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渊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元渊.

元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元渊(485年-526年10月23日),后世因避讳唐高祖李渊将他改名[1][2],字智远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魏太武帝拓跋焘曾孙,太保、司徒公、广阳懿烈王元嘉之子,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

元渊以给事中为起家官,转任通直郎,升任中书侍郎。永平四年三月壬戌(511年5月9日),元渊的父亲元嘉去世,元渊袭爵广阳王,出任黄门郎[3]魏孝明帝即位后,元渊出任持节、督肆州诸军事、征虏将军、肆州刺史,升任都官尚书河南尹,出任持节、都督恒州诸军事、安北将军恒州刺史。元渊曾参与镇压六镇之乱的起义部队。孝昌元年(525年),柔然可汗阿那瓌向北魏发来消息,表示愿意帮助北魏镇压破六韩拔陵的队伍,北魏朝廷欣然接受,并向柔然派遣使节慰劳。阿那瓌率领十万大军南下,自武川镇向西,一路连败破六韩拔陵的军队,兵锋直指沃野镇,破六韩拔陵损兵折将,向南转移。广阳王元渊得知消息,立刻率领大军和柔然形成南北合击的局势,六部军队大败,破六韩拔陵失踪。元渊上奏朝廷,请求在恒州以北设立郡县,安置六镇二十万的降民,并播发赈济钱粮,使其不会再生叛心。但灵太后昏庸无道,将六镇起义的队伍安置在冀、定、瀛三州,元渊只能喟然长叹:“这些人将成为第二支乞活军啊!”后果然如他所料,在此三州的居民因为无法存活,推举鲜于修礼再度揭竿而起,威胁到了北魏的腹地。后葛荣斩杀鲜于修礼,成为这支队伍的领导者。

孝昌二年(526年),广阳王元渊和城阳王元徽的王妃私通,二人关系也势同水火。此时,一直领兵在外的元渊,不断受到留守中央的元徽的构陷,元徽多次在灵太后面前声称元渊手握重兵在外,有不臣之心。加上此前元渊收降的六镇降民有人推举元渊为主造反,使得灵太后对元徽所言信以为真。正赶上此时,元渊追击葛荣北上的军队战事失利,计划返回定州整顿,然而定州刺史杨津也听信了元渊会造反的谣言,对他十分提防。元渊察觉到了异样,只要把军队屯聚在城南的寺庙里,不敢进城。不久,内心惶恐的元渊召集众将,要求他们盟誓,若有一天自己危难来临,大家必须全力相助。元渊的本意是保命,然而如此秘密的盟誓让都督毛谥警觉起来,认为元渊是打算谋反,于是向杨津告发。于是杨津命令毛谥攻打元渊,元渊慌乱见出逃,部队离散,途中不巧被葛荣的军队撞见生擒。葛荣担心自己的部众会在此动起拥立元渊为主的想法,于孝昌二年岁在丙午十月丁卯朔二日戊辰(526年10月23日)在瀛州高阳郡内将元渊斩杀[3][4]。孝昌三年岁在丁未十一月庚申朔二十五日甲申(528年1月2日),元渊葬于洛阳城西。建义元年四月甲辰(528年5月21日),魏孝庄帝恢复元渊的爵位[5],追赠侍中吏部尚书司徒公雍州刺史,谥号忠武[6]

家庭

祖父

父母

兄弟姐妹

夫人

子女

  • 元佛陀,广阳王世子[7][8]
  • 元湛,东魏侍中、骠骑将军、太尉、广阳文献王
  • 元瑾,东魏尚书祠部郎
  • 元沙弥,第三女,嫁东魏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济州刺史、阳周武昭公高永乐[9]
  • 元氏,嫁北齐侍中、骠骑大将军、太子太师、西阳文明王徐之才,后为和士开奸淫[10][11]

参考资料

  1. ^ 《魏书校勘记·魏书卷十八·列传第六·一八》:子深 按魏书纪传都作“广阳王渊”。此传以北史补,北史避唐讳,改“渊”作“深”。
  2. ^ 《北史校勘记·卷十六·列传第四·三0》:子深字智远 按深本名渊,见墓志集释元湛墓志图版九六,北史避唐讳改。
  3. ^ 3.0 3.1 3.2 3.3 李淼, 《北魏元渊墓志释考》, 《甘肃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2015年, (第01期): 38–53 
  4. ^ 4.0 4.1 4.2 徐冲, 《元渊之死与北魏末年政局——以新出元渊墓志为线索》, 《历史研究》, 2015年, (第01期): 20–24 
  5. ^ 《魏书·卷十·帝纪第十》:甲辰,追复故广阳王渊、故安乐王鉴爵。
  6. ^ 6.0 6.1 6.2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假黄钺广阳文献王之铭》:魏故使持节假黄钺侍中太傅大司马尚书令定州刺史广阳文献王铭”祖讳嘉,太保尚书令司徒公冀州刺史广阳懿烈王。”祖母河南穆氏,宜都王寿孙女,司空亮从妹。”父讳渊,侍中吏部尚书司徒公雍州刺史广阳忠武王。”母琅邪王氏,父肃,尚书令司空宣简公。”公讳湛,字士深,河南洛阳人也。受命于天,造我王室,誓河疏流,瞻山作镇。祖位当彼相,任属保衡,”送往事居,负图分陕。父才为国桢,望称人杰,功最天下,名播海内。既而日月成象,山川出云,乃感”中和,克生上德。器宇清明,风神秀整,音韵恬雅,仪表闲华,天资孝友,自然忠信,率礼而动,非法不”言。既夙有成,德弱不好弄,致赏高明,实标清识,固能采菽中原,求珠赤水,心游河汉,志在丘山。乃”引入侍书,除为羽林监,又转散骑郎,在通直。鹓鸿始飏,便有摩天之资;骥𫘧初骋,自怀弭尘之气。”及遭不造,殆将毁灭,哀感庭禽,悲燋垄树。乃袭爵为广阳王,除通直散骑常侍,转给事黄门侍郎,”而王如故。及居显处,爰拜青门,等务伯之矜严,同昭先之淑慎。又为持节督胶州军事左将军胶”州刺史。及其骖传案部,班条察事,未言已信,不肃而成,念室于是自空,桴鼓所以且息,行人解旅”而莫犯,游客散马而无虞。又兼侍中行河南尹,寻除使持节都督冀州诸军事中军将军冀州刺”史。竭忠贞之心,尽廉平之节,润之以夏雨,照之以秋阳。远至迩安,不能比其效;外平内成,无以喻”其绩。又除侍中,军号仍本。至于仰瞻府视,切问近对,当渭桥之后车,坐殿中之重席。又以本官行”洛州事。文武兼运,威德并施,政若神行,化如风偃。又除太常卿,王如故。未几,还为侍中。又以本官”行司州牧。乃扬清激浊,举直厝枉,贵戚敛手,豪右屏气。然其情存去恶,合柱不能藏其形;心在穷”奸,重轑无所隐其迹。又除骠骑将军,仍侍中,俄以本官监典书事。逸文脱简,罔不捃摭,毁壁颓坟,”人所穷尽。既质含百练,公辅之望自高;气逸千里,王佐之才久立。乃除太尉公,王如故。位冠人爵,”任总天纲,赞杰遂贤,兴仁隆化。其犹伯始温柔,子鱼和理,天下中庸,后世难继。方当黜位而朝,以”成师臣之礼,独拜于屏,用飨养老之祑。曰仁者寿,所期必信,积善不报,终自欺人。春秋卅有五,以”武定二年岁在甲子五月十四日丁酉薨于邺。天子举哀东堂,鸿胪监护丧事。赠赗之数,隆于常”礼。惟公风猷峻远,器量清高,望俨即温,外明内润,虽名重一时,位高四累,务在谦光,情无矜尚。”是以虚衿待物,折节从人,当沐而休,据馈以起。至乃北游竭石,南陟平台,风彯飞阁,草蔓中渚,宾僚”率止,亲友具来,置酒陈辞,调琴寤语,思溢河水,言高太山,绣彩成文,金石起韵,耻一物之不知,总”四科而备举,积珪璋于匈怀,散云雨于衿袖。然据则德蹈礼之基,秉文经武之业,重义轻财之量,”匡主庇民之功,求之古人,希世罕有。千载一期,且云旦暮,哀哉奉孝,乃悲逝者,安得征虏,实痛良”臣。追赠使持节假黄钺侍中太傅大司马尚书令都督定殷瀛幽四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定州”刺史,王如故,谥曰文献,礼也。粤以其年八月庚申葬于武城之北原。乃作铭曰:”寿丘若水,开原发系,立功立德,或王或帝。系行不穷,蝉联相继,九畹滋兰,百亩树蕙。自天生德,唯”岳降神,孰膺名世,实在斯人。克隆遗构,载荷余薪,乃称惠王,实曰宗臣。攀桂有丛,拔茅以类,赤霄”易摩,青云可致。惟德命官,以仁守位,令行禁止,功成身遂。作时领袖,为世冠冕,立行堂堂,秉心謇”謇。执戟趋事,抱剑来践,星神易识,豹文可辩。连率侯服,摄官帝城,导民由德,断狱以情。化感风雨,”政通神明,一虎垂首,二老变形。论道台阶,补阙兖职,送日骋步,抟风使翼。高飞讵远,长途未极,朝”露已销,夜舟谁力。芒阜临北,鱼山望东,安厝不异,托葬攸同。三临出祖,五会送终,归骸真宅,宁神”□□。
  7. ^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正光五年,行台广阳王元渊治兵北伐,引谨为长流参军,特相礼接。所有谋议,皆与谨参之。乃使其子佛陀拜焉,其见待如此。
  8. ^ 《北史·卷二十三·列传第十一》:正光四年,行台、广阳王元深北伐,引谨为长流参军。特相礼接,使其世子佛陁拜焉。
  9. ^ 贾振林编著. 《文化安丰》. 郑州: 大象出版社. 2011年11月: 178. ISBN 978-7-5347-6898-9 (中文(简体)). 
  10. ^ 《北齐书·卷三十三·列传第二十五》:之才妻魏广阳王妹,之才从文襄求得为妻。和士开知之,乃淫其妻。
  11. ^ 《北史·卷九十·列传第七十八》:之才妻,魏广阳王妹,之才从文襄求得为妻。和士开知之,乃淫其妻。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元渊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