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纂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吕纂.

吕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凉灵帝
统治399年-401年
出生
逝世401年
安葬
白石陵
全名
吕纂
年号
咸宁:399年十二月-401年正月
谥号
灵皇帝
庙号
--
政权后凉

凉灵帝吕纂(4世纪?-401年),永绪,略阳(今甘肃天水人。十六国时期后凉国君主,后凉开国君主吕光庶长子,母亲是赵淑媛[1],隐王吕绍兄。吕纂在吕光死后不久即以政变逼死吕绍登位,但在位一年多就在吕超等人的变乱被杀。

生平

入凉为将

吕纂年少时已熟练弓马,虽然入了太学,但不爱读书,只会交结公侯淝水之战前秦国乱,吕纂逃到上邽(今甘肃天水市),至太安元年(386年)才到达后凉都城姑臧(今甘肃武威市[2],拜虎贲中郎将。麟嘉四年(392年),吕光派了吕纂进攻南羌彭奚念,但在盘夷大败而还。吕光遂亲率大军再攻,让吕纂及杨轨、沮渠罗仇进军左南(今青海西宁市东),逼得彭奚念凭湟河自守,然吕光还是派兵渡过湟河,攻下枹罕(今甘肃临夏市),令彭奚念败走甘松(今甘肃叠部县东南)。

龙飞元年(396年),吕光称天王,以吕纂为太原公。次年,吕光攻西秦,派吕纂、杨轨及窦苟等率三万兵攻金城(今甘肃兰州市),攻陷了金城。同年,吕光杀沮渠罗仇及沮渠麹粥,令得罗仇侄沮渠蒙逊反叛。蒙逊堂兄沮渠男成也推了建康太守段业为主,吕纂奉命讨伐段业,然而因为沮渠蒙逊率众到临洮为声援段业,吕纂在合离大败给段业。同时,太常郭黁在姑臧作乱,吕光立即召回吕纂,当时诸将顾虑段业会乘大军撤退而从后跟随,建议乘夜暗中撤走,不过吕纂看准段业无谋略,乘夜退走只会助长敌人,于是在退兵时前派了使者向段业说:“郭黁作乱,吾今还都。卿能决者,可出战。”段业果然不敢追击。郭黁派军于白石邀击吕纂,吕纂大败,但不久因西安太守石元良率兵援救才得以击败郭黁,攻入姑臧。吕纂随后在城西击破郭黁将王斐,令郭黁势力开始衰败。不过郭黁却推了杨轨为盟主,让杨轨前赴姑臧支援自己。时吕弘为段业所逼,吕纂就前去迎接吕弘,杨轨认为这是机会,于是率兵邀击,但却为吕纂所败,郭黁于是出奔西秦,杨轨随后亦奔廉川,乱事终告平定。

龙飞四年(399年),吕纂与吕绍一同统兵攻打北凉天王段业,段业求救于南凉天王秃发乌孤,秃发乌孤之弟秃发利鹿孤率援军赶到,段业坚守不战,吕纂、吕绍于是退兵。

政变登位

同年,吕光病重,立吕绍为天王,以吕纂为太尉,掌握军权。吕光死前曾向吕纂及吕弘说:“永业并非治理乱世的人才,只不过因嫡长的规举才让其处元首之位。现在外有强寇,人心不定,你们兄弟和睦则会让国家流传万世;若果自己内斗,则祸乱立即就会来了。”[3]另也特别对吕纂说:“你本性粗豪勇武,很令我担心。开展基业本来就艰难,守成也不容易。好好辅助永业,不要听谗言呀。”[4]不久吕光去世,吕绍惧怕吕纂,曾经想要让位给吕纂,然而吕纂以嫡庶之别拒绝;另吕光侄吕超又劝吕绍杀了吕纂,但吕绍不肯。可是不久吕纂就在吕弘的煽动下反叛,夜里率壮士数百进攻广夏门,守融明观的齐从抽剑攻击吕纂,击中其额,但为吕纂部众制服。吕绍所派部队因惧怕吕纂而溃散,吕绍被逼自杀。吕纂遂即天王位,改年号咸宁

咸宁二年(400年),吕弘举兵反叛,但为吕纂将焦辨击败,出奔广武(今甘肃永登县),不久为吕方所捕,被杀。吕纂随后纵兵大掠,以原属吕弘的东苑中之妇女赏给军士,吕弘的妻儿都被士兵侵辱。吕纂笑着对群臣说:“今日一战怎样呀?”侍中房晷却答:“天要降祸给凉室,故藩王起兵衅。先帝驾崩不久,隐王幽逼而死,山陵才刚建好,大司马就因惊惧疑惑而反叛肆逆,京邑成了兄弟交战的战场。虽然吕弘自取灭亡,亦是因为陛下没有棠棣所说的兄弟之义。现在应该反思自省,以为向百姓谢过,却反而纵容士兵大肆掠夺,侮辱士女。兵衅因吕弘而起,百姓有什么错!而且吕弘的妻子是陛下的弟妇,女儿也是陛下的侄女,怎能让她们成为无赖小人的婢妾。天地神明怎会忍心见到这样!”[5]吕纂听后向房晷道歉,又接回吕弘的妻儿到东宫。

随后,吕纂不顾中书令杨颖反对坚决攻伐南凉,却为南凉将秃发傉檀所败。吕纂不久又不听姜纪谏言而攻北凉,围攻张掖(今甘肃张掖)并攻略建康郡地,然而秃发傉檀果如姜纪所言进攻姑臧,吕纂亦被逼退兵。吕纂在位时沉溺于酒色,又常常出猎,诸大臣皆曾劝阻,然而吕纂皆不能听从。

胡奴斫头

咸宁三年(401年)吕纂因番禾太守吕超擅攻鲜卑思盘一事召吕超及思盘入朝,吕超因恐惧而事先结交了殿中监杜尚。吕纂愤怒地斥责吕超,更声言“要当斩卿,然后天下可定”,吓得吕超叩头称不敢。不过吕纂及后就和吕超及众大臣宴会,吕超兄吕隆于是频频向吕纂劝酒要灌醉他。吕纂饮至昏醉便乘坐步挽车与吕超等人在宫内游走,在到琨华殿东阁时步挽车过不了去,吕纂亲将窦川及骆腾于是放下配剑推车。吕超乘此机会拿起二人配剑袭击吕纂,吕纂试图下车抓住吕超但被对方刺穿胸部;吕超又杀了窦川和骆腾。吕纂后杨氏下令禁军讨伐吕超,但杜尚却命禁军放下武器。将军魏益多遂斩下吕纂的头,声言:“吕纂违反先帝遗命,杀害太子、沉溺饮酒和田猎、亲近小人、轻易杀害忠良、视百姓为草芥。番禾太守吕超以骨肉之亲,恐惧国家倾覆,已经除去他了。上可以安宁宗庙,下可为太子报仇。但凡国人都应欢庆。”[6]

陵墓

吕隆不久继位,谥吕纂为灵皇帝,葬白石陵。

逸事

  • 即序胡安据曾盗张骏的墓,获得大量珍宝,吕纂诛杀安据和其亲党五十多家人,派使者吊祭张骏,并复修其陵墓。
  • 咸宁二年,有母猪生下小猪,一身三头,又有飞龙夜里从东厢的井中出现[7][8],名僧鸠摩罗什以为不祥,劝纂广施仁德。一日罗什与吕纂玩博戏,吕纂吃多子,玩笑道:“砍胡奴头!”罗什纠正说:“不斫胡奴头,胡奴斫人头。”预言了吕纂因小字“胡奴”的吕超而被杀的命运。[9]

妻子

注释

  1. ^ 《太平御览》引《十六国春秋·后凉录》:“吕纂,字永绪,光之长庶子。母赵淑媛。”
  2. ^ 《太平御览》引《十六国春秋·后凉录》:“少便弓马,不好书。大安元年,至于姑臧。”
  3. ^ 《晋书·吕光传》:“又谓纂、弘曰:‘永业才非拨乱,直以正嫡有常,猥居元首。今外有强寇,人心未甯,汝兄弟缉穆,则贻厥万世。若内自相图,则祸不旋踵。’”
  4. ^ 《太平御览》引《十六国春秋·后凉录》:“光临薨,执手戒之曰:‘汝性粗武,深为吾忧。开基既难,守成不易。善辅永业,勿听谗言。’”
  5. ^ 《晋书·载记·吕纂传》:“纂笑谓群臣曰:‘今日之战何如?’其侍中房晷对曰:‘天祸凉室,衅起戚藩。先帝始崩,隐王幽逼,山陵甫讫,大司马惊疑肆逆,京邑交兵,友于接刃。虽弘自取夷灭,亦由陛下无棠棣之义。宜考己责躬,以谢百姓,而反纵兵大掠,幽辱士女。衅自由弘,百姓何罪!且弘妻,陛下之弟妇也;弘女,陛下之侄女也,奈何使无赖小人辱为婢妾。天地神明,岂忍见此!’”
  6. ^ 《晋书·载记·吕纂传》:“将军魏益多入,斩纂首以徇曰:‘纂违先帝之命,杀害太子,荒耽酒猎,昵近小人,轻害忠良,以百姓为草芥。番禾太守超以骨肉之亲,惧社稷颠覆,已除之矣。上以安宗庙,下为太子报仇。凡我士庶,同兹休庆。’”
  7. ^ 太平广记·卷八十九·异僧三》《鸠摩罗什传》:“咸宁二年,猪生子,一身三头,龙出东箱井中,到殿前蟠卧,比旦失之。纂以为美瑞,号大殿为龙翔殿。俄而有黑龙升于当阳九宫门,纂改为龙兴门。什奏白:‘此日潜龙出游,豕妖来异。龙者阴类,出入有时,而今屡见,则为灾眚。必有下人谋上之变,宜克己修德,以答天戒。’纂不纳”《晋书·载记·吕纂传》亦有载鸠摩罗什语,然后写“纂纳之”与此不同。
  8. ^ 《晋书·五行志下》:“吕纂末,龙出东厢井中,到其殿前蟠卧,比旦失之。俄又有黑龙升其宫门。纂咸以为美瑞。或曰:‘龙者阴类,出入有时,今而屡见,必有下人谋上之变。’后纂果为吕超所杀。”
  9. ^ 《高僧传》:“与什博戏,杀棋曰:‘斫胡奴头。’什曰:‘不能斫胡奴头,胡奴将斫人头’。此言有旨,而纂终不悟。光弟保有子名超,超小字胡奴,后果杀纂斩首,立其兄隆为主,时人方验什之言也。”

参考资料

  • 《资治通鉴》(卷一百零八至一百一十二)
  • 《晋书·载记·吕纂传》
前任:
弟隐王吕绍
后凉君主
399-401
继任:
堂弟建康公吕隆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吕纂
Listen to this article