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伊丽莎白一世.

伊丽莎白一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本条目存在以下问题,请协助改善本条目或在讨论页针对议题发表看法。 此条目需要补充更多来源。 (2013年6月22日)请协助补充多方面可靠来源改善这篇条目无法查证的内容可能会因为异议提出而移除。致使用者:请搜索一下条目的标题(来源搜索:"伊丽莎白一世"网页新闻书籍学术图像),以检查网络上是否存在该主题的更多可靠来源(判定指引)。 此条目序言章节也许过于冗长。遵从维基百科的格式准则,请考虑精简序言或将部分内容移至主文。
伊丽莎白一世
Elizabeth I
Elizabeth1England.jpg
伊丽莎白一世画像,约1585年绘制
英格兰女王爱尔兰女王
统治1558年11月17日—1603年3月24日 (44年127天)
加冕1559年1月15日(25岁)
前任玛丽一世菲利普一世
继任詹姆斯一世
出生1533年9月7日
 英格兰王国格林尼治普拉森舍宫英语Palace of Placentia
逝世1603年3月24日(1603岁-03-24)(69岁)
 英格兰王国萨里郡里士满宫英语Richmond Palace
安葬1603年4月28日
王朝都铎王朝
父亲英格兰国王亨利八世
母亲安妮·博林
宗教信仰英格兰教会
签名
伊丽莎白一世 Elizabeth I的签名

伊丽莎白一世(英语:Elizabeth I;1533年9月7日-1603年3月24日),于1558年11月17日至1603年3月24日任英格兰爱尔兰女王,是都铎王朝第五位也是最后一位君主。她终生未婚,有“童贞女王”(The Virgin Queen)之称,亦称“荣光女王”(Gloriana)、“贤明女王”(Good Queen Bess,或直译“好女王贝丝”[注 1])。在她之前的都铎王朝君主顺序是亨利七世亨利八世爱德华六世和她的异母姊玛丽一世

伊丽莎白是亨利八世和第二个妻子安妮·博林的女儿。在她两岁八个月的时候,生母被父亲处死,婚姻关系宣布无效,伊丽莎白被剥夺王室称号。她的同父异母弟弟爱德华六世继承王位直到1553年驾崩,他无视两位同父异母姐姐(伊丽莎白和罗马天主教徒玛丽)及当时法律规定,把王位传给珍·格雷夫人。但爱德华遗愿并没有成功,玛丽赶走珍·格雷夫人,成为女王。

1558年,伊丽莎白接替同父异母姐姐成为女王,声称要在优秀顾问的帮助下治理国家[1]。她非常信任一群以第一代伯利男爵威廉·塞西尔为首的顾问官们,登基后首先建立一个新教英格兰教会,成为教会的最高领袖,实施宗教和解英语Elizabethan Religious Settlement。人们原以为伊丽莎白会结婚生子以延续都铎王朝。尽管很多人追求她,但她并没有步入婚姻。随着年龄渐长,伊丽莎白以其未婚而闻名。当时不少人通过画像,游行和文学作品讴歌她。

国家管理方面,伊丽莎白比她父亲和姐姐更加温和[2]。宗教方面相对宽容,避免大规模处决民众。1570年,教宗颁布《逐出令》,不承认伊丽莎白统治合法性,煽动臣民造反,之后发生几次威胁她生命的阴谋,但每次都被她大臣掌管的秘密网络击败。

伊丽莎白在外交方面非常谨慎,小心周旋于法国西班牙等强国之间。伊丽莎白对于没有把握及投资报酬率低的战争通常不会全力投入,像是对于荷兰法国,以及爱尔兰等无益的战争。1580年代中期,英国无法避免与西班牙的战争。1588年,英国击败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成为英国历史上最重大的军事胜利之一。

伊丽莎白的在位时期称为伊丽莎白时代,亦称为“黄金时代”。伊丽莎白被认为是有魅力的演员,时代的幸存者,当时政府作用微弱有限,她同时代的其他君主,如苏格兰的玛丽,被国内问题困扰削弱王权。这种情况下,在经历了她姐姐短暂的统治后,她历经44年的统治为英国提供宝贵的稳定,并形成国家认同[2]。一些历史学家把伊丽莎白描述为脾气不好而且优柔寡断,靠运气成功的统治者[3],因为在统治后期出现严重经济和军事问题,削弱受欢迎程度。

她即位时英格兰处于内部因宗教分裂的混乱状态,她不但成功保持英格兰统一,在近半个世纪统治后,英格兰成为欧洲最强大和最富有的国家之一。英格兰文化也达到顶峰,出现许多著名人物,包括剧作家威廉·莎士比亚克里斯托弗·马洛本·琼森桂冠诗人爱德蒙·史宾赛将史诗《仙后》献给她;海上探险家法兰西斯·德瑞克爵士成为第一个环航地球的英国人弗兰西斯·培根爵士发表对哲学政治的观点;沃尔特·罗利爵士汉弗莱·吉尔伯特爵士北美建立英国殖民地

伊丽莎白为人谨慎,座右铭是“明察无言”(拉丁语video et taceo[4]。慎于颁发荣誉和授予显职也是她在位期间的特征。在将近四十五年里,英格兰只授予八个贵族头衔:一个伯爵、七个男爵;在爱尔兰只授予一个男爵爵位。她将枢密院成员由三十九人降至十九人,后来再降至十四人。

弗吉尼亚州(原来的英国殖民地现为美国的一个)是以她“贞洁女王”的称号来命名。

早年生涯

伊丽莎白是亨利八世和安妮·博林所生的唯一的孩子,她的母亲未能生育一名男性继承人,在伊丽莎白出生不到三年后被处死。
伊丽莎白是亨利八世安妮·博林所生的唯一的孩子,她的母亲未能生育一名男性继承人,在伊丽莎白出生不到三年后被处死。

伊丽莎白1533年9月7日生于普拉森舍宫,这个宫殿里除了是他的父亲的出生地和他的住处之外,亦同时是她的同父异母的姐姐玛丽一世的出生地,被以祖母约克的伊丽莎白和外祖母伊丽莎白·霍华德的名字命名[5]。她是英格兰国王亨利八世第二个活过婴儿期的婚生孩子,她的母亲是亨利的第二任妻子安妮·博林。因为此前亨利与伊丽莎白的同父异母的姐姐玛丽的母亲阿拉贡的凯瑟琳的婚姻被宣布无效而使玛丽失去了合法继承人的地位,因而伊丽莎白甫降生便是英格兰王位的推定继承人。亨利迎娶安妮的目的是希望她为自己诞下一个男性继承人,确保都铎王朝的延续[6][7]。伊丽莎白于9月10日获得施洗,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马斯·克兰麦、埃克塞特侯爵、诺福克公爵夫人和多塞特侯爵太夫人分别以她的教父和教母的身份出席了受洗仪式。

1536年5月19日,伊丽莎白的母亲在女儿只有两岁八个月大的时候受处决[8],阿拉贡的凯瑟琳也在四个月前自然死亡。伊丽莎白遭宣布为非婚生女,被从王位继承序列中排除[9]。安妮·博林受处决11天后,亨利迎娶了简·西摩。简·西摩于1537年诞下亲王爱德华,未几去世。爱德华自诞生起便是无可非议的继承人,伊丽莎白于其洗礼仪式上被安排在侍从的行列中捧着他的洗礼服[10]

由一位不知名的画家所绘制的1546年左右的女勋爵伊丽莎白肖像。
由一位不知名的画家所绘制的1546年左右的女勋爵伊丽莎白肖像。

伊丽莎白的首任女家庭教师玛格丽特·布赖恩写道,她是“那样温顺,文雅有礼,和她的身份相称,我一生从未见过这样的孩子[11]。”1537年夏,特洛伊夫人布兰奇·赫伯特受命照料伊丽莎白,担任她的女家庭教师直至1545年末或1546年初退休[12]。婚后名凯瑟琳·“凯特”·阿什利更为人所知的凯瑟琳·钱珀瑙恩于1537年获任为伊丽莎白的女家庭教师,1565年去世前一直与伊丽莎白保持着友谊,其后布兰奇·帕里接任她为内宫首席仕女[13]。钱珀瑙恩教给伊丽莎白四种语言:法语、弗拉芒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14]。至1544年威廉·格林德尔成为她的导师,伊丽莎白已经能够书写英语、拉丁语和意大利语。在格林德尔这位有才能又干练的导师的教导下,她的法语和希腊语水平又有了提高[15]。格林德尔于1548年去世后,伊丽莎白又师从罗杰·阿斯卡姆。阿斯卡姆是位富有同情心的教师,认为学习应该令人愉悦[16]

伊丽莎白在1550年结束其正规教育后,成为她那个时代的一位受过最好教育的女性[17]。继承了安妮·博林美貌的伊丽莎白,也继承了她的智慧,除了上文提及的几门语言以外,人们还认为她会说威尔士语康沃尔语苏格兰语爱尔兰语。威尼斯大使曾于1603年说她“驾驭[这些]语言是如此之好,以至于好像每种语言都是她的母语[18]。”历史学家马克·斯托尔表示,她的康沃尔语可能是日后成为财政大臣的枢密院室王室侍从官威廉·基利格鲁教给她的[19]

托马斯·西摩

伊丽莎白从法语翻译的《罪恶灵魂的镜子》于1544年送给凯瑟琳·帕尔。代表“Katherine Parr”的字母组合KP的刺绣封面被认为是伊丽莎白的作品[20]。
伊丽莎白从法语翻译的《罪恶灵魂的镜子》于1544年送给凯瑟琳·帕尔。代表“Katherine Parr”的字母组合KP的刺绣封面被认为是伊丽莎白的作品[20]

亨利八世于1547年去世,伊丽莎白的九岁的同父异母的弟弟爱德华六世成为国王。亨利的遗孀凯瑟琳·帕尔旋即嫁给休德利的托马斯·西摩,后者是爱德华六世的舅父和护国主第一代萨默塞特公爵爱德华·西摩的弟弟。这对夫妇将伊丽莎白带进他们位于切尔西的家中。在这段时期,伊丽莎白经历了情感危机,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这对她的此后的生活造成了影响[21]。托马斯·西摩年近四十,但拥有魅力和“强大的吸引力”[21],吸引了14岁的伊丽莎白同他一起嬉笑玩闹。这些嬉戏包括他穿着睡衣进入她的卧室,挠她痒痒,拍拍她的屁股。帕尔非但没有正视丈夫这一问题,反而参与了丈夫不合时宜的活动。她两次和丈夫一同搔伊丽莎白的痒处,有一次抱住伊丽莎白,她的丈夫则把伊丽莎白身上穿的黑色的长袍“剪个粉碎[22]。”然而,帕尔发现两人拥抱后,结束了和他们的这种嬉戏[23]。1548年5月,伊丽莎白被打发走了。

然而,托马斯·西摩继续策划控制王室成员,试图让自己担任国王的师保[24][25]。帕尔于1548年分娩后死去,他再次向伊丽莎白献殷勤,打算和她结婚[26]。他以前对伊丽莎白的行为细节暴露后[27],他的哥哥和国王的枢密院给了他的最后一击[28]。1549年1月,西摩因密谋迎娶伊丽莎白和推翻护国主被捕。伊丽莎白住在哈特菲尔德庄园,什么也不肯招认。她的倔强激怒了她的审问者爵士罗伯特·蒂里特,后者报告说,“我的确从她的面孔中看出内疚的神色[28]。”西摩于1549年3月20日被处决。

玛丽一世的统治

爱德华六世于1553年7月6日去世,年仅15岁。爱德华六世在遗嘱中把《1543年王位继承法英语Third Succession Act》抛在一边,将玛丽和伊丽莎白排除到继承顺序之外,宣布亨利八世的妹妹诺福克公爵夫人玛丽的外孙女女勋爵珍·格雷为他的王位继承人。女勋爵简获枢密院正式宣告为女王,但很快失势,在位仅九日即遭废黜。1553年8月3日,玛丽骑马胜利进入伦敦,伊丽莎白紧随在姐姐身后[29]

然而,姐妹间展现的团结并未维持多长时间。玛丽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下决心把新教信仰击个粉碎,她命令每个人都得参加天主教弥撒;曾接受新教教育的伊丽莎白不得不在表面上皈依天主教。玛丽于1554年宣布要与皇帝卡尔五世的儿子狂热的天主教徒西班牙王子费利佩结婚后,民望开始降低[30]。不满情绪迅速波及到全国各地,许多人把伊丽莎白视为反对玛丽宗教政策的焦点人物。

1554年1月和2月,怀亚特的叛乱英语Wyatt's rebellion爆发,但旋即被镇压[31]。伊丽莎白被带到法庭,法庭就她在这场叛乱中扮演何种角色对她进行审问,3月18日,她被关入伦敦塔。伊丽莎白力言自己的无辜[32]。尽管她不太可能与叛军密谋,但其中一些人和她有过接洽。玛丽的密友、卡尔五世的大使西蒙·雷纳英语Simon Renard认为只要伊丽莎白活着,她的王位就永远不会安全;大法官斯蒂芬·加德纳努力让伊丽莎白受审[33]。包括佩吉特勋爵英语William Paget, 1st Baron Paget在内的伊丽莎白在政府中的支持者说服玛丽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饶了她的妹妹。相反,5月22日,伊丽莎白被从塔转移到伍德斯托克,她在那里由爵士亨利·贝丁菲尔德英语Henry Bedingfeld负责看管下软禁了将近一年。一路上人群欢呼[34][35]

哈特菲尔德庄园旧宅侧厅遗址。伊丽莎白在此得知她的姐姐于1558年11月去世。
哈特菲尔德庄园旧宅侧厅遗址。伊丽莎白在此得知她的姐姐于1558年11月去世。

1555年4月17日,伊丽莎白被召回宫廷出席玛丽明显怀孕的最后阶段。假如玛丽和她的孩子死了,伊丽莎白将成为女王。另一方面,如果玛丽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孩子,伊丽莎白成为女王的机会将大幅减弱。伊丽莎白很清楚玛丽没有怀孕,再也没有人相信她可以有一个孩子了[36]。伊丽莎白即位似乎已经在握[37]

于1556年继承西班牙王位的国王费利佩,承认了新的政治现实,向妻妹示好。相比在法国长大、与后来的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二世订婚的苏格兰女王玛丽一世,伊丽莎白是更好的盟友[38]。国王费利佩在妻子于1558年病入膏肓时,派遣费里亚伯爵英语Gómez Suárez de Figueroa y Córdoba, 1st Duke of Feria前去同伊丽莎白会晤[39]。这次会晤是在哈特菲尔德府里进行的,伊丽莎白于1555年10月回到那里居住。9月6日,玛丽承认伊丽莎白为她的继承人[40]。到了1558年10月,伊丽莎白已经为她的政府制定计划。1558年11月17日,玛丽去世,伊丽莎白即位。

登基

25岁的伊丽莎白成为女王,向她的枢密大臣和其他前来哈特菲尔德宣誓效忠的贵族宣布了她的意向。她第一次有记载的演讲采用了中世纪政治神学中君主是“两个身体的结合”的理论:一个是自然身体,一个是政治身体:[41]

身着由白鼬缝制的绘有都铎玫瑰图案的加冕礼礼服的伊丽莎白一世。
身着由白鼬缝制的绘有都铎玫瑰图案的加冕礼礼服的伊丽莎白一世。

尊敬的阁下们,自然规律使我为姐姐的去世感到悲伤,责任的重担压在我的肩上,使我感到惊愕。但是,鉴于我自己是上帝所创造,命定要服从他的派遣,我将服从他的意旨。我衷心希望我在履行赋予我的这个职责、担任上天意旨的执行人时,能得到上帝的帮助。And as I am but one body naturally considered, though by His permission a body politic to govern, so shall I desire you all ... to be assistant to me, that I with my ruling and you with your service may make a good account to Almighty God and leave some comfort to our posterity on earth. I mean to direct all my actions by good advice and counsel.[42]

加冕典礼前夕,她的盛大庆祝游行经过了整个城市,她受到市民真心诚意的欢迎,并受到新教色彩浓厚的演说和盛大游行的迎接。伊丽莎白坦率而亲切的回应得到了观众的喜爱,后者“极为欣喜若狂”[43]。次日,1559年1月15日,伊丽莎白于西敏寺由天主教卡莱尔主教欧文·奥格尔索普加冕并涂抹圣油。她出现在民众面前接见他们,欢呼声和管风琴、横笛、小号、鼓和响铃的演奏声喧嚣[44]。尽管伊丽莎白在英格兰受到对女王的欢迎,但这个国家仍然对国内外的天主教威胁以及伊丽莎白应当嫁给何人感到焦虑[45]

政治

伊丽莎白一世思想敏锐、才华杰出、精明开朗、坚强圆滑,以其开明的政治而著称,她继承了父亲的倔强和虚荣,却不像他那么专横暴戾。她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和多情,却不像她那么轻率傲慢。她谨慎灵活地处理与议会的关系,在尊重议会的传统权力的同时也保持着国王对议会所拥有的权力,让双方的关系得以交融。同时,她也会以灵活手段来处理议会与王权发生的矛盾和冲突,甚至妥协以保持王室与议会的继续合作,保持了英国政治的平稳发展。

伊丽莎白44年的统治期间英国宗教分歧的斗争非常强烈,她为了巩固统治,缓和国内外压力采取了对天主教和新教兼容的政策,稳定了政治基础。成功地保持了英格兰的统一,而且在经过近半个世纪的统治后,使英格兰成为强大并富有的欧洲列强之一。1530年代里亨利八世与天主教决裂,圣公会建立。爱德华六世的短暂统治期间圣公会日益完善。血腥玛丽一世统治期间圣公会失去了其统治地位,罗马天主教复辟。伊丽莎白恢复了圣公会的国教地位,再次立法否定罗马天主教。在伊丽莎白统治的最初两年间她就发布了《至尊法案》和《1558年单一法令》,规定国王同时是英格兰教会的最高领导人。虽然她试图在宗教极端派之间寻找一条折衷的路来走,但她本人无疑是一个新教徒。

第一代伯利男爵威廉·塞西尔是她政治上最亲密的顾问,她特地为塞西尔创立了伯利勋爵这个爵位。1598年塞西尔死后,他的儿子罗伯特·塞西尔成为伊丽莎白最亲密的顾问,但罗伯特远远不能达到其父亲的能力。她的管理机构中另一个重要人物是弗兰西斯·华兴汉爵士。华兴汉在整个欧洲建立了一个间谍网。他可以保证所有对女王的阴谋都被他所知。

继承人问题

伊丽莎白遭受的争议之一在于她没有生下直系继承人。人们一直以为她将结婚生子。许多人追求她,包括她的前姐夫,西班牙的菲利普国王,以及她的宠臣莱斯特伯爵。许多人认为莱斯特伯爵是她的爱人。伊丽莎白很明智地回避他们。几年后,当她的统治巩固,人们越来越清楚,她不会结婚生子了。

遭质问为何她不结婚时,她提到自己在她姐姐统治时期的处境。当时她不但是玛丽最忌讳的人,而且造反者如托马斯·怀特爵士还利用她的名义。因此她明智地认识到,假如她指定继承人,她的地位会被削弱,而且此举将为她的敌人提供诱因,因为他们可以利用继承人来反对她。但若没有了继承人,英格兰就不会在她去世前陷入内战,这一点在1562年她患天花几乎丧生时变得非常明显。在一段时间里,伊丽莎白曾严肃地考虑过结婚生子。但天主教的丈夫是不可能,而新教的丈夫如莱斯特伯爵,会立刻加剧宫廷内的宗派斗争。无论她选中谁,都不会有好结果。不论她个人的倾向如何,她当时的处境使任何传宗接代的考虑不能得以实现。

她当时有一些可能的继承人选,但伊丽莎白都不予考虑。她的表侄女苏格兰女王玛丽·斯图亚特是天主教徒,在她从苏格兰出逃前甚至此后,她一直可能获选为继承人。玛丽被逐后,伊丽莎白虽然接纳了她,但她将玛丽囚禁起来以确保将不威胁她的地位。玛丽的儿子詹姆斯当时还小,在他通过考验前,还不会被纳入考量,其他人选也不太可能。伊丽莎白的女伴之一,珍·格雷的妹妹凯瑟琳·格蕾夫人,因为违背伊丽莎白意愿而结婚触怒了伊丽莎白;凯瑟琳·格蕾的妹妹玛丽·格蕾则是一个驮背矮子。伊丽莎白当时一直希望苏格兰的玛丽一世会皈依新教,并找一个伊丽莎白认为可靠的丈夫,因此她在玛丽在英格兰被囚期间,将她的继承人的问题一推再推。

与此同时,她仍有可能结婚。她曾考虑过在众多法国王子中找个丈夫。第一个建议是比她小20岁的奥尔良公爵亨利(后来的法王亨利三世),当时法王查理九世的弟弟。当这项建议被拒绝后,她还考虑过法王更年轻的弟弟阿朗松公爵法兰索瓦,但法兰索瓦的早夭使这个计划也破产了。

1568年,最后一个有资格做她的继承人的英格兰人-凯瑟琳·格蕾夫人去世了,伊丽莎白被迫再次考虑苏格兰女王玛丽。伊丽莎白建议玛丽与莱斯特伯爵结婚,但玛丽拒绝这个建议。不过这时玛丽的儿子詹姆斯已经受了新教教育。1570年法王说服伊丽莎白让玛丽重返苏格兰,但伊丽莎白提出了许多苛刻的要求,其中之一就是让詹姆斯留在英格兰。虽然如此,她的谋士塞西尔仍继续设法帮助玛丽回苏格兰,但苏格兰人拒绝接受这位女王,因此未遂。

伊丽莎白的婚姻和个人生活历来是人们的话题。被称为“童贞女王”并不意味着她终生没有性生活,伊丽莎白不仅仅是继承了母亲的美貌,母亲的风流也一点没有落下,她在世时就有很多传闻中的情夫,一般认为,莱斯特伯爵罗伯特·达德利、埃塞克斯伯爵罗伯特·德弗罗等是她的情夫。但是另一方面,也有传闻说她终身未婚是因为不能生育,甚至有可能因为她有某种性功能上的缺陷。这一传言源于她执政时期政敌的污蔑,传记作家斯蒂芬·茨威格也抱持这一观点。但至今未发现证据支持这一可能。

宗教宽容的结束

系列条目
普世圣公宗
Canterbury Cathedral - Portal Nave Cross-spire.jpeg

坎特伯雷座堂
组织

坎特伯雷大主教
贾斯汀·韦尔比
普世圣公宗主教长会议
兰柏会议
普世圣公宗咨议会
主教教区
主教制

背景及历史

基督教 · 基督教教会
耶稣 · 基督 · 圣保罗
圣公宗(历史)
圣公宗高派
牛津运动
使徒继承
圣职 · 大公会议
坎特伯里的圣奥思定 · 比德
中世纪座堂建筑
亨利八世 · 英格兰宗教改革
托马斯·克兰麦
废除修道院
英国国教会
爱德华六世 · 伊丽莎白一世
马修·赫顿 · 理查德·胡克
詹姆斯一世 ·钦定版圣经
查理一世 · 威廉·劳德
非效忠者分裂
女性神职人员
同性恋  · 温莎报告

神学

三位一体圣父圣子圣灵
基督教神学
教义 ·三十九教条
卡洛林神学家
芝加哥兰柏四纲领
圣礼 · 玛利亚 · 圣公会圣人

礼仪和崇拜

公祷书
早/晚祷崇拜
圣餐礼 · 教会年历
正典
《说教书》
圣公会派别
高派教会 · 低派教会
广派教会

圣公宗主题

合一运动 · 修道
祈祷 · 音乐 · 艺术

Anglican rose.PNG
圣公宗主题页

正当此时,新教宗庇护五世1570年2月25日发表敕命,将伊丽莎白处以逐出教会,这使伊丽莎白无法继续宗教宽容的政策。同时敌人的阴谋也使伊丽莎白非常震怒,廿载以来,苏格兰女王玛丽·斯图亚特从不愿意向伊丽莎白挑战,但此刻玛丽陷入了天主教拥护者的阴谋中。这些阴谋的主谋是安东尼·巴宾顿,其目的是营救玛丽,并使其取得伊丽莎白的宝座,对伊丽莎白来说,这却是个歼敌良机。1587年伊丽莎白不得已之下,处死了玛丽(据说伊丽莎白并不情愿下这条命令)。

与西班牙的战争

伊丽莎白向法国的新教徒亨利四世提供了军队和钱财来让他获得法国王位。在八年战争中,他向荷兰的新教徒奥伦治亲王威廉一世(沉默者)提供军队来让他反抗西班牙的统治。不但如此,1568年弗兰克·德雷克爵士和约翰·霍金斯爵士领导的一支贩奴舰队被西班牙皇家海军重伤后,西班牙的运财舰队不断受到英格兰海盗的劫掠。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决定以玛丽之死为借口入侵英格兰,来击退英格兰对西班牙在欧洲大陆和在其海外殖民地的挑战。

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向英格兰进发。伊丽莎白不顾各方对于她个人安全的忧虑,在埃塞克斯郡提伯利不带卫兵不着盔甲检阅海军,并发表了历史上最著名的演说英语Speech to the Troops at Tilbury之一。此后借助地利及天气条件等,英格兰海军击溃了来犯的无敌舰队,伊丽莎白闻讯后只带了六个随从就离开要塞到镇上与她的臣民共同庆祝胜利。

虽然如此,西班牙1589年击败了一个更大的英格兰反击舰队。这场战争一直延续到1604年,双方打了个平手,不论在海上还是在陆上英格兰并未能占上风。从1594年起在爱尔兰还爆发了一场游击战。

伊丽莎白最后几年的宠臣是罗伯特·德弗罗,他是莱斯特伯爵的养子。她甚至原谅了他的一些轻罪,但罗伯特1601年参加了一场暴乱,伊丽莎白不得不将他处死。

与中国的关系

1596年,伊丽莎白一世写了一封亲笔信,派使者约翰·纽伯莱带给明神宗万历帝,信中表达了英中两国更好开展贸易往来的愿望。可惜的是,约翰·纽伯莱在途中遭遇不幸,虽然信件没有丢失,但却成了伊丽莎白一世的终身遗憾。此后,信件被大英博物馆收藏。[来源请求]

伊丽莎白一世写给明朝万历帝的亲笔信内容如下:

呈上此信之吾国忠实臣民约翰·纽伯莱,得吾人之允许而前往贵国各地旅行。彼之能作此难事,在于完全相信陛下之宽宏与仁慈,认为在经历若干危险后,必能获得陛下之宽大接待,何况此行于贵国无任何损害,且有利于贵国人民。彼既于此无任何怀疑,乃更乐于准备此一于吾人有益之旅行。吾人认为:我西方诸国君王从相互贸易中所获得之利益,陛下及所有臣属陛下之人均可获得。此利益在于输出吾人富有之物及输入吾人所需之物。吾人以为:我等天生为相互需要者,吾人必需互相帮助,吾人希望陛下能同意此点,而我臣民亦不能不作此类之尝试。如陛下能促成此事,且给予安全通行之权,并给予吾人在于贵国臣民贸易中所极需之其他特权,则陛下实行至尊贵仁慈国君之能事,而吾人将永不能忘陛下之功业。吾人极愿吾人之请求为陛下之洪恩所允许,而当陛下之仁慈及于吾人及吾邻居时,吾人将力图报答陛下也。愿上帝保佑中国皇帝陛下。耶稣诞生后1583年,我王在位第25年,授于格林威治宫。

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李先念邀请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华,伊丽莎白二世决定将那封时隔390年的信作为赠礼送给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伊丽莎白二世女王表示:

“390年前那封信未能到达你们这个伟大而美丽的国度,今天终于由我本人平安地送到了,我为此感到由衷地自豪。”[46]

逝世

伊丽莎白从未结婚,她的死结束了都铎王朝。在她的晚年,当她不得不确定她的继承人时,她越来越倾向她的表侄孙,被她处死的苏格兰玛丽女王的儿子詹姆斯。但她从未正式命名他为继承人。1603年3月24日她死于萨里郡的列治文宫。她被安葬在伦敦西敏寺。她的继承人是詹姆斯一世,这位詹姆斯当时已经成为苏格兰的詹姆斯六世了。此时,英格兰和苏格兰共戴一君,开始了不列颠统一进程的第一步——王室联合,但英格兰和苏格兰两个国家依然保持自己独立运作的政府。她去世50年之后,英国内战爆发了,奥立佛·克伦威尔杀了国王,自命为护国公,英国成为短命的英吉利共和国

有现代观点认为,伊丽莎白的死因是长期使用以碳酸铅为主要原料的铅粉美白肌肤导致铅中毒[47],该款名为“威尼斯锡茹斯”(Venetian ceruse)的铅白化妆品确实于伊丽莎白在位的16世纪已经得到普及[48],但也有历史学家反驳指伊丽莎白铅中毒致死说的证据不充分[49][50]

影响和评价

伊丽莎白是英国历史上最受欢迎的君主。2002年,在由BBC主持的民众公选的“最伟大的100名英国人”中,伊丽莎白名列第七,超过了英国各地各代所有其他君王。2005年,在历史频道(History Channel)的纪录片《英国最伟大的君主》中,历史学家和评论家们分析了十二位英国君主,并为他们评分(根据六项指数,如军事力量和影响力等,满分为60分),伊丽莎白赢得了最高的48分[51]

她在位期间是英格兰在近代的第一个“黄金时期”,政治、军事、经济、金融、文化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在她即位后,可以说,不但成功地保持了英格兰的统一,而且在经过近半个世纪的统治后,使英格兰成为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在她的领导下英国击败了西班牙无敌舰队,开辟了美洲殖民地,改良货币,成立西班牙公司、利凡特公司、威尼斯公司和英属东印度公司等伦敦市法团以及伦敦市行业商会所下属的特许公司。她还实施矿山、煤炭、玻璃、盐、铁的垄断,并颁布工匠法、救济法、流浪乞丐处罚法以促进就业。她在位时莎士比亚斯宾塞弗朗西斯·培根等名人辈出,被称做英格兰文艺复兴。

伊丽莎白一世得到民众的普遍怀念与崇拜。她经常在话剧或小说中出现。1971年格兰达·杰克逊拍摄的《伊丽莎白女王》和《苏格兰玛丽女王》深受欢迎。1998年凯特·布兰切特在《伊丽莎白》中扮演女王年轻的时候,朱迪·丹奇在《莎翁情史》中扮演年老的女王。米兰达·理查森在电视连续剧《黑爵士》中表演了一个超现实主义的女王。同性恋先驱昆汀·克利斯普在《奥兰多》中扮演她。本杰明·布里顿在他为伊丽莎白二世的加冕作的歌剧《赞美》中描绘了她与罗伯特·德弗罗的关系。2007年末,电影《伊丽莎白》的续集《伊丽莎白:辉煌年代》上映,仍由凯特·布兰切特饰演女王,描述女王登基后的一系列文治武功。

对后来不列颠的统治者来说,伊丽莎白的统治期和当时的许多人物有特别的意义。沃尔特·雷利爵士、德瑞克爵士和马丁·弗罗比舍爵士成为后来的探险家的原型,威廉·莎士比亚克里斯托弗·马洛爵士和弗兰西斯·培根爵士成为后代作家的模范。

伊丽莎白以宽容开明的政治而著称。她谨慎灵活地处理与议会的关系,在议会与王权发生矛盾和冲突时进行妥善处置。如1601年,伊丽莎白一世女王曾要求议会通过她所开列的某些商品为王家专卖商品,遭到议会的激烈反对和抨击。此时伊丽莎白一世表扬了议会的行为并进行了下诏罪己,避免了王室与议会的冲突进一步升级。可以说,在处理国事上,女王灵活而审慎的政治手腕,保持了英国政治的平稳发展。 在宗教问题上,伊丽莎白虽然以铁腕统治,但同时相对于她在欧陆上的对手来说,她给予她的指挥官和顾问们更大的自由。伊丽莎白时期政治的相对开明,也是导致在宣扬“君权神授”的斯图亚特王朝从苏格兰入主后,英格兰各阶层由于强烈反差而开始追求民主自由等价值,并最终引发英国内战和建立世界上第一个民主政权的重要原因之一。

伊丽莎白使英国经济得到了复苏和蓬勃发展。她在位时英格兰对荷兰和北德意志汉莎联盟的羊毛交易不断增长,这给国家带来了很大的好处。伊丽莎白统治初期接受了玛丽留下的三百万英镑的巨债,伊丽莎白、西塞尔和她的其他官员不得不采取极端手段来限制国家的支出,这些手段有时带来了其他的困难,比如许多士兵(包括抵抗无敌舰队的士兵)很久得不到薪金,但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这个情况得到好转。当与西班牙的战争开始时,英格兰的经济盛况是从亨利七世以来从未有过的。

另一方面,不少历史学家也提出了对伊丽莎白时代的批评。一些现代欧洲历史学家和传记作者开始质疑历来对都铎时代的正面评价(例如:Somerset, Guy, Haigh, Ridley, Elton)。从军事上来看,伊丽莎白的英格兰并不很成功。虽然西班牙无敌舰队被击败,但这只不过是一场从1585年至1604年持续近20年的战争的开始。1595年一支西班牙袭击队在康沃尔登陆,并将该郡的大部分地区投入战火,这是历史上少数次外国军队在英国登陆的事件之一。伊丽莎白的犹疑不决,对军事行动尤其不利。在1589年对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远征中,英军没有携带围攻炮和火炮。但她的小心谨慎是有原因的,也许它们出于长远的考虑:假如没有一个坚实的战略,她不愿英格兰卷入昂贵的、不一定成功的冒险,因此她不愿在对付强大的军队或舰队作战时浪费珍贵的资源。另外,与西班牙的战争给英格兰的经济重新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尽管伊丽莎白使英国摆脱了玛丽一世留下的巨债,但从1590年代开始英格兰再次负债。尤其爱尔兰的游击战给英格兰的经济带来了巨大损失,它被称为“英格兰国库的漏斗”。伊丽莎白不得不出售国有地面以及官职。1603年英格兰的债务再次达到三百万英镑,与伊丽莎白统治开始时相差不多。不过詹姆斯一世后来在和平时期欠债的速度远超过伊丽莎白,而伊丽莎白留下的债务并不是无法控制的。

最近对伊丽莎白统治的批评集中在英格兰的非洲贩奴活动和她在爱尔兰的失策,这个失策严重地影响了英国和爱尔兰的发展。英格兰是在1562年加入跨大西洋的贩卖黑奴的活动,当时约翰·霍金斯爵士开始了高利润的偷卖奴隶,他从几内亚或其他非洲港口获得他的人类商品,然后将他的俘虏运到西印度的西班牙奴隶市场上出卖。一开始伊丽莎白女王责备霍金斯参加这样不道德的贸易,但当霍金斯向她显示他的事业的利润后,她很快就改变了她的见解,不仅包庇霍金斯的贸易,而且直接从中得利,甚至为他提供船只和人员。1570年,伊丽莎白被罗马教廷处以破门律后,对天主教徒的迫害更加剧,使英格兰和爱尔兰民族的关系更加恶化。1594年开始九年战争终于爆发,爱尔兰反抗者使用游击战的手段来消磨和挫败来镇压他们的、装备良好和有训练的英格兰士兵。对英格兰来说,这场战争尤其昂贵,英军受到多次巨大损失,最后英军不得不采用焦土政策;假如有爱尔兰人被怀疑参加反抗,他就全家被杀,英军烧毁田野,破坏农庄,制造了一场空前的人为大饥荒。

1604年,詹姆斯一世在他的第一个命令中向爱尔兰道歉,才结束了这场战争。但这场战争的残酷性使爱尔兰人对英国人的仇恨、敌对和不信任一直遗传至今。

不过,英格兰参加奴隶买卖和对爱尔兰的政策也得按当时的情况来分析看待。虽然伊丽莎白对霍金斯的贸易在道义上予以指责,但她当时面临着三百万英镑的巨债,霍金斯为她提供的经济来源是她所不能拒绝的。不论如何,英国在伊丽莎白时期的奴隶贸易远小于西班牙和葡萄牙,也小于后来荷兰在17世纪的奴隶贸易。

总体而言,伊丽莎白执政时期的功绩与贡献远抵过负面评价。她使英国在经济、文化、政治方面均得到了极大发展,毫无疑问是英国有史以来最为伟大的君主之一。伊丽莎白一世开创的英国第一个“黄金时代”的影子至今仍留在民众的心中,并使她得到持续的怀念与爱戴。

祖先

大众文化

在电影电视中,伊丽莎白女王的形象时常出现。包括:

电影

电视

  • 格兰达·杰克逊主演,BBC1971年电视影集《英宫秘辛》(Elizabeth R,台湾曾由公视播出),曾获艾美奖
  • 米兰达·理查森主演,BBC情景喜剧《黑爵士》(Blackadder)第二季。
  • 安·玛丽·达芙(Anne-Marie Duff)主演,BBC四集电视剧《童贞女王》(The Virgin Queen,2005)。
  • 海伦·米伦主演,Channel 4两集电视剧《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I,2005年6月),曾获艾美奖

注释

  1. ^ “贝丝”(Bess),是伊丽莎白女王的爱称。

参考文献

引用

  1. ^ "I mean to direct all my actions by good advice and counsel." Elizabeth's first speech as queen, Hatfield House, 20 November 1558. Loades, 35.
  2. ^ 2.0 2.1 Starkey Elizabeth: Woman, 5.
  3. ^ Somerset, 729.
  4. ^ Neale, 386.
  5. ^ Somerset, 4.
  6. ^ Loades, 3–5
  7. ^ Somerset, 4–5.
  8. ^ Loades, 6–7.
  9. ^ An Act of July 1536 stated that Elizabeth was "illegitimate ... and utterly foreclosed, excluded and banned to claim, challenge, or demand any inheritance as lawful heir ... to [the King] by lineal descent". Somerset, 10.
  10. ^ Loades, 7–8.
  11. ^ Somerset, 11. Jenkins (1957), 13
  12. ^ Richardson, 39–46.
  13. ^ Richardson, 56, 75–82, 136
  14. ^ Weir, Children of Henry VIII, 7.
  15. ^ 我们对伊丽莎白的教育与早熟的了解绝大部分来自罗杰·阿斯卡姆的回忆录,阿斯卡姆亦为亲王爱德华的导师。 Loades, 8–10.
  16. ^ Somerset, 25.
  17. ^ Loades, 21.
  18. ^ "Venice: April 1603"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Calendar of State Papers Relating to English Affairs in the Archives of Venice, Volume 9: 1592–1603 (1897), 562–570. Retrieved 22 March 2012.
  19. ^ Stoyle, Mark. West Britons, Cornish Identities and the Early Modern British State, University of Exeter Press, 2002, p220.
  20. ^ Davenport, 32.
  21. ^ 21.0 21.1 Loades, 11.
  22. ^ Starkey Elizabeth: Apprenticeship, p. 69
  23. ^ Loades, 14.
  24. ^ Haigh, 8.
  25. ^ Neale, 32.
  26. ^ Williams Elizabeth, 24.
  27. ^ Loades, 14, 16.
  28. ^ 28.0 28.1 Neale, 33.
  29. ^ Elizabeth had assembled 2,000 horsemen, "a remarkable tribute to the size of her affinity". Loades 24–25.
  30. ^ Loades, 27.
  31. ^ Neale, 45.
  32. ^ Loades, 28.
  33. ^ Somerset, 51.
  34. ^ Loades, 29.
  35. ^ “威科姆的村妇不断送来糕点和薄脆饼,直到她所乘的轿舆快装不下了,她只好请求她们别再送过来。”Neale, 49.
  36. ^ Loades, 32.
  37. ^ Somerset, 66.
  38. ^ Neale, 53.
  39. ^ Loades, 33.
  40. ^ Neale, 59.
  41. ^ Kantorowicz, ix
  42. ^ Full document reproduced by Loades, 36–37.
  43. ^ Somerset, 89–90. The "Festival Book" account, from the British Librar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44. ^ Neale, 70.
  45. ^ Loades, xv.
  46. ^ http://history.sina.com.cn/bk/lszh/2015-02-08/2310116192.shtml.  缺少或|title=为空 (帮助)
  47. ^ Thomas, L.M. Beneath the Surface: A Transnational History of Skin Lighteners. Theory in Forms.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20: pt26 [2020-07-17]. ISBN 978-1-4780-0705-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01). 
  48. ^ Queen Elizabeth I Makeup Tutorial, 英格兰遗产委员会, 2018-10-12 [2021-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7) 
  49. ^ Anna Riehl. The Face of Queenship: Early Modern Representations of Elizabeth I. 2010. ISBN 9780230106741. 
  50. ^ Why is Elizabeth I always depicted as a grotesque?. Kate Maltby. 2015-05-25 [2019-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03). Even Venetian Ceruse, the notorious pale make-up used by Elizabethan actors and never found in the inventories of the queen herself, has been shown in reconstructions to blend lightly into the skin like a modern concealer... 
  51. ^ 《英国最伟大的君主》, 历史频道. [2013-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28).  已忽略未知参数|archive-、date= (帮助); 已忽略未知参数|archive-、url= (帮助)

来源

传记

非小说性传记

  • Elizabeth I(1988年第一版,2000年第二版),Christopher Haigh ISBN 0-582-47278-4
  • Queen Elizabeth I: A Biography, J.E. Neale(1934)ISBN 0-89733-362-4
  • Elizabeth I: The Shrewdness of Virtue, Jasper Godwin Ridley(1989年5月)ISBN 0-88064-110-X
  • Elizabeth I, Anne Somerset(1991)ISBN 0-385-72157-9.
  • Elizabeth: The Struggle for the Throne, David Starkey(2000)ISBN 0-06-095951-7
  • Historical Dictionary of the Elizabethan World: Britain, Ireland, Europe, and America, John A. Wagner(1999年7月)ISBN 1-57356-200-9
  • The Life of Elizabeth I, Alison Weir(1998年8月)ISBN 0-345-40533-1
  • Elizabeth I—A Tudor Queen(集中于都铎王朝的生活方面),Liz Goglery(2006年3月)ISBN 0-7496-6449-5
  • Elizabeth I CEO: Strategic Lessons from the Leader Who Built an Empire, Alan Axelrod(2002年4月)ISBN 0-7352-0357-1
  • Behind the Mask: The Life of Queen Elizabeth I, Jane Resh Thomas(1998年10月)ISBN 0-395-69120-6
  • Elizabeth I: Queen Of Tudor England, Myra Weatherly(2005年8月)
  • The Virgin Queen: Elizabeth I, Genius of the Golden Age, Christopher Hibbert(1992年5月)ISBN 0-201-60817-0
  • All the Queen's Men: The World of Elizabeth I, Peter Brimacombe(2000年7月)ISBN 0-312-23251-9
  • Elizabeth Tudor: Portrait of a Queen, Lacey Baldwin Smith(1977年2月)ISBN 0-316-80153-4
  • Elizabeth and Leicester, Elizabeth Jenkins(2002年10月)ISBN 1-84212-560-5
  • Elizabeth Tudor and Mary Stuart: Two Queens in One Isle, Alison Plowden(1984年10月)ISBN 0-389-20518-4
  • Elizabeth and Mary: Cousins, Rivals, Queens, Jane Dunn(2005年1月)ISBN 0-375-70820-0
  • England's Elizabeth: An Afterlife in Fame and Fantasy, Nicola J. Watson and Michael Dobson(2002年11月)ISBN 0-19-818377-1
  • Gloriana, Michael Moorcock(2004年8月)ISBN 0-446-69140-2
  • Gloriana: The Years of Elizabeth I, Mary Irwin(1996年7月)ISBN 0-8317-5612-8

历史小说

  • Legacy, Susan Kay(1985)ISBN 0-517-56064-X
  • To Shield the Queen,共八部以伊丽莎白的一个女伴为主人公的小说系列,Fiona Buckley
  • I, Elizabeth, Rosalind Miles(1994)ISBN 0-385-47160-2
  • The Virgin's Lover, Philippa Gregory(2004年11月)ISBN 0-7432-5615-8
  • The Queen's Fool, Philippa Gregory(2004年2月)ISBN 0-7432-4607-1
  • My Enemy the Queen, Victoria Holt(1982年12月)ISBN 0-449-20239-9
  • Much Suspected of Me, Maureen Peters(1991年7月)ISBN 0-7451-1345-1
  • The Queen and the Gypsy, Constance Heaven(1991年7月)ISBN 0-7451-1345-1
  • Elizabeth I: Red Rose of the House of Tudor, England, 1544一系列皇家日记式小说中的一部, Kathryn Lasky(1999年6月)童年小说(9至12岁)ISBN 0-590-68484-1
  • Queen Elizabeth I儿童图画书,Richard Brassey(2005年4月)ISBN 1-84255-233-3

外部链接

伊丽莎白一世
都铎王朝
出生于:1533年9月7日逝世于:1603年3月24日
统治者头衔
前任:
玛丽一世腓力一世
英格兰女王
爱尔兰女王
自称法国女王
1558年-1603年
继任:
詹姆斯一世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伊丽莎白一世
Listen to this article

This browser is not supported by Wikiwand :(
Wikiwand requires a browser with modern capabilities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reading experience.
Please download and use one of the following browsers:

This article was just edited, click to reload
This article has been deleted on Wikipedia (Why?)

Back to homepage

Please click Add in the dialog above
Please click Allow in the top-left corner,
then click Install Now in the dialog
Please click Open in the download dialog,
then click Install
Please click the "Downloads" icon in the Safari toolbar, open the first download in the list,
then click Install
{{::$root.activation.text}}

Install Wikiwand

Install on Chrome Install on Firefox
Don't forget to rate us

Tell your friends about Wikiwand!

Gmail Facebook Twitter Link

Enjoying Wikiwand?

Tell your friends and spread the love:
Share on Gmail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Buffer

Our magic isn't perfect

You can help our automatic cover photo selection by reporting an unsuitable photo.

This photo is visually disturbing This photo is not a good choice

Thank you for helping!


Your input will affect cover photo selection, along with input from other us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