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图书馆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亚历山大图书馆.

亚历山大图书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有列出参考来源,但因文内引注不足,部分字句的来源仍不明确。 (2019年4月5日)请通过加入合适的文内引注来改善这篇条目。
亚历山大图书馆内部想像图
亚历山大图书馆内部想像图

亚历山大图书馆,又称古亚历山大图书馆,位于埃及亚历山大,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由埃及托勒密王朝的国王托勒密一世在公元前3世纪所建造,后来惨遭火灾,因而被摧毁。它实际是什么模样无人知晓,因为它连一个石块实物都没有留下,今人只能从历史文献的零星记载中了解,而大量考古发掘似乎也无确凿线索。在公元2002年于原址附近重新建立的新亚历山大图书馆,则是地中海沿岸主要的图书馆及文化中心之一。它同时代表着对亚历山大图书馆的纪念及振兴学术文化的尝试。

创建

古希腊最重要的图书馆不在希腊本土,而是在埃及亚历山大大帝(公元前336-323年)征服西方世界后,在尼罗河口建立亚历山大城,其后托勒密王朝将之发展成重要的文化中心。亚历山大图书馆即为希腊时代最著名的图书馆,由托勒密王朝托勒密一世(公元前367?-283年)于公元前259年创建,经二世、三世扩充而成为希腊文化的知识中心。

总馆与分馆

亚历山大图书馆之总馆设在布鲁却姆(Brucheium),此图书馆与亚历山大博物馆及一所学术院同在一大栋建筑物内。不久,总馆发展迅速,托勒密二世(公元前309?-247?)又在塞拉比斯神庙(Temples of Serapis)另设一分馆。

馆藏规模与收藏图书

馆藏收集方式

根据零星历史文献记载,托勒密王朝以亚里斯多德的学园为样板,透过重金收购、雇人抄写、掠夺和兼并等管道(如,来往亚历山大港口的各地商船都被扣留下来,直到船上的所有书稿、手稿被埃及人抄下来才允许离开;复制与埃及王国交好的其他国家的书卷;派遣图书馆工作人员到远方购买成套的经典等),在亚历山大城建立了举世无双、当时世界上藏书最多、文种最多、书目记录最全的亚历山大图书馆。

该馆成立的目的是要成为国际性的希腊研究中心,馆藏内容包括所有希腊文学和希腊化世界(地中海、中东及印度等地)的语言翻译成希腊文的作品。为了增加藏书,凡亚历山大所有之书籍,皆抄缮复本藏于馆内,因此该馆收藏了所有希腊世界各地区的手抄本,且图书馆建成后,各方学者闻风而来从事研究,利用埃及的纸草纸,促进书籍的翻译、利用和出版。希腊波斯希伯来印度的手抄本,也陆续从亚洲及希腊各地输入。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手抄本成为希腊世界的标准版本。

馆藏量与收藏内容主题

在鼎盛时期,图书馆藏书量达70万卷,仅图书目录就达120卷,绝大部分放置在总馆宫廷内,小部分则存放在分馆六翼天使神庙内,但仅分馆之藏书也有四万卷之多。馆内收藏了当时地中海沿岸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的大批哲学诗歌文学医学宗教伦理和其他科学著述和孤本书。

图书分类与编目

图书馆内并有专门人员对所收藏书籍进行标记、分类、整理研究,以提高文献资料的利用效率,并编制了初步的图书分类法。当时学者认为该馆的二项重要任务即在于编纂具有权威性的希腊文学书目,以及整理、校勘前代作家的著作成为标准的纸卷样式,以大量的储存。但有关图书文献收集、藏书规模、文献整理、目录分类等详细情况,世人却知甚少,一直是图书馆学者研究的焦点之一。

著名收藏

除了保存纪录,搜藏各种文字资料外,该馆还收藏有以下珍贵作品与资料:

  • 古希腊医师、有西方医学奠基人之称的希波克拉底(约公元前460—前377)的许多著述手稿;
  • 于公元前270年即提出哥白尼“太阳和地球理论”的古希腊天文学家阿里斯塔克斯之“日心说”理论相关著作;
  • 公元前9世纪古希腊著名诗人荷马的全部诗稿,并首次在图书馆复制和译成拉丁文字;
  • 包括《几何原本》在内的古希腊数学家欧几里得的许多真迹原件;
  • 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的手稿真迹;
  • 古希腊哲学科学家亚里斯多德和学者阿基米德等对医学也有贡献的学者均有著作手迹留此。
  • 第一本希腊文《旧约圣经》的译稿七十士译本,在公元前270年左右由七十名犹太学者编译完成,该圣经是由亚历山大城内犹太人请求重视希伯来语闪米特语族中的阿拉姆语,由托勒密二世下令编译而成;

著名馆长/馆员及其贡献

亚历山大城的特殊地理位置,使藏书丰富的亚历山大图书馆迅速成为当时的科学文化哲学艺术的知识宝库与传播站。许多著名的科学家、哲学家、思想家和艺术家纷纷来到这里,进行研究、讲学、著书立说和从事其他学术交流活动,使图书馆享有“世界上最好的学校”的美名,并在整个地中海世界传播文明长达两百至八百年。

亚历山大图书馆内设有数学医学天文学文学四个部,由国家聘任著名学者在馆内从事学术研究,并担任图书管理员,成为当时世界上主要的文化与学术中心之一。亚历山大图书馆历任的馆长或馆员均为当时著名学者:

  1. 泽诺多托斯是亚历山大图书馆记录中的第一任馆长,其从托勒密一世晚期开始工作到公元前245年。
  2. 著名学者及亚历山大派诗人代表卡利马科斯(公元前305?-240?年)也曾在亚历山大图书馆中工作过,他曾编纂一份书目《卷录》(Pinakes英语Pinakes (tables)),共120卷。今有残卷传世,分为八大类:演说术、历史、法律、哲学、医学、抒情诗、悲剧及杂项。他是第一个编写图书目录之人,并着录了书名和作者等资讯,有学者认为他是古代第一个目录学家,因此称其为“图书馆科学之父”。尽管他为亚历山大图书馆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由于他的文学主张遭到当时主流作家们的排斥,他并未能被授予馆长的职务。
  3. 卡利马科斯之后由埃拉托色尼(公元前275-149年)于公元前235年接任第二任亚历山大图书馆馆长,他拥有非常丰富的地理与年代学(chronology)知识,托勒密三世在任时雇其为家教;
  4. 埃拉托色尼下一任馆长为阿里斯托芬,他继续泽诺多托斯的工作,大多在处理希腊诗集有关业务;如荷马的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就是先后由泽诺多托斯、阿里斯托芬和阿利斯塔克斯三人在馆内费时近百年,最后修订为各二十四卷出版。
  5. 阿里斯托芬后为阿利斯塔克斯,其职责主要在皇室孩童的教育上。然而由于其同时也指导托勒密六世和其弟弟托勒密八世·费斯康,当托勒密八世上位后杀了他兄长成为法老王时,因阿利斯塔克斯曾教导过托勒密六世,而被视为敌人,被迫离开亚历山大,最后死于公元145年。阿利斯塔克斯之后,没人知道接下来图书馆归谁管理。

馆员重要发明与贡献

  • 数学方面,埃拉托色尼计算出地球圆周,并经过精细观察,推导出一年365又1/4天的月历,他也是第一个提出每四年有一年是366天的学者。另一位图书馆员阿基米德则发现了π;
  • 天文学方面,埃拉托色尼创造了一个有475颗星斗、44个星座的目录,帮助埃及水手于地中海航行时的方向导航;
  • 力学方面,据说阿基米德发明阿基米德式螺旋抽水机,借用手摇装置帮助打水;

亚历山大图书馆在其存在的六百多年中,对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学术发展,尤其对繁荣图书出版事业具有重要影响。

图书馆消亡之谜

亚历山大图书馆兴盛达数百年之久,托勒密时代是它的全盛时期。然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消亡却充满了神秘,根据为数不多的史料记载,现今人们只知道它先后毁于两场大火。公元前47年,凯撒征服埃及亚历山大一战,焚毁了位于布鲁却姆(Brucheium)之总馆,全部珍藏过半被毁。其后安东尼(公元前83?-30年)将由柏加曼城图书馆掠夺之书籍20万卷赠予埃及女王克娄巴特拉七世(公元前69-30年),以赔偿凯撒所焚毁之损失,但不久复被损毁。

在公元纪元后,亚历山大图书馆日渐式微,其藏书一部分运至罗马,以充实罗马图书馆之馆藏,然而后来亦毁于3世纪末叶罗马皇帝奥勒利安统治时期发生的内战。十八世纪的历史学大师爱德华·吉朋认为位于塞拉比斯神庙的分馆也于公元391年毁于基督教徒之手,导致亚历山大图书馆的藏书和建筑无一幸存。但在今日的学界中亦有提出论述质疑当时摧毁塞拉比斯神庙是否真有其事,此说的凭据之一是在当初基督徒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下令摧毁神庙的纪录中并未提及图书馆的存在,此外当代的非基督徒学者萨迪斯的尤纳比乌斯(Eunapius of Sardis)对拆毁神庙一事的纪录中也未提到分馆的存在。[1]

新亚历山大图书馆之重建

新亚历山大图书馆内部阶梯式设计
新亚历山大图书馆内部阶梯式设计

1974年──古代亚历山大图书馆毁后的两千年──亚历山大大学的校长Mamdough Lotfi Diowar 提出重建原有古希腊时期位于亚历山大港旁之“历史上第一个图书馆—Great Library”的提案。计划主要目标希望提供一个具有独特收藏及目标的研究型图书馆,以加强埃及地区的研究资源,并促进国际性的交流。提案在受到埃及政府的支持后,于1989年举办国际竞图,共有来自52国、524件作品参加,最后由挪威建筑师Snohetta赢得竞图。2002年10月16日,有“世界最佳建筑”之称的新亚历山大图书馆(Bibliotheca Alexandrina)在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主持下正式开馆。

选址

在图书馆选址方面,因无从考察亚历山大图书馆原址,所以新馆馆址由埃及自己决定。现在的新馆位于亚历山大港北边,南边紧邻亚历山大大学校区。根据埃及1993年的考古发掘,此地曾是古罗马文明时期的皇家专属区。

藏书

图书馆馆藏图书方面,透过国际社会各国的帮助,新亚历山大图书馆现征得了大量珍贵图书、典籍、手稿、书画和影像制品。其中包括中国捐赠的如《中国通史》、《中国药物大全》、《二十四史》等极有收藏价值的书籍。开馆时它已拥有各类书籍20万卷册(长远目标是达到藏书800万卷册)、视听资料一万件、手稿真迹和图书珍本一万件、各类地图五万件。此外还开通了国际互联网、卫星式资讯查询,并拥有电脑资料编目、管理、检索等多种先进科技。

建筑空间

现代亚历山大图书馆总共包括主图书馆、青年图书馆、盲人图书馆、天文馆、手迹陈列馆、古籍珍本博物馆、国际资料研究学院、修缮保养工厂、会议中心等。此外它还留有一些空场所,可根据举办展览、演剧或其他需要随时提供各种服务。整个图书馆建筑之空间机能包括:

  • 图书馆空间:分为主图书馆、青少年图书馆、盲人图书馆,各自均包含阅览空间与藏书空间;总共提供约2000 个阅读座位。
  • 天文馆&博物馆空间:天文馆、科学博物馆、文字博物馆、亚历山大考古博物馆。
  • 学校:提供国际性资讯学习的学校。
  • 其他附属空间:亚历山大会议中心、多功能空间与展示室、办公室、餐厅、书店。
  • 图书馆之空间配置:图书馆整合原有基地上的会议中心,并结合科学馆、博物馆与学校等,形成一个多功能的复合式体。整个复合体以直径160m之图书馆为主体,造型呈现向海洋倾斜之圆盘三角锥状。图书馆内部空间犹如不等边的金字塔,提供了十四层之挑空之阅览平台,并于下方配置书库空间。

新亚历山大图书馆现已成为亚历山大的一个新景观,由于它的开馆象征人类古代文明的复兴,埃及人称它是“人类知识的灯塔、是文明的交汇;这里是埃及了解世界、也是世界了解埃及的窗口。”

历史意义与重要性

“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历史命运”一书的作者、史学家穆斯塔法·阿巴迪(Mostafa El-abbadi)教授曾说:“在亚历山大图书馆建成之前,知识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地区性的,但自从有了这第一座国际性的图书馆后,知识也就变成国际性的了。”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历史意义与价值,不仅体现在对图书馆事业发展与工作的深远影响上,更体现在知识的创造、传播和人类文化的传承上。

图书馆事业发展与工作方面

亚历山大图书馆凭借君王的重视与优越的地理位置,将图书、人员、设备、方法完美地融合在一起,缔造几世纪的辉煌,使古代西方图书馆事业发展达到一个高潮,其负起社会文献资讯整理、贮存与传递的任务,推动文明的高度发展。最终并将图书馆工作发展成为一种事业,引起社会各界对图书馆及其事业发展的重视,提高了图书馆的社会地位。

亚历山大图书馆透过文献的收集、整理与交流等一系列专业化的活动,初步形成图书馆工作专业化。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文献目录编制、二次文献编撰和利用、古籍的考证与校订等工作,改变了图书馆作为“文献仓库”的历史,缔造了图书馆工作专业化,为其后图书馆工作发展奠定了基础。

同时,古亚历山大图书馆力求将当时国内外文献收集齐全的思想与方法,影响了西方图书馆的藏书建设传统,对近现代许多规模庞大的大型图书馆的产生有着极大的影响。

知识传播方面

亚历山大图书馆保留了古代文明历程中大量的学术著作,聚集了所有可获得的源头知识,并把这些知识组织起来用于学术研究。它吸引著众多的著名哲学家、文学家、科学家和研究者汇集于此,进行知识创造、交流与传播,成为地中海沿岸科技创新的圣殿与文化繁荣的灯塔。它让知识跨越了地区的限制,将古代西方科学与神秘的东方文化融合在一起,成为当时世界著名的文献中心、文化中心和学术交流中心。

文化发展与传承方面

亚历山大图书馆是古埃及文化、希腊文化、罗马文化的汇集地和交流场所,容纳了多方文化与思想。透过文献收藏与组织管理,透过与其他周边国家的文献交流和翻译其他语言的著作,积极地促进了多方文化的交流并对世界文化有相当大贡献。

参考文献

引用

  1. ^ 大卫·班特利·哈特. 基督教的故事. 好读出版社. ISBN 978-986-178-271-3. 

来源

图书
  • 祝于平(民84)。亚历山大图书馆(古希腊)Alexandrian Library。在胡述兆总编辑,图书馆学与资讯科学大辞典 (初版,上册,页836) 。台北市:汉美。
期刊
  • 王世伟(2005)。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概述。图书馆论坛,25(6),页291-294。
  • 张艳锋、卢艳来(2004)。地中海南岸美丽的画卷—解读亚历山大图书馆。设计研究,3,页39-41。
  • 刘冰(2007)。亚历山大图书馆现象启示录。图书馆情报,3,页126-128、131。
  • 吴雪梅、朱和海(2010)。亚历山大图书馆及其对后世文化的影响。阿拉伯世界硏究,5,页68-73
  • 卢秀菊(民94)。西洋图书馆发展探析。中华民国图书馆学会会报,75,页1-11。
网络资源

延伸阅读

  • The Library of Alexandria: Centre of Learning in the Ancient World. (2000). (2nd ed.). London and New York: I.B. Tauris.
  • Brundige, E. (1991). The Decline of the Library and Museum of Alexandria. Retrieved 18 May, 2008, from http://www.digital-brilliance.com/kab/alex.htm
  • Canfora, L. (1989). The Vanished Library: A Wonder of the Ancient World. (M. Ryle, Trans.).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 El-Abbadi, M. (1992). Life and fate of the ancient Library of Alexandria (2nd ed.). Paris: UNESCO.
  • Gibbon, E. (1974). The 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Norwalk, Connecticut: The Easton Press.
  • Jochum, U. (1999). The Alexandrian Library and its aftermath. Library History, 15, 5-12.
  • Orosius, P. (1964). The seven books of history against the pagans (R. J. Deferrari, Trans.). Washington, D.C.: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 Parsons, E. A. (1952). The Alexandrian Library. London: Cleaver Hume Press.
  • Stille, A. (2002). The Return of the Vanished Library. In Straus & Giroux (Eds.), The Future of the Past. New York: Farrar.

外部链接

参见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亚历山大图书馆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