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牢之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刘牢之.

刘牢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刘牢之
东晋将领、官员
征西将军
姓名刘牢之
道坚
封爵武冈县男
封地武冈县
籍贯徐州彭城
出生不详
东晋
逝世402年
东晋新洲

刘牢之(4世纪-402年),道坚彭城(今江苏徐州)人,是西汉楚元王刘交之后[1]东晋北府军将领。参加了多场战争,并在淝水之战大败并斩杀前秦将领梁成,助东晋取得淝水之战的胜利。亦参与接着的北伐行动,后又参与压制孙恩的叛乱。至晋安帝在位期间,东晋朝廷内乱频生,刘牢之因率领精锐的北府军而先后受王恭和司马元显倚重,讨伐其敌对势力,但刘牢之先后背叛两人,令两人皆兵败被杀。最终桓玄借助其倒戈消灭司马元显后削夺其军权,令刘牢之再图叛变,却被僚属指责他“一人三反,何以自立”,他在得不到僚属支持之下打算带家属北走广陵,却因以为家属被桓玄所杀而在路上自杀。

生平

北府军团

太元二年(377年),谢玄就任兖州刺史,镇守广陵。鉴于北方前秦的军事威胁,谢玄就大肆招募兵勇,刘牢之与孙无终、何谦等人都以骁勇而获选,并得谢玄任用为其参军,率领精兵作为前锋。太元四年(379年)前秦将领俱难[2]南侵,攻陷淮阴;不久再与彭超、毛当等进攻淮南,攻陷盱眙并围困离广陵仅百里的三阿,震动京师。谢玄于是亲自率军营救三阿,刘牢之亦随军,并在三阿解围后进攻盱眙,成功攻取前秦军在盱眙的辎重,并获得其运输船。谢玄于君川大败俱难和彭超后,获加领徐州刺史,移镇京口,刘牢之则升鹰扬将军,接替谢玄任广陵。因京口又被称为“北府”,这支包括刘牢之在内,由谢玄所统的军队就有“北府军”之名[3]

淝水之战

太元八年(383年),荆州刺史桓冲派十万兵北伐前秦,宣城内史胡彬亦率兵向寿阳以作声援,刘牢之亦领二千兵作为胡彬后继。桓冲于当年七月退兵后,前秦就于八月派二十五万前锋南侵,准备消灭东晋,谢玄等人受命领兵抵抗。十月,苻融攻陷寿阳,胡彬与刘牢之率兵抵抗但不敢前进,退屯硖石。十一月,谢玄命刘牢之率精兵五千人进攻领兵二万驻守洛涧梁成。梁成虽在刘牢之于十里以外时就已在洛涧边陈兵等待,但刘牢之直接率兵渡水进攻,大败前秦军并斩杀梁成,及后更分兵绝前秦残兵归路,于是前秦军崩溃,争相渡过淮河,斩获万多人,尽收其器械。因着刘牢之大胜,征讨大都督谢石就率诸军前进,与前秦天王苻坚率领的前秦军隔着淝水对峙,及后东晋就大败前秦军,成功消除了这一场危机。

谢玄北伐

太元九年(384年),前秦在淝水之战中大败后国内发生叛乱[4],刘牢之攻克谯城,迁龙骧将军、彭城内史,并以功封武冈县男。同年东晋开始北伐,由谢玄作为前锋都督领军。及后刘牢之就进攻前秦兖州刺史张崇,张崇弃鄄城逃走,刘牢之就进据鄄城,黄河以南一带城堡多数都前来归附。

同时,慕容垂建立的后燕正在扩张其势力,据守邺城苻丕困逼,而当时刘牢之已经据有黄河边的重镇碻磝,东晋其他北伐军队亦已在滑台和滑台以北的黄河北岸驻扎,苻丕于是向谢玄求援。原本苻丕所写的信表示他欲求粮西赴长安,并以邺城献给东晋;并开条件若长安失守,要让他据兵守邺城。杨膺、姜让和焦逵认为这必定失败,决定改写为苻丕向东晋请降,更谋定若苻丕反抗就缚起他送给晋军。当时慕容垂已围困邺城,逼其弃城[5],谢玄于是派刘牢之和滕恬之等领兵二万救援苻丕。太元十年(385年),刘牢之进军至枋头,但杨膺等人的意图败露被苻丕所杀,因着焦逵求援时曾将他们的图谋告予谢玄,故刘牢之闻讯后一度盘桓不进。及后刘牢之进攻后燕黎阳太守刘抚,慕容垂亲率军队营救,刘牢之不能取胜,于是退守黎阳;苻丕亦未能趁此攻败围城军队,慕容垂于是返回围困邺城。至四月,刘牢之抵达邺城,慕容垂诈败[原创研究?],往新城走,及后北归。刘牢之见此,未通知苻丕就立刻领兵追击,苻丕知道后亦领兵后继。慕容垂于董唐渊被刘牢之追及,但刘牢之军疾走二百里,到五桥泽时就争相抢夺燕军辎重,因而被慕容垂大败,刘牢之只身骑马逃走,因苻丕后继到来才安然无恙。刘牢之及后收集亡散,恢复部分军力,但因兵败而被征还。后以龙骧将军守淮阴,后又改驻彭城,领彭城太守。

保卫北境

太元十四年(389年),彭城人刘黎皇丘称帝,刘牢之率军平定[6]。后前秦将领张遇攻破金乡,围攻太山太守羊迈,刘牢之派向钦之救援并击退张遇,然而丁零首领翟辽派子翟钊率兵救张遇,刘牢之于是退军,而翟钊退军时,刘牢之就先平定太山郡,又追击翟钊,令翟钊退归河北而且俘虏张遇[7]。接着又在滑台击败翟辽,令叛将张愿归降[8]。太元十八年(393年),司马徽在马头山聚众[9],刘牢之又派部将竺朗之平定。但太元十九年(394年)时,后燕南侵,攻掠廪丘[10],高平太守徐含远告急,刘牢之因不能救援而被指畏懦,遭免官。

王恭爪牙

隆安元年(397年),兖二州刺史王恭以讨伐王国宝之名于京口起兵,请刘牢之为其司马,领南彭城内史,加辅国将军。同年王恭因会稽王司马道子诛杀王国宝并向其谢罪而罢军,但响应王恭的王𫷷不肯罢军,反攻伐王恭。王恭于是派刘牢之率兵五千攻打王𫷷,终在曲阿击溃王𫷷,王𫷷失踪而刘牢之在战后领晋陵太守。

背叛王恭

隆安二年(398年),王恭以讨伐司马尚之兄弟及王愉之名再度起兵,并联结了荆州刺史殷仲堪广州刺史桓玄豫州刺史庾楷。不过王恭经过上一年起兵逼令司马道子杀其宠臣王国宝后威名极盛,又因他出身门阀太原王氏,故此虽然倚重出身寒门的刘牢之为其爪牙,但其实只视之为一个行军将领而已,并不加以礼遇。刘牢之自负其才能,对于受到王恭如此对待十分愤恨,而当时司马道子世子司马元显受命为征讨都督,看出这一点后派了同为北府将领出身的庐江太守高素[11]策反刘牢之,并允诺成功以后由刘牢之当上王恭的职位。刘牢之与儿子刘敬宣商量后同意。当时王恭参军何澹之知道刘牢之要背叛王恭,曾向王恭报告,但因何与刘有嫌隙,故此王恭未有取信,随后更特地置酒宴宴请刘牢之,当众拜其为兄,将手下精兵都给刘牢之统领。王恭随后便命他率领帐下督颜延作为前锋,然而刘牢之到竹里就杀颜延投降朝廷,并派了刘敬宣及高雅之攻击王恭,击败王恭军队,后王恭被捕遭处死。王恭死后,刘牢之就都督兖、青、、徐、扬州之晋陵诸军事、青兖二州刺史,代王恭镇守京口。刘牢之作为一个小将领,一朝登上如此高位,未得人心,于是树立腹心徐谦之以强化自己力量。而当时从荆州来响应王恭的杨佺期和桓玄并未退兵,在石头城上表求诛刘牢之,刘牢之于是自京口领北府军入援建康,行军至新亭时杨、桓二人畏惧退守蔡州,刘牢之亦受诏退兵京口。最终事件在殷仲堪、杨佺期及桓玄皆受命返回所镇州府而得以解决。

孙恩之乱

隆安三年(399年),孙恩率众攻陷会稽郡,会稽郡、吴国吴兴郡义兴郡临海郡永嘉郡东阳郡新安郡皆有人响应孙恩,聚众十万。刘牢之初遣桓宝及刘敬宣率兵救援三吴,在知道吴郡内史桓谦出走后,刘牢之就上表讨伐孙恩,并立刻出发。刘牢之到吴郡后,与朝廷所派的谢琰屡次击败敌军,并进临浙江,又得谢琰派高素支援。朝廷此时下诏进刘牢之为前将军、都督吴郡诸军事。刘牢之后渡江进攻孙恩,孙恩率众逃走,途中留下大量财物和年轻男女,刘牢之军队于是争相掠夺,不但令孙恩得以逃走,亦令当地期望朝廷军队到来的人大为失望[12]。孙恩逃入海岛后,刘牢之还镇京口。

隆安四年(400年),孙恩再攻会稽,谢琰战死,刘牢之获进号镇北将军、都督会稽五郡,率兵东征孙恩。孙恩因受诸军进攻而逃回海中,刘牢之于是屯于上虞,又派诸将分驻诸县。隆安五年(401年),孙恩又攻浃口,刘牢之进击,又逼他逃回海中,但不久转攻吴国,杀吴国内史袁山松,随后更循海路一直北进,兵向京口,震动建康。刘牢之闻讯就从会稽郡山阴县截击孙恩,但赶不及,于是派刘裕海盐县领兵沿着海岸抵抗孙恩[13]。至丹徒,刘裕以少胜多,大败孙恩。孙恩重整后打算进攻建康,但当时建康已严阵以待,刘牢之亦已回到京口,于是北走[14][15]。后孙恩又被刘裕大破,从此衰弱,只得又逃入海中。

背叛执政

元兴元年(402年)正月,朝廷执政司马元显讨伐荆州刺史桓玄,以刘牢之为前锋都督、征西将军,领江州事,又遣使者咨询讨伐桓玄的意见。不过,刘牢之以桓玄年轻时就有显赫名声,兼已掌握荆楚之众,害怕不能以军事力量制服他;另外刘牢之更怕一旦消灭桓玄会功高震主,不为司马元显所容,于是生了异心,只是逼于朝命才率京口文武出屯洌州。而桓玄此时顺江南下抵抗朝廷讨伐,又派了何穆劝告刘牢之倒戈。

刘牢之自以手握精锐的北府军,才能亦足以经纶江表,而且当时谯王司马尚之已经败于桓玄,人们都不看好朝廷,于是听信何穆的劝告,并派使者与桓玄通讯。当时刘裕和其外甥何无忌极力劝谏,儿子刘敬宣亦劝止,但刘牢之都不听。终在三月,刘牢之命刘敬宣向桓玄请降,不过其实桓玄已有除去刘牢之的意思,故意在与刘敬宣饮宴时拿出名画与其共赏,实则是安定对方之心而已,而刘敬宣亦没有察觉。刘牢之降桓玄后,司马元显不久就溃败,与司马尚之、张法顺等人皆被桓玄所杀。

背叛桓玄

桓玄在击败司马元显后控制朝廷,并调刘牢之为征东将军、会稽太守。此举将刘牢之调离北府军驻地京口,刘牢之于是说:“刚开始就夺去我兵权,大祸将至了。[16]”当时刘敬宣劝刘牢之进攻桓玄所住的丞相府,但刘牢之犹豫,改驻班渎。刘牢之又向刘裕私下表示他想北投广陵相高雅之,以江北之众抵拒桓玄,不过刘裕则说:“将军你以数万精兵投降桓玄,他现在刚得志,威震天下,朝野人心都已经归向他,你又怎能到广陵呢!我将会解戎服回到京口了。[17]”及后刘牢之大会僚佐讨论他据守江北抵抗桓玄的计划,然而其参军刘袭则说:“最不可做的事其实就是反叛,将军你当年背叛了王恭,最近又背叛了司马元显,今天更想背叛桓玄,一人三度反叛,怎样自立呀![18]”说完就走了出去,其他佐吏大多散走。刘牢之没人支持,于是大为恐惧,于是命刘敬宣回京口接家属来一起北投广陵,然而刘敬宣在过了约定日期后还未回来,刘牢之以为他的图谋已经被刘袭所泄露,刘敬宣和其家人皆已被桓玄诛杀,于是带着他的私兵一起北走。到新洲时刘牢之自缢身亡。刘敬宣赶来时也不敢为父而哭,逃奔到广陵,而刘牢之将吏则为其收葬,并在丹徒下葬,然而桓玄却砍毁其棺木,并斩首暴尸。

刘裕后来在京口举兵讨伐篡位称帝的桓玄,上申为刘牢之平反,令他获恢复其本来的官位。

性格特征

  • 刘牢之面紫赤色,须目惊人,性格沈毅而多所计划。

子女

  • 刘敬宣,刘牢之长子,刘牢之死后奔南燕,后回国参与讨伐桓玄,又参与讨伐谯蜀政权。官至征虏将军、青二州刺史。
  • 刘氏,刘牢之女,嫁高雅之

文化

相关条目

参考资料

  1. ^ 《宋书·刘敬宣传》:刘敬宣字万寿,彭城人,汉楚元王交后也。祖建,征虏将军。父牢之,镇北将军。
  2. ^ 《晋书》作句难
  3. ^ 《资治通鉴》胡三省注:“晋人谓京口为北府。谢玄破俱难等,始兼领徐州。号北府兵者,史终言之。”
  4. ^ 太元八年丁零翟辽叛秦,同年鲜卑慕容垂亦叛秦。
  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燕王垂以秦长乐公丕犹据邺不去,乃更引兵围邺,开其西走之路。”
  6. ^ 《晋书·孝武帝纪》:“(太元)十四年,彭城妖贼刘黎僭称皇帝于皇丘,龙骧将军刘牢之讨平之。”
  7. ^ 此据《晋书·刘牢之传》,《晋书·孝武帝记》太元十五年载“龙骧将军刘牢之及翟辽、张愿战于太山,王师败绩。与本传记载的战果及人物并不一样。
  8. ^ 《晋书·孝武帝记》:“(太元十五年八月)龙骧将军朱序攻翟辽于滑台,大破之,张愿来降。”但前文已有“征虏将军朱序破慕容永于太行”及“龙骧将军刘牢之及翟辽、张愿战于太山”据《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太元十五年载:“八月,刘牢之击翟辽于鄄城,钊走河北;又败翟辽于滑台,张愿来降”败翟辽者应为刘牢之。
  9. ^ 《晋书·孝武帝纪》:“(太元)十八年,妖贼司马徽聚党于马头山,刘牢之遣部将讨平之。”
  10. ^ 《晋书·孝武帝纪》:“(太元)十九年,冬十月,慕容垂遣其子恶奴寇廪丘。”
  11. ^ 《资治通鉴》胡三省注:“高素亦北府将,故使说之。”
  12.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一》:“东土遭乱,企望官军之至,既而牢之等纵军士暴掠,士民失望,郡县城中无复人迹,月余乃稍有还者。”
  13. ^ 《晋书·孙恩传》:“(孙恩)转攻扈渎,害袁山松,仍浮海向京口。牢之率众西击,未达而恩已至,刘裕乃总兵缘海距之。
  14. ^ 《晋书·孙恩传》:“(孙恩)寻又集众,欲向京都,朝廷骇惧,陈兵以待之。恩至新州,不敢进而退,北寇广陵,陷之,乃浮海而北。”
  1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二》:“恩犹恃其众,寻复整兵径向京师。……恩来渐近,百姓恟惧。谯王尚之帅精锐驰至,径屯积弩堂。恩楼船高大,溯风不得疾行,数日乃至白石。恩本以诸军分散,欲掩不备;既而知尚之在建康,复闻刘牢之已还,至新州,不敢进而去,浮海北走郁州。”
  16. ^ 《晋书·刘牢之传》“牢之乃叹曰:‘始尔,便夺我兵,祸将至矣。’”
  1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二》:“裕曰:‘将军以劲卒数万,望风降服,彼新得志,威震天下,朝野人情皆已去矣,广陵岂可得至邪!裕当反服还京口耳。’”
  1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二》:“参军刘袭曰:‘事之不可者莫大于反。将军往年反王兖州,近日反司马郎君,今复反桓公,一人三反,何以自立!’”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刘牢之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