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迪斯瓦夫四世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瓦迪斯瓦夫四世.

瓦迪斯瓦夫四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Władysław IV Vasa
瓦迪斯瓦夫四世
波蘭國王
統治1632年11月8日 – 1648年5月20日
加冕1633年2月6日
前任齊格蒙特三世
繼任約翰二世·卡齊米日·瓦薩
全俄羅斯沙皇
統治1610年7月19日 - 1613年2月21日
前任瓦西里四世
繼任米哈伊爾一世
出生1595年6月9日
波蘭沃布祖夫,位於克拉科夫附近
逝世1648年5月20日(1648歲-05歲-20)(52歲)
立陶宛梅爾基內
安葬
配偶奧地利的塞西莉亞·蕾娜塔
瑪麗亞·路易莎·貢扎加
子嗣瓦迪斯瓦夫·康斯坦蒂
王朝瓦薩王朝
父親齊格蒙特三世
母親奧地利的安娜
簽名

瓦迪斯瓦夫四世·瓦薩波蘭語Władysław IV Waza拉丁語Vladislaus IV VasaLadislaus IV Vasa立陶宛語Vladislovas IV Vaza;1595年6月9日—1648年5月20日),屬於曾統治波蘭瑞典兩國的瓦薩王室,自1632年11月8日起至1648年去世時止任波蘭國王。瓦迪斯瓦夫四世是反宗教改革時期的重要人物,因其宗教寬容的主張,處於與神職人員及貴族的緊張關係之中,[1]也是歐洲現代早期選舉君主制的案例之一。[2][3]他的能力與評價較其父為高,但面對的的困局卻比其父艱難十倍。他在位的十六年是「波蘭黃金時代」的尾聲,此時經濟條件因為天災與戰爭而不斷惡化,但是因為他的努力,各種社會與宗教大問題沒有在他生前引爆,而是拖延到他死後才開始清算。

瓦迪斯瓦夫四世是齊格蒙特三世·瓦薩波蘭語Zygmunt III Waza)與王后奧地利的安娜(亦被稱為哈布斯堡的安娜)之子。1610年,方為青少年的瓦迪斯瓦夫被七波雅爾選為俄國沙皇,但因父王反對,俄國爆發人民起義,瓦迪斯瓦夫未能真正登上俄國皇位。不過,至1634年為止他一直使用莫斯科大公之銜。

瓦迪斯瓦夫1632年被選為波蘭國王,成功領導波蘭立陶宛聯邦抵禦外敵,其中屬1632年至1634年間的斯摩棱斯克戰爭最為著名,其間他曾親自作戰。瓦迪斯瓦夫支持波蘭宗教寬容,實行軍事改革,譬如建立聯邦海軍。他也以藝術贊助人的身份著稱。然而,他未能實現重奪瑞典王位,征服奧斯曼帝國博取聲望,加強國王權力,對聯邦施行改革的理想。

瓦迪斯瓦夫去世時未有合法男性後代,因此其弟約翰二世·卡齊米日·瓦薩Jan Kazimierz Waza)成功登上波蘭王位。瓦迪斯瓦夫的逝世標誌着波蘭立陶宛聯邦相對穩定時期的結束,在過去的幾十年間不斷醞釀的衝突和矛盾最終浮出水面,使聯邦遭受一連串災難性打擊,其中以有史最大的一次哥薩克起義ㄧ赫梅利尼茨基起義(1648年)和瑞典的入侵ㄧ史稱大洪水時代(1655年—1660年)。

王銜

1632年,瓦迪斯瓦夫·齊格蒙特·瓦薩-雅蓋隆當選波蘭國王。他從父系合法繼承瑞典國王之位。他的頭銜是歷代波蘭國王王銜中最長者。[4]:3

生平

448 × 599 pixels
448 × 599 pixels

瓦迪斯瓦夫四世之父齊格蒙特三世·瓦薩是瑞典國王古斯塔夫一世之孫,1592年從其父繼承瑞典王位,但於1599年即被其叔,隨後的瑞典國王卡爾九世罷黜。此事造成波瑞兩國王室間的長期世仇,而瓦薩王室的波蘭國王仍然宣稱瑞典王位為己所有。這種恩怨引發了1600年至1629年間的波瑞戰爭和隨後1655年的大洪水時代

早年生涯

童年

奧地利的安娜與齊格蒙特三世之間的婚姻是傳統的政治聯姻,以在剛興起的瓦薩王室和尊貴的哈布斯堡王室間建立關係。[5]:11瓦迪斯瓦夫四世於1595年6月9日在國王位於沃布祖夫(位於克拉科夫附近)的夏宮中出生,幾個月前主宮瓦維爾城堡被火焚毀。[5]:11

瓦迪斯瓦夫出生不到3年,其母便於1598年2月10日去世。[5]:11[5]:18此後瓦迪斯瓦夫便由其母生前的侍女烏爾舒拉·梅埃林撫養。[5]:18[4]:4烏爾舒拉最終成為宮內要人,有着極大影響力。[5]:18[4]:4瓦迪斯瓦夫的王室管家是波蘭-普魯士貴族米哈烏·科納爾斯基。[5]:18大約17世紀初時,烏爾舒拉的影響力大不如前,因為有更多教師與顧問負責對瓦迪斯瓦夫的教導,譬如加布列爾·普羅萬丘什、安德熱·紹烏德爾斯基和馬雷克·翁特科夫斯基等神父,軍事領域則有齊格蒙特·卡扎諾夫斯基。[4]:4[5]:22瓦迪斯瓦夫的大部分課程可能由頗受其父王敬重的神父皮奧特爾·斯卡爾加所設計。[5]:22瓦迪斯瓦夫在克拉科夫學院就讀7年,在羅馬學習2年。[5]:22

10歲時,瓦迪斯瓦夫建立了自己的王子廷。[5]:18瓦迪斯瓦夫與亞當·卡扎諾夫斯基和其弟斯坦尼斯瓦夫結為好友。[4]:4據稱少時的瓦迪斯瓦夫對藝術頗有興趣;他因此後來成為了重要的藝術贊助人。[4]:4他能說並寫德語、意大利語和拉丁文。[4]:4瓦迪斯瓦夫得到什拉赫塔(波蘭貴族)的喜愛,但他父親確保他得到王位的計劃不受歡迎,最終導致了澤布雷多夫斯基起義。[4]:5[5]:19-21

沙皇
506 × 599 pixels
506 × 599 pixels

隨着波蘭干預俄國事務的加強,1609年,王室遷居到他們位於立陶宛大公國首都維爾紐斯的行宮。[5]:23維爾紐斯大火恰好在此時發生,甚至使王室遷離他們在維爾紐斯城堡的居所。[5]:23不久,年僅15歲的瓦迪斯瓦夫在這一年被俄國的貴族集團「七波雅爾「選為沙皇,在波俄戰爭和俄羅斯空位時期期間,該團體曾將沙皇瓦西里·舒伊斯基罷黜。[4]:8然而,欲使俄國人民由東正教皈依天主教的齊格蒙特三世讓其子未能登上沙皇皇位。[4]:8齊格蒙特拒絕同意波雅爾將王子瓦迪斯瓦夫送至莫斯科,並讓他皈依東正教的要求。[4]:8齊格蒙特另外提議讓他作為俄國攝政進行統治。[4]:8這個不現實的提議重新引起俄國人的敵意。[4]:8不久,自1610年起,瓦迪斯瓦夫將自己的頭銜」全俄羅斯沙皇和大公瓦弗拉迪斯拉夫·齊吉蒙托維奇「刻在由莫斯科和諾夫哥羅德的鑄幣廠鑄造的俄國金銀幣(戈比)上。[6]

瓦迪斯瓦夫試圖憑自身力量重奪沙皇皇位,在1616年發起攻勢。[4]:9 儘管取得一些戰役的勝利,他未能攻佔莫斯科。[4]:9聯邦在杜里諾和約中獲得了一些有爭議的領土,但瓦迪斯瓦夫未能成為沙皇,而且以後也未能得到俄國皇位;此時的皇位由沙皇米哈伊爾·費奧多羅維奇·羅曼諾夫獲得。但直到1634年為止,他一直使用沙皇頭銜,雖然沒有任何實際權力。[a][4]:9瓦迪斯瓦夫可能從這次進攻的失敗看出波蘭王權受限頗多,因為失敗的主要原因包括指揮官的極大自主權,而指揮官也沒有將瓦迪斯瓦夫視為自己的上司,還包括軍隊資金的短缺,因為波蘭議會(議會)拒絕支持這場戰爭。[5]:52

王子

在被選為聯邦國王之前,瓦迪斯瓦夫參與了諸多戰役,以獲取個人榮譽。在1617年至1618年間(德米特里戰爭的結束)進攻俄國後,他於1619年前往西里西亞,在三十年戰爭中尋求機會,支援哈布斯堡王朝對捷克胡斯派作戰。[4]:11[5]:56-59瓦迪斯瓦夫最終也沒找到這個機會,但他因此取得勃蘭登堡選帝侯格奧爾格·威廉的好感。[4]:11

翌年,瓦迪斯瓦夫參與了波蘭-奧斯曼戰爭,這是波蘭和奧斯曼帝國之間為爭奪摩爾達維亞所屬權而引發的長期衝突的延續。[5]:63-661621年,瓦迪斯瓦夫是霍滕戰役中的波方指揮官之一;有記載稱他被擊傷,但儘管如此,他發出了理性的聲音,使其他波蘭指揮官能夠堅守在那裏作戰。[4]:11[5]:63-66他的建議是正確的,這場戰役最終以雙方簽署霍騰和約告終,使兩國的情況恢復到奧斯曼帝國入侵之前的狀態。[4]這份和約也讓瓦迪斯瓦夫在國際上取得「基督教信仰保衛者」的聲譽,提高了他在聯邦本土的名望。[4]:11[5]:63-66

西勒諾斯的行列,魯本斯繪,瓦迪斯瓦夫1624年購於西屬尼德蘭
西勒諾斯的行列,魯本斯繪,瓦迪斯瓦夫1624年購於西屬尼德蘭

1623年,瓦迪斯瓦夫在格但斯克(但澤)見識到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的傲慢態度,其海軍利用其海洋優勢要求聯邦割讓但澤(聯邦沒有海軍)。[5]:701624年,國王齊格蒙特三世決定讓他和他的很多同儕一樣,到西歐遊歷。[4]:12出於安全原因,瓦迪斯瓦夫化名為斯諾普科夫斯基(來自波蘭語詞Snopek,意為麥束,源於瓦薩家族紋章)。[4]:12旅途(1624年—1625年)中,他和阿爾布雷赫特·斯坦尼斯瓦夫·拉齊維烏及其他不太知名的侍臣同行。[4]:12他先去往弗羅茨瓦夫(布列斯勞),隨後來到慕尼黑,並在那裏見到巴伐利亞選帝侯馬克西米利安一世[4]:12在布魯塞爾他會見了西班牙公主伊莎貝拉·克拉拉·尤金妮婭;在安特衛普瓦迪斯瓦夫見到了魯本斯[4]:12布雷達附近他會見了安布羅西奧·斯皮諾拉[4]:12與斯皮諾拉相處時,西方軍事技術帶給瓦迪斯瓦夫深刻印象;這一點可以在他後來成為國王時體現出來:軍事事務對他而言永遠是重要的。[4]:12[5]:74儘管不是軍事天才,軍事才能也次於同一時期的聯邦蓋特曼斯坦尼斯瓦夫·科涅茨波爾斯基,瓦迪斯瓦夫本身也是一位頗有能力的指揮官。在羅馬,他受到烏爾班八世的歡迎,後者祝賀前者對奧斯曼帝國作戰取勝。[4]:12佛羅倫薩,瓦迪斯瓦夫對戲劇印象深刻,希望將這種藝術形式帶到對其還一無所知的聯邦。[4]熱那亞威尼斯,他對當地造船廠印象深刻,在比薩他觀看了一場特別組織的模擬海戰,這些經歷讓他隨後試圖建立波蘭立陶宛聯邦海軍。[4]:12

回到波蘭後,瓦迪斯瓦夫在1626年波瑞戰爭的最後階段對瑞典作戰,他參與了1626年的格涅夫戰役。[5]:80-81直到1629年雙方簽署阿爾特馬克和約,戰爭結束為止,瓦迪斯瓦夫始終未過深涉足這場衝突,他在聯邦的其他地方度過了很長時間。[5]:84他在這段時間內投身於遊說貴族支持他參選波蘭國王,因為他的父王齊格蒙特三世已年老體衰,而波蘭王位的繼承方式並不是世襲制,而是國王選舉制[5]:88-89瓦迪斯瓦夫和其父王齊格蒙特三世試圖在後者生前便確保前者當選國王,但這一選擇並不受貴族歡迎,而且此舉多次以失敗告終,直到1631年議會期間,父子二人也未能遂願。[5]:89-90齊格蒙特三世在1632年4月23日突發心臟病,4月30日早晨時去世,他的逝世使國王人選問題被再次提上議程。[5]:95

國王

1632年國王選舉議會最終以瓦迪斯瓦夫的當選而告終;此次選舉沒有能對他構成較大威脅的競爭者。[5]:102-118雖然議會在11月8日便確定了下任國王的人選,但因為「協議條款」尚未準備好,11月13日正式的就職聲明才發出。[5]:64-71[7]在「協議條款」中,瓦迪斯瓦夫保證為軍校的建設和設備提供資金,尋找方法投資建設一支海軍,保持現有同盟關係,未經議會批准不會徵募軍隊、向外國人授予公職或軍銜、議和或宣戰,未經上院批准不會私娶配偶,保證其兄弟對聯邦效忠,將王室鑄幣廠的收益交給國庫而非私人金庫。[5]:102-118[7]王國大元帥烏卡什·歐帕靈斯基宣佈選舉結果後,參與選舉的貴族(什拉赫塔)開始舉行慶祝活動,祝賀新王當選,慶祝活動持續了3個小時。[5]:64-71翌年2月6日,瓦迪斯瓦夫正式登基。[5]:125,138

軍事活動
瓦迪斯瓦夫四世,弗蘭斯·盧伊克斯約1639年時繪
瓦迪斯瓦夫四世,弗蘭斯·盧伊克斯約1639年時繪
達到全盛的波蘭立陶宛聯邦(1648年,瓦迪斯瓦夫四世逝世之時)
達到全盛的波蘭立陶宛聯邦(1648年,瓦迪斯瓦夫四世逝世之時)

俄國沙皇米哈伊爾一世預計齊格蒙特三世死後將會陷入混亂,為利用此機會,發起對聯邦的入侵。[8]1632年10月,俄軍一支穿過聯邦東部邊界,包圍斯摩棱斯克(1618年德米特里戰爭結束時被俄國割讓給波蘭)。[8]在1632年至1634年間的對俄戰爭(斯摩棱斯克戰爭)中,瓦迪斯瓦夫於1633年9月成功突圍,並反過來包圍由米哈伊爾·申因所率領的俄軍,後者被迫在1634年3月1日投降。[8][9]這場戰爭期間,瓦迪斯瓦夫四世開始推行聯邦軍隊的近代化,強調對近代步兵炮兵的使用。事實證明瓦迪斯瓦夫四世是一位好的戰術家,他基於西方理念對炮兵和防禦工事的使用所進行的創新極大地促成了聯邦最終的勝利。[8][9][5]:170瓦迪斯瓦夫四世希望戰爭繼續進行,或是利用波蘭與瑞典間簽署的阿爾特馬克和約不久將期滿的時機,與俄國聯盟入侵瑞典。[5]:169但是,議會不希望再起衝突。[10]普沃茨克主教斯坦尼斯瓦夫·武邊斯基在申因投降兩周後寫道:「我們的幸福是安居於我們的邊界內,健康和安寧得到保障。」[10]雙方簽署的波利亞諾夫和約對波蘭有利,保證維持戰前領土不變。俄方也同意交納20000盧布,作為瓦迪斯瓦夫放棄對俄國的所有宣稱,並歸還自德米特里戰爭便由聯邦所擁有的沙皇徽章的補償。[8][9]

斯摩棱斯克戰爭後,聯邦又受到奧斯曼帝國所發起的入侵的威脅。1633年至1634年間的對土戰爭期間,瓦迪斯瓦夫四世將聯邦軍隊調到俄國邊界以南,在蓋特曼斯坦尼斯瓦夫·科涅茨波爾斯基的指揮下,迫使奧斯曼帝國與聯邦重新簽訂和約。[5]:171-176和約中,兩國同意重新限制哥薩克韃靼人在邊界地帶的劫掠活動,奧斯曼帝國承認聯邦是獨立勢力,聯邦無需向其納貢。[5]:171-176

南部的戰事結束後,聯邦不得不應對北方的威脅,因為兩國間的停火協議即將期滿。大多數波蘭貴族傾向於通過協商解決問題,不希望為一場新戰爭交稅,前提是瑞典人同意協商並進行讓步(尤其是撤出其所佔據的波蘭沿岸地區)。[5]:185-186,196-197瓦迪斯瓦夫本人希望發起戰爭,這樣便能給聯邦帶來更有意義的領土擴張,甚至能在爭議地帶附近徵募一支有相當規模的軍隊,且有海軍加入其中。[5]:186-187,200-201然而,因參與三十年戰爭而國力衰弱的瑞典同意和平解決方案。[5]:190-191,196-197瓦迪斯瓦夫不能違抗議會和上院的決定,同意支持簽署和約。[5]:200-201因此雙方同意於1635年9月12日簽署斯圖赫姆斯多爾夫和約,這份和約對聯邦有利,聯邦藉此重獲普魯士領土,瑞典對海上貿易所征的稅額也得減少。[5]:202

政治
瑞典王族
瓦薩王朝
古斯塔夫一世
雙親
埃里克·約翰遜,塞西莉亞·蒙斯多特
子嗣
埃里克十四世約翰三世、卡塔麗娜、塞西莉亞, 馬格努斯、安娜·瑪利亞、索菲婭、伊麗莎白、卡爾九世
埃里克十四世
子嗣
西格麗德、古斯塔夫
約翰三世
子嗣
西吉斯蒙德、安娜、約翰
齊格蒙特三世(西吉斯蒙德)
子嗣
瓦迪斯瓦夫四世揚二世·卡齊米日、揚·艾伯特、卡羅爾·費迪南德、亞歷山大·卡羅爾、安娜·嘉芙蓮·康絲坦絲
卡爾九世
子嗣
嘉芙蓮、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瑪利亞·伊麗莎白、克里斯蒂娜、卡爾·菲利普
孫輩
卡爾十世·古斯塔夫
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
子嗣
克里斯蒂娜
克里斯蒂娜

在當選和加冕之間的三個月內,因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不久前逝世,瓦迪斯瓦夫提出和平繼承瑞典王位的可能性,但這一提議,和他所提出的在瑞典及其敵國間居中調停的建議,都遭到瑞典宰相兼攝政會議首領阿克塞爾·奧克森提爾納的回絕。[5]:128-133

作為金羊毛騎士團成員,瓦迪斯瓦夫四世名義上效忠於哈布斯堡家族。他與哈布斯堡王朝的關係比較緊密;儘管他可以與此家族的敵人,譬如法國,進行適當的協商,但他還是拒絕了黎塞留於1635年所提出的建立法波聯盟,對哈布斯堡王朝展開全面戰爭的建議,雖然這一戰讓聯邦有獲得西里西亞領土的可能。[5]:208-211他認為此舉會使天主教佔主導地位的聯邦陷入大規模動盪之中,他也認為他自身可能缺少這樣的權力和權威讓這種政策變動在議會中通過,同時由此導致的衝突將極難解決。[5]:208-211自1636年起,在接下來的幾年中,瓦迪斯瓦夫加強了他與哈布斯堡家族間的聯繫。[5]:213

同時,瓦迪斯瓦夫仍試圖在歐洲政治中佔據主導地位,並通過談判達成三十年戰爭的和平解決方案,他希望這份和平解決方案會減少他重奪瑞典王位時所遇到的阻力。[5]:205,211-212簽署斯圖赫姆斯多爾夫和約後,瓦迪斯瓦夫越發意識到他奪取瑞典王位的前景渺茫。[5]:2241636年至1638年間,他提出幾項改革以加強他與他的家族在聯邦內的權力。他的第一步是試圖在國內獲得一個世襲省份,其所有權不會受到因未來的王室選舉所可能導致的權力移交的影響;但是這項提議在議會內未能獲得足夠支持。[5]:225-228接下來,瓦迪斯瓦夫試圖建立一個類似於金羊毛騎士團騎士團,但這一計劃也以失敗告終,因為什拉赫塔和權貴將這一嘗試視為建立一個屬於且忠於王室的精英集團的嘗試,而他們在傳統上反對一切可能減少自身的極大權力的嘗試。[5]:229-233民眾的投票和反對也使提高關稅稅額的計劃以失敗告終;其中,不但貴族可以讓瓦迪斯瓦夫的改革嘗試流產,甚至就連格但斯克(但澤)等城鎮的商人和市民也能獲得足夠支持(包括外國勢力的支持)阻止國王的計劃。[5]:240-258事實上,他的計劃失敗得如此徹底,以至於他不得不作出某些表態以安慰貴族,而議會也通過了幾項法律以限制他的權力(包括僱傭外籍部隊的權力),導致聯邦內王權的進一步縮小。[5]:240-258

婚姻

瓦迪斯瓦夫在位初期,存在着讓國王迎娶普法爾茨公主伊麗莎白(普法爾茨選帝侯腓特烈五世之女)的打算。[5]:179-180,183,205-208但是這一計劃不受天主教貴族與天主教會的支持,而在瓦迪斯瓦夫本人也明白這場婚姻不會讓瑞典人選他為他們的國王后,這一計劃雖頗受國王本人支持,最終還是被放棄了。[5]:183-184,205-208,

1636年春,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斐迪南二世讓瓦迪斯瓦夫迎娶奧地利女大公塞西莉亞·蕾娜塔(未來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斐迪南三世之妹)的提議傳至華沙。同年6月,瓦迪斯瓦夫派耶日·奧索靈斯基到帝國宮廷,以促進帝國與聯邦的關係。[5]:213受國王信賴的神父瓦萊里安·馬格尼[5]:214聖方濟各會成員)和省督卡斯珀·多恩霍夫在1636年10月26日帶着國王同意這樁婚事的消息,抵達雷根斯堡,進行協商。雙方協定女大公的嫁妝價值10000茲羅提, [5]:214皇帝也保證為齊格蒙特三世的兩位王后安娜和康絲坦絲提供嫁妝。另外瓦迪斯瓦夫與塞西莉亞·蕾娜塔之子將會擁有西里西亞的奧波萊公國和拉齊布日公國(奧波萊和拉齊布日公國)。然而,在一切事情都已準備妥當之前,斐迪南二世便去世了,斐迪南三世收回了將西里西亞的公國移交給瓦迪斯瓦夫之子的提議。波西米亞特熱邦成為了帝國的嫁妝,這一點受到書面保證。[5]:2141637年3月16日,哈布斯堡家族與瓦薩家族波蘭支形成家族聯姻。[5]:214-215瓦迪斯瓦夫保證不會簽署任何有違哈布斯堡家族利益的條約,並保證當他這一支斷絕時將瑞典王位的宣稱權轉移給哈布斯堡家族;哈布斯堡家族保證支持他重奪瑞典王位,並保證當在對奧斯曼帝國的戰爭中獲得利益時,將一些土地送給瓦迪斯瓦夫。[5]:214-2151637年9月12日,雙方正式舉行婚禮。[5]:218

接下來的幾年,他的計劃同樣以失敗告終。[5]:336最終,他試圖通過秘密聯盟,秘密交易和密謀繞過議會中的反對派,但最終仍未成功。[5]:336這些計劃包括支持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在1639年對因弗蘭提發起戰爭,他希望此舉會帶來戰爭,[5]:272-2741640年至1641年間計劃與西班牙結盟對抗法國,[5]1641年至1643年間與丹麥結盟以抗衡瑞典。[5]:337-342在國際上,他試圖調停基督教各教派的關係,利用人們對聯邦宗教寬容的印象,將自己打造為中立的調停人。[5]:348-352他在1645年1月28日於托倫組織了一次會議,但未能達成任何有意義的結果。[5]:348-352

塞西莉亞1644年去世後,瓦迪斯瓦夫和哈布斯堡王朝間的關係一定程度上不那麼緊密了。[5]:347而他與法國的關係得到了改善,最終瓦迪斯瓦夫在1646年迎娶了法國公主訥韋爾公爵卡羅爾一世·貢扎加之女,瑪麗亞·路易莎·貢扎加[5]:353-356

瓦迪斯瓦夫的最後一個計劃是組織一場歐洲勢力和奧斯曼帝國間的大戰。[5]:357奧斯曼帝國與歐洲的邊界小型衝突此起彼伏接連不斷,近成常態,有史家估計,17世紀上半葉,在邊界上,因奧斯曼帝國的突襲和戰爭而死亡或被擄的聯邦國民有約30萬人。[5]:359瓦迪斯瓦夫希望這場戰爭也能解決哥薩克暴亂的問題,哥薩克是生活在烏克蘭的好戰社群,這場戰爭會讓他們找到價值,將其注意力放在為聯邦作戰上,而非反抗聯邦。[5]:360-361和此前一樣,他未能得到貴族支持,他們極少有人希望再發動一場戰爭,以支持此計劃。[5]:360-361他從外國勢力中得到更多支持,羅馬、威尼斯和俄國等都支持此計劃。[5]:366-368在保證為這場戰爭提供軍餉後,瓦迪斯瓦夫於1646年開始在哥薩克中招募軍隊。[5]:366-368議會反對這一計劃,並要求他解散軍隊,再加上瓦迪斯瓦夫本人健康情況惡化,這兩點讓這個計劃同樣以流產告終。[5]:374-378瓦迪斯瓦夫仍未放棄,試圖在1647年重啟計劃,並得到權貴耶雷米·維希尼奧維茨基(此人在奧斯曼邊界附近操練軍隊)的支持,但是他未能挑起奧斯曼人的戰意。[5]:379

1647年8月9日,他的幼子因病逝世,時年7歲;唯一合法子嗣的去世對國王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5]:379-380[b]

逝世

1648年初,瓦迪斯瓦夫在梅爾基內(梅雷奇)附近打獵時膽石症(或腎結石)發作。[c][5]:379-380因錯誤用藥,他的健康狀況惡化。[5]:379-380他的臨死情況存在爭議,他有時間口述遺囑,並進行臨終祈禱。[5]:379-380瓦迪斯瓦夫在1648年19日或20日大約凌晨2時時逝世。[5]:379-380

他的心臟和其他內臟被埋在維爾紐斯主教座堂聖卡齊米日禮拜堂中。[11]他沒有合法子嗣。王位由他的同父異母弟約翰二世繼承。

性格

時人稱瓦迪斯瓦夫外向友好,有幽默感,樂觀,頗有人緣,能夠吸引很多與他交往的人。[5]:121-122但是,他脾氣暴躁,一旦生氣,做事便不顧後果。[5]:122

瓦迪斯瓦夫被指揮霍無度;他生活奢侈,使王室內庫入不敷出。[4]:12[5]:69-70他也將大筆錢財分給其侍臣,宮廷外的人認為這些侍臣是在利用國王。[4]:12他也因生前包養數位情婦而為人知曉,即便在明媒正娶後也是如此。[5]:291-292

評價

齊格蒙特柱,瓦迪斯瓦夫於1644年建
齊格蒙特柱,瓦迪斯瓦夫於1644年建

瓦迪斯瓦夫有很多計劃(王朝戰爭、領土擴張,譬如重奪西里西亞利沃尼亞、合併普魯士公國、建立自己的世襲公國等),其中有一些的確有成功機會,但因各種原因,這些計劃中大部分在他的16年統治時期內都以失敗告終。[5]:384-385他雖然未能實現他規模宏大的國際政治計劃,但確實改善了聯邦的外交政策,並支持建立由歐洲重要國家內的聯邦使節所構成的外交網絡。[5]:384-385

瓦迪斯瓦夫終其一生多次保衛波蘭抵禦外敵入侵。他被認為是好的戰術家和戰略家,並對波蘭軍隊的現代化貢獻頗多。[8][9][5]:170,217-218瓦迪斯瓦夫確保軍官團的規模足以支持擴軍;將持矛與早期火器作戰的西方步兵引入波蘭,並支持炮兵部隊的擴大。[5]:217-218他試圖建立波蘭立陶宛聯邦海軍,而港口村莊瓦迪斯瓦沃沃便因此成立。[5]:219-220儘管開始充滿希望,瓦迪斯瓦夫最終不能保證提供足夠資金建立艦隊;到1640年代,這些艦船不是沉沒,便被偷竊。[5]:193-194,222-223

1637年紀念幣,紀念瓦迪斯瓦夫四世對俄國、奧斯曼帝國和瑞典的勝利
1637年紀念幣,紀念瓦迪斯瓦夫四世對俄國、奧斯曼帝國和瑞典的勝利

瓦迪斯瓦夫雖然信奉天主教,但在宗教方面非常寬容,並不支持反宗教改革中更激進的政策。[5]:124當他掌權時,波蘭上議院有6名新教徒成員;到他逝世時,這一人數增長到11人。[5]:124儘管他支持宗教寬容,他的確未能解決因1596年布列斯特聯合分裂而引發的衝突(布列斯特聯合是其父齊格蒙特三世推行的天主教同化政策)。儘管他支持新教徒,他未能阻擋由耶穌會和其父引導進來的迫害「非天主教徒」之潮流;面對國內外日益洶湧的宗教不寬容浪潮,他未能保護拉科夫學院,也未能斡旋於不同信仰間達成彼此間的國際協議。[5]:384-385,348-349他也未能保護信奉東正教的哥薩克,儘管他非常尊重這一社群,並在他的計劃中仰仗他們的支持。[5]:384-385種種一切,都導致未來波蘭立陶宛聯邦兇猛的撕裂與動亂。

國內政策上,他試圖加強王權,但其計劃大多被重視自己的獨立和民主權力的什拉赫塔所阻撓。為抑制其王權,限制其家族野心,議會接連打壓瓦迪斯瓦夫,使其遭受困境。瓦迪斯瓦夫對聯邦國王的弱勢地位感到厭倦;他有多項政策都是圍繞着獲得一個最好推行世襲制的小型領地(譬如公國)這一失敗嘗試而展開的——如果這一嘗試成為事實,他的地位便會更強勢。[5]:122-123,187

瓦迪斯瓦夫使用瑞典國王的頭銜,儘管他從未統治瑞典,甚至未曾涉足這一國家。他繼承其父王的事業,試圖重奪瑞典王位,但最終也無果而終。[5]:122他也許希望以其繼承權作為談判籌碼以放下這個累贅,但真正協商時他未曾將其提到談判桌上。[5]:122

一些歷史學家將瓦迪斯瓦夫視為不能專心堅持一項政策的空想家,一出現挫折,便將原計劃放棄,尋求另外的機會。[5]:122也許正是因為這種冷淡的個性,讓他從未推動那些他決定去支持的事情使其發展,至少,沒有通過任何重要的方式或任何計劃使其產生進展。[5]:125瓦迪斯瓦夫·恰普靈斯基在他對國王的傳記里,對國王持更加理解的態度,提及了他統治時期(16年)的短暫和不得不應對的「王權過弱」等問題。[5]:384-385

瓦迪斯瓦夫去世幾年後,莫斯科派出外交使節團要求收繳關於瓦迪斯瓦夫在斯摩棱斯克戰爭(1633年—1634年)中獲勝的出版物,並將這些出版物焚毀。最終,在極大爭議下,他們的要求得到了同意。波蘭歷史學家馬切伊·羅薩拉克提到:「在瓦迪斯瓦夫四世的統治下,這樣恥辱的事情是永遠不會被允許的。」[4]:3

藝術贊助

馬背上的瓦迪斯瓦夫,魯本斯工作室作品
馬背上的瓦迪斯瓦夫,魯本斯工作室作品

國王對文化領域的貢獻是其一生中最重要的成就之一;他是著名的藝術贊助人。[5]:384-385瓦迪斯瓦夫是一位藝術鑑賞家,尤其是在戲劇和音樂領域。[5]:323他能講多國語言,喜歡閱讀史學著作和詩歌。[5]:123他收集畫作,在華沙城堡中建立了著名畫廊。[5]:323瓦迪斯瓦夫收集了一系列意大利佛蘭德斯的重要巴洛克作品,其中很多都在他死後的戰爭中遺失。他資助了很多音樂家,並於1637年建立了宮中第一個圓形露天劇場,這也是波蘭的第一個劇場,瓦迪斯瓦夫在位期間這裏上演了幾十部戲劇芭蕾[5]:330-333將戲劇帶到波蘭被認為是他的貢獻。[4]:3,4瓦迪斯瓦夫對戲劇的關注使這一藝術形式得以在波蘭傳播。[5]:330-333他對詩歌、製圖學和歷史類與科學類作品也頗有興趣;他曾與伽利略保持聯絡。[5]:333-335

得到瓦迪斯瓦夫贊助,或曾進入其宮廷的著名畫家和雕刻師有托馬索·多拉貝拉、[4]:4[5]:324-326彼得·丹克爾特斯·德·里伊、[4]:4[5]:324-326威廉·亨迪烏斯、[4]:4[5]:324-326巴爾特沃梅伊·斯特羅貝爾、[5]:324-326和克里斯蒂安·梅利奇。[5]:324-326他的王室管弦樂隊由樂長馬爾科·斯卡奇領導,其副手為巴爾特沃梅伊·彭凱爾。[5]:329

瓦迪斯瓦夫下令建造的最著名作品之一是華沙的齊格蒙特柱。[5]:327這一紀念柱用以紀念瓦迪斯瓦夫的父王,由意大利出身的建築師康斯坦蒂諾·滕卡拉和雕刻家克萊門特·莫利設計,由丹尼爾·蒂姆負責建造。[5]:327瓦迪斯瓦夫對裝飾類建築的興趣較小;他支持建造華沙的兩座宮殿——卡扎諾夫斯基宮和「王室別墅」。得到瓦迪斯瓦夫贊助或被獻給他的作品還包括吉多·雷尼的「歐羅巴的掠奪」。[12]

家系圖

 
 
 
 
 
 
 
 
 
 
 
 
 
 
 
 
 
 
古斯塔夫一世
 
 
 
 
 
 
 
 
 
 
 
約翰三世
 
 
 
 
 
 
 
 
 
 
 
 
 
 
瑪格蕾特·蕾揚胡夫德
 
 
 
 
 
 
 
 
 
 
 
齊格蒙特三世·瓦薩
 
 
 
 
 
 
 
 
 
 
 
 
 
 
 
 
 
齊格蒙特一世
 
 
 
 
 
 
 
 
 
 
 
卡塔齊娜·雅蓋隆卡
 
 
 
 
 
 
 
 
 
 
 
 
 
 
波娜·斯福爾扎
 
 
 
 
 
 
 
 
 
 
 
瓦迪斯瓦夫四世·瓦薩
 
 
 
 
 
 
 
 
 
 
 
 
 
 
 
 
 
 
 
 
斐迪南一世
 
 
 
 
 
 
 
 
 
 
 
卡爾二世
 
 
 
 
 
 
 
 
 
 
 
 
 
 
安娜·雅蓋洛
 
 
 
 
 
 
 
 
 
 
 
奧地利的安娜
 
 
 
 
 
 
 
 
 
 
 
 
 
 
 
 
 
阿爾布雷希特五世
 
 
 
 
 
 
 
 
 
 
 
巴伐利亞的瑪利亞·安娜
 
 
 
 
 
 
 
 
 
 
 
 
 
 
奧地利的安娜
 
 
 
 
 
 
 
 
 
 

參見

注釋

a ^ 在開始的幾次討論後,他選擇了「莫斯科當選大公」(electus Magnus Dux Moscoviae)而非沙皇作為自己的頭銜。[5]:55

b ^ 瓦迪斯瓦夫與他的繼配沒有子嗣,而他的第一位妻子只給他生下了兩個孩子(瑪利亞·安娜·伊莎貝拉和齊格蒙特·卡齊米日),兩者皆早年夭折。他至少有一位知名的私生子瓦迪斯瓦夫·康斯坦蒂·瓦薩,但其對波蘭政治沒有重要影響。[13]

c ^ 瓦迪斯瓦夫所患疾病的爭議源於本條目參考著作(瓦迪斯瓦夫·恰普靈斯基《瓦迪斯瓦夫四世和他的時代》)對波蘭語醫學詞彙kamica的使用模稜兩可。[5]:379-380恰普靈斯基也提到瓦迪斯瓦夫一生患有多種疾病,包括肥胖風濕病病。[5]:120-121瓦迪斯瓦夫曾多次有幾個月時間不能行走,在1635年到1639年間更是如此。[5]:120-121

外部連結

參考文獻

  1. ^ Piotr Stolarski. Friars on the Frontier: Catholic Renewal and the Dominican Order in Southeastern Poland, 1594-1648. Ashgate Publishing, Ltd. 30 December 2010: 67– [6 February 2013]. ISBN 978-1-4094-0595-5. 
  2. ^ James R. Mulryne. Europa Triumphans: Court and Civic Festivals in Early Modern Europe. Ashgate Publishing, Ltd. : 384– [6 February 2013]. ISBN 978-0-7546-3873-5. 
  3. ^ Tonio Andrade; William Reger. The Limits of Empire: European Imperial Formations in Early Modern Woressays in Honor of Geoffrey Parker. Ashgate Publishing, Ltd. 28 January 2013: 210– [6 February 2013]. ISBN 978-1-4094-7114-1.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4.20 4.21 4.22 4.23 4.24 4.25 4.26 4.27 4.28 4.29 4.30 4.31 4.32 4.33 4.34 4.35 4.36 4.37 Maciej Rosalak, Król, książę, król i car, Introduction to Władysław IV Wasa, Władcy Polski
  5. ^ 5.000 5.001 5.002 5.003 5.004 5.005 5.006 5.007 5.008 5.009 5.010 5.011 5.012 5.013 5.014 5.015 5.016 5.017 5.018 5.019 5.020 5.021 5.022 5.023 5.024 5.025 5.026 5.027 5.028 5.029 5.030 5.031 5.032 5.033 5.034 5.035 5.036 5.037 5.038 5.039 5.040 5.041 5.042 5.043 5.044 5.045 5.046 5.047 5.048 5.049 5.050 5.051 5.052 5.053 5.054 5.055 5.056 5.057 5.058 5.059 5.060 5.061 5.062 5.063 5.064 5.065 5.066 5.067 5.068 5.069 5.070 5.071 5.072 5.073 5.074 5.075 5.076 5.077 5.078 5.079 5.080 5.081 5.082 5.083 5.084 5.085 5.086 5.087 5.088 5.089 5.090 5.091 5.092 5.093 5.094 5.095 5.096 5.097 5.098 5.099 5.100 5.101 5.102 5.103 5.104 5.105 5.106 5.107 5.108 5.109 5.110 5.111 5.112 5.113 5.114 5.115 5.116 5.117 5.118 5.119 Władysław Czapliński, Władysław IV i jego czasy (Władysław IV and His Times). PW "Wiedza Poweszechna". Warszawa 1976
  6. ^ Czesław Kamiński, Janusz Kurpiewski Katalog monet polskich 1632–1648 (Władysław IV), Warszawa 1984, p. 11.
  7. ^ 7.0 7.1 Jan Albertrandy. Dzieje krolewstwa polskiego krotko lat porzadkiem opisane przez Jana Albertrandego. K. Jabloński. 1846: 164–166 [1 June 2011]. 
  8. ^ 8.0 8.1 8.2 8.3 8.4 8.5 Gierowski, Józef Andrzej. Historia Polski, 1505–1764. Państwowe Wydawnictwo Naukowe. 1979: 235–236. ISBN 83-01-00172-0
  9. ^ 9.0 9.1 9.2 9.3 Władysław IV Waza 1595–1658. Władcy Polski Nr 23. Rzeczpospolita and Mówią Wieki. Various authors and editors. 24 July 2007.
  10. ^ 10.0 10.1 Jasienica, Paweł. Rzeczpospolita Obojga Narodów: Srebny Wiek. Państwowy Instytut Wydawniczy. 1982: 370–372. ISBN 93-06-00788-3
  11. ^ Michał Rożek. Wawel i Skałka: panteony polskie. Ossolineum. 1995: 23 [8 August 2011]. ISBN 978-83-04-04058-8. 
  12. ^ The Rape of Europa.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13. ^ Kajetan Kwiatkowski. Dzieje narodu polskiego za panowania Władysława IV. krola polskiego i szweckiego. N. Glücksberg. 1823: 359 [24 June 2011]. 
  • Władysław IV Wasa, Władcy Polski (波蘭統治者) Nr 23. 《共和國報》和《世紀講論雜誌》. 主作者Tomasz Bohun. 2007年7月24日 (波蘭文)
  • Władysław Czapliński, Na Dworze Króla Władysława IV (《在國王瓦迪斯瓦夫四世的宮廷中》),1959年
  • Władysław Czapliński, Władysław IV i jego czasy (《瓦迪斯瓦夫四世和他的與時俱進》), 1974年.
  • Poczet Królów i Książąt Polskich (《波蘭的國王和公爵》), 1980年, ISBN 83-07-00234-6.
  • Władysław IV Waza 1595-1658. Władcy Polski Nr 23. 《共和國報》和《世紀講論雜誌》。作者編者不一. 2007年7月24日.
瓦迪斯瓦夫四世
瓦薩王室
出生於:1595年6月9日逝世於:1648年5月20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
齊格蒙特三世·瓦薩
波蘭國王
1632年–1648年
繼任:
揚二世·卡齊米日·瓦薩
虛銜
前任:
瓦西里四世
俄羅斯沙皇
1613年-1634年
實際在位時間:1609年-1613年
繼任:
米哈伊爾一世
前任者:
齊格蒙特三世
— 名義上的 —
瑞典國王
1632年-1648年
繼位失敗原因:
父親在1599年遭黜
繼任者:
約翰二世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瓦迪斯瓦夫四世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