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蒙古文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传统蒙古文.

传统蒙古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需要补充更多来源。 (2015年10月10日)请协助补充多方面可靠来源以改善这篇条目,无法查证的内容可能会因为异议提出而移除。
蒙古字母
类型全音素文字
语言蒙古语满语
母书写系统
子书写系统托忒蒙古字母满文瓦根达拉字母
ISO 15924Mong、145
书写方向字序从上到下,行序从左到右
Unicode范围U+1800至U+18AA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用蒙古字母书写“蒙古”一词
用蒙古字母书写“蒙古”一词

蒙古字母‎ᠮᠣᠩᠭᠣᠯ ᠪᠢᠴᠢᠭ᠌‎),又称畏兀儿蒙古字畏兀字畏吾字等,属拼音文字类型,脱胎于源自粟特字母回鹘字母

文字的历史

室韦蒙古部发迹于斡难河之时本来没有文字[a]。1204年,成吉思汗征讨乃蛮之时,乃蛮掌印官畏兀儿塔塔统阿虽然被俘,却依然守着国家的印信。成吉思汗非常嘉许其忠于自己国家的行为,遂命他掌管蒙古的文书印信,并教授太子、诸王畏兀字(回鹘字母)以书写蒙古语[1]蒙古人至此时便采畏兀字(回鹘字母)以记录蒙古语。

1269年,元世祖委托国师八思巴另制八思巴字作为元朝的官方文字。虽然诏令屡下,当时的蒙古人仍然喜欢使用回鹘式蒙古字母,八思巴字遂转以转写他族语音。至明朝取代元朝后,八思巴字便罕见有人使用了。蒙古本土的蒙古人仍以回鹘式蒙古字母为正宗。

16世纪蒙古信奉佛教,广译遍传佛经,蒙古文字因而普及、定型。因此16、17世纪之交,为蒙古之文艺复兴。在这之前书写蒙古语的部分缺失,皆改进之。此时引入许多藏语梵语内典用语,取代以往蒙古人使用的辞汇。1587年,喀喇沁翻译者阿尤希固什为了便于转译藏、梵语音,修改旧有字母,创制了阿礼嘎礼字母。该字母系统可以表达所有的藏、梵语语音,且可以表达诸蒙古语所无之辅音群。此时部分古语遂弃而不用。学界谓此时之书面蒙语为古典蒙古语

清代亦取鉴蒙古字体,创满文以书满语。二者字体相似,故能触类旁通。此后自17世纪末至18世纪,古典蒙古语得以充分发展。北京、内蒙古之木版印刷业俱盛,谙蒙古语之帝王或者是藏族法师都参与编纂辞典、语法书等。

又1648年卫拉特蒙古和硕特部僧侣咱雅班第达亦根据卫拉特蒙古语的发音,在回鹘式蒙古字母的基础上改良创制出“托忒蒙古字母”(todo mongɣol),但此新字体只通行于准噶尔人中[b],东蒙古未有采用。

1686年,喀尔喀僧侣扎纳巴扎尔仿造藏文梵字,创造索永布字母,共有字母90个,左起横书,一样能精确表达藏、梵语,以及蒙古语的语音。索永布字母非常漂亮,寺院经常以此加以装饰,只可惜此字体写起来比八思巴字还不方便,因此罕用于社会上。同年扎那巴扎尔另造横书方块字,通行于喀尔喀各处之佛寺间。

20世纪初,曾有蒙古文拉丁化之议,当时却未付诸实行。1946年之后,由于苏联的影响,蒙古人民共和国改以基里尔字母拼写喀尔喀蒙古口语。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内蒙古则仍采传统蒙古字母。

1990年蒙古人民共和国民主化改为蒙古国后,恢复传统蒙古字母的官方地位,但使用量仍不如以基里尔字母拼写的蒙古文。蒙古民主化后的首任总统奥其尔巴特,上任后发布第一号总统令,计划在1994年放弃西里尔文字,全民改用传统蒙文,但未能实现。[2] 1990年,蒙古国部长会议作出了《关于组织全民学习传统文字的活动》的决议。1992年,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作出了政府部门逐步恢复使用回鹘式蒙古文字的决定,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落实。2008年,蒙古国政府颁布了“2008年—2015年蒙古文字国家计划2”,向教育文化科学部等部门下达任务,要求恢复和扩大回鹘式蒙古文的使用。2010年,时任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颁布命令,规定蒙古国总统、国家大呼拉尔(议会)主席、总理以及政府官员等在与外国同级别官员进行交流时,公文和信函必须使用回鹘式蒙古文,并附当事国或联合国任一工作语言的翻译文稿;蒙古国公民的出生及结婚证明、各级教育机构颁发的相关证件、毕业证书等必须同时使用回鹘式蒙古文和西里尔蒙古文。[3][4]

2020年3月18日,蒙古国政府通过《蒙古文字国家大纲》(3),决定从2025年起全面恢复使用传统蒙古文,国家公务中同时使用基里尔字母蒙古文和传统蒙古文;新闻出版部门到2024年前必须同时用双文发布内容[5]

文字的特色

蒙古文手写示例
蒙古文手写示例

与其他阿拉米字母体系的文字一样,蒙古字母在一个单词的不同位置都有不同的形状。大部分的字母按照在单词中的位置有三种写法,须分词首、词中、词尾。首尾音位各写作起笔型、收笔型,其余则作行笔型。作行笔型的字母有一纵线以联结整个词。而元音有单独型,辅音则无。

笔划

下表列出传统蒙文常见的笔划。实际上的写法可能随着书写风格而有所变化。

笔划 (зурлага)
形状 名称
图像 文字
ᠡ‍ 皇冠 Тит(и/э)м tit(i/e)m / ᠲᠢᠲᠢᠮ titim
᠊ᠡ‍ Ацаг atsag / ᠠᠴᠤᠭ ačuγ
Шүд shud / ᠰᠢᠳᠦ sidü
᠊᠊ 脊骨 Нуруу nuruu / ᠨᠢᠷᠤᠭᠤ niruγu
ᠵ‍ (直)胫骨 (Шулуун) шилбэ (Shuluun) shilbe / ᠰᠢᠯᠤᠭᠤᠨ ᠰᠢᠯᠪᠢ siluγun silbi
ᠶ‍ 上翘的胫骨 Э(э)тгэр шилбэ e(e)tger shilbe / ᠡᠭᠡᠲᠡᠭᠡᠷ ᠰᠢᠯᠪᠢ egeteger silbi
ᠸ‍ 有钩的胫骨 Матгар шилбэ matgar shilbe / ᠮᠠᠲᠠᠭᠠᠷ ᠰᠢᠯᠪᠢ mataγar silbi
ᠷ‍ 交叉的胫骨 Өргөстэй шилбэ örgöstei shilbe / ᠥᠷᠭᠡᠰᠦᠲᠡᠶ ᠰᠢᠯᠪᠢ örgesütey silbi
ᠳ᠋‍‍ 有圈的胫骨 Гогцоотой шилбэ gogtsootoi shilbe / ᠭᠣᠭᠴᠤᠭᠠᠲᠠᠢ ᠰᠢᠯᠪᠢ γoγčuγatai silbi
ᡁ‍ 凹胫骨 Хөндий шилбэ khöndii shilbe / ᠬᠥᠨᠳᠡᠶ ᠰᠢᠯᠪᠢ köndey silbi
ᠲ‍ 后胫骨 Артын шилбэ artyn shilbe
‍᠊ᠣ‍ ‍᠊ᠣ 肚子 Гэдэс gedes / ᠭᠡᠳᠡᠰᠦ gedesü
‍᠊ᠰ‍ 嘴角 Зав(и/ь)ж Zav(i)j / ᠵᠠᠪᠠᠵᠢ ǰabaǰi
‍᠎ᠠ Орхиц orkhits / ᠣᠷᠬᠢᠴᠠ orkiča
Цацлага tsatslaga / ᠴᠠᠴᠤᠯᠭ᠎ᠠ čačulγ-a
‍᠊ᠠ 尾巴 Сүүл suul / ᠰᠡᠭᠦᠯ segül
‍ᠢ Нум num / ᠨᠤᠮᠤ numu
‍᠊ᠯ‍ Эвэр ever / ᠡᠪᠡᠷ eber
‍᠊ᠮ‍ Гэзэг gezeg / ᠭᠡᠵᠢᠭᠡ geǰige
Эвэр ever / ᠡᠪᠡᠷ eber
‍ᠵ‍ Жалжгар эвэр zhalzhgar ever
上犬齿 Соёо soyoo / ᠰᠣᠶᠤᠭ᠎ᠠ soyuγ-a
‍ᠴ‍ Сэрээ эвэр seree ever
Ац ats / ᠠᠴᠠ ača
Ятгар зартиг yatgar zartig

字母列表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中国蒙古族使用的蒙古文有29个字母,蒙古文字母表示元音的5个,表示辅音的24个,拼写时以词为单位上下连书,行款从左向右。

国际音标 蒙古文字 八思巴字 元朝秘史译音
用汉字举隅[c]
拉丁字母转写[d] 西里尔字母 注释
起笔 行笔 收笔
a
阿(1-7-3)[e] a А
e
额(1-4-2) e Э 字中、后缀大抵与 a 字同。须依前缀判定。由字母a分化出来。
i, ji
[f]
[g]
亦(8-3-1) i, yi И, Й, Ы, Ь 此音于口语中或遭他音节之元音同化。
o, ʊ
斡(1-20-1)、兀(1-11-3) o, u О, У 实际音值须视情况判定。
œ, u
ꡦꡡ ꡦꡟ 斡(6-18-1)、兀(5-6-2)[h] ö, ü Ө, Ү 实际音值须视情况判定。是字母 u
和 i
的合写。
n
[i]
[j]
讷(1-2-3)(居音节首)、安(11-27-5)(居音节尾) n Н
ŋ
昂(78-59-1)(居音节尾) ng Н, НГ 此字于固有语唯居音节尾,故仅具字中型与后缀型。居前缀者盖用以转写藏 、梵 ङ 音。是字母 n
和 g
的合写。
b, v
巴(1-27-1)、(小字,居后缀时。)(244-10-2) b Б, В
p
p П 中世蒙古语无此字。用以转写藏 、梵 प 音。由字母 b
分化出来。
x
合(4-10-1) q(后接阳性元音) Х
g, ɢ
合(4-9-1)、(小字,居后缀时。)(1-24-3) γ(后接阳性元音) Г 文言中此音前后俱元音者,口语多略去此音而并前后元音为长元音。[k] 由字母
分化出来。
x
可(2-2-1)、(小字,居后缀时。)(1-8-3) k(后接阴性元音) Х k、g字体大抵相同。须俟实际发音方可辨之。
g, ɢ
格(1-12-1) g(后接阴性元音) Г k、g字体大抵相同。须俟实际发音方可辨之。又文言此字前后俱元音者与阳性例同[l]
m
马(2-3-2) m М
l
剌(1-24-4)、(小字,居后缀时。)(1-12-5) l Л 居音节尾时,元人译汉每与 /n/ 音相混。
s
撒(6-12-1)、速(带u音)(5-28-3)、速(非小字后缀)(270-44-3) s С
ʃ
沙(273-13-3)(唯用字或与s相混) š Ш 此音在秘史时代多半接 i 。由字母 s
分化出来。
t, d
塔(1-27-2)、(小字,居后缀时。)(3-22-4)、答(6-23-3) t, d Т, Д 传统书面不分t d,须俟实际发音方可辨之。
tʃʰ, tsʰ
察(2-3-3) č Ч, Ц 传统书面不分 /ʧʰ/、/tsʰ/,今日多以之表前者。
tʃ, ts
札(1-7-1) ǰ Ж, З 类上一字。又此字早期与 y- 音起首者常相混。
j
牙(34-6-1) y Е, Ё, И, Ю, Я 由字母 i
分化出来。
r
剌(4-9-3)、儿(居后缀时。非小字。)(1-3-4) r Р 固有语、传统译音中此字不居前缀[m]
v
v В 转写梵音 व 等或如近世汉语“王”字之合口呼零声母者。由字母 i
分化出来。
f
f Ф 中世蒙古语无此音。由字母 b
分化出来。
[n] К 转写汉语“可”字声母、俄文 К 字等。由字母 g
分化出来。
ts
(c) (ц) 转写藏音 、梵音 छ。是二音似非点对点,今日多取藏音为是,即以之标 /tsʰ/ 音。由字母 c
分化出来。
z
(z) (з) 转写藏音 、梵音 ज。是二音似非点对点,今日多取藏音为是,即以之标 /dz/ 音。由字母 c
分化出来。
h
(h) 转写藏音 、梵音 ह 等。又此字直连于部分辅音下可表送气浊音,如 lh 即藏音 ལྷ。源自梵文字母ह。

例子

仿古书体 现代印刷体 首字转写
 
v
 
i
k
i
p
e
d
i
y
a
  • 鲍培氏转写Vikipediya, čilügetü nebterkei toli bičig bolai.
  • 蒙古语西里尔字母Википедиа, Чөлөөт Нэвтэрхий Толь Бичиг Болой.
  • 拉丁字母蒙古文:Vikipedia, chölööt nevterkhii toli bichig boloi.
  • 意思: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电脑显示

微软Windows Vista及更新的Windows系统已经能够显示蒙文(蒙古字母)。而对于Windows XP/2003系统,若想显示蒙文,必须更新系统的Uniscribe的核心文件usp10.dll。

在字体方面,方正的蒙文字体Mongolian Baiti(随Windows提供)、Google的蒙文字体Noto Sans Mongolian,以及蒙科立的蒙文字体都可显示蒙文,而太清字体可以显示满文、锡伯文。

LinuxMac OS X系统只要安装字体亦可显示蒙文。

现在非Unicode的蒙文字体仍然占据着部分市场。

蒙古文
Mongolian[1][2]
Unicode Consortium官方代码表(PDF)
  0 1 2 3 4 5 6 7 8 9 A B C D E F
U+180x FV
 S1 
FV
 S2 
FV
 S3 
 MV 
S
U+181x
U+182x
U+183x
U+184x
U+185x
U+186x
U+187x
U+188x
U+189x
U+18Ax
注解
1.^ 依据Unicode 9.0
2.^ 灰色区域指示未被分配的码点
蒙古文补充
Mongolian Supplement[1][2]
Unicode协会官方代码表(PDF)
  0 1 2 3 4 5 6 7 8 9 A B C D E F
U+1166x 𑙠 𑙡 𑙢 𑙣 𑙤 𑙥 𑙦 𑙧 𑙨 𑙩 𑙪 𑙫 𑙬
U+1167x
注释
1.^ 依据Unicode 12.0
2.^ 灰色区域指示未被分配的码位

注释

  1. ^ 此时草原同语族诸部早有采此字体者,不必单自蒙古部视之。是则以此字体书写蒙古语之始当于13世纪初。参见符拉基米尔佐夫(Борис Яковлевич Владимирцов)之《蒙古书面语与喀尔喀方言比较语法》(Сравнительная грамматика монгольского письменного языка и халхаского наречия)。
  2. ^ 此新字体亦有其正字法等规范,部分基于词源学,部分基于卫拉特诸方言等。札雅班迪与其弟子亦以之译出多部藏梵文献。
  3. ^ 辅音则或于其后添以元音“阿”或“额”,或不添。
  4. ^ 依美国学者尼古拉·鲍培的《Grammar of Written Mongolian》一书转写法转写。
  5. ^ 此处数字排列,依内蒙古人民出版社额尔登泰、乌云达赉校勘本《蒙古秘史》为准,标注为(节数 – 该节内单字排行 – 该单字内汉字排行(含正文小字,不含旁字)),以下皆准此例。
  6. ^ 接于辅音后,其拉丁字母转写为 i 。
  7. ^ 接于元音后,其拉丁字母转写为 yi。然有特例。如“八”字(或部族乃蛮,蒙旗奈曼)采前者不采后者。唯特例甚罕见。
  8. ^ 与上一组之差别须视单字内其他元音而定。
  9. ^ 此为字中音节首时之字体,音“讷”(n-)等。
  10. ^ 此为字中音节尾时之字体,音“恩”(-n)等。
  11. ^ 例:文言中可汗qaγan(元人书作合罕)于口语中转为qaan(其元音拉长)。亦有不变者如(察罕),较少。
  12. ^ 例: deger 字,今口语为 deer。亦有例外如话üge,较少。
  13. ^ 例:依传统,音译Русь一词,便得于前缀添一“斡”(o)音使成鲁速(270-44-2),俾免此舌音居前缀。人以露西亚译者人乃以俄罗斯译之,盖转自蒙古音故也。
  14. ^ 此转写法系依小泽重男氏《现代モンゴル语辞典》页xi所写。

参考文献

  1. ^ 元史》列传第十一:《塔塔统阿传》。
  2. ^ 蒙古要改用拉丁文字. 环球时报. 2003-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31). 
  3. ^ 霍文. 蒙古国 传统蒙文在回归. 人民网. 2010-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10). 
  4. ^ 霍文. 蒙古国加紧恢复传统蒙文 有望与内蒙古语言相通. 环球时报. 2013-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9). 
  5. ^ 阿斯钢. 蒙古国将从2025年起全面恢复使用回鹘式蒙古文. 新华社. 2020-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19). 

参见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传统蒙古文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