陘城之戰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陘城之戰.

陘城之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陘城之戰
日期前264年
地點
陘城(今山西省臨汾市曲沃縣東北)
結果 秦國大勝,拔九城,斬首五萬。
參戰方
秦國 韓國
指揮官與領導者
白起 不詳
兵力
不詳 不詳
傷亡與損失
不詳 斬首五萬

陘城之戰發生於前264年,戰國時代秦國攻打韓國的一場戰爭。

魏國范雎因受魏國相國魏齊迫害而逃往秦國[1]。到了秦國,范雎以客卿身份向秦昭襄王進言,針對穰侯魏冉屢次帶領秦軍跨越韓、魏兩國進攻齊國,勞師動眾卻又收穫很小的缺點,向秦昭襄王提出了著名的遠交近攻的策略。即是以恩威並用的辦法親近魏、韓兩國,威脅楚、趙兩國,迫使齊國恐懼後主動依附秦國,待齊國依附後,然後再向臨近秦國的韓、魏兩國發動進攻,拓展土地[2]。秦昭襄王採納范雎的建議,對臨近的韓、魏兩國發動進攻。

前264年,秦昭襄王命武安君白起進攻韓國的陘城(今山西省臨汾市曲沃縣東北),接連攻拔韓國陘城等九座城邑,斬殺韓軍五萬,此戰是為陘城之戰[3]。次年(前263年),白起又率軍封鎖了南陽太行山道。前262年,白起再攻拔韓國野王,切斷了上黨郡同韓國本土的聯繫。上黨郡守馮亭只好向趙國投降,引發秦、趙兩國之間著名的長平之戰[4][5][6]

參考文獻

  1. ^ 史記 卷七十三 白起王翦列傳》:須 賈為魏昭王使於齊,范睢從。留數月,未得報。齊襄王聞睢辯口,乃使人賜睢金十斤及牛酒,睢辭謝不敢受。須賈知之,大怒,以為睢持魏國陰事告齊,故得此饋,令睢受其牛酒,還其金。既歸,心怒睢,以告魏相。魏相,魏之諸公子,曰魏齊。魏齊大怒,使舍人笞擊睢,折脅摺齒。……王稽辭魏去,超載范睢入秦。
  2. ^ 史記 卷七十九 范睢蔡澤列傳》:客卿范睢複說昭王曰:「秦韓之地形,相錯如繡。秦之有韓也,譬如木之有蠹也,人之有心腹之病也。天下無變則已,天下有變,其為秦患者孰大於韓乎?王不如收韓。」昭王曰:「吾固欲收韓,韓不聽,為之奈何?」對曰:「韓安得無聽乎?王下兵而攻滎陽,則鞏、成皋之道不通;北斷太行之道,則上黨之師不下。王一興兵而攻滎陽,則其國斷而為三。夫韓見必亡,安得不聽乎?若韓聽,而霸事因可慮矣。」王曰:「善。」且欲發使於韓。
  3. ^ 史記 卷七十九 范睢蔡澤列傳》:昭王四十三年,白起攻韓陘城,拔五城,斬首五萬。
  4. ^ 史記 卷五 秦本紀第五》:四十三年,武安君白起攻韓,拔九城,斬首五萬。四十四年,攻韓南,取之。四十五年,五大夫賁攻韓,取十城。
  5. ^ 史記 卷四十五 韓世家第十五》:九年,秦複取我武遂。十年,太子嬰朝秦而歸。
  6. ^ 資治通鑑 卷五 周紀第五》:秦武安君伐韓,拔九城,斬首五萬。秦武安君伐韓,取南陽;攻太行道,絕之。武安君伐韓,拔野王。上黨路絕,上黨守馮亭與其民謀曰:「鄭道已絕,秦兵日進,韓不能應,不如以上黨歸趙。

參見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陘城之戰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