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娄巴特拉七世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克娄巴特拉七世.

克娄巴特拉七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需要补充更多来源。 (2019年1月1日)请协助补充多方面可靠来源以改善这篇条目,无法查证的内容可能会因为异议提出而移除。
克娄巴特拉七世
克丽奥佩托拉七世胸像,柏林旧博物馆
埃及女王
统治前51年-前30年
前任托勒密十二世
共治托勒密十二世
托勒密十三世
托勒密十四世
托勒密十五世
出生前69年
埃及亚历山大
逝世前30年8月12日(38–39岁)
埃及亚历山大
安葬
不明
配偶托勒密十三世
托勒密十四世
马克·安东尼
子嗣恺撒里昂,托勒密十五世·菲洛帕托尔·菲洛墨托尔·恺撒
亚历山大·赫利俄斯
克娄巴特拉·塞勒涅,毛里塔尼亚女王
托勒密·费拉德尔甫斯
全名
克丽奥佩托拉·提亚·菲洛帕托尔
王朝托勒密王朝
父亲托勒密十二世
母亲克丽奥佩托拉六世(推测)
克娄巴特拉七世
古埃及法老

克娄巴特拉七世希腊语Κλεοπάτρα Φιλοπάτωρ,也译作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克里奥帕特拉七世克莱奥巴特拉七世克利奥巴特拉七世克利欧佩特拉七世[1]克丽奥佩特拉七世;前69年-前30年8月12日[2]),中文圈亦称其为“埃及艳后”或“埃及妖后”,古埃及托勒密王朝末代女王。

克娄巴特拉七世为托勒密十二世所生,虽然克娄巴特拉拥有埃及法老的称号,然而身上流着马其顿希腊人的血统 [3][4][5][6]。她是埃及托勒密王朝的王室成员之一,在亚历山大大帝逝世后,他的将领托勒密一世获取埃及并建立这个王朝,因此托勒密一世是克娄巴特拉七世的先祖。托勒密王国深受希腊化文明影响,几乎多数托勒密王室成员都说希腊语,并拒绝学习当地的埃及语言,这也是希腊语和埃及语一直并存于宫廷文件上的原因之一,如罗塞塔石碑[7]。相反地,克娄巴特拉是王室成员中第一个学会埃及语的,还接受古埃及信仰和神灵。她的守护女神是艾西斯,在她统治期间,克娄巴特拉被认为是这位聪慧女神的在世化身。

起初克娄巴特拉与他的父亲托勒密十二世一同在位治理国家,之后根据古埃及的传统,她与亲弟弟托勒密十三世结婚并共治,但克娄巴特拉为了成为单独的统治者,遭到放逐。后来她为了巩固并夺回失去的权位,她与尤利乌斯·凯撒结盟并成为其情妇,并与凯撒生了一个男孩凯撒里昂,重揽埃及的统治大权。

在前44年,尤利乌斯·凯撒遭到刺杀后,克娄巴特拉与马克·安东尼一同对付凯撒的合法继承人屋大维,并与安东尼生了亚历山大·赫利俄斯克娄巴特拉·塞勒涅二世这对双胞胎,以及托勒密·费拉德尔甫斯。在与屋大维军的亚克兴角战役失利后,马克·安东尼自己结束生命,克娄巴特拉随后也跟着自杀。根据传统上认为,克娄巴特拉是在前30年8月12日以毒蛇“aspis”咬自己而身亡[8]。而克娄巴特拉的儿子,同时也是法老的托勒密·凯撒里昂在母亲自杀前夕,因屋大维的命令而被杀,托勒密王国因此被并吞,成为罗马的埃及行省。她的死亡代表托勒密王国终结,也代表希腊化时期结束,东地中海罗马时代的开始。

直至今日,克娄巴特拉依旧是西方文明中一个知名的人物,她的形象仍存于无数的艺术作品之中,她的故事在许多文学、戏剧、电影中上演。在大多数的描绘中,克娄巴特拉是个超级漂亮的美人,充满知性、美貌和性感,并且成功征服当时西方世界最有权势的男人。在今日文艺或电影上,她被认为是为了保护国家免受罗马并吞,而色诱凯撒大帝及他的手下马克·安东尼

身世

克娄巴特拉装扮成埃及女神的玄武岩雕像,圣彼得堡艾米塔及博物馆〈Hermitage Museum〉
克娄巴特拉装扮成埃及女神的玄武岩雕像,圣彼得堡艾米塔及博物馆〈Hermitage Museum〉

克娄巴特拉七世于前69-68年冬天,在亚历山大诞生,在她之前一共有六名同名公主, 父亲是托勒密十二世,他是亚历山大大帝将领托勒密一世的后代,托勒密一世为马其顿人,是拉古斯阿尔西诺伊之子。而克娄巴特拉是托勒密十二世的第三个女儿。

关于克娄巴特拉七世母亲的身份不清楚,但一般上认为是克娄巴特拉六世,她是托勒密十二世的姊妹或表亲,同时也是他的妻子。因为克娄巴特拉七世曾说过她的外祖父是托勒密十世,因此假如克娄巴特拉六世不是生母的话,那克娄巴特拉七世的母亲可能就是托勒密十世和贝勒尼三世某个不知名的女儿[9]

早年

托勒密王国因为中央集权政府衰弱以及逐渐腐败等因素,失去了昔兰尼塞浦路斯,让托勒密政权国势弱至谷底。当托勒密十二世和小克娄巴特拉七世前往罗马时,克娄巴特拉六世趁机夺取了政权。然而克娄巴特拉六世不久后就突然不明死去,虽然史书上没记载,但可能贝勒尼基四世毒杀了她,使自己成为唯一的统治者。无论哪种因素,贝勒尼基四世掌控王国政权直到前55年为止,托勒密十二世在罗马将领奥卢斯·加比尼乌斯帮助下,夺回了亚历山大,重登王位。而贝勒尼基遭到逮捕,随后便被处死,据传她的头在国王托勒密十二世的旨意下被送到宫廷展示。此时,年仅14岁的克娄巴特拉七世被立为共同执政者,辅佐她的父亲,尽管她的权力可能受到严格限制。

前51年3月托勒密十二世逝世,在遗嘱中他立18岁的克娄巴特拉七世和她12岁同父异母的弟弟托勒密十三世统治王国。但克娄巴特拉七世她一点都不想与弟弟分享权力,在她统治一开始,官方文件上只有她的名字,所发行的钱币上也仅有她一人的肖像,这违反托勒密王朝传统,因传统上女性统治者需附属于男性共治者之下。

在前50年时,克娄巴特拉七世跟留在埃及的前罗马军队加比尼亚人(Gabiniani)发生冲突,这支军队当初是罗马奥卢斯·加比尼乌斯要离开埃及时,为了保卫托勒密十二世政权所留下的士兵。这场冲突也是克娄巴特拉七世随后失去权位的主要原因之一,她因此被迫接受弟弟托勒密十三世登基,并与弟弟结婚一同共治埃及。她们在前三年的统治时间内相当颠簸,经济危机、饥荒、尼罗河缺乏泛滥和政治冲突等等来考验这对姐弟。

此时,克娄巴特拉七世施展一连串政治措施,为了加强外销能力而将货币贬值三分之一,因为外销为埃及经济命脉,并推动强迫性质借贷,以增加国库收入。同时女王采行新的宗教政策,以讨好势力庞大的祭司阶级与平民大众。在外交策略特别用心,尽可能不与中东地区的罗马驻军起冲突,并提供传统的罗马盟友支援。前49年,凯撒在渡过卢比孔河后将庞培驱离罗马,但庞培仍为强者,克娄巴特拉七世在此时提供士兵与粮食支援庞培,并谣传与出使到亚历山大的庞培儿子传出恋情。[10]

她最后遭到托勒密十三世阵营的宦官波提纽斯和将领阿基拉斯反对而结束,可能在前48年克娄巴特拉七世就被迫离开权力中心,因为当时一些文件中仅有托勒密十三世一人的名字。之后她就被迫流亡叙利亚[11],但很快就招募一支部队,企图从外打回埃及,因此托勒密十三世和其摄政也领着大军进驻埃及门户重地培琉喜阿姆(Pelusium)。

与尤利乌斯·凯撒

庞培之死

当克娄巴特拉流亡在外时,庞培卷入罗马内战中。在前48年秋季,庞培在凯撒军的追击下来到了亚历山大外海,寻求庇护。年仅15岁的托勒密十三世还很年轻,此事主要由财政大臣波提纽斯处理。前48年9月28日,庞培虽然觉得事情有异,托勒密迎接的场面既不隆重,还有点肃杀,岸上满是士兵,加上托勒密还派出舰队像是监视庞培般。庞培自知无法逃脱,只得乘着对方安排的一艘小船,准备要登上埃及的海岸。然而迎接他的托勒密军官在庞培一上岸,就杀了庞培并砍下他的头,动手的军官中还有庞培的老部下。庞培的妻子和孩子在海上看到这件惨案,连忙扬帆逃走,这天刚好也是庞培58岁生日。

托勒密十三世认为庞培之死可以讨凯撒欢心,可以成为罗马忠贞的盟友,或许还可以减轻王国欠罗马的债务,然而这事后来被证明是大大失算。两天后,凯撒来到埃及,托勒密派人奉上庞培的头颅,但这使凯撒相当愤怒,对于庞培之死垂泪不已。虽然庞培是凯撒政治上的劲敌,但也是他独生女茱莉亚的丈夫,更曾是罗马的执政官,身为罗马人且已是罗马实际掌权者的凯撒无法容忍本国的要人为异国人擅自杀害。

与凯撒的感情

当凯撒来到埃及后,这位罗马最有权势男人自然成为托勒密十三世和克娄巴特拉七世王位争夺问题上,最有力的裁仲者。因此,克娄巴特拉期望可以趁著凯撒对托勒密十三世气头上时,来获得有利地位。于是她暗自偷偷潜入宫殿内与凯撒会面,传说当时克娄巴特拉把自己伸直,用毯子卷起来包覆其中,命人抬着进入王宫[12],这时克娄巴特拉年仅21岁,凯撒52岁。经过一番交谈后,凯撒对克娄巴特拉的胆识和机智大为倾心,再加上美色的诱惑更是让他难以自拔,于是凯撒放弃原本占领埃及的计划,还决定要让克娄巴特拉登上王位,再度与托勒密十三世共治。而克娄巴特拉之后便成为凯撒的情人。

托勒密十三世一党对于这种结果相当不满,在刺杀凯撒失败后,阿基拉斯率军围攻亚历山大内的罗马军,这场战役相当激烈,战火还焚烧掉一部分亚历山大图书馆,而克娄巴特拉的妹妹阿尔西诺伊四世从城中逃出后,加入阿基拉斯军,并宣称自己是女王,还夺得军队控制权。效忠托勒密十三世的反抗军围攻亚历山大失败后,退回重整旗鼓。前47年,凯撒在尼罗河战役彻底击败托勒密十三世的军队,而托勒密十三世战后失踪了,可能溺死于尼罗河中。而阿尔西诺伊四世后来被凯撒带回罗马,当作征服埃及的象征,被迫出席凯撒的凯旋式,后来凯撒怜悯她而饶了她的性命,并把她放逐且永远不能再回埃及。事件结束后,凯撒再立了克娄巴特拉另一个弟弟托勒密十四世为她新的共治者[13],但主要掌权者仍是克娄巴特拉。

克娄巴特拉和凯撒会面的场景。让-里奥·杰洛姆所绘
克娄巴特拉和凯撒会面的场景。让-里奥·杰洛姆所绘

尽管凯撒和克娄巴特拉年龄差距很大,名义上克娄巴特拉已嫁给了托勒密十四世,但她实际上却与凯撒相好,两人成为爱侣。前47年夏季,克娄巴特拉生下她们俩的孩子托勒密·凯撒 ,昵称“凯撒里昂”,意思是“小凯撒”。克娄巴特拉并希望凯撒能立她们俩的儿子为继承人,但凯撒并没有答应,反而选择他的养子屋大维为继承者。之后两个月期间,克娄巴特拉和凯撒同游尼罗河,参访丹德拉。在凯撒停留埃及的前48年到前47年期间,克利奥帕脱拉还介绍亚历山大的索西琴尼给凯撒认识,之后索西琴尼关于历法中闰年闰日的算法,便成为儒略历的基础。

前46年,克娄巴特拉带着托勒密十四世和凯撒里昂来到罗马,住进凯撒的庄园别墅中[14][15]。但罗马民众对凯撒和克娄巴特拉的暧昧关系相当不满,因为身为罗马独裁官的凯撒已经和卡尔普尼亚·皮索妮丝(Calpurnia Pisonis)结婚,甚至连罗马著名演辩家西塞罗在信中说他厌恶外国女王(指克娄巴特拉)[15]。然而,凯撒甚至以艾西斯女神的样式,为克娄巴特拉立了一个黄金雕像,并且立在凯撒广场(Forum of Caesar)的维娜斯·吉尼翠斯(Venus Genetrix)神庙内[16],而维娜斯还是神话中凯撒家族的先祖。克娄巴特拉等人一直待在罗马,直到凯撒在前44年3月15日被刺杀身亡后[17],才回到埃及。之后,很可能克娄巴特拉毒杀了托勒密十四世,总之当托勒密十四世死后,克娄巴特拉立她的儿子凯撒里昂为王,同为共治者,并给于他称号“笃爱父亲、母亲的·神”(Theos Philopator Philometor)[18]

罗马内战

凯撒身亡后罗马内战再度爆发,一方是马克·安东尼屋大维所领导的支持凯撒派,另一方是马尔库斯·尤尼乌斯·布鲁图盖乌斯·卡西乌斯·隆吉努斯所领导的刺杀凯撒派,而克娄巴特拉因她的过去,自然站在支持凯撒派这边。接着,布鲁图和卡西乌斯离开意大利半岛,驶向共和国东部的疆土,他们在西部征服并接收许多地区,在那建立他们的军事根据地。从前43年一开始,克娄巴特拉与东部支持凯撒派的领导人普布利乌斯·科尔内利乌斯·多拉贝拉结盟,多拉贝拉也承认凯撒里昂是她的共治者[19]。但前43年七月,多拉贝拉于劳迪基亚被卡西乌斯军包围,被迫自杀。

现在卡西乌斯准备入侵埃及来夺取这个王国的财富,还要惩罚女王拒绝为卡西乌斯提供补给,女王还支持多拉贝拉一派,加上卡西乌斯要防止她会带着一支强大的舰队为安东尼和屋大维支援。而埃及目前似乎是一个很好掠夺的肥肉,因为它没有够强大的陆军,且他们正遭受饥荒和瘟疫之苦。但前43年尾时,卡西乌斯被布鲁图召回士麦那,让他最后无法执行入侵埃及的计划。然而,卡西乌斯还是企图封锁克娄巴特拉联络凯撒派党人的管道,于是派遣卢基乌斯·斯塔提乌斯·莫尔库斯(Lucius Statius Murcus)率领60艘船舰和一支精锐的军团进驻伯罗奔尼撒半岛南方的马塔潘角(Cape Matapan)。当克娄巴特拉和她的舰队从亚历山大出发,准备要与凯撒派党人会合,她的舰队向西行至利比亚海岸时遭到凶猛的暴风雨摧残,此时女王本人也罹患疾病,不得不退回埃及。而莫尔库斯得知女王的舰队厄运,又看到的她的部分船只出现在希腊海岸的残破情形,于是莫尔库斯带着自己的舰队驶向亚得里亚海[20]

和马克·安东尼

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由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所绘
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由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所绘

在前41年,马克·安东尼在凯撒身亡后的权力真空中获得一席之地,并成为后三头同盟之一,他招唤克娄巴特拉前来塔尔索与他会面,回答一些关于对他忠诚的问题,克娄巴特拉在那里华丽的登场,并以迷人的风采和谈吐掳获安东尼的心,安东尼于是花了前41年到前40年间的冬天在亚历山大陪她。

为了确保她自己和凯撒里昂的政治地位安全,克娄巴特拉唆使安东尼下令杀了她的妹妹阿尔西诺伊四世,她妹妹此时正避居于罗马控制下以弗所阿耳忒弥斯神庙中,阿尔西诺伊便在神庙的阶梯上被杀,这大大震惊罗马人,因神庙有神圣的庇护权[21]。克娄巴特拉也处决了她的塞浦路斯将军塞拉皮翁,因他曾经支持卡西乌斯来与她对抗[22]。然而,当安东尼因战事离开埃及后,她们俩的恋情逐渐转淡。安东尼为了和屋大维重修和好,娶了屋大维的姐姐小屋大薇为妻。

在前40年12月25日,克娄巴特拉为安东尼生下一对双胞胎亚历山大·赫利俄斯克娄巴特拉·塞勒涅二世。几年后,当安东尼在前往东方对付安息王国途中,他来到亚历山大与克娄巴特拉续前缘,克娄巴特拉也为安东尼提供战争所需要的资金和补给。随着安东尼和屋大维的关系恶化,让安东尼冷冷对待小屋大薇,自己也不返回罗马的宅第。安东尼在对安息王国的战争失利后回到亚历山大,可能以埃及式婚礼与克娄巴特拉结婚[23]。前36年之后还与克娄巴特拉生下小儿子托勒密·费拉德尔甫斯,并在亚历山大置家。

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的钱币
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的钱币
一枚克娄巴特拉七世的四德拉克马银币
一枚克娄巴特拉七世的四德拉克马银币

在安东尼征服亚美尼亚王国后,于前34年后半,安东尼在亚历山大奉献中宣布克娄巴特拉七世和凯撒里昂为共治者,统治埃及、塞浦路斯,其中克娄巴特拉七世的称号为“万王之女王”,凯撒里昂为“万王之王”[24]亚历山大·赫利俄斯则被加冕为亚美尼亚、米底和帕提亚(波斯米底亚)国王;克娄巴特拉·塞勒涅二世为统治昔兰尼、利比亚的女王;托勒密·费拉德尔甫斯为叙利亚、奇里乞亚、腓尼基的国王。

这举动让屋大维在罗马有理由指责安东尼,来煽动罗马人对安东尼的不满,而安东尼在罗马的政敌们也担心克娄巴特拉七世会对罗马发起复仇之战,并伙同东方地区来对抗罗马,还会在罗马登基为全世界的女皇,并开创一个辽阔的大帝国[25]。据记载,亚历山大奉献中出席的克娄巴特拉,如同平常公开露面般穿着女神艾西斯的服饰[26],因埃及人认为她是艾西斯女神在地上的代理人和化身。

安东尼和屋大维的关系从好几年前就开始逐步恶化,最后在前33年两人决裂,于是屋大维向罗马元老院提案发动战争,但宣战的对象不是同为罗马人的安东尼,而是与克娄巴特拉七世宣战。在前31年,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的舰队在希腊西岸的阿克提乌姆湾与屋大维军展开海战,尽管安东尼海军船只较小,且训练和水手都不充足。这场战役在最盛行的传说中,描述说两军在打得难分难解之时,后方的克娄巴特拉突然无故率领自己的舰队逃离战场,而安东尼看到克娄巴特拉离去,不顾自军将士处境也跟着随克娄巴特拉逃去[27],让屋大维在亚克兴角战役获得大胜。但当代并没有证据说此战是如此发展。此战后,屋大维开始计划入侵埃及,当他于前30年7月率军接近亚历山大时,安东尼的余军一批批向屋大维投诚。

另外,克娄巴特拉有许多无可考证的故事,其中最知名的就是有一次,克娄巴特拉宴请安东尼享用一顿丰盛的大餐,期间克娄巴特拉向安东尼玩笑般打赌,赌她可以一餐花掉一千万塞斯特尔提乌斯(Sestertius)银币,安东尼答应了。第二天晚餐,克娄巴特拉还是摆出平常般的宴席,安东尼开始嘲笑这一切。到了用餐下个阶段,却只上了一杯很浓的,只见克娄巴特拉解下她一个无价的珍珠耳环,把它丢入醋中溶解,喝下这杯饮品。然而,这个故事最初是由老普林尼写下的,但那时已经离克娄巴特拉年代一百多年了,而且组成珍珠的碳酸钙是无法溶解于醋中,除非把它磨成细粉才会慢慢融解[28]

安东尼之死

亚克兴角战役后,屋大维率军接近亚历山大,安东尼率领自军和埃及的联军于亚历山大近郊要与敌人决战,然而不仅联军舰队,还包含骑兵都舍弃安东尼并投入屋大维麾下,遭受大败的安东尼绝望的哭喊,认为是克娄巴特拉和她的部队背弃了他。当时克娄巴特拉担心安东尼在绝望下会伤害她自己,或者是担心自己会落入屋大维手上,她带着两个侍女躲到自己的陵墓中,然而安东尼却认为克娄巴特拉已经自杀,悲伤中持剑刺进自己的腹部昏了过去,想要跟随克娄巴特拉一同死去,然而这一刺无法让安东尼致命,当他醒来后想请求周围的人结束他的痛苦,但周围的人都已经跑光了。

这时,克娄巴特拉派人来寻找安东尼。当安东尼知道克娄巴特拉尚活在人世,连忙让人把他带到陵墓门口,因为克娄巴特拉不愿开启陵墓的大门,只好让重伤的安东尼从陵墓的窗口垂吊上去,由里面克娄巴特拉等三个女人用绳子拼命拉上来。当克娄巴特拉见到安东尼快断气的模样相当哀伤,甚至悲痛到爪扯自己的肌肤,殴击自己的胸膛,自知死期将至的安东尼连忙安抚她的情绪,他要了一杯酒喝,交代一些遗言后,结束他的生命[29]

关于这座陵墓的位置尚未确定,普鲁塔克曾描述这座克娄巴特拉的陵墓位在艾西斯神庙中,并说它有一个面朝滨海的窗口。然而埃及古物最高委员会(Supreme Council of Antiquities)认为它可能在塔波希利斯·马格纳(Taposiris Magna)神庙里面或是在周围[30],这座神庙是托勒密王朝时所建,同时也供奉艾西斯,另外在这里也发现数十枚克娄巴特拉七世的钱币,这个神庙的位置在亚历山大的西南方,约距亚历山大48公里。

自杀

在古代文献中,尤其是罗马人所记载的,大多认为克娄巴特拉是诱使毒蛇咬伤自己,而毒发身亡。但其中最早的文献是斯特拉波所著,他是与克娄巴特拉同时期的人物,很可能曾经去过亚历山大。他说当时流传两个有关克娄巴特拉的自杀版本,其中一个是她服用毒药自杀,另一个即是用毒蛇“aspis”咬伤自己[31]。但在数十年以后的许多罗马诗人,却提到她是由两条毒蛇所咬伤 [32][33][34]。而150年后的历史学家弗洛鲁斯(Florus)[35],以及60年后的维勒尤斯(Marcus Velleius Paterculus)提到只有一条毒蛇[36]。其它一些作者则质疑他们的历史记载,并说克娄巴特拉很可能是被屋大维所杀[37]

“克娄巴特拉之死”,Jean André Rixens的画作
“克娄巴特拉之死”,Jean André Rixens的画作

普鲁塔克写作的年代在这件事的130年以后。他描述屋大维在安东尼死后俘虏了克娄巴特拉,并把她囚禁于她在艾西斯神庙的陵墓中,还命令自己的自由民以巴弗提(Epaphroditus)监视克娄巴特拉,防止她有寻短的行为。毕竟屋大维有意让她活着回罗马,为自己的凯旋式添加光彩。然而,克娄巴特拉已心有死意,也清楚屋大维的企图。她在以巴弗提没有察觉下结束自己的生命[38]。普鲁塔克说,当屋大维匆忙赶到时,克娄巴特拉已于床上逝世。她的侍女艾拉斯(Iras)死于她脚旁,而另一位侍女卡尔萌(Charmion)也摇摇欲坠,并在整理克娄巴特拉的头冠后随即死去[39]。普鲁塔克接着描述毒蛇是藏在无花果篮子中,由乡民带进来给她的。克娄巴特拉让毒蛇在自己手臂咬一口。普鲁塔克同时也记载其他说法,如毒蛇是藏在瓶子中,克娄巴特拉借着一根纺锤去拨弄激怒它,再让毒蛇咬自己手臂。还有一说克娄巴特拉是服用藏在空心的束发针中的毒药自杀的。普鲁塔克也透露,没人知道克娄巴特拉真正的死法。然而,普鲁塔克说屋大维回到罗马的凯旋式中,克娄巴特拉的雕像被塑造出毒蛇藏绕的样子[40]

克娄巴特拉之死(雷金纳德·亚瑟画)
克娄巴特拉之死(雷金纳德·亚瑟画)

另外,另一位与普鲁塔克同期的罗马史家苏埃托尼乌斯也说克娄巴特拉是被毒蛇咬死[41]

英国文豪威廉·莎士比亚最后为这段悲剧描绘出一个场景,克娄巴特拉抓着毒蛇,让它在胸部咬一口[42],在莎士比亚之前,大众认为克娄巴特拉被咬的地方仅有手臂[43][44][45]。一说佩看出行宫窗户,可见尼罗河口,埃及海军战败,罗马海军战胜正登陆埃及,佩手伸进平常养的宠物蛇笼,自裁被毒蛇咬逝即自尽

随着克娄巴特拉与其儿子的逝世,托勒密王国成为历史,埃及最终沦为罗马的一个行省

疑云

因为克娄巴特拉传奇式的一生,以及记载上各种众说云云的自杀法,加上身份地位特殊和一堆疑点,让后世人们想一探这个神秘面纱,甚至有学者怀疑这位坚毅的女王根本不是会自杀的性格,而应该是他杀。探索频道曾经拍摄一段影片[46],怀疑克娄巴特拉可能不是自杀。片中认为克娄巴特拉的陵墓应在亚历山大内,因此尽管普鲁塔克记载克娄巴特拉临死前给屋大维写了一封信,信上说她即将死去。等屋大维赶到的时候,发现她及两个侍女都被同一条毒蛇咬死。可是因为屋大维的住处离克娄巴特拉的陵墓不过200多米,屋大维到达的时间也不过十几分钟,据毒蛇专家大卫·沃若说,最有可能是“aspis”的埃及眼镜蛇致人死亡的时间最快也得半个小时,而且一条蛇的毒液也不致使三个人都死亡。因此犯罪研究专家帕特·布朗并不认为克娄巴特拉自杀,并认为是屋大维在杀死凯撒里昂后,为了不让他未来的统治受到影响,他派人杀了埃及艳后。帕特·布朗认为,当时正好屋大维刚刚统治罗马之刻,为了不让他的声誉受到影响,所以才编造了埃及艳后被毒蛇咬死的假相。

在2010年,一位德国学者Christoph Schaefer决定挑战这些可能的自杀理论,并认为女王实际上是服用一种混合多种毒物的毒药,而毒发身亡。他研读历史文献并请教毒物学家,认为埃及眼镜蛇的毒液并不是每次被咬都会注入体中,他认为克娄巴特拉如果要自杀不会选这么没效率的方法,而且埃及眼镜蛇的蛇毒具有神经毒素,它会引影响生物体的神经系统,导致产生痉挛、呼吸困难、呕吐等现象,然而这跟历史记载不相符,因罗马史家卡西乌斯·狄奥记载克娄巴特拉是无痛,且安详的死去。这位学者认为克娄巴特拉可能是服毒自杀,这样也可能使女王和侍女等三人差不多同时死亡。因此他与毒物专家Dietrich Mebs尝试用当时已知的毒物,只要用一种毒堇添加附子草、鸦片的混合毒药就可以达成当时记载的效果[47],并认为克娄巴特拉应该是用类似成分的毒药。

儿女下场

在丹德拉神殿的克娄巴特拉七世和她的儿子凯撒里昂。
在丹德拉神殿的克娄巴特拉七世和她的儿子凯撒里昂

克娄巴特拉的长子凯撒里昂是她与凯撒所生,凯撒里昂还是埃及人认可的法老,在屋大维夺下亚历山大后,克娄巴特拉已秘密派人要把她的儿子送到红海边的港口避难,据说准备逃亡印度,但他最终落入屋大维的手中,他的命运就因一个屋大维的顾问借用荷马的史诗所说的:“凯撒过多,绝非好事”而被决定[48],屋大维因此害怕凯撒里昂会威胁他作为凯撒唯一继承人的地位,而下令将他处死。他的逝世不仅代表埃及托勒密王朝法老结束,也代表整个古埃及法老时代的终结。

另外三个子女是与安东尼所生,他们都被屋大维带回罗马,并交由安东尼的前妻小屋大薇扶养,然而关于其子的命运不清楚,但克娄巴特拉的女儿克娄巴特拉·塞勒涅二世最后嫁给努米底亚国王尤巴二世,成为共治女王[49]

大众文化的克娄巴特拉七世

蒂达·巴拉(Theda Bara)在埃及艳后饰演克娄巴特拉七世
蒂达·巴拉(Theda Bara)在埃及艳后饰演克娄巴特拉七世

直至今日,克娄巴特拉依旧是西方文明中一个知名的人物,她的形象仍存于无数的艺术作品之中,她的故事在许多文学、戏剧、电影中上演,如威廉·莎士比亚的悲剧《安东尼与克娄巴特拉》、儒勒·马斯内的歌剧《克丽奥佩托拉》(Cléopâtre)和1963年伊丽莎白·泰勒主演的电影《埃及艳后》等等。在今日文艺或电影上,她被认为是为了保护国家免受罗马并吞,并色诱凯撒大帝及他的手下马克·安东尼

埃及艳后在公元1963年电影的《埃及艳后》中出现过,其角色是由伊丽莎白·泰勒饰演;而在2002年的《埃及艳后的任务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的剧情则是莫妮卡·贝鲁奇饰演的埃及艳后与凯撒大帝打赌3月内会建好一座宫殿。

容貌

克娄巴特拉七世普遍上被人们认为是很漂亮的美女,甚至连古代世界一些作家也是这么认为,卡西乌斯·狄奥(Cassius Dio)形容克娄巴特拉的魅力:“她是一位国色天香的佳人,当她还是青涩的少女时就已引人注目,她拥有的黄莺出谷般的声音且充满知性,懂得让自己讨任何男人喜欢[50]”。

而普鲁塔克在《希腊罗马名人传-安东尼》中叙述克娄巴特拉的确很有魅力“她曾经凭着无往不利的娇媚,使得凯撒庞培皆拜倒裙下,现在更能让安东尼对她一见倾心,因为在她与凯撒和庞培相会之时,她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少女,而现在要与安东尼相见之刻,她已是花容月貌,女性之美到达光辉灿烂的阶段,更有善体人意的成熟智慧[50]”。然而,普鲁塔克后来还说“关于她的容貌,据说并没有到达绝代佳人的貌美,也没有到倾城倾国的那样,但她有一种无可抗拒的魅力,相处时,她动人的谈吐结合俏丽的举止,流露出一种特有的气质,的确能够颠倒众生。单单听她那甜美的声音,就令人感到赏心悦事,她的口齿就像是最精巧的弦乐器般[50]”。

在后世哲学家布莱兹·帕斯卡的《思想录》中评论说克娄巴特拉的美貌影响了历史,他说:“若克娄巴特拉的鼻子长一吋,或短一吋,世界或许就会不一样[50]。”

家世

托勒密王室很严重的近亲结婚结构,可从克娄巴特拉七世的家世看得出来。从她系谱图显示,她仅有四个曾祖父母,六个高祖父母,然而正常来讲应该有16个高祖父母,而且克娄巴特拉七世的六个高祖父母中,除克娄巴特拉一世外,其余五人都是托勒密一世的子孙。

脚注

古埃及托勒密王朝法老世系
男性法老

托勒密一世·索塔尔一世
托勒密二世·费拉德尔甫斯
托勒密三世·欧厄尔葛忒斯一世
托勒密四世·菲洛帕托尔
托勒密五世·埃庇法涅斯
托勒密六世·菲洛墨托尔
托勒密八世·欧厄尔葛忒斯二世
托勒密七世·奈俄斯·菲洛帕托尔
托勒密·孟斐忒斯
托勒密九世·索塔尔二世
托勒密十世·亚历山大一世
托勒密十一世·亚历山大二世
托勒密十二世·奥勒忒斯
托勒密十三世·忒俄斯·菲洛帕托尔一世
托勒密十四世·忒俄斯·菲洛帕托尔二世
托勒密十五世·恺撒

女性法老

贝勒尼基一世·索泰拉
阿尔西诺伊一世
阿尔西诺伊二世·费拉德尔甫斯
贝勒尼基二世·欧厄尔葛忒斯
阿尔西诺伊三世·菲洛帕托尔
克娄巴特拉一世·叙拉
克娄巴特拉二世·菲洛墨托尔·索泰拉
克娄巴特拉三世·欧厄尔葛忒斯
克娄巴特拉四世·忒娅·费拉德尔甫斯
贝勒尼基三世·菲洛帕托尔
克娄巴特拉五世·特丽菲娜
克娄巴特拉六世·特丽菲娜
贝勒尼基四世·埃庇法内娅
克娄巴特拉七世·菲洛帕托尔
阿尔西诺伊四世

其他重要的王室成员

克娄巴特拉·塞勒涅一世
托勒密·克劳诺斯
墨勒阿革洛斯
亚历山大·赫利俄斯
克娄巴特拉八世·塞勒涅二世
托勒密·费拉德尔甫斯

敌对法老(非托勒密王室)

霍尔温尼菲尔
安赫玛基斯
安条克四世·埃庇法涅斯
哈尔希厄西斯

更多埃及法老...

  1. ^ Yahoo!字典 - Cleopatra的意思[永久失效链接]
  2. ^ Walker, p. 129.
  3. ^ The Oxford Encyclopedia of Ancient Egypt“克娄巴特拉七世是托勒密十二世所生(前80年-前57年,统治时期为前55年-前51年),他们都是马其顿希腊人”
  4. ^ Kathryn Bard所著Encyclopedia of the Archaeology of Ancient Egypt page 488:“托勒密诸王仍然在孟斐斯加冕,这座城市被广泛认为埃及人与马其顿希腊人所建立的亚历山大相抗衡。”; Page 687: “在托勒密统治时期,埃及人受到希腊后裔统治…”
  5. ^ Prudence J. Jones所著,Cleopatra: A Sourcebook (Oklahoma Series in Classical Culture), page14“在征服者亚历山大大帝逝世后,马其顿希腊人建立的托勒密王朝王室成员统治埃及”
  6. ^ Women in Hellenistic Egypt, Sarah B. Pomeroy所著, page 16 “当时托勒密埃及是由希腊统治阶级主导的王国。”
  7. ^ Radio 4 Programmes - 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100 Objects, Empire Builders (300 BC - 1 AD), Rosetta Stone. BBC. [2010-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23). 
  8. ^ 《誰是克麗奧佩脫拉?》(Who Was Cleopatra)? (page 2). Smithsonian Magazine. [2008-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3). 
  9. ^ Werner Huß , Die Herkunft der Kleopatra Philopator, Aegyptus 70, 1990, pp. 191–203,然而,德国历史学家Werner Huß认为克娄巴特拉七世的母亲可能是某个埃及高贵女性,可能在克娄巴特拉五世诞生后,她才成为托勒密十二世第二任妻子
  10. ^ Edith Flamarion. 《埃及豔后:女法老王克麗歐佩脫拉》. 发现之旅. 66. 杨智清/译. 台北: 时报文化. 2003: P.38–39 [2017-12-19]. ISBN 957-13-3939-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11. ^ 彼得·格林, Alexander to Actium: The Historical Evolution of the Hellenistic Ag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661–664, 1990, ISBN 0-520-05611-6 
  12. ^ 如此戏剧化的出场是来自普鲁塔克的记载(《希腊罗马名人传-凯撒》 49.1-3),但有也学者怀疑它的真实性,因为克娄巴特拉和毯子必须暗地送入凯撒所在的宫殿内,而且托勒密十三世封锁所有前往亚历山大的通道,来阻止克娄巴特拉进入这座城市。
  13. ^ 托勒密十三世之死: 《亚历山大战记》28–32; 卡西乌斯·狄奥, 《罗马史》42.43; 克娄巴特拉再度即位: 《亚历山大战记》 33; 卡西乌斯·狄奥, 《罗马史》 42.44; 苏埃托尼乌斯, 《凯撒》 35.1
  14. ^ 卡西乌斯·狄奥, 《罗马史》 43.27.3
  15. ^ 15.0 15.1 西塞罗, 《写给Atticus的信》 15.15.2
  16. ^ 阿庇安, 《内战》(Civil Wars) 2.102.424; 卡西乌斯·狄奥(Cassius Dio), 《罗马史》51.22.3
  17. ^ 西塞罗, 《写给Atticus的信》 14.8.1 写于前44年4月16日的信中提到,他非常高兴女王逃回去了
  18. ^ 弗拉维奥·约瑟夫斯, 《犹太古史》(Antiquities of the Jews) 15.89; 波菲利, 《希腊历史学家断片》(Die Fragmente der griechischen Historiker)(FGrH) 260 F 2, 16-17; stele BM 377 (15 February 42 BC) and others
  19. ^ 阿庇安, 《内战》(Civil Wars) 4.61.262–263; 卡西乌斯·狄奥, 《罗马史》 47.30.4 和 47.31.5
  20. ^ 阿庇安, 《内战》(Civil Wars) 4.63; 4.74; 4.82; 5.8
  21. ^ BBC 纪录片, 《克娄巴特拉:杀手的画像》
  22. ^ 阿庇安, 《内战》 5.9.35
  23. ^ 一封引用苏埃托尼乌斯的《罗马十二帝王传》(De Vita Caesarum)的信如此提到
  24. ^ Syme, p. 270.
  25. ^ Syme, p. 274.
  26. ^ 普鲁塔克, 《希腊罗马名人传-安东尼》54.9
  27. ^ 普鲁塔克, 《希腊罗马名人传-安东尼》66
  28. ^ Ullman, Berthold L., Cleopatra's Pearls, The Classical Journal, 1957, 52 (5): 193–201. 
  29. ^ 普鲁塔克, ibid 
  30. ^ 挖掘疑是克麗奧佩脫拉的陵墓. BBC News. 2009-04-15 [2009-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5). 
  31. ^ 。然而,斯特拉波也说他不确定克娄巴特拉是自杀或是被谋杀。 斯特拉波, 《地理學》, XVII 10 
  32. ^ 维吉尔, 《埃涅阿斯紀》, VIII 696–697 
  33. ^ 贺拉斯, Odes, I 37 
  34. ^ 普洛佩提乌斯, Elegies, III 11 
  35. ^ 弗洛鲁斯, Epitome of Roman History, II 21 
  36. ^ 维勒尤斯·帕特库鲁斯, Compendium of Roman History, II 87 
  37. ^ Everitt, Anthony, Augustus: The Life of Rome's First Emperor, New York: Random House Trade Paperbacks: 194–195, 2007, ISBN 0-8129-7058-6 
  38. ^ 普鲁塔克, 《希腊罗马名人传-安东尼》79.6 和 85.4–6;卡西乌斯·狄奥, 《罗马史》51.11.4–5 和 51.13.3–5
  39. ^ 普鲁塔克, 《希腊罗马名人传-安东尼》85.
  40. ^ 普鲁塔克, 《希腊罗马名人传-安东尼》86;卡西乌斯·狄奥, 《罗马史》LI 21
  41. ^ 苏埃托尼乌斯, 《羅馬十二帝王傳奥古斯都, XVII 4 
  42. ^ 莎士比亚, 《安東尼和克麗奧佩脫拉》, V ii 
  43. ^ 普鲁塔克, loc. cit 
  44. ^ 卡西乌斯·狄奥, op. cit, LI 14 
  45. ^ 盖伦, De Theriaca ad Pisonem, CCXXXVII, 盖伦说是克娄巴特拉自己咬自己,而不是毒蛇咬她。 
  46. ^ 探索頻道-埃及艷后之死. [2010-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1). 
  47. ^ Melissa Gray. Was Cleopatra poisoned?. CNN. 2010-07-30 [2010-07-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8). 
  48. ^ 普鲁塔克, 《希腊罗马名人传-安东尼》81.4 – 82.1; 卡西乌斯·狄奥, 《罗马史》51.15.5; 苏埃托尼乌斯, 《罗马十二帝王传-奥古斯都》 17.5
  49. ^ 普鲁塔克, 《希腊罗马名人传-安东尼》87.1–2; 卡西乌斯·狄奥, 《罗马史》51.15.6; 苏埃托尼乌斯, 《罗马十二帝王传-奥古斯都》17.5 and 《罗马十二帝王传-卡利古拉》26.1
  50. ^ 50.0 50.1 50.2 50.3 美女克麗奧佩托拉. University of Chicago. [2008-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24). 

资料来源

  • Hegesippus, Historiae i.29–32.
  • 卢坎(Lucan), Bellum civile ix.909–911, x.
  • Macrobius, Saturnalia iii.17.14–18.
  • Orosius, Historiae adversus paganos vi.16.1–2, 19.4–18.
  • Pliny, Naturalis historia vii.2.14, ix.58.119–121, xxi.9.12.
  • Suetonius, De vita Caesarum Iul i.35.52, ii.17.
  • Syme, Ronald, The Roman Revolu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2 .
  • Walker, Susan; Higgs, Peter, Cleopatra of Egypt, From History to Myth, British Museum Press, 2001, ISBN 978-0714119434 .
  • Flamarion, Édith. 《埃及豔后:女法老王克麗歐佩脫拉》. 发现之旅. 66. 杨智淸/译. 时报文化. 2003 [2017-12-19]. ISBN 957-13-3939-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1). 

延伸阅读

  • Bradford, Ernle Dusgate Selby, Cleopatra, Penguin Group, 2000, ISBN 9780141390147 
  • Burstein, Stanley M., The Reign of Cleopatra, University of Oklahoma Press 
  • Flamarion, Edith; Bonfante-Warren, Alexandra, Cleopatra: The Life and Death of a Pharoah, Harry Abrams, 1997, ISBN 9780810928053 
  • Foss, Michael, The Search for Cleopatra, Arcade Publishing, 1999, ISBN 9781559705035 
  • Nardo, Don, Cleopatra, Lucent Books, 1994, ISBN 9781560060239 
  • Southern, Pat, Cleopatra, Tempus, 2000, ISBN 9780752414942 
  • Schuller, Wolfgang. Cleopatra ISBN 978-3-498-06364-1. scholarly biography
  • Roller, Duane W. Cleopatra: A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252 pages; $24.95). scholarly biography

外部链接

网页

艺术

克娄巴特拉七世
托勒密王朝
出生于:前69年逝世于:前30年
统治者头衔
前任者:
托勒密十二世
埃及女王
前51年-前30年
托勒密十二世,一起
托勒密十三世,
托勒密十四世,
托勒密十五世·凯撒里昂共治
埃及被罗马占领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克娄巴特拉七世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