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天穆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元天穆.

元天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元天穆(489年-530年11月1日),字天穆[1]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追尊魏平文帝拓跋郁律的后裔,使持节、侍中、骠骑大将军、司空文公、都督雍州诸军事、雍州刺史元长生长子,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

元天穆个性温和忠厚,相貌美丽,善于射箭,有能干的名声。虚岁二十时以员外散骑侍郎为起家官,转任员外散骑常侍、尝食典御,又兼领太尉掾[1]六镇之乱时,尚书令李崇和广阳王元渊北征,元天穆作为太尉掾奉命慰劳各路军队。经过秀荣郡时,尔朱荣见到元天穆法令整齐,有将帅的气质,深相结交,约为兄弟。不久,尔朱荣请求任命元天穆为行台,朝廷不同意,改授任元天穆别将,命令他前赴秀荣。当时,北部边镇纷扰混乱,各地纷纷起兵,六镇荡然无存,不再有捍卫北魏边境的作用,只有尔朱荣在要道上履行职责,招集逃散流亡的人。元天穆因为是尔朱荣的心腹,出任西北道行台、征虏将军、并州刺史[2][3][1]。元天穆后跟随尔朱荣镇压六镇起义,得胜后封聊城县开国伯,加号安北将军,其余官职如故,又代理抚军将军,兼任尚书行台[1]

尔朱荣带兵前往洛阳,元天穆参与了他开始时的谋划,尔朱荣命令元天穆留守,作为后援。魏孝庄帝元子攸登基后,元天穆作为尔朱荣宠信的人,在建义元年四月癸卯(528年5月20日)特委任为太尉公,封上党王[4][5][6],食邑三千户,又出任侍中、兼领军将军使持节骠骑大将军、京畿大都督[1],征召前往京城。尔朱荣讨伐葛荣,建义元年六月癸卯(528年7月19日),魏孝庄帝诏令元天穆出任使持节、都督东北道诸军事、大都督,率领都督宗正珍孙、奚毅、贺拔胜、尔朱阳都等人带领京城的军队前往沁水讨伐任褒,支援尔朱荣[7][8]。永安元年九月乙丑(528年10月9日),魏孝庄帝元子攸诏令元天穆讨伐葛荣,驻扎于朝歌以南[9]。尔朱荣生擒葛荣,元天穆也增加食邑,与之前的食邑总计三万户。元天穆很快监修国史,出任录尚书事,永安元年十一月戊寅(528年12月21日),元天穆出任大将军、开府,世袭并州刺史[10][11][12][3]

当初杜洛周鲜于脩礼作乱,瀛州冀州等州的人大多避难南逃。幽州前平北府主簿河间邢杲率领部曲,屯驻占据鄚城,以抗拒杜洛周和葛荣,将近三年。等到广阳王元渊等人战败后,邢杲南渡黄河居住在青州北海郡境内。灵太后诏令流民所在的地方都加以安置侨郡侨县,选择豪强担任太守和县令来安抚镇守。当时青州刺史元世隽上表请求设置新安郡,以邢杲为太守,没有得到回复。遇到尚书台淘汰新设置的郡县,又以邢杲堂侄邢子瑶资历在邢杲之前,任命邢子瑶为河间郡太守。邢杲深感耻辱愤恨,于是反叛。各地流民原先为当地土著欺负轻视,听说邢杲起兵叛逆,相继来追随他,很快部众就超过十万人。反叛的人掠夺劫掠村庄坞堡,危害百姓,齐地的人称他们为“吃榆树叶的贼人”。此前,黄河以南的人经常嘲笑黄河以北的人喜好吃榆树叶,所以用这称呼他们。邢杲向东劫掠光州,直到海滨而返回,又击败都督李叔仁的军队。永安二年三月壬戌(529年4月4日),魏孝庄帝诏令元天穆与高欢讨伐邢杲[13]。永安二年四月辛丑(529年5月13日),元天穆和高欢在齐州的济南大败邢杲,邢杲请求投降,被送到京城,在都市中被斩首[14],元天穆获增加食邑一万户[15][16]

当时元颢乘着北魏军力空虚攻占荥阳,元天穆听说魏孝庄帝撤退到黄河以北,从毕公垒向北渡过黄河,与魏孝庄帝在河内郡汇合。尔朱荣因为天气炎热,想要退兵,元天穆苦苦坚持不同意,尔朱荣才听从了。魏孝庄帝回到洛阳后,加元天穆太宰,给予仪仗和鼓吹,增加食邑总计七万户[17][18]。永安二年七月甲戌(529年8月14日),元天穆出任太宰。乙亥(529年8月15日),魏孝庄帝在都亭设宴慰劳尔朱荣、元天穆以及北来的都督将领,按照等级赐给赏赐[19]

元天穆作为北魏疏远的宗室,原本没有恩德威望,倚仗着尔朱荣,爵位和官位尊贵至极,当时炙手可热,朝野对他极其恭敬,王公以下每天都挤满了他的家门,元天穆接受贿赂,珍宝堆积。但是元天穆宽厚待人,不被当时的人特别痛恨。魏孝庄帝以元天穆是尔朱荣的党羽,外表上表示宠爱尊敬,诏令元天穆乘坐车马出入大司马门。元天穆与尔朱荣互相依靠,感情特别深。尔朱荣常常以兄长的礼节对待元天穆,尔朱世隆等人虽然是尔朱荣的子侄,地位待遇已经很高,仍然畏惧元天穆。元天穆曾经说过尔朱世隆的过失,尔朱荣立即杖打尔朱世隆,他就是如此受到尔朱荣的亲近信任。魏孝庄帝心中畏惧厌恶元天穆,永安三年九月辛卯(530年10月25日),尔朱荣和元天穆从晋阳前往洛阳朝见,九月戊戌(530年11月1日)在明光殿被魏孝庄帝设置的伏兵一起杀死[20],元天穆时年虚岁四十二。魏节闵帝元恭初年,追赠元天穆侍中丞相、都督十州诸军事、柱国大将军假黄钺雍州刺史,上党王如故,谥号武昭普泰元年八月戊戌朔十一日戊申(531年9月7日)迁葬于京城西北二十里[21][22][1]

家庭

曾祖

祖父

  • 拓跋乙斤,北魏太子瞻事、使持节、左将军、肆州刺史、襄阳景侯[1]

父亲

  • 元长生,北魏使持节、侍中、骠骑大将军、司空文公、都督雍州诸军事、雍州刺史[1]

子女

  • 元俨,东魏都官尚书、上党王
  • 元氏,嫁北齐领军大将军、太宰、冀州刺史、平秦王高归彦[23][24]

参考资料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黄钺柱国大将军丞相太宰武昭王墓志》:魏故使持节侍中太宰丞相柱国大将军假黄钺都督十州诸军事雍州刺史武昭王墓志”王讳天穆,字天穆,河南洛阳人也。层构与乾元同极,鸿祚共坤载为基。赤字天启之征,绿图灵”命之瑞。故以式光于玉板,备纪于金縢者矣。太祖平文皇帝之后。高梁神武王之玄孙。领军”将军松滋武侯之曾孙。太子瞻事使持节左将军肆州刺史襄阳景侯之孙。使持节侍中骠骑”大将军司空文公都督雍州诸军事雍州刺史之长子。诞累叶之崇基,继重光之盛烈,协七纬”之精,苞五常之性。渊乎若仁,悠然似道,千刃莫测其高,万顷不知其广。神质自成,孤贞特秀,八”素九区之理,靡不洞其幽源;三坟五典之书,故以极其宗致。又雄光桀出,武艺超伦,弯弧四石,”矢贯七札,白猿不得隐其层林,紫貂无以逃其潜穴。子房帏幄之谋,田单攻取之术,故以囊括”于心衿,载盈于怀抱矣。起家除员外散骑侍郎。以王器量清懋,识裁通敏,除员外散骑常侍尝”食典御。台府初开,爰祗显命,领太尉掾。于时塞虏叩关,山胡叛命,封豨实繁,长蛇荐筮。以王忠”义夙章,威略兼举,董率之任,佥议斯归。充西北道行台除征虏将军并州刺史。及王师电击,妖”寇霜摧,威略既明,庸勋有典。除聊城县开国伯加安北将军,余官如故。遂假抚军将军兼尚书”行台。孝昌三年,牝鸡失德,雄雉乱朝。肃宗暴崩,祸由鸩毒。天柱为永世恒捍,王实明德茂亲,”同举义兵,克定京邑。除太尉公,爵上党王,食邑三千户。仍除侍中兼领军将军使持节骠骑大”将军京畿大都督。魏虽旧邦,革命唯新,王业艰难,事同草创。王内奉丝纶,中总周卫,谟明之道”以宣,捍城之寄逾重。逆贼葛荣,鸠率凶挡,攻逼邺城。以王道镜台端,德清槐列,文以兴邦,武能”定乱,为使持节都督东北道诸军事大都督,本官如故。天柱驱率熊罴,南出釜口,勒貔虎,北赴”漳源。两军云会,三十余万,雷举星奔,并驱济进,锋镝暂交,丑徒鸟散。生擒葛荣并其营部,斩级”十万,马牛千亿。于是殷卫克定,河朔载清,文轨复同,车书更一。增邑通前三万户。加录尚书事,”本官如故。又以王纂荫乾晖,本枝皇干,体密君亲,义形家国;与天柱潜结玄图,显成大义,一旧”威灵,再造区夏;虽疏画山川,开锡土宇,礼命光照,器像雕蔚,犹不足以酬静难济时之功,报扶”危定倾之绩。除世袭并州刺史,本官、王如故。流民邢杲,肆毒三齐,屠村掠邑,攻剽郡县。以王为”行台大都督。王神武所临,有征无战,伏尸同于长平,积器高于熊耳。迁位太宰,加翼保鼓吹,增”邑通前七万户。永安三年九月二十五日,运巨横流,奄离祸酷。春秋四十二,暴薨于明光殿。年”及中兴造运,圣明在驭,追赠侍中丞相都督十州诸军事柱国大将军假黄钺雍州刺史,王”如故,谥曰武昭,礼也。以普泰元年八月戊戌朔十一日戊申迁葬于京城西北二十里。痛结三”灵,哀缠四绪,泉扃昼昏,松关夜楚,气尽一朝,悲深万古。其辞曰:”两明交逝,五运代兴,素精既谢,玄祚告征。道符玉版,庆结金绳,若天之覆,如日之昇。神武秉德,”福善冥应,义均采药,无德而称。于穆君王,合和诞哲,道契淹门,义昺洙汭。聿奉休踪,式扬清烈,”令问缉熙,徽风昭晰。厥初嘉合,戴笔锁闱,高栖云术,远映辰晖。俟时龙跃,侍运鹏飞,立功以义,”成务惟机。数锺九六,国步未康,北狄孔炽,西戎方强。旗鼓竞进,烽候相望,秦陇幽没,赵魏丘荒。”于昭我后,应期作宰,五典克从,九工亮彩。雰沴时消,妖逋自溃,上协三灵,下清四海。蹈礼循刑,”崇仁履信,有享有通,无悔无吝。云雷遄动,霜风骤震,远无不归,迩无不顺,道迈伊周,勋侔齐晋。”吉凶同域,祸福相依,泰山其毁,良木不持。萧萧杨陇,杳杳泉扉,斜汉灭影,落日潜辉。缙绅曷仰,”社稷焉归,敬镌玄石,铭颂山基。
  2. ^ 《魏书·卷十四·列传第二》:天穆,性和厚,美形貌,善射,有能名。年二十,起家员外郎。六镇之乱,尚书令李崇、广阳王深北讨,天穆奉使慰劳诸军。路出秀容,尔朱荣见其法令齐整,有将领气,深相结托,约为兄弟。未几,荣请天穆为行台,朝廷不许,改授别将,令赴秀容。是时,北镇纷乱,所在蜂起,六镇荡然,无复蕃捍,惟荣当职路冲,招聚散亡。天穆为荣腹心,除并州刺史。
  3. ^ 3.0 3.1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天穆性和厚,美形貌,射有能名。六镇之乱,尚书令李崇、广阳王深北讨,天穆以太尉使劳诸军,路出秀容,见尔朱荣,深相结托,约为兄弟。未几,改授别将,赴秀容,为荣腹心,除并州刺史。及荣赴洛,天穆参其始谋。庄帝践阼,除太尉,封上党王,征赴京师。后增封,通前三万户。寻监国史,录尚书事,开府,世袭并州刺史。
  4.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癸卯,以前太尉公、江阳王继为太师、司州牧;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相州刺史、北海王颢为太傅、开府,仍刺史;平东将军、光禄大夫、清渊县开国侯李延寔为太保,进封阳平王,寻转太傅;安南将军、并州刺史元天穆为太尉公,封上党王;侍中、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杨椿为司徒公;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顿丘郡开国公穆绍为司空公,领尚书令,进爵为王;使持节、车骑大将军、雍州刺史、上党公长孙稚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王,寻改封冯翊王;中军将军、殿中尚书元谌为仪同三司、尚书左仆射,封魏郡王;中军将军、给事黄门侍郎元顼为东海王;金紫光禄大夫、广陵王恭为仪同三司。
  5.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癸卯,以前太尉、江阳王继为太师、司州牧;以相州刺史、北海王颢为太傅、开府,仍刺史;封光禄大夫、清泉县侯李延寔为阳平王,位太保,迁太傅;以并州刺史元天穆为太尉,封上党王;以仪同三司杨椿为司徒;以仪同三司、顿丘郡公穆绍为司空,领尚书令,进爵为王;以雍州刺史长孙承业为开府仪同三司,进封冯翊王;以殿中尚书元谌为尚书右仆射,封魏郡王;以给事黄门侍郎元填为东海王。
  6.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二·梁纪八》:癸卯,以江阳王继为太师,北海王颢为太傅;光禄大夫李延寔为太保,赐爵濮阳王;并州刺史元天穆为太尉,赐爵上党王;前侍中杨椿为司徒;车骑大将军穆绍为司空,领尚书令,进爵顿丘王;雍州刺史长孙稚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赐爵冯翊王;殿中尚书元谌为尚书右仆射,赐爵魏郡王;金紫光禄大夫广陵王恭加仪同三司;其馀起家暴贵者,不可胜数。
  7.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癸卯,以高昌王世子光为平西将军、瓜州刺史,袭爵泰临县开国伯、高昌王。太尉公、上党王天穆为大都督、东北道诸军事,率都督宗正珍孙、奚毅、贺拔胜、尔朱阳都等讨任褒。
  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二》:葛荣军乏食,遣其仆射任褒将军南掠至沁水。魏以元天穆为大都督东北道诸军事,帅宗正珍孙等讨之。
  9.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九月乙丑,诏太尉公、上党王天穆讨葛荣,次于朝歌之南。
  10.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戊寅,以上党王天穆为大将军、开府,世袭并州刺史。
  11.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二》:戊寅,魏以上党王天穆为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世袭并州刺史。
  12. ^ 《魏书·卷十四·列传第二》:及荣赴洛,天穆参其始谋,乃令天穆留后,为之继援。庄帝践阼,天穆以荣之眷昵,特除太尉,封上党王,征赴京师。荣之讨葛荣,诏天穆为前军都督,率京师之众以赴之。荣擒葛荣,天穆增封,通前三万户。寻监国史,录尚书事,开府,世袭并州刺史。
  13.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三月壬戌,诏大将军、上党王天穆与齐献武王讨邢杲。
  14.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辛丑,上党王天穆、齐献武王大破邢杲于齐州之济南,杲降,送京师,斩于都市。
  15. ^ 《魏书·卷十四·列传第二》:初,杜洛周、鲜于脩礼为寇,瀛冀诸州人多避乱南向。幽州前北平府主簿河间邢杲,拥率部曲,屯据鄚城,以拒洛周、葛荣,垂将三载。及广阳王深等败后,杲南渡居青州北海界。灵太后诏流人所在皆置命属郡县,选豪右为守令以抚镇之。时青州刺史元世隽表置新安郡,以杲为太守,未报。会台申汰简所授郡县,以杲从子子瑶资荫居前,乃授河间太守。杲深耻恨,于是遂反。所在流人先为土人凌忽,闻杲起逆,率来从之,旬朔之间,众逾十万。劫掠村坞,毒害民人,齐人号之为“𦧟榆贼”。先是,河南人常笑河北人好食榆叶,故因以号之。杲东掠光州,尽海而还。又破都督李叔仁军。诏天穆与齐献武王讨大破之。杲乃请降,传送京师,斩之。增天穆邑万户。
  16. ^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初,杜洛周、鲜于修礼为寇,瀛、冀诸州人多避乱南向。幽州前平北府主簿河间邢杲拥率部曲,屯据鄚城,以拒洛周、葛荣,垂将三载。及广阳王深等败后,杲南度,居青州北海界。灵太后诏流人所在皆置,命属郡县,选豪右为守令以抚镇之。时青州刺史元世隽表置新安郡,以杲为太守,未报。会台申休简授郡县,以杲从子子瑶资荫居前,乃授河间太守。杲深耻恨,于是遂反。所在流人,先为土人陵忽,闻杲起逆,率来从之,旬朔之间,众逾十万。先是,河南人常笑河北人好食榆叶,故齐人号之为“𦧟榆贼”。杲东掠光州,尽海而还,又破都督李叔仁军。诏天穆与齐神武讨,大破之。杲乃请降,传送京师斩之。
  17. ^ 《魏书·卷十四·列传第二》:时元颢乘虚陷荥阳,天穆闻庄帝北巡,自毕公垒北渡,会车驾于河内。尔朱荣以天时炎热,欲还师,天穆苦执不可,荣乃从之。庄帝还宫,加太宰,羽葆、鼓吹;增邑,通前七万户。
  18. ^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时元颢乘虚陷荥阳,天穆闻庄帝北巡,自毕公垒北度,会车驾于河内。尔朱荣以天时炎热,欲还师,天穆苦执不可,荣乃从之。庄帝还宫,加太宰、羽葆鼓吹,增邑通前七万户。
  19.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甲戌,以大将军、上党王天穆为太宰,司徒公、城阳王徽为大司马、太尉公。乙亥,宴劳天柱大将军尔朱荣、上党王天穆及北来督将于都亭,出宫人三百、缯锦杂彩数万匹,班赐有差。
  20.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九月辛卯,天柱大将军尔朱荣、上党王天穆自晋阳来朝。戊戌,帝杀荣、天穆于明光殿,及荣子仪同三司菩提。
  21. ^ 《魏书·卷十四·列传第二》:天穆以疏属,本无德望,凭借尔朱,爵位隆极,当时熏灼,朝野倾悚,王公已下每旦盈门,受纳财货,珍宝充积。而宽柔容物,不甚见疾于时。庄帝以其荣党,外示宠敬,诏天穆乘车马出入大司马门。天穆与荣相倚,情寄特甚。荣常以兄礼事之,而尔朱世隆等虽荣子侄,位遇已重,畏惮天穆,俯仰承迎。天穆曾言世隆之失,荣即加杖,其相亲任如此。庄帝内畏恶之,与荣同时见杀。前废帝初,赠丞相、柱国大将军、雍州刺史,假黄钺,谥曰武昭。
  22. ^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天穆以疏属,本无德望,凭借尔朱,爵位隆极当时,熏灼朝野,王公已下每旦盈门,受纳财货,珍宝充积。而宽柔容物,不甚见忌于时。庄帝以其荣党,外示优宠,诏天穆乘车马出入大司马门。天穆与荣相倚,荣常以兄礼事之。世隆等虽荣子侄,位遇已重,天穆曾言其失,荣即加杖,其相亲任如此。庄帝内畏恶之,与荣同时见杀。节闵初,赠丞相、柱国大将军、雍州刺史、假黄钺,谥曰武昭。
  23. ^ 《北齐书·卷十四·列传第六》:妻魏上党王元天穆女也,貌不美而甚娇妒,数忿争,密启文宣求离,事寝不报。
  24. ^ 《北史·卷五十一·列传第三十九》:妻魏上党王元天穆女也,貌不美而甚娇妒。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元天穆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