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门特·艾德礼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克莱门特·艾德礼.

克莱门特·艾德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艾德礼伯爵 阁下
The Rt Hon. The Earl Attlee

KG OM CH PC FRS
联合王国首相
任期
1945年7月26日-1951年10月26日
君主 乔治六世
副职 赫伯特·莫里森英语Herbert Morrison
前任 温斯顿·丘吉尔
继任 温斯顿·丘吉尔
联合王国副首相
任期
1942年2月19日-1945年5月23日
(战时内阁)
君主 乔治六世
首相 温斯顿·丘吉尔
前任 职位创立
继任 赫伯特·莫里森英语Herbert Morrison
反对党领袖
任期
1951年10月26日-1955年11月25日
君主 乔治六世
伊丽莎白二世
首相 温斯顿·丘吉尔
安东尼·艾登爵士
前任 温斯顿·丘吉尔
继任 赫伯特·莫里森英语Herbert Morrison
任期
1935年10月25日-1940年5月11日
君主 乔治五世
爱德华八世
乔治六世
首相 斯坦利·鲍德温
内维尔·张伯伦
前任 乔治·兰斯伯里英语George Lansbury
继任 哈斯丁斯·里斯-史密斯英语Hastings Lees-Smith
工党领袖
任期
1935年10月25日-1955年11月25日
副职 亚瑟·格林伍德英语Arthur Greenwood
赫伯特·莫里森英语Herbert Morrison
前任 乔治·兰斯伯里英语George Lansbury
继任 休·盖茨克尔
其他主要职务
工党副领袖
任期
1932年10月25日-1935年10月25日
领袖 乔治·兰斯伯里英语George Lansbury
前任 约翰·罗伯特·克莱恩斯英语J. R. Clynes
继任 亚瑟·格林伍德英语Arthur Greenwood
枢密院议长
任期
1943年9月24日-1945年5月23日
君主 乔治六世
首相 温斯顿·丘吉尔
前任 约翰·安德森爵士英语John Anderson, 1st Viscount Waverley
继任 伍尔顿勋爵英语Frederick Marquis, 1st Earl of Woolton
自治领事务大臣英语Secretary of State for Dominion Affairs
任期
1942年2月15日-1943年9月24日
君主 乔治六世
首相 温斯顿·丘吉尔
前任 克兰伯恩子爵英语Robert Gascoyne-Cecil, 5th Marquess of Salisbury
继任 克兰伯恩子爵英语Robert Gascoyne-Cecil, 5th Marquess of Salisbury
掌玺大臣
任期
1940年5月11日-1942年2月15日
君主 乔治六世
首相 温斯顿·丘吉尔
前任 金斯利·伍德爵士
继任 斯塔福德·克里普斯爵士英语Stafford Cripps
邮政大臣英语Postmaster General of the United Kingdom
任期
1931年3月13日-1931年8月25日
君主 乔治六世
首相 拉姆齐·麦克唐纳
前任 哈斯丁斯·里斯-史密斯英语Hastings Lees-Smith
继任 威廉·奥姆斯比-戈尔英语William Ormsby-Gore, 4th Baron Harlech
兰开斯特公爵领地事务大臣
任期
1930年5月23日-1931年3月13日
君主 乔治五世
首相 拉姆齐·麦克唐纳
前任 奥斯瓦尔德·莫斯利爵士
继任 蓬森比勋爵英语Arthur Ponsonby, 1st Baron Ponsonby of Shulbrede
国会议员
来自西沃尔瑟姆选区
任期
1950年2月23日-1955年12月26日
前任 瓦伦汀·麦克恩蒂
继任 爱德华·雷德海德
国会议员
来自石灰屋选区
任期
1922年11月15日-1950年2月23日
前任 威廉·皮尔斯爵士
继任 沃尔特·爱德华兹
个人资料
出生 克莱门特·理查德·艾德礼
Clement Richard Attlee

(1883-01-03)1883年1月3日
 英国萨里郡帕特尼
逝世 1967年10月8日(1967-10-08)(84岁)
 英国伦敦威斯敏斯特
墓地 威斯敏斯特教堂
国籍  英国
政党 工党
配偶 维奥莱特·米勒英语Violet Attlee, Countess Attlee1922年结婚;1964年妻逝)
儿女
  • 詹尼特·希普顿女勋爵
  • 费莉希蒂·哈伍德女勋爵
  • 第二代艾德礼伯爵马丁·艾德礼
  • 艾莉森·戴维斯女勋爵
母校 牛津大学
专业 律师、军人
军事背景
服役 英国陆军
服役时间 1914年–1919年
军衔 少校
参战
军事奖励

第一代艾德礼伯爵克莱门特·理查德·艾德礼 KG OM CH PC FRS(英语:Clement Richard Attlee, 1st Earl Attlee,1883年1月3日-1967年10月8日),英国政治家,1945年大选带领工党取得压倒性胜利,并意外地击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领导英国的丘吉尔,出任英国首相一职。艾德礼是工党首位能够度过一个国会会期,并能在国会拥有多数优势的首相。此外,他也是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英国工党领袖。

在艾德礼政府的带动下,英国在战后走入了“战后共识”的阶段。“战后共识”乃原始于在1942年发表的《贝弗里奇报告》,该报告建议英国战后应扩充社会服务系统,并按照凯恩斯主义的方针,推行全民就业等政策。这报告后来被艾德礼政府所接纳,结果他在任内大力为公用事业和主要工业进行了国有化,并设立了国民保健署,使英国逐渐走上福利国家的道路。保守党最初反对这种方针,但不久以后却支持[1],并为历届政府所沿袭,因此产生了所谓的“战后共识”。“战后共识”的时代一直至撒切尔夫人在1970年代成为保守党党魁才走上终结。

在对外事务上,艾德礼政府见证大英帝国的急速解体,当中以印度次大陆地区最为显著,印度缅甸锡兰巴基斯坦都相继独立。

根据2004年“国际市场和舆论研究机构”(MORI)的调查显示,艾德礼得到大多数受访教授的肯定与推介,因而获选为20世纪和平时期最具效率的英国首相

生平

早年生涯

艾德礼在1883年1月3日生于伦敦普特尼的一个中产家庭,早年入读诺夫贺学校、黑利伯里及帝国服务书院和牛津大学大学学院,1904年毕业后成为律师。他早年曾经在伦敦东区为贫民区的孩子服务,因此使他逐渐支持社会主义。艾德礼在1908年退出费边社,加入了独立劳工党,并在1913年成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讲师,但旋因第一次世界大战在1914年爆发而应募入伍。

政治生涯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艾德礼曾经在加利波利美索不达米亚服役,其后在战事中受重伤而送返英格兰休养,康复后再在1918年送到法国西线,但当时大战已近尾声,而他在大战完结时则以少校的身份回国。战后,艾德礼再次返回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担任讲师,并开始投身政治。他最先在1919年成为伦敦斯特普尼自治市的市长,及后又在1922年大选出选位于斯特普尼的莱姆豪斯选区,并当选为下议院议员,从此进入议会。当选议员后,他曾经在短暂的1922年会期中,担任拉姆齐·麦克唐纳的国会私人秘书。

艾德礼在1924年首次加入政府,在拉姆齐·麦克唐纳的“首个工党政府”中出任战争次官一职,但不久即随政府下台而去职。

在1926年,艾德礼曾积极支持全国大罢工,但到了1927年却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加入皇家的西蒙委员会,就英属印度进行自治的可行性研究。加入这个委员会,使他无暇抽身在第二个工党政府出任官职。一直至1930年,艾德礼才再次加入政府。事缘当时工党议员奥斯瓦德·摩兹利(Oswald Mosley)就解决失业问题而提交了一份意见书,但意见书被否决而促使摩兹利辞去他担任的兰卡斯特领地总裁一职,结果该职就由艾德礼接任。而在1931年的时候,正当几乎所有工党的领袖人物都失去议会议席的时候,艾德礼获改任为邮政总局局长。

反对党生涯

乔治·兰斯伯里英语George Lansbury在1931年成为工党领袖后,艾德礼获委任为副党魁。

一如麦克唐纳,兰斯伯里也是一位忠诚的和平主义者,而艾德礼最初亦和大部分工党议员一样,与自由党站在同一阵线,反对在一战以后重整军备。工党这种态度后来曾被丘吉尔在《风云紧急》一书所抨击。但是当希特勒纳粹德国崛起,兰斯伯里又在1935年辞任党魁以后,艾德礼又和他的工党议员们一起反对绥靖政策

由于兰斯伯里辞职,艾德礼担任临时党魁至1935年大选。大选以后,工党举行党魁选举,艾德礼与赫伯特·莫里森(Herbert Morrison)和亚瑟·格林伍德(Arthur Greenwood)竞逐,结果艾德礼成功当选,并出任党魁至1955年。迄今为止,他是在任时间最长的工党领袖。

副首相

艾德礼当选党魁后,一直出任反对党领袖至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后来由于英军挪威出师不利,使到议会对张伯伦政府提出不信任动议[2]。虽然动议未能通过,但也促使张伯伦在1940年5月请辞。其实,张伯伦最初有意以改组战时内阁为战时联合内阁,以避免自己下野的下场,但这却在工党引发另一场危机。关于工党是否加入张伯伦的战时联合政府,各党员曾在工党大会作激烈的辩论,而艾德礼则认为,即使自己同意加入张伯伦的内阁,他的党员也不会支持他。结果,工党和自由党最后加入了丘吉尔的联合政府。

在二战期间,英国政府有三个重要委员会主导战务。头两个是战时内阁和国防委员会,两者都是由丘吉尔所领导,而由艾德礼任副手。至于第三个委员会,即枢密院议长委员会,则由艾德礼任主席,而该委员会则主要负责战时的民政事务。这种分配是因为丘吉尔善于军务,而艾德礼则精于民政。另外,艾德礼也会在丘吉尔缺席议会的时候代为解答议员问题。

艾德礼在战时全力支持丘吉尔的领导,而法国在1940年向纳粹德国投降的时候,虽然内阁就继续主战或议和的决定出现分歧,但最终因为有艾德礼支持丘吉尔,使英国得以继续作战。此外,在整整五年间,亦只有他们两人一直在战时内阁任职。艾德礼最先自1940年至1942年出任掌玺大臣,1942年至1945年出任副首相。此外自1942年至1945年兼任自治领事务大臣,以及自1943年至1945年出任枢密院议长

首相

艾德礼曾三次出现在《时代周刊》封面,这是第二次,于1950年2月6日发行。
艾德礼曾三次出现在《时代周刊》封面,这是第二次,于1950年2月6日发行。

由于二次大战使英国社会出现了既深且广的变化,遂促使社会上出现要求政府进行社会改革的急迫需求。当中,在1942年发表的《贝弗里奇报告》,更明确指出战后政府应该以全民就业为目标,并以此为通往福利国家的踏脚石。尽管英国各主要党派均同意这个方针,然而广大民众则认为如此大任,交托工党似最为适合。

这种心态结果欧战后举行的1945年大选中充分表露出来。在艾德礼的领导下,工党在选举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并意外地击败寻求连任的丘吉尔,工党组建首个多数党政府,他成为英国首相。在对内事务上,艾德礼政府是有明确目标的,他的首位卫生部长,安奈林·贝文就在力排众议下,成立了英国的国民保健署(National Health System,简称NHS)。这个当年备受争议的机构,时至今日已为社会所普遍接受。

艾德礼政府亦大力为国内主要工业和公用事业进行国有化,当中以煤矿业钢业最为显著。此外他又成立了国有的英国铁路,又创立了国家公园系统。

然而,尽管推行以上种种的措施,英国经济仍然受战债累累所拖累。加上英国的经济正过渡回和平时期,维持战略性的军事部署更造成了贸易差额失衡和美元短缺的问题。不过这些问题因为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曾经成功向美国贷款,以及斯塔福·克里普斯英语Stafford Cripps于1949年不情愿地将英镑贬值而得以纾缓。而从往后的日子所见,尽管战后配给制度和煤矿短缺时有发生,但英国经济在战后的恢复速度其实是要比想像中快的。至于艾德礼的政府虽然曾发生贪污丑闻,但艾德礼仍然得到很大的支持。

至于王室关系方面,艾德礼政府却与英国王室处于一种紧张关系中。伊莉莎伯皇后(即后来的王太后)在1947年5月17日写的一封信就说到,她对“社会主义政府完全没有兴趣”,又指英国选民都是“差劲的人,大部分也缺乏教育,受到迷惑”,才把选票投给艾德礼,而不是战争英雄丘吉尔。作家韦艾特勋爵亦曾指出,王太后是“英国王室最右翼的成员”[2]

在对外事务上,艾德礼政府面对着四大问题,分别是战后欧洲之重建、冷战的开始、联合国的成立以及大英帝国去殖民化。艾德礼对前两者尤为关心,这些事务除了得到欧内斯特·贝文协助外,艾德礼又在1945年出席了波茨坦会议,与两国的领导人,杜鲁门斯大林会面。

在艾德礼的带领下,英国政府立即采取不同措施,与斯大林苏联改善关系。1946年,艾德礼邀请了一批苏联科学家和工程师到英国。这批专家曾向英方表示,希望可以到访劳斯莱斯的飞机引擎制造工厂,并参观由法兰克·惠特尔设计的“夏威夷雁”飞机引擎(Nene)。斯大林曾私下表示没有“白痴愿意售卖自己的秘密”,而英国皇家空军亦表达强烈反对。但是在极左的贸易委员会主席,斯塔福·克里普斯爵士的筹划下,苏方的科学队伍最终仍悉数取得他们所需的资料。而艾德礼本人更同意向苏联赠送40部“夏威夷雁”飞机引擎。结果,苏联人不久以后即凭夏威夷雁引擎,秘密地改良出克里莫夫VK-1引擎,并使用于米格-15战斗机(苏方没有缴纳版权费)。苏联其后更把这种机派到北朝鲜,迫使美军不能再在该区派出B-29轰炸机,也使联合国对韩国的制空权受到很大威胁[3]

艾德礼内阁又对美国推动马歇尔计划起一定的帮助,而这计划亦对恢复欧洲经济起了很大作用。至于当斯大林后来占领了整个东欧,又暗中颠覆巴尔干半岛的各国政府的时候,艾德礼和欧内斯特·贝文方才醒悟到苏联之不可信赖。由于艾德礼不再信任苏联,遂促成了北约的创立。此外,艾德礼任内又成功研发英国首件核子武器,但是要到1952年,英国才首次成功试爆核武,当时艾德礼已经下台。

艾德礼与美国总统杜鲁门和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出席波茨坦会议。
艾德礼与美国总统杜鲁门和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出席波茨坦会议

巴勒斯坦托管地的问题上,艾德礼促成英军撤出巴勒斯坦地区,并按照了社会舆论的意愿,将巴勒斯坦问题交由联合国解决,最终促成了以色列建国。

殖民地事务上,艾德礼政府首次面对大英帝国的大规模解体。由于英属印度争取独立成功,亦促使巴基斯坦和后来东巴基斯坦的独立(即孟加拉的创立)。至于缅甸锡兰亦在其任期内独立。上述部分国家被赋予自治领的地位,并在日后逐渐发展成现今的共和联邦

工党在1950年大选中再度取胜,艾德礼得以连任,不过这次工党在下议院的多数优势已经大幅收窄。其时保守党已经慢慢取得优势,自由党则步入衰落。其后,工党内部又因为资助英国参与韩战的问题而陷入紧张关系,甚至出现分裂,再加上英国民众的反战情绪日益升高、对于英国给予李承晚韩国专制独裁政权支援产生不满,结果工党失去多数后,终于在1951年大选落败,保守党的丘吉尔重新上任首相一职。

晚年与身后

艾德礼的纹章。
艾德礼的纹章。

艾德礼下台后继续出任党魁一职至1955年,1955年再次领导大选失败后,他辞去工党领袖,此后从下议院退休,并于同年12月16日赐予贵族爵位,取得艾德礼伯爵和普勒斯伍德子爵头衔,正式晋身上议院

1954年8月,他接受了时任中国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的邀请率代表团前往访问中国大陆[4]

他在1965年1月出席了丘吉尔的丧礼,最后在1967年10月8日去世。他死后,伯爵爵位由儿子马丁·理查德·艾德礼所继承。马丁·理查德·艾德礼在1991年去世后,伯爵爵位则由艾德礼的孙子约翰·理查德·艾德礼所继承。虽然《1999年上议院法令》使大部分世袭贵族丧失上议院席位,但约翰·理查德·艾德礼仍成功保住自己的世袭议席。

艾德礼死时房产值约7,295英镑,对一位富知名度的显要来说,着实并不多钱。

家庭

艾德礼与在1922年1月10日与维尔勒·海伦·米勒(Violet Helen Millar,?—1967年6月7日)结婚,两人育有以下子女:

  • 珍妮特·海伦·艾德礼(Janet Helen Attlee,1923年2月25日—)
  • 费莉西蒂·安妮·艾德礼(Felicity Ann Attlee,1925年8月22日—)
  • 马丁·理查德·艾德礼(Martin Richard Attlee,1927年8月10日—1991年7月27日)
  • 艾莉森·伊莉莎伯·艾德礼(Alison Elizabeth Attlee,1930年4月14日—)

影响

“一个谦虚的人,但他仍有很多事值得谦虚”——这是丘吉尔对艾德礼的评价[5]。艾德礼谦虚和沉静的背后是大有文章的,而背后的故事经历史学家们研究后,才得以重视眼前。以政府的运作而论,艾德礼相比起历任首相,办事最具效率,亦最具商业作风。诚然,他的办事作风往后都受到历任首相的嘉许,而这种赞赏更加是不分党派的。

在一个具备共识的政府下,艾德礼的管治艺术使他像一个善于协调的主席,不太像一个专横独断的总裁,这使他赢得不少历史学家和政治家的称誉。即使是反对社会主义的撒切尔主义者也曾表示对艾德礼感到仰慕。而曾在撒切尔夫人内阁出任阁臣的克里斯多夫·索梅斯,索梅斯男爵就是其中一位。他说到:“撒切尔夫人并不真正带领一个团队。当你的首相要私自作所有决定的时候,那一定会把事情弄糟。艾德礼却恰恰不会这样,而这就是他那么棒的原因。”[6]即使撒切尔夫人自己在1995年写的回忆录亦讲到,“就艾德礼而言,无可奈何地,我的确是他的仰慕者。他是一位认真和爱国的人,与1990年代的普遍政客构成了颇强烈的对比,他为人真诚,并不作假。”

在艾德礼的领导下,英国始终成功由战时经济过渡到和平时期,并成功解决了遣散军队、外币短缺、贸易逆差和政府支出失控等等的问题。而他任内在国内事务最大的成就,则要数任内成立的国民保健署,以及使英国在战后成为福利国家,国民保健署至今仍影响英国社会。

莱姆豪斯图书馆外有一座艾德礼的铜像。
莱姆豪斯图书馆外有一座艾德礼的铜像。

至于在对外事务上,尽然当时英国人仍不知道自己将来要放眼欧洲大陆,但艾德礼却对战后欧洲经济的复苏起了一定的辅助作用。此外,他在冷战开始之时,亦成功与美国结成忠诚的盟友。由于领导作风的关系,艾德礼把对外事务的重任都交给了欧内斯特·贝文。但是著名历史学家A·J·P·泰勒却对贝文评价到,“他只会拒绝只有其他人才有的意见”。[7]

以一个社会民主主义者而言,艾德礼在年青的时候仍然肯定大英帝国的价值,他更曾认为大英帝国是为全球带来好处的一股动力。但是,他后来发觉帝国的大部分疆域都有自治的必要,最终使他以加拿大澳洲新西兰这些自治领作例子,在任内开始转化大英帝国为共和联邦

总括而言,他的最大成就和贡献,相信就是成功在英国战后,不论是政治政策,抑或经济方针上,都使社会各界,各党各派都达至一致的共识,而这种共识更一直牢固于政治角力场,到1970年代才有所变化。尽管学界仍有激烈的辩论,但有些观察者认为,这种“战后共识”至今仍然存在。

杂记

参考书目

  1. ^ Conservative Party website - the postwar consensu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3-13.
  2. ^ [1]
  3. ^ Gordon, Yefim, Mikoyan-Gurevich MIG-15: The Soviet Union's Long-Lived Korean War Fighter, Midland Press (2001)
  4. ^ 郭大钧. 中国当代史.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1: 50. 
  5. ^ Walter L. Arnstein, Britain Yesterday and Today: 1830 to the Present, Chapter 19, p.363
  6. ^ Peter Hennessy, The Prime Minister: The Office and its Holders since 1945, Chapter 7, p.150
  7. ^ A. J. P. Taylor, English History, 1914-1945

外部链接

请参见

官衔
前任:
奥斯瓦德·摩兹利爵士
兰卡斯特领地总裁
1930年–1931年
继任:
修比拉第的庞森比勋爵
前任:
黑斯廷斯·利斯-史密斯
邮政总局局长
1931年
继任:
威廉·奥姆斯比-戈尔爵士
前任:
乔治·兰斯伯里
英国工党党魁
1935年–1955年
继任:
晓治·盖茨克
反对党领袖
1935年–1940年
继任:
黑斯廷斯·利斯-史密斯
前任:
金斯利·伍德爵士
掌玺大臣
1940年–1942年
继任:
斯塔福·克里普斯爵士
前任:
英国副首相
1942年–1945年
继任:
赫伯特·莫里森
前任:
克兰伯恩子爵
自治领事务大臣
1942年–1943年
继任:
克兰伯恩子爵
前任:
约翰·安德生爵士
枢密院议长
1943年–1945年
继任:
伍尔顿勋爵
前任:
亚瑟·格林伍德
反对党领袖
1945年
继任:
丘吉尔
前任:
丘吉尔
英国首相
1945年–1951年
继任:
丘吉尔
国防部长
1945年–1946年
继任:
A·V·亚历山大
前任:
丘吉尔
反对党领袖
1951年–1955年
继任:
晓治·盖茨克
前任:
新创设
艾德礼伯爵
1955年–1967年
继任:
马丁·艾德礼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克莱门特·艾德礼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