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业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刘子业.

刘子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刘子业
统治464年7月12日-466年1月1日(1年173天)
出生(449-02-25)449年2月25日
逝世466年1月1日(466岁-01-01)(16岁)
全名
刘子业
年号
永光:465年正月—八月
景和:465年八月—十一月
政权刘宋

刘子业(449年2月25日-466年1月1日),小字法师中国历史南北朝时期南朝宋皇帝,史称“前废帝”。为宋武帝曾孙,宋文帝孙,宋孝武帝刘骏长子,生母为文穆皇后王宪嫄。年号“永光”、“景和”。宋前废帝以皇太子身份即位,但即位之初受制于掌权大臣而难以专政,遂于即位一年后将主政大臣戴法兴诛杀,接着又将图谋废立的三名顾命大臣杀害,其中更残忍肢解叔祖父江夏王刘义恭。此后前废帝肆意行事,荒淫无道,做出很多残暴甚至乱伦的行为,约半年后就在阮佃夫等人策划下,被主衣寿寂之刺杀。

生平

立为太子

刘子业于元嘉二十六年正月十七日(449年2月25日)出生,四年后就发生了太子刘劭弑宋文帝夺位的事件,因为孝武帝起兵讨伐刘劭,刘子业被刘劭囚于侍中下省[1]。同年,孝武帝即位,于翌年孝建元年(454年)立了子业为皇太子[2]。不过,子业一直居于永福省,在大明二年(458年)才出居东宫[3]。子业在东宫多有犯错,而孝武帝亦宠爱殷淑仪以及和她生下的皇子刘子鸾,于是一度有了废子业,立子鸾的想法,但时为侍中的袁𫖮称赞子业好学,天天进步,终也保住了其太子之位[4]

诛杀大臣

大明八年闰五月廿三日(464年7月12日),孝武帝去世,同日子业以皇太子继位,是为宋前废帝[5]。孝武帝死前指定了江夏王刘义恭柳元景颜师伯沈庆之王玄谟五人为顾命大臣,分掌朝事以及军旅之事。不过,前废帝即位后朝事其实仍继续由孝武帝宠臣越骑校尉戴法兴及中书通事舍人巢尚之掌握,义恭等虽录尚书事仍只守空名。前废帝即位后不久获尊为皇太后的生母王宪嫄病重,遂派人召废帝前来,但废帝却说:“病人房间里有很多鬼,太可怕了,这怎么能去呢?”竟拒绝探望母亲,不久太后便过世。而前废帝的命令和活动此时亦受戴法兴所约束,意愿常常被法兴压下,法兴甚至多次对废帝说:“你这样的作为,想成为营阳王吗?”这令废帝很不满,于是与痛恨戴法兴的宦官华愿儿勾结诬陷法兴[6],终于永光元年八月初一(465年9月6日)赐死了戴法兴[7]

前废帝又为了削弱时任尚书仆射的颜师伯的权力,故意重设左右仆射,以王彧为右仆射,更加夺其兼丹阳尹之职,令师伯深感不安。而前废帝日渐显露的狂悖行径亦令柳元景、刘义恭等人十分忧心,于是义恭与元景、师伯等人密谋废帝而立义恭,但久未有决定,又尝试寻求沈庆之支持,但庆之却向废帝告发。永光元年八月十三日(465年9月18日),废帝亲领禁军宿卫去搜捕柳元景,就地将其杀害;又领兵到义恭府第杀害义恭,更下令肢解义恭,甚至将义恭眼晴挖出来浸在蜜糖中,称之为“鬼目粽”。二人皆被夷灭三族,颜师伯、刘德愿等亦被诛杀[8][9][10][11]

沈庆之因与义恭并不亲厚,又与师伯有私憾,遂告发了图谋[12],废帝亦以沈庆之为太尉以褒赏他。袁𫖮当日在孝武帝面前保废帝太子之位,废帝本亦感其恩德,加上沈庆之亦念在袁𫖮提拔之恩,袁𫖮遂得以在义恭等人被杀后入为吏部尚书,与庆之、徐爰领选事。然而,很快袁𫖮就因不合废帝心意而获罪,白衣领职,袁𫖮在恐惧之下自求外任,终获授雍州刺史,远赴襄阳[13]。而留在朝中的沈庆之尽心对废帝的荒唐行为作出规劝,也令废帝很不满。废帝后来将姑姑新蔡公主刘英媚纳于后宫,向外谎称她是谢贵嫔,宣称公主已死并以一个婢女的尸体冒充,送到公主丈夫何迈那里供治丧用。何迈本亦已受猜忌,早有废立的准备,打算趁废帝出游时下手,但图谋外泄,景和元年十一月,何迈又遭废帝亲自领兵诛杀[14]。杀何迈前,废帝深知沈庆之一定会来反对,于是命人封锁清豁诸桥以阻止其前来,年已八十的庆之无法晋见后回府,废帝及后派了与庆之有过节的沈攸之送药赐死他[15]

逼害宗室

新安王刘子鸾一度危及废帝太子之位,废帝在诛除义恭等人后开始对其进行报复,景和元年九月十一日(465年10月16日),就下令赐死子鸾,同为殷淑仪所生的十二皇女以及刘子师都一同被赐死[16],并开挖殷淑仪的墓穴,又怪罪写了《宋孝武宣贵妃诔》的谢庄,甚至想掘开父亲陵墓景宁陵,只因太史劝阻而不成事,不过仍然用粪便弄污陵墓[17][18][19]。另一方面,前废帝亦忌惮一众叔父威胁他的地位,其中九叔义阳王刘昶早在孝武一朝就有谋反的传言,到废帝在位年间就更盛,废帝亦常对旁人称他即位以来未试过戒严,有所不快。刘昶在义恭等人被杀后上表入朝,废帝就向陪使者入都的刘昶典签籧法生宣称刘昶与义恭合谋反叛,入朝正好,但又斥责法生没有通报刘昶谋反的讯息。法生闻言恐惧,于是立即逃到彭城告知刘昶,而废帝就以此为由北讨,于九月己酉亲征彭城,并宣布内外戒严。刘昶试图起兵抵抗但无人支持,只好逃到北魏[20][21]

剩下诸叔,废帝将他们囚于殿内殴打欺凌,其中他最忌惮较年长的十一叔湘东王刘彧、十二叔建安王刘休仁及十三叔山阳王刘休祐,因他们都很肥壮而命人用竹笼载着他们量度体重,最重的刘彧被称为“猪王”,休仁及休祐分别获得“杀王”及“贼王”之号,并时常命他们随行左右。才能差劣的八叔东海王刘袆也被称为“驴王”,只有年纪尚轻的桂阳王刘休范及巴陵王刘休若过得好点。废帝曾经脱光刘彧,将他放到坑中,并将饭菜都倒在木槽中混合,让坑中的刘彧像猪一样到木槽进食,以作娱乐;又常想杀害三王,但因刘休仁用其计策取悦废帝,废帝将就一直没有杀他们。不过,废帝却屡次逼奸宫中妃主,例如命身边官员侍从当着休仁面前逼奸休仁生母杨太妃[22],又曾威逼南平王妃江氏就范,在她坚拒后杀掉她的三个儿子南平王刘敬猷、庐阳王刘敬先及南安县侯刘敬渊[23]。因着文帝及孝武帝在兄弟中皆排名第三,得入继帝位,废帝对三弟晋安王刘子勋亦很猜忌,而何迈的废立图谋都是以子勋取代废帝。何迈失败后,废帝乘此指控子勋与何迈谋反,派了使者赐死子勋,以邓琬为首的子勋属官们最终决定起兵抗命,在十一月十九日于寻阳宣布戒严[24]

遇刺身死

前废帝表现无道,蔡兴宗更曾经向在军中有威望的沈庆之及王玄谟明言起事推翻废帝,又曾向掌禁军的右卫将军刘道隆暗示,但都遭对方拒绝[25]。相反,前废帝以美女财帛等东西赐给宗越谭金、童太一及沈攸之等将领,让他们甘心为前废帝服务,为其爪牙[26][27]。而湘东世子师阮佃夫见刘彧被囚于殿内,常面临被杀危机,就与王道隆、李道儿、禁中将领柳光世等人以及淳于文祖、缪方盛等前废帝身边近臣密谋废立[28]。景和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前废帝打算出巡荆湘二州,并欲在出发前将刘彧等三王杀害[29],阮佃夫在前废帝早上出华林园时将图谋密告主衣寿寂之、细铠主姜产之等人,获得响应,其中防守华林阁的队主樊僧整也加入。当晚入夜后,废帝在竹林堂前与巫师射鬼,寿寂之就领着姜产之等人冲进去行刺废帝,废帝见寂之冲过来就用箭射他,但没有命中,于是逃跑,但被寂之追上,被杀,得年十七岁。

性格特征

史载前废帝幼而狷急,故任太子期间屡遭孝武帝指责,如孝武帝西巡时命废帝参侍侯起居,就因为字迹差而被骂,甚至被孝武帝指他“素都懈怠,狷戾日甚,何以固乃尔邪!”废帝即位后初亦受制于戴法兴等人,但自法兴等被杀后,就没有人敢阻遏废帝行事,很多大臣都被打,人心骚动。

废帝虽然多有猜忌逼害宗室的举动,但对于同胞所生的刘子尚及山阴公主刘楚玉却相当亲近,经常一同行动,子尚性情亦有如废帝那样。废帝曾应公主的要求赐其面首三十,并命当时的美男子尚书吏部郎褚渊侍候公主十天。

不过废帝年轻时都有好学一面,故也对古事有一定认识,所作的《世祖诔》及一些杂篇都不乏有文采的地方,又曾仿效曹操设立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两职。

逸事

  • 废帝在母亲病重时不肯探望,母亲死后却在其梦中出现,并说:“汝不仁不孝,本无人君之相,子尚愚悖如此,亦非运祚所及。孝武险虐灭道,怨结人神,儿子虽多,并无天命;大命所归,应还文帝之子。”
  • 废帝曾在华林园竹林堂命宫女们裸身追逐以供自己取乐,其中一名宫女不肯,废帝就杀了她。不久,废帝却梦见后堂有一女子骂他,废帝醒来后大怒,遂命人在宫中找出一个和梦中女子相貌相似的宫人,又将她杀死。就在当晚,这个宫人就在废帝梦中出现,说已经将被枉杀的事告知上帝。后巫师宣称竹林堂有鬼,才有废帝前往射鬼,遭寿寂之刺杀的事。

家庭

家世

叔父

宋明帝刘彧

后妃

  1. 何令婉,元配,后追谥献皇后
  2. 路皇后,太皇太后路惠男之弟路道庆之女
  3. 刘英媚,位份贵嫔,刘子业之姑母,伪称为谢氏
  4. 羊良娣
  5. 袁保林

子女

  1. 一子未命名,可能实为刘矇之子

参考资料

  • 《宋书·前废帝纪》
  • 《南史·卷二》
  1. ^ 《建康实录·卷十三》:“元嘉二十六年正月甲申生,三十年,元凶构逆,世祖讨之,被囚于侍中下省。”
  2. ^ 《宋书·孝武帝纪》:“孝建元年正月丙寅,立皇子子业为皇太子。”
  3. ^ 《宋书·前废帝纪》:“始未之东宫,中庶子、二率并入值永福省。大明二年,出居东宫。”
  4. ^ 《宋书·袁𫖮传》:“大明末,新安王子鸾以母嬖有盛宠,太子在东宫多过失,上微有废太子,立子鸾之意,从容颇言之。𫖮盛称太子好学,有日新之美。”
  5. ^ 《宋书·前废帝纪》:“大明八月闰五月庚申,世祖崩,其日,太子即皇帝位。”
  6. ^ 《宋书·戴法兴传》:“世祖崩,前废帝即位,法兴迁越骑校尉。时太宰江夏王义恭录尚书事,任同总己,而法兴、尚之执权日久,行内外,义恭积相畏服,至是慑惮尤甚。废帝未亲万机,凡诏敕施为,悉决法兴之手,尚书中事无大小,专断之,颜师伯、义恭守空名而已。废帝年已渐长,凶志转成,欲有所为,法兴每相禁制,每谓帝曰:‘官所为如此,欲作营阳耶?’”
  7. ^ 《宋书·前废帝纪》:“永光元年八月辛酉,越骑校尉戴法兴有罪,赐死。”
  8. ^ 《宋书·颜师伯传》:“废帝欲亲朝政,发诏转师伯为左仆射,加散骑常侍。以吏部尚书王景文为右仆射。夺其京尹,又分台任,师伯至是始惧。寻与太宰江夏王义恭、柳元景同诛,时年四十七。六子并幼,皆见杀。”
  9. ^ 《宋书·柳元景传》:“前废帝少有凶德,内不能平,杀戴法兴后,悖情转露,义恭、元景忧惧无计,乃与师伯等谋废帝立义恭,日夜聚谋,而持疑不能速决……帝亲率宿卫兵自出讨之。先称诏召元景,左右奔告兵刃非常,元景知祸至,整朝服,乘车应召。出门逢弟车骑司马叔仁,戎服率左右将士数十人欲拒命,元景苦禁之。既出巷,军士大至,下车受戮,容色恬然,时年六十。”
  10. ^ 《宋书·武三王·刘义恭传》:“前废帝狂悖无道,义恭、元景等谋欲废立。永光元年八月,废帝率羽林兵于第害之,并其四子,时年丕十三。断析义恭支体,分裂肠胃,挑取眼精,以蜜溃之,以为鬼目粽。”
  11. ^ 《宋书·前废帝纪》:“永光元年秋八月癸酉,帝自率宿卫兵,诛太宰江夏王义恭、尚书令骠骑将军柳元景、尚书左仆射颜师伯、廷尉刘德愿。改元为景和元年。”
  12. ^ 《南史·卷三十四》:“初,师伯专断朝事,不与沈庆之参怀,谓令史曰:‘沈公爪牙者耳,安得预政事。’庆之闻而切齿,乃泄其谋。”
  13. ^ 《宋书·袁𫖮传》
  14. ^ 《宋书·后妃传》:“废帝纳公主于后宫,伪言薨殒,杀一婢送出迈第殡葬行丧礼。常疑迈有异图,迈亦招聚同志,欲因行幸废立。事觉,废帝自出讨迈诛之。”
  15. ^ 《宋书·沈庆之传》:“废帝狂悖无道,众并劝庆之废立,及柳元景等连谋,以告庆之。庆之与江夏王义恭素不厚,发其事。帝诛义恭、元景等,以庆之为侍中、太尉……帝凶暴日甚,庆之犹尽言谏争,帝意稍不说。及诛何迈,虑庆之不同,量其必至,乃闭清谿诸桥以绝之。庆之果往,不得度而还。帝及遣庆之从孙子攸之赍药赐庆之死,时年八十。”
  16. ^ 《宋书·前废帝纪》:“九月辛丑,抚军将军、南徐州刺史新安王子鸾免为庶人,赐死。”
  17. ^ 《建康实录·卷十三》:“发宣贵妃殷氏墓,追憾世祖,将掘景宁陵,太史奏不利于帝,乃止。”
  18. ^ 《宋书·谢庄传》
  19. ^ 《南史·卷二》:“帝自以为昔在东宫,不为孝武所爱,及即位,将掘景宁陵,太史言于帝不利而止。乃纵粪于陵,肆骂孝武帝为‘齇奴”。’”
  20. ^ 《宋书·文九王·刘昶传》:“昶轻訬褊急,不能祗事世祖,大明中常被嫌责,民间喧然,常云昶当有异志。永光、景和中,此声转甚。废帝既诛群公,弥纵狂悖,常语左右曰:‘我即大位来,遂未尝戒严,使人邑邑。’江夏王义恭诛后,昶表入朝,袥典签籧法生衔使,帝谓法生曰:‘义阳与太宰谋反,我正欲讨之,今知求还,甚善。’又屡诘问法生:‘义阳谋反,何故不启?’法生惧祸,叛走还彭城。帝因此北讨,亲率众过江。法生既至,昶即聚众起兵。纳内诸郡,并不受命,斩昶使。将佐文武,悉怀异心。昶知其不捷,乃夜与数十骑开门北奔索虏。”
  21. ^ 《宋书·前废帝纪》:“九月己酉,车驾讨征北将军、徐州刺史义阳王昶,内外戒严。昶奔于索虏。”
  22. ^ 《宋书·文九王·刘休仁传》:“时废帝狂悖无道,诛害群公,忌惮诸父,并囚之殿内,殴捶凌曳,无复人理。休仁及太宗、山阳王休祐,形体并肥壮,帝乃以竹笼盛而称之,以太宗尤肥,号为‘猪王’,号休仁为‘杀王’,休祐为‘贼王’。以三王年长,尤所畏惮,故常录以自近,不离左右。东海王祎凡劣,号为‘驴王’,桂阳王休范、巴陵王休若年少,故并得从容。尝以木槽盛饭,内诸杂食,搅令和合,掘地为坑阱,实之以泥水,裸太宗内坑中,和槽食置前,令太宗以口就槽中食,用之为欢笑。欲害太宗及休仁、休祐前后以十数,休仁多计数,每以笑调佞谀悦之,故得推迁。常于休仁前使左右淫逼休仁所生杨太妃,左右并不得已顺命,以至右卫将军刘道隆,道隆欢以奉旨,尽诸丑状。”
  23. ^ 《宋书·文九王·刘铄传》;“前废帝景和末,召铄妃江氏入宫,使左右于前逼迫之,江氏不受命。谓曰:‘若不从,当杀汝三子。’江氏犹不肯。于是遣使于第杀敬猷、敬渊、敬先,鞭江氏一百。其夕废帝亦殒。”
  24. ^ 《宋书·邓琬传》:“前废帝狂悖无道,以太祖、世祖并第数居三以登极位,子勋次第既同,深构嫌隙,因何迈之谋,乃遣使赍药赐子勋死。使至,子勋典签谢道遇、斋帅潘欣之、侍书褚灵嗣等驰以告琬,泣涕请计。琬曰:‘身南土寒士,蒙先帝殊恩,以爱子见托,岂得惜门户百口,其当以死报效。幼主昏暴,社稷危殆,虽曰天子,事犹独夫。今便指率文武,直造京邑,与群公卿士,废昏立明。’景和元年十一月十九日,称子勋教,即日戒严。”
  25. ^ 《宋书·蔡兴宗传》
  26. ^ 《宋书·沈攸之传》:“前废帝景和元年,除豫章王子尚车骑中兵参军,直阁,与宗越、谭金等并为废帝所宠,诛戮群公,攸之等皆为之用命。”
  27. ^ 《宋书·宗越传》:“帝凶暴无道,而越及谭金、童太壹并为之用命,诛戮群公及何迈等,莫不尽心竭力,故帝凭其爪牙,无所忌惮。赐与越等美女金帛,充牣其家。越等武人,粗强识不及远,咸一往意气,皆无复二心。”
  28. ^ 《宋书·阮佃夫传》
  29. ^ 《宋书·文九王·刘休仁传》:“帝将南游荆湘二州,明旦欲杀诸父便发。其夕,太宗克定祸难,殒帝于华林园”


刘子业
南朝
出生于:449年逝世于:465年
统治者头衔
前任:
宋孝武帝
刘骏
刘宋皇帝
464年-465年
继任:
宋明帝
刘彧
中国南部君主
464年-465年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刘子业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