburg: Chronicon Terrae Prussiae (um 1326).
  • (德文) Nikolaus von Jeroschin: Di Kronike von Pruzinlant(Übertragung des Chronicon Terrae Prussae ins Niederdeutsche mit Ergänzungen, um 1340).
  • (德文) Hermann von Wartenberg: Chronicon Livoniae(um 1378)
  • (德文) Peter Suchenwirt: Von Herzog Albrechts Ritterschaft; um 1377, umbenannt 1395 nach dem Tod des Herzogs zu: Vom Zuge Herzog Albrechts -selig-
  • (德文) Wigand von Marburg: Chronica nova Prutenica(in Fragmenten überliefert, um 1400)
  • von Posilge, Johann. Chronik des Landes Preußen. 1420 (德語). 
  • Christiansen, Erik. The Northern Crusades. London: Penguin Books. 1997: 287. ISBN 0-14-026653-4 (英語). 
  • Seward, Desmond. The Monks of War: The Military Religious Orders. London: Penguin Books. 1995: 416. ISBN 0-14-019501-7 (英語). 
  • Urban, William. The Teutonic Knights: A Military History. London: Greenhill Books. 2003: 290. ISBN 1-85367-535-0 (德語). 
  • Christiansen, Érik. Les Croisades Nordiques.L'occident médiévale à la conquête des peuples de l'Est. 1100-1525. Alérion: Lorient. 1996. ISBN 2910963047 (法語). .
  • Demurger, Alain. Chevaliers du Christ, les ordres religieux-militaires au Moyen Âge. Seuil. 2002. ISBN 2-02-049888-X (法語). 
  • Toomaspoeg, Kristjan. Histoire des chevaliers teutoniques. Flammarion. 200 1: 201. ISBN 978-2080800619 (法語). 
  • Gougenheim, Sylvain. Les Chevaliers teutoniques. Tallandier. 2007: 781. ISBN 978-2847342208 (法語). 

外部連結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條頓騎士團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