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中国远征军.

中国远征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中国远征军
中国远征军在缅甸芒友举行典礼

存在时期 1941年-1945年
国家或地区  中华民国
效忠于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
部门 中华民国 (大陆时期) 国民革命军
种类 合成军(以陆军为主)
规模 中国远征军(第一次):约100,000
中国驻印军:约120,000
中国远征军(第二次):约160,000
直属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
参与战役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抗日战争
指挥官
著名指挥官 孙立人
杜聿明
史迪威
卫立煌
罗卓英
廖耀湘
戴安澜
宋希濂
采用美式装备的国军部队在印度行军
采用美式装备的国军部队在印度行军

中国远征军中国抗日战争期间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为支援英国军队缅甸殖民地对抗日本陆军及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补给线安全,而组建、出国作战的国民革命军部队,是中国与盟国直接进行军事合作的典型代表。1941年12月23日中英在重庆签署《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中英军事同盟形成,中国为支援英军在滇缅(时为英属地)抗击日本并为了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组建中国远征军。从中国军队入缅算起,中缅印大战历时3年3个月,中国投入兵力总计400,000人,伤亡接近200,000人。

组建背景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英国陷于欧洲战场无力他顾,对于英国的战略方针而言在远东地区首要之务就是保卫输出最多资源的殖民地印度,并将其余殖民地视为保卫印度的战略纵深;但是对于中华民国而言,缅甸为争取国外援助的最后生命线,如果滇缅公路不保外援即无法轻易进入中国,与日本的对战也将陷入补给不足之劣势,因此中华民国方面极力争取与英国间的军事同盟以保障作战资本。

为此,1941年春,英国邀请中国军事考察团赴缅甸印度马来亚考察。几经协商,在同年的12月23日于重庆签订了“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成立中英军事同盟。中国远征军就是根据中英军事同盟而组织的。

当时缅甸是英国的殖民地,西屏英属印度,北部和东北部与中国的西藏云南接壤。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日本进攻缅甸对于其自身来说也有着很多意义,比如孤立中国,以及作为入侵印度的基地等。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在短时间内席卷东南亚,随即矛头直指缅甸。1942年日本用于进攻缅甸的军队大约有6万人,大大超过英国在缅甸的防务力量。

1942年初,日本侵占马来西亚后,开始入侵缅甸。1月30日,日军攻克缅甸东部重镇,随后分两路继续前进,3月8日,日军占领缅甸首都仰光。3月到4月间,日军进攻重镇曼德勒,企图切断滇缅公路。此时,在英国依照协定求助由中华民国组建远征军协防缅甸,远征军司令长官由罗卓英担任(而后在史迪威的压力之下,由杜聿明接任代理),由中缅印战区参谋长史迪威指挥,集合当时精锐力量的中国远征军约10万人向缅甸进发。

第一次远征军(1942年3月至8月)

  • 司令长官卫立煌(未到任)罗卓英(继任)  
  • 军事委员会参谋团团长林蔚
  • 中缅印战区美陆军司令兼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
    • 第5军杜聿明(军长)
      • 军直属野战补充团团长周耀礼
      • 第200师戴安澜(师长)  
        • 598团
        • 599团
        • 600团
      • 新22师廖耀湘(师长)  
        • 64团
        • 65团
        • 66团
      • 新96师余韶(师长)
        • 286团
        • 287团
        • 288团
      • 新兵训练处黄翔 周耀礼 
      • 工兵团李树正  
      • 装甲兵第一团胡献群  
      • 炮兵团朱茂臻
      • 汽车兵团洪世寿  
      • 骑兵团林承熙  
      • 辎重兵团杜洪范
    • 第6军甘丽初(军长)
      • 第49师彭壁生(师长)  
        • 145团
        • 146团
        • 147团
      • 第93师吕国铨(师长)   
        • 277团
        • 278团
        • 279团
      • 暂编第55师陈勉吾(师长)
        • 1团
        • 2团
        • 3团
    • 第66军张轸(军长)
      • 新38师孙立人(师长)  
        • 112团
        • 113团
        • 114团
      • 新28师刘伯龙(师长)  
        • 82团
        • 83团
        • 84团
      • 新29师马维骥(师长)
        • 85团
        • 86团
        • 87团
    • 第36师李志鹏(师长)

第二次远征军(1943年初至1945年3月)

  • 司令长官陈诚(1943年冬由卫立煌继任)  
  • 副司令长官 黄琪翔  
  • 参谋长 萧毅肃
    • 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 副总司令黄杰
      • 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军长王凌云、副军长钟松)
        • 第9师张金廷(师长)  
        • 新33师杨宝𤤴(师长)  
        • 第76师夏德贵(师长)
        • 辎重团段寿涛
      • 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军长黄杰,后史宏烈接任)
        • 预备第2师(师长顾葆裕)  
        • 新39师(师长洪行)
        • 辎重团郑殿起  
        • 通讯营冯行之  
        • 战车防御营梁中介
      •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一军(军长钟彬、副军长陈明仁
        • 新28师(师长刘又军) 
        • 第87师(师长张邵勋) 
        • 第88师(师长胡家骥)
        • 辎重团吴涛
      • 第36师(师长李志鹏) 
      • 第200师(师长高吉人) 
      • 第5军炮兵营
    • 第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 副总司令方天
      • 国民革命军第五十三军(军长周福成,赵镇藩继任)
        • 第116师赵镇藩(师长,刘润川继任)  
        • 第130师张玉挺(师长,王理寰继任)
        • 辎重团刘宝华
      • 国民革命军第五十四军(军长方天,阙汉骞继任)1944年4月第14师、第50师调入缅甸,同年8月编入新6军序列
        • 第14师龙天武(师长)  
        • 第50师潘裕昆(师长)  
        • 第198师叶佩高(师长)
      • 高炮第49团3营  
      • 第8军山炮营  
      • 辎重团雷震波  
      • 工兵第2团林松  
      • 通讯部队
    • 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军长何绍周、副军长李弥、参谋长梁筱斋)
      • 荣誉第1师(师长汪波)  
      • 第82师王伯勋(师长)  
      • 第103师熊绶春(师长)
    • 第93师吕国铨(师长)  
    • 炮兵部队指挥部邵百昌 
    • 工兵部队指挥部 傅克军
    • 通讯营 
    • 滇康缅特别游击区总指挥部郑坡

中美联军、中国驻印军(1942年至1945年5月)

  • 总指挥史迪威(索尔登继任)  
  • 参谋长柏特诺
  • 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一军(1942年新编)军长郑洞国(1944年8月升任联军副总指挥),孙立人(1944年8月~)  参谋长舒适存
    • 新38师 师长 孙立人(兼副军长~1944年8月),李鸿(1944年8月~)
    • 新22师 (1944年8月编入新六军) 师长 廖耀湘
    • 新30师 (1943年10月编入新一军) 师长 胡素(~1944年8月升副军长),唐守治(1944年8月~)
    • 第50师 (1944年底编入新一军) 师长 潘裕昆
  • 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六军(1944年8月新编,1944年底奉调回国)军长 廖耀湘
    • 新22师 (1944年底奉调回国) 师长 李涛
    • 第14师 (1944年底奉调回国) 师长 龙天武
    • 第50师 (1944年底编入新一军) 师长 潘裕昆
  • 史迪威直属战车团指挥官 布朗上校
    • 战车团一营(唯一参加大反攻,击败日军18师团)
      • 首任营长徐恒
        • 补给连少校连长(组建时为上尉参谋) 李道钦(建国后用名:李茂源)
  • 中美混合突击支队指挥官黑格准将
    • 第一支队队长(新30师第88团)肯利生上校
    • 第二支队队长韩特上校
  • 美军第5307混成旅(麦瑞尔突击队)指挥官法兰克·麦瑞尔准将

战斗历程

第一次远征

作战

由于英国方面的阻挠,直到1942年2月中旬,中国远征军只有第6军的49、93师进入缅甸景东地区,其余各部仍在滇缅公路集结待命。此时由于缅甸战事吃紧,英国人却又急着要远征军入缅参战。2月16日,蒋中正下令先运送第5军入缅,以第200师为先头部队。3月7日,200师到达同古,3月16日,日军开始轰炸同古,此为远征军与日军第一次大规模接触。3月19日,同古战役爆发,200师在同古防御日本帝国陆军55师进攻;由于缅甸交通线不断遭到日军的狂轰滥炸,第五军其余部队无法及时在同古集结,新22师在同古周围遭到日军阻击,因此同古城内只有200师勉力抵挡日军攻势。经过11天的血战后,日军遭击退;但是200师与新22师都受创甚重。在内缺粮弹、外无援兵,还面对敌军包围的危机;杜聿明审时度势,下令200师于3月29日晚从同古以东突围。3月30日,日军进城。

由于仰光遭日军占领、英军一溃千里,远征军的战略防卫目标已经消失,只好开始逐步后撤回云南国境。但是气势正虹的日军亦一路追击,使得远征军在同古之后继续准备打阻击战;原本中国远征军打算在平满纳英语Pyinmana迎击日军,然而缅甸西边的英军一泻千里的后撤;让南下迎战的远征军右翼战场毫无防备。远征军的左翼、缅东部分也因兵力不足无法抵御日军攻势,第五军一度面临遭到三面包抄的困境。在盟军战力不足下,1942年4月18日凌晨,史迪威和罗卓英不得不下令放弃平满纳战役的构想。

4月14日凌晨,英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急电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部,请求解救被包围在仁安羌的英军。4月19日下午5时,在新38师师长孙立人、副师长齐学启和113团团长刘放吾的带领下收复了仁安羌油田,解救了英军7000多人和被日军俘虏的英缅军官兵、美国传教士和新闻记者等500多人。消息传出,中、英、美三国轰动。

4月20日,史迪威罗卓英轻信英方关于在仁安羌和乔克柏当之间有敌军3000余人的情报,命令第200师长途奔袭至乔克柏当。第200师到了乔克柏当后,发现没有日军,只有英军在新38师的掩护下撤退。而后又退回到棠吉,浪费了宝贵的3天时间,使日军抢先攻占了棠吉,4月23日下午,200师向棠吉发起攻击,经过激烈的战斗,于4月25日18时占领棠吉。而在4月24日,在日军猛烈攻势之下,第6军被迫放弃雷烈姆英语Loilem

日军随后从雷烈姆北进,因此时防守棠吉已无意义,第200师遂于4月26日主动放弃棠吉。

4月29日拂晓,日军猛攻腊戍,第66军伤亡惨重,当天中午,日军占领腊戍,第66军各部退守新维。所谓曼德勒会战已经彻底成了泡影。此时撤退已经成了当务之急。

撤退

东线方面第6军于4月24日被迫放弃雷列姆之后,且打且退,5月12日,退到萨尔温江东面,随后撤回国内。

中线方面第5军军部和所属的新22师、第96师主力于4月26日黄昏由皎克西乘汽车、火车向曼德勒转移,于当天夜间十时全部到达。5月1日全部撤至伊洛瓦底江以西以北地区,此后第五军直属部队、第200师、第96师、第66军的新38师徒步轮流掩护撤退。5月8日上午,日军攻占密支那杜聿明蒋中正7日的命令向国内撤退。5月9日,由于在杰沙(又译为卡萨)发现日军,并且新38师先到杰沙掩护的只有一个团,而新38师、新22师主力至少需要一天半才可以从前线撤下,杜聿明认为日军有可能从南北包围将远征军歼灭,从而下令第93师在右翼掩护,并且在孟拱附近占领掩护阵地,同时命令各部队分路回国,自寻生路。

新38师师长孙立人没有听从杜聿明的命令,向西撤往了印度。新38师是第一次远征结束之后唯一一支保存建制的部队。

杜聿明率领第5军直属部队和新22师,离开密瓦公路改道向西北方向追去,转打洛到新平阳,迷路的远征军在森林里转来转去,很多人因为饥饿、疾病死去,还有一些人因为忍受不了折磨而自杀。后来,一架美国飞机在野人山上空发现了这支军队,盟军随后空投了电台、粮食、药品,使得这支军队终于走出了野人山,由于预定回国路线所经的中缅国境已有大量日军把守,这只部队最后还是改道去了印度。

第200师至棠吉,以后沿途突破敌人的封锁线,经南盘江梅苗南坎以西回国。5月18日,第200师分兵两路通过细(胞)抹(谷)公路,前卫部队突然遭到伏击。激战一天,第二百师伤亡过半,终于成功从东面山坡将日军阵地撕开一条缺口,部队突围而出,官兵得以死里逃生。戴安澜在突围时被两颗机枪子弹击中胸部和腹部。5月26日,戴安澜将军逝世。

在杜聿明部队撤回国内途中,1500名伤病员无法跟随部队徒步撤退,又不愿意被俘受辱,最后点火自焚,壮烈殉国,杜聿明知道后,“警闻此讯,不禁恻怆动怀难以自已”。[1][2][3]

第96师及炮工兵各一部经孟拱、孟关、葡萄、高黎贡山回国。

据战后统计,穿越野人山的部队有3万余人葬身原始森林,其中第5军新编第22师野战医院的护士刘桂英更是做为唯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而闻名。

第一次远征结果

第一次远征失败之后,滇缅公路中断,10万远征军经血战只有4万余人安全撤离。日本既封锁了国际援华运输线,又打开了西攻印度的大门。原有的作战物资转而通过驼峰航线中印公路输送。

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出动103000人,伤亡56480人(绝大部分在胡康河谷野人山)。日军伤亡约4500人,英军伤亡1.3万余人。

第二次远征

驻印军与滇西远征军的训练

1942年7月15日,新38师由因帕尔开往比哈尔邦蓝姆伽,8月初,从缅北野人山脱险入印的的第5军新22师和军直属部队也来到了蓝姆伽。根据中美协议,远征军第一路司令长官部撤销,改称为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史迪威为总指挥,罗卓英为副总指挥。同时,国民政府利用驼峰空运飞机回航的机会,每天空运几百名士兵到印度,以补充兵源。1942年底,由于史迪威罗卓英矛盾不可调和,蒋中正被迫将罗卓英调回国内,经过反复考虑,决定派第8军军长郑洞国中将接替罗卓英的职务。同时决定在驻印军指挥部下设新编第一军建制,下辖新38师、新22师。郑洞国任军长,孙立人为副军长兼新38师师长,廖耀湘为新22师师长。3月中旬,郑洞国率军部人员来到蓝姆伽,正式成立新一军[4]

1942年底至1944年春,新30师兵员陆陆续续空运到印度,新30师编入新一军序列。1944年上半年,第14师与第50师的兵员也空运到了印度。中国驻印军在蓝姆伽换装了美式装备,有美国的军事援助和充足的粮食,军事训练十分扎实。经过一年的整训,练就了丛林训练和丛林生存的战斗技能。再加上同时大批知识青年在蒋中正“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踊跃参军,士兵的素质有了大大的提高,这两点使得驻印军的战斗力大为提高。

1942年6月,怒江防线稳定之后,国民政府积极训练军队,准备反攻缅甸。1943年2月1日,蒋中正任命陈诚为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3月28日,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部在云南楚雄成立。陈诚重庆飞到楚雄就任,着手进行远征军部队的训练和反攻计划的制定。1943年8月,远征军的5个军编练和装备基本完成。后调来的第54军也在11月完成改编。其中,第11集团军下辖第2、第6、第71军和第200师。第20集团军辖第53、第54军共4个师。另外第八军和第93师直属远征军司令长官部。1943年冬,陈诚因病辞职,卫立煌接任远征军司令。

反攻

1943年3月,新38师的114团即先行开进野人山区,掩护中美部队修筑自印度列多野人山区的中印公路。1943年10月下旬,雨季停止,在列多的新22师和新38师主力乘车到达胡康河谷边缘,驻印军缅北反攻战正式开始。经过血战之后,新38师于12月29日攻克于邦。随后在新38师的配合下,新22师于1944年3月5日攻克孟关。后来两师合作攻下瓦鲁班。配属于新一军的战车第一营与新二十二师之六十六团所属步兵营在3月3日的瓦鲁班战役中迂回奔袭18师团司令部,缴获18师团发布作战命令的关防大印,这在抗战期间绝无仅有,而后此日被国军明定为装甲兵节以兹纪念。

此时新30师、第14师、第50师借助空运运抵缅北前线换装训练,中国进入缅甸的部队已达到5个师。1944年4月份新22师、新38师、新30师、第14师、第50师与先前以空降奇袭密支那的麦瑞尔突击队联合围攻攻克此地。攻克密支那后部队休整了2个月并保护密支那机场不受日军收回。8月份新一军扩编为新一军新六军两个军。新一军下辖新30师和新38师,军长孙立人新六军下辖新22师、第14师、第50师,军长廖耀湘郑洞国升任驻印军副总指挥。1944年10月16日,新一军新六军开始向八莫发起进攻,然而12月初日军一号作战的攻势推进至独山,贵阳告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令调新六军回国保卫大西南,新六军主力于12月1日奉命停止前进,新六军军部及新22师、第14师空运至云南沾益以保卫重庆。留下第50师与新一军作战,归新一军指挥(后来正式编入新一军序列)。1944年12月15日新一军攻克了八莫

在驻印军反攻初具成果之后,国内滇西的中国远征军反攻开始。1944年5月11日第20集团军于雨季强渡怒江,于6月底血战至腾冲附近。经过3个月的战斗,于9月14日克复腾冲。第11集团军于6月1日渡江,新28师于4日攻克腊猛,进围松山,由于日军工事齐全并占有地利,该师五攻未克,损失惨重。7月1日攻坚行动改由第8军接手,该军以三个师轮换进攻,连续九次,到9月7日方破敌阵,全歼守敌。远征军经过血战,于11月3日攻克龙陵,20日攻克芒市,12月1日攻克遮放,1945年1月19日克复畹町。1月22日中午第53军第116师与新一军一部在遮相会,旋以钳形攻势向芒友推进,

1945年1月15日,新一军攻克南坎,并继续前进,于1月27日畹町附近的芒友云南西进的中国远征军会师。1月28日中印公路通车典礼在畹町城举行。会师后,滇西远征军回国,新一军与第50师南下,新一军先后拿下了新维、腊戍,第50师先后攻克了南渡、西保、南燕、皎麦等市镇,新50师自从1944年渡过伊洛瓦底江以来,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挺进600公里,毙伤日军3500余人。3月30日,中国远征军攻克乔梅,与英军胜利会师。随后中国驻印军凯旋回国。至此,中国驻印军与中国远征军的任务顺利完成。

第二次远征结果

第二次入缅作战,中国驻印军伤亡1.8万余人,歼灭日军4.8万余人,收复缅甸土地约13万平方公里。滇西中国远征军伤亡67403人,歼灭日军21057人,光复滇西全部土地约3.8万平方公里。中国远征军完成了中国战略大反攻的全面胜利。

1943年春天,孙立人将军担任新1军前敌指挥官,开始转入反攻。到1945年1月,与反攻滇西的中国远征军在芒友会师。中国驻印军和以孙立人将军为前敌指挥官的新1军共击毙日军33082人,其中看到军服官阶或是衣服内的日记、名字标志,计有3个联队长和其它指挥官,击伤日军75499人,俘虏323人,我军和敌军伤亡的比例是1:6,日军缅甸方面军直辖第2师团、第49师团、第53师团、第15军第18师团第56师团基本上名存实亡,其中的18师团,据俘虏交待说,前前后后整体补充了15次,确实已经达到了日军自定的玉碎标准。

主要战役

1942年:

1944年第二次远征:

阵亡将军

齐学启将军中将(追授),新38师副师长,垫后掩护主力转移并沿途收容伤兵,被日军偷袭,伤重被俘,后在仰光战俘营被汉奸刺杀身亡。

洪行将军中将(追授),第6军新39师副师长, 1944年12月17日,云南龙陵牺牲

闵季连将军少将(追授),第36师副师长兼政治部主任,1942年5月29日,云南保山牺牲

吴一彬将军少将,第5军96师副师长,1942年6月27日,缅甸埋通牺牲

戴安澜将军中将(追授),第200师师长1942年5月26日,在缅甸茅邦村牺牲。

林泽明将军少将(追授)第96师288团团长、腊戍警备副司令,1942年4月,缅甸平满纳会战牺牲

柳树人将军少将(追授),第5军200师599团团长,1942年5月,缅甸牺牲

李著林将军少将,滇缅警备司令、远征军兵站参谋长,1943年夏,缅甸牺牲

陈凡将军少将,远征军司令长官部高参,1944年1月31日,缅甸牺牲

张健洪将军少将,第5军高级参谋,1944年1月31日,缅甸牺牲

李颐将军少将(追授),第54军预备第二师第五团团长。1944年9月13日,在腾冲战役中牺牲。

覃子彬将军少将(追授),第54军198师594团团长,1944年5月11日大反攻,北斋公房时殉国。

重要将领及人物

  • 杜聿明 - 1942年第一次远征军代总指挥(初期)兼第五军军长
  • 罗卓英 - 1942年第一次远征军总指挥
  • 戴安澜 - 第200师师长
  • 廖耀湘 - 新22师师长,1944年任新六军军长
  • 余韶  - 第96师师长
  • 甘丽初 - 第6军军长
  • 彭壁生 - 第49师师长
  • 吕国铨 - 第93师师长
  • 张轸  - 第66军军长
  • 刘伯龙 - 第28师师长
  • 马维骥 - 第29师师长
  • 孙立人 - 新38师师长、1944年任新一军军长
  • 史迪威 -(美国人)中缅印战区参谋长,1942年底至-1944年10月任中国远征军总指挥
  • 索尔登英语Daniel Isom Sultan -(美国人)1944年10月接任中国远征军总指挥
  • 郑洞国 - 中国驻印军副总指挥
  • 李鸿 - 1944年任新38师师长
  • 唐守治 - 新30师师长
  • 李涛 - 新22师师长
  • 龙天武 - 第14师师长
  • 潘裕昆 - 第50师师长
  • 卫立煌 - 中国远征军(1944年第二次)司令长官
  • 黄琪翔 - 中国远征军(1944年第二次)副司令长官
  • 萧毅肃 - 中国远征军(1944年第二次)参谋长
  • 宋希濂 - 第11集团军总司令
  • 黄杰 - 1943年任第11集团军副总司令, 1944年9月接任第11集团军总司令
  • 王凌云 - 第2军军长
  • 钟彬 - 第71军军长
  • 霍揆彰 - 第20集团军总司令
  • 方天 - 第20集团军副总司令
  • 阙汉骞 - 第54军军长
  • 李志鹏 - 第54军第36师师长
  • 叶佩高 - 第54军第198师师长
  • 顾葆裕 - 第54军预备第2师师长
  • 周福成 - 第53军军长
  • 何绍周 - 第8军军长
  • 李弥 - 第8军副军长兼荣誉第一师师长
  • 刘放吾中央军校第6期
  • 简立 - 1909年出生,湖南长沙人,就读于金陵大学时,1926年10月转读南京中央军校第6期,后留学于美国西点军校。抗日战争时期,1944年“陆军伞兵第一团”中华民国空降特战部队上校副团长,1945年春调任中国远征军驻印军汽车兵团(暂编)少将团长。抗战胜利后,1949年7日任军政部兵工学校校长,任国民政府联勤总部参谋长,1966年担任新改制“中正理工学院”院长。[5]:35,36
  • 吴招有中将,安徽舒城人,民国12年(1901年)2月12日生。毕业于陆军官校18期、陆军大学14期、三军联大15期、战院将官班63年班,历任排、连、营、团长、参谋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陆军专科学校第12任校长,民国 72年(1983年)5月1日国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屏东荣誉国民之家主任 。任内完成物资供应处北竿分处新建工程。[6][7]

纪念物

军歌

《新一军军歌》 孙熙泽词 应雪痕曲

吾军欲发扬,精诚团结无欺罔, 矢志救国亡,猛士力能守四方。 不怕刀和枪,誓把敌人降, 亲上死长,效命疆场,才算好儿郎。 第一体要壮,筋骨锻如百炼钢, 暑雨无怨伤,寒冬不畏冰雪霜。 劳苦是寻常,饥咽秕与糠, 卧薪何妨,胆亦能尝,齐学勾践王。 道德要提倡,礼义廉耻四维张, 谁给我们饷,百姓脂膏公家粮。 步步自提防,骄纵与贪赃, 长官榜样,军国规章,时刻不可忘。 大任一身当,当仁于师亦不让, 七尺何昂昂,常将天职记心上。 爱国国必强,爱民民自康, 为民保障,为国栋梁,即为本军光。

入祀忠烈祠

2014年5月5日,中华民国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立法委员陈镇湘詹凯臣杨应雄等提案,国防部立即与外交部、侨务委员会成立跨部会专案小组,并在缅甸出生的灵鹫山心道法师协助下,完成赴缅迎灵计划[8]

民国31年(1942年)至33年间,中华民国远征军2次入缅协力盟军作战,曾缔造“仁安羌大捷”,又在缅北密支那及滇西腾冲龙陵等战场与日军激战,终于收复缅甸。远征军前后伤亡总数高达10万余人。印缅作战,死伤惨重,将士魂断异乡,国防部迎灵小组2014年8月27日迎返英灵牌位,并以军礼迎接[9][10]。当日假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举行入祀典礼,由严明担任主祭,立法委员、国防部官员、当时参战官兵代表吴招有中将[11]及战史学者等陪祭,使这群为国捐躯的英烈忠魂,能永享崇祀[8]

参考文献

引用

  1. ^ 中国远征军1500名伤员“集体自焚”之谜. 新华网. 2014 (中文(简体)‎). 
  2. ^ 中国远征军撤退途中悲惨一幕:上千伤病员自焚. 中新网. 2012 (中文(简体)‎). 
  3. ^ 远征军最悲惨一幕:野人山撤退伤病员自焚. 网易. 2012 [2014-09-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20) (中文(简体)‎). 
  4. ^ 《中缅印战场抗日战争史》,徐康明著,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
  5. ^ 刘汉寿. 《从失学少年到太空科学家:刘汉寿回忆录》. 秀威资讯. 2010年5月1日. ISBN 978-986-221-440-4. gBook
  6. ^ 行政院国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 辅导会真情故事--安养养护篇. 中华民国国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 2007 [2007]. ISBN 978-986-011-856-8 (中文). 
  7. ^ 陈恒光. 安保新法/93岁退将忧日本军国主义再起. 中央日报网络报 (中央日报). 2015-09-20 [2015-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17) (中文). 
  8. ^ 8.0 8.1 黄名玺. 10万远征军英灵入祀 严明主祭. 台北. 中央通讯社. 2014-08-27 (中文). 
  9. ^ 邱俊钦. 二战远征军将士英灵隆重入境. 桃园机场. 中央通讯社. 2014-08-27 (中文). 
  10. ^ 罗广仁. 中华民国远征军 盟军反攻主力. 台北. 中央通讯社. 2014-08-27 (中文). 
  11. ^ 周思宇. 国军迎回缅甸抗日忠灵 入祀忠烈祠. 台北: 自由时报. 2014-08-27 (中文). 

来源

书籍
  • 《中缅印战场抗日战争史》,徐康明 著,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
  • 《我所亲历的印缅抗战》,文闻 编,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
  • 《滇缅大会战内幕全解密》,陈立人 著,军事科学出版社,2005年.
  • 《中国远征军(1943-1945)》,张承钧、卫道然 著,中国经济出版社,1994年.
  • 《抗战时期滇印缅作战:参战官兵访问暨回忆纪录》,国防部史政编译局,民国88年.

外部链接

参见

同属“客死异乡”

影视作品

  • 我的团长我的团(2009年电视剧)
  • 滇西1944(2010年电视剧)
  • 中国远征军(2011年电视剧)
  • 风中家族(2014年电影,中国大陆片名则为《对风说爱你》)
  • 《国家记忆》原名《远征、远征》(2015年电视剧,2011年10月在昆明开机拍摄。)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中国远征军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