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郢之戰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鄢郢之戰.

鄢郢之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鄢郢之戰
日期前279年-前278年
地點
鄧、鄢、西陵、郢至竟陵
結果 楚軍大敗,首都郢被攻陷,國力大損
參戰方
秦國 楚國
指揮官與領導者
白起 楚頃襄王
兵力
數萬之眾[1] 不明
傷亡與損失
不詳 數十萬城中軍民[2]

鄢郢之戰是前279年至前278年秦國將領白起率軍攻打楚國,攻陷楚國國都(今湖北省江陵市西北),奪取楚國洞庭湖周圍的水澤地帶、長江以南以及北到安陸(今湖北省安陸市雲夢縣一帶)的大片土地的戰役。此戰過後,楚國國力大損,此後一蹶不振,無法再獨自抗衡秦。

背景

秦、楚兩國自張儀欺楚後兩國交惡。伊闕之戰秦國取得大勝後,秦昭襄王寫信約戰楚頃襄王。楚頃襄王畏懼秦國的強大,謀求與秦國重新和好。前292年,楚頃襄王派使者前往秦國迎娶秦國公主,秦、楚兩國重新交好,[3]此後兩國保持了一段融洽的關係。前285年,秦昭襄王與楚頃襄王在宛(今河南省南陽市宛城區一帶)會見,兩國締結和約親善。前283年,兩國國君又分別在楚國的鄢城(今湖北省宜城市東南)和秦國的穰(今河南省鄧州市)會見。[4]

前281年,楚頃襄王召見了一位善於使用輕弓射獵歸巢大雁的人,那人向楚頃襄王指出自己的本領不過是雕蟲小技,而像楚國這種土地方圓五千里,帶甲之士百萬的萬乘之國,楚王應當像射鳥一樣射獵周邊各國,成就霸業。在他的一番說辭下,楚頃襄王回想起其父楚懷王客死秦國的屈辱,決定與秦國斷交,並派使者到各國締結合縱盟約,準備攻打秦國。秦昭襄王得知消息後,決定先發制人出兵攻打楚國。[5]

前280年,秦將司馬錯集結蜀兵自隴西郡出兵,攻取了楚國的黔中郡,楚頃襄王被迫割讓上庸(今湖北省竹山縣東南)和漢江以北的土地給秦國。[6][7]次年,為全力進行對楚國的戰爭,秦昭襄王與趙惠文王澠池(今河南省澠池縣)相會修好,兩國暫時罷兵休戰。[8]

指揮鄢郢之戰的秦國主將白起
指揮鄢郢之戰的秦國主將白起

過程

此時楚國國內政治腐朽,楚頃襄王不修國政,大臣居功自傲、嫉妒爭功,阿諛諂媚之臣掌權,賢良忠臣受到排擠,致使國內百姓離心離德,城池年久失修。白起在分析了秦楚兩國形勢後,決定採取直接進攻楚國統治中心地區的戰略,於前279年率軍數萬沿漢江東下,攻取沿岸重鎮。白起命秦軍拆除橋樑,燒毀船隻,自斷歸路,以此表示決一死戰的信心,並在沿途尋找食物,補充軍糧。而楚軍因在本土作戰,將士只關心自己的家庭,沒有鬥志,因而無法抵擋秦軍的猛攻,節節敗退。[9]秦軍長驅直入,迅速攻取漢水流域要地鄧城(今湖北省襄陽市北),直抵楚國別都鄢城。[10]鄢城距離楚國國都郢很近,楚國集結重兵於此,阻止秦軍南下。秦軍久攻不下之時,白起利用蠻河河水從西山長谷自城西流向城東的有利條件,在鄢城西百里處築堤蓄水,修築長渠直達鄢城,然後開渠灌城。經河水浸泡的鄢城東北角潰破,城中軍民被淹死數十萬。[11]攻克鄧、鄢城後,楚人大量死亡,白起赦免罪犯遷往兩地,[10]又率軍攻佔西陵(今湖北省武漢市新洲區西)。[12]

前278年,白起再次出兵攻打楚國,攻陷楚國國都郢,燒毀其先王陵墓夷陵(今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區),向東進兵至竟陵(今湖北省潛江市東北),楚頃襄王被迫遷都於陳(今河南省淮陽縣)自保。[13]此戰秦國佔領了楚國洞庭湖周圍的水澤地帶、長江以南以及北到安陸的大片土地,[14][15]並在此設立南郡,白起因功受封為武安君。[16]而目睹了國家一步步走向敗亡的愛國詩人屈原,憤而投汨羅江自盡。[17]

戰後

鄢郢之戰後楚國國力大損,秦國乘勝擴大戰果。前277年,秦昭襄王任命白起為主將、蜀郡郡守張若為副將,奪取了楚國的巫郡和黔中郡[註 1][18][19]次年,楚頃襄王收集殘兵十餘萬人,收復巴東十五座城邑合併為郡,以阻擋秦國的進攻。[20]華陽之戰後,春申君寫信給秦昭襄王曉以利害,指出秦、楚交戰只能讓韓、魏、齊三國壯大。在春申君的調解下,秦昭襄王才與楚國重新結盟休戰。[21]

注釋

  1. ^ 《史記·卷五·秦本紀》記載(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司馬錯發隴西,因蜀攻楚黔中,拔之。期間黔中郡等地可能被楚國奪回,所以才出現這種記載。

參考資料

  1. ^ 《史記·卷七十六·平原君虞卿列傳》:白起,小豎子耳,率數萬之眾,興師以與楚戰,一戰而舉鄢郢,再戰而燒夷陵,三戰而辱王之先人。
  2. ^ 《水經注·卷二十八·沔水中》:夷水又東注於沔,昔白起攻楚,引西山長谷水,即是水也。舊堨去城百許里,水從城西,灌城東,入注為淵,今熨斗陂是也。水潰城東北角,百姓隨水流死於城東者,數十萬,城東皆臭,因名其陂為臭池。
  3. ^ 《史記·卷四十·楚世家》:(楚頃襄王)六年,秦使白起伐韓於伊闕,大勝,斬首二十四萬。秦乃遺楚王書曰:「楚倍秦,秦且率諸侯伐楚,爭一旦之命。原王之飭士卒,得一樂戰。」楚頃襄王患之,乃謀復與秦平。七年,楚迎婦於秦,秦楚復平。
  4. ^ 《史記·卷四十·楚世家》:(楚頃襄王)十四年,楚頃襄王與秦昭王好會於宛,結和親…十六年,與秦昭王好會於鄢。其秋,復與秦王會穰。
  5. ^ 《史記·卷四十·楚世家》:(楚頃襄王)十八年,楚人有好以弱弓微繳加歸雁之上者,頃襄王聞,召而問之…襄王因召與語,遂言曰:「夫先王為秦所欺而客死於外,怨莫大焉。今以匹夫有怨,尚有報萬乘,白公、子胥是也。今楚之地方五千里,帶甲百萬,猶足以踴躍中野也,而坐受困,臣竊為大王弗取也。」於是頃襄王遣使於諸侯,復為從,欲以伐秦。秦聞之,發兵來伐楚。
  6. ^ 《史記·卷五·秦本紀》:(秦昭襄王)二十七年,錯攻楚…又使司馬錯發隴西,因蜀攻楚黔中,拔之。
  7. ^ 《史記·卷四十·楚世家》:(楚頃襄王)十九年,秦伐楚,楚軍敗,割上庸、漢北地予秦。
  8. ^ 《史記·卷十六·六國年表》:(趙惠文王)二十年,與秦會黽池。
  9. ^ 《戰國策·卷三十三·中山策·昭王既息民繕兵》:武安君曰:「是時楚王恃其國大,不恤其政,而群臣相妒以功,諂諛用事,良臣斥疏,百姓心離,城池不修,既無良臣,又無守備。故起所以得引兵深入,國倍城邑,發梁焚舟以專民,以掠於郊野,以足軍食。當此之時,秦中士卒,以軍中為家,將帥為父母,不約而秦,不謀而信,一心同功,死不旋踵。楚人自戰其地,咸顧其家,各有散新,莫有鬥志。是以能有功也。」
  10. ^ 10.0 10.1 《史記·卷五·秦本紀》:(秦昭襄王)二十八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鄢、鄧,赦罪人遷之。
  11. ^ 《水經注·卷二十八·沔水中》:夷水又東注於沔,昔白起攻楚,引西山長谷水,即是水也。舊堨去城百許里,水從城西,灌城東,入注為淵,今熨斗陂是也。水潰城東北角,百姓隨水流死於城東者,數十萬,城東皆臭,因名其陂為臭池。
  12. ^ 《史記·卷十五·六國年表》:(楚頃襄王)二十年,秦拔鄢、西陵。
  13.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其明年,攻楚,拔郢,燒夷陵,遂東至竟陵。楚王亡去郢,東走徙陳。
  14. ^ 《韓非子·初見秦》:秦與荊人戰,大破荊,襲郢,取洞庭、五渚、江南。荊王君臣亡走,東服於陳。
  15. ^ 《睡虎地秦簡·編年紀》:(秦昭襄王)廿九年,攻安陸。
  16.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秦以郢為南郡。白起遷為武安君。
  17. ^ 《史記·卷八十四·屈原賈生列傳》:(屈原)於是懷石遂自汨羅以死。
  18. ^ 《史記·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傳》:武安君因取楚,定巫、黔中郡。
  19. ^ 《史記·卷五·秦本紀》:(秦昭襄王)三十年,蜀守若伐楚,取巫郡,及江南為黔中郡。
  20. ^ 《史記·卷四十·楚世家》:(楚頃襄王)二十三年,襄王乃收東地兵,得十餘萬,復西取秦所拔我江旁十五邑以為郡,距秦。
  21. ^ 《史記·卷七十八·春申君列傳》:歇乃上書說秦昭王曰…王破楚以肥韓、魏於中國而勁齊…昭王曰:「善。」於是乃止白起而謝韓、魏。發使賂楚,約為與國。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鄢郢之戰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