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路易九世 (法蘭西).

路易九世 (法蘭西)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路易九世
Louis IX
Decreuse - Louis IX of France.jpg
聖路易的畫像
法蘭西國王
統治1226年11月8日-1270年8月25日(43年290天)
加冕1226年11月29日於蘭斯主教座堂
前任路易八世
繼任菲利普三世
出生(1214-04-25)1214年4月25日
法蘭西普瓦西
逝世1270年8月25日(1270歲-08-25)(56歲)
哈夫斯突尼西亞
安葬
配偶普羅旺斯的瑪格麗特
子嗣布朗什
納華拉王后伊莎貝爾
路易
法蘭西國王菲利普三世

瓦盧瓦伯爵讓·特里斯坦
阿朗松伯爵皮埃爾一世
卡斯蒂利亞王子妃布蘭卡
布拉邦公爵夫人瑪格麗特
克萊蒙伯爵羅貝爾
勃艮第公爵夫人阿涅絲
王朝卡佩
父親法蘭西國王路易八世
母親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
宗教信仰天主教
法蘭西的聖路易
Saint Louis Couvent Franciscains.jpg
法蘭西國王、精修聖人
敬禮於天主教會
封聖1297年8月11日

於羅馬

路易九世(法語:Louis IX,1214年4月25日-1270年8月25日),綽號賢人(法語:le Prudhomme),自1226年至去世為卡佩王朝法蘭西國王,在位超過43年。天主教會1297年他為聖人。路易九世是法王雄獅路易八世和王后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的次子,幼年接受了嚴格且宗教性強的教育。他是父母倖存孩子中的長子,在父親死後繼承王位,時年12歲。1226年11月29日他在蘭斯主教座堂加冕,但他的母后根據路易八世的遺囑對他進行「監護」,直到他長大成人。

成年後,路易結束了卡佩王朝和金雀花王朝間的衝突,將包括普羅旺斯地區艾克斯博凱爾卡爾卡松地區及布盧瓦、沙地爾、沙托丹和桑塞爾等伯爵領地併入王家領地,並加強了對諾曼第安茹圖賴訥曼恩普瓦圖的控制。

路易九世是一名大刀闊斧的改革者,試圖在他的王國內實現公平。他發佈「國王四十日」,將執達吏軍事糾察引入國內,導入無罪推定原則,減少使用酷刑,禁止神意裁判私鬥,建立被告對原告的第二次答辯。路易的行動和聲望超越國界,他是歐洲不同君主間的仲裁人和爭端平息者。他還建立了王國單一貨幣,以及高等法院審計法院的前身機構。另一方面,路易非常虔誠,建立很多教堂、修道院和收容所以扶貧濟弱,努力使蒙古大汗皈依基督教,提供基金支持建立索邦學院,於1242年建造聖禮拜堂以崇敬聖物。

路易根據他病篤時的心願,在奇蹟般病癒後再度起誓,在弟弟阿圖瓦的羅貝爾、普瓦捷的阿爾封斯以及安茹的夏爾的陪同下組織第七次十字軍東征埃及。回國後,路易將十字軍失敗的原因歸因為神的懲罰,因此加強王權,重建基督教道德秩序。他決定懲治褻瀆賭博放貸賣淫;他也試圖讓猶太人自願或強制改宗。為此,他對猶太人施以各種手段,包括焚毀塔木德等,他在統治末期,迫使猶太人在胸前和後背佩戴黃色或紅色的圓形標誌,同時保護他們免受攻擊。最後他在組織第八次十字軍東征突尼西亞期間,可能因痢疾於1270年去世。

路易九世於1297年8月11日由教宗博義八世尊崇為法蘭西的聖路易(法語:saint Louis de France)。他的慶節日固定在他去世之日8月25日。身為君主,當今人們認為他促進了法國經濟、知識和藝術復甦,並把處於祖父菲利普·奧古斯特和孫子美男子菲利普之間的他視為卡佩王朝直系三大君主之一。

青年時代

小王子的教育

1214年4月25日,日後的路易九世在普瓦西的城堡出生,他出生時正值他的祖父菲利普·奧古斯特統治期間[1]:27,路易是日後的王「雄獅」路易八世和公主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的次子[a]。他的哥哥菲利普在路易四歲時夭折,路易由此成了事實上的王位繼承人[1]:28。路易剛出生便在普瓦西聖母大學教堂受洗禮,當了王之後,他因為認為自己真正出生之日應該是在普瓦西受洗的那一天,喜歡自稱「普瓦西的路易」(Louis de Poissy)或「普瓦西領主路易」(Louis, seigneur de Poissy)[1]:27

他的雙親尤其是公主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讓他在宗教上和道德上接受行使王權的培訓,以作好保護教會、聽取教會勸解的準備[1]:31。小王子幼時同祖父王菲利普·奧古斯特的接觸,對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菲利普是第一位見到孫子的法王,此事增強了路易的王朝意識[1]:32[b]

  • 十四世紀《法蘭西的夏爾五世大家族史》中路易九世出生時的場面。
    十四世紀《法蘭西的夏爾五世大家族史》中路易九世出生時的場面。
  • 聖路易閱讀日課經,《大家族史》中的這幅微型彩繪作於十四世紀
    聖路易閱讀日課經,《大家族史》中的這幅微型彩繪作於十四世紀
  • 路易和其母親在前往蘭斯參加加冕典禮的途中,這是十四世紀《大家族史》中的一個微型彩繪
    路易和其母親在前往蘭斯參加加冕典禮的途中,這是十四世紀《大家族史》中的一個微型彩繪
  • 路易加冕,這是十四世紀聖帕丟斯的紀堯姆所作《聖路易的生平與聖跡》(Vie et miracles de Saint Louis)中的一個微型彩繪
    路易加冕,這是十四世紀聖帕丟斯的紀堯姆所作《聖路易的生平與聖跡》(Vie et miracles de Saint Louis)中的一個微型彩繪

孩王的加冕典禮

蘇瓦松主教仿照大主教祝聖儀規,用一根在聖瓶中沾了油的針,為路易九世前額塗敷聖油。路易袒露肩和臂,讓主教接着為他的肩膀、前胸上部和肘部塗敷聖油。祭台上放着將要交給王的冠和劍。這幅微型彩繪采自約1250年《教會禮儀規程》原稿第17頁,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Lat.1246。
蘇瓦松主教仿照大主教祝聖儀規,用一根在聖瓶中沾了油的針,為路易九世前額塗敷聖油。路易袒露肩和臂,讓主教接着為他的肩膀、前胸上部和肘部塗敷聖油。祭台上放着將要交給王的冠和劍。這幅微型彩繪采自約1250年《教會禮儀規程》原稿第17頁,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Lat.1246。

路易九歲時,他的祖父菲利普·奧古斯特在1223年7月14日謝世,他的父親雄獅路易即位為王。3年後的1226年11月8日,短暫在位的雄獅路易與世長辭[1]:32,84。路易八世臨終前幾天於11月3日把王國的主要貴族、高級神職人員和軍中主要將領召到病床跟前,要求他們答應,在他死後立即向他的兒子表示臣服和效忠,並儘快讓其加冕為王[c]。據編年史家菲利普·穆斯凱稱,路易八世曾將他的三位心腹謀士魯瓦的巴特羅繆、讓·德奈爾和桑里斯主教蓋蘭召來,要求他們保護自己的孩子[1]:81-82[d]

路易十二歲喪父為王,臣民們的忐忑不安和憂心忡忡籠罩着這個孩童統治的王國[1]:87。然而,儘管新王還是個孩童,但行為舉止非常成熟[1]:89。雖然沒有文書和慣例,安排誰將以幼王的名義治理國家,但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在丈夫剛死時便將國家和幼王的監護權掌握在自己手中了[1]:83-84。一份文書表明了這種局面的合法性,並轉交由桑斯大主教戈蒂埃·科爾努保管,路易八世臨終讓沙地爾主教沙普的皮埃爾和博韋主教納特依爾的麥倫通知王國的所有重臣,他已決定由王后「監護」嗣王、王國以及他的其餘孩子,直到他們長到「法定年齡」[1]:84

邀請王國內的高級教士和貴族以及主教和大主教在1226年11月29日參加小路易九世加冕典禮的信件,藏於國家檔案館。
邀請王國內的高級教士和貴族以及主教和大主教在1226年11月29日參加小路易九世加冕典禮的信件,藏於國家檔案館。

1226年11月29日,路易九世在蘭斯主教座堂蘇瓦松主教雅克·德巴佐什加冕。他的加冕有三個特點,首先是快,以便使路易九世的王位完全確立,無人可以趁機對他及其周圍的人施加壓力[1]:96-97。其次,他很快獲封為騎士,在前往蘭斯的途中,特地在蘇瓦松作短暫停留,因為法王必須是騎士。最後,王國里教會方面和世俗方面的大人物大多缺席他的加冕典禮[1]:96-97[e]。對於大人物們在路易九世加冕禮上缺席一事,歷史學家大多以政治理由進行解釋,但雅克·勒高夫認為,其中有些人的缺席確實是出於政治原因,但大多數人是因為典禮過於倉促而沒有時間準備旅行。此外,一個孩子的加冕典禮肯定不會對高級教士和貴族有多大吸引力[1]:99

在路易未成年時期,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以「監護」頭銜行使權力,而路易周圍的經歷菲利普·奧古斯特和雄獅路易兩朝的兩位老成持重的謀士相繼消失,掌璽大臣桑里斯主教蓋蘭教士於1227年辭職,並於當年去世。內廷總管魯瓦的巴特羅繆雖然死於1237年,但此前似乎已經越來越不起作用了。讓·德奈爾只是偶爾露露面。桑斯大主教戈蒂埃·科爾努是依然如故的主要輔弼之一[1]:111

心懷不滿的貴族

路易與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母子共掌朝政。這幅微型彩繪采自約作於1240年的《聖路易聖經》,彩繪上的王年過二十,已經親政,可是,他的母親依然與王並排坐在御座上。
路易與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母子共掌朝政。這幅微型彩繪采自約作於1240年的《聖路易聖經》,彩繪上的王年過二十,已經親政,可是,他的母親依然與王並排坐在御座上。

1226年,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及其謀士們急忙安撫一些心懷不滿的貴族。為了取得路易八世的同父異母弟弟暴躁漢菲利普的支持,他的侄子將莫爾坦城堡和利勒博納城堡給了他,同時還將聖波爾伯爵領地贈給他,次年又贈予他6000圖爾鋰終身年金[f]。在幾名權貴的要求下,1227年1月6日的三王來朝節,布朗什和他的兒子及其顧問決定釋放布汶戰役的叛賣者弗蘭德爾伯爵費朗,以換取他的忠誠和贖金[1]:99-101。緊接着,路易九世轉而對付大采地擁有者中最不安分的那幾個人:他答應了他的弟弟讓和皮埃爾·摩克萊爾的女兒約蘭德的婚事,皮埃爾在簽訂婚約時可獲得昂熱利曼博熱和蒲福昂瓦萊等地作為抵押。他還答應了弟弟阿爾封斯同呂西尼昂的于格十世的女兒的婚事,以及准許妹妹伊莎貝爾嫁給于格的一個兒子[1]:101。英格蘭國王亨利三世是最需要認真對付的人物,1227年4月,法蘭西國王同英格蘭國王的弟弟康沃爾伯爵理查德首次簽訂停戰協定。翌月,亨利三世向路易建議正式簽訂合約,6月簽約[1]:101-102

因此到1227年春末夏初時節,年少的王似乎已經在王位上坐穩了,可是,許多貴族不再支持一個少年和一個外邦女人。許多貴族聚集在科爾貝商討,決定把少年王當作人質控制起來,讓他離開他的母親和謀士,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以他的名義治理國家,把權力、土地和財富統統拿過來。他們中的兩位領袖不反對接納王叔布洛涅伯爵暴躁漢菲利普和布列塔尼公爵皮埃爾·摩克萊爾參與其事,前者沒有頭腦,後者是法王最有實力的封臣[1]:102[g]。少年王和他的母后前往旺多姆與西部不安分的貴族進行談判,然後取道奧爾良從此返回巴黎,少年王在蒙麗瑞附近被聚集在科貝爾的貴族們堵截。此前布朗什及其謀士們以王的名義發出文告,要求巴黎以及王室領地上其他居民向王表忠心。很快,巴黎居民手持刀槍前去迎接他們,有人拿着武器,並且竭力保護王,讓路易化險為夷[1]:103。對於這次事故,王很大程度上得益於獲釋後的弗蘭德爾伯爵費朗對他保持忠誠,以及重新和解後的香檳伯爵蒂博四世的熱情支援[1]:104

1228年,貴族們再度結盟。這個似乎以庫西領主昂蓋朗三世為靈魂的聯盟,獲得了暴躁漢菲利普的支持,他們並不直接攻擊王,而是把矛頭指向王的堅強後援香檳伯爵蒂博四世[1]:104。首先發起的是一場散播布朗什逸聞謠言的攻勢:她被指責掏空國庫去養肥她的卡斯蒂利亞親屬,先被說成教宗特使羅曼·德聖-安吉的情婦,後來又被說成是香檳伯爵蒂博的相好[1]:104。幸運的是,貴族們對王三心二意,同時又很受王位的影響,即便坐在王座上的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有些人在忠臣和叛臣間來回易幟[1]:105-106。可是,還得採取軍事行動才行。1230年,不滿16歲的少年王率領王家軍隊出征,打了三仗,其中兩仗是在西部與剛於1229年10月向英格蘭國王行臣服禮的皮埃爾·摩克萊爾及其同夥對壘,另一仗是在東部支援香檳伯爵蒂博[1]:106。在1月進行的一次戰役中,王收復了貝萊姆,同時奪回了昂熱、博蓋和蒲福[1]:106。在羅曼·德聖-安吉的指揮下,王家軍隊毀壞圖盧茲伯爵雷蒙七世的耕地和莊稼,嚴重破壞了後者的經濟生活。雷蒙七世只能被迫與王國政府議和[1]:107

5月,亨利三世受到皮埃爾·摩克萊爾的求援後,隨即在聖馬洛登陸,但蜷縮在南特城內,不敢貿然發起戰釁。路易率領一支新軍在拉馬什伯爵呂西尼昂的于格十世的支援下,一度攻陷克利松,進逼昂瑟尼,屬於反叛貴族首領富克·佩奈爾的拉艾埃佩斯內被攻下後夷為平地。1231年春季,路易在西部展開新攻勢,並迫使皮埃爾·摩克萊爾於6月在聖奧班迪科爾米耶簽署了為期三年的停戰協定[1]:106-107。與此同時,路易九世駐兵香檳,與蒂博為敵的貴族們不敢與王打仗,遂放棄對壘[1]:107

路易似乎已變成了騎士王和軍事首領:他屬下除了皮埃爾·摩克萊爾以外的所有貴族都對他唯命是從[1]:110。到了1234年12月,皮埃爾·摩克萊爾也與路易言歸於好[1]:150

訂婚和結婚

左為路易和瑪格麗特的婚禮,右為王和王后練習禁慾。這幅微型彩繪采自聖帕丟斯的紀堯姆1330-1340年的《聖路易的生平與聖跡》(Vie et miracles de saint Louis),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5716。
左為路易和瑪格麗特的婚禮,右為王和王后練習禁慾。這幅微型彩繪采自聖帕丟斯的紀堯姆1330-1340年的《聖路易的生平與聖跡》(Vie et miracles de saint Louis),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5716。

路易九世大概是在他20歲的1234年或他21歲的1235年被承認為成年[1]:128[h]

南吉的紀堯姆認為王是依照自己的意願選擇配偶的,但雅克·勒高夫和熱拉爾·希弗里認為,何時婚配取決於王及其母后和他們的主要臣屬商議的結果[1]:129

選中的對象是普羅旺斯伯爵雷蒙·貝朗熱五世四個女兒中的長女瑪格麗特,她僅僅13歲,勉強達到了生育年齡。王派出戈蒂埃·柯爾努和讓·德奈爾前去進行婚約談判。1233年,王路易九世派駐圖盧茲的專員吉勒·德弗拉吉繞道普羅旺斯,對年輕的未婚妻進行一些了解[1]:129-132。路易和瑪格麗特是遠房親戚,但是教宗額我略九世於1234年1月2日解除了他們因血緣關係而不得結婚的限制[1]:131[i]

普羅旺斯伯爵和伯爵夫人1234年4月30日從西斯特龍發出了一份文書,這份文書答應在1239年11月1日之內每年向王支付8000銀馬克,此外還把塔拉斯貢城堡交給法王作為抵押。王對這份文書進行了答覆,他派出戈蒂埃·柯爾努和讓·德奈爾前往普羅旺斯迎接新娘,並把她護送到舉行婚禮的地方。戈蒂埃·柯爾努和讓·德奈爾讓人為王起草了一份婚約,約定王在當年6月1日的耶穌升天節前迎娶瑪格麗特。1324年5月17日,雷蒙·貝朗熱又主動提出再付給王2000銀馬克,但瑪格麗特的大部分嫁資後來並未兌現[1]:131-132

1234年5月27日,路易和伊莎貝拉的婚禮在戈蒂埃·勒科爾尼的主持下於桑斯主教座堂舉行。參加婚禮的來賓個個地位不同凡響,陪同路易的有他的母親、他的弟弟羅貝爾和阿爾封斯和表哥葡萄牙的阿方索,此外還有包括魯瓦的巴特羅繆在內的若干達官顯貴,若干貴夫人充當瑪格麗特的隨從[1]:132。婚禮分成兩段進行。第一段在教堂外的廣場進行,在瑪格麗特的舅舅瓦倫斯主教薩伏依的紀堯姆的主持下,兩位新人相互按右手,象徵着他們彼此表示認同,然後兩位新人交換環狀物,最後兩位新人相互祝福[1]:133-134。婚禮的第二階段主要是一場彌撒,為婚禮而摘選的經文段落當場朗誦或演唱[1]:134祈禱時,王登上祭台接受大主教的平安親吻,然後將親吻傳遞給年輕的新娘,以此向新娘承諾對她的愛戀與保護。最後一項是主持人為新房祝福,這是一種祈求生育的禮儀[1]:134-135。婚禮的次日,即1234年5月28日,年輕的瑪格麗特加冕為王后[1]:135

據王后普羅旺斯的瑪格麗特的知己聖帕丟斯的紀堯姆很久以後透露,聖路易像所有虔誠且講究禮儀的基督教徒一樣,恪守教會「多俾亞三夜」的規定,以《多俾亞傳》中的多俾亞為榜樣,洞房之夜連碰也沒有碰新娘一下[1]:135

結束與英格蘭的衝突

封建主反王聯盟

聖路易的頭號對手和法蘭西君主制建設的主要威脅亨利三世,沒有放棄收復被菲利普·奧古斯特奪回的英格蘭曾經佔有的法蘭西領土。他否認法蘭西國王收回父親無地王約翰在法蘭西西部的領地是正當合法的。由於英格蘭貴族逼迫他的父親頒佈了大憲章,他的權力受到限制;親英格蘭的法蘭西貴族,則把自己從法蘭西國王的控制下解脫出來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亨利三世在很長時間裏收復失地的願望一直不甚強烈[1]:149

在法蘭西,一場新的叛亂開始醞釀。首先,呂西尼昂的于格十世未能遵守協定:王后及其謀臣在1227年成功地把于格穩住,雙方訂立的婚約規定,于格的一個女兒要許配給法蘭西的阿爾封斯,可是,阿爾封斯卻於1229年與圖盧茲的讓娜訂了婚,作為補償,續約時議定將法蘭西的伊莎貝爾許配給于格十世的長子和繼承人日後的呂西尼昂的于格十一世,但是後者卻於1241年娶了布列塔尼的約蘭德,阿爾封斯則如約在1238年-1241年間的某個不曾留下記載的時間裏與未婚妻圖盧茲的讓娜結了婚[1]:150。此外在1241年,阿爾封斯成年並獲授騎士身份,他的王兄依據父親的遺囑,將普瓦圖奧弗涅賜給了他。阿爾封斯的新賜地把于格十世的拉馬什伯爵領地夾在當中,于格十世本來是大封君法蘭西國王的封臣,如今卻成了低一個檔次的小封君普瓦捷的阿爾封斯的封臣。儘管如此,于格十世最終仍向普瓦捷的阿爾封斯表示效忠稱臣。他的妻子昂古萊姆的伊莎貝爾大為不快,她是無地王約翰的遺孀和亨利三世的母親,依舊放不下王后的架子[1]:150

衝突爆發時,路易九世以婚約已毀為由,要求收回1230年他將他的妹妹許給小于格時交給于格十世作為抵押的聖讓當熱利的奧內斯。于格十世決定與王決裂,並隨即把他在普瓦捷朝見封君時暫住的邸宅拆毀,並在1241年12月普瓦捷伯爵會見封君的莊嚴集會上,公開宣佈不再臣服於這位伯爵。路易試圖勸說于格回心轉意,但徒勞無功,遂提請御前會議處理,御前會議宣佈沒收反叛者的采地。于格十世不失時機地組織了一個反對路易九世的聯盟,普瓦捷的大多數貴族加入了這個聯盟[1]:151[j]。英格蘭國王一開始就對這個聯盟興趣十足,但是1238年的停戰協定捆住了他的手腳[1]:151。于格十世失勢後,亨利三世決定加入聯盟,以便行使他在法蘭西的權力[1]:152

聖東日戰爭

路易九世的軍隊和亨利三世的軍隊打仗,此圖采自1332-1350年間《聖但尼編年史》,現藏於不列顛圖書館,編號為Royal 16 G VI。
路易九世的軍隊和亨利三世的軍隊打仗,此圖采自1332-1350年間《聖但尼編年史》,現藏於不列顛圖書館,編號為Royal 16 G VI。

聖東日戰爭持續了將近一年,從1242年4月28日一直打到1243年4月7日。雅克·勒高夫將戰事分為三個階段,1242年4月28日至7月20日為第一階段,路易面對的僅僅是拉馬什伯爵及其盟友,這是一場包圍戰;從1242年7月21日到8月4日為第二階段,路易向英格蘭人發起進攻,在聖特把他們擊潰,並把他們趕到布萊;從1242年8月4日到1243年4月7日為第三階段,路易轉而攻擊圖盧茲伯爵,這場戰爭最終以亨利三世和路易九世議和結束[1]:152

塔耶堡戰役

塔耶堡戰役(La bataille de Taillebourg),這幅彩色蝕刻采自Paul Lehugeur於1880年所作《法軍的歷史》(Histoire de l'armée française)。
塔耶堡戰役La bataille de Taillebourg),這幅彩色蝕刻采自Paul Lehugeur於1880年所作《法軍的歷史》(Histoire de l'armée française)。

1242年4月28日,路易在希農召集王的封臣進行軍事會議。5月4日,路易從普瓦捷發出進攻信號,他率領的軍隊包括1000輛戰車、4000名騎士、20000名未獲騎士身份的騎兵、士官和弓箭手。他的軍隊相繼包圍並攻下蒙特勒伊、貝呂熱、豐特奈普雷、聖日萊、托奈布通、馬丟斯、托雷和聖塔菲爾[1]:152-153

亨利三世於5月9日離開樸茨茅夫,13日在魯瓦揚登陸。6月16日,他向路易宣戰後,法軍拿下了普瓦捷。7月20日,法軍抵達塔耶堡。次日,兩軍在夏朗德河兩岸對峙,法軍在塔耶堡附近的石橋上把英軍擊退,英軍匆忙撤向聖特[1]:153。據南吉的紀堯姆記載,這場戰役持續了很長時間,英軍最終未能頂住法軍的攻勢,落荒而逃。法軍見英軍敗退,緊追不捨,殲滅和俘獲大批敵軍。英格蘭國王逃到聖特,當天夜裏,他和于格十世帶領殘部逃離聖特城和聖特堡。次日7月24日早晨,聖特公民將聖特城和聖特堡的鑰匙交給路易[1]:153-154

亨利三世退至,但是蓬領主雷諾於7月25日投向已經到達科隆比埃的路易九世。次日,于格十世也投向路易九世[k]。英格蘭國王逃到巴爾貝齊厄,7月26日至27日夜裏逃離巴爾貝齊厄。他逃到布萊,但是在法軍進逼下不得不退出布萊,法王於8月4日進入該城,亨利三世返回波爾多[1]:154

路易九世的兵員在戰鬥中損失不大,但戰鬥結束後發生了流行性痢疾,造成大量死亡。路易本人也感染了痢疾,病的渾身無力,但總算活過來了,1242年8月經圖爾返回巴黎[1]:154-155

圖盧茲伯爵歸順與休戰

圖盧茲的雷蒙七世雖然於1241年再度歸屬路易,此時卻與普瓦捷的貴族和英格蘭國王結盟[1]:155。亨利三世潰敗後,雷蒙七世於7月底與他在布萊會合,8月17日從埃莫里子爵手中拿回了納博訥,奪取了阿爾比,宣佈這兩座城市重新併入他的屬地[1]:156

聖路易剛剛取得塔耶堡戰役的勝利之後,把兩支軍隊派往朗格多克。富瓦伯爵羅傑四世立即背棄圖盧茲伯爵,路易於是解除了他對後者的臣屬關係。雷蒙七世迫於無奈,於10月20日向法王道歉,他放棄納博訥和阿爾比,答應拆毀一些城堡,承諾儘速消滅自己領地上的異端分子,並最終實現了自己的十字軍宿願[1]:156

1242年10月至11月間,亨利三世下令圍困拉羅歇爾,但未獲成功。他曾於1242年6月派人送給妹夫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弗里德里希二世一份結盟對抗法王的計劃,1243年1月8日再次致函弗里德里希,向他表示失望。1243年3月12日,他被迫和路易議和,雙方協定停戰5年[1]:155,257

1253年和1254年,路易九世准許亨利三世參觀法蘭西的豐特弗羅修道院、蓬蒂尼修道院和沙地爾主教座堂,豐特弗羅修道院中安葬着亨利的先人,蓬蒂尼修道院中安放着聖埃德蒙的遺骸,亨利與這位客死異鄉的坎特伯雷大主教因發生分歧而不和。路易藉此時機,邀請他的連襟亨利三世訪問巴黎,一起歡度聖誕節。濃烈的親情在兩位王之間油然而生,一段時間後,路易把埃及蘇丹送給他的一頭大象轉贈給亨利。同年,亨利提議續簽停戰協定,路易欣然同意[1]:257-258

巴黎和約

1259年《巴黎條約》,藏於國家檔案館
1259年《巴黎條約》,藏於國家檔案館

1257年,溫徹斯特主教艾默·德瓦朗斯接受同母異父兄長英格蘭國王派遣,肩負使命前去會見法蘭西國王,一項使命是建議正式簽訂合約,用以取代在兩國之間維持脆弱和平的停戰協議。雖然亨利拒絕放棄先祖們在法蘭西所擁有的土地,但兩位王都不乏達成合議的願望。雙方的談判曠日持久,十分艱難。1258年5月28日,亨利三世·金雀花和路易九世的代表簽訂《巴黎條約[1]:258-259

通過簽署該條約,路易和亨利結束了由菲利普·奧古斯特發起的卡佩征服金雀花領地的衝突。根據該條約,亨利三世永遠放棄諾曼第安茹圖賴訥曼恩普瓦圖,他可以從路易九世那裏獲得必需的款項,供養他那五百名騎士兩年,此外在阿讓奈的歸屬確定前,他每年還能從那裏得到一筆收入。路易九世還把自己在利摩日卡奧爾佩里格等教區的莊園交給亨利三世[1]:259[l]

1259年2月10日,康沃爾的理查德及其兒子批准了這份和約。2月17日,英格蘭國王派員以國王的名義在西敏批准和約。12月4日,孟福爾的西蒙五世和其夫人英格蘭的埃莉諾對這份和約給予批准。最後亨利三世於11月14日前往法蘭西,並於12月4日向路易宣誓效忠[1]:259-260

擴張王國

路易九世1270年死時的法蘭西
路易九世1270年死時的法蘭西

首先依據雄獅路易八世在1225年遺囑中的決定,他的幾個兒子都應在三分之一的王室領地中分得一份賞賜地:然後羅貝爾分得阿圖瓦;然後阿爾封斯分得普瓦捷奧弗涅;然後夏爾分得安茹曼恩[2]。王路易九世雖然尊重父親的決定,但把它作為自己的決定付諸實踐。當弟弟們年滿20歲時,他為他們授予騎士身份,把賞賜地交到他們手上。賞賜地政策當時並未成為肢解王國的工具:相反,這項政策有效地消解了四兄弟之間的衝突。此外,他一絲不苟地重申擁有賞賜地的條件,賞賜地擁有者死後若無後嗣繼承,賞賜地就重新歸入王室領地,此事後來於1271年發生在阿爾封斯身上[1]:741-742

在他的統治期間,王國政府成功結束了路易八世在位時開始、圍剿阿爾比異端分子的十字軍行動,與桀驁不馴的圖盧茲伯爵雷蒙七世達成協議。1229年3月,布朗什和路易在莫城召集會議,雷蒙七世於1229年4月11日簽訂《莫城-巴黎條約》。雷蒙不得不對年輕的法蘭西國王宣誓效忠,割讓自己近一半的領地,主要為雷蒙二世·特朗卡維爾的前子爵領地。法蘭西王國新添博凱爾卡爾卡松兩個新邑督區,聖座獲得普羅旺斯侯爵領地。伯爵也被迫在圖盧茲建立一所大學。該條約還規定雷蒙七世的獨生女和唯一繼承人圖盧茲的讓娜要嫁給普瓦捷的阿爾封斯,因此在不遠後的1271年,這對沒有生兒育女的夫婦先後離世,勇夫菲利普三世把圖盧茲伯國的剩餘領地納入了法蘭西王國[1]:107-109,747

在香檳繼承之爭的背景下,香檳伯爵亨利二世的次女香檳-耶路撒冷的阿里克斯宣稱對香檳伯爵領地擁有繼承權,向香檳伯爵蒂博四世的繼承權發起挑戰。阿里克斯1223年回到法蘭西後,和蒂博的衝突立即趨於緊張。1234年,她終於放棄她個人對於香檳伯爵領地所擁有的繼承權來換取一筆四萬圖爾鋰的現款和每年兩千鋰的年金。但是蒂博無力支付阿里克斯索取的這筆巨款,因此只得求助於路易,王國政府替他向阿里克斯支付了應付的款項,但作為交換條件,蒂博放棄了對於布盧瓦伯爵領地、沙地爾伯爵領地、迪努瓦伯爵領地以及桑塞爾伯爵領地的要求,將這些地方納入王家領地[1]:111-112。路易1234年結婚後,將普羅旺斯地區艾克斯納入職權範圍[1]:129-130

阿拉貢國王海梅一世的特使與路易九世的代表於1258年5月11日簽署了《科貝爾條約》,後者放棄對法蘭西在西班牙的舊有領地,尤其是加泰羅尼亞、塞爾達涅和魯西榮的宣稱權,作為交換條件,阿拉貢聯合王國放棄對於普羅旺斯朗格多克的土地要求[m]。法蘭西王國南部邊境科爾比埃,由泰爾梅、達圭勒城堡、尼奧爾克里比城堡、佩爾佩蒂斯城堡和皮伊洛朗城堡所保護,而薩爾塞萊沙托、奧普佩里洛和佩皮尼昂則保護邊境加泰羅尼亞[1]:254-256

最後,正如前文所述,英格蘭國王亨利三世於1259年簽訂《巴黎條約》,放棄了對於諾曼第安茹圖賴訥曼恩普瓦圖的土地要求,路易則把利穆贊凱爾西和聖東日的部分土地交與英格蘭國王[1]:259

公義王和爭端平息者

身為基督教徒王,路易九世肩負公義和太平兩大理想,它們的實現能為王及其臣民帶來永恆的拯救。路易九世的行動具有雙重性。一方面,他努力在與王有涉的事務中維護和平,試圖消除引起衝突的根由,即使不能永遠太平,至少也要長期太平。另一方面,他享有崇高的威望,所以對立的各方都請他進行仲裁,路易的行動與聲望超越國界,他成了基督教世界的仲裁人和爭端平息者[1]:251

亞眠調停

喬治斯·魯熱1820年繪《聖路易在英格蘭國王和貴族間進行調停》(Saint Louis médiateur entre le roi d'Angleterre et ses barons),藏於凡爾賽宮
喬治斯·魯熱1820年繪《聖路易在英格蘭國王和貴族間進行調停》(Saint Louis médiateur entre le roi d'Angleterre et ses barons),藏於凡爾賽宮

英格蘭貴族為限制和控制王權所作的努力貫穿在整個13世紀中,其結果表現為1215年的大憲章、1258年的牛津條例和1259年的西敏條例。反對派的領導人是亨利三世的妹夫蒙福爾的西蒙五世[1]:264。在教宗歷山四世及其繼任者烏爾巴諾四世的幫助下,英格蘭國王解除了遵守牛津條例的誓言,但貴族們拒不接受教宗的決定。1263年12月,以亨利三世為一方,以英格蘭貴族為一方,雙方都要求路易九世進行調停,並事先言明尊重他的仲裁[1]:264

路易於1264年1月作出了亞眠仲裁:他首先認可了教宗關於廢除牛津條例的聖諭;接着宣佈,國王應該享有他以前擁有的全部權力和不受限制的主權。有人認為,亞眠調停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仲裁,而是法蘭西國王作出的裁決,其身份是英格蘭國王的封君,因而也就是英格蘭貴族的封君的封君[1]:265

弗蘭德爾遺產

弗蘭德爾女伯爵瑪格麗特二世第一次結婚,嫁給了阿韋納的布沙爾,與他生了幾個兒子,但這樁婚姻被宣佈無效。瑪格麗特第二次結婚,嫁給了當皮埃爾的紀堯姆二世,與他也生了幾個兒子。瑪格麗特二世兩次婚姻所生兒子於是發生爭執,阿韋納家族強調他們擁有排行靠前的繼承權,當皮埃爾家族則視他們同母異父的哥哥是無效婚姻所生的非法兒子,不擁有繼承權[1]:252

爭執雙方多次請求路易對此事進行干預,請求有時這一方,有時來自那一方,有時則出於王本人的主動,因為他是爭執雙方的宗主。1235年,路易提出一項不公平的土地協議,主張將遺產的七分之二分給阿韋納家族,七分之五分給當皮埃爾家族[1]:252[n]

1246年,作為十字軍出征前穩定國內局勢行動的一部分,路易和教宗特使沙托魯的歐德,以埃諾歸屬阿韋納家族,弗蘭德爾歸屬當皮埃爾家族為基本條件,共同擬定了一份協議。瑪格麗特承認其子當皮埃爾的紀堯姆三世的弗蘭德爾伯爵頭銜,紀堯姆後來隨路易出征,1250年隨大貴族們一起返回法蘭西,翌年在一次以外事故中喪生,他的母親承認他的弟弟當皮埃爾的居伊為弗蘭德爾伯爵領地的繼承人。羅馬教廷最終承認阿韋納的讓是合法繼承人,可是,瑪格麗特拒不承認阿韋納的讓的埃諾伯爵頭銜,只把那慕爾侯爵領地留給他[1]:253

此後,當皮埃爾兄弟以及許多法蘭西大貴族在瑪格麗特的慫恿下,試圖奪回澤蘭諸島,不料卻於1253年7月被羅馬人之王威廉俘獲。瑪格麗特向安茹的夏爾求援,答應把應屬於阿韋納家族的埃諾送給他。夏爾接受了她的條件,出兵佔領了瓦朗謝訥蒙斯;不過,他聽從謀士們的規勸,避免與羅馬人之王發生武裝衝突[1]:253。從十字軍東征歸來的路易九世對弟弟的舉動十分惱火,決定對此事進行干預:他重申1246年協定的主要精神,這一調節方案稱為「佩羅納諒解」(Dit de Péronne,1256年9月24日)。可是,埃諾此前已經給了夏爾,路易為了說服弟弟讓出埃諾,同時又不讓他丟面子,遂讓瑪格麗特高價贖買埃諾。此外,瑪格麗特還得向荷蘭伯爵支付一筆巨額贖金,用以換取當皮埃爾兄弟的釋放;不過時隔不久,她的兒子阿韋納的博杜安就與她重歸於好[1]:253-254

和弗里德里希二世和諾森四世間衝突

聖路易會見諾森四世,這幅彩繪采自《法蘭西的夏爾五世大家族史》,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2813。
聖路易會見諾森四世,這幅彩繪采自《法蘭西的夏爾五世大家族史》,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2813。

基督教世界的兩大巨頭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弗里德里希二世和教宗之間爆發激烈衝突,在衝突中,路易九世對這兩位巨頭一貫保持中立的態度[1]:164。身為強大的基督教君主,問題在於要讓他們各得其所應得:在宗教領域裏要對教宗表示兒子般的馴服和尊敬,對皇帝象徵性的優先地位則要給予正式和謙恭的承認。但是,路易既不讓教宗也不讓皇帝干預他對世俗事務的管轄,並要求他們尊重他在世俗事務中的獨立地位[1]:164

1240年,教宗想要廢黜皇帝,路易替弟弟阿圖瓦的羅貝爾婉謝了教宗賜予的皇位。可是,一支運送若干神職人員前去參加教宗額我略九世召集的公會議的船隊於1241年5月3日被效忠於皇帝的一支比薩船隊擊敗,高級神職人員成了弗里德里希的俘虜,其中有幾名大主教、主教和修道院院長[1]:164。路易九世此番得到消息後,立即派遣科比教士和王家騎士傑威遜·德斯克萊納向皇帝討要被俘人員。但是,由於弗里德里希事先曾請求法蘭西國王不讓這些高級教士出境去參加教宗的會議,回答路易說:「如果凱撒把前來攪得他驚恐不安的人扣留不放,並讓他們驚恐不安,陛下不應為此而感驚奇。」路易派遣克呂尼教士往見皇帝,並在信中說「法蘭西王國尚未孱弱到任由您擺佈的程度」[1]:165。這篇聲明迫使弗里德里希二世作出退讓,弗里德里希害怕惹怒路易九世,釋放了王國的高級神職人員[1]:166

教宗額我略九世於1241年8月去世,雷定四世只當了12天教宗便撒手人寰,諾森四世於1243年6月接任教宗,與弗里德里希的衝突立即趨於尖銳。教宗為躲避皇帝攻擊,致信路易尋求庇護[1]:167。然而,路易禮儀周詳的回答信使,他徵詢了貴族們的意見,他們建議拒絕教宗的請求,以作為維持中立態度的必要。諾森四世流亡,落腳在深受法蘭西影響且幾乎是獨立城市的里昂。1244年12月27日,教宗宣佈將在里昂召開公會議,要求皇帝在公會議上接受審訊,為自己進行辯護,並聽取判決。路易也受邀參加公會議,但是他出於避免捲入糾紛過深的考慮,未有接受邀請,他建議在克呂尼會見諾森四世,希望藉此促進他與皇帝的和解[1]:167-168。會談中,教宗加強了對於王十字軍的支持,但拒不向皇帝作出任何和解的表示[1]:168

路易的此次嘗試未能成功,1246年,他再次為弗里德里希二世向教宗說項。但是,當他於1247年獲悉皇帝調集大軍向教宗駐地里昂進發後,立即派遣重兵前去保衛教宗。已經進抵阿爾卑斯山的弗里德里希隨即撤回帕爾馬。然而,此後路易繼續奉行平衡政策,與皇帝的關係依然熱枕真摯[1]:168-169

路易九世對蒙古人的幻想

路易九世在位正值蒙古第二次西征,1241年蒙古帝國軍隊於列格尼卡戰役擊敗波蘭王國條頓騎士團聯軍,又在蒂薩河之戰消滅匈牙利王國國王貝拉四世的軍隊,攻佔了其首都布達佩斯,此次西徵令波蘭和匈牙利元氣大傷,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康拉德四世於7月1日召集了一支大軍隨時備戰。帝國轄下的諸侯國奧地利大公國的維也納亦處於圍攻之中,但基督教世界仍抱有勸說蒙古大汗皈依基督教的希望,至少希望他能與基督教徒攜手抗擊穆斯林。基督教世界最先對蒙古人感到好奇的是教廷,教宗諾森四世為尋找大汗於1245年派出了三個使團。兩個使團從聖地出發,其中一個由道明會士安德魯·德隆如莫率領,另一個由道明會士倫巴底的阿斯林率領,協助他的是法蘭西道明會士聖康坦的西蒙;第三個使團經由波希米亞波蘭基輔伏爾加河下游,為首的是喬瓦尼·柏郎嘉賓,他見到了元定宗貴由,並且參加了他的繼位大典[1]:564。聖路易對這些探險予以關注[1]:565

1248年法蘭西國王在塞浦路斯逗留期間,見到了亞美尼亞波斯的蒙古統治者野里知吉帶派遣的使者[3]。野里知吉帶告訴路易,「貴由汗已為協助他征服聖地和從薩拉森人手中解救耶路撒冷作好準備」,並建議當他進攻巴格達時,路易在埃及登陸,以使埃及和敘利亞的薩拉森人不能聯合[1]:565[4]:442-443。路易連忙派遣包括安德魯·德隆如莫在在內兩名佈道師前去覲見貴由汗,兩位佈道師隨身帶去了兩頂用作小聖堂的帳篷,帳篷用猩紅色呢絨製成,價值連城;此外還帶去了一些「畫像」,用以顯示基督教的主要崇拜對象[1]:565。但是貴由在使節抵達朝廷前駕崩,因此沒有出現任何具有實質性的成果;當時攝政海迷失禮貌地拒絕為基督教徒提供幫助[4]:348。1249年傳來消息,撒里答已經受洗皈依基督教。路易將方濟各會士呂布魯克的紀堯姆作為新的使者派出,因為擔心再次碰釘子,沒有給予呂布魯克官方使者的正式頭銜。呂布魯克會見了撒里答,後者其實僅僅在名義上皈依基督教,撒里答把呂布魯克引薦給了當時駐在哈拉和林的元憲宗蒙哥。然而與此前幾個使團相比,呂布魯克並未獲得更多成果,他於1255年回到塞浦路斯[1]:565-566

1259年,欽察汗國別兒哥汗要求法蘭西國王對其臣服效忠[5]。然而在1262年4月10日,後者卻收到伊兒汗國大汗旭烈兀請求和平援助抗擊埃及馬木留克的來信[1]:566。這位自詡為「背信棄義民族的摧毀者及基督教友善和熱情的維護者」的大汗,強調了他對他的帝國境內和他作戰時到過的那些地區的基督教徒的友善態度,宣佈他將釋放被征服地區內所有被俘後淪為奴隸的基督教徒。旭烈兀試圖進攻埃及,為此需要船隻,可是他沒有。他向路易求援,而後者此時大概已經獲悉旭烈兀答應基督教徒恢復耶路撒冷王國的許諾。但是,在這封信中旭烈兀不了解教宗只是精神領袖,聖路易才是基督教世界最強大的王,不能接受大汗聲稱擁有的主權。法蘭西國王於是對使者的請求表示回絕後,請他前去羅馬;教宗與這位使者商談了數年,沒有任何結果[1]:566-567

王國改革

司法改革

《聖路易斯在萬森的橡樹下伸張正義》(Saint Louis rendant la justice sous le chêne de Vincennes),皮埃爾-納西斯·蓋蘭繪於1816年,藏於昂熱畫廊博物館
《聖路易斯在萬森的橡樹下伸張正義》(Saint Louis rendant la justice sous le chêne de Vincennes),皮埃爾-納西斯·蓋蘭繪於1816年,藏於昂熱畫廊博物館

1245年路易九世發佈國王四十日。該敕令規定,每當武裝衝突即將發生時,王有權命令衝突雙方休戰40天;這個敕令並禁止私人之間的戰爭。因此在休戰期滿之前,任何私戰報復都不被允許,以緩和緊張局勢[1]:705

1254年路易九世頒佈了「大敕令」(Grande Ordonnance),這份文書又稱為《總則》(statutum generale)、《聖路易規章》(statuta sancti Ludovici)或「王規章」(establissement le roi),旨在對王國政府中最重要的東西進行深刻的改革[1]:271-218。然而,1254年大敕令實際上是1254年7月至12月間路易發佈的若干文書的匯編。這些文書取消了邑督所制定的侵犯舊地方習俗的措施[1]:218。這些文書還要求王國的官員今後必須「主持公道,不因人而異」,不接受任何送給他們自己或家人的禮物。任何人未經審判不得課以罰款,任何未經判刑的嫌犯都應推定為無罪;官職不得妨礙小麥運輸,這項措施旨在預防饑荒,制止囤積糧食。12月大敕令增添了一系列廉政措施,對於所有王國官員來說,褻瀆神明擲骰子賭博放貸、逛妓院和進小酒店都在嚴禁之列[1]:219。受到大敕令限制的不只是王國官員。為了讓他的臣民得到拯救,王禁止嫖妓、褻瀆神明、用骰子賭博和製造骰子,以及十五子遊戲如象棋跳棋,嚴厲禁止賭博博彩。最後,小酒店得到保留,只有旅客可以進,定居在城裏的居民不准進入[1]:219-220

1256年再次頒佈「大敕令」。重新頒佈的大敕令與1254年的大敕令文本有着明顯的區別,1254年的大敕令主要是對邑督的指示,修改後的1256年大敕令成了真正的以全國民眾為對象的國王敕令[1]:224。在這個新的王家敕令中,路易刪掉了任何酷刑的參考,並且在一些問題上有所放鬆,特別是禁止賣淫這一點[1]:224-225。婦女的繼承權和對她們的嫁妝所擁有的權利應該切實得到尊重。婦女被認為是弱者,王國的法律應當對她們予以特殊的保護。路易拒絕因丈夫的過失而處罰妻子[1]:227

1261年的一通王敕令廢除了已由第四次拉特朗公會議明令禁止的神意裁判。神意裁判的取證辦法有多種:被告將手伸進火中或滾燙的水或油中,如安然無恙,即證明其清白;被告可與原告進行決鬥,若獲勝,即證明其清白,路易以「理性」證據尤其是證人舉證代替上述這些取證手段[1]:243-244

貨幣改革

路易九世時發行的圖爾造的大鋰正反面
路易九世時發行的圖爾造的大鋰正反面

路易九世在位末期1262年至1270年間大力進行貨幣改革,貨幣改革首先是經濟發展和貨幣經濟擴展的結果。1262年敕令禁止製造假幣,建立國王錢幣在全國流通的壟斷權,獲准鑄造錢幣的領主所鑄造的錢幣,今後它們只能在他們各自的地域內流通[1]:245-246。1262年至1265年之間頒佈了兩通敕令,禁止在王國內使用英格蘭錢幣——英鎊。其中一通大約頒佈於1262年至1265年之間的敕令要求王的臣民宣誓不使用英鎊;另一通頒佈於1265年的敕令把1266年8月中旬定為英鎊在王國流通的最後日期[1]:246

1265年的另一通敕令禁止仿造國王錢幣,規定國王錢幣繼續享有在全國流通的特權,但特許一些地區鑄造地區性貨幣。1266年7月敕令決定按照新的重量和貴金屬含量標準重新在巴黎鑄造輔幣,同時發行一種圖爾造的大鋰。最後,1266年至1270年見頒佈的一通敕令,規定鑄造一種新的金幣——埃居[1]:246。巴黎鑄造輔幣和金幣埃居都不成功,與此相反,圖爾造的大鋰卻不僅在法蘭西大獲成功,在國際市場上也頗受青睞,其盛勢一直持續到14世紀[1]:248

調節賣淫

正如前文所述,路易從聖地返回時,想在國內恢復秩序。因此,1254年他在全國範圍內禁止賣淫。妓女被攆出市區,到遠離教堂和公墓的城外落腳。膽敢向妓女出租房屋者將受到沒收一年房租的處罰[1]:219

在1256年再次頒佈的大敕令中,王對賣淫採取的政策從禁止松向嚴加控制。妓女被趕出城市中心區和宗教聖地的周圍,但在其他地方則不予干涉[1]:224

建築者和贊助人

中世紀城堡的塔樓,克勞德·傑士德倫作於1644年-1648年的雕刻畫。
中世紀城堡的塔樓,克勞德·傑士德倫作於1644年-1648年的雕刻畫。

在路易九世統治時期,許多大教堂拔地而起。一些大教堂已經建成,一些大教堂即將建成,一些大教堂尚未完工或正在大規模改建。因此,路易目睹了沙地爾主教座堂亞眠主教座堂蘭斯主教座堂魯昂主教座堂博韋主教座堂歐塞爾主教座堂巴黎聖母主教座堂的建設[1]:587-588。王資助和安排修建了許多女修道院、教堂修道院,但他對這些建築的基礎作用鮮為人知[1]:588

羅伯特·勃瑞納指出,巴黎的建築藝術在路易九世在位期間「成為一種特別優秀的藝術」,他稱其「宮廷風格」。巴黎之所以變成一座藝術之都,既是由於優雅的建築,也由於那裏有許多泥金裝飾手抄本象牙工藝品刺繡緙織壁毯珠寶、宗教禮儀用品、玉雕和仿古寶石等。除了公用建築外,王還推動了三類建築的發展。一是軍用建築,例如艾格莫爾特城牆和聖地的雅法。二是民用建築,例如圖爾城堡;宗教建築更是有長足的發展[1]:588-589

創建宗教建築

魯瓦堯蒙修道院
魯瓦堯蒙修道院

路易八世在遺囑中留下了一大筆款項,用以在巴黎近郊修建一座修道院[1]:121。為了修建這所籌劃中的修道院,路易九世及其母后在瓦茲河畔阿涅爾的近旁選中了一塊地皮,王為了不時到這地方去小住,買下了這塊地皮。這地方原來叫做屈蒙(Cuimont),後來改稱魯瓦堯蒙(Royaumont,意為「王家山」),這個地名表明了這所未來的修道院與王室的緊密聯繫[1]:123。路易和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於正值路易在位早期的1229年至1234年間建成魯瓦堯蒙修道院後,就把它交給熙篤會管理,沒有按照先王在遺囑中的指定交給聖維克托修道院[1]:121-122

熙篤會改革修道院的主張對於路易產生很大吸引力,魯瓦堯蒙修道院的修建也是少年王顯現其謙卑和苦行的一個機會。在整個施工期間,路易密切關注施工進展情況,並親臨現場積極參與施工幫助工匠,每天抬運數框石塊和灰泥[1]:122

莫比松修道院
莫比松修道院

1231年在路易九世的建議下,聖但尼聖殿主教座堂的內部在院長歐德·克萊芒任上(1228年-1245年)進行了徹底的改建,敘熱為某種風格和某種建築思想提供了啟示[1]:358,587。1267年,路易九世遷移法蘭克三個王朝的諸王遺體到新王家墓地,表明歷朝法王都是一脈相承的[1]:281-282

索邦大學

黎塞留重建前的索邦大學,刻於1850年
黎塞留重建前的索邦大學,刻於1850年

1253年,路易九世和他的隨行神職人員懺悔師朋友羅貝爾·德索邦共同創建索邦學院,供文科教師和攻讀神學的學生就讀[1]:600

防禦工事

艾格莫爾特城牆
艾格莫爾特城牆

1240年第七次十字軍東征,路易選定了艾格莫爾特作為海軍基地,建設將要在此安全出發和返回的港口。這個新港優於政治上不大可靠的納博訥蒙彼利埃,納博訥與圖盧茲伯爵關係密切,蒙彼利埃受阿拉貢的影響。也優於法蘭西領土以外的港口,例如馬賽;又如熱那亞,這是菲利普·奧古斯特率領十字軍出發的港口。艾格莫爾特從此成為「耶路撒冷之路」(iter hierosolymitanum)的起點和終點,雅克·勒高夫說它是法蘭西中世紀城市建設中最輝煌的成就之一[1]:176-177

教會的影響

聖堂和崇敬聖物

獲得聖物

路易九世接到聖物,此圖采自1332-1350年間《聖但尼編年史》,現藏於不列顛圖書館,編號為Royal 16 G VI。
路易九世接到聖物,此圖采自1332-1350年間《聖但尼編年史》,現藏於不列顛圖書館,編號為Royal 16 G VI。

13世紀基督教世界里,擁有聖物是虔誠的重要標誌,也是威望的源泉。然而在1237年,埃諾伯爵博杜安六世的外甥庫爾特奈的博杜安二世前往法蘭西,請求他的表侄路易九世提供支援抗擊希臘人[o]。路易從博杜安那裏得到消息,君士坦丁堡的拉丁貴族們需要錢,準備把耶穌受難時帶在頭上的用荊棘編成的冠冕出售給外國人[1]:140-141荊棘冠是君士坦丁堡最珍貴的聖物,博杜安懇請路易和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助他一臂之力,不讓聖物落入外國人手中。國王及其母后想要得到聖物,若能得到聖物,不但能滿足他們的虔誠之心,而且會帶來巨大的榮耀[1]:141

博杜安二世從巴黎派出兩個信使,信中下令將荊冠交付給路易派出的兩個特使雅克和安德烈,兩個會使都是道明會士,安德烈曾任君士坦丁堡道明會修道院院長,有能力辨別荊冠的真偽[1]:142。博杜安和路易分別派遣的特使抵達君士坦丁堡後獲悉,由於急需用錢,拉丁貴族們在此期間已經以荊冠作為抵押品,向威尼斯的錢莊借債。倘若在聖傑爾威和普羅泰的殉難日6月18日之前不能贖回,荊冠就歸威尼斯人所有,並將送往威尼斯。可是,博杜安和路易的特使偏偏在限期之前抵達君士坦丁堡,同威尼斯人進行了談判,威尼斯人最終同意把聖物讓給法蘭西國王,但荊冠在送往法蘭西以前應該先送到威尼斯[1]:143-144。雙方的談判於1238年12月結束。儘管嚴冬季節不利於航海,希臘人通過他們的間諜已經獲悉這筆聖物交易和即將由海路運送的消息,準備劫奪聖物。可是,聖物平安抵運威尼斯,在聖馬克大教堂展出。安德烈修道士留在威尼斯監護聖物,雅克修道士前往巴黎向路易及布朗什報告好消息。他急匆匆地返回威尼斯時帶來了一大筆貸款(具體數目不明)和博杜安二世的特使,特使是博杜安許下的承諾和運作的保證人。在重新開啟的談判中,威尼斯人沒敢抗拒博杜安的意願和路易的堅決要求,極不情願地看着荊冠踏上踏上了去往法蘭西的路程。此次不走海路而走陸路了,為了增加安全係數,運送聖物的隊伍中得到了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弗里德里希二世的帝國護衛隊的護送,這是基督教世界非教會安全事務中的最高司法保障[1]:144。路易親自趕來迎接好不容易得到的荊冠,領來了母親、弟弟、戈蒂埃·科爾努、敘利的貝爾納以及許多貴族和騎士,他們在維爾納沃拉爾舍韋屈厄迎到了聖物[1]:144

翌日,聖物經由約訥河塞納河運送到萬塞訥。聖物供奉在一個高台上,供來自四面八方的民眾瞻仰。然後舉行隆重的入城式,赤着腳、只穿內衣的路易和他的弟弟羅貝爾抬着盒子,後面跟着同樣光着腳的高級神職人員、教會人士以及平信徒和騎士。聖物在聖馬利大教堂中稍事停留。聖物最終走完了行程,安放在王宮內的聖尼古拉小經堂中[1]:146

由於皇帝博杜安依然十分拮据,而且日甚一日,路易趁機以巨款收集了耶穌受難時的其他一些聖物。1241年,他獲得了真十字架的一大部分、聖海絨以及命運之矛[1]:146

建造聖堂

聖禮拜堂內部
聖禮拜堂內部
聖禮拜堂內聖路易雕像
聖禮拜堂內聖路易雕像

聖路易考慮到宮內的聖尼古拉小經堂實在太小了,不配用來安放聖物。王遂下令建造一座既是「聖物紀念館」(monumental reliquaire)又是「王家教堂」(sanctuaire royal)新教堂(路易·格羅德茨基語)[1]:146雅克·勒高夫說,路易九世從不放過任何機會把王的榮耀和上帝的榮耀聯繫起來[1]:146

1243年5月,教宗諾森四世賦予尚未建成的聖堂以特殊地位。1246年1月,路易組建了一個教士團,負責保管聖物和主持崇拜儀式。聖堂落成典禮於1248年4月26日舉行,路易親臨現場,此時離他親率十字軍出征僅兩個月[1]:147。聖堂的建造工程,是在創紀錄短的時間內完成的,聖路易封聖審批過程中的調查表明,建造聖堂的支出為4萬圖爾鋰,製作收藏耶穌受難的寶龕花費了10萬圖爾鋰。據雅克·勒高夫說,建築師及其助手均未留下姓名[1]:147

卡特里派

在聖路易的頭腦中,王是宗教信仰的捍衛者,也是教會的世俗權力行使者,其實這也是他的先祖們的觀念。在這種觀念指導下,他積極參與反對敵視宗教信仰者的鬥爭。阿爾比十字軍雖然給了南方的異端分子以致命一擊,但是,純潔派及其同夥依然為數眾多,尤其是在朗格多克、普羅旺斯和倫巴底。隨着貴族和市民對純潔派的日趨冷淡以及異端組織的教義和教規普遍受到詰難,加之宗教裁判所大肆鎮壓,純潔派教徒在1230年以後越來越少,漸漸銷聲匿跡[1]:811-812

在路易看來,王在異端性質的斷定和應對措施的抉擇上,應該聽取專家們的意見。所謂專家,首先是宗教裁判所法官,尤其是身為托缽僧的宗教裁判所法官,其次是改邪歸正的異端分子[1]:813。路易想以驅逐而不是殺戮來清除異端分子,儘管他也執行宗教裁判所關於判處火刑的決定[1]:814

對猶太人的措施

聖路易知道猶太教不同於基督教的異端,也有別於伊斯蘭教。他認為猶太教儘管不是一種正確的宗教,但確實是一種宗教。猶太人令王尷尬。首先,他們既在基督教內,也在基督教外:他們不承認耶穌,使用不同的曆法,舉行不同的儀式,依然信奉舊約聖經[1]:821-822。最後,路易負有彼此矛盾的雙重責任,一方面,他應該鎮壓猶太人因信仰錯誤而造成的越軌行為,另一方面,他有責任如同保護婦孺和外邦人那樣保護猶太人[1]:822

雅克·勒高夫所述,路易在晚年下令在整個王國內執行羅馬反猶太主義的決定,這項決定幾乎在他的整個在位期間都不願意執行,他將融入法蘭西社會的猶太人驅逐出境,並下令債務人向他們歸還欠款,以震懾猶太人,促使他們改宗[1]:834,839。然而,路易九世在猶太人遭到不公正的攻擊時,會改變希望他們改宗的初衷,伸張正義。他把猶太教堂以及教堂中的家具和器皿歸還給猶太人,這些東西由於先前的措施被沒收。他在位期間發生過一次「屠殺猶太人事件」(tuerie de juifs),路易對參與屠殺猶太人的人處以罰款。除此之外,我們未曾聽說其他針對猶太人的宗教禮儀性屠殺[1]:839-840。最後,路易為了引誘猶太人改宗,答應給他們發放一筆補貼[1]:836

反對放貸

只有宗教法庭有權處置基督教徒放貸者,而猶太人放貸者和外邦放貸者都是王國政府世俗法的懲治對象。這是王讓猶太人在法律上成為壓制對象的原因[1]:686。1230年12月,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及其謀士以路易的名義在默倫發佈的敕令,重申菲利普·奧古斯特針對猶太人和他們的放貸所採取的措施[1]:704。每個封建領主如果願意,都可以將自己領地上的猶太人當成自己的農奴[1]:827。此外,猶太人被禁止放貸和放高利貸[1]:829

1234年敕令規定,基督教徒債務人可以取得向猶太人所借金額的三分之一,禁止拘留未向猶太人還債的基督教徒,猶太人不得接受任何未在可信的證人面前申報的抵押。1254年「大敕令」有兩項涉及猶太人:第32條規定,猶太人應停止「吃利息、耍巫術和使用希伯來文字」。第33條禁止貴族和王國官員幫助猶太人收回債權,重申禁止後者放高利貸[1]:829-830

1247年,有人向路易九世建議沒收猶太人的放貸所得,用作十字軍的經費。但是,聖路易不願讓骯髒的錢財玷污極端神聖的事業[1]:686。1257年或1258年的一通敕令指定一個小組,負責糾正以往針對猶太人的過激措施[1]:244。受到譴責的不再只是專門從事放貸活動的主要人群猶太高利貸者,還包括越來越多的基督教徒放貸者。頒佈於1268年的一通敕令要求把來自倫巴底、卡奧爾以及其他外邦的放貸者趕出法蘭西[1]:244

巴黎論爭和焚毀塔木德

改宗基督教的猶太人拉羅歇爾的尼古拉·多南直接致函教宗額我略九世,請教宗不要像他的前任們那樣對塔木德表現出不可饒恕的寬容,他認為塔木德已經取聖經而代之,可是此書充斥着對神明的褻瀆,尤其對耶穌和他的母親多有不敬之語。1239年,教宗額我略九世向基督教世界的所有君主發出一封傳閱信函,要求他們在各自的領地內將塔木德全部收繳。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和路易九世迫不及待的遵命照辦。1240年3月3日,塔木德被收繳[1]:831-832

6月12日舉行了對塔木德的審判,在場的有一些介乎被告和辯護人之間的身份出現的拉比,其中最為著名的是巴黎的耶希爾。儘管桑斯大主教戈蒂埃·科爾努不贊成焚毀塔木德,但塔木德在審判中被判焚毀。王於是讓人把裝了22車的塔木德手抄本當眾焚毀。1244年5月9日接替額我略九世的新教宗諾森四世為焚書向路易發出一封祝賀信,信中以恫嚇的口吻要求路易將殘留的塔木德全部焚毀。於是有了1244年的巴黎第二次焚書;此後又陸續焚書多次[1]:832-833

圓形標誌

佩戴圓形標誌的猶太人,此圖為16世紀德國繪畫
佩戴圓形標誌的猶太人,此圖為16世紀德國繪畫

在1215年第四次拉特朗公會議影響下,路易強迫猶太人在胸前和後背佩戴黃色或紅色的圓形標誌,禁止猶太人在耶穌受難日外出,不准他們擔任公職[1]:823

結論

對於聖路易對待猶太人的態度和政策的特點,雅克·勒高夫以術語「反猶太主義」(antijudaïsme)來歸納,後者「專指宗教問題」;但他繼續說:「但無論宗教在猶太社會中以及在聖路易的行為中具有何等重要性,這個術語都不足以表達這種重要性。與此有關的問題總體上已超出了嚴格意義上的宗教範疇,對猶太人的厭惡和排斥他們的願望,已遠遠不能解釋對猶太人的宗教敵視。」可是它的不足在於「既無效又過時」,因為「聖路易的態度和思想中沒有一絲一毫的種族主義」。他總結道:「我們從聖路易的所作所為中所看到的,僅僅是『反對猶太人』而已。可是,這種觀念和做法,這種反猶太人的政策,卻為以後的排猶主義準備了溫床。在西方和法國基督教徒的排猶主義道路上,聖路易無疑是一座里程碑[1]:840-841。」

十字軍東征

王的心願

病中的路易許願要組織十字軍東征,這幅微型彩繪采自提爾的威廉《大海彼岸的歷史往事》(Histoire d'Outremer)原稿第320頁背面,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9083。
病中的路易許願要組織十字軍東征,這幅微型彩繪采自提爾的威廉《大海彼岸的歷史往事》(Histoire d'Outremer)原稿第320頁背面,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9083。

王在聖東日戰爭中曾患重病,身體變得脆弱。1244年12月10日他可能患了痢疾,病倒在蓬圖瓦茲,病情急遽惡化,人們擔心他將不治。12月14日為了順從上帝、教會和自己的良心,他召來了兩位仲裁人,解決他與巴黎聖母院神職人員的糾紛。全國奉命舉行各種募捐、祈禱和列隊遊行等莊嚴的活動,他的母親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讓人請來王室小教堂的聖物讓路易撫摸[1]:157

他在幾個星期後恢復了健康,被認為是一個奇蹟。據讓·德儒安維爾記述,兩位守護他的宮女就他是否死亡展開爭論時,王奇蹟般地恢復了健康;當他恢復說話功能時,立即許願組織十字軍東征[1]:157。王后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和王的無論世俗方面還是教會方面的大多數隨從,都試圖勸說王放棄他的十字軍心願。據馬修·帕里斯記述,布朗什和巴黎主教奧弗涅的紀堯姆試圖勸說王放棄組織十字軍的打算,他們告訴路易,他的許願是無效的,因當時他正在病中,精神不那麼健全。聖路易決定再次許願要組織十字軍,因為他現在已經身體健康,精神正常[1]:161-162[p]

第七次十字軍東征

出發
聖路易斯的十字軍動身離開,此圖采自1332-1350年間《聖但尼編年史》原稿第4頁反面,現藏於不列顛圖書館,編號為Royal 16 G VI。
聖路易斯的十字軍動身離開,此圖采自1332-1350年間《聖但尼編年史》原稿第4頁反面,現藏於不列顛圖書館,編號為Royal 16 G VI。

1248年6月12日,聖路易來到聖但尼,從教宗特使樞機主教沙托魯的歐德手中拿過王家軍旗、披巾和權杖,這樣他就把法蘭西國王出發遠征的王家標誌,與十字軍走上朝聖之旅的朝聖標誌結合起來了[1]:185。接着,他返回巴黎,在大隊人群陪同下赤腳走到聖安托萬戴尚王家修道院。路易請修道院的修女為他禱告,然後離開那裏,騎馬來到科爾貝離宮駐蹕。他在那裏逗留了好幾天,在此期間,正式任命母親為「護國」,還把他信得過的謀士交給母親[1]:185-186

幾天之後,路易在科貝爾與布朗什揮手告別,朝南部進發,途徑桑斯時稍事停留,方濟各會正在那裏舉行教士大會。然後,他前往里昂會見教宗諾森四世,教宗許諾保護法蘭西王國免受英格蘭可能發動的攻擊[1]:187

路易在里昂順羅納河而下,經過拉羅克德格蘭時,遇到地主羅傑·德克里歐向每一個過路人收取過路費。王拒絕支付過路費,羅傑扣留人質,路易把城堡團團圍住,不幾天攻下城堡後立即把它拆毀[1]:188。8月中旬,路易終於抵達艾格莫爾特。8月25日,他與隨從們一起登船起航,幾乎所有直系親屬都隨他出征[q]。事實上,陪同路易出征的有王后普羅旺斯的瑪格麗特、他的弟弟阿圖瓦的羅貝爾安茹的夏爾及其妻子普羅旺斯的貝阿特麗絲、普瓦捷的阿爾封斯及其岳父圖盧茲伯爵雷蒙七世。歷史學家在這次出征的十字軍人數上難以取得一致意見,儘管如此,估計這支十字軍包括2500名騎士、2500名騎兵和小弁、10000名步兵、5000名弓弩手,兵員總數約為25000,在當時這是一支龐大的隊伍。據路易-塞巴斯蒂安·勒南·德蒂伊蒙記述,王家船隊包括38艘大船和數百支小舟[1]:188-189[r]

潰敗之前的勝利

王家船隊因無風而延遲起航,8月28日,王家船隊終於從艾格莫爾特揚帆起航[1]:189塞浦路斯島為路易九世充分發揮了十字軍基地的作用。他從1246年起就在島上囤積軍需,1248年9月17日登上此島過冬,直到1249年5月30日。聖路易在杜姆亞特附近登陸,接着於1249年6月5日攻陷杜姆亞特城[1]:190。隨後,向開羅推進的十字軍遭到一個名叫法赫爾丁的埃米爾的持續襲擊。駐紮在尼羅河東岸的十字軍,取得了這場艱難戰爭的勝利。隨後在曼蘇拉戰役時,十字軍面臨着佔有某些軍事優勢的穆斯林,後者摧毀了十字軍的三架貓堡。1250年2月9日十字軍儘管取得了勝利,但元氣大傷。事實上,阿圖瓦伯爵羅貝爾一世在戰爭中喪生,十字軍遭到痢疾、斑疹傷寒壞血病等傳染病的襲擊,使形勢更為嚴峻。路易也患了痢疾,但他拒絕上船治療[1]:190-193

失敗

最終,受到消耗和缺乏供應的軍隊不得不且戰且退,穆斯林切斷了十字軍通往尼羅河的道路,1250年4月6日,十字軍在法里斯庫爾戰役中潰敗。路易與全軍的大部分官兵都當了俘虜,許多傷員和病號被薩拉森人殺死[1]:193。在西方,牧羊人十字軍應運而生[1]:197

普羅旺斯的瑪格麗特在丈夫被俘時,在滯留海上船隊中的那部分十字軍中成為首領,她在極短的時間裏籌集了40萬拜占庭金幣,作為第一批贖金交給對方,路易遂於5月6日獲釋[1]:194[s]。路易在5月獲釋後不久決定滯留聖地。他號召臣民們踴躍參加十字軍,到聖地來和他回合,但讓兩個弟弟普瓦捷的阿爾封斯和安茹的夏爾回國助母親一臂之力[1]:195-196。1253年春路易在西頓時,得知母親於1252年11月27日去世。1254年4月24日或25日,路易在阿卡登船回[1]:209-210

7月17日,他在耶爾島會見了迪涅的于格[1]:213,955。從耶爾島出發後,路易抵達普羅旺斯地區艾克斯,朝拜了抹大拉的馬利亞,接着來到博凱爾,回到了法蘭西的國土上。路易此後經過多個城市,把回程中一直帶在身邊的王家軍旗和十字架放在聖但尼聖殿,然後回到了巴黎。1254年9月7日舉行了入城式[1]:215

  • 杜姆亞特圍城,這幅彩繪采自馬修·帕里斯《大紀年》,現藏於劍橋基督聖體學院,編號為Parker 16。
    杜姆亞特圍城,這幅彩繪采自馬修·帕里斯《大紀年》,現藏於劍橋基督聖體學院,編號為Parker 16。
  • 曼蘇拉戰役,這幅微型彩繪采自聖帕丟斯的紀堯姆1330-1340年的《聖路易的生平與聖跡》(Vie et miracles de saint Louis),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5716。
    曼蘇拉戰役,這幅微型彩繪采自聖帕丟斯的紀堯姆1330-1340年的《聖路易的生平與聖跡》(Vie et miracles de saint Louis),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5716。
  • 路易九世被俘,這幅微型彩繪采自提爾的威廉《大海彼岸的歷史往事》(Histoire d'Outremer)原稿第320頁背面,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9083。
    路易九世被俘,這幅微型彩繪采自提爾的威廉《大海彼岸的歷史往事》(Histoire d'Outremer)原稿第320頁背面,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9083。
  • 路易九世朝聖拿撒勒,此圖采自1332-1350年間《聖但尼編年史》,現藏於不列顛圖書館,編號為Royal 16 G VI。
    路易九世朝聖拿撒勒,此圖采自1332-1350年間《聖但尼編年史》,現藏於不列顛圖書館,編號為Royal 16 G VI。

第八次十字軍東征及駕崩

聖路易駕崩,此圖采自《聖但尼編年史》原稿第444頁反面,現藏於不列顛圖書館,編號為Royal 16 G VI。
聖路易駕崩,此圖采自《聖但尼編年史》原稿第444頁反面,現藏於不列顛圖書館,編號為Royal 16 G VI。

聖路易因第七次十字軍東征失敗而心情沉重,將失敗的原因解釋為神的懲罰[1]:214。1266年夏天他可能作出再度組織十字軍東征的決定,並於10月將此決定秘密通報了教宗克雷芒四世。1267年3月5日聖母瞻禮日,他在一次高級神職人員和大貴族的集會上宣佈了這個決定。在1268年2月9日舉行的另一次集會上,他進一步宣佈將於1270年5月出發[1]:291。然而,他的決定似乎已經不合時宜,許多同時代人如儒安維爾對此持反對態度[1]:294

地中海東部的政治和軍事形勢促使聖路易作出了這一決定。王弟安茹的夏爾已經成為西西里國王,西西里將成為一個更為可靠、比塞浦路斯更近的軍事基地[1]:292。此外,路易希望哈夫斯王朝的穆罕默德一世·穆斯坦綏爾改宗,使突尼西亞成為以後攻擊埃及馬穆魯克的路上基地[1]:292-293。這次十字軍出征所作的物質準備與上次出征埃及一樣細緻。財政準備主要依靠城市徵收的「人頭稅」和教會人士的什一稅。然而,外交準備比上次出征埃及時更不成功。克雷芒四世去世後,教座長期空缺。出征突尼西亞的十字軍出發時,羅馬教廷依然沒有教宗。參加這次十字軍東征的重要人物只有英格蘭的王子愛德華和阿拉貢國王海梅一世,而且後者在船隊遭遇風暴後罷兵返回[1]:294-295

1270年3月14日,聖路易前往聖但尼領取朝聖杖和王家軍旗。翌日,他赤腳從王宮走到巴黎聖母院,在萬塞訥古堡向妻子告別,然後從那裏出發[1]:296。途中經過了許多宗教重地。王及其三個兒子在艾格莫爾特與其他人員會合,其中包括他的女婿納華拉國王特奧巴爾多二世。在等候船隻期間發生內訌,一邊是加泰羅尼亞人和普羅旺斯人,另一邊是法蘭西人,造成近百人死亡。路易下令將對此應負責任的人統統處以絞刑。1270年7月1日,路易終於登上「蒙迪茹瓦」號(La Montjoie)[1]:296-297。十字軍在薩丁尼亞島作了短暫停留,隨後在突尼西亞附近的古萊特登陸。十字軍攻佔了迦太基,但痢疾、斑疹、傷寒等傳染病迅速蔓延。8月3日,路易的兒子讓-特里斯坦病死,8月25日,聖路易也一命嗚呼[1]:297

  • 開始第八次十字軍東征,此圖采自《法蘭西的夏爾五世大家族史》,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2813。
    開始第八次十字軍東征,此圖采自《法蘭西的夏爾五世大家族史》,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2813。
  • 圍攻突尼西亞,此圖采自夏爾五世的 《法蘭西大家族史》
    圍攻突尼西亞,此圖采自夏爾五世的 《法蘭西大家族史》
  • 征服迦太基,此圖采自《聖但尼編年史》,現藏於不列顛圖書館
    征服迦太基,此圖采自《聖但尼編年史》,現藏於不列顛圖書館
  • 王的第一份遺囑補充,1270年7月薩丁尼亞島海岸上的王家船隻,(國家檔案館藏)。
    王的第一份遺囑補充,1270年7月薩丁尼亞島海岸上的王家船隻,(國家檔案館藏)。
  • 王最後的遺囑補充,1270年8月迦太基營地(國家檔案館藏)。
    王最後的遺囑補充,1270年8月迦太基營地(國家檔案館藏)。

死後

遺體

《菲利普三世將聖路易遺骸置於聖但尼》(Philippe III apportant à Saint-Denis les reliques de Saint Louis),19世紀繪於聖但尼聖殿
《菲利普三世將聖路易遺骸置於聖但尼》(Philippe III apportant à Saint-Denis les reliques de Saint Louis),19世紀繪於聖但尼聖殿

路易九世去世後,人們不能將他的遺骸留在遠離基督教世界、遠離他的法蘭西王國的敵方土地上,必須將他運送回國。安茹的夏爾面對缺乏經驗的侄子菲利普三世,試圖以軍隊的統帥自居。年輕的王卻毫不遲疑地明確表示,大權由他執掌[1]:299。於是,如何處理先王的遺骸成了叔侄之間的一宗政治角逐。菲利普主張儘快將父親的遺骸送到法蘭西,夏爾藉口西西里島很近,主張將哥哥的遺骸安葬在他的西西里王國[1]:300。最終,叔侄二王最終達成妥協,將先王的肌肉和心臟交給夏爾,安葬在蒙雷阿萊修道院中,骨殖則安葬在聖但尼王家墓地中[t]。菲利普同意不將其父遺體先行運送回國,而是由他本人率領軍隊護送回國。然後開始分解遺體。遺體分解後,放到加水的葡萄酒中煮了很長時間,直到骨肉分離[1]:301。這種藉由骨肉分離以處理遺體的方式又稱作條頓葬

基督教徒與突尼西亞城的埃米爾於10月30日簽署協議,11月11日,基督教徒士兵們登船撤離,在路易和他的兒子讓-特里斯坦兩人遺骸的保佑下,菲利普率領隊伍踏上了回國之路。經過長途跋涉,香檳伯爵特奧巴爾多二世(蒂博五世)、王后阿拉貢的伊莎貝爾、普瓦捷的阿爾封斯和圖盧茲的讓娜在1271年5月21日到達巴黎前去世。路易的靈柩陳放在巴黎聖母院,5月22日在聖但尼舉行葬禮[1]:301-302

封聖

冊封

路易九世被認為將受封為聖徒,死後立刻受到他的隨從和臣民的崇拜。他曾用手觸摸治癒頸淋巴結結核,他的內臟在民間奇跡極多的西西里多次顯現聖跡。兩件聖跡後來得到教會的承認,另外兩件聖跡也被教會接受。後兩件發生在靈柩經過北意大利時,另外還有一件聖跡發生在靈柩快要抵達巴黎前的馬恩河畔博納伊。不久以後,聖跡在聖但尼接連不斷[1]:302-303

聖路易死時,教座出缺已經有了一段時間,但在1271年9月1日,泰巴多·維斯孔蒂·德普萊桑斯當選成為額我略十世。從聖地返回之後,他作為教宗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在1272年3月4日要求路易九世的告解師博略的若弗魯瓦提供儘可能詳盡的有關這位「所有基督教徒君主名副其實的楷模」王的材料。若弗魯瓦花了數周或數月時間撰寫了一份有52章的材料,他認為路易九世具備正式追封為聖徒的資格。1274年3月,菲利普三世里昂拜見了教宗,但後者對第二次里昂公會議更感興趣[1]:303-304

聖路易受封為聖徒。這幅微型彩繪采自聖帕丟斯的紀堯姆1330-1340年的《聖路易的生平與奇事》(Vie et miracles de saint Louis),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5716。
聖路易受封為聖徒。這幅微型彩繪采自聖帕丟斯的紀堯姆1330-1340年的《聖路易的生平與奇事》(Vie et miracles de saint Louis),現藏於法蘭西國家圖書館,編號為Fr.5716。

翌年,為路易九世出力的三個最重要的壓力集團聲望、王室和法蘭西教會——尤其是熙篤會道明會方濟各會[1]:303——開始行動。1275年6月蘭斯大主教皮埃爾·巴貝特和他的副主教們呈遞文件要求教宗儘快開始路易九世冊封審批程序,翌月桑斯大主教吉勒斯二世·科爾努和他的副主教們遞交文件作了同樣的要求,9月道明會法蘭西省省長遞交文件也作出同樣的要求。教宗於是命令駐法特使樞機主教西蒙·德布里對先王進行秘密調查,這位特使是路易九世生前的謀士和總管,他的調查進行的十分迅速,迅速挨批草率,就在此時,教宗於1276年1月10日去世了[1]:304。時間不到一年半,諾森五世亞德五世若望二十一世先後接任教宗並去世[1]:304

1277年年底,新教宗尼各老三世要求菲利普三世提供更能說明問題的資料;菲利普三世此前曾派出使團催促教宗。教宗令西蒙·德布里進行補充調查。調查結果呈交教宗,可是尼各老三世於1280年8月22日去世,西蒙·德布里繼任教宗,是為瑪定四世,他對加速封聖程序起了決定作用。法蘭西教會召開了一次代表會議,向教宗呈遞了一份情真意切的請願書。教宗回答這些高級神職人員說,要相信他的良好願望,但事情要一件件不慌不忙地去做。1281年12月23日,瑪定四世委託魯昂大主教弗拉瓦庫爾的紀堯姆、歐塞爾主教紀堯姆·德格雷茲和斯波萊托主教羅蘭多·塔沃諾對路易九世的生平、品行和聖跡進行最終調查。他讓他們到王墓上的聖跡進行實地調查,調查工作從1282年5月開始,到1283年3月結束,就聖跡問題總共詢問了330名目擊者,就路易的生平詢問了38位證人[1]:304-305[u]。調查材料送到羅馬,但瑪定四世卻於1285年3月28日去世了[1]:305

繼任教宗何諾四世也有意冊封路易為聖徒,可是他於1287年4月3日去世了。教座出缺將近一年。尼各老四世當選教宗後,下令組織一個新調查組,由三位樞機主教組成,繼續對聖跡進行深入細緻的調查,可是他於1292年去世時,此項調查尚未結束。教座出缺歷時一年半後,雷定五世意外地當選為教宗,這位教宗即位數月後就發現自己難以擔當如此重任,1294年自動卸任,回歸修道院[1]:305-306

1294年12月24日,曾是聖跡調查組成員的樞機主教本篤·卡埃塔尼當選為教宗,是為博義八世。他對於路易的聖徒品德深信不疑,而且很想與法蘭西國王美男子菲利普保持良好關係[1]:306。因此在1297年8月4日,他在奧爾維耶托正式宣佈冊封路易九世為聖徒的決定。8月11日,他再度為路易九世佈道,並頒佈教宗頌詞「榮耀」(Gloria laus),莊嚴宣佈路易九世為聖徒,並把他去世之日8月25日命名為一年一度的聖路易日[1]:306

分散的遺骸

裝有聖路易手腕碎片的聖物箱,藏於聖但尼聖殿
裝有聖路易手腕碎片的聖物箱,藏於聖但尼聖殿

1298年8月25日在聖但尼舉行了莊重的授聖典禮,參加此次典禮的有許多封聖審批程序的見證人、高級神職人員、貴族、教會人士、騎士、市民和普通百姓,美男子菲利普將祖父的遺骨提升,安放在聖但尼聖殿主祭壇後面的一個盒子裏[1]:306

但是,聖路易遺骸的遭遇奇特而又有趣。事實上,一段時間後,菲利普四世想把祖父的遺骸從聖但尼遷移到聖禮拜堂中去,以便把它更好地保存在王宮中。教宗博義八世始終希望與菲利普保持良好關係,他准許後者移走路易九世的遺骸,但要求將一支手臂或一根脛骨留在聖但尼修道院。可是,僧侶們不願善罷甘休,菲利普不得不改變初衷,直到博義八世去世[1]:307-308克雷芒五世當選教宗後,授權將聖路易的頭骨轉移到聖禮拜堂,但下巴、牙齒和下頜仍應留在原處,讓僧侶們因此而得到慰藉。巴黎聖母主教座堂分到了一根肋骨。1306年5月17日舉行了盛大的儀式,把聖路易的頭骨從聖但尼轉移到巴黎。美男子菲利普於1299年向銀匠紀堯姆·朱利恩定製了一隻精緻的盒子,用來盛裝安放在聖禮拜堂中的頭蓋骨[1]:308。此後,僧侶們自己動手製作了一個玲瓏剔透的盒子,用來盛裝聖路易頭骨的剩餘部分;1307年8月25日為這隻盒子舉行了隆重的陳放禮,出席者有美男子菲利普以及一大批高級神職人員和貴族[1]:308-309

美男子菲利普及其繼承者們後來又將聖路易的若干指骨贈送給了挪威國王哈康五世,讓他在卑爾根附近為聖路易所建的教堂中供奉。此外,首批分得遺骸的還有巴黎聖母主教座堂的修道士們、巴黎和蘭斯的道明會士、魯瓦堯蒙修道院院長羅貝爾二世和蓬圖瓦茲修道院院長。1330年至1340年間,一個裝有幾塊聖路易遺骨的盒子由瓦盧瓦的菲利普贈送給訪問巴黎的那慕爾的布蘭卡,後來供奉在瓦斯泰納的修道院。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卡爾四世1378年訪問巴黎時,也獲贈一些聖路易的遺骨,這些遺骨後來供奉在布拉格大教堂[1]:309

凡爾賽教堂裝有聖路易內臟的聖物箱
凡爾賽教堂裝有聖路易內臟的聖物箱

1392年,法蘭西國王夏爾六世將剩下的聖路易遺骨裝入一個新的遺骨盒時,請皮埃爾·戴里將一條肋骨轉交教宗,將另外兩根肋骨分別送給貝里公爵讓一世和勃艮第公爵菲利普二世,將一塊遺骨贈送給參加紀念會的高級神職人員,由他們自己去分。1430年左右,巴伐利亞公爵路德維希七世為他首都英戈爾施塔特的教堂討到了一塊聖路易遺骨。1568年,為反對抗議宗,巴黎舉行莊重的遊行,聖路易的所有遺骨此時被全部集中到巴黎。1610年9月,瑪麗·德美第奇獲贈一塊遺骨,後來她深感懊悔,遂趁路易十三加冕之際原物奉還[1]:309奧地利的安娜於1616年獲贈一小塊肋骨後猶感不足,翌年終於獲贈一條完整的肋骨;後來她又請吉斯樞機主教出面說情,為巴黎和羅馬的耶穌會士弄到了一條肋骨和一條臂骨。雅克·勒高夫說,剩下的聖路易遺骨可能在法蘭西大革命時失散或毀損。包括聖但尼和聖禮拜堂在內,如今僅剩一小塊遺骸盒殘片,保存在巴黎國立圖書館的徽章部。保存在巴黎聖母主教座堂的下頜骨和肋骨,也沒能逃脫被瓜分的命運;1926年,巴黎大主教路易-恩斯特·迪布瓦將一小塊肋骨饋贈給了滿地可的法蘭西聖路易教堂[1]:309-310

1941年,聖但尼紀念協會定製了一個新遺骨盒,在聖但尼大教堂的半圓形聖母堂中,如今還陳列着聖路易的一塊遺骨,但是,何時以及如何得到這塊遺骨如今都成了謎[1]:310

最後,埋葬在滿地可的聖路易內臟一直平安無事,1860年,兩西西里國王弗朗切斯科二世被趕出國內,在流亡途中隨身帶着聖路易內臟,最終抵達羅馬以前,先在加埃塔逗留了一段時間。離開羅馬後,他在奧地利皇帝弗朗茨·約瑟夫為他提供的古堡中住了一陣,旋即動身巴黎前,他把隨身帶來的聖路易內臟安放在這座古堡的小教堂中。在他寫於1894年的遺囑中,他把盛裝聖路易內臟的遺骸盒留給紅衣主教夏爾·拉維熱里和白袍神甫,讓他們供奉在迦太基大教堂中[1]:311

家庭

先祖

子女

《臨終時的路易九世訓示兒子》(Louis IX, sur son lit de mort, remet à son fils le plan de sa conduite),雅克-安東尼·蒲福繪於18世紀,巴黎軍事學校聖路易教堂
《臨終時的路易九世訓示兒子》(Louis IX, sur son lit de mort, remet à son fils le plan de sa conduite),雅克-安東尼·蒲福繪於18世紀,巴黎軍事學校聖路易教堂

1234年5月27日,路易九世和普羅旺斯伯爵雷蒙·貝朗熱五世和薩伏依的比阿特麗斯的女兒普羅旺斯的瑪格麗特桑斯主教座堂結婚。這對夫婦婚後育有11個子女[v]

  • 布朗什,聖路易的第一個孩子。1240年7月12日出生,此時已是她父母婚後的第6個年頭,3年後死亡[1]:140
  • 伊莎貝拉英語Isabella of France, Queen of Navarre,生於1242年3月18日[1]:140。她於1258年嫁給了納華拉國王特奧巴爾多二世,成為納華拉王后。她和丈夫死於第八次十字軍東征,沒有留下後代[1]:761
  • 路易,生於1244年2月25日[1]:140。王位繼承人,根據1258年《科爾貝條約》復件,他是阿拉貢的伊莎貝拉的未婚夫,16歲時可能因為闌尾炎夭折[1]:760-761
  • 菲利普,生於1245年5月1日[1]:140。1260年兄長死後成為王位繼承人,1262年聖靈降臨節克萊蒙費朗與兄長的未婚妻阿拉貢的伊莎貝拉結婚[1]:761。他在父親1270年8月25日去世後成為法蘭西國王勇夫菲利普三世[1]:766。他的妻子死後,他續娶了布拉邦的布拉邦的瑪麗;他在兩次婚姻中都有子嗣。
  • 讓,生於1248年,只活了幾天[1]:269
  • 讓-特里斯坦,生於1250年4月,此時其父因被穆斯林俘虜而在羈押中,特里斯坦這個名字令人想到悲苦[1]:269。1265年與訥韋爾女伯爵約蘭德二世結婚,後者在父親歐德死後成為訥韋爾女伯爵。他死於1270年8月3日,沒有子嗣。
  • 皮埃爾,生於1251年,此時他的父母正在聖地朝聖[1]:269。1271年或1273年與布盧瓦-沙蒂永的讓娜結婚,他們在1263年訂婚。這對夫婦有兩個兒子路易和菲利普,但是都夭折。
  • 布朗什,生於1253年年初,也在聖地出生[1]:269。他的父親想讓她進入莫比松修道院成為修女,但她頂住了父親的壓力,甚至向教宗烏爾巴諾四世求援,教宗特許她收回在父親逼迫下違心地宗教誓言[1]:271[w]。布朗什於1268年嫁給了刷子毛費爾南多,有子嗣[1]:761
  • 瑪格麗特,生於1254年末或1255年初[1]:269。1271年2月與布拉邦公爵勝利者讓一世結婚,1272年生下了他們的唯一孩子,但分娩後不久母子雙雙離世。
  • 羅貝爾,生於1256年[1]:269,1272年娶波旁女公爵勃艮第的比阿特麗絲。因此,羅貝爾是卡佩王朝波旁支系的創建者,也是法蘭西國王亨利四世的父系先祖。
  • 阿涅絲,生於1260年[1]:269。1273年7月與勃艮第公爵及自封塞薩洛尼基國王羅貝爾二世結婚,有子嗣。
《路易九世的子女:路易、菲利普、讓、伊莎貝爾、皮埃爾和羅貝爾》(Louis, Philippe, Jean, Isabelle, Pierre et Robert, enfants de Louis IX),Roger de Gaignières繪於18世紀
《路易九世的子女:路易、菲利普、讓、伊莎貝爾、皮埃爾和羅貝爾》(Louis, Philippe, Jean, Isabelle, Pierre et Robert, enfants de Louis IX),Roger de Gaignières繪於18世紀

註解與參考來源

註解

  1. ^ 雅克·勒高夫認為,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早年肯定生過兩三個孩子,但因為低齡夭折,我們既不知道確切的人數和性別,也不知道他們生卒於何年何月[1]:28
  2. ^ 根據雅克·勒高夫所述,菲利普·奧古斯特大概挺喜歡他的孫子,給路易留下了深刻印象[1]:32,729
  3. ^ 王臨終前召來的26人,其中有桑斯大主教戈蒂埃·科爾努和布爾日大主教西蒙·德敘利,博韋主教納特依爾的麥倫、努瓦永主教赫拉德·德巴佐什和沙地爾主教沙普的皮埃爾,王同父異母的弟弟布洛涅伯爵菲利普一世,布盧瓦伯爵戈蒂埃、蒙福爾伯爵阿莫里六世、蘇瓦松伯爵拉烏爾和桑塞爾伯爵路易一世,波旁封建領主阿爾尚博八世和庫希封建領主昂蓋朗三世,以及若干達官貴人[1]:81-82
  4. ^ 據弗朗索瓦·奧利維耶-馬丁所說,這次囑託並非官方任命,「王只是想把自己的兒子託付給信得過的摯友和同伴」[1]:82
  5. ^ 然而,幾位編年史家所整理的出席者和缺席者名單存在衝突。例如,在菲利普·穆斯凱的名單上,勃艮第公爵于格四世和巴爾伯爵亨利二世出席了典禮,馬修·帕里斯提供的名單上卻沒有這兩人[1]:97
  6. ^ 作為交換條件,暴躁漢菲利普承諾不再為自己和繼承人提出任何土地遺產的要求。此外,他的土地和莊園被他的父親菲利普·奧古斯特和兄長路易八世視為沒收的產業,倘若菲利普死後沒有子嗣,這份產業就應歸還給原主[1]:100-101
  7. ^ 據雅克·勒高夫所述,暴躁漢菲利普因為沒有頭腦而不會耍奸,擺弄他無需花多大力氣,這些貴族接納他參與其事是為了給此舉披上一件符合王朝正統的外衣[1]:102
  8. ^ 據雅克·勒高夫所述,卡斯蒂利亞的布朗什似乎對權力頗有些迷戀,事實上,她不僅得到了重臣的支持,也得到了大人物的認可,於是她把監國和監護兒子的時間往後順延[1]:128
  9. ^ 路易和瑪格麗特的共同祖先為普羅旺斯伯爵雷蒙·貝朗熱一世,路易為其外玄孫,瑪格麗特為其玄孫女。
  10. ^ 加入這個聯盟的還有吉耶納邑督、波爾多巴約訥、拉雷奧爾、聖埃米利翁等城市、圖盧茲伯爵雷蒙七世以及朗格多克的大部分貴族[1]:151
  11. ^ 據雅克·勒高夫所述,于格十世歸順的場面令人難忘。他偕同妻子和三個兒子涕淚交零地跪在路易面前,高聲請求寬恕。王讓他起來,表示願意寬恕他,但他必須歸還從阿爾封斯手中奪去的所有城堡,並交給王三座城堡作為抵押[1]:154
  12. ^ 利摩日卡奧爾佩里格主教所擁有的土地,以及他贈送給他的弟弟的賞賜地不包括在路易九世給亨利三世的土地內。他還答應亨利,一旦普瓦圖的阿爾封斯去世,聖東日的土地也歸亨利所有。此外,康沃爾的理查德和埃莉諾要承諾放棄在法蘭西的一切權利[1]:259
  13. ^ 阿拉貢聯合王國放棄的對於朗格多克的宣稱權中,不包括對於蒙彼利埃的宣稱權[1]:256
  14. ^ 這樁糾紛之所以特別複雜,是因為遺產涉及的土地一部分在法蘭西王國境內(屬於王國的弗蘭德爾),另一部分在神聖羅馬帝國境內(屬於帝國的弗蘭德爾)。弗里德里希二世於1250年死後無人即位,路易因此而得以自由處置[1]:252
  15. ^ 博杜安的母親弗蘭德爾的約蘭德是路易祖母埃諾的伊莎貝爾的妹妹[1]:141
  16. ^ 路易向來喜歡心血來潮,做出些任性的事情來,正如雅克·勒高夫所說,這次又是這樣,他猛地扯下縫在衣服下的十字架,並命令巴黎主教奧弗涅的紀堯姆把它還給他,「免得人家再說他拿了十字架,卻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1]:162
  17. ^ 他下令給家人,除了母親和幾個年幼的孩子以及臨產的弟媳阿圖瓦伯爵夫人,他下令要求幾乎所有近親都應隨他出征[1]:188
  18. ^ 據馬修·帕里斯說,由於船隻不敷所需,無法把所有應徵的士兵運送到前線,王只得把一千名左右的僱傭軍留在艾格莫爾特,其中意大利人居多。據雅克·勒高夫說,聖路易之所以沒讓這些僱傭軍上船,也許因為對他們缺乏信任[1]:188-189
  19. ^ 據沙地爾的紀堯姆記述,當路易獲悉他的委託人在交付贖金時成功地從穆斯林那裏偷得兩萬鋰時勃然大怒,他認為絕不能食言,即使是向異教徒說的話也不能言而無信。在後來路易的封聖審判過程中,此事被列為表明路易九世具有聖徒品格的崇高德行之一[1]:194
  20. ^ 心臟如何處理是個問題。據博略的若弗魯瓦的記述,菲利普答應他的叔叔將父親的心臟帶走,其他目擊者聲稱,菲利普帶走了心臟,與骨殖一起安葬在聖但尼。其他流言聲稱,官兵們要求將心臟留在非洲,或安放在聖堂[1]:300-301
  21. ^ 就路易的生平受訪者中包括他的弟弟西西里國王卡洛一世,他的兩個兒子法蘭西國王菲利普三世和阿朗松伯爵皮埃爾一世,他遠征突尼西亞時的兩位「攝政」:旺多姆的馬蒂厄和西蒙·德奈爾,他的朋友讓·德儒安維爾以及一些騎士和教會人士,甚至還詢問了三位慈善院的修女[1]:305
  22. ^ 在1240年之前這對夫婦始終沒有生育,生下第一個為人所知的孩子時已是婚後第6個年頭了。雅克·勒高夫認為,普羅旺斯的瑪格麗特成熟晚,有可能有過小產或嬰兒夭折,但可能性不大,當時的文書和編年史都不曾談及[1]:140,758-759
  23. ^ 聖路易本想讓讓-特里斯坦加入道明會,讓皮埃爾加入熙篤會,讓布朗什進入她祖母在莫比松創辦的熙篤會修道院。但這三個孩子都頂住了巨大的壓力,他們的父親雖然威嚴,但並不強制子女們屈從他的意志[1]:270-271

參考來源

  1. ^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1.008 1.009 1.010 1.011 1.012 1.013 1.014 1.015 1.016 1.017 1.018 1.019 1.020 1.021 1.022 1.023 1.024 1.025 1.026 1.027 1.028 1.029 1.030 1.031 1.032 1.033 1.034 1.035 1.036 1.037 1.038 1.039 1.040 1.041 1.042 1.043 1.044 1.045 1.046 1.047 1.048 1.049 1.050 1.051 1.052 1.053 1.054 1.055 1.056 1.057 1.058 1.059 1.060 1.061 1.062 1.063 1.064 1.065 1.066 1.067 1.068 1.069 1.070 1.071 1.072 1.073 1.074 1.075 1.076 1.077 1.078 1.079 1.080 1.081 1.082 1.083 1.084 1.085 1.086 1.087 1.088 1.089 1.090 1.091 1.092 1.093 1.094 1.095 1.096 1.097 1.098 1.099 1.100 1.101 1.102 1.103 1.104 1.105 1.106 1.107 1.108 1.109 1.110 1.111 1.112 1.113 1.114 1.115 1.116 1.117 1.118 1.119 1.120 1.121 1.122 1.123 1.124 1.125 1.126 1.127 1.128 1.129 1.130 1.131 1.132 1.133 1.134 1.135 1.136 1.137 1.138 1.139 1.140 1.141 1.142 1.143 1.144 1.145 1.146 1.147 1.148 1.149 1.150 1.151 1.152 1.153 1.154 1.155 1.156 1.157 1.158 1.159 1.160 1.161 1.162 1.163 1.164 1.165 1.166 1.167 1.168 1.169 1.170 1.171 1.172 1.173 1.174 1.175 1.176 1.177 1.178 1.179 1.180 1.181 1.182 1.183 1.184 1.185 1.186 1.187 1.188 1.189 1.190 1.191 1.192 1.193 1.194 1.195 1.196 1.197 1.198 1.199 1.200 1.201 1.202 1.203 1.204 1.205 1.206 1.207 1.208 1.209 1.210 1.211 1.212 1.213 1.214 1.215 1.216 1.217 1.218 1.219 1.220 1.221 1.222 1.223 1.224 1.225 1.226 1.227 1.228 1.229 1.230 1.231 1.232 1.233 1.234 1.235 1.236 1.237 1.238 1.239 雅克·勒高夫(Jacques Le Goff). 圣路易. 許明龍譯. 北京: 商務印書館. 2002. ISBN 7100034647 (中文(簡體)). 
  2. ^ Jacques Le Goff. Apanage. Encyclopædia Universalis. 2016年5月14日 (英語). 
  3. ^ Peter Jackson. The Crisis in the Holy Land in 1260 95. July 1980: 481–513. ISSN 0013-8266. JSTOR 568054. doi:10.1093/ehr/XCV.CCCLXXVI.481 (英語).  |journal=被忽略 (幫助); |number=被忽略 (幫助)
  4. ^ 4.0 4.1 勒內·格魯塞(René Grousset). 草原帝国. 藍琪譯. 北京: 商務印書館. 1998. ISBN 9787100028622 (中文(簡體)). 
  5. ^ The Letters of Eljigidei, Hülegü, and Abaqa : Mongol Overtures or Christian Ventriloquism ? (PDF).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2-05-12) (英語). 


路易九世 (法蘭西)
卡佩王朝
出生於:1214年4月25日逝世於:1270年8月25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者:
路易八世
法蘭西國王
1226年—1270年
繼任者:
菲利普三世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路易九世 (法蘭西)
Listen to this article

This browser is not supported by Wikiwand :(
Wikiwand requires a browser with modern capabilities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reading experience.
Please download and use one of the following browsers:

This article was just edited, click to reload
This article has been deleted on Wikipedia (Why?)

Back to homepage

Please click Add in the dialog above
Please click Allow in the top-left corner,
then click Install Now in the dialog
Please click Open in the download dialog,
then click Install
Please click the "Downloads" icon in the Safari toolbar, open the first download in the list,
then click Install
{{::$root.activation.text}}

Install Wikiwand

Install on Chrome Install on Firefox
Don't forget to rate us

Tell your friends about Wikiwand!

Gmail Facebook Twitter Link

Enjoying Wikiwand?

Tell your friends and spread the love:
Share on Gmail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Buffer

Our magic isn't perfect

You can help our automatic cover photo selection by reporting an unsuitable photo.

This photo is visually disturbing This photo is not a good choice

Thank you for helping!


Your input will affect cover photo selection, along with input from other us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