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亞當斯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約翰·亞當斯.

約翰·亞當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此條目需要編修,以確保文法、用詞、語氣、格式、標點等使用恰當。 (2020年4月19日)請按照校對指引,幫助編輯這個條目。(幫助、討論)
約翰·亞當斯
John Adams

第2任美國總統
任期
1797年3月4日-1801年3月4日
副總統湯馬士·傑佛遜
前任佐治·華盛頓
繼任湯馬士·傑佛遜
第1任美國副總統
任期
1789年4月21日-1797年3月4日
總統佐治·華盛頓
前任首任
繼任湯馬士·傑佛遜
美國駐英國大使
任期
1785年4月1日-1788年3月30日
指定邦聯國會
前任職位創立
繼任湯馬士·平克尼英語Thomas Pinckney
美國駐荷蘭大使英語United States Ambassador to the Netherlands
任期
1782年4月19日-1788年3月30日
指定邦聯國會
前任職位創立
繼任夏爾·W·F·杜馬英語Charles W. F. Dumas(代理)
第二屆大陸會議英語Second Continental Congress代表
馬薩諸塞州
任期
1775年5月10日-1778年6月27日
前任職位創立
繼任薩繆爾·霍爾頓英語Samuel Holten
第一屆大陸會議英語First Continental Congress代表
馬薩諸塞灣
任期
1774年9月5日-1774年10月26日
前任職位創立
繼任職位廢除
個人資料
出生(1735-10-30)1735年10月30日
大不列顛王國 馬薩諸塞灣省昆西
逝世1826年7月4日(1826-07-04)(90歲)
美國 美國馬薩諸塞州昆西
墓地馬薩諸塞州昆西第一聯合教區教堂英語United First Parish Church
政黨聯邦黨
配偶艾碧該·亞當斯1764年結婚;1818年妻逝)
兒女艾碧該英語Abigail Adams Smith約翰·昆西、蘇珊娜、查爾斯英語Charles Adams (1770–1800)湯馬士英語Thomas Boylston Adams (1772–1832)、伊麗莎白
母校哈佛學院
宗教信仰一位論派
(前為公理會
簽名

約翰·亞當斯(英語:John Adams,1735年10月30日-1826年7月4日),麻薩諸塞州人,律師出身,美國政治家。曾經參與獨立宣言的共同簽署,被美國人視為其中一位開國元勛。並在1789年-1797年間,出任美國第一任副總統。其後,在1797年-1801年間,接替華盛頓成為美國第2任總統

亞當斯是一位嚴謹的日記寫作者,他經常與美國早期歷史的重要人物有書信往來,包括他的妻子兼參謀艾碧該。他的信件和其他文件是有關那個年代歷史資訊的重要來源。

他的長子約翰·昆西·亞當斯,之後成功當選為美國第六任總統,成為美國第一對皆任總統的父子。

生平

亞當斯本職是位律師,因追求自由平等而加入美國獨立戰爭,宣言由湯馬士·傑佛遜獨立起草後對本傑明·富蘭克林與約翰·亞當斯展示。

作為政治活動家,亞當斯在早於美國革命即投身於(關於嫌疑犯)律師辯護權和無罪推定 的事業。 他曾對抗反英情緒,作為律師在波士頓慘案中為英國士兵辯護免於謀殺罪名的指控。亞當斯是大陸會議的馬薩諸塞代表,並且成為美國革命中最主要的領袖之一。他在1776年協助起草了《獨立宣言》,並且是在國會中該宣言的最早倡議者。作為在歐洲的外交官,他幫助美國同英國就和平條約磋商,並且促成重要的政府借款。亞當斯是馬薩諸塞1780年憲法的第一作者,正如他早年寫的《關於政府的思考》一樣,該憲法對美利堅聯邦憲法也產生了影響。

在華盛頓任期內,亞當斯兩次當選為副總統。在1796年他當選為美國總統,在他的一任任期中,他遭到猛烈批評,這些批評來自傑佛遜領導的民主共和黨,他所屬聯邦黨也有漢密爾頓所領導的反對派。在同法國未宣戰的美法短暫衝突中,亞當斯簽署了飽受爭議的《客籍法和懲治叛亂法》,並且建造了海軍。亞當斯任職總統的主要成就在於頂着公共憤怒和漢密爾頓反對,以平和方式解決了美法衝突。他是第一位入駐行政官邸如今被稱作白宮的總統。因聯邦黨反對和被民主共和黨指控專制,亞當斯再次競選時輸給他之前的朋友傑佛遜,爾後他退休到馬薩諸塞。在他時不時地通過往來信函的方式重拾跟傑佛遜的友誼,通信持續了有十四年之久 。

他和他妻子創建了一個政治家、外交官的家庭,現在的歷史學家們引述為亞當斯政治家族,這個家族包括了他們的兒子 約翰·昆西·亞當斯——美國第六任總統。在傑佛遜死後幾小時後,在《獨立宣言》被通過的第五十年慶典日約翰·亞當斯過世。

早期經歷與教育

美國革命前生涯

大陸會議時期

大陸會議成員

1774年在山繆·亞當斯的促使下,首屆大陸會議召開,目的在於商討應對包括不可容忍法案在內一系列通過懲罰馬薩諸塞以力圖加強英國中央權力和阻止其他殖民地反抗等不歡迎舉措。包括亞當斯在內四位代表被馬薩諸塞議會所委任,儘管他的一位朋友Jonathan Sewall動人地懇求亞當斯不要出席,但他依然答應出席大陸會議。

在他到達費城不久,亞當斯被列入23位大委員會名單,委員會的任務是草擬一封上呈英王佐治三世的請願信,以表達馬薩諸塞的不滿。委員會的成員迅速分成對立的兩派,一方保守一方激進。

雖然馬薩諸塞的代表們很大程度舉動消極,亞當斯批評如Joseph Galloway, James Duane, and Peter Oliver在內的保守派,這些保守派建議採納針對英國的和解政策或者認為各殖民地有對英帝國保持忠誠的義務。儘管亞當斯的觀點在那時與約翰·狄金森那樣的保守派保持一致。

亞當斯尋求廢除讓人反感的各政策,但是在這個早期階段他依然認為維繫美利堅作為英帝國殖民地的身份的好處。他重新爭取陪審團的審判權。

他抱怨道其他代表的自命不凡,寫信給艾碧該,「我相信,如果有人可以受觸動和附議,我們應該達成一項決議,即二加三等於五,我們這個會議也要從邏輯和修辭、法律、歷史、政治和數學等這類主題進行整整兩天的討論,我們應該能一致通過這個決議「。亞當斯最終幫助實現保守派和激進派之間的某種妥協。

大陸會議於當年10月解散 ,在最後給英王發出最後的請願書,並以支持《沙福克決議》的方式發出其對(英國)不可容忍法案的不滿。

亞當斯的離家在外對其妻子艾碧該是艱難的,艾碧該獨自在家照料整個家庭。但她依然鼓勵她的丈夫完成他的任務,她寫到:」我知道,你不可能我也不希望你是一個不活躍的看客,但是一旦拔劍,我將會向所有的家庭幸福告別,我將盼望這個國家既沒有戰爭也沒有戰爭的謠言 ,在於一個堅定的信念——國王的恩慈會讓我們共同歡欣鼓舞」。

同大不列顛人在萊克星頓和康科德的開戰消息 讓亞當斯相信獨立的那一天很快將成為現實。這次衝突的三天後,他騎行到一個民兵營地,在那時他積極地感受到人們的高漲士氣,與此同時被他們艱苦的條件和缺乏作戰紀律而沮喪。

在一個月後的第二屆大陸會議,作為馬薩諸塞代表的領袖亞當斯重返費城。他最初動作謹慎,注意到大陸會議已經劃分為效忠派、獨立派和猶豫不決者。他開始確信大陸會議在朝着正確的目標前行——脫離大不列顛。

亞當斯公開地支持 「如果實踐可行則和解」,但在私下亞當斯同意本傑明·弗蘭克林對北美獨立是不可避免的秘密觀察。

在1775年七月,懷有促進殖民地反英同盟的聯合的初衷,他提名弗吉尼亞的佐治·華盛頓作為軍隊的總司令並在波士頓集結。他稱許華盛頓的「技巧和經驗」,同時稱許他的「卓越普世性格」。亞當斯反對包括橄欖枝請願書在內的眾多提議,這封橄欖枝請願書旨在尋求殖民地和大不列顛之間的和平。英國反對殖民地獨立的既有舉措的長清單中,他寫到,「在我看來 火藥和火炮絕對是我們可採取的最有效、最可靠的和解措施」。

在他阻止請願書方案被執行後,他寫了一封私人信件,在其中嘲諷地將約翰·迪金森描述為「狡猾的天才」。這封信被截獲,並且在忠誠者報紙被登出。受人尊敬的迪金森拒絕迎合亞當斯,他在一段時間內被孤立。弗林寫道:「到1775年秋天,國會中沒有人比亞當斯更努力地加快美國與英國分離的步伐。」

1775年十月,亞當斯被委任為馬薩諸塞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但他從未上任,在1777年二月辭去此職務。

為了回應其他代表的質問,亞當斯於1776撰寫一本名為《關於政府的思考》的小冊子,這本書勾勒出建設共和主義憲法有影響力的框架。

北美獨立

整個1776的上半年,亞當斯對於他預期中的獨立聲明 步伐變慢而愈加不耐煩。他在國會裏忙得不可開交,幫助推行一項裝備武裝船隻針對敵艦發動襲擊的計劃。這一年的稍晚他草擬了第一份管理提議中海軍的規章。亞當斯草擬了同僚李察·亨利·李決議的序言。他(亞當斯)跟弗吉尼亞的代表傑佛遜發展了良好關係 ,傑佛遜之前並不急於支持獨立,但是在1776年開始 他認為這是必要之舉。

在1776年7月7日,亞當斯附議這份方案,這份方案表述道,「北美各殖民地是而且應該有權是自由和獨立的國家(states)」

在獨立被聲明之前,亞當斯組織和選派了一個五人委員會 以起草一份獨立宣言。他選擇了自己、傑佛遜、本傑明·弗蘭克林、羅伯特·利文斯通和羅傑·謝爾曼 這五人。傑佛遜認為亞當斯應該撰寫這份文件,然而亞當斯卻勸說委員會讓傑佛遜擔任此職務。亞當斯這樣記錄了他跟傑佛遜關於此問題的對話,傑佛遜問道:「為什麼你不來寫?你應該寫。」 而亞當斯回復道,「我不寫,理由充分」。傑佛遜回復,「那你的理由是什麼?」 亞當斯回復,「第一,你是一個弗吉尼亞人,一個弗吉尼亞人應該在這項事業上領頭。第二,我受人討厭、太被懷疑、不受歡迎。而你卻非常不同。第三,你可以寫得比我好十倍」。「好吧,」 傑佛遜說,「如果你已經決定了,我將盡我所能」。

委員會並未留下備忘錄,所以這個起草過程本身依然有諸多未確定的細節。多年後傑佛遜和亞當斯所留下的記錄,雖然被頻繁地引述,但是也多有矛盾之處。雖然最初草稿是傑佛遜首先完成,但是亞當斯被視作對其(《獨立宣言》)完成發揮了主要的角色。

七月一號這份決議在大陸會議被辯論。本預期通過的該決議,因諸如迪金森這樣的反對者的存在,面臨很大的反對阻力。傑佛遜,作為一個很弱的辯論者,仍然緘默不語,而亞當斯則為此方案的通過而慷慨陳詞。許多年後,傑佛遜稱讚亞當斯為「國會支持宣言的支柱,它最有力的擁護者和辯護者,反對它遇到的各種各樣的攻擊。」

在這份文件被進一步編輯之後,大陸會議於七月二號表決通過。十二個殖民地贊成此方案,而紐約州棄權。迪金森缺席表決會議。

七月三號,亞當斯寫信給其妻子艾碧該·亞當斯說到,「昨天決定了最重大的問題,這個問題曾在美利堅爭論過,並且沒有任何決定將比這項決定更具有重大意義」。他預言到 「1776年七月的第二天,將會成為美利堅歷史上最值得記憶的紀元」, 並且會被以隆重盛典的方式所紀念。

在八月27日 於長島會戰擊敗大陸軍後,英國將軍威廉·豪 決定在取得一個戰略性優勢的局面下,要求大陸會議排出代表來商討議和。包括亞當斯、弗蘭克林在內的代表團同豪在九月11日於史泰登島舉行和平會談。

豪的權威是以北美的臣服為前提的,因此各方缺少共識。當豪 說到他只能將美利堅的代表們看做為大不列顛臣民時,亞當斯回復道,「你可以把我視作你喜歡看到的任何事物,除了作為不列顛的臣民「。在多年後亞當斯才知道他的名字被排除在豪所開列的可赦免人物列表之外。亞當斯讓豪並無太深刻印象,並且預言美利堅將會勝利。

1775年,亞當斯成為了戰爭與軍械委員會的主席,負責準確記錄軍隊中的軍官及其軍銜、整個殖民地的軍隊部署和彈藥。他參加了90個委員會,擔任了25個委員會的主席,在國會議員中工作量是無與倫比的。如本傑明·拉什描述,他(亞當斯)被公認為「掌權的第一人」。他被引述為 「一個人的作戰部」 ,每天工作長達十八小時,掌管組建、 裝備和守備軍隊等一切文官控制細節。他撰寫了《條約計劃》,闡述了國會與法國簽訂條約的各項需求。

外交經歷

美國副總統:1789-1797

1789年亞當斯被華盛頓邀請出任第一任美國副總統。亞當斯雖然是美國副總統,但由於他比華盛頓早抵達,因此他提早九天,於1789年4月21日就任。他於1792年成功連任。

1796年總統大選

1796年,時任總統華盛頓不願競選第三任後,聯邦黨派出當時的副總統亞當斯競選總統。亞當斯在競選中以71票比68票擊敗對手民主共和黨派出的傑佛遜。然而亞當斯是美國最後一位聯邦黨總統。1796年的副總統競選與之後總統副總統搭擋競選的不同,輸家傑佛遜在亞當斯的就職日就職副總統。

1797年3月4日,華盛頓結束8年總統任期(2任),亞當斯正式宣告上任。

總統任內

XYZ事件是1797年發生在美國與法國之間的外交事件,法國外交部長塔列朗的三位代理人(在最初公佈的保密外交文件中被分別稱為X、Y和Z)向前來進行和平談判的美國總統約翰·亞當斯之外交使節索取巨額賄賂,作為繼續談判的條件。這一事件被披露後引發了美國的反法浪潮,進一步惡化了美國與法國的關係,並導致了1798年美國對法國的不宣而戰。

亞當斯是美國第一位入駐華盛頓特區白宮的總統,他於1800年入主白宮,但僅住了幾個月便因選舉落敗而搬出。

逝世

1826年7月4日,即獨立宣言獲正式採用的五十週年紀念,約翰·亞當斯逝於昆西市的安寧莊園,享壽90歲,在朗奴·列根於2001年超越亞當斯之前,他保持最長壽的美國總統的頭銜175年。其著名之遺言為「湯馬士·傑佛遜還活着。」實際上,他的早年政敵、晚年老友湯馬士·傑佛遜已早他數小時逝世,但約翰·亞當斯直至逝世前並不知情。

政治著作

《關於政府的思考》

在第一屆大陸會議期間,亞當斯時不時被征問他關於政府的觀點。儘管意識到其重要性,亞當斯曾經私下批評湯馬士·潘恩1776的《常識 (小冊子)》,在這本小冊子中潘恩攻擊所有形式的君主制,即便是約翰·洛克曾倡導的某種君主制。它支持一院制和一個被議會所選舉的弱的行政長官。在亞當斯看來,小冊子的作者有「一隻更擅長摧毀而非建造的手」。他認為在這本小冊子中所表達的觀點,「如此民主化色彩,沒有任何制約甚至沒有哪怕任何關於控制和平衡的手段,所以它肯定會產生更多的邪惡和混亂」。潘恩所倡導的是一個激進的民主政府,在該政府中大多數人的觀點既不沒有制衡也沒有平衡。這與像亞當斯這樣的保守派所實行的制衡制度不相容。一些代表敦促亞當斯將他的這些觀點登諸於報。他在與這些同僚的不同的信件中交代了這些觀點。

李察·亨利·李對此印象深刻,獲得亞當斯的同意後,李將這些涉及眾多(主題)的信件出版。題名為《關於政府的思考》而體例上作為「一封來自紳士給他朋友的信」,在1776年四月被匿名出版。很多歷史學家同意亞當斯的其他著作都無法這個小冊子的持續和不朽影響相媲美。亞當斯建議,政府的形式應該被用來選擇能夠實現理想的目的——人民最大數量的幸福和德性。

他寫道,「除了共和式政府外,別無好政府。英國憲政中唯一有價值的就是此處,因為共和國的定義就在它是一個法律帝國而非人的帝國」。此論文捍衛兩院制,因為「單一議會會像一個人一樣(在沒有別人的建議和外部制衡下)行為犯錯、舉動愚蠢和經不住動盪」。亞當斯建議應該在行政、司法和立法各分支間的權力分割,並進一步建議如果一個大陸政府被建立,那麼應該「被神聖地局限於」某些被具體列舉的特定權力。

《關於政府的思考》被所有北美各州憲法寫作所引用。亞當斯用這封信來回擊那些反對北美獨立者。他聲稱約翰·迪金森對共和主義的恐懼造成了他拒絕支持北美獨立,並寫道南方種植園者的反對根植於他們擔憂其貴族式的蓄奴狀態可能會被(獨立的共和政府)所威脅。

馬薩諸塞州憲法

在1779年第一次出訪法國返回馬薩諸塞後,亞當斯被任命到馬薩諸塞憲法議會,旨在確定馬薩諸塞的新憲法。委員會中他跟塞繆爾·亞當斯詹姆斯·鮑登 一起起草憲法,新憲法的寫作任務由約翰·亞當斯主要完成。以此產生的馬薩諸塞憲法於1780年通過。

這是第一部被一個特別委員會起草,而後被人民批准的憲法,也是第一部採用兩院制的憲法。包括一個獨立的行政長官——雖然被一個行政委員會所約束 ,行政委員會三分之二可否決行政長官的命令,還有一個獨立的司法分支。法官們可終身任職,「行為良好可繼續供職」。馬薩諸塞憲法確認個人有「義務」去尊崇「至高無上的存在」(指至高的」神「),並且個人有權在不受騷擾的情況下以「最符合他自己良心指示的方式」這樣做。

憲法建立了一個公共教育系統,該系統為所有公民的兒童免費的三年公共教育。亞當斯深信良好的教育是啟蒙運動 的重要支柱之一。他相信人民在「無知的狀態」 會更容易被奴役,而那些「被知識啟蒙者」則更有能力保護他們的自由。亞當斯是1780年成立的美國文理科學院的創建者之一,並擔任該學院的首任院長。

1780年的馬薩諸塞憲法對之後的新罕布殊爾憲法產生了重要影響,並進一步影響到1787聯邦憲法。跟之前的各殖民地憲法相比,該憲法加強了行政權的力量,行政長官擁有了更強的人事任命權,而各邦在1776年左右制定的憲法較少地給予地方行政長官以人事任命權。

《美利堅諸憲法之辯護》

政治和哲學觀點

奴隸制

亞當斯從未擁有過奴隸,原則上拒絕使用奴隸勞動,他說:「我一生都非常憎惡奴隸制,我生活了很多年,從來沒有擁有過黑人或任何其他奴隸,儘管奴隸制並不被人們視為可恥,儘管我周圍最優秀的人也不覺得使用奴隸與自己的性格不符,儘管這些年我要多花幾千美元來僱傭自由人做工,而我本可以通過在黑人非常便宜的時候購買他們來節省這些錢。」戰爭前,他偶爾打官司的時候站在奴隸一邊,為奴隸爭取自由。

因考慮到參與蓄奴的南方的反對,當需要團結一致以實現獨立時,亞當斯於是通常將此問題(奴隸制)排除在聯邦政治議題之外。1777年他發言反對一份在馬薩諸塞解放奴隸的法案,說該項動議在當時太過招致分裂,所以這項議案應該「沉寂一段時間」。

因為南方人士的反對,他也反對在美國革命中使用黑人士兵。大概1780年馬薩諸塞的奴隸制被廢除,奴隸制被禁止因為這與約翰·亞當斯在《馬薩諸塞憲法》所寫的權利宣言 部分的含義相背。艾碧該·亞當斯為反對奴隸制而大聲疾呼。

君主制的指責

亞當斯一生都對君主制和世襲政治制度的優點表達了飽受爭議和不斷變換的觀點。有時,他表示對這些路徑的大力支持,例如說,「世襲君主制或貴族制」是「唯一可能維護法律和人民自由的制度」。

約翰·亞當斯,由吉爾伯特·斯圖亞特所作 (1823). 在約翰·昆西·亞當斯的請求下,這是亞當斯留下的最後肖像.[1]
約翰·亞當斯,由吉爾伯特·斯圖亞特所作 (1823). 在約翰·昆西·亞當斯的請求下,這是亞當斯留下的最後肖像.[1]

然而,在其他時候,他卻與這些想法保持距離,稱自己是「君主政體的死敵和不可調和的敵人」,並稱自己是「絕非美利堅有限世襲君主制的朋友」。 這些否認 並不能平息對他的批評,並且亞當斯經常被指控是一個君主制的擁護者。歷史學家Clinton Rossiter 將亞當斯描繪為一個革命的保守派而非一個君主制擁護者,他致力於在共和主義和君主制的穩定間尋求平衡 以創造「有序的自由」。 他的《關於Davila的論述》在美利堅的報刊 於1790年刊載,再次警告缺乏制約的民主制的危險。

很多這類的攻擊被認為太粗鄙,包括暗示他(亞當斯)曾計劃 「讓自己戴上王冠」並且「把約翰·昆西·亞當斯作為諸君那樣來打扮」。Peter Shaw說到:「這些不可避免的針對亞當斯的攻擊,那樣粗魯,弄錯(stumble)了一個他(指亞當斯)自己都不承認的一個事實」。他曾傾向於君主制和貴族制。毫無疑問 ,在他成為副總統後的某些時候,亞當斯認為美利堅本該採納一個世襲的議會和一個君主……並且他勾勒了一個計劃,在該計劃中 各州會議將能委任世襲參議員同時可任命一個終身的總統。

與這種觀念(觀點)相反,亞當斯在一封與湯馬士·傑佛遜的信中斷言:

「如果你覺得我曾有過嘗試引入一個國王、領主和平民(這樣的階層劃分)的政府設計,或用其他的表述說 是一個 世襲的執政官,或 一個世襲的參議院,不管是在美利堅的聯邦政府,抑或是在這個國家任何的邦/州政府,那你就完全搞錯了。從未有過這樣的一種表述或暗示,不管在我的公開的著作或私人的信件,我可以確信挑戰/質疑所有這種人,要求其出示引用的段落和章節引用。」[2]

據Luke Mayville的觀點,亞當斯綜合了兩脈思想:過於和當時關於政府實踐的研究和蘇格蘭啟蒙運動關於個人在政治中的各欲求的思考。亞當斯總結到,最大的危險來自於 一個富有者的寡頭集團會損害平等。為了應對這種危險,富有者的權力需要被制度所引導 ,並被一個強的行政長官所制衡。

宗教思想

因為先祖是清教徒,所以亞當斯被作為教友會會友撫養長大。通過傳記作家David McCullough記載,「他的家人和朋友知道,亞當斯同時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也是一個獨立的思想者,他並未覺得這有什麼衝突」。在一封寫給拉什的信中,亞當斯將他先祖自從他們移民到這個新世界的成功歸功於宗教。他認為定期地去教堂對個人的是非感有益。Everett總結到「亞當斯致力於一種立足於常識理性基礎上的宗教」並堅持認為宗教必須改變和進化以趨向完善。Fielding認為亞當斯的信仰綜合清教徒、自然神論者和人文主義者的觀念。亞當斯一度(at one point)說,基督教本來具有啟示性,但現在卻因迷信、欺詐和肆無忌憚的權力濫用而被曲解。

Frazer (2004) 寫道 儘管亞當斯與自然神論者共享很多觀點並常用自然神論的術語,「亞當斯顯然並非一個自然神論者。自然神論者拒絕承認來自上帝的所有超自然活動和干預;因此,自然神論者也並不相信神跡或上帝的天意」……亞當斯確實相信神跡,天意,在某種程度上《聖經》是啟示。Frazer認為 亞當斯的信仰是 「有神論的理性主義,如同其他的美國國父一樣,居於某種清教主義和自然神論的中間地帶 」。在1796年,亞當斯聲明湯馬士·潘恩在《理性時代》自然神論式對基督教的批評,「基督教是 超越所有的曾經盛行或存在於古代和現代的宗教,不管流氓潘恩他怎麼說,基督教是具有智慧、德性、公平和人文性的宗教。」

但歷史學家戈登伍德(2017)年寫道:「雖然傑佛遜和亞當斯都否認聖經的神跡和耶穌的神性,亞當斯總是有一種傑佛遜卻從來沒有過的對宗教徒尊重;事實上,傑佛遜在私人社交中更傾向於嘲諷宗教體驗。」

在他退休的時期,亞當斯他青年時期的某種清教感情中移向更靠近於 主流啟蒙運動的宗教觀念。他責備 基督教制度(指教會)帶來如此多的苦痛,但還是繼續作為一個活躍的基督徒,因為對社會來說維繫這個宗教是必需的。他變成了一位論派者,拒絕耶穌的神性。大衛·L·福爾摩斯認為,亞當斯在採納一位論信條的中心原則的同時,接受耶穌作為人類的救世主,聖經對他的奇蹟的描述是真實的。

戲劇傳紀

參考文獻

  1. ^ McCullough 2001, p. 638.
  2. ^ Adams 2004, p. 466.
 美國政治職務
前任:
佐治·華盛頓
Seal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svg美國總統
1797年-1801年
繼任:
湯馬士·傑佛遜
前任:
首任
美國副總統
1789年-1797年
繼任:
湯馬士·傑佛遜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約翰·亞當斯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