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琳娜·斯福尔扎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卡特琳娜·斯福尔扎.

卡特琳娜·斯福尔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卡特琳娜‧斯福尔扎
罗伦佐·迪·克雷迪英语Lorenzo di Credi于1481-1483年绘的卡特琳娜肖像,藏于弗利市民画廊英语Pinacoteca Civica di Forlì
出生1463年
米兰公国米兰
逝世1509年5月28日(46岁)
佛罗伦斯共和国佛罗伦斯
头衔弗利伯爵夫人
伊莫拉领主夫人
配偶吉罗拉莫·里亚里奥英语Girolamo Riario(1473-1488)
贾科莫·费奥英语Giacomo Feo(1488-1495)
平民的乔凡尼英语Giovanni il Popolano(1496-1498)
子嗣比安卡·里亚里奥英语Bianca Riario
奥塔维亚诺·里亚里奥英语Ottaviano Riario
切萨雷·里亚里奥意大利语Cesare Riario
乔凡尼·利维奥·里亚里奥
加莱亚佐·玛丽亚·里亚里奥
弗朗切斯科·里亚里奥
贝尔纳尔迪诺·卡洛·费奥
黑条乔凡尼英语Giovanni dalle Bande Nere
父母父:加莱亚佐·玛丽亚·斯福尔扎
母:卢克蕾齐亚·兰德里亚尼英语Lucrezia Landriani

卡特琳娜‧斯福尔扎意大利语Caterina Sforza,1463年-1509年5月28日)是一位意大利贵族女性,婚后成为了弗利伯爵夫人、伊莫拉领主夫人,她是米兰公爵加莱亚佐·玛丽亚·斯福尔扎与其密友吉安·皮埃罗·兰德里亚尼(Gian Piero Landriani)之妻卢克蕾齐亚·兰德里亚尼英语Lucrezia Landriani私生女[1]

出生于以好战闻名的斯福尔扎家族并生长在15世纪欧洲最雍容优雅的米兰宫廷,卡特琳娜随后嫁给吉罗拉莫·里亚里奥英语Girolamo Riario,得到伊莫拉夫人和弗利伯爵夫人的头衔,以其美貌及勇武著称。她亦是其长子奥塔维亚诺·里亚里奥英语Ottaviano Riario摄政。在领地卷入15世纪意大利数不尽的政治阴谋时,出身著名的佣兵领袖世家的卡特琳娜,早年便以采取大胆猛进的行动捍卫领地、以经营国防武力而闻名。

私生活方面亦热衷于多项活动,包括炼金术、打猎和舞蹈。在她众多的子女当中,只有幺子,佣兵将领黑条乔凡尼英语Giovanni dalle Bande Nere继承她强劲好战的特质。她因对抗切萨雷·波吉亚,遭报复而囚禁于罗马。重获自由后,在佛罗伦斯度过平静的余生。

早年

卡特琳娜‧斯福尔扎于1463年早期生于米兰[2],据信其幼年和生母的家庭住在一起。母女间的紧密关系从未间断,在她人生最艰难的时刻,母亲总是陪伴在身边,甚至是最后在佛罗伦斯的日子亦然。

1466年,加莱亚佐·玛丽亚·斯福尔扎在父亲弗朗切斯科死后继任米兰公爵,便安排将其四个私生子女—卡洛·斯福尔扎意大利语Carlo Sforza (1461-1483)、卡特琳娜、亚历山德罗(Alessandro,1465-1563)、奇雅拉(Chiara,1467-1531)带进宫廷,他们全都由情妇卢克蕾齐亚所生[3]。这些孩子先是托给祖母比安卡‧玛丽亚‧维斯孔蒂英语Bianca Maria Visconti照顾,后来则是由公爵于1468年5月9日再娶的第二任妻子萨伏依的博娜英语Bona of Savoy照顾,博娜后来将他们全部收养了。[4]

在文人雅士川流不息的斯福扎尔宫廷里,卡特琳娜和手足们一起接受人文主义教育,当时的意大利贵族女性和男性受到同等的教育[5]。除了向老师学习拉丁文和研读经典,受到祖母的影响,卡特琳娜以骁勇善战的祖先为荣,她习得使用武器的胆识和经略治国的手腕;从养母那,卡特琳娜感受到她对丈夫所有孩子一视同仁投注的母爱温情,卡特琳娜离开米兰宫廷后两人依旧有书信往来。公爵一家人长住在米兰和帕维亚,但经常因加莱亚佐·玛丽亚的狩猎活动停留在加利亚泰库萨戈。卡特琳娜很可能也是在这两处养成其对狩猎的终身爱好。

左二为吉罗拉莫,美洛佐·达·弗利于1477年绘于梵蒂冈图书馆
左二为吉罗拉莫,美洛佐·达·弗利于1477年绘于梵蒂冈图书馆

第一次婚姻

1473年,卡特琳娜被许配给教宗西斯都四世的外甥吉罗拉莫·里亚里奥英语Girolamo Riario,其母比安卡·德拉·罗维雷(Bianca della Rovere)是西斯都四世的妹妹,亦有传闻其实为教宗的私生子[6]。卡特琳娜之所以取代她的表姐,时年11岁的科斯坦扎·富格里亚尼(Costanza Fogliani)成为吉罗拉莫的新娘,根据某些史家的说法是由于科斯坦扎的母亲拒绝让女儿在到达法定年龄(14岁)前结婚。尽管新娘年仅10岁,卡特琳娜和吉罗拉莫还是在1473年1月17日举行婚礼,但直到1477年卡特琳娜年满14岁才完婚。[7]

西斯都四世将原就属斯福尔扎领地的伊莫拉赐给吉罗拉莫[8],该城自始成为里亚里奥家族的封地。1477年,在风光进城后,卡特琳娜旋即和丈夫一起回到罗马,而吉罗拉莫在此侍奉他的教宗舅舅多年。随后在1478年,他们的长女比安卡·里亚里奥英语Bianca Riario出生,卡特琳娜也在接下来的九年内共与丈夫生了五个孩子。

梵蒂冈时期

1477年5月,卡特琳娜到达罗马。15世纪末叶的罗马虽早已不是中世纪城市,但还未成为文艺复兴的重要艺术中心。城市内充满了政治权谋,物质至上的氛围。卡特琳娜被丈夫禁止插手政治,但由于外向及善于交际的性格,她很快便融入罗马的贵族社会。[9]

由此时期的信件得知,卡特琳娜立即便被誉为罗马最美丽优雅的贵妇之一。她到哪儿都备受礼遇,并得到包括教宗在内的多数人极高的赞美。她很快地由少女蜕变为罗马和其他意大利宫廷-特别是米兰公国之间优雅且有力的中介。

吉罗拉莫取代教宗最宠爱却早逝的另一个外甥,吉罗拉莫的弟弟枢机主教皮埃特罗‧里亚里奥英语Pietro Riario[10],成为教宗权力的拓展者以及执行者,在当时的教廷内有极大的权力,获得军衔教廷卫队总队长圣天使城堡城主,由于其掌控了罗马军事与政治大权,被人民畏惧的称呼为“大教宗”(Arci Papa)[11]。由于他的权力日增加上其无情的性格,政敌也与日俱增。1480年,教宗为了巩固罗马涅地区的势力,授予弗利伯爵的头衔给吉罗拉莫。此地由教宗于奥尔德拉菲家族英语House of Ordelaffi家族手中扣押后统治权已空悬多时,吉罗拉莫上任后为了拢络人民,兴建壮丽的公共建设、教堂和实行减税,然而吉罗拉莫和卡特琳娜的生活在1484年8月12日,西斯都四世驾崩后发生剧变。

占领圣天使堡

教宗驾崩的消息传开,罗马陷入混乱,叛军四起,城内烧杀抢夺不断。吉罗拉莫的住所,位在鲜花广场的奥尔西尼宫殿遭袭击破坏、洗劫一空。枢机团命令吉罗拉莫在新教宗选举时将军队驻扎在罗马城外,吉罗拉莫遵照了这个命令,但怀着七个月身孕的卡特琳娜却不打算服从,她亲自骑马上阵,越过台伯河以丈夫的名义占领圣天使堡[12]。借着对这个位置的控制和军人的服从,卡特琳娜可以监视整个梵蒂冈和影响随之而来的教宗选举

此时罗马城内的混乱加剧,只有选出新的教宗才能平息稳定城内的秩序,但枢机团坚持如果卡特琳娜不交出城堡,教宗选举便不会举行,他们与卡特琳娜交涉但无果,因为卡特琳娜已下定决心只将城堡交与新任教宗[13][14] 。枢机主教团转而与卡特琳娜的丈夫吉罗拉莫交涉,表示只要他们交出城堡并离开罗马回到自己的领地去,便确保其对伊莫拉和弗利的统治权、教廷军队指挥官的军事头衔以及8,000杜卡特金币的赔偿金以补偿财产损失,吉罗拉莫接受了。当卡特琳娜接到丈夫所做的决定,她增加了她的军队的配额,并准备长期抗战迫使枢机们和她谈判。枢机们向吉罗拉莫施压,而他采取和妻子对立的立场。1484年10月25日,卡特琳娜放弃要塞,并和家人离开罗马。枢机团终于能召开会议选举新教宗。[15]

弗利

拉瓦尔迪诺堡垒
拉瓦尔迪诺堡垒

卡特琳娜与吉罗拉莫不在的这段时间,弗利的秩序是由卡特琳娜的叔叔米兰公爵卢多维科·斯福尔扎所帮忙维持的,夫妻俩到达弗利后了解到枢机团选出了乔凡尼·巴提斯塔·齐博为教宗,他长久以来是家族的政敌,新任教宗确认了吉罗拉莫对弗利以及伊莫拉的统治权并继续任命他为教廷卫队总队长,但这项任命只是有名无实的,因为他实际上并无法控制教宗军队且教宗也拒绝支付吉罗拉莫在罗马的开销,但即使失去了重要收入,吉罗拉莫仍拒绝恢复对弗利人民的税收,这个情况持续到1485年,这时的市政府已入不敷出,在城市官员的迫使下,吉罗拉莫恢复对人民的税收,这导致吉罗拉莫开始失去人心,而他的敌人也借此蠢蠢欲动,开始策画对付他。

吉罗拉莫之死

吉罗拉莫先后共逃过至少6次的暗杀,但最后还是于1488年4月14日在他的宫殿被弗利的贵族科寇及卢多维科·奥尔西兄弟(Checco and Ludovico Orsi)给暗杀了[16],奥尔西主要受到了佛罗伦斯僭主罗伦佐·德·美第奇的暗中支持,因为在1478年时吉罗拉莫是暗杀他的弟弟朱利亚诺·德·美第奇的主谋之一,他一直想找机会报仇,不过在确认吉罗拉莫的死讯后他便切断与阴谋者的联系,彻底抛弃他们。有传言英诺森八世亦有暗地支持这项阴谋。卡特琳娜在目睹丈夫的尸体后命人迅速将资讯告知城内要塞拉瓦尔迪诺堡垒意大利语Rocca di Ravaldino城主英语Castellan托玛索·费奥(Tommaso Feo)[17],并命令其向米兰的斯福尔扎家族波隆纳本蒂沃利奥家族英语Bentivoglio family求援,但不久后卡特琳娜与她的孩子遭到阴谋者的俘虏,卡特琳娜欺骗奥尔西说自己要去城堡协助说服托玛索劝其投降而进入了堡垒,但她真正目的是为了躲进城堡,当她走进城堡后迟迟没有下文这时阴谋者们才发现他们上了当,但为时已晚,根据传说,当奥尔西家族威胁要将卡特琳娜的孩子杀死时,卡特琳娜站在城墙上并露出生殖器表示:“如果你们想杀就杀吧!甚至将他们吊死在我面前也可以...让你们看看我还能生更多个!”("Fatelo, se volete: impiccateli pure davanti a me... qui ho quanto basta per farne altri!")[18],奥尔西家族被卡特琳娜的行为给吓到了,他们丝毫不敢动她的孩子一根寒毛,不久后卡特琳娜的叔叔卢多维科及其盟军率领约1万2,000名士兵前来援助,市民听闻大军即将压境立刻改变了立场谴责奥尔西等人,奥尔西及另外两位主谋在得不到美第奇家族的援助下被迫逃亡,政变以失败告终。[19]

弗利伯爵夫人

1488年4月30日,卡特琳娜正式成为她的长子奥塔维亚诺·里亚里奥英语Ottaviano Riario摄政,因为他还太年轻无法行使权力。卡特琳娜上任后第一件事便是对她丈夫的死报仇,她将奥尔西兄弟的父亲及家族中的几位女性囚禁,还有一位教宗的执政官,多位教宗军队将领以及城主,她将奥尔西的老父处以极刑,但将女人们释放,她还将他们的房屋夷为平地,并把值钱的东西分配给穷人。同年7月30日,教宗英诺森八世正式认可奥塔维亚诺的统治权,同时间吉罗拉莫的外甥枢机主教拉法埃莱·里亚里奥英语Raffaele Riario拜访了弗利,一方面是保护舅舅的遗子,另一方面是监督卡特琳娜的执政状况。[20]

年轻的伯爵夫人亲自处理城市内的大小事,为了巩固权力,她与邻国交换利益并安排自己子女的婚姻。她对人民减少税收并大大的削减了支出,她也直接参与了民兵的训练,她的目的是希望城内保持秩序与和平[21],她也期望她的臣民能够欣赏她在这方面的努力。

弗利和伊莫拉与其他意大利邦国比起虽然小了很多,但在地理上有重要的战略优势,卡特琳娜主政的那几年里意大利的政局发生了许多变化,尤其是在1492年,佛罗伦斯的“伟人”罗伦佐·德·美第奇及教宗英诺森八世相继过世,新任的教宗是来自波吉亚家族亚历山大六世,卡特琳娜对这个结果感到满意,因为当她与她的丈夫还在罗马时,还是枢机的亚历山大六世时常前去他们的宅邸作客,同时他也是奥塔维亚诺的教父,照理说新任教宗的上任应该能加强她的统治。

另一方面罗伦佐死后米兰公国那不勒斯王国有了摩擦,在卡特琳娜的叔叔米兰公爵卢多维科的煽动下,法国国王查理八世挥军南下,宣示自己才是那不勒斯的合法继承人,并且得到亚历山大六世的默许,这开启了意大利战争

弗利及伊莫拉位处任何想去南方必经的战略地位,但同时城市也位于任何从南方想去罗马的战略位置,她试图保持中立。不过现在她的叔叔与法国联手了,教宗在让法军通过罗马后立刻反对查理八世对意大利的野心,而枢机主教拉法埃莱·里亚里奥则是支持那不勒斯的斐迪南多二世英语Ferdinand II of Naples。卡特琳娜最后选择了加入那不勒斯和教宗的联军并准备对抗来犯的法国人。但卡特琳娜在南方的盟友背叛了她,并没有在法军入侵弗利时帮助她,为了保护自身国家,卡特琳娜转而选择加入法军一方,并让法军通过弗利前去那不勒斯,最后法军到达那不勒斯,只花了短短13天就将其征服,这让其他意大利诸邦感到震惊,他们立刻与威尼斯共和国组成联盟公开对抗查理八世,法军在福尔诺沃战役中被击退,被迫撤回法国。在此次战役中由于卡特琳娜保持中立,她维系了与米兰及教宗国的关系。

第二次婚姻

卡特琳娜肖像,乔尔乔·瓦萨里约绘于1500年
卡特琳娜肖像,乔尔乔·瓦萨里约绘于1500年

在吉罗拉莫死后的两个月,谣言说卡特琳娜即将嫁给已向她求婚的安东尼奥·玛丽亚·奥尔德拉菲(Antonio Maria Ordelaffi),安东尼奥对此很有自信,写信给费拉拉公爵说伯爵夫人已答应嫁给他,当卡特琳娜得知这项消息后非常生气,表示如果再有人散播假消息,她就直接把他抓起来关进监牢[22],威尼斯似乎听到卡特琳娜的请求,将安东尼奥传召至弗留利,并将他监禁在此整整10年。

事实上,卡特琳娜此时的确是谈恋爱了[23],只是对象并不是安东尼奥,而是曾帮助过她的拉瓦尔迪诺堡垒意大利语Rocca di Ravaldino城主英语Castellan,忠诚的托玛索·费奥的弟弟贾科莫·费奥英语Giacomo Feo,他们于1488年秘密的结婚了[24],为的是避免失去她对孩子们监护权以及对城市的摄政权[25][26]。 所有当时的编年史家都表示卡特琳娜疯狂地爱着这个小她8岁的年轻人,可怕的是她其实可以任意地把她儿子的统治权交给她的秘密丈夫[27]。卡特琳娜将贾科莫取代了他的哥哥成为拉瓦尔迪诺堡垒城主,贾科莫也被卡特琳娜的叔叔任命为骑士团的一员,卡特琳娜在1489年为贾科莫生了个儿子名叫贝尔纳尔迪诺(Bernardino),后来改名为卡洛(Carlo),用以荣耀查理八世(卡洛即是查理的意大利文),因为查理八世将贾科莫任命为一位法国男爵。卡特琳娜还大大的利用裙带关系巩固权力,她任命她的继父吉安·皮埃罗·兰德里亚尼(Gian Piero Landriani)为伊莫拉的城主,她的继兄皮埃罗·兰德里亚尼(Piero Landriani)为福林波波利城主,而她的大伯子托玛索·费奥则被安排嫁给她的继妹比安卡·兰德里亚尼(Bianca Landriani)。

托西尼亚诺镇传来一个阴谋说要以奥塔维亚诺的名义谋杀贾科莫及卡特琳娜,但这项计谋被卡特琳娜发现了,她监禁或流放参与其中的人,但很快地另一个阴谋也形成了,这一次是由求婚失败者安东尼奥·玛丽亚·奥尔德拉菲所策划的,但也同样以失败收场。

贾科莫的权力与日俱增,由于他的残暴与蛮横无理,许多人开始厌恶他,这之中包括卡特琳娜的孩子们,其中一个事件是有次贾科莫竟然在公众场合上赏了弗利伯爵奥塔维亚诺一个巴掌,但没有人有勇气出来袒护奥塔维亚诺,经过这次事件奥塔维亚诺的拥护者决心要从贾科莫的统治下解放城市。已故的吉罗拉莫伯爵的忠实家臣吉安·安东尼奥·盖提(Gian Antonio Ghetti)和几位卡特琳娜的孩子们密谋策画一个暗杀贾科莫的阴谋,于1495年8月27日傍晚,当卡特琳娜、她的孩子们与贾科莫打猎完准备返回城市时,一群人持刀冲了出来攻击贾科莫,最后他死于致命伤,卡特琳娜怒火中烧[28],她不满足于将主谋吉安·安东尼奥·盖提处决,还将他的尸首悬挂在教堂阳台上长达三个月之久,并将涉及叛乱者的妻子、儿女通通逮捕并处决,即使是孕妇以及襁褓中的婴孩也不放过,最后她总共处决了40多人并囚禁了50多人,教宗、她的叔叔卢多维科都认为卡特琳娜的报复手段太过激烈。[29]

卡特琳娜的愤怒完全蒙蔽了她,贾科莫谋杀的参与者几乎涉及了所有吉罗拉莫的支持者,经过这次事件后卡特琳娜几乎已失去民心。

第三段婚姻

平民的乔凡尼肖像
平民的乔凡尼肖像

1496年,佛罗伦斯共和国的大使平民的乔凡尼英语Giovanni il Popolano前来拜访卡特琳娜,乔凡尼来自显赫的美第奇家族,是该家族的旁支,他与其兄长罗伦佐·迪·皮埃尔弗朗切斯科·德·美第奇英语Lorenzo di Pierfrancesco de' Medici因对时任佛罗伦斯僭主皮耶罗二世·德·美第奇充满敌意而被流放,在1494年当查理八世入侵意大利时皮耶罗二世被迫签属条约允许法国军队自由的通过佛罗伦斯至那不勒斯王国,佛罗伦斯人民罢黜皮埃罗二世,乔凡尼和他的哥哥被允许返回,他们宣布不使用美第奇而是使用波波拉诺(Popolano,意为平民)做为姓氏,佛罗伦斯政府任命乔凡尼为驻弗利大使。到达弗利后,乔凡尼以及他的随行人员被安排住在靠近拉瓦尔迪诺堡附近的一座公寓里,随后乔凡尼与卡特琳娜结婚的传言以及奥塔维亚诺·里亚里奥成为佛罗伦斯委托用来对抗威尼斯的雇佣军的谣言传开,这项消息震惊了周围国家及米兰公爵。卡特琳娜无法隐藏她的结婚计划,她已彻底爱上这个帅气、迷人且聪明的乔凡尼,但这次的状况与前次婚姻不同,卡特琳娜得到了她的孩子们的认同且她的叔叔也同意这门婚事。由于这是两个强大家族的联姻,为了避免激起不必要的对立,他们的婚礼于1497年9月秘密的举行。1498年九月,卡特琳娜与乔凡尼的孩子出生了,这也是卡特琳娜最后一次生产,这个男孩同卡特琳娜的叔叔被命名为卢多维科,但他有个更为人所知的绰号-黑条乔凡尼英语Giovanni dalle Bande Nere。同时,佛罗伦斯与威尼斯之间的情势越来越糟,弗利夹在两著之间也开始准备御敌,卡特琳娜派兵支援佛罗伦斯,队伍由她的丈夫乔凡尼以及她的长子奥塔维亚诺领军。[30]

乔凡尼在战事中生了重病并被带离战区返回弗利,尽管受到了治疗,他的状况仍不断恶化,他被转移到巴尼奥-迪罗马涅,希望能够有奇迹使他复原,但最后乔凡尼仍不敌病魔,于1498年9月14日去世,这使得卡特琳娜得独自面对之后的波吉亚家族

对抗威尼斯

卡特琳娜为了保卫他的国家回到弗利并亲自训练民兵,且为了能得到额外的金援以及兵力她写信给她的叔叔卢多维科、佛罗伦斯共和国及周边只要是她的盟友都写信去了,但最后只有她叔叔的米兰公国曼托瓦公国提供一小队士兵去援助她。

威尼斯人与卡特琳娜的士兵交战,一开始威尼斯军不断进逼,造成严重的破坏,但随后卡特琳娜的军队用计谋挫败威尼斯军,之后战争演变为小规模冲突,直到威尼斯军能够绕过弗利从另一条路进军佛罗伦斯。由于这种坚固的防守,卡特琳娜得到了“母老虎”(La Tigre)的绰号。

被切萨雷·波吉亚捕获

当卡特琳娜忙于战事的同时,路易十二当上法国国王,他宣称借由他的祖母奥尔良公爵夫人,来自维斯孔蒂家族瓦伦蒂娜·维斯孔蒂,拥有米兰公国的合法继承权,并且身为安茹家族的后代,拥有那不勒斯王国的的继承权,在进军意大利之前,路易十二与萨伏依公国威尼斯共和国亚历山大六世组成同盟。1499年夏天路易十二带着他那令人畏惧的军队来到意大利,不费一兵一卒便占据了皮埃蒙特热那亚克雷莫纳。同年的十月六日,他到达了米兰,此时米兰公爵卢多维科已经逃至提洛,受到他侄女比安卡·玛丽亚·斯福尔扎的丈夫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保护。

亚历山大六世与路易十二结盟是为了要路易十二支持亚历山大的私生子切萨雷波吉亚成为罗马涅的统治者,路易十二让切萨雷指挥他的军队并封他为瓦伦蒂诺公爵。亚历山大六世于1499年3月9日发布了一份教宗诏书表示所有封建领主对领地的统治权无效,这包含身为弗利实际统治者的卡特琳娜。

当法军随着切萨雷离开米兰前去征服罗马涅时,摩尔人卢多维科在奥地利的帮助下重新掌控了米兰公国。

随着法军逐渐接近弗利,卡特琳娜向佛罗伦斯求助,但佛罗伦斯受到教宗的威胁而不敢轻举妄动,卡特琳娜得独自面对大军。他马上开始招募及训练士兵,并储存武器、弹药及粮食,他还加强了城市的防御工事,特别是她所居住的拉瓦尔迪诺堡,此外她还将她的孩子送往佛罗伦斯避难。

11月24日,切萨雷领军抵达伊莫拉,城市的大门被居民门打开,切萨雷也顺利的进城,该城的城主虽顽强抵抗但数日后切萨雷仍成功征服了伊莫拉,在看到伊莫拉的下场后,卡特琳娜询问她的子民是要跟伊莫拉一样向切萨雷投降还是拾起武器保卫城市,她的子民犹豫了,失望的卡特琳娜回到城堡中备战。[31]

12月19日,切萨雷成功占领了弗利,只剩下待在城堡里的卡特琳娜拒绝投降,城堡受到军队团团包围,无论是由切萨雷或是她的表亲里亚里奥枢机前来劝降,卡特琳娜皆拒绝接受任何和平谈判,作为回应,切萨雷下令只要能抓到卡特琳娜不论死活将奖赏10,000杜卡特。当切萨雷靠近城墙向卡特琳娜喊话时,她试图抓住他,但失败了。几天下来,两方的大炮相互轰炸,卡特琳娜的大炮对法军造成了不小损失但堡垒也相对地受到了损伤,不过卡特琳娜到了晚上并命人将其修复。卡特琳娜的孤独抵抗在整个意大利受到了尊敬[32]马基维利纪录有许多歌曲及短诗都在歌颂其勇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切萨雷改变了他的战术,他下令士兵对城墙日以继夜的轰炸,六天后他们在城墙上炸出了两个裂缝,于1500年1月12日,他的士兵成功突入城堡,卡特琳娜的士兵很快地皆被击败了,卡特琳娜虽顽强抵抗但最后也遭到俘虏,她很快的向法军的指挥官安托万·比塞(Antoine Bissey)投降,因为法国有条法律规定不可让战争中的女性成为战俘。

罗马

切萨雷从法国将军伊夫·德·阿雷格(Yves d'Allègre)手中得到卡特琳娜的监禁权,并保证会视卡特琳娜为客人而非囚犯,卡特琳娜与其部下被迫随着法军前往征服佩萨罗,但这项计划被推迟因为米兰公爵卢多维科已于1月5日返回米兰,迫使法军必须回头。切萨雷带着卡特琳娜来到罗马,并将她安置在一座宫殿中,3月底时,卡特琳娜试图逃跑但被发现了,切萨雷便将她关进圣天使城堡中。

为了使监禁卡特琳娜正当化,教宗亚历山大六世指控于1499年11月当教宗去信剥夺卡特琳娜对封地的权利时,卡特琳娜的回信中含有剧毒,试图毒杀他。时至今日我们仍不能确定这项指控是否为真,但马基维利确信卡特琳娜要毒害教宗[33],其他历史学者如雅各·布克哈特斐迪南·格雷戈罗维乌斯英语Ferdinand Gregorovius则抱持不确定的态度[34]。即使如此,教宗仍对卡特琳娜进行审判并判决继续监禁她,曼托瓦大使在书信中有提及卡特琳娜在监牢里深陷苦闷之中且看起来像病了,而她的两位儿子在卡特琳娜被囚禁时竟然只关心卡特琳娜是否能为其争取枢机职位,后来甚至拒绝支付生活费给卡特琳娜。卡特琳娜直到1501年6月30日才被征服那不勒斯凯旋而返的法军给释放,因为法军将领伊夫·德·阿雷格听闻卡特琳娜在狱中悲惨的待遇并为此感到不满,他威胁教宗如果不将卡特琳娜释放,驻守在市郊的法军将会有所行动,教宗出于无奈只好妥协但还是逼迫卡特琳娜签属一份放弃所有领地的文件,因为此时教宗的儿子切萨雷已征服佩萨罗里米尼还有法恩扎并且被封为罗马涅公爵,且卡特琳娜还要支付2万5,000杜卡特金币作为赎金,在支付首先的2,000金币时才会将其释放。卡特琳娜获释后短暂的居住在她前夫的表亲里亚里奥枢机的住所后便起身前往佛罗伦斯,她的孩子们正在那里等她返回。[35]

佛罗伦斯

黑条乔凡尼雕像
黑条乔凡尼雕像

卡特琳娜在佛罗伦斯住在她第三任丈夫的别墅里,并且经常住在美第奇家族的卡斯特罗美第奇别墅英语Villa di Castello,很快地,她抱怨没有受到应有的对待并且处在一个经济吃紧的状况。卡特琳娜在作战及被囚禁时将她的幺子乔凡尼托给乔凡尼的伯父罗伦佐照顾,但当她返回佛罗伦斯时罗伦佐却拒绝交出孩子的监护权及卡特琳娜亡夫的遗产,卡特琳娜因而怒告罗伦佐,直到1504年法官才判决应将乔凡尼的监护权及亡夫遗产返还给卡特琳娜。[36]

1503年8月18日教宗亚历山大六世逝世,切萨雷·波吉亚顿时失去了所有的权力。教宗的死导致罗马涅所有被剥夺权利的封建领主对于回复他们的封地燃起一线希望,卡特琳娜不意外的以自己及其长子奥塔维亚诺的名义向新上任的教宗儒略二世表达恢复其领地的意愿,而教宗很乐意使伊莫拉及弗利重新回到里亚里奥家族的怀抱,因儒略二世是当初封吉罗拉莫为伯爵的西斯都四世之侄子,与里亚里奥家族本就是表亲,虽然一切看似顺利,但两个城市的居民都宣布拒绝卡特琳娜及其子统治他们,最后两个城市的统治权被移交给当初卡特琳娜的对手之一—安东尼奥·玛丽亚·奥尔德拉菲。在失去返回往日权力的机会后,卡特琳娜继续生活在佛罗伦斯,并将余生多数时间给了她最小也是最钟爱的孩子乔凡尼(个性与性格最像她)及她的孙子们,还有花时间研究炼金术及写信给她在罗马涅的朋友及米兰的亲属们。

死亡及埋葬

1509年4月,卡特琳娜患上了严重的肺炎,原本似乎要康复了却又复发,她意识到自己生命到了尽头,交代了遗嘱及后事,于5月28日去世,享年46岁。因美第奇家族拒绝将其葬于她的亡夫身旁,她的遗体被安置在当地的穆拉特修道院英语Monastero delle Murate,由她的修女朋友负责处理,1830年该修道院的修女被迫迁出,于1845年修道院被用作监狱,大约在这个时候卡特琳娜的遗体就此遗失了。

子女

卡特琳娜与第一任丈夫吉罗拉莫·里亚里奥英语Girolamo Riario共有六个孩子:

  • 比安卡·里亚里奥英语Bianca Riario(1478-1522):第一段婚姻于1494年嫁给了法恩扎领主阿斯托雷三世·曼弗雷迪英语Astorre III Manfredi,在丈夫死后于1503年嫁给了圣塞孔多侯爵特洛伊洛一世·德·罗西英语Troilo I de' Rossi,有子女。
  • 奥塔维亚诺·里亚里奥英语Ottaviano Riario(1479-1523):1488-1499年为伊莫拉领主及弗利伯爵,之后成为了一位主教。
  • 切萨雷·里亚里奥意大利语Cesare Riario(1480-1540):比萨大主教及亚历山大港牧首
  • 乔凡尼·利维奥·里亚里奥(Giovanni Livio Riario,1484-1496):于孩童时期死亡。
  • 加莱亚佐·玛丽亚·里亚里奥(Galeazzo Maria Riario,1485-1557):于1504年娶了玛丽亚·乔凡娜·德拉·罗维雷(Maria Giovanna della Rovere,1486-1538),乌尔比诺公爵弗朗切斯科·玛丽亚·德拉·罗维雷英语Francesco Maria I Della Rovere的长姐,他们的后代获得了公爵头衔,并于1676年绝嗣。
  • 弗朗切斯科“斯福尔吉诺”·里亚里奥(Francesco “Sforzino”,1487-1509):卢卡主教。

与第二任丈夫贾科莫·费奥英语Giacomo Feo育有一子:

  • 贝尔纳尔迪诺·卡洛·费奥(Bernardino Carlo Feo,1489-1509)

与第三任丈夫平民的乔凡尼英语Giovanni il Popolano育有一子:

参见

参考资料

 本条目出自公有领域Chisholm, Hugh (编). 大英百科全書 (11th ed.). 剑桥大学出版社. 1911. 

引用

  1. ^ Pennington, p.393.
  2. ^ Graziani,Venturelli, p.10.没有文献记载她的详细出生日期及3岁前的生活状况。
  3. ^ Brogi, p.24.
  4. ^ Brogi, p.18,21.
  5. ^ 盐野, p.162-163.
  6. ^ 盐野, p.172.
  7. ^ Brogi, p.31.
  8. ^ Brogi, p.35.伊莫拉是斯福尔扎家族从教宗的附庸塔迪奥·曼弗雷迪英语Taddeo Manfredi手中取得的,现在已被归还给教宗西斯都四世让他能够将城市送给吉罗拉莫统治,事实上城市算是卡特琳娜的嫁妆。
  9. ^ Graziani,Venturelli, p.38.
  10. ^ Brogi, p.33.
  11. ^ 盐野, p.172.
  12. ^ Fraser, p.198.
  13. ^ Graziani,Venturelli, p.71.
  14. ^ Queralt, p.6-11.
  15. ^ 盐野, p.178-179.
  16. ^ Graziani,Venturelli, p.95.奥尔西家族是弗利的贵族,原本效忠于奥尔德拉菲家族,在城市易主后也同样与里亚里奥家族保持良好的关系,并凭借这层关系使卢多维科·奥尔西获得罗马元老之头衔,他们俩兄弟会决定刺杀吉罗拉莫的主因是他们之间的财务纠纷。
  17. ^ Brogi, p.101.
  18. ^ Graziani,Venturelli, p.108.
  19. ^ 盐野, p.181-187.
  20. ^ Graziani,Venturelli, p.129.
  21. ^ Graziani,Venturelli, p.133.
  22. ^ Brogi, p.130.
  23. ^ Brogi, p.132.
  24. ^ Brogi, p.157.
  25. ^ Brogi, p.133.
  26. ^ 盐野, p.190.
  27. ^ Brogi, p.137.
  28. ^ Brogi, p.158.
  29. ^ 盐野, p.193-194.
  30. ^ 盐野, p.199-202.
  31. ^ Graziani,Venturelli, p.259.
  32. ^ Brogi, p.200.
  33. ^ Brogi, p.243.
  34. ^ Brogi, p.244.
  35. ^ 盐野, p.216-218.
  36. ^ Graziani,Venturelli, p.287-288.
  37. ^ 盐野, p.155.

书籍

  • 七生, 盐野. Renaissance no onnatachi [文艺复兴的女人们]. 李艳丽译. 北京: 中信出版社. 2017 [2001]. ISBN 9787508666617. 
  • Machiavelli: The Discourses, English translation by Fr Leslie J. Walker, S.J. (1929). The countess is featured in Bk III, Ch 6 in relating examples of dangers that can arise subsequent to a successful conspiracy.
  • Elizabeth Lev: The Tigress of Forli: Renaissance Italy's Most Courageous And Notorious Countess, Caterina Riario Sforza De' Medici.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2011. ISBN 0151012997.
  • Antonio Perria: I terribili Sforza. Trionfo e fine di una grande dinastia, Milano, Sugar Co Edizioni Srl, 1981.ISBN 9788862880220
  • Cecilia Brogi: Caterina Sforza, Arezzo, Alberti & C. Editori, 1996.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Natale Graziani, Gabriella Venturelli: Caterina Sforza, Cles, Arnoldo Mondadori Editore, 2001. ISBN 9788804491293
  • Cinzia Demi: Caterina Sforza, Fara, 2010. ISBN 9788895139807
  • Frédérique Verrier: Caterina Sforza et Machiavel ou l'origine du monde, Vecchiarelli, 2010. ISBN 9788882472726
  • Cesare Marchi: Giovanni dalla Bande Nere, Milano, 198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Fraser, Antonia. The Warrior Queens. New York: Vintage Books, 1988, ISBN 0-679-72816-3.
  • Queralt, Maria . "Caterina Sforza Indomitable Duchess". 国家地理历史杂志2016年5-6月号.国家地理学会, 2016. ISBN 2810070080424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卡特琳娜·斯福尔扎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