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憙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趙憙.

趙憙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趙憙
政治家
太傅錄尚書事
國家中國
時代東漢
伯陽
封爵節鄉侯
族裔漢族
出生建平三年(前4年)
南陽郡宛縣河南南陽
逝世建初五年五月二十日(80年6月26日)
洛陽
諡號

趙憙(前4年-80年6月26日),字伯陽南陽郡宛縣(今河南南陽)人,東漢初期大臣。

更始帝劉玄時,為五威偏將軍中郎將,封勇功侯。更始帝被殺,歸附光武帝劉秀,任簡陽侯相、平林侯相、懷縣縣令、平原太守。建武二十七年(51年),任太尉,封關內侯。永平元年(58年),改封節鄉侯。永平十八年(75年),升任太傅錄尚書事。建初五年(80年),趙憙去世,諡號為

生平

早年經歷

趙憙少年時有節操。堂兄被人殺害,沒有兒子,趙憙十五歲,時常想着報仇。於是帶着兵器約好朋友,後來終於前去尋仇。仇人們全部生病,沒有抵抗。趙憙認為乘別人生病報仇殺人,不是仁人應做的,就暫時放過他們離開,回頭對仇人說:「你們如果病好了,就遠遠地躲開我。」仇人都臥着叩頭謝罪。後來他們病癒,都自縛來見趙憙,趙憙不與他們見面,後來終於還是把他們殺了。[1]

更始帝即位後(23年),舞陰大姓李氏據城不降,更始帝派柱天將軍李寶去招降,李氏不肯,說:「聽說宛人趙氏有孤孫趙憙,因信義而聞名,我願向他投降。」更始帝就徵召趙憙,趙憙還不到二十歲,等到被引見,更始帝笑着說:「還是個小孩,怎麼能挑着重擔走很遠呢?」於是任命他為郎中,代理偏將軍事,讓他到舞陰,李氏就向他投降[2]。趙憙因此進入潁川,攻擊不肯投降的人,到達汝南郡邊界,返回宛城。更始帝大喜,對趙憙說;「你真是名家的千里駒,努力吧。」恰逢王莽派遣王尋王邑率兵出關,更始帝就拜趙憙為五威偏將軍,讓他協助諸將抵拒王尋、王邑於昆陽,史稱昆陽之戰劉秀擊敗王尋、王邑,趙憙負傷,立有戰功,回朝後拜為中郎將,封勇功侯[3]

更始帝失敗,趙憙被赤眉軍圍困急迫,於是爬上房屋逃走,與好友韓仲伯等數十人攜帶小孩及體弱者,爬山越阻直出武關。韓仲伯認為妻子色美,擔心會有強暴她的人,而自己受其害,想將妻子遺棄於道途。趙憙責怒不聽,就以泥塗在韓仲伯妻子的臉上,把她載在小車上,自己親身推着小車。每次遇到賊寇,有時他們欲逼迫,趙憙就說她得了重病,因而得免於難。到了丹水縣,遇到更始帝的家屬,都赤身露體滿身泥污,飢餓困頓不能前進。趙憙見了大為傷感,將所裝衣帛資糧全部給了他們,將他們護送回鄉里。[4]

漢光武帝時期

這時,鄧奉在南陽背叛漢光武帝(26年),趙憙向來與鄧奉友善,幾次寫信給他加以切責,而造謠的人就誣陷說趙憙與鄧奉合謀,漢光武帝對此感到懷疑。等到鄧奉失敗,漢光武帝搜查到趙憙寫給鄧奉的書信,於是大驚道:「趙憙真是一位長者啊。」當即徵召趙憙,接見他,賜鞍馬,待詔公車[5]。當時江南尚未歸附東漢,道路不通,漢光武帝以趙憙代理簡陽侯相。趙憙不肯帶兵前往,自己單車駛往簡陽。官吏民眾不想讓他進城,趙憙就宣告曉諭,呼喚城中大人物,示以東漢政府威信,其統帥當即開門面縛歸順,由此各營壘都投降了。荊州牧奏明趙憙才能出眾極善治理,漢光武帝於是詔令他為平林侯相。趙憙攻擊群賊,安集已經投降的人,縣邑由是平定[6]

後來拜為懷縣縣令。大姓李子春先為琅琊國相,豪強不守法度掠奪兼併,百姓害怕他。趙憙到任後,聽說他的兩個孫子殺了人未被揭發,就窮加追究,把李子春逮捕拷問,兩個孫子自殺。京師洛陽為李子春說情的達數十人,趙憙最終沒有聽從。當時趙公劉良病危(41年),漢光武帝親臨看望,問他有想說什麼。劉良說:「我平素與李子春相好,現在他犯罪,懷縣縣令趙憙想殺他,我願乞求留下他的性命。」漢光武帝說:「官吏尊奉法律,法律不可彎曲,你另外說還有什麼要求。」劉良再沒有說話。劉良死後,漢光武帝追感叔父,就赦免了李子春[7]。同年,趙憙調任為平原郡太守[8]。當時平原多盜賊,趙憙與諸郡討伐捕捉,斬殺其首領,餘黨株連者數千人。趙憙上書說:「惡人做了惡事只懲罰到他們自己身上,可將他們遷往京師近郡。」漢光武帝聽從,將他們移置穎川陳留。於是提拔薦舉有義行的人,誅殺奸惡之徒。史書宣稱,後來青州發生大規模蝗災,一侵入到平原郡界就隨即死掉,平原境內豐收多年,百姓歌頌[9]

建武二十六年(50年),漢光武帝召集內戚宴會,甚為歡暢,諸夫人各自往前陳述說:「趙憙很講恩義,往年遭赤眉之禍逃出長安時,我們都是趙憙救濟才得以活下來。」漢光武帝很嘉獎趙憙。後來徵召趙憙入朝擔任太僕,接見時對人說:「你不但為英雄所保薦,連婦人也感懷你的恩德。」於是厚加賞賜。建武二十七年(51年)五月,拜為太尉,賜爵關內侯[10][11]。當時南匈奴單于向東漢稱臣,烏桓鮮卑都入朝修好,漢光武帝令趙憙主持邊境事務,思考長期規劃。趙憙令過去由雲中五原遷徙到常山居庸的移民回雲中五原幽州并州由此安定[12]。此外,趙憙還建議漢光武帝將諸王遣回封國[13]。建武三十年(54年),趙憙上言漢光武帝應當封禪,正三雍之禮。中元元年(56年),跟從漢光武帝封禪泰山[14]

漢明帝、章帝時期

建武中元二年(57年),漢光武帝去世,趙憙接受遺詔,主持喪禮。當時藩王都在京城,自從王莽篡位後,舊的典章制度不復存在,皇太子劉莊和東海王劉彊等人夾雜同座,雜亂無序。趙憙就面色嚴肅,扶劍站在殿前台階上,把藩王們扶下大殿,來明確地位尊卑。當時藩國的官員出入宮內朝中,和百官沒有區別,趙憙就上書請求讓謁者帶領,分別停留在別的縣,藩王們全部命令他們回府第,只在早晚上朝進宮。整頓禮儀,嚴格門衛制度,朝廷內外肅然[15][16]永平元年(58年),趙憙被封為節鄉侯。永平三年(60年)二月,趙憙因審訊中山相薛脩的事不符實情,免去太尉職務。同年冬,接替竇融擔任衛尉。永平八年(65年),趙憙接替虞延兼任太尉事務,在官署理事如同實任。後來遇上母喪,上書請求親自服喪守孝,漢明帝不同意,派使者替他脫掉喪服,賞賜恩寵深厚。趙憙內管宮廷警衛,外行宰相職責,能公正地處理政務,從沒有懈怠過[17]

永平十八年(75年)八月,漢明帝去世,漢章帝繼位。趙憙又主持漢明帝的喪事,第二次送走死去的皇帝。同年十月,升任太傅,並錄尚書事。漢章帝提拔他的兒子七個人做郎官。長子趙代,供職黃門。建初五年(80年),趙憙病重,漢章帝親自前去探視。五月二十日,趙憙去世,漢章帝前去祭弔[18]。時年八十四歲,諡號為正[19]

世系圖

節鄉正侯趙憙
 
 
 
 
節鄉侯趙代[20]
 
 
 
 
節鄉侯趙直[21]
 
 
 
 
節鄉侯趙淑[22]

參考文獻

  1. ^ 後漢書》(卷26):「趙憙字伯陽,南陽宛人也。少有節操。從兄為人所殺,無子,憙年十五,常思報之。乃挾兵結客,後遂往復仇。而仇家皆疾病,無相距者。憙以因疾報殺,非仁者心,且釋之而去。顧謂仇曰:『爾曹若健,遠相避也。』仇皆臥自搏。後病癒,悉自縛詣憙,憙不與相見,後竟殺之。」
  2. ^ 後漢書》(卷26):「更始即位,舞陰大姓李氏擁城不下,更始遣柱天將軍李寶降之,不肯,雲:『聞宛之趙氏有孤孫憙,信義著名,願得降之。』更始乃徵憙。憙年未二十,既引見,更始笑曰:『繭栗犢,豈能負重致遠乎?』即除為郎中,行偏將軍事,使詣舞陰,而李氏遂降。」
  3. ^ 後漢書》(卷26):「憙因進入潁川,擊諸不下者,歷汝南界,還宛。更始大悅,謂憙曰:『卿名家駒,努力勉之。』會王莽遣王尋、王邑將兵出關,更始乃拜憙為五威偏將軍,使助諸將拒尋、邑於昆陽。光武破尋、邑,憙被創,有戰勞,還拜中郎將,封勇功侯。」
  4. ^ 後漢書》(卷26):「更始敗,憙為赤眉兵所圍,迫急,乃逾屋亡走,與所友善韓仲伯等數十人,攜小弱,越山阻,徑出武關。仲伯以婦色美,慮有強暴者,而已受其害,欲棄之於道。憙責怒不聽,因以泥塗伯仲婦面,載以鹿車,身自推之。每道逢賊,或欲逼略,憙輒言其病狀,以此得免。既入丹水,遇更始親屬,皆裸跣塗炭,饑困不能前。憙見之悲感,所裝縑制資糧,悉以與之,將護歸鄉裏。」
  5. ^ 後漢書》(卷26):「時,鄧奉反於南陽,憙素與奉善,數遺書切責之,而讒者因方憙與奉合謀,帝以為疑。及奉敗,帝得憙書,乃驚曰:『趙憙真長者也。』即徵憙,引見,賜鞍馬,待詔公車。」
  6. ^ 後漢書》(卷26):「時,江南未賓,道路不通,以憙守簡陽侯相。憙不肯受兵,單車馳之簡陽。吏民不欲內憙憙,憙乃告譬,呼城中大人,示以國家威信,其帥即開門面縛自歸,由是諸營壁悉降。荊州牧奏憙才任理劇,詔以為平林侯相。攻擊群賊,安集已降者,縣邑平定。」
  7. ^ 後漢書》(卷26):「後拜懷令。大姓李子春先為瑯邪相,豪猾並兼,為人所患。憙下車,聞其二孫殺人事未發覺,即窮詰其奸,收考子春,二孫自殺。京師為請者數十,終不聽。時,趙王良疾病將終,車駕親臨王,問所欲言。王曰:『素與李子春厚,今犯罪,懷令趙憙欲殺之,願乞其命。』帝曰:『吏奉法,律不可枉也,更道它所欲。』王無復言。既薨,帝追感趙王,乃貰出子春。」
  8. ^ 資治通鑑》(卷43):「春,正月,趙孝公良薨。初,懷縣大姓李子春二孫殺人,懷令趙熹窮治其奸,二孫自殺,收繫子春。京師貴戚為請者數十,熹終不聽。及良病,上臨視之,問所欲言,良曰:「素與李子春厚,今犯罪,懷令趙熹欲殺之,願乞其命。」帝曰:「吏奉法律,不可枉也。更道它所欲。」良無復言。既薨,上追思良,乃貰出子春。遷熹為平原太守。」
  9. ^ 後漢書》(卷26):「其年,遷憙平原太守。時,平原多盜賊,憙與諸郡討捕,斬其渠帥,餘黨當坐者數千人。憙上言:『惡惡止其身,可一切徙京師近郡。』帝從之,乃悉移置潁川、陳留。於是擢舉義行,誅鋤奸惡。後青州大蝗,侵入平原界輒死,歲屢有年,百姓歌之。」
  10. ^ 後漢書》(卷26):「二十六年,帝延集內戚宴會,歡甚,諸夫人各各前言『趙憙篤義多恩,往遭赤眉出長安,皆為憙所濟活』。帝甚嘉之。後徵憙入為太僕,引見謂曰:『卿非但為英雄所保也,婦人亦懷卿之恩。』厚加賞賜。二十七年,拜太尉,賜爵關內侯。」
  11. ^ 資治通鑑》(卷44):「五月,丁丑,詔司徒、司空並去「大」名,改大司馬為太尉。驃騎大將軍行大司馬劉隆即日罷,以太僕趙熹為太尉,大司農馮勤為司徒。」
  12. ^ 後漢書》(卷26):「時,南單於稱臣,烏桓、鮮插並來入朝,帝令憙典邊事,思為久長規。憙上復緣邊諸郡,幽、並二州由是而定。」
  13. ^ 資治通鑑》(卷44):「上問趙熹以久長之計,熹請遣諸王就國。冬,上始遣魯王興、齊王石就國。」
  14. ^ 後漢書》(卷26):「三十年,憙上言宜封禪,正三雍之禮。中元元年,從封泰山。」
  15. ^ 資治通鑑》(卷44):「太尉趙熹典喪事。時經王莽之亂,舊典不存,皇太子與諸王雜止同席,籓國官屬出入宮省,與百僚無別。熹正色,橫劍殿階,扶下諸王以明尊卑;奏遣謁者將護官屬分止它縣,諸王並令就邸,唯得朝晡入臨;整禮儀,嚴門衛,內外肅然。」
  16. ^ 後漢書》(卷26):「及帝崩,憙受遺詔,典喪禮。是時,藩王皆在京師,自王莽篡亂,舊典不存,皇太子與東海王等雜止同席,憲章無序。憙乃正色,橫劍殿階,扶下諸王,以明尊卑。時藩國官屬出入宮省,與百僚無別,憙乃表奏謁者將護,分止它縣,諸王並令就邸,唯朝晡入臨。整禮儀,嚴門衛,內外肅然。」
  17. ^ 後漢書》(卷26):「永平元年,封節鄉侯。三年春,坐考中山相薛脩事不實免。其冬,代竇融為衛尉。八年,代虞延行太尉事,居府如真。後遭母憂,上疏乞身行喪禮,顯宗不許,遣使者為釋服,賞賜恩寵甚渥。憙內典宿衛,外幹宰職,正身立朝,未嘗懈惰。及帝崩,復典喪事,再奉大行,禮事修舉。肅宗即位,進為太傅,錄尚書事。擢諸子為郎吏者七人。長子代,給事黃門。」
  18. ^ 資治通鑑》(卷46):「夏,五月……戊辰,太傅趙熹薨。」
  19. ^ 後漢書》(卷26):「及帝崩,復典喪事,再奉大行,禮事修舉。肅宗即位,進為太傅,錄尚書事。擢諸子為郎吏者七人。長子代,給事黃門。」
  20. ^ 後漢書》(卷26):「子代嗣,官至越騎校尉。永元中,副行征西將軍劉尚征羌,坐事下獄,疾病物故。和帝憐之,賜秘器錢布,贈越騎校尉、節鄉侯印綬。」
  21. ^ 後漢書》(卷26):「子直嗣,官至步兵校尉。」
  22. ^ 後漢書》(卷26):「直卒,子淑嗣,無子,國除。」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趙憙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