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号航空母舰 (CVN-65)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企业号航空母舰 (CVN-65).

企业号航空母舰 (CVN-65)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企业

USS Enterprise CVN-65
企业号正在大西洋航行。摄于2012年1月25日。
概观
舰种 航空母舰
拥有国  美国
舰级 企业级(首舰)
前型 小鹰级航空母舰
次型 尼米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
制造厂 纽波特纽斯造船及船坞公司
动工 1958年2月4日
下水 1960年9月24日
服役 1961年11月25日
退役 2012年12月1日
结局 预定拆解
除籍 2017年2月3日
技术数据
满载排水量 93,284长吨(94,781公吨)[1]
全长 整体:1,123呎
水线:1,040呎
全宽 整体:255呎
水线:133呎
吃水 39呎
动力 8座A2W核反应堆
16座2,500千瓦发电轮机
4座1,000千瓦柴油轮机
4轴
功率 280,000轴马力
最高速度 超过33节
续航距离 接近无限
乘员 超过5,000人
武器装备 AN/SPS-48对空搜索雷达
AN/SPS-49对空搜索雷达
AN/SLQ-32电子反制系统
SRBOC干扰弹发射器
2座RIM-7海麻雀导弹
2座密集阵近程武器系统
2座RIM-116拉姆导弹
装甲 装甲带:8吋铝
装甲飞行甲板、机库、弹药库及反应堆
舰载机 20架F-14雄猫式战斗机
60架F/A-18大黄蜂战斗攻击机
以及各类直升机、侦察机、运输机、预警机等各种飞机
搭载舰载机总共99架
其它 4座升降台
4座C13蒸气弹射器
模版参考来源:[2]

企业号航空母舰(英语:USS Enterprise舷号CVN-65,中文也常被意译为进取号勇往号),绰号大EBig E),是美国海军第一代及世界第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是唯一一艘建成的企业级航空母舰。企业号是美军第八艘以企业为名的军舰,舰名源自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美军俘获并更名的一艘英国单桅纵帆船

企业号在1958年开始建造,在1960年下水,最后于1961年服役。不久企业号在古巴导弹危机中封锁古巴海域,然后在大西洋及地中海执勤,并曾在不补充燃料的情况下环球航行一圈。1965年企业号由大西洋调往太平洋舰队,先后七次派往参与越战,并在战争结束前夕参与西贡市常风行动的撤侨行动。除大型战争外,企业号也参与冷战时期多场地缘政治事件,包括1963年复兴党伊拉克叙利亚军变夺权后到黎巴嫩戒备、1971年印巴战争时开往印度外海宣示力量、普韦布洛号扣留事件EC-121击落事件发生后到朝鲜外海巡弋、向乌干达总统“苏格兰王”伊迪·阿敏施压、参与环太平洋演习、拯救越南船民、到北太平洋向苏联示威、1986年在利比亚拦截苏联飞机、于两伊战争期间护卫进出波斯湾的油轮、与伊朗海军交战以及介入菲律宾政变等等,其足迹遍布全球。

踏入1990年代,企业号调回大西洋,并在地中海及阿拉伯海执勤。期间企业号曾派往亚得里亚海,到发生种族屠杀的前南斯拉夫地区支援北约维和部队;又曾介入伊拉克的库尔德内战,在沙漠打击行动及沙漠之狐行动空袭伊拉克的军事据点。1990年代末,企业号开始参与南方守望行动,并在2001年九一一袭击后率先参与持久自由行动阿富汗战争。踏入21世纪,企业号在伊朗核问题上扮演美国的外交施压角色,亦曾应对索马里海盗问题。

企业号在美国海军服役51年,是海军在役最长的航空母舰。企业号在2012年12月1日举行退役仪式,由于移除核反应堆时必须先拆解大面积舰体,再加上保留舰岛的成本过高,故此海军将会把企业号全舰拆解,而不保留作博物馆舰。在企业号的退役典礼上,美国海军部长宣布将筹建中的一艘福特级航空母舰命名为企业,以为承传。2017年2月3日,企业号正式从海军退役除籍,预备全面拆解。下一艘企业号航空母舰预计于2025年开始服役。

建造、古巴导弹危机及大西洋服役

企业号在1958年2月4日于纽波特纽斯造船及船坞公司开始建造,在1960年9月24日下水,由时任美国海军部长威廉·法兰克(William B. Franke)夫人掷瓶。1961年11月25日,企业号正式服役,并在次月编入美国大西洋舰队[3]

1962年1月12日,企业号到外海训练飞行员,稍后编为水星-大力神6号的海面救援舰。由于航天器发射日期延迟,企业号最终要返回诺福克海军基地预备试航,而救援舰则改由伦道夫号航空母舰负责。2月5日企业号到加勒比海试航训练,途经梅港及关塔那摩湾,并试飞A-5攻击机,于4月8日返抵诺福克。企业号进入船坞检修前,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曾与多名政要登舰检阅。[3]

1962年6月19日,企业号再到外海训练,并在7月4日美国国庆日到访波士顿。接着企业号与福莱斯特号航空母舰等参加大西洋舰队年度演习,于7月12日返抵诺福克,预备首次远洋巡航。[3]8月3日企业号离开诺福克,并先后到访直布罗陀戛纳那不勒斯及苏达湾(Souda Bay,位于克里特西北部),期间两次与北约成员国海军作联合演习,而意大利总统安东尼奥·塞尼(Antonio Segni)亦曾登舰参观。9月28日企业号于苏达湾为罗斯福号航空母舰接替,在10月11日返抵诺福克。[4]

企业号返港后仅数日,肯尼迪于10月19日下令派海军封锁古巴,以阻止苏联建造导弹基地,古巴导弹危机爆发。当日企业号即时前往加勒比海,在21日与舰队会合,开始频密派出机队巡逻,在古巴外海设下封锁线。26日,苏联拒绝停建导弹基地,而27日美国海军向一艘潜艇投下警告性深水炸弹,几乎令潜艇舰长发射核弹。数日后,美苏之间达成秘密协议。苏联同意中止兴建导弹基地,而美国则解除封锁。危机方告结束。[5]11月21日肯尼迪公开宣布解除封锁,而企业号则在12月8日返抵诺福克。稍后企业号曾试飞A-6A攻击机E-2A预警机[4][6]

1963年2月6日,企业号第二次前往地中海巡航,并先后到访戛纳、雅典巴勒莫、那不勒斯、科孚岛塔兰托罗德岛。由于伊拉克叙利亚先后发生斋戒月政变(Ramadan Revolution)及三月八日革命,复兴党以军变执政,引发地区局势紧张。企业号被派往地中海东部警备,并到访贝鲁特示警。稍后企业号回访热那亚马略卡岛巴塞罗那,与各北约成员国海军交流,同时进行演习。8月24日企业号为独立号接替,在9月4日返抵诺福克。接着企业号主要留在港口休整,或到近海训练。[4][7][6]

1964年2月8日,企业号第三次前往地中海,并在22日接替返国的独立号,然后如常与本国及北约海军军舰演习。由于塞浦路斯的希腊及土耳其族群冲突加剧,企业号在到访伊斯坦堡后,转到塞浦路斯外海警备一周,然后才回访西地中海的戛纳、那不勒斯及热那亚。5月13日,企业号与长堤号及班布里奇号两艘核动力军舰合组演习,预备进行代号海环行动(Operation Sea Orbit)的环球航行。7月29日企业号正式为福莱斯特号接替,然后在31日组成第1特遣舰队,开始环球航行,而海狼号核潜艇则在稍后加入。舰队先后驶过象牙海岸南非好望角肯尼亚巴基斯坦印尼澳洲纽西兰合恩角阿根廷巴西,与多国进行外交及军事交流,包括与英国皇家海军胜利号航空母舰(HMS Victorious, R38)演习。10月3日企业号返抵诺福克,然后稍事休整。11月2日企业号进入船坞补充核燃料,同时进行各项翻修,包括增设综合作战情报系统及更换电子系统等。[8]

越战及太平洋舰队

第二至第四阶段滚雷行动

1963年3月,企业号第二次前往地中海巡航,并接替返国的罗斯福号。企业号不单是全球第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同时亦是世上舰体最长船舰。为突显企业号的庞大舰体,罗斯福号的水兵刻意将一艘快艇改装成“企业号”,以为比较及娱乐。
1963年3月,企业号第二次前往地中海巡航,并接替返国的罗斯福号。企业号不单是全球第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同时亦是世上舰体最长船舰。为突显企业号的庞大舰体,罗斯福号的水兵刻意将一艘快艇改装成“企业号”,以为比较及娱乐。

企业号要到1965年6月才翻修完毕。此时美国已扩大于越战的军事行动,首阶段滚雷行动在3月开始,而针对寮国东南部胡志明小道的钢虎行动(Operation Steel Tiger)在4月开始;针对北越地对空导弹的铁手行动(Operation Iron Hand)亦在8月开始。[9]然而,美军的轰炸行动成效仍然有限,故海军决定将企业号调入太平洋舰队,以强化打击力量。6月至10月期间,企业号留在近海试航及训练,预备前往越南战场。[10]

10月26日,企业号离开诺福克,启程前往西太平洋。11月20日企业号在马六甲海峡外海接替独立号,然后到苏比克湾整装。12月2日,企业号抵达南越外海的迪西站(Dixie Station),开始派飞机支援友军,并轰炸边和市外的越共游击队阵地。企业号也曾接待多名国内国外政客,观摩航母舰上作业,当中包括南越总理阮高祺[10][11]

12月16日,企业号转到北面的洋基站,开始轰炸非军事区的敌军目标。22日企业号、提康德罗加号小鹰号三艘航母作联合攻击,派出超过100架飞机,攻击汪秘镇(Uông Bí)的火力发电厂;该处的发电厂供应河内市约三分之一的电力,以及海防市接近全部电力。这也是美军首次获准攻击北越工业设施。[9]三舰机队分别在下午3时、3时30分及4时发动攻击,企业号由北面进攻;提康德罗加号与小鹰号则由南面进攻。攻击重创发电厂,使河内及海防电力供应锐减。[12]25日圣诞节,詹森下令美军停止空袭非军事区,以向北越释出善意,重开停火谈判;但北越却于1966年1月4日斥之为假意。在这段时期,企业号回到南方迪西站执勤,并与汉考克号及提康德罗加号攻击南越境内的越共阵地,在17日进入苏比克湾稍作休整,最后于26日到访香港。企业号的到访一度引起北京政府及香港左派不满。[9][10][11][13]

1966年2月1日,企业号离开香港,在4日返抵迪西站执勤。詹森在1月31日宣布开始第三阶段的滚雷行动,但仍局限于北越南部,并禁止攻击北部的米格机场及工业设施,使北越可大量运输各种防空炮、面对空导弹及雷达设施到南方;美军的飞机损失因此逐渐增多。[14]企业号先在9日及10日派出机队,支援美国第一步兵师第一旅扫荡平阳省的越共阵地(行动代号Operation Quick Kick IV)。接着企业号调回洋基站,先后空袭了清化市荣市的军事设施,以及北纬17度以北的越共运输路线。然而强烈东北季候风使越南天气恶劣,削弱空袭成效。23日企业号前往苏比克湾休整,在25日抵达。菲律宾总统马可斯在3月11日曾登舰参观,而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则在14日两国联合防空演习时登舰检阅。 [13][11]

3月16日企业号再次回到洋基站执勤,空袭北越运输路线。由于天气恶劣,再加上北越防空火力与日俱增,美国舰队的空袭成效甚为有限,而折损却相对大增。在16日至25日之间,企业号的第9航空团一共有六架飞机遭防空炮或地对空导弹击落。[13]针对日益增多的地对空导弹,海军开始为航空母舰飞机搭载AGM-45百舌乌反辐射导弹,以协助摧毁地面导弹发射台;又以混编机种的方式编组攻击机队,分配攻击任务及目标,然后命各艘航空母舰一同出击,以应付北越密集的防空导弹。这些大型混合机队攻击任务亦称为Alpha Strikes。[14]4月1日,詹森下令展开第四阶段滚雷行动,将海空军的执勤范围再作划分,但仍然禁止攻击主要工业设施。[15]企业号在该星期集中空袭荣市的补给设施,然后于4月14日返抵苏比克湾休整。[13][11]

4月22日,企业号回到越南外海,并再次空袭非军事区及胡志明小道等地的补给路线,亦开始攻击越共的河道运输。稍后企业号一度转到南方,空袭湄公河德尔塔一带的越共据点。但不久美军为集中舰队打击力量,决定将企业号、汉考克号、突击者号四艘航母集中在洋基站,仅留下辅助攻击航母无畏号于南面支援。[16]然而在恶劣天气下,企业号等舰的攻击仍备受限制。5月15日企业号返抵苏比克湾,旋即要离港避风,到20日才得以入港短暂休整。[13][11]

5月23日,企业号又再返抵洋基站。针对北越大幅增加的水路运输,企业号连日派飞机攻击河道上的运输舰只,又猛烈空袭北越重要港口城市边水。6月初企业号更获准攻击南定市的港口,以干扰海防市河内市的补给。然而此类攻击仅为特例,对北越的整体运输影响不大。6月5日企业号离开越南,并在10日到苏比克湾卸载武装,预备返国。21日企业号穿越金门大桥,抵达新母港阿拉米达,稍后进入旧金山海军船坞翻修。在船坞期间,企业号重修了舰上四门弹射器,更新舰上航空设施,并安装了RIM-7海麻雀导弹[13][11]

第四及第五阶段滚雷行动

1964年7月31日,企业号、长堤号及班布里奇号三艘核动力军舰正进行环球航行,以宣示美国海军力量。企业号的官兵在飞行甲板排出著名的“E=mc²”质能等价公式,以纪念于核能有重要贡献的爱恩斯坦。
1964年7月31日,企业号、长堤号及班布里奇号三艘核动力军舰正进行环球航行,以宣示美国海军力量。企业号的官兵在飞行甲板排出著名的“E=mc²”质能等价公式,以纪念于核能有重要贡献的爱恩斯坦

1966年9月初,企业号完成翻修,并开始在近海试航及训练。舰上第9航空团也首次编组可在恶劣天气执勤的A-6A攻击机。11月19日企业号离开阿拉米达,第二次部署到越战战区。企业号途经珍珠港及苏比克湾,在12月18日抵达洋基站作战,开始空袭荣市及河静市的铁路、公路及其他补给设施。[13]

企业号重返战场时,第四阶段滚雷行动仍在进行,但美军在6月底开始了POL攻击行动,准许航母轰炸北越的储油设施及工业设施;海军与北越的米格机也有多次交火。[14]然而企业号仅参战一周,詹森在25日圣诞节再次下令美军停火48小时,并在1967年元旦作另一次48小时停火。[14][17]停火后企业号的A-6A攻击开始在夜间及雨天出勤,并轰炸清化市、河静市及宁平市周边的铁路设施,避过北越日间密集的防空火炮。1月16日企业号前往苏比克湾休整,再在稍后到访马尼拉[18][11]

1967年2月1日,企业号回到洋基站作战。由于空袭一直未能迫使北越重返谈判,美军再次计划加强滚雷行动,并要求准许攻击更多北越重要据点,以阻止北越从中国、柬埔寨及寮国等地获得补给。[19][20]8日美军开始为期48小时的越南春节停火令,并预定停火结束后开展第五阶段滚雷行动。不过由于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在13日访问伦敦,詹森在权衡外交形势后,在14日才批准行动开始。[21]企业号在24日率先空袭了河内及海防市外的火力发电厂,再在26日开始于红河布置水雷,以打击北越补给线。[22][18]3月2日企业号返航苏比克湾,再于14日转抵香港休假,并停泊到青洲外海。[11]

3月22日,企业号重返洋基站作战。詹森再批准美军攻击海防及河内更多目标,但禁止攻击区继续保留。[19]接着企业号先后空袭了海防外的海军船坞、北江市的火力发电站及太原市的钢铁厂。执勤期间,南越将军阮文绍、总理阮高祺及美国陆军将领威廉·威斯特摩兰曾登舰颁发军奖。4月17日企业号前往苏比克湾休整,于19日抵达。[18][11]

4月29日,企业号回到前线执勤。舰队在5月进一步增加飞机出击数,去空袭北越多处目标;到5月底河内市中心附近的军营亦首次遭美军攻击。不过空袭不久,华府重申河内市中心为禁止攻击区。[20]企业号先后攻击了北宁市郊的军营、海防海军船坞及北江一带的火力发电厂与炼油厂,同时空袭了白马市的米格基地。5月27日企业号到苏比克湾休整,于29日抵达。[18][11]

6月5日,企业号返抵洋基站作战。舰队加倍空袭北越各地的补给路线,而企业号则先后空袭鸿基市海阳市的铁路系统,也攻击过北越的防空导弹发射台。20日企业号将部分武装转移到无畏号,然后启程返国。稍后企业号途经苏比克湾,于7月6日返抵阿拉米达,并进入船坞维修。9月企业号完成维修,留在近海试航训练。[18][11]

春节攻势及越南化时期

1969年1月14日,企业号在夏威夷外海训练时,一架F-4战斗机的苏尼火箭意外爆炸,波及多架飞机,引发燃烧超过三小时的大火。由于企业号采用装甲甲板,故此受损相对轻微。相中可见企业号舰艉因500磅炸弹爆炸产生的弹坑。
1969年1月14日,企业号在夏威夷外海训练时,一架F-4战斗机的苏尼火箭意外爆炸,波及多架飞机,引发燃烧超过三小时的大火。由于企业号采用装甲甲板,故此受损相对轻微。相中可见企业号舰艉因500磅炸弹爆炸产生的弹坑。

1968年1月3日,企业号离开阿拉米达,途经珍珠港,在19日先访问佐世保。这是日本广岛原爆长崎原爆以来,首次有核动力军舰进入日本港口;再加上日本当时的反战呼声高涨,又值学运及工潮顶峰,企业号的到访便引起极大反感,佐世保市更出现大规模反美示威。[23][24]

企业号在1月23日离开佐世保,原订前往越南战场。然而同日朝鲜扣留普韦布洛号通用环境研究舰,朝鲜半岛局势突趋紧张。企业号及正在休整的突击者号随即前往日本海戒备。然而朝鲜此举意在分散美国兵力。29日美国对北越的三日春节停火令开始生效,同日北越放弃游击战,发动大规模的春节攻势,试图一举攻陷南越。越南战况随即吃紧。[25][26]企业号要到2月16日才离开日本海,再途经苏比克湾,于21日抵达洋基站执勤。接着企业号空袭了非军事区的北越阵地,同时参与尼加拉瓜行动,集中支援溪生战役的美军陆战队,并攻击清化、荣市及南北越各地的公路。2月26日,詹森批准攻击河内港口。此时北越攻势已开始崩溃;美军亦因季候风转趋强烈,使天气恶劣,而要减少出击,双方再次谈判停火。[27][28]3月13日,企业号的机队更炸毁了海防市郊的铁路及公路两用桥。18日企业号离开前线,于20日抵达苏比克湾休整。[24][11]

3月27日,企业号返抵洋基站作战。31日詹森宣布不再连任总统,并于同日命海空军停止攻击北纬20度以北的北越目标,仅可攻击北越于南越的进攻部队。提康德罗加号等随即减少出击,仅恢复钢虎行动,攻击寮国的胡志明小道补给线;同时空袭荣市的燃油设施及机库。到4月3日,詹森进一步将禁止攻击带南移至北纬19度。[28]企业号在15日曾截击北越一支运输车队,最后在24日再次到苏比克湾休整。[24][11]

5月2日企业号又再回到洋基站。海军此时集中打击北越往南的补给线,又攻击河静省、荣市及演州县(Diễn Châu)三地之间的北越军据点,迫使北越逐步后撤。[29]企业号在5月8日扫荡了荣市西北方的燃油及弹药库,次日企业号一架F-4B战斗机更击落了一架米格-21,是第九航空团于越战的首次空战胜利。13日巴黎和谈重开后,美军的出击数开始下降,而企业号则在20日前往苏比克湾及香港休假。[30][24][11]

6月1日企业号回到洋基站执勤,并如常派飞机侦察海岸,攻击北越补给线等等。舰队飞机出击数继续因停战和谈而下降,而企业号在26日离开洋基站,启程返国。7月18日企业号返抵母港阿拉米达,及后主要在美国西北海域及近岸训练演习。[24][11]

越南化时期、复活节攻势与美国停火

1973年1月初,美国第77特遣舰队正在越南外海执勤。相中的四艘航母分别为企业号(中央)、奥里斯卡尼号(右方)、星座号(上方)及萨拉托加号。企业号在1965年由大西洋调到太平洋舰队,以强化美国于越战的空中打击力量。由于企业号的机动力远较其他航母优胜,又可搭载埃塞克斯级无法使用的A-6全天候攻击机,特别适合于天气时常恶劣的越南作战。然而相片拍摄时美国已即将与北越停火,企业号的飞机转为到寮国及柬埔寨执勤。
1973年1月初,美国第77特遣舰队正在越南外海执勤。相中的四艘航母分别为企业号(中央)、奥里斯卡尼号(右方)、星座号(上方)及萨拉托加号。企业号在1965年由大西洋调到太平洋舰队,以强化美国于越战的空中打击力量。由于企业号的机动力远较其他航母优胜,又可搭载埃塞克斯级无法使用的A-6全天候攻击机,特别适合于天气时常恶劣的越南作战。然而相片拍摄时美国已即将与北越停火,企业号的飞机转为到寮国及柬埔寨执勤。

1969年1月6日,企业号前往珍珠港训练演习。14日早上8时19分,企业号正在夏威夷外海预备派出飞机之际,舰艉一架F-4战斗机挂载的四支苏尼火箭遇热爆炸,旋即点燃该架F-4的航空燃料,引发大火。1分钟后,大火引爆F-4另一边机翼的三支苏尼火箭,炸穿飞行甲板,使火势蔓延至下层甲板。不久六枚Mk 82 500磅炸弹接连爆炸,进一步加剧火势。大火在三小时后方告扑灭,舰上一共有28人死亡,344人受伤,17架飞机受损,而另外15架飞机则报销。[31]次日企业号旋即进入珍珠港船坞维修,直到3月4日才告完工。11日企业号启程前往西太平洋,在31日开始在洋基站外海执勤。[24][11]

此时美国舰队主要派飞机到到南越及柬埔寨执勤,偶尔亦派飞机到北越各地侦察。4月15日,朝鲜击落美军一架EC-121侦察机,造成31名美军死亡,朝鲜半岛局势又再紧张,美国随即派舰队到朝鲜海面示威。16日企业号离开越南,并在黄海与提康德罗加号、大黄蜂号及突击者号会合,作警戒巡逻。事件逐步降温后,企业号先后到访苏比克湾及新加坡,在5月31日才回到洋基站执勤。由于新任总统尼克逊推行越南化政策,美军正逐步淡出战争,海军只派飞机攻击胡志明小道,间中亦攻击非军事区附近的北越补给点,并可以在指定情况下向北越防空炮还火攻击。6月18日企业号启程返国,在7月2日返抵阿拉米达。接着企业号绕道合恩角,在8月12日进入东岸的纽波特纽斯船坞维修,并更换核燃料。[24][11]

1971年初企业号完成维修,在试航后回到母港阿拉米达,并换上第14航空团。稍作训练后,6月11日企业号再次前往西太平洋,途经珍珠港及苏比克湾,在7月15日抵达洋基站,并如常派飞机到寮国作战。12月印巴战争爆发,美国为表支持巴基斯坦,而派企业号到印度洋及安达曼海演习。[32]1972年1月25日企业号返航美国,在2月12日返抵阿拉米达。3月30日北越发动复活节攻势,但企业号仍旧留在本土近海训练。[33][11]

1972年9月12日,企业号再次前往西太平洋,在10月3日开始在洋基站作战。此时北越攻势早被美军第一阶段后卫行动(Operation Linebacker I)击溃,但舰队继续空袭北越境内设施。12月11日至17日期间,企业号到香港休假;由于北越与美国谈判破裂,尼克逊18日宣布开始第二阶段后卫行动(Operation Linebacker II),加倍空袭北越,更大幅增派B-52轰炸机,连日轰炸河内及海防市内多处受严密防御的据点。[34]企业号在19日回到洋基站作战,除了在圣诞节短暂停火,其余时间均派飞机轰炸北越工业设施。 [35]

1973年1月8日,基辛格黎德寿在巴黎重开谈判,而舰队出击数也随之逐步降低,并在15日完全停止轰炸北越。企业号等改为派飞机到寮国及柬埔寨,空袭该处的共产党游击队,而同月27日巴黎和平协约终于签订,美国与北越停火。2月5日企业号开始派飞机到东京湾扫雷,任务完成后又到访新加坡,最后到台湾与中华民国空军作联合演习。5月28日企业号由苏比克湾启程返国,于6月12日返抵阿拉米达。8月2日企业号进入布雷默顿船坞维修改建,以搭载新式的F-14战斗机[36]

1974年1月20日,企业号离开船坞,留在近海训练,并在3月先后试飞了F-14战斗机及S-3反潜机。到9月17日,企业号离开母港阿拉米达,先后到夏威夷及菲律宾演习,并在11月到香港休假。12月企业号短暂到南越外海执勤,在1975年1月到波斯湾巡航,并途经迪戈加西亚岛。2月5日企业号到访蒙巴萨,但不久毛里求斯热带气旋吹袭,企业号在12号转抵路易港,并派员到陆上协助救灾。2月底企业号回到西太平洋演习。[37][38]

1975年3月10日,北越派军攻击越南中央高地的要害邦美蜀市,而南越总统阮文绍却在3月17日宣布弃守中央高地,命南越军队后撤,使南越国境一夕之间无险可守。不久各处的南越军队开始溃散,而北越则乘势加速向南突进;柬埔寨等地的共产势力亦加速进攻政府军。[39]由于东南亚的局势已无法挽回,美国下令军队预备撤侨。3月28日至4月9日之间,企业号在南越外海戒备,然后为中途岛号接替,到苏比克湾休整。这使企业号错过了12日撤走金边人员的鹰迁行动(Operation Eagle Pull)。[38]

企业号在菲律宾休假时,汉考克号刚好临时改装为两栖攻击舰,以腾出空间接载美国侨民及其他难民。结果企业号暂时接收了驻汉考克号的第21航空团,在4月15日回到越南外海。29日常风行动(Operation Frequent Wind)开始,美军开始撤走西贡人员。汉考克号、中途岛号及其他两栖攻击舰不断派直升机到西贡撤侨,而企业号及珊瑚海号则派战机掩护,确保美军撤退路线安全。这也是企业号的F-14战斗机首次参与的战争任务。4月30日早上,美军最后一架直升机离开西贡,而北越坦克则在接近中午驶入统一宫。越战至此正式结束。[38]

企业号在苏比克湾卸载后,启程返航阿拉米达,在5月20日抵达,然后留在近海训练或船坞维修。[38]

印度洋及太平洋巡航

1975年5月20日,企业号即将返抵母港阿拉米达,舰上飞行甲板挤满了海军陆战队的直升机。一个月前北越即将攻灭南越,美国派海军执行常风行动,撤走西贡侨民。企业号当时主力派飞机作空中掩护,而甲板上的陆战队直升机则从其他航母及两栖攻击舰起飞载人。斜角飞行甲板可见企业号新装备的F-14战斗机。
1975年5月20日,企业号即将返抵母港阿拉米达,舰上飞行甲板挤满了海军陆战队的直升机。一个月前北越即将攻灭南越,美国派海军执行常风行动,撤走西贡侨民。企业号当时主力派飞机作空中掩护,而甲板上的陆战队直升机则从其他航母及两栖攻击舰起飞载人。斜角飞行甲板可见企业号新装备的F-14战斗机。

1976年7月30日,企业号第八次前往西太平洋,并到访珍珠港、苏比克湾、香港及霍巴特,先后与日本海上自卫队皇家澳洲海军演习。1977年初企业号进入印度洋,并在2月19日到访蒙巴萨。期间乌干达总统伊迪·阿敏下令禁止美国公民离开边境,以报复大半年前美国默许以色列发动恩德培行动,营救于乌干达境内遭挟持的人质。企业号随即离开与乌干达敌对的肯尼亚,在2月25日到乌干达外海警备,直到美国与乌干达在外交上解决危机后,才启程返回西太平洋。3月28日企业号返抵母港阿拉米达,并留在近海训练。[40][41]

1978年4月4日,企业号第九次部署到西太平洋,并先参与该年度的环太平洋演习。接着企业号先后到访苏比克湾、香港、费勒芒图、及新加坡,并与皇家澳洲海军演习。航行期间,企业号曾在南中国海救起越南船民,亦多次遭遇苏联侦察舰只及飞机。9月中企业号与中途岛号在冲绳海域作两栖登陆演习后,启程返回美国,于10月30日返抵阿拉米达,然后留在近海训练。[42]1979年1月,企业号进入布雷默顿海军船坞,进行维期36个月的大修,当中包括更换原有的相控阵雷达、维修核反应堆、更新通讯设备等等。[43]

1982年2月2日,企业号完成维修,开始在近海试航训练,并换驻第11航空团。9月1日企业号第10次部署到西太平洋,但先到阿留申群岛中途岛号航空母舰会合,作联合演习。这是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首次派出多艘航空母舰到该处演习。为表抗议,苏联即时举行反演习,派轰炸机模拟空袭海上的两支航空母舰编队。[44]演习后企业号途经日本海、苏比克湾及新加坡,并前往印度洋,期间再次救起小量越南船民。企业号在11月初到访蒙巴萨,改到北阿拉伯海巡航,在1983年初回到西太平洋,并先后到访香港及佐世保。是次到访佐世保再未出现大规模反美示威。3月底到4月初,企业号与中途岛号及珊瑚海号会合,在西北太平洋作联合演习,最后在4月28日返抵阿拉米达。[45]

1984年5月30日,企业号第11次部署到西太平洋,并再次参与环太平洋演习。稍后企业号途经苏比克湾及香港,在8月24日接替返国的美利坚号,开始在北阿拉伯海巡航,为两伊战争一事戒备。11月5日企业号返航西太平洋,在侦察越南金兰湾的苏联基地后,于12日进入苏比克湾休整。19日企业号与中途岛号及卡尔文森号在日本海演习,最后在12月20日返抵阿拉米达。[46]整个1985年,企业号均留在近海训练演习。11月2日企业号演习期间触礁受损,而要回到船坞维修。[47]

1986年1月13日,企业号再次前往西太平洋及印度洋巡航,并在2月17日进入苏比克湾。同月25日菲律宾爆发人民力量革命,总统马可斯被推翻下台,并流亡美国。企业号延长在苏比克湾停留时间,以宣示力量。3月初企业号途经新加坡,到印度洋与巴基斯坦海军演习,期间企业号曾遭正在演习的印度海军飞机侦察,而苏联侦察部队则紧接而来。在卡拉奇停泊后,企业号前往阿拉伯海及阿曼湾巡航,并以马西拉岛为执勤期间的休整站。4月15日大西洋舰队两艘航母空袭利比亚,企业号先留在亚丁湾戒备,然后在29日横越苏伊士运河,前往利比亚外海。这是企业号22年来首次返回地中海。稍后企业号主要拦截从利比亚升空的苏联飞机,并先后到访那不勒斯、土伦西西里奥古斯塔港。6月25日企业号启程返回美国西岸,先后途径直布罗陀、好望角、澳洲珀斯、苏比克湾及珍珠港,最后在8月13日返抵阿拉米达,并进入船坞维修。[48]

1987年,企业号大部分时间均在西岸训练演习,并在8月参与西雅图每年举办的海洋节。10月25日,企业号再到阿拉斯加外海演习,于11月24日返抵阿拉米达。由于卡尔文森号在1月曾进入白令海峡,是次演习再次引起苏联抗议。[49][50]

1988年1月5日,企业号第13次前往西太平洋及印度洋巡航,后与菲律宾、印尼及新加坡海军演习。2月企业号到北阿拉伯海,与法国海军克列孟梭号航空母舰一同执勤。其时伊拉克伊朗经常攻击波斯湾的油轮,企业号参与挚诚意志行动(Operation Earnest Will),协助保护悬挂美国旗帜的油轮,并多次拦截伊朗船只及苏联飞机。4月14日美国海军导弹护卫舰罗伯特号(Samuel B. Roberts, FFG-58)遭伊朗水雷重创,为报复损失,18日美军发动螳螂行动(Operation Praying Mantis),进攻伊朗军队驻扎的两座钻油台,而企业号则派飞机作空中支援。伊朗先后派出护卫舰、快艇及F-4战斗机应战,双方水面军舰在海上交火,并以反舰导弹互相攻击。企业号的A-6攻击机先与斯特劳斯号驱逐舰击沉了萨汉德号护卫舰(Sahand, سهند),再重创撒巴兰号护卫舰(Sabalan, سبلان)。为免事态失控,舰队在击伤撒巴兰号后撤退,恢复护航任务。5月18日企业号为福莱斯特号接替,返回西太平洋,并到访苏比克湾、香港及釜山。6月23日企业号与卡尔文森号再到阿拉斯加演习,在28日到西雅图休整,最后于7月3日返抵阿拉米达。[51]

1989年9月17日,企业号最后一次离开阿拉米达,前往西太平洋巡航,然后调回大西洋舰队。10月中企业号与卡尔文森号、新泽西号战列舰密苏里号战列舰合组,先后与日本海上自卫队及韩国海军演习,然后到访香港及菲律宾。同年12月菲律宾再发生政变,在阿基诺夫人的请求下,老布什派企业号及中途岛号到菲律宾外海戒备,并派战机封锁叛军控制的机场,使政变迅即瓦解。接着企业号到访新加坡及芭堤雅,然后到北阿拉伯海参与护航行动。1990年2月企业号离开阿拉伯海,绕道南大西洋及里约热内卢,在3月16日进入诺福克军港。[52]

1991年1月1日,企业号进入纽波特纽斯船坞作现代化改修,并第三次补充核燃料。这使企业号错过同年爆发的海湾战争[53]

大西洋舰队与中东冲突

1986年9月17日,企业号、特鲁斯顿号及阿肯色号三艘核动力军舰正在海上航行,纪念25年前第1特遣舰队的环球航行。越战结束后,企业号曾部署到多个海域,既参与了两伊战争期间的油轮护航,与伊朗海军于波斯湾交火,又曾封锁利比亚空域,到菲律宾戒备政变,拯救南中国海的越南船民,以至到北太平洋威吓苏联。
1986年9月17日,企业号、特鲁斯顿号及阿肯色号三艘核动力军舰正在海上航行,纪念25年前第1特遣舰队的环球航行。越战结束后,企业号曾部署到多个海域,既参与了两伊战争期间的油轮护航,与伊朗海军于波斯湾交火,又曾封锁利比亚空域,到菲律宾戒备政变,拯救南中国海的越南船民,以至到北太平洋威吓苏联。

1994年9月27日,企业号完成维修,留在近海试航训练,并换上第17航空团。[54]要到1996年6月28日,企业号才再次部署外海,前往地中海及阿拉伯海巡航,并在7月中派飞机到波斯尼亚执勤,以履行波斯尼亚战争岱顿停火协定,由北约维和部队监督停火。接着企业号到访马略卡岛、戛纳、苏达湾及罗得岛,在9月15日横越苏伊士运河,进入阿拉伯海。其时伊拉克正受库尔德内战波及,美军在9月3日发动沙漠打击行动(Operation Desert Strike),派卡尔文森号战斗群攻击伊拉克多处军事据点,试图迫使萨达姆撤走围攻埃尔比勒的军队。企业号自9月到11月开始参与南方守望行动,以维系联合国设下的禁飞区。11月25日企业号启程返国,并途经那不勒斯,最后于12月20日返抵诺福克。[55]1997年,企业号主要留在船坞维修。[56]

1998年11月6日,企业号搭载第3航空团,再次前往地中海及阿拉伯海巡航,在19日横越苏伊士运河,然后于23日接替艾森豪威尔号航空母舰,参与南方守望行动。12月16日,美国以萨达姆违反联合国安理会687号决议,发动沙漠之狐行动,轰炸伊拉克多处军事设施。企业号与卡尔文森号在16日至19日参与空袭,然后恢复南方守望行动。12月底企业号返回地中海,并先后到访苏达湾、安塔利亚利佛诺的里雅斯特。期间科索沃再有阿尔巴尼亚人塞尔维亚人屠杀,企业号进入亚得里亚海巡航,到1999年3月18日才回到阿拉伯海执勤。4月12日企业号启程返国,于6月20日返抵诺福克,再次进入船坞维修。整个2000年,企业号均留在近海训练。[57]

反恐战争及地区危机

2001年5月16日,企业号正与法国海军戴高乐号航空母舰在海上演习。企业号在1990年调回大西洋舰队,并长期在地中海及北阿拉伯海执勤。同年9月10日企业号部署完毕,并启程返国,但次日美国发生九一一恐怖袭击,使企业号即时参与首阶段的持久自由行动。
2001年5月16日,企业号正与法国海军戴高乐号航空母舰在海上演习。企业号在1990年调回大西洋舰队,并长期在地中海及北阿拉伯海执勤。同年9月10日企业号部署完毕,并启程返国,但次日美国发生九一一恐怖袭击,使企业号即时参与首阶段的持久自由行动

2001年4月25日,企业号搭载第8航空团,前往大西洋及阿拉伯海执勤。稍后企业号到访马略卡岛、戛纳、那不勒斯、英国朴次茅斯、里斯本及罗得岛,并曾与戴高乐号航空母舰演习。8月企业号进入阿拉伯海,接替返国的星座号,开始执行南方守望行动。8月25日企业号到访杜拜的捷贝阿里港(Jebel Ali),留在波斯湾执勤。9月10日企业号离开霍尔木兹海峡,预备经好望角返回诺福克。[58]

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九一一恐怖袭击。企业号闻讯后即时调头,立即赶往巴基斯坦100哩外海,恢复南方守望行动,为第一艘抵达该处的美国军舰。9月16日企业号为卡尔文森号接替,旋即调往北阿拉伯海待战。10月6日美国持久自由行动开始,阿富汗战争爆发。企业号开始昼夜派飞机轰炸塔利班据点,甲板飞行作业更曾持续36小时。25日企业号为罗斯福号接替,途经苏达湾,在11月10日返抵诺福克,预备进入船坞维修。12月7日,总统小布什珍珠港事件60周年纪念日,到企业号发表演说,并展望美国发动的反恐战争前景。[58][59]

2003年5月6日,企业号换驻第1航空团,开始在近海试航训练。8月28日企业号再次前往阿拉伯海,在10月13日横越苏伊士运河,再在22日进入霍尔木兹海峡,开始参与阿富汗及伊拉克战争。此程也是F-14战斗机最后一次在舰上执勤。11月5日至15日,企业号参与了分解山脉行动(Operation Mountain Resolve),派飞机支援联军空降兴都库什山脉,并击毙阿富汗伊斯兰协会(Hezbi Islami)的武装人员。16日至18日企业号又参与铁锤行动(Operation Iron Hammer),支援美军于巴格达搜捕伊拉克游击队。12月21日企业号到巴林麦纳麦休假,在2004年2月初启程返国,并途经那不勒斯,最后于2月29日返抵诺福克,再次进入船坞待命。[60]

2005年10月,企业号完成维修,再在近海试航训练。到2006年5月2日,企业号再次前往阿拉伯海,并先后到访斯普利特及苏达湾。其时正值伊朗核问题恶化,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刚在4月11日宣布伊朗成功提炼浓缩,企业号的部署便引来媒体猜测。企业号在6月29日通过霍尔木兹海峡,开始支援伊拉克战事。7月5日朝鲜试射多枚大浦洞二型导弹,而企业号却在6日离开阿拉伯海,前往阔别多时的西太平洋,并先后于7月18日及27日到访釜山及香港。8月企业号到访新加坡及吉隆坡,然后重返北阿拉伯海执勤。11月1日企业号返航美国,在7日到里斯本休假,最后于18日返抵诺福克。[61]

2007年7月7日,企业号再次前往阿拉伯海,先与北约海军演习,然后到访戛纳。8月1日企业号横越苏伊士运河,并在5日开始在阿拉伯海执勤。由于11月初美军将所有F-15战斗机停飞,以全面检查机件,避免发生解体事故,企业号的F/A-18战斗机一度暂代空军出缺,为美军提供对地密接支援。12月1日企业号启程返国,在19日返抵诺福克。[61]

2008年4月11日,企业号进入纽波特纽斯船坞大修。由于企业号舰龄已高,维修费用不断上升,美国海军军令部长拉夫黑德最终向国会提案,将企业号的退役年期由2014年提前至2012年,使美国在福特号航空母舰下水前只有10艘在役航母。2009年10月国会两院军事委员会通过决议,准许企业号提早退役。[62]2010年4月19日,企业号终于完成维修,并留在近海试航训练。是次维修比原计划超时八个月,费用更高达六亿五千五百万(655,000,000)美金,超支达46%。[63]

2011年1月13日,企业号离开诺福克,再前往阿拉伯海。此时中东地区爆发阿拉伯之春,而利比亚内战也一触即发。企业号先后到访里斯本及马尔马里斯港,在2月15日横越苏伊士运河。其时适逢伊朗宣布将派军舰横越运河,前往叙利亚外海,企业号的动向一度引起传媒猜测。2月18日美国一艘游艇(舰名Quest)遭索马里海盗挟持,海军派企业号战斗群到场处理。当双方人员在斯特雷号驱逐舰谈判期间,斯特雷号突遭海盗发射火箭攻击。舰队即时派员登上游艇,并与海盗驳火。最后美军击毙4人,其余15人投降,4名美国人质安全获救。稍后企业号主要在红海、阿拉伯海及亚丁湾巡航,支援阿富汗战事。至于隶属其战斗群的巴里号驱逐舰,则在奥德赛黎明行动率先向利比亚发射导弹。6月24日企业号启程返国,并途经苏达湾及马略卡岛,于7月15日返抵诺福克。是次巡航企业号一共执行九次反海盗任务,并拘留了18人。11月25日,企业号举行服役50周年生日会。[61][64]

2012年3月11日,企业号离开诺福克,最后一次作远洋巡航。这是企业号第24次部署到海外执勤。28日企业号到访比雷埃夫斯,然后于4月4日横越苏伊士运河,在8日开始在北阿拉伯海执勤。此行企业号如常派飞机支援阿富汗美军,并在波斯湾内巡航戒备。10月12日企业号启程返国,途经那不勒斯,最后于11月4日返抵诺福克,预备退役。 [6][61]

退役及未来状况

企业号在2012年12月1日举行退役仪式。退役后企业号将会卸除核燃料,同时移除核反应堆。由于海军拆除核反应堆时,必须拆解机库两层甲板以下的大部分舰体,故此企业号肯定无法保留作博物馆舰。[65][66][67]至于企业号的舰岛建筑,也因成本过高而无法保留。[68]在企业号的退役典礼上,美国海军部长宣布将筹建中的一艘福特级航空母舰命名为企业,以为承传。[69]

2013年6月20日,企业号由拖船拖离诺福克海军基地,在同日抵达纽波特纽斯造船厂,随即开始拆除核反应堆及卸除核燃料。[70] 移除工序完成后,美国海军在2017年2月3日正式将企业号退役除籍。企业号将继续拆除受辐射污染的舰体,准备拖往美国西岸的普吉湾海军基地全面拆解回收。部分钢材将用作建造新一代的企业号航空母舰。 [71]

  • 11月4日,企业号返抵诺福克,并预备退役。
    11月4日,企业号返抵诺福克,并预备退役。
  • 2012年12月1日,企业号于诺福克举行退役典礼。背景可见林肯号及杜鲁门号正在停泊。典礼上美国海军部长宣布将筹建中的CVN-80命名为企业,以延续企业号舰名。新舰将是美国史上第三艘企业号航空母舰。
    2012年12月1日,企业号于诺福克举行退役典礼。背景可见林肯号杜鲁门号正在停泊。典礼上美国海军部长宣布将筹建中的CVN-80命名为企业,以延续企业号舰名。新舰将是美国史上第三艘企业号航空母舰。
  • 2013年6月20日,企业号由拖船拖往纽波特纽斯造船厂,拆除核反应堆及卸除核燃料。注意舰岛的雷达与天线已经在2013年上半年拆除。企业号虽然已经举行退役典礼,但要到核燃料全数卸除后,才会正式退役。
    2013年6月20日,企业号由拖船拖往纽波特纽斯造船厂,拆除核反应堆及卸除核燃料。注意舰岛的雷达与天线已经在2013年上半年拆除。企业号虽然已经举行退役典礼,但要到核燃料全数卸除后,才会正式退役。

大众文化

企业号曾参与多部电影拍摄,当中包括1986年为海军航空队宣传的《壮志凌云》,以及1990年的《猎杀红色十月》。星际旅行系列电影也有多艘星舰以企业号为名。

荣誉

截至2012年11月,企业号一共获得以下军事奖项:[72]

海军作战行动勋表:
五次
三军部队嘉许奖 海军部队嘉许勋表:
三次
海军部队嘉许奖:
五次
战斗高效勋表:
三次
海军远征奖章:
两枚
国防部服役奖章
三枚
武装部队远征奖章:
10枚
越南服役奖章
11枚战斗之星
西南亚服役奖章:
一枚
反恐战争远征奖章 反恐战争服役奖章 武装部队服役奖章
两枚
人道主义服役奖章:
两枚
海上部署服役勋表:
16次
南越总统部队嘉许勋表
棕榈叶越南英勇十字部队嘉许 北约奖章(前南斯拉夫地区) 科威特解放奖章

参见

  • 企业号:其他同名的船舰或交通工具。

相关条目

注释

  1. ^ CVN-65, Naval Vessel Register, US: Navy 
  2. ^ Friedman 1983,第392页
  3. ^ 3.0 3.1 3.2 企业号1958年至1963年服役报告
  4. ^ 4.0 4.1 4.2 1962年至1966年服役年表
  5. ^ BBC:古巴导弹危机-封锁
  6. ^ 6.0 6.1 6.2 企业号1962年后部署
  7. ^ 企业号1963年服役报告
  8. ^ 企业号1964年服役报告
  9. ^ 9.0 9.1 9.2 Nichols 1987,第152-154页见越南空战年表:1965年。
  10. ^ 10.0 10.1 10.2 企业号1965年服役报告
  11. ^ 11.00 11.01 11.02 11.03 11.04 11.05 11.06 11.07 11.08 11.09 11.10 11.11 11.12 11.13 11.14 11.15 11.16 11.17 Francillon 1988,第132-135页企业号越战巡航、在线及战损纪录。
  12. ^ Gurney 1985,第171页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企业号1966年服役报告
  14. ^ 14.0 14.1 14.2 14.3 Nichols 1987,第154-155页见越南空战年表:1966年。
  15. ^ Francillon 1988,第52页
  16. ^ Gurney 1985,第174页
  17. ^ Gurney 1985,第177页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企业号1967年服役报告
  19. ^ 19.0 19.1 Gurney 1985,第178-179页
  20. ^ 20.0 20.1 Nichols 1987,第155-156页见越南空战年表:1967年。
  21. ^ Francillon 1988,第57页
  22. ^ Gurney 1985,第183页
  23. ^ 1968 in Japan: the student movement and workers' struggles
  24. ^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24.6 企业号1968年服役报告
  25. ^ Gurney 1985,第192-193页
  26. ^ Francillon 1988,第61页
  27. ^ Gurney 1985,第193-194页
  28. ^ 28.0 28.1 Francillon 1988,第62页
  29. ^ Marolda 1994,第112-113页
  30. ^ Francillon 1988,第63页
  31. ^ The USS ENTERPRISE (CVAN-65) fire and munition explosions
  32. ^ Winkler 2000,第138页
  33. ^ 企业号1971年服役报告
  34. ^ Nichols 1987,第159-161页见越南空战年表:1972年。
  35. ^ 企业号1972年服役报告
  36. ^ 企业号1973年服役报告
  37. ^ 企业号1974年服役报告
  38. ^ 38.0 38.1 38.2 38.3 企业号1975年服役报告
  39. ^ Nichols 1987,第161-162页见越南空战年表:1975年。
  40. ^ 企业号1976年服役报告
  41. ^ 企业号1977年服役报告
  42. ^ 企业号1978年服役报告
  43. ^ 企业号1979服役报告企业号1980服役报告
  44. ^ Da Cunha 1990,第225-226页
  45. ^ 企业号1982年服役报告企业号1983服役报告
  46. ^ 企业号1984年服役报告
  47. ^ 企业号1985年服役报告
  48. ^ 企业号1986年服役报告
  49. ^ Da Cunha 1990,第156-157页
  50. ^ 企业号1987年服役报告
  51. ^ 企业号1988年服役报告
  52. ^ 企业号1989年服役报告企业号1990年服役报告
  53. ^ 企业号1991年服役报告
  54. ^ 企业号1994年服役报告
  55. ^ 企业号1996年服役报告
  56. ^ 企业号1997年服役报告
  57. ^ 企业号1998年服役报告企业号1999年服役报告
  58. ^ 58.0 58.1 企业号2001年服役报告
  59. ^ 小布什于企业号演说全文
  60. ^ 企业号2003年服役报告企业号2004年服役报告
  61. ^ 61.0 61.1 61.2 61.3 企业号1998年后航行纪录
  62. ^ House and 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s agree FY 2010 Navy shipbuilding authorization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02-19.
  63. ^ "USS Enterprise: After Spending 2 Years in Newport News, Enterprise Returned to Navy". [2012-1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6-25). 
  64. ^ 企业号2011年服役报告
  65. ^ USS Enterprise Official Web Page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12-03.
  66. ^ USS Enterprise: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for the “Big E”
  67. ^ Big E preps for final combat deployment
  68. ^ Enterprise and Nimitz-class carriers won't be museums- Daily Press, 2012-12-22
  69. ^ Navy's Next Ford-Class Aircraft Carrier to be Named Enterprise
  70. ^ Enterprise Makes Final Trip to Newport News Shipyard - United States Navy News, 2013-06-20USS Enterprise Public Affairs FAQ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04-11.
  71. ^ Navy Decommissions "The Big E"Navy to give final farewell to aircraft carrier USS EnterpriseWorld’s first nuclear powered aircraft carrier officially decommissioned
  72. ^ Navsea:Enterprise (cvn-65)[永久失效链接]Together We Served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 official website for Navy award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参考资料

  • Friedman, Norman, U.S. Aircraft Carriers: An Illustrated Design History,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3, ISBN 0-87021-739-9 (英语) 
  • Francillon, René, Tonkin Gulf Yacht Club: US Carrier Operations off Vietnam,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8, ISBN 0-87021-696-1 (英语) 
  • Gurney, Gene, Vietnam, the war in the air, New York: Crown Publisher, 1985, ISBN 0-517-55350-3 (英语) 
  • Marolda, Edward J., By sea, air and land: An illustrated history of the U.S. Navy and the war in Southeast Asia, Washington D.C.: Naval Historical Center, Department of the Navy, 1994, ISBN 0160359384 (英语) 
  • Nichols, John B., On Yankee Station: The Naval Air War over Vietnam,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7, ISBN 978-1557504951 (英语) 
  • Winkler, David F., Cold war at sea: high seas confrontation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Soviet Union,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0, ISBN 1-55750-955-7 (英语)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企业号航空母舰 (CVN-65)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