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勔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刘勔.

刘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刘勔
出生418年
东晋
逝世474年
南朝宋建康
职业南朝宋官员

刘勔(418年-474年),伯猷彭城郡彭城县安上里(今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人。南朝宋官员,官至尚书右仆射、中领军,并与袁粲褚渊蔡兴宗沈攸之同为宋明帝遗命的顾命大臣。桂阳王刘休范起兵反叛时刘勔参与守卫建康,兵败被杀。

生平

刘勔虽家贫,但年轻就有志向和节操,又爱好文辞。初任增城,后获广州刺史刘道锡请为其扬烈将军府主簿。元嘉二十七年(450年),宋廷发动第二次元嘉北伐但失利,反被魏军南侵,刘道锡派了刘勔到建康,在拜见宋文帝时应答得当,获授宁远将军、绥远太守。元嘉三十年(453年),太子刘劭弑父夺位,参与兵变的萧斌之弟萧简时为南海太守[1],时为武陵王的宋孝武帝起兵反抗刘劭,刘勔亦起兵讨伐萧简,并烧其南门,协助攻灭萧简。后广州刺史宗悫又请刘勔任其主簿,并因功封大亭侯。后转任员外散骑侍郎。

孝建元年(454年),荆州刺史刘义宣、江州刺史臧质起兵反抗朝廷,宗悫以刘勔行宁朔将军、湘东内史,领军出驻安陆。乱事被平定后,刘勔转任晋康太守,后又转任郁林太守。后又任徐州刺史刘道隆的宁朔司马,并参与平定大明三年(459年)竟陵王刘诞起兵之变,以功封金城县五等侯。后又改任西阳王刘子尚的抚军参军。另一方面,朝廷曾派费沈攻伐合浦大帅陈檀,但未能成功,于是改以刘勔为龙骧将军、西江督护、郁林太守,出兵再攻。刘勔到后成功降服陈檀,并进献大批名马和珊瑚树,宋孝武帝对此十分高兴[2]

大明八年(464年)宋前废帝即位后,以刘勔为振威将军、屯骑校尉。次年年末,前废帝被杀,宋明帝即位,加刘勔宁朔将军。其时江州刺史、晋安王刘子勋拒绝承认宋明帝建康政权,自立为帝,并得国内四方响应,刘勔遂以本官加领建平王刘景素的辅国司马,出据梁山。不久,豫州刺史殷琰投向刘子勋,刘勔遂被召还建康,假辅国将军,率吕安国攻殷琰,时山阳王刘休祐历阳总统诸军,刘勔遂兼其骠骑司马[3]。二月,殷琰将刘顺、柳伦、皇甫道烈等人以八千兵守离豫州治所寿阳三百里的宛塘,刘勔亦率军进前,在刘顺等部数里外建营。当时刘勔军因为雨天关系天亮还未建好营垒和防御工事,刘顺打算乘虚突袭,但因柳伦及皇甫道烈不肯响应而未成事,刘勔才得以成功立营与之对峙[4]。至四月,刘顺军原本准备的粮食因相持而食尽,转向寿春方面求粮,刘勔闻讯即挑选精兵让吕安国及黄回绕到刘顺军后方截断其粮道,在横塘全歼运粮部队前锋杨仲怀所领五百人,吓退杜叔宝军,吕安国等遂成功烧毁粮食而还[5]。无援乏食的刘顺军遂溃散,于五月一日(466年5月30日)弃守宛塘,刘勔就随而进逼寿春[6]。寿春守军婴城固守,刘勔等军遂在城外分别驻扎[7];时常珍奇派了周当,烜式宝等率数百人送武器给殷琰,骁勇的式宝留守北门,率众开城门突袭刘勔军营,不过刘勔成功逃脱,式宝只能在其营帐中掠得走衣物离去[8]。六月,刘勔军筑成长围[9],另外又在七月派军击败来援殷琰的庞孟虬[10]。八月,皇甫道烈、柳伦等二十一人知庞孟虬战败后出降,刘勔以此劝降殷琰不果[11];另一方面江州治所寻阳失陷,刘子勋被杀,宋明帝亦开始派人以此劝降寿春,不过杜叔宝封锁消息,遂令围困一直持续到十二月[12]。刘勔围攻寿春多月,进攻和防守都能取胜,抚恤将帅亦寛厚有道,故能稳定军心。寻阳失守的消息渐渐传开,寿春人心至十二月亦很沮丧了,最终对寿春之围困随殷琰请降而结束。刘勔在城破时并未行任何杀戮,亦约束三军止其侵范城内人民,故令百姓都很感动,都说“来稣”,甚至为他立碑[13]。刘勔后还都拜太子左卫率,封鄱阳县开国侯,食邑一千户。

据汝南的常珍奇在寿阳被围时曾经招引北魏援助,并开门投降。泰始三年(468年),刘勔以本官加征虏将军,假节督西讨前锋诸军事,并写信招诱常珍奇。其时魏军攻汝阴,但为太守张景远及军主杨文苌所败,常珍奇遂乘虚袭悬瓠[14]。后常珍奇为魏所攻,被逼南返,成功返回寿春。刘勔及后又转右卫将军,使持节,都督豫司二州诸军事、征虏将军、豫州刺史。同年魏将赵怀仁攻武津,刘勔派曲元德击退他,又在汝阳章华台东击斩阏于拔,攻下外垒,斩杀魏军一百五十人,略一千三百辆车而还。另外刘勔派往督弋阳以西的孙昙瓘遭遇进攻义阳的魏军,又大败对方。刘勔又乘北魏送当地租税回北方时招集的荒人,命其于许昌截击运输部队,烧毁所有米粮。淮西郡人贾元友上书宋明帝,劝其攻取悬瓠,以取陈郡、汝南、南顿及新蔡四郡。明帝以此书送到刘勔处,刘勔对元友建议逐条反驳,并称边境人民常常都劝大军北伐,每当取信都是耗财折兵之举,反指这些边民都只看军队强弱,大军到境就在路边欢迎,大军撤走就四处抄掠,不足取信。终令明帝放弃进攻。

泰始五年(469年),刘勔获征还任散骑常侍、中领军,不过刘勔因世道纷扰不已而只自求东阳太守,得允。泰始六年(470年),南兖州刺史萧道成以刘勔假平北将军、使持节都督五州诸军事,出镇广陵;但次年就解节、都督及将军号。泰豫元年(472年),明帝去世,临终前让刘勔以本官中领军守尚书右仆射,成为五顾命大臣之一。

元徽二年(474年),桂阳王刘休范起兵,率军攻至建康,刘勔获加使持节、领军将军,守卫石头城。敌军及后进至朱雀航南,右军将军王道隆率军至朱雀门,知敌军已到就急召刘勔。刘勔当时打算封锁朱雀航阻挡敌军,但王道隆不肯,反催促刘勔渡航进战,刘勔遂于朱雀航南遭遇敌军,兵败战死,享年五十七岁。朝廷追赠散骑常侍、司空,谥忠昭公

性格特征

  • 攻寿阳时,刘勔以其寛厚性格而得将帅之心,将军王广之曾经请刘勔让出自己骑的马给他,众人都不满王广之如此贪婪,请刘勔以法治他罪。不过刘勔就笑着将马送给对方。
  • 刘休范起兵前,曾有人以星象劝刘勔辞职避祸,但刘勔认为他行事无负任何人,而且若果灾难要来也逃不过。刘勔晚年权位甚重,但却建立园宅,称为“东山”,反而将朝中事务放在一边,将部曲都解散。萧道成曾作规劝,但刘勔也没听从。[15]

家庭

子女

  • 刘悛,本名刘忱,嗣子,鄱阳侯封国于齐篡宋后被削除,但刘悛仍在齐任官,屡得亲遇,官至散骑常侍,领骁骑将军、五兵尚书。
  • 刘愃,悛弟,太子中庶子。
  • 刘绘,愃弟,官至建安王车骑长史,行建安国事。
  • 刘瑱,绘弟,齐义兴太守。
  • 刘氏,嫁齐高帝萧道成子鄱阳王萧锵

  • 刘孺,刘悛子,官至侍中。
  • 刘览,孺弟,官至尚书左丞。
  • 刘遵,览弟,在梁官至太子中庶子。
  • 刘氏,刘悛女,嫁齐明帝子晋安王萧宝义
  • 刘氏,刘悛女,嫁齐明帝侄安陆王萧宝晊
  • 刘苞,愃子,有文才,官至太子洗马。
  • 刘孝绰,本名刘冉,绘子,有很高文学造诣,获南梁文士所看重,官至秘书监。
  • 刘孝熊,孝绰二弟,早卒
  • 刘潜,孝绰三弟,官至豫章内史,侯景之乱时去世。
  • 刘孝胜,孝绰五弟,萧纪据蜀自立为其尚书仆射,兵败被梁元帝俘后获赦,官至司徒右长史。
  • 刘孝威,孝绰六弟,官至太子中庶子,兼通事舍人,侯景之乱时去世。
  • 刘孝先,孝绰七弟,与五兄孝胜同被俘,官至侍中。
  • 刘氏,孝绰妹,嫁琅邪王氏王叔英
  • 刘氏,孝绰妹,嫁吴郡张氏张嵊
  • 刘令娴,孝绰妹,嫁东海徐氏徐悱。

注释

  1. ^ 《宋书·萧思话传》:“斌弟简,历位长沙内史。广陵王诞为广州,未之镇,以简为安南咨议参军、南海太守,行州府事。东海王祎代诞,简仍为前军咨议,太守如故。世祖入讨元凶,遣辅国将军、南海太守邓琬讨简,固守经时,城陷伏诛。”
  2. ^ 《宋书·夷蛮传》:“世祖大明中,合浦大帅陈檀归顺,拜龙骧将军。”
  3. ^ 《晋书·殷琰传》:“二年正月,太宗遣辅国将军刘勔率宁朔将军吕安国西讨,休祐出镇历阳,为诸军总统。”
  4. ^ 《晋书·殷琰传》:“是月,刘顺、柳伦、皇甫道烈、庞天生等马步八千人,东据宛塘,去寿阳三百里。勔率众军并进,去顺数里立营。在道遇雨,旦始至,垒堑未立,顺欲击之。时琰所遣诸军并受节度,而以皇甫道烈、土豪柳伦,台之所遣,顺本卑微,不宜统督,唯二军不受命,至是道烈、伦不同,顺不能独进,乃止。既而勔营垒渐立,不可复攻,因相持守。”
  5. ^ 《晋书·殷琰传》:“叔宝本谓台军停住历阳不办进,顺等至,无不瓦解,唯斋一月日粮。既与勔相持,军食尽,报叔宝送食……安国即复夜往,烧米车,驱牛二千余头而还。”
  6. ^ 《晋书·殷琰传》:“刘顺闻米车见烧,叔宝又走,五月一日夜,众溃,奔还寿阳,仍走淮西就常珍奇。勔于是方轨而进。”
  7. ^ 《晋书·殷琰传》:“叔宝敛居民及散卒,婴城自守。勔与诸军分营城外,黄回立航渡肥水,叔宝遣马步三千,欲破航,并栅断小岘埭,回击大破之,焚其航栅。”
  8. ^ 《晋书·殷琰传》:“初,常珍奇遣周当、垣式宝率数百人送仗与琰。式宝骁勇绝众,因留守北门,乃率所领,开门掩袭勔,入其营,勔逃避得免,式宝得勔衣帽而去。”
  9. ^ 《晋书·殷琰传》:“六月,勔筑长围始合。”
  10. ^ 《资治通鉴·卷一三一》:“庞孟虬进至弋阳,刘勔遣吕安国等迎击于蓼潭,大破之。孟虬走向义阳。王玄谟之子昙善起兵据义阳以应建康,孟虬走死蛮中。”
  11. ^ 《晋书·殷琰传》:“八月,皇甫道烈、柳伦等二十一人闻孟虬败,并开门出降。勔因此又与琰书曰:‘柳伦来奔,具相申述……皇天后土,实闻此言。至辞不华,宁复多白。’
  12. ^ 《晋书·殷琰传》:“是月,刘胡败走,寻阳平定,太宗遣叔宝从父弟季文至琰城下,与叔宝语,说四方已定,劝令时降。叔宝曰:‘我乃信汝,恐为人所诳耳。’叔宝闭绝子勋败问,有传者即杀之。”
  13. ^ 《晋书·殷琰传》:“南贼降者,太宗并送琰城下,令城内交言,由是人情沮丧。……无所诛戮,自将帅以下,财物资货,皆以还之,纤毫无所失。”
  14. ^ 《资治通鉴·卷一三二》:“魏西河公石复攻汝阴,汝阴有备,无功而还。常珍奇虽降于魏,实怀贰心;刘勔复以书招之。会西河公石攻汝阴,珍奇乘虚烧劫悬瓠,驱掠上蔡、安成、平舆三县民,屯于灌水。”
  15. ^ 《资治通鉴·卷一三二》:“先是,月犯右执法,太白犯上将,或劝刘勔解职。勔曰:‘吾执心行己,无愧幽明,若灾眚必至,避岂得免!’勔晚年颇慕高尚,立园宅,名为东山,遗落世务,罢遣部曲。萧道成谓勔曰:‘将军受顾命,辅幼主,当此艰难之日,而深尚从容,废省羽翼,一朝事至,悔可追乎!’勔不从而败。”

参考资料

  • 《宋书·卷八十六·刘勔传》
  • 《南史·卷三十九·刘勔传》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刘勔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